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drive

16.7万浏览    2388参与
诗岛 刚

龙我的异世界生活

第十章


意想不到的转折点出现了!

是奇迹吗?


“进姐夫,快想点什么办法啊!”刚着急到。

“自从腰带先生离开后就再也没出过这种事情了”进之介也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桐生先生他们的满装瓶也失效了,要是有新的满装瓶的话……”

话音刚落,进之介手里两个从嫌疑犯那里收缴上来的满装瓶就开始闪烁着光芒。从开始的灰色,渐渐变成一黑一红,最后光芒消失,满装瓶也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手枪图案,和一个红色的汽车图案。

大家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个个惊讶的能口吞鸡蛋。而正在苦思冥想的战兔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兴奋的头发的翘起来了。

“太棒了!”战兔迅速的从地上站起来,颠颠跑过来如获至宝的拿过两个瓶子...

第十章


意想不到的转折点出现了!

是奇迹吗?


“进姐夫,快想点什么办法啊!”刚着急到。

“自从腰带先生离开后就再也没出过这种事情了”进之介也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桐生先生他们的满装瓶也失效了,要是有新的满装瓶的话……”

话音刚落,进之介手里两个从嫌疑犯那里收缴上来的满装瓶就开始闪烁着光芒。从开始的灰色,渐渐变成一黑一红,最后光芒消失,满装瓶也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手枪图案,和一个红色的汽车图案。

大家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个个惊讶的能口吞鸡蛋。而正在苦思冥想的战兔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兴奋的头发的翘起来了。

“太棒了!”战兔迅速的从地上站起来,颠颠跑过来如获至宝的拿过两个瓶子端详着。

“桐生先生,这是怎么回事?”进之介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疑惑的问到。

“这件事说来话长,”战兔端详着瓶子:“稍后我再说明,总之你的力量先借我用一下。”

战兔高兴的拿出腰带戴上,摇动瓶子,打开开关,插进腰带里后,就响起了“POLICE”和“CAR”的机械音。

“是BEST MATCH!”战兔高兴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去了。

随着话音落下,最新的BEST MATCH BUILD诞生!

一边是黑色手枪,一边是红色汽车,还有一条轮胎样的绶带横跨胸前,武器则是和DRIVE当年一样的车门枪,腰间还挂着几个花花绿绿的小车。

而旁边围观的大家和刚,早已从口吞鸡蛋升级为了全面石化。

“进姐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看着周围人群脸懵逼,自己也是一头雾水。

“我……”进之介看着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假面骑士和赫帝斯缠斗着,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复杂心情。而旁边的龙我,看到战兔成功化解了危机,索性就在一边躺尸,顺便观战。而赫帝斯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可是好像被BUILD发现了,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随后战况就出现了逆转甚至隐约出现了一边倒的势头。

而在外围的SWAT们,在进之介的指挥下一起给BUILD做外援支持。原本被打的措手不及的赫帝斯,拼着自己的实力马上就要力挽狂澜扭转战局,却在某个回合的空隙中,被一枪打中,后退了好几步才站定。在场的所有人,包括BUILD,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枪吸引了注意力,众人顺着子弹射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个老人正把头盔的护目镜推上去,背着个大背包,手里端着一把冲锋枪,还在冒着烟,显然,刚刚那一枪就是从这把枪里射出来的。

军团长尼菲彼特酱

Los Vino(刚切)

*开年第一篇来打

*听着同名探戈舞曲摸的鱼,很矫情


Chase这个人像一张白纸,诞生时日并不长的Roidmude时隔多年被修复之后仍然单纯直白,但有时候,诗岛刚真的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比如现在。


摄影师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面前的家伙,而这个Roidmude正用双手捧住他的脸,以一种专注得要把人看穿的眼神直视着他的眼睛。大概一个世纪过去了,终于忍不住的诗岛刚决定先开口打破这个奇妙的画面:“呃,Chase,这是在做什么?”


“不要乱动,刚。”他的机械生命体朋友一本正经地说,甚至加大了手掌固定的力度,“我正在和刚的心融为一体。”


“……哈?”刚开始认真反思自己复原Chase...

*开年第一篇来打

*听着同名探戈舞曲摸的鱼,很矫情



Chase这个人像一张白纸,诞生时日并不长的Roidmude时隔多年被修复之后仍然单纯直白,但有时候,诗岛刚真的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比如现在。


摄影师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面前的家伙,而这个Roidmude正用双手捧住他的脸,以一种专注得要把人看穿的眼神直视着他的眼睛。大概一个世纪过去了,终于忍不住的诗岛刚决定先开口打破这个奇妙的画面:“呃,Chase,这是在做什么?”


“不要乱动,刚。”他的机械生命体朋友一本正经地说,甚至加大了手掌固定的力度,“我正在和刚的心融为一体。”


“……哈?”刚开始认真反思自己复原Chase的时候是不是搭错了哪根线路,导致对方的脑子出了点问题。


“跟人类说话的时候一定要看着别人的眼睛,这样才能达到真正心与心的交流。刚为了复原我很辛苦,应该要多跟你好好交流。这是进之介教给我的。”


“我想进哥他指的可能不是这种‘看着眼睛’……”


诗岛刚认命地叹了口气,把Roidmude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拿了下来。Chase的手是微微有点凉的,既不是死人一般毫无温度的冰凉,也不像常年习惯于运动的他一样掌心总是温热的,恰到好处的凉意从指尖流过来感觉很舒服。他耐心地对上了对方茫然的眼神,努力压住嘴角忍不住上扬的笑意。


“不要心急,Chase。”他说,“你想要学习的这些,我都会慢慢教给你——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可以足够我们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Chase依旧用半带着好奇、半带着疑惑的神情回望他,尽管并没有明白刚的意思,他还是会温顺地点点头,乖巧得像个才听家长训完话的孩子。


“那,刚,我想走一走。”


当Roidmude握上他的手时,诗岛刚本能地颤抖了一下,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对方自然而然的亲密接触并没有任何抵触,就好像他们本该如此一样。他木讷地跟在Chase的背后,觉得自己的腿都没有了自己的意志,简直比机械生命体还更像机械生命体。他们走在人流和车子的汽笛声间,就像水流里的石沙一样悄然而坚定地立于中央。


这种过于平和的气氛让诗岛刚觉得有点恍惚。还没有杀死蛮野之前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只要白色骑士和紫色骑士处在同一个空间内,他们不是在吵吵闹闹就是在大打出手,极少有这样的宁静。Chase回来了,对于他来说应当就像睡了长长的一觉、终于从黑暗中醒来一样,可诗岛刚不再有当年的心性,生活的历练使他更学会珍惜来之不易的重逢。


所以,Chase也回应他的平静。诗岛刚觉得这人就像一面镜子,你站在他的面前,他的眼中就会只映射出你的影子,认真的、专一的,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你一样。




等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诗岛刚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进了舞池里,酒吧门口的热情乐手敲打起鼓点的节奏、奏响手里的琴弦,廉价的彩灯挂在头顶旋转着,他看见Chase的眼中闪过那些斑斓的色彩,但Roidmude并没有在意那些富有节奏的律动和灯光,只是像刚才那样专注地凝视着自己。


-Chase……这是……


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Roidmude就先开口了,他拙劣地模仿着那些探戈舞者动起腰肢,抓紧了摄影师的手。


“刚一直看起来很寂寞。我想见到刚像以前一样笑,电视上说人到热闹的地方就不寂寞了,现在的刚有觉得开心一点吗?”


欢快的舞曲在此时攀到了高潮乐段,优雅的探戈女郎踢起裙摆,让流苏的尾羽在空气中摇曳,她的鞋跟碰在瓷砖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舞伴的帮助下转了个又快又完美的圈,吉他声、提琴声、人们的喝彩声交杂在一起,敲击在诗岛刚的身体上,就像此刻他胸腔里疯狂撞击着肋骨的心脏。


但这些都不重要,他们都不重要。


他下意识地抓紧了眼前人的手,Chase总是喜欢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环形金属烙在指根的皮肤上是冰凉的,被两个人交叠的体温逐渐染上温度。诗岛刚笑了,他凑到了Roidmude的耳边,以防自己的声音被乐声所吞没。


Chase,他说。探戈是这样跳的,跟着我来。


他搂住了Chase的腰,跟着背景的节奏小幅度地旋转了起来。拥有追猎名号的Roidmude就和他记忆中的一样青涩、笨拙,在舞动的人流中不安地抓紧了舞伴的肩膀,诗岛刚总能巧妙地绕过他踩错拍点的脚尖,舒展开手臂引导着他转起圈来,再又一次地抱紧。年轻的躯体在舞池中贴上了对方,从另一端传来的Chase的体温是那么真实而美好,隐隐带着那人身上若有若无的青柠味道。


Chase。他叫道。面前的机械生命体抬起了头,回应了他的呼唤。


Chase。


诗岛刚的鞋跟落在地面上,仿佛能迸出火花来,他的声音很轻,轻到一碰到空气就会消散在灼热的舞池里,可Roidmude还是用同样轻而清晰的声音回答了他。


什么事,刚?


摄影师深吸了口气,他踩着音乐的节拍踮起脚尖,悄然地转出了律动的舞池。彩灯的光线再照不到他们,舞曲也无法再影响他们,可诗岛刚的眼中已经不再有犹豫,他像是要把人融进自己的身体里那样用力按着Chase的背,将所有的疲惫尽数抛弃在自己的叹息里,抵上了Roidmude的额头。


“谢谢你回来。”


直到这一刻,诗岛刚才真正觉得,自己漫长的旅程在这最后一支探戈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诗岛 刚

龙我的异世界生活

第九章


龙我和战兔又一次遇到危机!

满装瓶居然全部都失效了?!

这次他们究竟能否再次化险为夷!

日更!!!日更!!!日更!!!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虽然变身后的战兔实力碾压人体状态的暴徒,但是面对十几人的车轮战,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而另一边的龙我,在挥出决胜拳打倒最后一个暴徒后,直接躺在了地上,瘫成了一张龙饼。

“喂,万丈你还好吧?”众人见状围上去关心的看着地上的万丈。

“累了。”万丈言简意赅的回答了。

“不用担心,这个肌肉笨蛋有蛋白粉就能迅速恢复。”战兔一边悠悠的拆台,一边将手伸向腰带,准备解除状态结束战斗。

而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从公园深处...

第九章


龙我和战兔又一次遇到危机!

满装瓶居然全部都失效了?!

这次他们究竟能否再次化险为夷!

日更!!!日更!!!日更!!!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虽然变身后的战兔实力碾压人体状态的暴徒,但是面对十几人的车轮战,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而另一边的龙我,在挥出决胜拳打倒最后一个暴徒后,直接躺在了地上,瘫成了一张龙饼。

“喂,万丈你还好吧?”众人见状围上去关心的看着地上的万丈。

“累了。”万丈言简意赅的回答了。

“不用担心,这个肌肉笨蛋有蛋白粉就能迅速恢复。”战兔一边悠悠的拆台,一边将手伸向腰带,准备解除状态结束战斗。

而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从公园深处突然射出一道光线,打在战兔身上,将人打出几米远,变身也随之解除。

“桐生先生!”进之介赶紧跑过去想要扶起战兔,还没等跑到身边,就听到战兔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

“满装瓶都失效了!”

“什么!”龙我听到战兔的话,呼的一下坐起来拿出自己的瓶子,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瓶子也变成了空白瓶。

“喂,我的瓶子也变成空白的了!怎么回事啊战兔?”

“糟透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从光线发射方向传来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就算是天才物理学家,也有能力不足的时候啊。毕竟还是人类。”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一个犬头人身,左右肩膀又各有一个犬头的怪人出现在人们视线中。

突然出现的非人类,让在场身经百战的SWAT们也是一个个呆若木鸡,感觉自己大脑CPU被瞬间清零一样不知所措,连一向冷静的狩野也静止成了一张图片,与早已见怪不怪的两个假面骑士以及雾子相对,一动一静的场面颇为怪异。

还是进之介最先反应过来,指挥现场众人退到相对较远的地方,尽量减少伤亡情况出现。

“天才物理学家也会有束手无策的时候吧?”三犬头怪人洋洋得意的开口:“好吧,我就大发慈悲,让你们死个明白。”

在场的人都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三犬头怪人的自我沉醉,而战兔则是暗中开动八核大脑,思考着没有满装瓶该怎么和SMARSH战斗。

“吾名为赫帝斯,掌管冥世之神,为吾主统治多元世界而来,既然汝等主动撞上来,那吾就如你们所愿,让你们为吾主之大业光荣献身,感恩戴德吧!”

“谁要在这里听你自说自话啊,你这混蛋!”龙我愤怒的站起来,摇晃几下手里的满装瓶就冲了出去:“居然连别的世界的人都不放过,真是不可饶恕!”

虽然气势很足,但是龙我的攻击,对于赫帝斯来说,简直就是女生撒娇时的小粉拳一样毫无杀伤力,周围的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毕竟以人类体格对上SMARSH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青塔罗斯

反正我画画没人看
(1/26)诗岛刚

反正我画画没人看
(1/26)诗岛刚

づるる

凑9怕是要等到下辈子了就先把有的发了吧……!
顺序是海东 阿刚 11 12 kuuga 良 e哥
(我太懒了不想去找变身的集数!!! ​​​

凑9怕是要等到下辈子了就先把有的发了吧……!
顺序是海东 阿刚 11 12 kuuga 良 e哥
(我太懒了不想去找变身的集数!!! ​​​

BONNIE墨北
小年夜就要和心水的人在一起呀(...

小年夜就要和心水的人在一起呀(*^ω^*)

果然细化还是太难了(我尽力了)

小年夜就要和心水的人在一起呀(*^ω^*)

果然细化还是太难了(我尽力了)

药屿

【切刚】永恒的约定(下)

半机械化人类(刚)/半人类化机械(chase)

ps:谢绝转载

——


      (四)

       关于自己的程序,chase其实有专门问过库里姆,对方给出的答案跟自己猜测的没有太大差别。意外的超进化使自己成为了机械变异体中特别的存在。

  chase很满足了,即使他所能体会到的感情是有限的,甚至仅限于简单的情绪和熟悉的人,但是这对于他来说,真的已经很好了。

  ——

  在找到那位科学家的基地后,等待他们的竟然是刚。进之介拿着换挡战车的手微微...

半机械化人类(刚)/半人类化机械(chase)

ps:谢绝转载

——


      (四)

       关于自己的程序,chase其实有专门问过库里姆,对方给出的答案跟自己猜测的没有太大差别。意外的超进化使自己成为了机械变异体中特别的存在。

  chase很满足了,即使他所能体会到的感情是有限的,甚至仅限于简单的情绪和熟悉的人,但是这对于他来说,真的已经很好了。

  ——

  在找到那位科学家的基地后,等待他们的竟然是刚。进之介拿着换挡战车的手微微颤抖,他无法对刚出手,chase也是同样。

  好在铃奈小姐很快就开发出了能干扰那条邪恶腰带的装置,只是能生效的时间非常短。chase一把夺过发出干扰波动的装置往门外走,进之介追上chase询问,他只是用他惯常的低沉声音回答道,“交给我”。

  是了,哪怕最近chase的表现已经很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也改变不了他本身是机械变异体的事实。哪怕他只是初始型号,在敏捷和实践能力上也有人类无法达到的水平。

  进之介看着chase的背影默默想着,或许由chase来操作装置,是最好的选择。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那位疯狂的科学家有些急于求成了,将中心控制台破坏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最后那位疯狂的科学家被打败,警方确认了他的死亡。

  进之介沉默地整理着自己对于案件的报告,感慨人类竟然可以疯狂到这种程度,雾子对此也深表赞同。

  对话间不自觉地提到刚,两人都是一阵沉默,但是现在最让他们担心的还是刚。

  刚被带回特状课的时候,已经被邪恶腰带影响得很深了,哪怕他恢复了自己的神智,也像个木偶一样,认不得人也无法摆出任何人类的表情。

  他们对刚的全身进行了检查,发现他的血流速度和心脏的构造已经发生了变化,连带着让刚的感觉和情绪机制都产生了变化。而另一方面则是,刚的恢复能力和敏捷度比正常人都要高很多。

  库里姆看过检查结果后,在众人的追问下无奈表示,这种改变很大可能上,是不可逆的。

  正当大家为这样的悲剧而难过的时候,刚看到了从门外进来的chase,他脸部肌肉抽动了一番,竟然是努力想要做出微笑的表情。

  大家都很惊讶,铃奈小姐冲到自己的工作台便,开始快速推算着刚恢复记忆的可能性。难道因为chase是那个干扰装置的控制者,还是说因为chase是刚最放不下,最难以忘记的人?

  为了刚的恢复,大家一致拜托chase照顾刚,chase没有推辞,他是看着刚击败蛮野的,也听到了刚说自己已经是他的死党了。参考人类的关系,chase毫无意外地得出结论,照顾死党理所应当。


      (五)

       在chase的细心照料下,刚在慢慢恢复。当刚终于学会笑着叫雾子“姐姐”,叫进之介“进哥哥”的时候,雾子抓着进之介的手险些哭出来。

  哪怕现在仅仅只能看到一点儿从前的刚的影子,她也很开心了,充满希望的才叫生活不是吗?

  最后刚还是没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对于情绪的反应比常人慢很多,他会认真严肃地帮助特状课处理案子,他也会为了摄影取材而不辞辛苦跑到国外,当然这个过程他理所当然叫了chase陪同。

  他不再孩子气,不再神采飞扬。

  大家都说这是机械化的后遗症,但是只有雾子知道,他的弟弟是真的长大了,他学会了坦诚面对自己的缺点,他学会了担起肩上的责任。


      (六)

       后来,在游乐园里,孩子们常常能看到两个哥哥并排坐在长椅上、旋转木马上。他们有时拿着爆米花出现在电影院,有时则出现在电玩厅。

  大多数时候,是白色衣服的哥哥拉着紫色衣服的哥哥往各个游乐设施处跑,而紫色衣服的哥哥则会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微笑着喊道,“刚,你慢点。”

  有个孩子无意中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chase:“刚,你以前好像对游乐场没有这么大的兴趣的。”

  刚:“我也不知道啊,就觉得在记忆中,我很想带一个笨蛋去游乐园。”

  chase:“我不记得刚认识的人中有笨蛋。”想了想后chase还是问道:“刚,那个人是谁,需要我把他带来吗?”

  刚:“不用了,我的心愿已经达成了。”

  在游乐场附近的公园里,chase和刚躺在草地上,阳光将他们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他们是挚友是同伴,是一组半机械化人类和半人类化机械的奇妙组合。

      ——

  chase能体会到的人类的感情很有限,有时还是会闹出些笑话。每每看到这样的chase,刚的心都会泛起丝丝波澜。

  刚不再是曾经的诗岛刚了,chase也不再是曾经的chase了,但一声挚友,便是永恒。

药屿

【切刚】永恒的约定(上)

       前言:萌新补番,我在看了drive之后真的想立马写糖,让chase回来,让他拥有人类的感情,让他跟刚在一起,让他们无论干什么都好。

  但是我又觉得,机械变异体真的能拥有感情吗,变得爱笑了跟人类一样了,他还是chase吗?

  思前想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原型机不该仅仅是难修,应该还有无限的可能。如此,谨贡献一篇糖作为对切刚的祝愿。

  我一直坚信chase能回来,哪怕这样的场景没演出来。

  当他回来后,也许依旧不擅长表达,也许依旧不擅长微笑,但是他有特状课这些朋友甚至家人的存在,这就够了。


ps...

       前言:萌新补番,我在看了drive之后真的想立马写糖,让chase回来,让他拥有人类的感情,让他跟刚在一起,让他们无论干什么都好。

  但是我又觉得,机械变异体真的能拥有感情吗,变得爱笑了跟人类一样了,他还是chase吗?

  思前想后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原型机不该仅仅是难修,应该还有无限的可能。如此,谨贡献一篇糖作为对切刚的祝愿。

  我一直坚信chase能回来,哪怕这样的场景没演出来。

  当他回来后,也许依旧不擅长表达,也许依旧不擅长微笑,但是他有特状课这些朋友甚至家人的存在,这就够了。


ps:谢绝转载


——

      (一)

       刚很惊讶,蛮野的力量竟然强大至此,他和chase合力之下似乎也只有挨打的份。可是在这份惊讶之后,他的心里竟然有些释然。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在战斗中死去不是很符合英雄的设定吗?

  只是,那个自己一直没给过好脸色的机械变异体,竟然会救自己。

  “chase——!!!”

  刚无法想象,在他们两人都身受重伤后,chase是怎样支撑着魔进的形态冲向自己,挡下蛮野的攻击的,他也无法想象,这家伙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引爆自己的核心的。

  当然,或许他什么都没想,毕竟自己是人类,而他的使命是守护人类。

  刚想像往常一样嘲讽一句,机械变异体怎么可能配得上正义两个字,可是这句话却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是那样懦弱任性,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紫色的光点慢慢消散,战场只剩下自己和蛮野两人,刚手中紧握的信号车和驾驶证在提醒着他,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忍下后悔得快要哭出来的冲动,刚将chase的信号车插入驱动器,他是个战士,哭什么的实在不符合战士的形象,如果真要流泪,等到战斗结束找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再说吧。

  最后他成功击败了蛮野,哦不对,是他们成功击败了蛮野,只是在他说出“chase,谢谢你”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回应他了。


      (二)

       chase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怎样的状况,他无法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却是有意识的。按理说核心碎裂,机械变异体必死无疑,可为什么他还有意识在。

  他看着刚摇晃着站起身来,看着刚变成mach—chaser,看着刚击败蛮野,他像是了却了自己的心愿一样轻轻笑了起来。

  等等,笑了起来?

  chase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似乎是笑了。其实程序并没有设定他不能笑之类的,只是无法感知到开心的情绪,所以就像是缺失条件的逻辑链,无法产生笑的结果。

  只是,刚刚他的笑似乎并不是主程序下达命令,产生的简单的表情。那么,他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可以看到刚,可以看到自己的信号车,等等,在信号车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重新构建,那是——自己的核心!

  chase搭载的运算程序一瞬间竟然无法得出结果,但是在看到重构的一小块核心上闪着的金色光芒后,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这是超进化了。

  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一切,chase似乎明白了,自己超进化的关键词应该是:牺牲 。

  为了保护人类甘愿牺牲自己,而作为原型机的自己在超进化后,似乎还获得了一些特殊的“赠品”,比如近乎涅槃重生一般的核心重构,再比如了解了一部分人类的感情。

  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后,chase的第一反应是终于拥有了人类的感情,他可以更好地帮助人类了,可是现实又无比残酷,他现在连核心都没有,就更别提身体了。

  其实按照这样的速度,一年后核心就可以重构完成,到时候自己用意识控制信号车,让库里姆帮帮忙,再次拥有身体应该并不难,但是chase没想到,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


      (三)

      重构核心并不轻松,这个过程也不允许chase时刻保持意识清醒。

  等到核心重构完成后,chase控制着自己的信号车,让特状课的人知道了自己还活着,但是特状课里,却没看到刚的身影。

  在重新获得身体后,chase从大家那里得知,刚为了复活自己一直满世界跑,为了一点小小的希望可以去很远的地方。要是有人问起,刚会说他希望复活一位挚友,然后爽朗地笑出来,说作为自由摄影师,不会在乎旅行啦。

  可是坏就坏在,有人利用了刚想要复活chase的心。

  机械变异体不只有库里姆和蛮野在研究,也不是所有人都只想着在机械变异体上折腾出什么花样,还有更为疯狂的,想要将所有人类机械化的疯子。

  那是一位比蛮野还要恶劣的科学家,他制造了一种能控制人意识,甚至能改变人身体构造的腰带,并且欺骗刚戴上这个腰带,说是仅仅为了方便采集刚记忆中chase数据。

  邪恶腰带的发明是这位科学家控制人类的关键,而他盯上刚的理由仅仅是,用假面骑士的身体采集到的数据,会比一般人类的数据更有价值。

  遗憾的是,刚没有防备。

  chase一个人走到特状课顶层的天台,脑海中回放着库里姆的分析。如果不快些行动,刚就会变成只听命于那位科学家的战斗机器吗?

  听命于人什么的,刚应该最讨厌这种感觉了吧。一想到刚可能不再是人类,chase的心口就一阵发紧,他为什么这样难过呢。



喵呜

占tag致歉🙇🙇🙇

上次的花镜已经收到成品吧唧了

58mm/铁口金粉,后面还有追加暂无成品的真司和小医生/老司机全员3cm长串Q版挂件和同款B5贴纸

摊位如果有余量会在咸鱼出售,可关注主页置顶摊宣的闲鱼或本条尾页个人闲鱼。

占tag致歉🙇🙇🙇

上次的花镜已经收到成品吧唧了

58mm/铁口金粉,后面还有追加暂无成品的真司和小医生/老司机全员3cm长串Q版挂件和同款B5贴纸

摊位如果有余量会在咸鱼出售,可关注主页置顶摊宣的闲鱼或本条尾页个人闲鱼。

诗岛 刚

龙我的异世界生活

第八章


事件出现转机!

救世主出现!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就在场面陷入胶着状态,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忽然间从不远处传来阵阵闪光,接着从闪光里走出来一个身穿黄色风衣,脚踏红蓝异色鞋子的人。

“果然还是要我这个天才物理学家出手才行啊。”

说话间,那人便走到了狼狈躺在地上的龙我身旁站定,隔开了龙我与暴徒。

“战兔?”龙我惊讶的看着来人。

“事情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说罢,便从容的走向五个暴徒,双手摇动瓶子,变身为红蓝相间的假面骑士,轻而易举的就收回了暴徒手里的满装瓶。看着被夺了瓶子后昏倒的五个暴徒,刚刚还在发愣的一众刑警们,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冲...

第八章


事件出现转机!

救世主出现!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就在场面陷入胶着状态,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忽然间从不远处传来阵阵闪光,接着从闪光里走出来一个身穿黄色风衣,脚踏红蓝异色鞋子的人。

“果然还是要我这个天才物理学家出手才行啊。”

说话间,那人便走到了狼狈躺在地上的龙我身旁站定,隔开了龙我与暴徒。

“战兔?”龙我惊讶的看着来人。

“事情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说罢,便从容的走向五个暴徒,双手摇动瓶子,变身为红蓝相间的假面骑士,轻而易举的就收回了暴徒手里的满装瓶。看着被夺了瓶子后昏倒的五个暴徒,刚刚还在发愣的一众刑警们,此刻也反应了过来,冲上去带走了嫌疑人,留在现场的进之介等人也向战兔走来。

“你好,我是这次作战的负责人,我叫泊 进之介。”说着掏出了警官证向战兔展示。

“哦,你好,泊警官”战兔笑着打招呼“:我叫桐生战兔,是天才物理学家。”

“这里没用。”一旁的龙我拆台。

“好了你闭嘴吧肌肉笨蛋。”战兔也毫不犹豫的怼回去。

“你说什么!”龙我一听便要愤怒的跳起来反击。

“那个,桐生先生……”进之介适时的打断了两个三岁孩子幼稚的吵架“能不能请你跟我回警局一趟协助调查呢?”

“当然没问题。”战兔欣然同意。

就在特状课大家准备带战兔龙我回去的时候,又从公园周围的道路外围过来了十几个面色狰狞手握满装瓶的壮汉。

“喂,怎么还有啊?”龙我一脸苦大仇深“而且还是一次来这么多人?”

“预想外的事情出现了……”战兔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在这一刻破碎。

“SWAT全体,立刻进入警备状态!”进之介也在短暂惊讶后迅速反应过来,及时控制场面,在战兔,龙我,以及好像专门冲着他们两个来的十几个暴徒所形成的战场外围,围成了一个包围圈,将战场与外边街道隔开,成为一面庞大的盾牌。

而处于战场中心的二人,此刻背靠着背看着周围的暴徒们张牙舞爪的像他们不断的靠近。

“喂,万丈,你还能打吗?”战兔边说边把腰带拿出来戴在腰上,然后从兜里掏出来Rabbit和Tank满装瓶。

“你把吗字去掉才对,”龙我语气里充满了干劲,完全不像是刚刚才经历了一场苦战的人“好了~冲啊!”话音一落,就又一阵旋风似的冲了出去。

“……真不愧是肌肉笨蛋,”战兔感叹了一句,也变身冲进战场。

爱 车 人 士
这也发一下 跟风改图 诗岛家的...

这也发一下 跟风改图 

诗岛家的门

这也发一下 跟风改图 

诗岛家的门

93084号特工

[刚切]人类会梦到机械异变体吗。

第一次用长图不知道能不能看。

总之就是在做梦。

[刚切]人类会梦到机械异变体吗。

第一次用长图不知道能不能看。

总之就是在做梦。

诗岛 刚

龙我的异世界生活

第七章


事态持续发酵!

龙我再次陷入苦战!

日更!!!日更!!!日更!!!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东京都江东区木场公园内。

四月初盛开的樱花,将整个公园装点成了粉色的梦幻海洋,在这本应令人陶醉其中的花海里,现在却充斥着极度不和谐的惨叫声,与刺眼的鲜红色。

地上散乱着慌乱中被人们丢下的赏花零食,一片狼藉。而造成这一惨像的,是在樱花林里发狂一般无差别伤人的五个肌肉喷张的人,匆匆赶来的龙我,刚,与狩野也被这一景象惊呆了。

“怎么是五个人?”龙我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不应该问你吗?”脑袋一向不错的刚此刻也是一筹莫展。

“总之先来疏散人群。”这次倒是狩野...

第七章


事态持续发酵!

龙我再次陷入苦战!

日更!!!日更!!!日更!!!

————我是正文的分界线————


东京都江东区木场公园内。

四月初盛开的樱花,将整个公园装点成了粉色的梦幻海洋,在这本应令人陶醉其中的花海里,现在却充斥着极度不和谐的惨叫声,与刺眼的鲜红色。

地上散乱着慌乱中被人们丢下的赏花零食,一片狼藉。而造成这一惨像的,是在樱花林里发狂一般无差别伤人的五个肌肉喷张的人,匆匆赶来的龙我,刚,与狩野也被这一景象惊呆了。

“怎么是五个人?”龙我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不应该问你吗?”脑袋一向不错的刚此刻也是一筹莫展。

“总之先来疏散人群。”这次倒是狩野的一句话让两人回过神来。

“不管了,冲啊!”龙我将自己的满装瓶拿在手中摇晃两下,就一路大吼的冲上去了。

“喂肌肉笨蛋……”刚的话还没说完,龙我就已经冲出去老远了:“……算了吧。”刚果断放弃了与肌肉笨蛋的白费口舌,与狩野一起开始疏散人群。

不多一会儿,警视厅的SWAT也赶到了现场,将现场团团围住,刚与狩野也把疏散的任务交给了赶到现场的巡警们,这才回过神来把注意力放在龙我与暴徒的战场上,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对之处。

“进姐夫,这次的敌人好像比上次强大的多啊。”

“嗯,看出来了,副总监已经制定出方案了,”说着往旁边走去,准备实行作战方案,却看到雾子已经端着枪和SWAT站在一起了,而且在一群大老爷们儿之间没有任何违和感,看到这一幕的进之介久违的愣住了。

随后很来的刚看到姐姐这幅样子,也忍不住打趣一句:“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勇猛啊!”

“刚,这次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雾子的一句话刚好唤回了进之介的神思,于是也拿出枪来站在雾子身旁严阵以待:“所以就交给我和雾子这样的专业人士了。”

“明白”刚也很爽快的后退几步,把现场留给刑警和SWAT这些专业人士们,自己则退到包围圈外围的安全地带。

就在他们说话的间隙,那边战场上的龙我已经被五人围攻下狼狈的摔在一旁,刚看准时机把他拉出了包围圈,负责现场指挥的进之介一声令下,刑警们手里的枪射向五人周围的土地里,飞溅的土石短暂的阻止了五名暴徒的动作,趁此空隙,SWAT小队手里特质麻醉枪里,麻醉针脱膛而出,牢牢的钉在五名暴徒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暴徒们却没有像预想的一般倒下,只是行动有些迟缓,却依然张牙舞爪的试图冲破包围圈,即使是专业的SWAT队员们,此刻在有满装瓶驱动下的暴徒攻击下,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且战且退。眼看着包围圈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稀松,看到这一幕的龙我,挣扎着站起来,想再次冲进包围圈里,却被一旁的刚拉住了。

“你这样上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让你变得比现在更加的惨罢了。”

“那我也不能放任他们不管,现在只有我能与他们抗衡,我得去阻止他们。”

龙我一把甩掉了刚拉着他袖子的手,摇晃了两下手里的满装瓶,又再度冲向五名暴徒,不一会就不出所料的再度陷入了苦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