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kabuto

45961浏览    611参与
漆漆漆格_糖厂老板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家没带钥匙,(虽然我觉得天哥不会忘带钥匙,也不会掰门,但是和两个人住久了越来越像人类了嗯嗯嗯就这样吧)

噶下班回家没带钥匙,小拟放学回家没带钥匙,(虽然我觉得天哥不会忘带钥匙,也不会掰门,但是和两个人住久了越来越像人类了嗯嗯嗯就这样吧)

c某人的小号

Mob×Gatack无脑摸鱼

如题。没写完大概也不会写完,干脆发出来吧。
啥都没,并不簧,主要是在吹gatack盛世美颜。

大家都懂的评论。

如题。没写完大概也不会写完,干脆发出来吧。
啥都没,并不簧,主要是在吹gatack盛世美颜。

大家都懂的评论。

锐梓饿哭了
好久不画他力 推特投票让画的

好久不画他力

推特投票让画的

好久不画他力

推特投票让画的

嘎嘎米救命啊天哥非要你进厨房

12月的紧急战斗小料

2019真的要结束了,十三年魔咒也算结束了(mlgh后略)

想说的前面和FT也说的差不多了,就许愿2020我能不要这么紧急战斗好好锻炼技术把计划表里的都画出来吧!

别笑了别笑了孩子真的傻了TT

12月的紧急战斗小料

2019真的要结束了,十三年魔咒也算结束了(mlgh后略)

想说的前面和FT也说的差不多了,就许愿2020我能不要这么紧急战斗好好锻炼技术把计划表里的都画出来吧!

别笑了别笑了孩子真的傻了TT

嘎嘎米救命啊天哥非要你进厨房

上本额外的失了智小短篇

别笑了别笑了孩子被狗雅嘲笑一晚上了TT

转头一想真正的勇气除了挑战就是回首过去的失智,好,行,雷不死我的一定会让我更加抗雷!(

上本额外的失了智小短篇

别笑了别笑了孩子被狗雅嘲笑一晚上了TT

转头一想真正的勇气除了挑战就是回首过去的失智,好,行,雷不死我的一定会让我更加抗雷!(

嘎嘎米救命啊天哥非要你进厨房

重新上传完毕了如果还有错漏或疑问可以评论或私信❥


-------------------------------------------------------

经提醒有发错的部分实在不好意思orz白天开电脑重新调整orz


——————————————————————————


别骂了别骂了孩子傻了(......)

19年5月强赶出来的本我终于鼓起勇气整理发出了,如今看来实在是一言难尽,长话短说心情倒是和当时一样,以下是塞不进去的当时的freetalk部分

--------------------------------------------------------...

重新上传完毕了如果还有错漏或疑问可以评论或私信❥


-------------------------------------------------------

经提醒有发错的部分实在不好意思orz白天开电脑重新调整orz


——————————————————————————



别骂了别骂了孩子傻了(......)

19年5月强赶出来的本我终于鼓起勇气整理发出了,如今看来实在是一言难尽,长话短说心情倒是和当时一样,以下是塞不进去的当时的freetalk部分

------------------------------------------------------------

结!束!战!斗!

第一次搞本状况太多了,质量也越画越水,没什么好说的,

那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叭!

...

从开始磕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天道总司很难懂,他就跟个外星人似的在地球发光,地球人代表加贺美新真的没见过这么不可一世自负到欠揍的混蛋,我也没见过,所以我磕的神志不清...因此这次的故事稍微编了一个从头到尾两个人对话都不在一个频道上的场合,如果你觉得它发展的莫名其妙,那是真的,因为我自己也边画边抓狂(...)而如果你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似乎触及到了那两位相处的场合氛围,那么不胜荣幸。


虽然还有很多话想叭叭,但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讲起,这次就这么结束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如果还有下次我想画美丽动人sic钢斗大战天外大魔王,如果的话(点点点)


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2019.5.30  金丸


-------------------------------------------------------------

结果我如今还没画完天外大魔王和abo(((在画了在画了(,,,)

啊?

【语擦群宣】占tag致歉

无审磨皮养老群,禁重皮/时期/性转/自设/物拟

p2是已占的皮表,p3-5是许愿

欢迎来玩嗷!

【语擦群宣】占tag致歉

无审磨皮养老群,禁重皮/时期/性转/自设/物拟

p2是已占的皮表,p3-5是许愿

欢迎来玩嗷!

我决定改名

P1莲真(龙牙搅局,王蛇看戏),P2、3MRS天道开车

P1:大舅子心里苦,大舅子一定要说出来!

P2、3:A哥老司机正在赶来的路上(各种意义上)

以及,强烈推荐MRS,比掌动可动性高(大腿能并拢之类的,掌动更像芭比娃娃,有的角度做不到)唯一的问题就是年代久远太过“好掰”,随时担心使用寿命。

P1莲真(龙牙搅局,王蛇看戏),P2、3MRS天道开车

P1:大舅子心里苦,大舅子一定要说出来!

P2、3:A哥老司机正在赶来的路上(各种意义上)

以及,强烈推荐MRS,比掌动可动性高(大腿能并拢之类的,掌动更像芭比娃娃,有的角度做不到)唯一的问题就是年代久远太过“好掰”,随时担心使用寿命。

Lui

今天画的变身男人变身女人


标签打太多有种自己是蹭热度人的感觉……

今天画的变身男人变身女人



标签打太多有种自己是蹭热度人的感觉……

可符香…

【天加】校园爱情

加贺美刚入学就被天道抢了自己爹走后门搞到的某比赛的比赛资格。

不过他不在意,天道确实做的比他好。天道也没觉得抱歉,他说:是机会选择了我。然后在比赛上大杀四方,拿了第一。

虽然这样,但是老师还是不喜欢他,他太聪明了经常找老师茬,而老师却找不了他的,只能暗暗吃瘪。

加贺美虽然有些笨拙,成绩差了点,但是是个乖学生,很听话,还有些父亲的原因,于是老师是很喜欢他的。

后来他就顺理成章成了班长。

与此同时他和刺头天道关系却很好。

他想天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可以左右逢源,但就是拒绝和老师和睦相处,于是就问了。

“太阳是不会为了蚂蚁收敛光辉的。”天道在他打工的店里说到,“你这种平凡的人才会去和这...

加贺美刚入学就被天道抢了自己爹走后门搞到的某比赛的比赛资格。

不过他不在意,天道确实做的比他好。天道也没觉得抱歉,他说:是机会选择了我。然后在比赛上大杀四方,拿了第一。

虽然这样,但是老师还是不喜欢他,他太聪明了经常找老师茬,而老师却找不了他的,只能暗暗吃瘪。

加贺美虽然有些笨拙,成绩差了点,但是是个乖学生,很听话,还有些父亲的原因,于是老师是很喜欢他的。

后来他就顺理成章成了班长。

与此同时他和刺头天道关系却很好。

他想天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可以左右逢源,但就是拒绝和老师和睦相处,于是就问了。

“太阳是不会为了蚂蚁收敛光辉的。”天道在他打工的店里说到,“你这种平凡的人才会去和这些人打好关系。”

说完就走了。

加贺美气的发抖,小煦勉强安慰了他。

“听说你和天道关系很好。”

“没有。”加贺美被老师叫去面谈,他想起来之前的事,否决了。“我和他不熟。”

“那再好不过了,你去主持这期班会吧。”

加贺美看了看班会主题。

是批评天道的。

这节课他站上了讲台。

“天道总司同学,主要的错误有,”

天道坐在下面百无聊赖地看着他。

“有…”

他看着天道的眼睛,天道的目光穿透他。

“加贺美,有破坏班级和谐和扰乱教学秩序…”副班长影山在下面提词。

“天道没有错。”

加贺美放下了讲词,走下了讲台。

他看见天道说了什么,但是不知道具体。

放学的时候,天道也径直走了,没搭理他。

加贺美被老师留堂了,然后不做班长了。

第二天打工的时候,小煦跟他讲天道让他打工的时候晚走一会,要给他补习。

加贺美有些不解。

小煦问他为什么对天道那么好。

加贺美想了一下。

我喜欢他。

天道突然出现在他一旁。

来学习吧,你成绩太差了,不配当我朋友。

我不想当你朋友。

加贺美脸红红地,急忙反驳,心中想到自己确实成绩很差,不禁低下了头。

天道开始每天给他补习。

加贺美每天被骂笨蛋。

他有时候会想天道应该听见了那句话,但是他既然无视了,应该是拒绝了吧。

低落下去不好好听讲就又被骂了笨蛋。

笨蛋果然需要加贺美成绩慢慢好起来了,居然拿了校内第二,第一是天道。

他本打算和天道一起考东大,但是家里老头子让他去了警校。

上了大学他就不打算打工了,所以最后来找小煦道别,还有天道。

“我要去上警校了,谢谢你的补习,我们的关系应该到此为止了。”

“笨蛋果然需要家里人才能上大学吗?”

“……”

“随便你怎么说了!”

“你根本就无视我的心意吧!”

“…你是笨蛋吗,在一个学校的时候关系好是友情,分到不同地方还在一起的,是恋爱。”

“什、什么啊。”

“我以为我们已经谈了一年了。”天道从上往下看他。“你现在才意识到?”

“啊……?”

他突然想到自己告白好像是在一年前。

“警校好像离我家挺近的,你要是能不打扰到树花就住我那里吧。”


————————————

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的天加

天加真好磕

天加szd

kdlkdlkdl

我没了


冰箱里有冰箱

supper

是天加!

依旧时间线不明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短篇

傻白甜ooc 我请自己吃糖

我不知道“鯖味噌”是怎么翻译的所以它就是“鯖味噌”了

——

太阳的黑子瞒不过天文学家,但对老百姓来说,太阳光芒四射就足够了。*

可能这世界上除了天道总司本人以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理解天道总司其人的思考回路了。

一般来说被人盯着看久了总会心里发毛的,但天道顶着加贺美的注视丝毫不为所动,愣是先把盯着看的人搞得莫名心慌底气不足地悄悄挪开目光。

恼于对方的不以为意,加贺美赌气般开口:“喂,天道。”

“怎么了?”

而天道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之后加贺美又觉得有些无趣了,或者是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实在是有点幼稚。...

是天加!

依旧时间线不明的小情侣打情骂俏短篇

傻白甜ooc 我请自己吃糖

我不知道“鯖味噌”是怎么翻译的所以它就是“鯖味噌”了

——

太阳的黑子瞒不过天文学家,但对老百姓来说,太阳光芒四射就足够了。*

可能这世界上除了天道总司本人以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理解天道总司其人的思考回路了。

一般来说被人盯着看久了总会心里发毛的,但天道顶着加贺美的注视丝毫不为所动,愣是先把盯着看的人搞得莫名心慌底气不足地悄悄挪开目光。

恼于对方的不以为意,加贺美赌气般开口:“喂,天道。”

“怎么了?”

而天道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来之后加贺美又觉得有些无趣了,或者是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实在是有点幼稚。现下并没有什么事需要他们俩人讨论,从一开始就只是加贺美因为太过无聊而对天道进行单方面的骚扰罢了。

“……不,没什么。”

于是没有意义的短暂对话之后两人再次陷入沉默里,天道会水,就眼睁睁看着加贺美要溺死在自己造成的尴尬里。

暂且比加贺美有趣些的手上的报纸已经被天道看得差不多,社会新闻还是那些不大不小的事件,娱乐版从来都是大略扫一眼过去,除非风间大介又接受了访谈把自己大脸摆在文字旁白黑白色的图片里——至少得看看那家伙过得怎么样,不至于再让小言担心才好。所剩无几的几张纸片被抖开发出新报纸特有的清脆响声。

漫长的时间累计下来的经验告诉天道:加贺美会在放下报纸的那一刻开始和自己搭话。

等到天道轻松翻过最后一页,把报纸合上叠好整理干净,耳边果然如他所料响起加贺美的声音。

“啊……对、对了。天道,我们晚饭吃什么?”

“鯖味噌。”

“真的吗?!”

“昨天中午树花说了想吃吧。准备上等的材料得花些时间,只能今晚再做。”

“还真是期待啊~你的鯖味噌。”

天道一抬头就能看到扒在沙发边上开心地笑成花的加贺美,眼睛里闪得像下一秒要掉出颗星星来。任谁都会说加贺美新是个不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况且期待天道做的饭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行天之道的男人意外地满足于这样直白的夸奖,嘴角笑容比平日柔和上了五十个百分点,甚至考虑起既然有人这么喜欢以后可以多做几次。

——虽然材料钱还是要让蹭吃蹭喝的人自己出才行。自己这样的大厨下手居然不收劳务费,天道不禁感叹加贺美新你这家伙真是赚大了。

被内心点名多次的加贺美当然完全没有意识到对面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把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丢进记忆垃圾桶开始放飞自我,以天道为中心半径五十厘米的圆圈里瞎晃悠。

“不过说到鯖味噌,我也好想吃小煦做的啊……”

没等天道开口指出加贺美的举动有多像一只乞食的宠物狗,加贺美径直瘫倒在沙发另一边,顺带发出些不满的叹气声,轻飘飘流进天道耳朵里。

小煦的鯖味噌确实独一无二,行天之道的男人大方承认自己没办法掩盖日下部煦这个名字的光芒。

“你再去拜托她做给你吃就好了。”

“明明我拜托过很多次了……”加贺美掰着手指也没数清很多次具体是有几次,“结果最后都是被你吃掉了!”

“因为小煦做的很好吃。”

“看吧、就像这样!”

加贺美手脚并用扑腾着从沙发另一端翻到天道旁边,作势要抡上脸的一拳在鼻梁前边变成了一个更亲昵的举动。

脸皮被扯到一边去的滋味不太好受,天道立马把加贺美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稍稍用力地把作案的那只手抓在手里。

“那、晚上不做你的份了?”

“我什么时候说不吃了!”

“喔……我以为你一定会有骨气地选择不吃到小煦的鯖味噌就不吃饭这条路。”

“那不叫骨气叫笨蛋吧。”

“确实如此。”

后知后觉自己掉进语言陷阱里,加贺美气呼呼地不再给反应,把被勒得有点痛到手腕从天道手里抢了回来,脸别过一边开始盯着墙上的绿植发散思维。

然而思维列车还没走出始发站就被天道阻拦。

“没有事情可做就去找点事情做。”

站起来的天道一如既往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加贺美,使加贺美终于也体验到了被人直盯着看的感受。

“听到了就赶紧起来。”

“……听不见。”

小声嘟囔的句子一下子被抓住了尾巴,天道闻声变了脸色,三步并作两步靠近加贺美,一脚踹上从沙发上延伸至茶几底下的两条腿。力气算不上大,但也足以引起那两条腿主人的注意。

“你又干什么。”

加贺美转过脑袋又看见那张欠扁的脸,忍不住让语气里带上了许多不满,可想想毕竟吃饭这样的生死大权掌握在人家手里,还是没能大声质问,加减乘除过后的句子听上去颇有些哀怨。

仿佛是听不见那些明里暗里的谴责,天道开口语气不带一点儿变化:“到时间了、我去做饭,你的腿挡住我了。”

“……你可以走反方向那一边。”

“奶奶曾经说过——”单手指天,眼神上抬,事到如今加贺美已经懒得吐槽天道招牌式的奶奶语录,不过天道的认真还是一如既往:“我是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男人。”

“这和你踢我没关系吧!”

“所以我只走自己想走的路。——而你碍着我了。”

很有天道风格的理由,尽管不会再惊讶,加贺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人的奇怪脑回路和自我主义的行为。张嘴又闭上,最后只憋出几个字来。

“噢……那你赶紧过去。”

加贺美蹬掉拖鞋把腿往沙发上一缩,环着自己的腿心想不过是清出道路好放了眼前的大麻烦过去。

缩成一团眼神委屈好像被欺负的小动物一样的加贺美突然引起了天道莫名其妙的兴致,本来快路过的脚步在加贺美身前一滞,俯下身去把人整个环进怀里又在撅上天的嘴上轻啄一下。

“果然,还是要收你的劳务费。”

如前所述,天道唐突的举动已经吓不倒加贺美了,不过天道柔软的唇还是能染红加贺美的大半张脸。脸上冒的热气好像也被天道环住了逃不开一样,加贺美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提升了好几度,赶紧身手蹬腿赶走另一个热源。

“什、什么费不费的——吓死我了。”

看到天道被推开后只是若有所思地往厨房走,加贺美才敢舒一口气,他总感觉和天道总司这样总能把人吓得不轻的奇人在一起他总有一天会因为心跳过速而死。

“对了,加贺美。”

已经在厨房里准备打开冰箱的天道想起什么似的,又探头出来,打断加贺美在沙发上研究他才看完的晚报。

“刚才的只是定金。”

天道只丢下轻飘飘的句子又转头回去忙活晚餐,加贺美思考了好一会也没搞懂他又欠了谁什么钱,只管继续和晚报最后一页上的数独作斗争。

当然,等到大家都吃饱喝足夕阳也沉进山间的时候,加贺美会明白太阳真正的心思的。

——

*出自泰戈尔《爪哇通信》

虽然标题叫supper但是天哥和kgm都没有吃上饭
怪事
……可恶 果然大晚上写这个还是好饿 我想吃饭(双关)

将离一梦

【Kabuto 】天道家饲养手册

天道水仙组亲情向

偶有双神组cb向出没

存在ooc 存在私设

自娱自乐产物

(这次似乎走了日常吐槽向的风格)


—————————————————————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毛乎乎的脑袋,天道总司只感到头疼,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日下部宏笑着举起手里的毛球凑到天道总司面前:“哥,你看它多可爱!小猫咪!猫咪……”

        天道总司睁开眼,正好与小猫...

天道水仙组亲情向

偶有双神组cb向出没

存在ooc 存在私设

自娱自乐产物

(这次似乎走了日常吐槽向的风格)


—————————————————————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毛乎乎的脑袋,天道总司只感到头疼,忍不住伸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日下部宏笑着举起手里的毛球凑到天道总司面前:“哥,你看它多可爱!小猫咪!猫咪……”

        天道总司睁开眼,正好与小猫四目相对。

        小猫:“喵。”

        日下部宏:“哥哥,它对你喵喵诶!看起来它喜欢你哦!”

        天道总司:“……”

        日下部宏:“小猫咪你就住下来吧!乖乖的哦,我是你哥哥,哥哥也是你哥哥哦。”

        天道总司:“……”


        “说实话,我确实没做好养小动物的准备。”天道总司跑到了加贺美新的办公室吐槽。

        加贺美新仿佛很理解一般点头:“毕竟小动物会掉毛嘛,小时候我和亮养小狗的时候,抱一抱小狗,衣服上全都是毛……嗯……”

        看着加贺美新欲言又止的表情,天道总司微皱着眉头道:“你说,以你的头脑想不出什么能让我无法反驳的话。”

        加贺美新听后,笑里带着戏谑:“天道,你不会怕猫吧?”

        看见天道总司沉默了,加贺美新露出更加明显戏谑的笑:“原来天道你……”

        “怎么可能。”天道总司抬手指天,一脸肯定的表情,“我可是太阳。只不过,我不想见到太多的灰尘和毛发而已。打扫可是不能增加负担的修行。”

        加贺美新嘟囔着“怎么不说是你不想清洁毛发呢”一边给天道总司递了杯水。


        天道家里,又多了只狸花猫。

        被叫作“小花”的猫咪得到了日下部宏和天道树花格外的宠爱。躺椅旁的盆栽变成了猫爬架,柜子上多了三四根逗猫棒,一个抽屉里塞满了猫零食,储物间也囤了好几袋猫粮和几罐羊奶粉。顺带又多了除毛的清洁用具。

        “小花,来摸摸!”

        “小花好可爱!我们以后再养只狗狗好不好?养那种帅帅的!”

        “喂,你踩我报纸了。”

        “喵。”

        “……”

        经过几天的喂食铲屎和小花抢报纸后,天道总司彻底投降了。

        天道总司给小花的碗里多加条小鱼干。

        “算我求你了,别踩我报纸了。”

        “喵。”

        第二天,天道总司在今天的新报纸上看见了睡得十分香甜的小花。

        背着书包的天道树花路过时叮嘱道:“哥哥不要打扰小花睡觉哦,我先去上学了!”

        “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

        今天又是天道总司败给猫咪的一天。


        天道总司和加贺美新离开日本调查高层意外发现的异虫情报,调查了一周,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平安回到日本时,却也是深夜了。

        加贺美新整理了下背包,道:“快回家吧,宏和树花可能还等着你呢。”

        天道总司笑道:“树花早就睡了,宏肯定也睡了,他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估计,就是那只怪兽吧。”

        虽然知道猫的习性,但天道总司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偶尔半夜起床喝水却被一双眼睛盯着的感觉。

        加贺美新忍不住大笑,背上挨了天道总司一拳。

       “啊!你下手轻点啊!”


        看了看腕表,已经是凌晨。天道总司将代表着工作的腕表摘下揣进口袋,轻轻开了家门。刚换上拖鞋,就看见小花从客厅跑了出来。正如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四目相对。

        天道总司似乎发现了猫的表情,问道:“你这是来接我吗?”

        小花没有叫,走过去嗅了嗅,在天道总司的腿上舒服地蹭了蹭。

        “唉……”

        有毛就有毛吧,反正都习惯了。

        天道总司领着小花进了客厅,正好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睡眼惺忪的日下部宏。

        天道总司把包扔到躺椅上,摸了摸日下部宏的头,问道:“为什么不回屋睡觉呢?”

        日下部宏睡得有些迷糊,猫咪似的享受着摸头,含糊着说道:“感觉你要回来了,就在这里等你了,小花也在等你……”

        天道总司回答:“嗯,小花还来门口接我了。”

       “嗯,这样不挺好的吗,哥哥。饿吗?我去给你做点东西吃。”

        “不饿,就你现在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别把厨房烧了。快去睡吧。”


        桌上是精致美味的早餐,衣着整齐的天道总司正看着新送来的报纸。而日下部宏和天道树花嘴里的米饭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了。

        “喵~咕噜咕噜……”

        小花舒服地换了个姿势享受着天道总司的抚摸。

        其实,养只猫也不错。

        天道总司一边摸着猫脑袋一边想着。


KETCHUP

p1参考了照片的投食
p2五代恰汉堡

p1参考了照片的投食
p2五代恰汉堡

沿阶草

来打余量通贩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直男实物拍照请见谅,剑始本感谢茶茶@薄荷与抹茶的Repo

◇ 天加小料包→(透卡+吧唧+小本)

◇ 剑始通贩→(小卡+吧唧+小本)

[图片]
[图片]


null
null
null
null


◆ 直男实物拍照请见谅,剑始本感谢茶茶@薄荷与抹茶的Repo

◇ 天加小料包→(透卡+吧唧+小本)

◇ 剑始通贩→(小卡+吧唧+小本)

null
null


怀真

p2原图

没有人能拒绝甲虫人. jpg

p2原图

没有人能拒绝甲虫人. jpg

喵喵喵叽_写文太垃圾被关起来了

【天加】可以咬吗

*没头没尾那什么,复习不动单纯泄压,没修,甚至没有分段

*大眼办我长图实在太快太彻底所以没有图


加贺美其实没期望这个,他本以为天道会嫌恶拒绝,所以语气里明显透着调笑口吻,自己都没当真。


完整走:文直

备用


*没头没尾那什么,复习不动单纯泄压,没修,甚至没有分段

*大眼办我长图实在太快太彻底所以没有图


加贺美其实没期望这个,他本以为天道会嫌恶拒绝,所以语气里明显透着调笑口吻,自己都没当真。


完整走:文直

备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