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假面骑士revice

249.7万浏览    11777参与
暝墨

假面骑士Revice 「DX恶魔印章套装03」

收录Over Demons变身用的锹甲印章和奇虾印章的

价格:3,300円(税込)

发售日:2022年10月 ​​​

假面骑士Revice 「DX恶魔印章套装03」

收录Over Demons变身用的锹甲印章和奇虾印章的

价格:3,300円(税込)

发售日:2022年10月 ​​​

🌈彩虹喵🌈

蛇元素的骑士里还是更喜欢王蛇,感觉贞德没什么蛇的元素

蛇元素的骑士里还是更喜欢王蛇,感觉贞德没什么蛇的元素

南筱
日向亘的快拍 楼师傅啊😭😭...

日向亘的快拍

楼师傅啊😭😭😭大二他不行了啊😭

日向亘的快拍

楼师傅啊😭😭😭大二他不行了啊😭

艾海慾樓。
真的有点想死了再发一遍真的是太...

真的有点想死了再发一遍真的是太丢人了对不起大家刚刚睡醒了才发现漏了一点东西啊我真的是我真的是一个弱智。。。。

真的有点想死了再发一遍真的是太丢人了对不起大家刚刚睡醒了才发现漏了一点东西啊我真的是我真的是一个弱智。。。。

十银睡不够
这意思是…楼酱还回的来吗……

这意思是…楼酱还回的来吗……

这意思是…楼酱还回的来吗……

西风凛冽

130.[Vace]像个恶魔一样(内含大量辉Vi)

配对:Vail/Vice(前后代表攻受)

分级:E

summary:34集if线,Vice为了保护五十岚幸实和Vail交手后,被Vail掳走。

“那他怎么还没找你?”Vail在Vice的脖颈上留下了一排血洞,蓝色的血液尝起来味道并不好,作为恶魔Vail还是更喜欢品尝人类。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个行为带来的心理满足更多一些,他嫉妒备受宿主宠爱的Vice,他嫉妒能够和宿主共同成长的Vice。他是被人工强行添加到白波纯平的生命中的,对于纯平来说,更像个入侵者。蓝色恶魔的一举一动都刺痛着他的眼睛和内心,凭什么Vice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凭什么Vice可以收获宿主的信任,凭什么Vice能够和宿主建立起...

配对:Vail/Vice(前后代表攻受)

分级:E

summary:34集if线,Vice为了保护五十岚幸实和Vail交手后,被Vail掳走。

“那他怎么还没找你?”Vail在Vice的脖颈上留下了一排血洞,蓝色的血液尝起来味道并不好,作为恶魔Vail还是更喜欢品尝人类。不过对于他来说,这个行为带来的心理满足更多一些,他嫉妒备受宿主宠爱的Vice,他嫉妒能够和宿主共同成长的Vice。他是被人工强行添加到白波纯平的生命中的,对于纯平来说,更像个入侵者。蓝色恶魔的一举一动都刺痛着他的眼睛和内心,凭什么Vice可以无忧无虑地成长,凭什么Vice可以收获宿主的信任,凭什么Vice能够和宿主建立起更深层的关系?他舍弃一切都求不来的爱,Vice却是被宿主哄骗着收下,蓝色的恶魔只需要眨眨那双不谙世事的大眼睛,五十岚一辉就会沉溺其中。他带着如此的嫉妒与憎恨用暴力折辱着Vice,殴打对于恶魔来说多少有些不痛不痒,但他可以拿走五十岚一辉的东西,让Vice背叛那个小鬼。“他不是随时可以把你收回的吗?你为什么还没回去?”


进度22/35

魅羊
见面会返图¯\_(ツ...

见面会返图¯\_(ツ)_/¯,的一些借位滤镜

见面会返图¯\_(ツ)_/¯,的一些借位滤镜

二货-井井
今天水个合照,整活中(。・ω・...

今天水个合照,整活中(。・ω・。)ノ♡

今天水个合照,整活中(。・ω・。)ノ♡

He Jiale

最近大二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多,那个眼神真的好心疼啊,楼师傅快回来吧😭😭

最近大二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多,那个眼神真的好心疼啊,楼师傅快回来吧😭😭

吃风少年敖鸦
幼年去海边 小樱:哥哥他们不带...

幼年去海边

小樱:哥哥他们不带我玩。

幼年去海边

小樱:哥哥他们不带我玩。

一只没欲望的映an

如何变成蜃楼

我以为为了方便拍摄,指甲是指甲贴之类的,没想到是涂的,可能是干了后可撕的那种

如何变成蜃楼

我以为为了方便拍摄,指甲是指甲贴之类的,没想到是涂的,可能是干了后可撕的那种

神山飞羽真
恶魔与人类果然不能共存!!!(...

恶魔与人类果然不能共存!!!(绝望)

恶魔与人类果然不能共存!!!(绝望)

EA08ZheCi
想楼师傅了55555浅摸一个蜃...

想楼师傅了55555浅摸一个蜃楼和大二呜呜

想楼师傅了55555浅摸一个蜃楼和大二呜呜

墨挚玄

【vi辉】变小

文笔有限随意看看,更新完一篇安心躺回去刷视频,突然看到【https://b23.tv/VEW3K64】,吃了饭饭,半夜激动,激情再肝一篇出来,我爱饭饭,幸福


‘’土豆,姜片,牛肉,豆腐……,嗯,这样材料就买齐了‘’一辉抱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出了超市,在门口和一个小孩擦肩而过,小孩手上拿着一个软胶玩具在玩耍着

‘’咦咦咦!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小一辉酱,那个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是什么东西,老子也要!‘’被玩具吸引到的VICE突然冒了出来,边看着小孩手中的玩具,边向一辉讨要着

‘’好了啦VICE,那是软胶玩具,是现在小朋友都挺喜欢的东西,不过今天出门带的钱都花完了,我们先回家,过两天再给......

文笔有限随意看看,更新完一篇安心躺回去刷视频,突然看到【https://b23.tv/VEW3K64】,吃了饭饭,半夜激动,激情再肝一篇出来,我爱饭饭,幸福



‘’土豆,姜片,牛肉,豆腐……,嗯,这样材料就买齐了‘’一辉抱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走出了超市,在门口和一个小孩擦肩而过,小孩手上拿着一个软胶玩具在玩耍着

‘’咦咦咦!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小一辉酱,那个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是什么东西,老子也要!‘’被玩具吸引到的VICE突然冒了出来,边看着小孩手中的玩具,边向一辉讨要着

‘’好了啦VICE,那是软胶玩具,是现在小朋友都挺喜欢的东西,不过今天出门带的钱都花完了,我们先回家,过两天再给你买‘’

‘’耶↘怎么这样……‘’垂头丧气的VICE还来不及多抱怨两句,一辉就收到了有亡命众捣乱的消息,立马和VICE赶到现场

到了现场就看到恶魔在打算对无辜群众下手,一辉见状立马变身阻止

‘’哈喽,大家好!我是你们最爱的VICE酱,大家都看好了,老子的帅气战斗‘’

‘’好啦好啦VICE,战斗的时候专心点‘’

‘’遵命,小一辉酱,三两下搞定他们回家吃寿喜锅‘’VICE乖巧地敬了个礼,转身投入战斗中,一辉在这边打着小怪,VICE追着另外几个跑到了别的地方,VICE专心不过几分钟就又开始对着第四面墙自言自语起来,这一分心就被恶魔钻了空子,一道奇怪的光线射来,VICE眼前一黑,再睁眼,就发现自己已经变小了,恶魔玩弄加嘲讽了VICE一会,因为不符合自己的收藏要求,就把他挂到一边树上,随后离开

另一边的一辉解决掉一众小怪后,往VICE这边跑了过来,过来一看,哪还有战斗,怪都跑光了,一辉四周看了看,就是没看到VICE的身影

‘’VICE,你在哪,VICE?‘’

‘’小一辉酱,老子在这里!‘’VICE呼喊着一辉,但是因为他现在太小只,一辉就是没看到

‘’VICE?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

‘’小一辉酱,你很接近了,对对对,就是这里,你往左手边再走一点,对对对,往后看,对,看这里,看上面‘’在VICE的指引下,一辉终于看到了变成软胶玩具的VICE

‘’咦!!?VICE,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唉,别说了,老子就那么轻敌一下下,那个可恶的恶魔混蛋就把老子变成这样了……‘’

‘’好啦VICE,我们先回去吧,下次看到那个恶魔,看看击倒它能不能变回来‘’

‘’好耶!回去吃寿喜锅了,哟嚯~寿喜锅!寿喜锅!‘’

吃饭的时候,小小只的VICE扒拉着比之前大很多的碗,企图爬上去吃,手摸到汁水突然一滑,就快要掉进食物里的时候,一辉及时一捞,避免了VICE成为食物的一部分,看到VICE特别不方便,一辉拿起牙签,戳了一小块食物递给了VICE

‘’哇吼~小一辉酱,你真的太贴心了,爱死你了‘’解决了吃东西不方便问题的VICE立马投身到干饭中

吃饭过后,一辉收拾东西刷起了碗,而VICE 呢就坐在一辉肩膀上取代了小黄鸭的位置,边看着一辉刷碗边和一辉聊天,说等到打败那个可恶的恶魔混蛋后,再一起美美地泡个澡

不久,那个恶魔混蛋又出来捣乱想把人类变成它的收藏品,这怎么可能放任不管,revice很快就赶到阻止,但是因为要一手拿着小VICE一边战斗,一辉很快就落入下风,挨了好几下打,VICE看着一辉受伤,特别着急,但是却帮不上忙,让他有些无助,他拼尽全力跳到坏人身上,想阻止他们伤害一辉,但是因为力量太小了,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一下子就成为坏人揉捏的对象

‘’把我家VICE放下‘’一辉自然不可能看着那些怪伤害着VICE,忍着痛爬起来想抢回VICE,在争夺的时候,突然软胶玩具断成了两半,来不及反应的一辉跌倒一旁

‘’VI...VICE,VICE!‘’一辉不敢相信地看着手中的半截VICE,脑子里突然闪过这段时间来和VICE的相处,平常就特别聒噪,声音会填满整个空间的VICE,现在就这样安安静静毫无生机地躺在自己手中

软胶玩具断裂的瞬间,一阵烟冒了出来,VICE就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刚刚想和一辉说的时候,发现对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回来了,而且特别担忧地看着断开的自己的软胶玩具,突然VICE就想逗弄一下一辉,就这样在旁边看着一辉担心着自己,旁边一辉因为接受不了VICE的离去,绝望地呼喊的VICE的名字

‘’VICE!VICE……不是说好结束一起泡澡的吗,VICE‘’

看着绝望哭泣的一辉,VICE发现自己玩过头了,不敢在旁边继续看下去了,立马过去告诉他的小一辉自己没事


一辉突然又听到了熟悉又聒噪的声音,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地抬起了头,‘’VICE,你怎么……‘’

发现对方没事却不告诉自己‘’VICE,你居然……‘’

‘’那个,小一辉酱,老子不是故意想吓唬你的啦~‘’

气急败坏地一辉扑到VICE身上,揍了他一顿,‘’VICE你个混蛋,吓死我了‘’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一辉总算是安心下来了

一辉看着旁边的怪物越看越不顺眼,很快就和VICE解决了那些怪物

回去的路上,VICE一直哄着一辉,为之前吓到他的事情道歉,但是一辉全程不理他

【OS:该,让你吓他,追妻火葬场吧】

过了没多久,VICE就收到了一份惊喜,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软胶玩具,拿到的一瞬间,他突然回忆起变小的时候被暴打的经历,感觉旧伤口又痛了起来,看着哀嚎中的VICE,一辉腹黑一笑,哼,让你吓我


土狗阿星.
漏漏漏别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漏漏漏别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上色了....

看不了了走qq相册

漏漏漏别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想上色了....

看不了了走qq相册

阿十醬
#一狩 ep.36(預告圖)...

#一狩 ep.36(預告圖)

「上 門 老 婆」

五十嵐媽:我很滿意☺️


(雖然我也不曉得是不是搬進去的劇情hhh

#一狩 ep.36(預告圖)

「上 門 老 婆」

五十嵐媽:我很滿意☺️


(雖然我也不曉得是不是搬進去的劇情hhh

明石樱

revice现在的剧情我也没什么感觉,属于打发时间才看一看的那种。但是在贴吧造谣牛岛光的演员是带资进组,我就真的很无语。假面一年的预算有多少,这些人知道吗?他牛岛光真的这么有钱,早就去演地上波黄金档了,会在假面里演这种小角色?假面剧组拍戏有多辛苦,各种演员访谈还有之前的丑闻里讲的不是很清楚吗?当年真剑红都抱怨工资太少他只能靠喝水和吃方便面度日,牛岛光这种小角色能有多少钱?

开机时用木下踩隔壁trigger,现在就又狂踩木下,不喜欢可以,抹黑造谣就很没品了,还拿什么推上的所谓差评来撑腰。讨厌就堂堂正正的说出来,不要造势显示的好像所有人都讨厌这部戏一样。就像之前的01,我后来也不怎么喜欢了,但是...

revice现在的剧情我也没什么感觉,属于打发时间才看一看的那种。但是在贴吧造谣牛岛光的演员是带资进组,我就真的很无语。假面一年的预算有多少,这些人知道吗?他牛岛光真的这么有钱,早就去演地上波黄金档了,会在假面里演这种小角色?假面剧组拍戏有多辛苦,各种演员访谈还有之前的丑闻里讲的不是很清楚吗?当年真剑红都抱怨工资太少他只能靠喝水和吃方便面度日,牛岛光这种小角色能有多少钱?

开机时用木下踩隔壁trigger,现在就又狂踩木下,不喜欢可以,抹黑造谣就很没品了,还拿什么推上的所谓差评来撑腰。讨厌就堂堂正正的说出来,不要造势显示的好像所有人都讨厌这部戏一样。就像之前的01,我后来也不怎么喜欢了,但是我不会否认人家在日本很成功。nhk那个假面骑士50周年poll,总投票数将近57万,01在作品里排第10,在骑士里排第12。总共有100多个骑士参加poll,能排到12位票数一定不会少。这边甚至以为这部戏变成演员黑历史会影响他以后的前途了。事实上01发展最好的就是演主骑的高桥。

赤主

一周的画。

ps1:前几张都是带剧里参考的

ps2:有一说一带资进组乱搞剧情是真的恶心

ps3:大二这吃瘪速度真是我没想到的

一周的画。

ps1:前几张都是带剧里参考的

ps2:有一说一带资进组乱搞剧情是真的恶心

ps3:大二这吃瘪速度真是我没想到的

Mao Mao

蜃楼×大二:谢谢你,大二(13)

设定:大二是在“亡命众”酒吧兼职的菲尼克斯警校学生,蜃楼是神秘的“亡命众”酒吧老板。阿基蕾拉、欧鲁特加、弗里欧为“基夫”乐队成员。其他人设定不变,不会出现骑士元素。

补充:欧鲁特加和若林司令官是正面角色。


    几乎把通讯录中所有和酒吧相关的人问了个遍,大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来“亡命众”酒吧生意非常好,谁知道上个星期竟出了差错:一个未成年高中生为了能喝到酒,居然伪造了证件到酒吧消费,而调酒师没有认出于是就卖给了他。晚上回家,他的家人发现他喝酒便报了警,警察当晚去“亡命众”酒吧调查。虽然酒吧不...

设定:大二是在“亡命众”酒吧兼职的菲尼克斯警校学生,蜃楼是神秘的“亡命众”酒吧老板。阿基蕾拉、欧鲁特加、弗里欧为“基夫”乐队成员。其他人设定不变,不会出现骑士元素。

补充:欧鲁特加和若林司令官是正面角色。


    几乎把通讯录中所有和酒吧相关的人问了个遍,大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来“亡命众”酒吧生意非常好,谁知道上个星期竟出了差错:一个未成年高中生为了能喝到酒,居然伪造了证件到酒吧消费,而调酒师没有认出于是就卖给了他。晚上回家,他的家人发现他喝酒便报了警,警察当晚去“亡命众”酒吧调查。虽然酒吧不是故意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向未成年人出售了酒水。第二天,“亡命众”酒吧就被勒令停业等待后期处罚。

    大脑“嗡”地一声,大二在警校时学过的法律告诉他:日本的《禁止未成年人饮酒法》规定,从事酒类贩卖的各营业者应采取确认年龄等措施防止未成年人饮酒,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或提供含有酒精的饮料制品;如果酒类贩卖营业者违反这一规定,他们将受到相应的行政处分,如没收其销售的酒类制品、吊销酒类销售营业许可证等。到了2000年又追加了一项罚则,即向未成年人出售或提供酒类制品的相关营业者将被处以最高50万日元的罚金,处罚的对象既包括商店、饮食店的营业人员,也包括店主或其法人代表。

    再说,酒类销售一直有相当严格的行业准入制度,要拿到一个酒类销售的营业许可证很不容易。之前听“基夫”乐队三人闲聊间提起过,“亡命众”酒吧是蜃楼用全部积蓄开的。所以,这一处罚对蜃楼来讲无疑是灭顶之灾。

    听以前的同事讲,酒吧被停业的前一天,蜃楼结清了所有人的工资,还说如果想要找工作可以到街另一边的幸福澡堂看看,所以他们才到这碰碰运气。

    只是,从那天开始,蜃楼就联系不上了,他的电话也打不通。


    酒吧会得到什么处罚?大二对此毫不关心,他现在只想知道蜃楼身在何方。

    回忆起同事们说的“结清工资”,总感觉蜃楼像是在交代后事。难不成他会想不开吗?也不是没可能,多年的辛苦与努力付诸东流,正常人哪里能够承受住这般打击?

    还没进家门,急切的大二突然想要寻找蜃楼,他现在需要朋友的安慰。他不知道蜃楼住在哪里,所以不可能去那里找。

    还有别的地方吗?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酒吧了,它对于蜃楼有着特殊的意义。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家澡堂倒闭了,他也肯定不愿离开。

    带着一丝赌徒心理,大二动身前往酒吧。


    酒吧后门,大二花了好长时间通过一间坏掉的窗户进入。虽然可能是犯法的,但为了蜃楼的安危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踏进酒吧大厅,里面十分黑暗,以往这个时候,酒吧的灯光都很柔和,他正在和同事们一起打扰卫生。尽管过了很久,大二仍记忆犹新。

    打开手机亮光,他不得不捂住口鼻,小心翼翼注意周围继续往里走,因为空气中混杂着霉味、灰尘和酒的味道。无人的大厅变得更加宽敞,旁边的吧台上不见一瓶酒水,原本各式各样干净整洁的杯子,如今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冰冷的桌子和沙发死气沉沉,很难相信它们的周围曾经有人呆过。

    大厅的窗户还能透过一些光亮,大二关掉了手机放进衣兜里。

   “谁?”黑暗突然传来一声断喝。

    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大二一激灵做出防御姿势,是谁?会是蜃楼吗?

    听声音,对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大二死死盯着前方,拳头攥得吱吱作响,等那人走到光亮下,他顿时睁大了双眼。

    天啊,他已经成了什么样子!这还是那个干练的蜃楼吗?没有化妆的脸比化了妆都要苍白,双眼黯淡无光,两侧脸颊凹陷,胡子足足有半寸长!头发长了好多,而且油腻腻的一点看不出打理过,好久没有洗的衣服脏兮兮的,鞋子表皮都是划痕,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邋遢,跟美国电影里骨瘦如柴的僵尸差不多。

   “蜃楼先生?”大二久久不能从震惊中走出。

   “我已经不是先生了。”蜃楼苦笑着淡淡说了一句话,嘶哑的嗓子毫无力量可言。他的两只手伸进衣兜里,走到舞台中间坐下来凝视着某一角落,“你怎么来了,不回家吗?”

   “我……”大二上前想说什么但还是放弃了,因为一切安慰鼓励的话太空洞又没有力量,只能默默地陪伴他。

    蜃楼驼着背坐在舞台边上,身体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他不想说话,墨色的双瞳晦暗不明望向不远处,嘴唇偶尔抽动一两下,大二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过了好久,蜃楼才终于有所动作,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烟盒和一支褪了色的打火机,摸出香烟一支又一支地抽着。

    吐出的烟雾瞬间吞没了他们两人,蜃楼让烟灰任由其落在地上和裤子上。他一点都不在乎,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个的想法。

    在抽完整包烟之后,蜃楼弹出烟蒂起身离开。

   “你去哪里?”大二刚平复下的心情又紧张起来。

   “不知道,你早点回去吧。”他没回头,连话都懒得说。

   “等一下!”大二挡在蜃楼面前不让他离开,或者说是不想让他一个人离开,“你究竟要去哪?”

    蜃楼的眼神中流露出焦躁,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回家。”说完绕开大二朝门外走去。

   “哎,蜃楼先生!”大二急忙跟出去。


    地方越来越偏僻,大二非常担心。

   “蜃楼先生!”一个跨步向前终于再次拦住了蜃楼,看得出对方在努力克制不耐烦的表情。

   “如果可以,我想跟您说说话。”大二无畏地对视神情复杂的蜃楼。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是蜃楼率先松懈下来,“好,去我家里吧。”

    有那么一瞬间,大二嗅到了危险,小房间那晚的记忆重新唤醒,身体上的真实感觉被强行复苏,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去吗?”似乎蜃楼终于找到了摆脱大二纠缠的好办法,所以语气有些得意洋洋的。

    咬咬牙,大二重重地点头,他没有改变主意。


    蜃楼出租屋内。

    推开门,烟味和酒味扑面而来,大二压住想要咳嗽的冲动进了屋。

    房间的面积要比酒吧小房间的大,而且是一室一厅,配置也比较丰富,而且尺寸明显要大一些。

    单人床上的被子堆在角落,上面还丢着好几件穿过的衣服,地上到处都是烟灰和纸团,桌面上躺着数不清的零食袋和便当盒,烟灰缸里的烟蒂堆成了山,旁边放着剩半瓶的啤酒,连玻璃杯都有些脏得不透明。

    梳妆台前摆放着一堆大二叫不出名字的化妆品。粉底液侧翻倒下流了好多,眼影粉洒得桌面脏兮兮的,眉笔和笔盖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垃圾桶里还有一支被掰断的口红。如今这幅光景,他理所应当没心情打扮自己。

    厨房里灶台上溅满了油滴,地面上零散的菜叶早已枯黄,洗碗池里堆的碗碟一看就知道好几天都没洗了。屋子里一片狼藉,至少从一些摆放整齐的物品证明了它们的主人曾经很爱干净。

   “坐吧。”蜃楼一屁股坐在床上,习惯性翘起腿,他又点燃一根烟,也没开窗通风。

   “这……”大二感到浑身不自在,他想象不到蜃楼是怎么度过这几天的。

    坐在床上后,蜃楼就没再说过话。大概是觉得口渴,他拿起桌上早已没有气泡的啤酒像喝水一样一口气喝掉,然后把瓶子随手立在床底下。大二低头一看,床底下几乎都被玻璃瓶挤满了。

   “手机为什么打不通?”经过内心剧烈的挣扎,大二还是选择坐在蜃楼前面的塑料凳上。

   “不想接。”

   “您吃了吗?”

   “不饿。”

    看着蜃楼苍白的脸,大二想,就算是饿了他也没好好吃饭吧。心里难受的人,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味道。现在要做的,只能是静静地陪着他。

    想要给蜃楼一点安慰,大二站起来轻轻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试图将自身的温暖输送到对方身体里。蜃楼的肩膀一震,但很快平稳下来,两人就这么保持姿势不动。

    过了几分钟,蜃楼的状态好了很多,但就在他想要张口说点什么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大二很意外,因为蜃楼的手机铃声是一首名叫《北国之春》的童谣。

    在看到手机的一瞬间,蜃楼的脸色变了,他看了看大二,说了声“我去接个电话”。等到对方点头示意,他吸了吸鼻子去厨房接电话。


    是谁给蜃楼打的呢?是警察局的吗?大二的心又被提起来,他注意着不发出一点声音靠近厨房偷听。

    听了一会儿,内心的猜疑消除了不少。蜃楼接电话时用的声音十分愉快,一点都不像是遭遇了重大打击的样子。再仔细听,他说的好像是方言。

    如果来电人是警察,蜃楼肯定不会用方言交谈吧?听说蜃楼不是本地人,原来果真如此。可是,究竟是谁给他打电话呢?是他的家人吗?

    正在推测答案,厨房门突然开了。受到惊吓的大二一转头,发现蜃楼红着眼睛看着他。

   “蜃楼先生……”尽管大二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小,但他相信蜃楼听到了。

    蜃楼没出声,双眼空洞的他挪动僵直的双腿移到客厅,大二以为他是想休息。但就在趁他不注意时,对方突然一个转身朝反方向一闪,大二大吃一惊想拉住他却被推开。下一秒蜃楼把自己反锁在到卫生间内。

    糟了,卫生间里有刮胡刀片!大二恐惧到了极点。

   “蜃楼先生,请您开门!蜃楼先生……”大二不断拍打卫生间的门呼叫,他不敢想象蜃楼接下来会做什么!

    卫生间里传出了沙哑的声音,大二马上停下动作将耳朵紧贴房门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听了一会儿,他那是哭泣声。这种情况只能先让蜃楼冷静下来,于是大二选择默默在门的另一边等待。

    这哭声是大二从未听过的,既像野兽强忍伤痛发出的嘶吼,又像一个因病痛而将死之人的哀嚎。门的那边传来重击声,是蜃楼在一拳头一拳头砸墙。

    大二害怕听,可不听的话就没办法知道蜃楼的情况。他咬着牙聆听,心里不禁也难受起来,这一刻,他和蜃楼感同身受。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卫生间里没声音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沉重的喘息声。门终于打开,发泄完的蜃楼脸色红润了一点,有那么一刹那,大二似乎看到了他当初酒吧老板的模样。

   “我没事了,你被我吓到了吧。”蜃楼倚靠在门框旁问一脸惶恐的大二。

   “有一点。”见他没事,大二松了口气,低头却发现对方的手受伤了。五根手指无比青紫,关节部分还破皮流血了,蜃楼尝试着伸直手掌,但整只手都在不停发抖。

    糟了,必须要马上处理!急切的大二忙将蜃楼按坐在床上,然后动手在房间里找药箱。

    这里没有,这里也没有!不管了,他恨这条街上唯独没有药房和诊所!

   “你等着,我出去一趟!”大二扔下这句话,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家。

    坐在床上的蜃楼愕然了,他从来没见到大二这么慌张过。心里困惑着,手上的伤口更痛了。


    幸福澡堂。

    大二冲进家直奔大厅找医药箱,连书包都没放下。现在是晚饭时间,小樱为家人准备了咖喱饭。

   “大二,你拿着医药箱去哪啊?”一辉望着忙碌的弟弟一头雾水。

   “有人受伤了,现在没时间解释。”大二心思都在医药箱上,又突然想到蜃楼还没吃东西,便让小樱帮忙打包两份咖喱饭。

    “我先走了!”在找好医药箱的同时,小樱也打包好了两份咖喱饭,大二提着东西就赶往蜃楼的出租屋。

   “这孩子怎么了啊?”幸实不安地望向大二的方向,她很担心。


    重回蜃楼的出租屋,见到蜃楼安然无恙地坐在床上才放下心。大二不顾他的反对坚持要为他清理伤口,他在警校学过如何专业包扎。

    第一次摸到蜃楼的如同冰块般的手,大二的心仿佛被冻住了。

    “喏,可以了。”没用多长时间,大二擦干汗水,蜃楼注视着包扎好的手,他看上去虽然不是喜欢,但也并不排斥。

    “这是我家里做的咖喱饭,凑合吃一点吧。”整理好医药箱,大二把小樱做的咖喱饭推到蜃楼的面前,他自己留了一份。

    蜃楼望着咖喱饭一声不吭,是不喜欢吗?要是不喜欢就带他去外面吃。刚打开盒子,大二的手机响了,是幸实打来的,他不得不先离开一小会儿去接电话。


   “大二,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幸实担忧地问,听得出她非常不放心。

   “没事了妈妈,”大二回答妈妈的问题,眼神却在偷偷瞟向蜃楼,发现他打开了咖喱饭正在吃,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其实,是我的一个同学受伤了,不过现在没事了。”

   “哦,是这样啊,”幸实一向都很相信大二,他和一辉一样踏实可靠,唯一的缺点就是太内敛了,“待会儿你回来吧,今天周五,我们明天好好聚聚。”

   “妈妈,”听见妈妈要求他回去,大二忍不住望向客厅的蜃楼,“我想陪着他,不然我不放心。”

   “这……”儿子不回家,幸实心里还是不舒服,犹豫再三,她还是尊重了大二的决定,“那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明白了,妈妈,谢谢。”


    结束通话,大二返回客厅,蜃楼已经吃了近一半的咖喱饭。

   “还合口味吧?”大二看蜃楼吃香心里很开心。

   “挺好吃的。”蜃楼点头,又继续吃剩下的饭。

    那就好!大二也想尝尝妹妹的手艺。当他满怀期待将一勺咖喱饭送入口中后,与之而来的奇特感觉让他无法忍受。

   “啊,好辣!”喉咙几乎下一秒就会喷出火,大二的脸痛苦扭曲着,他慌不择路跑进厕所,打开水龙头一顿狂饮自来水。在水的冰镇和解渴下,辣味带来的疼痛感终于逐渐减少。


   “你没事吧?”蜃楼出现在了门口,他嘴里还嚼着咖喱饭。

   “我没事……你怎么没事?”大二怀疑小樱分别做了辣的和不辣的,而他正巧吃到了辣的那份。

   “不是很辣啊,你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蜃楼咽下饭回答,他的表情一直没变。

    大二不知该作何回答,可能是口味不同吧。

   “对了,我打算洗个澡。”

   “好的,我先洗把脸。”

    大二洗了把脸清醒一下,刚拿起毛巾,眼睛却不由得停留在刮胡刀片上。他静默一会儿,最终把刀片拿走了。


    从卫生间出来,蜃楼也准备好了洗澡。

    床上放着一身干净的衣服,他脱了外套走向卫生间,突然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等大二扶起他,他已经昏睡过去了。

    简单检查了蜃楼的身体,发现他其实是因为过于疲劳导致的。大二松了一口气,连拖带拽地将蜃楼抬到床上。

    望着熟睡的蜃楼,大二陷入纠结,就这么离开不太好,留下的话又不知该做什么。思来想去,他开始收拾房间。

    先到处草草整理了一番,先用放在厨房的半瓶洗洁精将碗筷清洁一遍,再将蜃楼这几天穿过的衣服都扔进水盆泡着,客厅和床底下的垃圾统统打包放在门口,桌子和梳妆台擦得干干净净,最后将地拖了一遍又一遍。

    望着整洁的一切,大二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他也困了,于是趴在桌子上打盹。

    这一夜,二人相安无事。


    好久都没有睡得如此香甜,蜃楼获得了久违的安逸。

    外出打拼多年遇上第一次创业失败,他怎么都走不出由挫败感带来的巨大阴影。记得童年上学考试成绩不好,奶奶还会陪在身边安慰他。可是出来工作后,什么事都要自己来扛。而且,他绝对不能和家人透露一点生意失败的事。

    报喜不报忧,这才是人生的成长吧。昨晚一看到大二还以为是幻觉,直到他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才相信面前真的是大二本人。

    不奢求人生顺风顺水,但求坎坷路走尽有人陪,蜃楼真的很感谢大二。原本还因为小房间事件和他有些疏远,但是现在反而打破了这一僵局。

    现在要怎么办呢?不管后续处罚如何,酒吧肯定是开不下去了,营业许可证被吊销,再重新获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连酒都被警局没收了。交完罚款还剩下一点钱,他需要好好考虑接下来要怎么东山再起。

    计划重新做生意是很麻烦的,蜃楼决心暂时不考虑这些,他起身拿起纸笔和信封开始趴在床上写信。

    傍晚住在乡下的奶奶来电话,除了问他的近况,还提到了农活和庄稼,每次她来电都必讲这些事。蜃楼当然对奶奶说自己过得很好,另外,奶奶不会用智能手机,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寄照片和钞票回去。快要到秋天了,务必要让奶奶快点种上萝卜和白菜。

    终于写好信,蜃楼郑重其事装好照片和钞票后用胶水封好。只是,如果奶奶知道他今年过年又不回家,她老人家会不会生气?


   “您能到澡堂帮忙吗?”这是第二天准备吃早餐时,大二对蜃楼的提议。

   “澡堂?”蜃楼很惊讶。

   “嗯……”大二显然忐忑不安,他不知所措地挠了挠脸颊,“毕竟您之前帮了我那么多,我也想帮帮您,我会付给您报酬的。”

    最后一句话刚说出口,懊恼的大二犹如被馒头噎着了难受,他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这是什么话,是让一个堂堂的酒吧老板屈尊到他家里打工吗?

   “哦,可以啊。”意外的是,蜃楼甚至都没仔细考虑就答应了,这让大二怀疑他的初衷。

   “算是为了改变一下自己吧,起码不愿天天窝在出租屋里什么都不做。”

    按照蜃楼的性格,大二觉得他能说出这种话并不奇怪。与之相反,他很是惊讶蜃楼竟还有如此豁达的一面。

    想来也是,倘若蜃楼是个脆弱的人,多年来的辛苦和劳累早就压垮他了。

    约定好后,蜃楼去卫生间洗漱。

   “你看到我的刮胡刀了吗?”满脸洗面奶的蜃楼探出头问道,他现在要刮胡子。

    要不是蜃楼提出,大二差点就忘了这回事,他从衣兜里摸出刮胡刀,“昨晚洗完脸拿毛巾的时候,不小心顺手拿走了。”

    事实上是因为担心蜃楼想不开所以才藏起刀片的,尽管是怕他嘲笑自己的想法幼稚,可大二觉得他找的借口更幼稚。

    对方拿走了刮胡刀,不久卫生间响起了清脆利落的刷刷声。不祥的预感再次冒出来,大二赶忙奔向里面。

    他从镜子里看到,蜃楼已经刮干净了胡子,露出的脸颊依旧瘦削。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地上还掉了好几撮头发。


   “大家好,我叫日向亘。”

    澡堂大厅,剪短头发的蜃楼带着简单的行李出现在大二的家人面前,没化妆的脸令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清新脱俗。

   “他是我一个同学的朋友,最近刚来这里找工作。”大二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说辞,要是家人知道蜃楼是当初的“亡命众”酒吧老板,估计会不喜欢他。

   “这样啊,”元太离蜃楼最近,他亲切地上前紧紧握住了蜃楼伸出来的手,“欢迎你,日向,别紧张,就把这里当家吧。”

   “谢谢叔叔,以后请多关照。”蜃楼向元太鞠躬,他不仅是长辈,还是大二的爸爸。


不知道含蓄澡堂老板大二×坦然自若员工蜃楼会有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呢?下一章,“基夫”乐队三人也会来澡堂帮忙!

(这段时间会一星期一更,主要是先想好接下来的剧情,有空再学习如何写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