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假面骑士ooo

54.4万浏览    5920参与
🥑
关于飞鸟,云层,与宇宙之色的故...

关于飞鸟,云层,与宇宙之色的故事

关于飞鸟,云层,与宇宙之色的故事

电子筋膜枪受抚慰

图三我抄袭饿死丑娃(阴暗)

图三我抄袭饿死丑娃(阴暗)

鬼面慢慢慢
是。【有你与我的明天】😭😭...

是。【有你与我的明天】😭😭😭

是。【有你与我的明天】😭😭😭

活力酷綠
【假面骑士欧兹的【泪雨】-哔哩...

【假面骑士欧兹的【泪雨】-哔哩哔哩】 https://b23.tv/PH1gT6C

【假面骑士欧兹的【泪雨】-哔哩哔哩】 https://b23.tv/PH1gT6C

陆栖洲Habitat.
旅行者和他的小红鸟先生🦜

旅行者和他的小红鸟先生🦜

旅行者和他的小红鸟先生🦜

桃紅俠盜

曬下竣工的頭殼醬,有想要的友友可以進群等我送廠翻模了


曬下竣工的頭殼醬,有想要的友友可以進群等我送廠翻模了


冰翼蓝龙

罗老师和我说的设定,于是画了

罗老师和我说的设定,于是画了

住在南极的北极熊

【映an】我想把这玩意染成彩的(上)

·没有彩虹色的卡面骑士,那就来点彩色的假面来打

·无奖竞猜后文伏笔

·【差两周高考我这算不算悬崖蹦迪】


——————————————————————————————————————


大抵,他想他大抵是不会留在这里的。


年轻的天使坐在天空树上,用它茂密的树冠来隐藏自己洁白的身影,他的食指敲击着粗壮的树枝,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阵嘈杂的声音就靠近了这里。


“可恶,少爷到底去哪了?”


“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跟我去圣庭,剩下的人两人一组分散搜查。”......






·没有彩虹色的卡面骑士,那就来点彩色的假面来打

·无奖竞猜后文伏笔

·【差两周高考我这算不算悬崖蹦迪】




——————————————————————————————————————


大抵,他想他大抵是不会留在这里的。






年轻的天使坐在天空树上,用它茂密的树冠来隐藏自己洁白的身影,他的食指敲击着粗壮的树枝,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一阵嘈杂的声音就靠近了这里。




“可恶,少爷到底去哪了?”


“你,你,还有你,你们三个跟我去圣庭,剩下的人两人一组分散搜查。”


“是!”




所有对话以及巡逻天使们的行动路线都被坐在高处的火野映司一网打尽。等着所有人都开始行动了,他才笑着跳下去,大摇大摆地前往连接人间的通行门。






作为天堂高级天使家的少爷,天堂为何被世人所向往,火野映司再清楚不过。余音绕梁的仙乐,世间至味的佳肴,随处可见的美景……这里被认为是“美好”的存在数不胜数。






只是,这里并不适合他。权力相争的暗流一直都在涌动,他出于本心所做的善事几乎都被用于父辈的功绩,循规蹈矩的限制让火野映司只有一个想法:




‘这里不存在我所追寻的事物。’






所以,他想去人间看看,想去看看让天堂和地狱都那样重视的人间会不会有他所追寻的存在。









“嘶,怎么睡得这么熟。”




Ankh有些不耐烦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如果不是那个声音跟他说这个天使能帮他达成愿望,他堂堂柱级恶魔才不会帮天使对付那几个麻烦的家伙。






“唔,好痛啊。”


“总算醒了。”




火野映司先是动动手指,然后睁开眼睛,最后才缓缓起身。他现在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只记得自己在人间遇到了伤害人类的恶魔,下意识出手却被打晕了。






火野映司捂着头,只觉得这个坐在他床边的人,好像和他晕倒前挡在他前面的是一个人。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火野映司对着Ankh笑了笑。




“为什么对付那群恶魔不用天使的本源之力?”Ankh丝毫没有客套的意思。




“诶!?你怎么知…啊对了,我把翅膀不小心露出来了。”


被戳穿身份的火野映司在诧异过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我是偷偷下来的,因为担心下意识使用力量被发现,所以我来之前就给封印起来了。”




“蠢货,你可真是愚蠢至极!”






深呼吸着的Ankh按耐住想打人的拳头,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对付恶魔最好的武器就是天使的本源之力吗?虽然反过来同理就是了。






顶着火野映司投来的疑惑眼神,Ankh在身上摸索着什么,然后扔给了火野映司一个口袋。






“这是?”


打开了口袋的火野映司发问,袋子里面是各色的羽毛,好看的很。




Ankh目不斜视地盯着他,一派正经的表情看得火野映司有点不适应:


“这是此处地域中各个柱级恶魔的核心羽毛,里面蕴含着他们的力量。你无法使用本源之力,那就用它们去战斗。”




“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火野映司拿出里面的羽毛后露出惊喜的表情在Ankh的意料之中,接下来的问题却打了Ankh一个措手不及,


“但我为什么要帮你呢?虽然助人为乐不需要理由,但如果帮助一个恶魔赢得权力间的斗争而导致世界陷入危机,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火野映司依旧在笑,笑得温柔,笑得和善,就是手里那根赤红色的羽毛有些不怀好意。






“你这家伙!”


被抓住把柄的Ankh震怒过后却笑了出来,


“看来你也不算太笨。具体的事我无可奉告,但有一件事我可以明确地回答你,我对征服世界或者报复别人这种事不感兴趣。


但其他几个恶魔,可就不一定了。”






火野映司直直地看着他,Ankh也毫不客气地看了回去。一来二往之间,火野映司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这代表着他接受了这件事。






他在争夺权利的勾心斗角的环境中长大,他相信自己对于看人不会出错,眼前这个人没有撒谎。天使中有自己这样的异类,恶魔里,也会有的吧,那自己被利用一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火野映司,是天使。”


“Ankh,柱级恶魔。”


“那么Ankh,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啦。”







——————————————————————————————————————


日后谈1




“你那时候怎么知道我是恶魔的?”


“我看见了哦。”


“看见了什么?”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看到Ankh挡在我前面。我还是头一次见到那么好看的翅膀。”


“那现在就不好看了吗?”


“你这么一问我不确定了诶。把翅膀张开一会儿再让我看看好不好嘛~”


“不要得寸进尺。”


“但我这么喜欢Ankh,Ankh一定会…哇,你看这羽毛多漂亮。”


“哼,笨蛋。”

夏院桑
一套合影ww双面亚克力+流沙x...

一套合影ww双面亚克力+流沙x2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流沙钥匙链动图效果

一套合影ww双面亚克力+流沙x2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流沙钥匙链动图效果

夏院桑

做了老婆币的流沙挂件ψ(`∇´)ψ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做了老婆币的流沙挂件ψ(`∇´)ψ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夏院桑

做了老婆币的流沙挂件ψ(`∇´)ψ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做了老婆币的流沙挂件ψ(`∇´)ψ

在评论里抽顺眼&产粮的太太送!(如果能关注我就更好啦)如果有cp就去卖~

这个名字用了九个字

后日谈:道别

(一)

四个greeed消失了,drnilin也消失了。

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我在new Cous Coussier穿上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衣服,然后就被知世子小姐拉去招待了客人。

穿上了文艺复兴的衣服,自己也变成[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了。

毕竟上次穿上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时代的衣服在知世子小姐的店里招揽客人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我也才20出头。

嘛,这些都是作为[火野映司]说的话。

大家都认为我是映司的话,成为那个笨蛋也不错。

[映司君,这边好像有客人需要服务!]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回应着比奈酱的话,我挤过攘攘的人群,来到那桌客人身边。

店内......

(一)

四个greeed消失了,drnilin也消失了。

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我在new Cous Coussier穿上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衣服,然后就被知世子小姐拉去招待了客人。

穿上了文艺复兴的衣服,自己也变成[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了。

毕竟上次穿上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时代的衣服在知世子小姐的店里招揽客人已经是20年前的事了。

那个时候我也才20出头。

嘛,这些都是作为[火野映司]说的话。

大家都认为我是映司的话,成为那个笨蛋也不错。

[映司君,这边好像有客人需要服务!]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回应着比奈酱的话,我挤过攘攘的人群,来到那桌客人身边。

店内说笑的声音,嬉闹的孩子,点缀着红绿色用来装饰店面的条纹,美食散发的热气,刚刚出锅的热汤散发的香味,即使我感觉不到,但我知道这些东西一直环绕在我的身边,这样我也就满足了。

[作为服务员分心可不好哦,火野]

熟悉的声音从我旁边准备服务的这桌客人的位置传来。

[诶……?后藤桑,还有真?]

在后藤桑身边的真悄悄给我做了一个鬼脸。

[以及……]

我将视线慢慢从真的位置挪向旁边的女性,她长着一副俏皮的脸蛋和一头爽朗短发,面容年轻得不像是一位已经上初中的孩子的母亲。

说起来之前送真回家的时候,真的母亲正好外出了,所以我还是没能看到后藤桑的妻子长什么样。

[您是……后藤桑的妻子吗,第一次见面请多指教]

这位女性也带着微笑向我点了点头。

不过我后藤桑喜欢的类型居然是可爱型的吗,而还以为他会喜欢像是里中小姐这种大姐姐类型的……不对,我在想什么

想到这的我被自己给逗笑了。

[火野,哪有服务生突然擅自笑起来的]

[啊……啊,说得也是啊……]

这样说着,我的脑海突然浮现出了坐着桌子上吃着冰棍用不屑的眼神说着[果然是个笨蛋啊]的ankh……

但是今天专属于他的那个位置是空的。

ankh呢?

[哦对了,就点这个吧,豪华关东煮火锅]

后藤桑指着菜单上用着不明字体标着的[豪华关东煮火锅]字样,这个字好像是临时才加上去的。

[可是你不觉得在文艺复兴主题点关东煮很奇怪吗?]

[因为这大概也许是,那个刚刚从国外赶回来的战地医生写的吧?]

[啊……问题不是这个……诶?]

我顺着后藤桑指的方向望去,厨房门口站着一个摆着帅气pose的人。

[没错,就是我加的,果然还是关东煮最棒了啊!]

他的声音嗓门大到连我这种听力半残的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的地步。


(二)

[诶呀,当似后藤酱打电话过来和我所,情况好像不太推,还他告诉了我你复活的似,我就连忙赶回赖了]

他的嘴巴塞满了关东煮,说话也是含含糊糊,面前关东煮的热气挡住了他半边脸,就好像在和他面对面桑拿一样。

[所以伊达先生就回来帮忙了啊,辛苦了]

[我也很惊讶嘛,一回来就看到anko在和后藤酱用视频聊天,说这边需要救援,anko居然会主动找人帮忙了]

[应该叫ankh吧,而且就算是ankh也会成长的吧]

[嘛嘛,说得也是啊,对了那an……ko……kh去哪了]

我环绕着餐厅看了一遍。

[不知道,从一早上开始就没看见他]

[应该又去哪个地方观察人类了吧?]

[观察人类?]

[自从他复活了之后,他就一直待在高楼或者是树上仔细盯着地下的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看,从白天观察到黑夜,从春天观察到冬天。有时候我们在想是不是该给他找心理医生什么的,不过他可是greeed,好像也不太好找心理医生吧]

伊达先生说的是不是有点夸张了啊……

他将吃完的关东煮的汤一饮而尽,放下碗筷,穿上了外套。

[我也差不多要走了,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忙]

[诶这就要走了吗?]

[对啊,话说你以后要怎么办?]

我正想要说出口,伊达先生带着骄傲的表情看着我抢先说出了口。

[等等,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旅行]

我们俩同时将这个词说了出来。


(三)

虽然说要去旅行,但是我却突然一时间没了茬。

之前那么多的事情压向我,现在将压力全部卸开之后,倒反有点自由得不自在,不知道该去何处。

我坐在床上拿起手机刷起了视频。

新闻上播报着我的[生父]因为非法人体实验被送入监狱的消息,我的心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我没有向任何人说起他实验的事,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自首了。

这是他战胜了自身的欲望,战胜了心中的greeed的标志。

门开出了一条缝,比奈酱从门外走进来,她递给了我一个精致的袋子。

[这是……]

[不用看就知道,这是礼物吧?]

比奈酱撇撇嘴。

[诶——我还以为之前你送我的手机就是礼物呢]

[这不一样。好了快打开吧]

我打开袋子,里面出现了一条花色的内裤。

[原本是想给你一件新衣服当礼物的,不过我后来想了想,还是送给你内裤比较好,代表着你成为了火野映司]

我撑开了内裤,上面甚至印有三个Q版的小人手拉手的图案。

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我,比奈酱和ankh。

[虽然被女生送内裤很奇怪,但是我很喜欢哦]

[一直把明天穿的内裤挂在嘴边的你才奇怪吧]

我们都笑了起来。

[映司,带着它去旅行吧]

比奈酱看着我,对我说。


(四)

[果然ankh你在这里啊]

我走向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很忧愁的ankh。

[嗯,这里是你第一次变成OOO的地方,来这里看了才发现其实变化挺大的]

[话说ankh你每天盯着路过的行人看有什么含义吗?]

[没什么,观察人类,了解人类生活习惯,这样可以尽快融入人类]

ankh带着尖指甲的手对着我的鼻尖。

[还有我想观察一下有没有一个笨蛋会和你长得很像]

[结论呢?]

[结论就是,我观察了10年,找不出和你一样笨的人]

[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嘛]

[不……你独一无二得有点特别了……]

我被他辩得哑口无言,只能和他一样用看上去有点忧郁的表情坐在椅子上看天上的云。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旁边的ankh开了口。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

[去旅行]

我想都没有就回答了。

[要去哪呢?]

ankh问。

[去哪都行,去世界各地,去帮助那些我能够帮助到的人]

[果然很符合你的作风啊……]

[那ankh要去哪呢?]

[我吗,继续去观察更多的人类]

他带着淡淡的笑容对我说。

停顿了两秒,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就和我去旅行吧!]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向ankh伸出了手。

[你要观察更多的人类,而我要去帮助更多的人,这一点也不冲突不是吗?]

ankh同样也向我伸出了手,然后突然地像是恶作剧一样往我的手使劲一拍。

[那你可不要拖我后腿哦]

他说。

[当然不会]

我回答。

他站起来向前跑了几步。

[既然这样,就快点跟上啊!]

我在后面拼命地追赶着他的脚步。

[那,ankh,那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都说了,不要在意歌的事啦!]


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