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fourze

40359浏览    428参与
Duck芙团
这个是假面骑士主骑后十年的印象...

这个是假面骑士主骑后十年的印象表。因为前十年的看的比较少,现在正在补,所以先发这个啦!

最后祝大家一句,除夕快乐啊!

这个是假面骑士主骑后十年的印象表。因为前十年的看的比较少,现在正在补,所以先发这个啦!

最后祝大家一句,除夕快乐啊!

沉底抹茶

修学旅行真是太好文明了,我有多菜xl就有多真,花纹真的扛不住饶了我吧

修学旅行真是太好文明了,我有多菜xl就有多真,花纹真的扛不住饶了我吧

橘子草莓布丁茶

橙自宇宙来

fourze铠武友情向

我只是想看他们一起玩


01


如果如月弦太朗对沢芽市的地域文化有更多的了解,那么也许发型与服装都过于张扬的伪不良学生就不会在深夜独自行走在路上,被三四个看起来不大聪明却知道人多势众的无业人员团团围住的fourze变身者并不惊慌,他扫过这群人握着钢管的手臂,觉得自己完全能以一当十。


弦太朗不热衷打架,陌生人划分在未来的朋友那一栏,但他不是不擅长于此,对面试图勒索学生的非主流发色的青年缓缓逼近,看来是打定主意先让这个发型清奇的学生吃点苦头,弦太朗微微压低了身子,为自己新换的T恤叹气。


直到有一个穿蓝色外衫的人误入战场,那几个人立刻就改变了虚张声势的态...

fourze铠武友情向

我只是想看他们一起玩


01



如果如月弦太朗对沢芽市的地域文化有更多的了解,那么也许发型与服装都过于张扬的伪不良学生就不会在深夜独自行走在路上,被三四个看起来不大聪明却知道人多势众的无业人员团团围住的fourze变身者并不惊慌,他扫过这群人握着钢管的手臂,觉得自己完全能以一当十。


弦太朗不热衷打架,陌生人划分在未来的朋友那一栏,但他不是不擅长于此,对面试图勒索学生的非主流发色的青年缓缓逼近,看来是打定主意先让这个发型清奇的学生吃点苦头,弦太朗微微压低了身子,为自己新换的T恤叹气。


直到有一个穿蓝色外衫的人误入战场,那几个人立刻就改变了虚张声势的态度,如月弦太朗惊讶着他们的变化,因为他们看起来称得上是诚惶诚恐,可那个蓝外套的人比他们年轻得多,看来也还是个学生,弦太朗看不清的他的面容,他绣在外套上的浮世绘倒是灿烂辉煌。


拿钢管的人很快就散去了,那个蓝衣服的人也随之要走,弦太朗微微一怔,声音先追上那个帮他解围的人,“十分感谢!!!”


如果如月弦太朗动作再快一点,说不定就能与那个年轻人相识,但此时已是深夜,场景不算绝佳,无需太久,他们会在更大的战场相遇,到时一切都会为他们驻足。


吴岛光实对学校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以防不必要的麻烦与教师对其逃课的苛责,他不怎么花费心思地扮演着优等生,这样一切出格的行动都有了不引人注目的借口,他看向那个受到学校实验室邀请来到这里的交换生——歌星贤吾,对方看起来倒是一个彻底的优等生的样子,吴岛光实对同学保持适当的好奇,因为这位优等生的好友,同样作为交换生来到这里的如月同学,作风与成绩都张扬得一塌糊涂,扬言要与众人成为朋友,是完全不同于歌星贤吾的那种人。


但他们毫无疑问是朋友,校实验室只邀请了歌星贤吾,他可以选择一名同伴一起来到这里,有更多的细节表示他们确实心有灵犀,吴岛光实随意地想,他们也许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患难之交,与共生死。


下课后去队里吧,吴岛光实翻开背包,确认里面蓝色的队服。


“真的——是一片森林,我从来没见过那种地方,里面的植物都很奇怪,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找见出口。”穿黑制服的交换生夸张地大喊,对面人收起一个汉堡样的机器,若有所思道,“我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


“所以我才回来那么晚——路上还被人围堵,但是路过一个穿蓝外套的人吓走他们了——我有预感我们还会再见面!


如月弦太朗没看清那人面貌,倒是记住了他背后的图案,顺手画在黑板上,希望能得高人指点。


吴岛光实觉得这不关自己的事,但如月弦太朗绘画虽烂,形神却佳,持刀武士实在眼熟,他不想确认那人是不是葛叶纮汰。

冬与夏蝉

只玩了新十年

表自己涂的懒得发原图了

我自己被自己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玩了新十年

表自己涂的懒得发原图了

我自己被自己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修咸海参

明日方舟x假面骑士 联动追加4(2.0)

[新增干员]

“宇宙——来啦!!!”

先锋干员 假面骑士fourze

星级五

所属阵营 平成骑士

部署费用12 攻击速度快 再部署时间中等

近战位 爆发 费用回复

 

特性

可以阻挡两个敌人

 

天赋

「同是天涯沦落人」与乌萨斯学生自治团干员一同在场时,攻击力+5%

「假面骑士部」每有一位其他假面骑士干员在场,生命值+2%

 

技能

「冲锋号令·α型」(自动回复)(自动释放)立即获得12点部署费用

「Rocket&Drill On」(自动回...

[新增干员]

“宇宙——来啦!!!”

先锋干员 假面骑士fourze

星级五

所属阵营 平成骑士

部署费用12 攻击速度快 再部署时间中等

近战位 爆发 费用回复

 

特性

可以阻挡两个敌人

 

天赋

「同是天涯沦落人」与乌萨斯学生自治团干员一同在场时,攻击力+5%

「假面骑士部」每有一位其他假面骑士干员在场,生命值+2%

 

技能

「冲锋号令·α型」(自动回复)(自动释放)立即获得12点部署费用

「Rocket&Drill On」(自动回复)(手动释放)第一段效果:开启后,对前方一格敌人造成150%攻击力的伤害并眩晕3秒,立即获得5点部署费用

第二段效果:再使用一次,持续对前方一格敌人造成200%攻击力的伤害,并在此期间持续回复6点部署费用

 

后勤

「假面骑士部」与朔田流星在同一间会客室时,线索收集速度+25%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fourze

「性别」男

「战斗经验」九年

「出身地」日本

「种族」未知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标准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普通

「源石技艺适应性」标准

 

客观履历

假面骑士fourze,本名如月弦太朗,原先身份为天之川高中学生,偶尔也会当个宇航员……虽然他本人是这么说,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什么是宇航员。性格开朗且乐于助人,热心过了头,脸上总是在傻笑,放言要和全罗德岛的人交朋友……不过看他的发型和着装,很明显是个不良少年啊……算了,祝愿他成功。

另一方面,如月干员声称自己飞上过宇宙,登上过月亮……如果属实,那么他绝对可以成为推动泰拉科技发展的一大功臣。

初步判断他就是两天前坠落至泰拉的那颗“陨石”,并与伙伴两个人在野外生存,直到罗德岛的科研队赶到。好在降落地点是罗德岛附近,不然后果还要严重的多。

等等,他不是个高中生么……

现被罗德岛暂时接收,作为先锋干员,在各类行动中为罗德岛提供人力支援。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 0%

干员如月弦太朗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 0.22u/L

干员如月弦太朗缺乏应对源石的经验,在野外吸入过多源石,血液与源石结晶密度增长过快。进入罗德岛后已得到稳定控制。

 

语音记录

「任命助理」哟博士,在做什么呢,我来看一眼……哇啊,完全看不懂!博士你好厉害啊。

「交谈1」我是如月弦太朗,是要和整个罗德岛的干员交朋友的男人。

「交谈2」我在返航的时候遇到了几架无人机,直接把我的降落伞给打坏了,有点令人头疼啊……是叫整合运动?决定了,我要拯救他们,和他们做朋友。

「交谈3」你们这里的领队,是叫阿米娅?她现在的年纪不应该在学校吗?要上学的话我可有一所好地方推荐哦。

「观看作战记录」这样的团队协作……太厉害了!

「编入队伍」哟,你好,你好……噢我之前在罗德岛见过你一面!交个朋友吧,来……你不会碰拳吗?就这样。

「任命队长」这样一来我就是部长了!大伙都干劲满满啊,很不错!

「行动开始」罗德岛——来啦!!!

「部署」假面骑士fourze!来好好单挑一局吧!

「作战中」用这个来解决你!

「3星结束行动」太好了——完全胜利!!

「行动失败」输一场而已,别泄气嘛。

「进驻设施」好宽敞啊这个房间!那个沙发我可以躺吗?

「信赖触摸」博士,以后有空了要来Rabbit Hutch坐坐哦!

 

“弦太朗,下次能不能不要用火焰形态陪伊芙利特玩火……”

“可是博士,一起干喜欢的事情才最能促进友谊啊。”

“……”

“对啊博士,弦太朗是我的好朋友!”

“你再这样我就告诉赫默。”

                                         ——博士办公室
 

[新增干员]

“我的命运将要呼风唤雨!”

先锋干员 假面骑士meteor

星级五

所属阵营 平成骑士

部署费用9 攻击速度中等 再部署时间一般

近战位 输出 费用回复

 

特性

击杀敌人后获得1点部署费用,撤退时返还初始部署费用

 

天赋

「拳法」获得15%的物理闪避

 

技能

「攻击力强化·α型」(自动回复)(手动释放)攻击力+20%

「Meteor Storm」(自动回复)(手动释放)攻击力+30%,攻击范围略微扩大,攻击可以弹射至多3个敌人

 

后勤

「卧底调查」进驻会客室时,线索收集速度+10%,且不容易获得罗德岛制药线索。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meteor

「性别」男

「战斗经验」九年

「出身地」日本

「种族」未知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普通

 

客观履历

假面骑士meteor,本名朔田流星,原身份为天之川高中的交换生或是转学生,如月干员深交的朋友,与其关系密切。目前可以得知的就是这些,干员本人并不愿意透露过多信息,身份也只是根据其衣着所判断而来。

初步判断其与如月干员一同坠落至泰拉,并且有特殊方式来保护自己不受到摔落伤害。

在测试中表现出强大的战斗能力,精通拳法与棍法,因为本人相貌而十分受女干员欢迎,但本人态度冷淡。

假面骑士都是这样的么?一个个高冷的不得了,但在面对战友时就很温柔……

还有,他不是个高中生么?

现被罗德岛暂时接收,作为先锋干员,在各类行动中提供人力支援。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 0%

干员朔田流星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 0.21u/L

症状同如月弦太朗,结晶密度增长过快,现已得到稳定控制。

 

语音记录

「任命助理」暂时是我来担任你的助理,博士。

「交谈1」你被你的朋友们不惜一切代价拯救过,并且换来了你现在的这条命……很好。

「交谈2」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妄想通过牺牲你的朋友来达成,哪怕是为了拯救另一个朋友。

「交谈3」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连一个目标都没有。这里显然不属于地球。或者说,不属于当时的地球……

「观看作战记录」很遗憾,这些我都学过了。

「编入队伍」这么多人的团队协作我还没试过……不过我跟弦太朗一起战斗的时候也是各打各的就是。

「任命队长」队长?我就直说了,我不会。

「行动开始」开始战斗了,打起精神。

「部署」M-bus,身份认证。

「作战中」我是meteor,你的命运由我来定夺。

「3星结束行动」真轻松。就这点本事也想当我的对手?

「行动失败」只要内心不屈,就还有胜算。

「进驻设施」这就是你安排的住处?

「信赖触摸」或许你也是个值得交朋友的人……算了,这些问题还是交给弦太朗去考虑吧。

 

“♬ 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那地球上~”

“流星大哥冷静些啊!!那只是能天使姐在开派对……”

“别拦我,拜松。我就是去切歌。”

“谁信啊!!!”

Nook
-Space on your...

-Space on your hand-

「その手で 宇宙をつかめ!」


是四仔开头旁白


-Space on your hand-

「その手で 宇宙をつかめ!」


是四仔开头旁白


一位路过的贤鱼假面

新年瞎摸鱼,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安康,万事如意,长命百岁,寿比南山!
(不清楚这个监护人的可以去看我前面画的带娃的那个)

新年瞎摸鱼,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安康,万事如意,长命百岁,寿比南山!
(不清楚这个监护人的可以去看我前面画的带娃的那个)

天子穆
以前的老图( •̆ ᵕ •̆...

以前的老图(  •̆ ᵕ •̆ )◞♡

我永远爱他们

以前的老图(  •̆ ᵕ •̆ )◞♡

我永远爱他们

只是看着的北条鳩

铠武和fourze的奇妙少歌pa #3

「仮面のrevue」


       圣诞节要到了。朔田流星收到了三封邮件。

  第一封来自一棵半边青绿蔽日半边枯萎泛黑的世界树,通知他圣木学园有平安夜举办假面舞会的传统,不仅全体学员,连老师和校董都会准时参加。这消息好的一面是他终于可以接近圣木的上层人物,坏的一面则是他刚能机械般踩准华尔兹的慢三步,甚至还没拿到新校服。

  第二封来自那头白底金斑的长颈鹿,内容是他通过了「傲慢的revue」,战绩仍排在第10名。第三封的发件人没有头像,或者说头像是一片漆黑。

  “你说‘有如魔法’,”此人写道,“恕我不能接受这种形...

「仮面のrevue」


       圣诞节要到了。朔田流星收到了三封邮件。

  第一封来自一棵半边青绿蔽日半边枯萎泛黑的世界树,通知他圣木学园有平安夜举办假面舞会的传统,不仅全体学员,连老师和校董都会准时参加。这消息好的一面是他终于可以接近圣木的上层人物,坏的一面则是他刚能机械般踩准华尔兹的慢三步,甚至还没拿到新校服。

  第二封来自那头白底金斑的长颈鹿,内容是他通过了「傲慢的revue」,战绩仍排在第10名。第三封的发件人没有头像,或者说头像是一片漆黑。

  “你说‘有如魔法’,”此人写道,“恕我不能接受这种形容……”

  流星啪地合上手机,内心暗骂这委托人多事,舞会开始前才又看了一眼系统:还是没有第四封。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失去互发祝福的朋友。

  

  一般学校舞会是找好舞伴才能参加,圣木独树一帜,搞了个“跳舞卡”系统:每人发一叠卡片,数量与平时成绩挂钩;开场先随机组对来一支集体舞——通常是玛祖卡——之后就可以自由向中意之人递卡邀请,对方同意共舞便会回赠一张自己的卡片,不同意的话递出去的卡片也讨不回来。如果这也算成一场revue,那么结束时手中卡片最多(尤其是别人的卡片)的人肯定就是胜者。

  “所以应该叫什么?「争夺的revue」,啊这个有过了……「荣光的revue」?”

  转校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想着。戴上假面后他连相貌浓丽这个唯一的优势也不存在了,因为练武的缘故踩人还格外疼,集体舞跳完身边立刻空出一圈。他于是默默去了洗手间,从窗口钻出去,往上爬了一层楼,又贴着建筑外墙绕到了有阳台的一边。传承古老戏剧的定律,惊世骇俗的爱情总在舞会发生,大人物们也总爱在阳台密谈一些能够惊世骇俗的事情,不是么?(这里我其实想到了少革)

  他刚找好藏身的位置,下面就已经有人出来打电话了。那人戴着黑色的礼帽和面具,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出轮廓比较圆滑,电话里讲的也是钱款相关的事,而且用的是英语。流星据此猜他是其中一位校董,财务处长西古尔德·席斯。

  此人的英语带着一种古怪而生硬的口音,重音频繁错位,金融专业词倒是又长又多,流星到最后也只听出他对电话那头很不满,似乎流动资金出了什么问题。他听得头昏脑胀,于是扭了扭脖子,余光这才扫到背后有道五彩斑斓的身影。

  是真的斑斓,全身上下裹满吉普赛风格的彩色丝巾,只露出一双深黑的眼睛。他手里有个绿色的东西一闪而过,流星原以为是蛇,定睛看却仅仅是树枝。

  “槲寄生。”那“吉普赛人”友好地扬了扬手,“能帮我挂一下么?会很有趣的。”

  没察觉他出现,肯定是个危险的对手。流星想了想,决定暂时避免冲突,伸手接过树枝系在阳台栏杆底部,悬垂在下一层大露台的天顶。对方赞许地笑:“玩得开心~”然后转身往黑暗中走去,就和来时一样轻飘飘地消失了。

  他下一次出现是在乐池边上(那职位按时髦的说法好像叫DJ),不过流星当时的注意力不在那边,而是急切地追寻着另一个人。那个人在十分钟前走上了露台,穿着一身纯白的袍子,戴着白底镶金的面具,和身边戴金丝框单片眼镜的同伴交谈着什么,以流星的知识水平仅能听出那是德语,内容则完全不明白。吸引他的反正也不是语言,而是白衣人平静如死水、仿佛除了面具还带了个变声器的声调。那让他产生了某种联想。

  十分钟后又一个穿白色礼服的走过来,似乎以戴单片眼镜那人为目标,急匆匆地说着“凌马你在这啊,我有事要问”……然后才发现白衣人,并讶然道:“笛木先生?”

  笛木?窃听者脑内闪过一份文档。笛木奏,跟战极凌马同样是“不知为何要来当校董”的校董,也同样是旅欧回国;身为应用物理界有名望的学者,在多个上市公司有股份……以及,有一定可能,是给他发布任务的委托者。

  他当场弹起来,但是从洗手间窗口钻回去的过程太过费力,冲进会场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目标。期间还撞开无数对舞伴,惹得场内怨声四起。

  最后他停在乐池旁发愣。吉普赛风格的DJ瞟他一眼,欣然放出一首过分轻快的曲子:

  「哈默林的吹笛手是怎样吹的笛子呢?」*

  一名身穿粉袍的女士叹息着,与他擦肩而过。那真是非常夸张的装扮,堆叠的蕾丝和褶皱且不说,背后甚至招摇着两扇翅膀——多数人却并未在意。他们全盯着另外的某个地方。

  虽说是假面舞会,但不得不说大部分学员的装扮都不足以掩饰身份。比如舞池一角披风曳地的那位,显然是表演科的尖子生,平均每分钟都有女生(不排除也有男生)含羞带怯地向他递上跳舞卡。对那些卡片他往往瞧都不瞧,手腕一抖就不知收去了何处,即便如此,她(他?)们也会捂嘴发出崇拜的惊呼。

  舞池另一头也有个穿亮橙色缎面夹克的男生很受欢迎,虽然那件衣服一看就是店里出租的演出服而且品味堪忧,可他来者不拒,谁邀舞都肯答应。他最初拿到的卡片应该不少,但以他这频率多少也供不起挥霍,终于轮到一个瘦弱腼腆的女生时他再也掏不出卡了,两个人面面相觑半分钟,彼此都像要哭出来;这时一个月白色长裙上绣着暗花、辉夜姬般高洁清丽的女孩拍了拍他,塞给他一张空白卡片。

  “用吧,”女孩柔和地说,“你知道这是我的特权。”

  学园的舞会总要选出这样一个女孩,作为掌控节奏的主持人和舞会的皇后。她的特权就是手中的空白卡,收下它无需回赠,而且可以转用于邀请任何人。橙夹克的男生似乎认出了她,说了句“等我回来和你跳舞”便领着瘦小的舞伴进了舞池,女孩在原地目送,仍然和月宫的神女一样出众……并且孤独。

  骚动,或者说舞会的高潮,由此而始。

  表演科的尖子生忽然一撩披风,大步向她走来,每一步都有种“势在必得”的气魄,所向之处人群自动分开,犹如摩西面前的红海。他以惯常高傲而厌倦的腔调对女孩说:“与其干等着他,为何不跟我跳?”

  “我很乐意,”女孩不卑不亢地说,“但你真的是想和我跳舞么?”

  他们四目相对,几乎迸溅出火星,像两个功率几万兆的发光体;舞池中那个也急忙赶了回来,新生的三体系统更令人眼花缭乱。流星揉了揉眼,蓦然意识到他们真的在发光:那是一种特效画面般的、由无数金线组成的光芒,辐射范围伴随呼吸节奏缓缓伸缩,笼罩在内的路人们纷纷露出异常狂热的表情。再一细看,那三个人各自的“金线”隐约有些相连,光芒强度也透着点此消彼长的味道。

  他又揉了揉眼,惊觉自己也在发光,一层相对不太醒目的、淡银色的光,星辉一样洒在他随便租来的深蓝色礼服上。光芒里也有细密的线,不过在这样近的距离下,能看出连缀成线的是无数微小的……符文?

  魔法。脑子里又冒出这个词。随那些科学家怎么不信,与圣木和revue相关的这一切分明就是超越常识的魔法。分不清是因为刚才流了冷汗吹了冷风还是因为极大的兴奋与恐怖,堂堂习武之人竟控制不住地打起哆嗦,赶紧把手插进口袋装作跟着音乐抖腿。

  也确实值得抖腿。他相信自己正逼近这株“圣木”的核心。

  然而他没抖多久,BGM又换了。

  “喂!”DJ以压倒全场的洪亮嗓门大喊,“用符合身份的方式一决胜负吧,小伙子们!”

  音乐响了几个小节,葛叶纮汰的神色刷地明亮起来:“是《乱舞Escalation》!记得吗戒斗,我们上学年末去录的——”

  “别那么叫我。”驱纹戒斗烦躁地说。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后退三步,相对行了一礼,再同时弓身、前踏、起舞。

  舞蹈并非人类的发明,在自然界中它同样历史悠长并经常用于求偶,雄性——例如很多鸟类——会竞相炫耀自己的身姿和羽毛,越亮眼的越能博得异性的欢心。此刻全场瞩目的两个人都选了马修伯恩给四小天鹅那段改编的舞,合着对唱的节拍而越发激烈强硬,像两只雄性天鹅拼命踩着水伸长脖子要压过对手。大厅里只剩下一个人没在望着这边。

  吴岛光实继续盯着那个被朔田流星抛到脑后的露台,盯着战极凌马……以及他哥。他会读一点唇语,但战极整个存在仿佛就是为了令人迷惑,不该加重音的地方语调上扬,不该含糊的地方也一样轻快滑开,硬生生把日语说得像日耳曼语。吴岛贵虎好像渐渐失去耐心,终于箭步上前揪住他的衣领——

  “Merry Christmas!”DJ君突然放声大喊,声如洪钟——人群愣了一下,意识到那真的是钟声,午夜的钟声。烟花一样,他们的头顶瞬间垂下很多捆深绿的枝条,连阳台那边也不例外。

  “是槲寄生唷!”DJ热烈宣布,“圣诞节在这底下的人,都要相互亲吻——”

  “什么鬼啦”“有必要吗”“别宣传莫名其妙的风俗啊DJ桑”……学员们有的顺水推舟地亲吻起来,更多则是害羞着,抱怨着,抑或继续不死不休地瞪着彼此。

  “抱歉。”战极凌马毫无歉意地说着,优雅地鞠了一躬,“娱乐时间结束,我该回去了。”

  随着他快步穿过大厅,学员们也陆续开始往外走。驱纹戒斗走得尤其快,似乎恨不得顺势用披风甩对手一脸。

  然而他们周身的金线仍旧纠缠着,像冬天里冷到抱团的蛇群一样难舍难分。

  

  第二天,也即圣诞节一早,全员收到了来自长颈鹿的礼物。

  那货甚至换了邮件铃声,欢快的颂歌在食堂里响成一片,仔细听能听到“They will return, mankind will learn”*这样的词,不过没人仔细听;白底金斑的头像加上了红鼻子和铃铛,可惜也没人看。所有人都像要瞪穿手机屏幕一样瞪着邮件内容。

  “除了惯例的个人战绩排名,这次还有节日特别サービス:公布平安夜「假面的revue」中表现突出的前三位选手——

  “的代号!

  “第3名:The Magician;

  “第2名:The Dark Dragon;

  “第1名:The Star——恭喜他们最早一批获得代号!这些代号都与他们自身的特质非常相符!其他选手也请继续努力哟!”

  竞争者们一直只知道自己的排名,所以没有出现群殴出头鸟的情况。现在可算要开猜了。“黑龙”是什么不清楚,不过“魔术师”和“星星”都是塔罗里知名度很高的大阿尔卡纳牌;前者应该就是昨晚穿披风又喜欢玩纸牌戏法的驱纹戒斗,而后者……流星埋头盯着手机,骨缝里都在发凉,面色却毫不敢变。

  他只跳了一支舞,但跳舞从不是重点,重点是假面,是伪装;当然也不是指他那个粗制滥造的蓝色眼罩。冥冥中好像有只巨眼在对他发出嘲笑:瞧,我已经看透了你的伪装;你比他们都假,因为你来这根本不为上学,也不想参加圣木祭,而是要潜入调查……

  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没干脆指名道姓,把“Star”写成“Meteor”?

  流星抽动嘴角,想回以嗤笑,脑内却突兀响起一个久违的声音。

  「潜入调查什么的真是麻烦啊!我不是要去某家公司嘛,居然还得学着看财务报表!」

  那是和他一同长大、一同受训的挚友,接下那个任务就再也没有回来。流星也学着查账,竟发现那家公司有大笔资金流向一座舞蹈学园……

  上下不得的嘴角终于僵成了苦笑。

  距本次任务的死线,还有101天。

  

←To Be Continued|\|

  

带*号的两首歌分别是ハーメルンはどのようにして笛を吹くのか和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鉴于“遇事不决克苏鲁”原则,这篇自娱自乐的玩意儿随时会往更诡异的方向发展;请勿期待

太好了

可恶 没想到这个火箭头这么帅

可恶 没想到这个火箭头这么帅

糖渍四兔

老福特这边也发一下透卡的宣www

✨【平成假面骑士新十年PVC透卡】CP25首发✨


——☆*:.将十年的记忆 收于掌中 .:*☆——


🌟摊位号:R67 【今天老婆回家了吗bot】(特摄专区)、C35~36【tabascoの星巡り】(作者坐摊) 都是双日哦!

🌟通贩委托:信号灯软糖(tb 店 铺名)通 贩会在cp后上架

🌟cp25场贩双日set共90套(set内含:W➡️01共11张磨砂透卡+主骑文件夹两张+烫金贴纸两张+精美包装)

评论放个wb的🔗 有转抽喔

老福特这边也发一下透卡的宣www

✨【平成假面骑士新十年PVC透卡】CP25首发✨


——☆*:.将十年的记忆 收于掌中 .:*☆——


🌟摊位号:R67 【今天老婆回家了吗bot】(特摄专区)、C35~36【tabascoの星巡り】(作者坐摊) 都是双日哦!

🌟通贩委托:信号灯软糖(tb 店 铺名)通 贩会在cp后上架

🌟cp25场贩双日set共90套(set内含:W➡️01共11张磨砂透卡+主骑文件夹两张+烫金贴纸两张+精美包装)

评论放个wb的🔗 有转抽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