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偶像梦幻祭

0 1
偶像梦幻祭元气赏第二弹新品首发来袭! 9月8日12:00正式上线,快来一发入魂吧!

偶像梦幻祭元气赏第二弹新品首发来袭!

9月8日12:00正式上线,快来一发入魂吧!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1.5亿浏览    32.5万参与
元气赏第一弹
快来看看谁是本期欧皇!
一发入魂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12-08 07:37
林不咩咩咩
  是参与的cpp日历图之一,...

  是参与的cpp日历图之一,是负责的八月,所以成了反季节战士。好想吃西瓜啊!

  是参与的cpp日历图之一,是负责的八月,所以成了反季节战士。好想吃西瓜啊!

尾不卷云
【2022泉真日】Day3 2...

【2022泉真日】Day3  20:00雪夜逃避行

【2022泉真日】Day3  20:00雪夜逃避行

困得啃地
【七年之约/2022泉真日】...

【七年之约/2022泉真日】 Day3——17:00:

“赫斯珀瑞斯的黄昏一落,落逃之鸟于罪孽中燃烬永恒。”

上一棒:@夜不落星 

下一棒:@阿困 

【七年之约/2022泉真日】 Day3——17:00:

“赫斯珀瑞斯的黄昏一落,落逃之鸟于罪孽中燃烬永恒。”

上一棒:@夜不落星 

下一棒:@阿困 

逐鲸

【零凛】莉莉子好像要辜负蕾蕾子的鼓励了

  • 零凛only

  • 内娱段子

  • 前文请见合集

——

  天快亮了,凛月在床上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快十个小时前吃的那顿相亲宴好像和零晚上的话语一起在他胃里积着,压得他睡不着觉。

  他打开手机刷新了一下SNS,或许是对于周日来说时间太早了,主页没什么有意思的内容。他切换到莉莉子的主页,突然看到了私信亮起。

  新的私信来自陌生人,询问莉莉子知不知道零周末的行程。凛月无视了这条私信,划过去翻了翻和蕾蕾子的聊天记录。

  没看两条,他果断地抱起枕头,光着脚离开自己的房间。几乎是肌肉记忆,他的身体太熟悉这段短短的路程,不加思考就可以走进零的房间。

  零侧身躺在床上,凛月不太判...

  • 零凛only

  • 内娱段子

  • 前文请见合集

——

  天快亮了,凛月在床上还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快十个小时前吃的那顿相亲宴好像和零晚上的话语一起在他胃里积着,压得他睡不着觉。

  他打开手机刷新了一下SNS,或许是对于周日来说时间太早了,主页没什么有意思的内容。他切换到莉莉子的主页,突然看到了私信亮起。

  新的私信来自陌生人,询问莉莉子知不知道零周末的行程。凛月无视了这条私信,划过去翻了翻和蕾蕾子的聊天记录。

  没看两条,他果断地抱起枕头,光着脚离开自己的房间。几乎是肌肉记忆,他的身体太熟悉这段短短的路程,不加思考就可以走进零的房间。

  零侧身躺在床上,凛月不太判断得出他有没有睡着。不过这不妨碍他把枕头挤上零的床,再掀开被子钻进去。零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习惯性地伸手搭上弟弟的腰,把弟弟抱进怀里,然后又捏了捏他后颈,像小时候一样帮他把紧张的肌肉放松下来。

  凛月犹豫了一下,转过身窝进兄长的怀里。微躬的脊背刚刚好贴合零怀抱的曲线,就好像凛月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零似乎又陷入黑甜乡中,而凛月依旧毫无睡意,再次摁亮手机,打开了自己和蕾蕾子的聊天框。


  凛月在接到兄长电话的那个晚上心如乱麻。

  他拉不下面子现在冲去质问零是怎么回事——作为一个“讨厌兄长”的弟弟,他没那个动机,更没那个资格;拍摄还没结束,他也不能擅自离开。

  找制作人吗……不行,制作人已经很忙碌了,找她聊这个话题会打扰她的。

  真~绪?真绪是会听他说话的性格,但跟他聊这个还得跟他解释莉莉子是怎么回事,算了。

  思来想去,他只能惴惴不安地打开了蕾蕾子的私聊对话框。

  虽然稍微有点对不起她,但就允许他这么做一回吧。

  †💜りりこ💙†:蕾蕾子还记得,我之前说喜欢上了绝对不可以喜欢的人吗

  ココ0時:记得,不过莉莉子当时不想说?

  ココ0時:不可以喜欢,对方是女孩子?

  啊,蕾蕾子的猜测给了莉莉子一个好借口呢。凛月立刻顺着台阶下。

  †💜りりこ💙†:是重组家庭的姐姐

  †💜りりこ💙†:她对我很好,就像零一样温柔又全能。父母工作都很忙,经常是她在照顾我,对我来说,她就是我世界的中心

  †💜りりこ💙†:她很喜欢音乐和偶像,是因为她喜欢,我才知道ES的偶像的

  †💜りりこ💙†:她真的很有魅力,在朔间零这个偶像出现以前,我的精神世界全部都是她一个人给予的,我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人了

  †💜りりこ💙†:但是就是因为她这么好,所以我不能跟她说

  †💜りりこ💙†:她很聪明,我猜她知道我的恋爱,可是又好像只是把我当做不懂事的妹妹,又或者身份限制了她,根本没往那个方向想

  ココ0時:你不跟她说,她又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

  ココ0時:莉莉子说她简直就是全知全能,但如今在我看来,她并不知道莉莉子是这么想的吧。

  ココ0時:如果她知道莉莉子为了这段恋情这么煎熬,她也会心疼的。

  ココ0時:为什么不试着去说呢。即使她不喜欢你,就当是去做个了结吧。


  为什么不试着去说呢。

  聊天记录里,真挚的女声仿佛已经在耳边响起。隔着网络,那个人是真的在鼓励莉莉子。如果对方也喜欢你,告白只会嫌太晚;如果是无望的,为什么不做个了结呢。

  这是对的,谢谢你,但是我不能说。

  我的恋爱说出去的话,就连这样无言地钻进他的怀抱里,被他紧紧搂着陷入梦乡的机会,都会没有了。

  我不想和他有个了结。我只想继续这样下去。

  他会被别人抢走,但我只是他的弟弟,我没有资格去做更多的事情了。


  TBC


  彩蛋放了一点零视角栗钻过来的心路历程(?)其实本来不应该放彩蛋的,但是还是这样感觉比较有节目效果(?)

  本来打算明天再发偷个懒不写了,但看到今天这个关系图谁忍得住啊……先发再说




安且吉兮
 呼呼♪因为更喜欢盯着哥哥看

 呼呼♪因为更喜欢盯着哥哥看

 呼呼♪因为更喜欢盯着哥哥看

心跳定制

还是我劳工想看的


二编:发现好糊,所以裁了一下重新发啦,内容还是一样的

还是我劳工想看的


二编:发现好糊,所以裁了一下重新发啦,内容还是一样的

片片ovo
  “这可是当年游君主动提出拍...

  “这可是当年游君主动提出拍摄的充满爱意的大头贴哦~ ”濑名泉如是说到。

  

泉真99!!!

  

  上一棒@凉桦uka 

  下一棒@拾小川 

  “这可是当年游君主动提出拍摄的充满爱意的大头贴哦~ ”濑名泉如是说到。

  

泉真99!!!

  

  上一棒@凉桦uka 

  下一棒@拾小川 

Yoki

【ES乙女】与他们一起拍婚纱照

ooc致歉,幼儿园文笔预警

失踪人口Yoki回归

内含:岚,麻油,日和,栗

你≠杏,你就是你


前提:

订婚后你们一起去拍婚纱照



你被化妆师和造型师们按在镜子前,身上已经换好了选好的礼服,是一件白色鱼尾裙,上面有细细的钻石,每一颗都是手工缝制,后背有一处三角镂空,展现出优美线条,袖子被做成了白纱式的,连接肩膀的地方用珍珠填补

(以上皆是Yoki瞎编的,灵感来源于我家这边的一家高定礼服店款式。)


造型师把你的头发用卷发棒卷了一遍,然后分出几缕编成细细的麻花辫后又盘到了头上,两边别上珍珠发饰和蝴蝶发饰,再戴上白色头纱和其他饰品


本来鸣上...

ooc致歉,幼儿园文笔预警

失踪人口Yoki回归

内含:岚,麻油,日和,栗

你≠杏,你就是你




前提:

订婚后你们一起去拍婚纱照





你被化妆师和造型师们按在镜子前,身上已经换好了选好的礼服,是一件白色鱼尾裙,上面有细细的钻石,每一颗都是手工缝制,后背有一处三角镂空,展现出优美线条,袖子被做成了白纱式的,连接肩膀的地方用珍珠填补

(以上皆是Yoki瞎编的,灵感来源于我家这边的一家高定礼服店款式。)



造型师把你的头发用卷发棒卷了一遍,然后分出几缕编成细细的麻花辫后又盘到了头上,两边别上珍珠发饰和蝴蝶发饰,再戴上白色头纱和其他饰品


本来鸣上岚也想陪你一起穿婚纱礼服的,但是被朋友和化妆师给撵到了新郎试妆间那边


“啊啦,妹妹酱穿上这身比人家想象的还要漂亮呢。”

“多亏了姐姐帮忙挑选礼服!我也觉得这件很好看!”


鸣上岚和你选的是室外场景,你和他在室外的花园里,身后是雕刻着丘比特的大喷泉

“妹妹酱,看着人家。”

在你转过头把视线从摄影师那里移到鸣上岚眼睛的时候,鸣上岚的气息将你包裹,一个温柔又带着喜悦的吻落在你的唇上


“咔嚓——”


“如果公主殿下是妹妹酱的话,人家也不介意扮演一次骑士。”





麻油




在交往的时候你就觉得礼濑真宵好涩好涩,在选拍婚纱照的时候,你告诉他,你准备了个保密的主题

“咦呜!♡酱决定就好!能与♡酱在一起就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了啊啊啊啊啊……如果♡酱想拍那种************的照片我也可以唔唔……”

(哔————)(鸟语花香)


你红着脸捂住礼濑真宵持续输出不过审的东西的嘴


拍摄时间是下午,造型师给你用卷发棒卷了个头发,化妆师给你画了个微醺妆,在拍摄之前,化妆师觉得妆容还是缺点真实感,于是你被迫绕着场地跑了十圈,回来后脸上带了些红晕,头发也被风吹乱了一些

这个秘密主题是参考了洛丽塔的纯欲人设,你换上白色吊带纱裙,长度刚好在膝盖以上,吊带处有两个丝带系上的蝴蝶结,腰部那处是类似于中世纪女性束腰类的服饰,下面是到膝盖以上的白色纱裙


礼濑真宵也被打扮成符合主题的形象,麻花辫被拆开扎成低马尾,鬓角垂下来几缕碎发,黑色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松开,他坐在树下,你头朝下躺在吊床上翘着二郎腿,随着摄影师一声令下,自动浇花的机器化身人造雨机器,午后的阳光透过水滴折射出光,倒映出你们幸福的未来。




日和



你面对各种各样的主题选择困难症犯了,最后决定把这一重任交给巴日和

“♡酱放心吧!你绝对会喜欢的!”


本以为巴日和会选择华丽的欧洲中世纪风格或者花嫁一类的,但他选的是另一种风格,好像叫什么……赫本风……???


红色玫瑰和荆棘组成的花园作为背景,你穿着黑色缎面抹胸裙,后背是两条交叉的珍珠链条,头上带着玫瑰网格帽子,带着黑色丝绸手套一手捧着玫瑰,另一只手被巴日和牵住


摄影师说让你们随便散散步什么的,其他的靠他抓拍就好


“嗯?原来这些在桌子上的点心是真的可以吃的啊?!”

“那当然了!杯子里的红茶也是上好的茶!♡酱快尝尝日和大人为你准备的东西!是不是很好吃?!♡酱喜欢那就是好日和。”


摄影师抓拍到一张你优雅的喝着红茶,巴日和拿着点心撑着下巴满眼笑意的看着你

“纯君纯君!这张怎么样?!”

“……阿日前辈和♡酱前辈哪张都很好看。”

“纯君你太敷衍了!坏日和!”

“…阿日前辈我说的是真的。”




栗子




你盯着朔间凛月的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戳了戳正在走神的他

“凛月我们第二套拍这个怎么样?!试一试中式主题嘛~”

“好哦,♡~酱想拍什么样子的老爷爷都可以。”


你一直觉得朔间凛月和民国主题很搭配,可惜他的拍摄工作从来没有这一主题,于是第二套你选了这个

朔间凛月换上民国少帅服装,瘫在复古风满满的沙发上眯着眼等你换好衣服出来


造型师在给你做好造型后带你去选了半天衣服,这是一件中国红的开叉旗袍,上面是纯手工绣的牡丹暗纹,牡丹还用金丝勾了个边,胳膊上搭着毛茸茸的白色披肩,手里被塞了个假的长杆烟枪


在你出来后,朔间凛月的眼神就粘在你的身上没有移开过,按照摄影师的动作要求,你坐在他腿上,一只手环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拿着长杆烟,刚开始还好,越往后画风越奇怪

比如在即兴发挥的时候,朔间凛月像没骨头一样靠在你身上,或者你被他压在沙发上,朔间凛月的“绅士手”顺着开叉的地方往上摸,逼得你给了那只爪爪一巴掌


“♡~酱说得没错,旗袍真的很美呢。”


逐鲸

【零凛】炮火连天| 莉莉子没动静是因为皮下过得不好吧

  • 零凛only

  • 内娱段子

  • 前文请见合集

——

楼主:铁锅章鱼🦇


笑死,莉莉子那解好几天没动静了,今天突然连发十条推,皮下怎么了啊,过得这么不好都得寄托给我们小零?

把零这六年照片先轮着挑了几张发,剩下的就看截图和机翻

【推文截图:不想给别人不想给别人】

【推文截图: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就因为我不是……】

【推文截图:我明明也在这里】

【推文截图:零为什么不能只看着我】

不过零这周末好像也没有行程,休息去了吗?

  

  

  

  凛月闷闷不乐地踏进家门。下午三点,距离约定好的晚饭还有整整五个小时。

  零不在客厅,父母可能还在睡。楼上隐隐约约...

  • 零凛only

  • 内娱段子

  • 前文请见合集

——

楼主:铁锅章鱼🦇


笑死,莉莉子那解好几天没动静了,今天突然连发十条推,皮下怎么了啊,过得这么不好都得寄托给我们小零?

把零这六年照片先轮着挑了几张发,剩下的就看截图和机翻

【推文截图:不想给别人不想给别人】

【推文截图: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就因为我不是……】

【推文截图:我明明也在这里】

【推文截图:零为什么不能只看着我】

不过零这周末好像也没有行程,休息去了吗?

  

  

  

  凛月闷闷不乐地踏进家门。下午三点,距离约定好的晚饭还有整整五个小时。

  零不在客厅,父母可能还在睡。楼上隐隐约约传来琴声,凛月犹豫了一点,拧开了房门。

  零在弹的是他很熟悉的一首曲子。小时候零经常开玩笑说他是睡美人,当他熟悉了钢琴以后,零经常带着他合奏这一首。Sleeping Beauty Waltz,相当简单的一首曲子,但凛月注意到他穿着正装,不显得随性,反而看起来优雅得像是要去表演。

  凛月摸到钢琴一角的时候,零从琴谱上收回目光转去看他,手下动作也没有停。凛月等到了主歌部分,小声跟唱起来。零顺滑地过渡到Once Upon a Dream,垫起和声来。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来的时候,零眼睛一亮,立刻就要站起来。凛月没管他想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直接打断了没什么意义的寒暄:“今天是怎么回事。”

  “母亲的熟人的孩子,”零低声回答他,“说是相亲宴,但吾辈和对面都没有想法,就当是吃顿便饭。吾辈不想一个人,所以叫汝一起过来了。”

  说到最后他还装可怜,搂着凛月的肩膀拖长了声音:“凛月不会生吾辈的气吧?”

  “……不会。让个位置,我想弹。”


  晚饭吃得很平静,朔间零照常和对面谈笑风生,凛月看得出来,他们彼此没有想法,双方父母似乎也很随缘,只说是认识一下。

  散场以后零明显放松了下来,回家路上还有兴致跟家人谈笑。凛月洗完澡后在书房找到了自己的兄长,零也已经换上了睡衣,坐在地毯上悠哉游哉地捧着书在读。

  看见弟弟进来,零拍拍旁边的位置,让他坐下。晚春的夜晚不算冷,但凛月还是靠上了他的肩膀。

  零翻了一页,开口说的不是书本内容,而是凛月最想听的内容:“二十岁之后就开始了,这一次因为是母亲的熟人,所以不太好拒绝。”

  话很简短,不过凛月知道他背后的意思。朔间家不可能不需要继承人,首先找上现任族长是很正常的。零是个负责任的人,就算不想联姻也不会拒绝饭局。

  凛月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零最后还是会属于别人,就算目光看着他又怎么样呢,只要他还是零的弟弟,他们相爱就只能是在凛月梦中见过的事情。

  凛月只想到之前不小心说出的半句实话。

  “如果不是喜欢上了不应该喜欢的人,我也不会把一切都寄托给零和莉莉子吧。”


  TBC


  唔……我不喜欢鸽子蹲的那个道具评论,也不会去点击提醒的……莉莉子写不写纯粹看我开心,一切都随缘一点好吧。


许多鱼

“意外遇到了刚结束见面会的himeru桑。”

是周末es活动小伙伴的抓拍,感觉很有氛围感!出镜是自己🥰

“意外遇到了刚结束见面会的himeru桑。”

是周末es活动小伙伴的抓拍,感觉很有氛围感!出镜是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