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偶像颜语

273浏览    13参与
两千ZERO

用稿图水一下8

另外爹地们支持一下星环社谢谢大家了

用稿图水一下8

另外爹地们支持一下星环社谢谢大家了

鸦羽

颜语生日快乐——


是关于拯救世界的魔法少女颜语的故事x

只画了一天各种意义上都很草的短漫

我要去学分镜了这么看真的太难受了xxx

颜语生日快乐——


是关于拯救世界的魔法少女颜语的故事x

只画了一天各种意义上都很草的短漫

我要去学分镜了这么看真的太难受了xxx

狂想轴心
是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用模...

是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用模板画的 嗯。

是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用模板画的 嗯。

狂想轴心
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我太爱...

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我太爱她了。

第五音最叛逆的毕业生。

我太爱她了。

景悦

偶泠邪教x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她们

#私设如山(但是我不想解释

         “……那么,接下来由新生代表上台发言。”舞台上的学长鞠躬下了台,把话筒交到了泠珞手里,脸上带着鼓励般的微笑。

        泠珞却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人的期望。

        她站在舞台上,脑子一片空白。握着话筒的手紧了又紧,想要说的话挤压在喉咙里,却怎么也无法冲出被恐惧重重包围的咽喉。恍惚间...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她们

#私设如山(但是我不想解释


         “……那么,接下来由新生代表上台发言。”舞台上的学长鞠躬下了台,把话筒交到了泠珞手里,脸上带着鼓励般的微笑。

        泠珞却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人的期望。

        她站在舞台上,脑子一片空白。握着话筒的手紧了又紧,想要说的话挤压在喉咙里,却怎么也无法冲出被恐惧重重包围的咽喉。恍惚间,她听到了从台下传来的声音,声音由模糊变得清晰,在她的脑海里萦绕。

        嘈杂不堪的声音尖锐地刺破了她的耳膜,一点点钻进大脑,然后在脑海深处炸开,令人战栗的感觉逐渐蔓延至全身。

        泠珞握着话筒的手又紧了一些,冷汗逐渐布满额头,她的大脑甚至出现的短暂的眩晕,汗水在脸颊上蜿蜒前行,然后“吧嗒”一声落在地上。泠珞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汗滴是如何迎合着地心引力下坠,然后在地面溅起晶莹的水花。她努力蠕动着苍白的嘴唇,试图说些什么来挽救如此糟糕的局面。

        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事于补,那些平日里简简单单就能说出口的字句现在完全无法传达出来。台下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更是让她手足无措,凌乱的声音在她脑海里环绕着,泠珞只觉得自己眼前发黑,口干舌燥,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

        “喂?喂?好的,请大家安静一下。”泠珞的脑子轰轰作响,模糊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甚至出现了幻听。

        然后,她感觉有人站在了她的身边。

        “还好吗,这位——新生代表?”泠珞的脑子迟缓地转动着,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她说话。她转过头,看到身边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朝她微笑。

        ‘那个就是……’泠珞深吸一口气,混乱的脑子渐渐变得清醒,她听见熟悉的声音再次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我说,请各位安静一下好吗?”白色的身影虚压了一下手,台下的声音开始变小。然后那个人偏过头,小声地问她怎么了。“如果撑不住的话,可以先下台哦——这里交给我就没问题了。”那个人的声音充满了自信,一如初见时的模样。

       ‘对了……自己就是因为她才来的第五音啊。’泠珞再次紧握住话筒,深深的注视着身旁的人,她张了张口,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没事的,很抱歉,请让我继续吧。”

        那个人似乎有点惊讶,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朝她鼓励似的点点头,再次把话筒放在嘴边“请大家安静一下。接下来,有请新生代表开始讲话。”

        泠珞在台上机械的背诵着早已被他人拟好的演讲稿,依稀听到了舞台旁边有人在抱怨着什么。

       “那个颜语真是的,怎么又这样不打招呼就上去。”

        ‘颜语吗?’泠珞在心中咀嚼着这两个字,暖意从靠近心脏的地方传来,寒冬逐渐被阳光驱散。泠珞勾起嘴角,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终于知道名字了呢,下一次遇到要好好的跟她道谢啊。’





        颜语漫不经心地望着远处嬉闹的麻雀,听着学妹的声音掠过耳朵,然后再从耳朵里出来,重新接受空气的怀抱。“哈,还有这种事吗?”她挑了挑眉,看到眼前学妹的脸一瞬间垮了下来。

        泠珞觉得今天真是糟透了。好不容易遇到了颜语,却一直没能和她说上话,拼尽全力堆砌起来的勇气在颜语漫不经心的语气下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颜语勾起嘴角,抬手揉了揉泠珞的脑袋。“放心,那件事嘛——我当然记得。”颜语停顿了一下,低头注视着泠珞,半开玩笑式的开口“要是等他们——我是说那群学生会的家伙,商量好对策的时候,估计你已经晕倒在台上了。”

        泠珞感受到颜语的手落在她的头顶,不轻不重地胡乱揉了两下,颜语手上残留的温度遗落在头发上,被缓缓而过的微风带走。她听到颜语在说话,只是出现短暂空白的大脑无法接受颜语话里的信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颜语已经回身走了。

        她连忙转身,小心翼翼地踩着颜语淡淡的脚印追了上去。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颜语走路的速度似乎放慢了一些。走在前面的颜语趁她看不到,悄悄勾起嘴角。‘啊,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呢。’

湮雨凌瑆
可能快完成的·非...

可能快完成的·非常迟来的·生日贺图
那个背景是梦100的截图,放上去看看效果
还差一堆阴影 高光和细节就能达到完成度75%了
🌝草稿和线稿并不是同一人,拜托了后面的大佬妹子帮我描线


努力肝_(´ཀ`」 ∠)_

(我觉得她的眼睛真美🌝虽然细节不咋样)

始终觉得她头好大怎么办……)

可能快完成的·非常迟来的·生日贺图
那个背景是梦100的截图,放上去看看效果
还差一堆阴影 高光和细节就能达到完成度75%了
🌝草稿和线稿并不是同一人,拜托了后面的大佬妹子帮我描线


努力肝_(´ཀ`」 ∠)_

(我觉得她的眼睛真美🌝虽然细节不咋样)

始终觉得她头好大怎么办……)

为了你听下去.

【颜语】今天来讲讲戏份不多的颜语小姐姐

ooc
生贺
唯一一个搞这个的(吧)
———————————————————————
俗话说,“三个颜语一台戏,一个言和唱断气”。那我们今天就来讲讲颜语。

(切换到《自攻自受》片场)

颜语:哦我怕是疯了才会请这两位吧。

加害守护日常打架·JPG

颜语:……我幸幸苦苦唱歌请你们出演PV你们还在片场打架???

我走!

泠珞那件事之后,很多人怀疑是因为颜语给泠珞留下了什么阴影,对此,她表示:

“我不玩唐刀也没有跟她谈恋爱,就是因为没给她们乐队参赛但这也不是我的问题啊?!”

而且泠珞还不时因为零羽的事来找她。

这年头欣赏个人都不行了吗。

哦幸好我还有萝拉。

想到这直接过去抱...

ooc
生贺
唯一一个搞这个的(吧)
———————————————————————
俗话说,“三个颜语一台戏,一个言和唱断气”。那我们今天就来讲讲颜语。

(切换到《自攻自受》片场)

颜语:哦我怕是疯了才会请这两位吧。

加害守护日常打架·JPG

颜语:……我幸幸苦苦唱歌请你们出演PV你们还在片场打架???

我走!

泠珞那件事之后,很多人怀疑是因为颜语给泠珞留下了什么阴影,对此,她表示:

“我不玩唐刀也没有跟她谈恋爱,就是因为没给她们乐队参赛但这也不是我的问题啊?!”

而且泠珞还不时因为零羽的事来找她。

这年头欣赏个人都不行了吗。

哦幸好我还有萝拉。

想到这直接过去抱住了那人。

萝拉:这谁,不认识。

推开。

赶出家。

颜语:……在我生日这天……世界抛弃了我……

晚上,瑟瑟发抖回到家。

开门。

woc这堆彩带是什么意思???

一群人拥了上来。

“生日快乐!”

啊世界没抛弃我!

当然在下一秒看到所有人抢着吃蛋糕的时候她就后悔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

她勾起嘴角。

FIN.

速打
有时间再改

湮雨凌瑆


本来要画在衣服上结果因为衣服买错了

只能在软件上色(ɵ̷̥̥᷄﹏ɵ̷̥̥᷅)

把颜语小姐姐画丑了qwq求不打

啊对了 细节是不存在的|ω・`)

顺带一提|ω・`)纸是4开的


本来要画在衣服上结果因为衣服买错了

只能在软件上色(ɵ̷̥̥᷄﹏ɵ̷̥̥᷅)

把颜语小姐姐画丑了qwq求不打

啊对了 细节是不存在的|ω・`)

顺带一提|ω・`)纸是4开的

高谈阔论

【颜萝】花吻

又名【喜欢的人什么都好x】
这是修改版
cp:颜萝  萝拉不是偶像的设定,并且全程痴汉颜语x
之前蒙太奇写太多,差点以为自己已经写不来正常文了……
我爱颜语我爱颜语我爱颜语!!!
写的时候全程代入萝拉,颜语我爱你我需要你的吻!!!
第二次写吻戏x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轻轻抬起茶杯,慢慢的酌饮着杯中浅淡的茶水,杯中的几片零星的茶叶随着这个动作在水中缓慢的起伏漂游,尤若蜉蝣。
一切看似宁静,但是又有谁知道掩藏在其下的惨烈而又微不足道的斗争?
突如其来的血腥味忽然从咽喉处喷涌而出,与口腔中带着清新香气的茶水兵戎相见,双方奋不顾身的相互撞击、然后融合,直至最后产生了一股令人发呕的诡异气息。
可是,她却面无表情的...

又名【喜欢的人什么都好x】
这是修改版
cp:颜萝  萝拉不是偶像的设定,并且全程痴汉颜语x
之前蒙太奇写太多,差点以为自己已经写不来正常文了……
我爱颜语我爱颜语我爱颜语!!!
写的时候全程代入萝拉,颜语我爱你我需要你的吻!!!
第二次写吻戏x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轻轻抬起茶杯,慢慢的酌饮着杯中浅淡的茶水,杯中的几片零星的茶叶随着这个动作在水中缓慢的起伏漂游,尤若蜉蝣。
一切看似宁静,但是又有谁知道掩藏在其下的惨烈而又微不足道的斗争?
突如其来的血腥味忽然从咽喉处喷涌而出,与口腔中带着清新香气的茶水兵戎相见,双方奋不顾身的相互撞击、然后融合,直至最后产生了一股令人发呕的诡异气息。
可是,她却面无表情的将其吞下,没有表现出半分对这股味道的反感。
还不算严重,还可以压制住那些妄图从咽喉中溢出的花瓣……
还可以压制住对那人疯狂的恋慕。
明明曾几何时自己也拥有与她一样出众的、美好的歌喉,若是这样的声音能一直保留,说不定现在自己就可以与她并肩而立,共同唱诉有关世间的一切,无论是有关幸福还是有关哀切。
可是世界上最真实也最虚假的东西便是怀念,那样的声音已经被时间定位成了历史,如今的自己拥有的不过是一个只能发出生锈的机器运转时所发出的声音一般的咽喉,丑陋的无以复加。
但是越是失去,越是恋慕。
恋慕到了就算粉身碎骨也磨不掉遗留在其中的真挚。
萝拉用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按压着嘴唇,眼神有些游离。
花吐症,于几个月前忽然席卷亚欧大陆的病症,这种病症通常会出现在处于暗恋状态的人的身上,一般是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而这种顽疾的唯一的化解之法便是
——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但是,这怎么可能?】
她的眼神悄然的黯淡了下去,蓝色的眸子中再无光彩。
其实她原本与颜语的距离是那么的近,近到触手可及,那时的她们同是那么光鲜亮丽,被周围的人视若灿如明星的宝藏。
同校同届同级……同样明媚的歌喉。
同样对音乐报以虔诚的热衷。
若是,自己的歌喉没有被突如其来的病祸予以最为歹毒的诅咒的话……
【不要,再臆想了……】
她看着位于正前方的白色墙壁上的那幅颜语的宣传海报,即使那只是一个随着的动作,颜语完美的身材也被展露无疑,而她嘴角的那抹笑容则在灯光的照耀下多了一丝撩人与温柔。
萝拉缓缓起身走到海报的下方,轻轻的用手指抚平海报的折角,眼神却愈发的空洞了起来。
“我的生命已经快被你夺走了,”她微微一笑,笑颜中没有任何惧怕,“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多少个角落里,藏着同样即将被你掠夺走性命的人呢?”
“夺走我的心的杀人犯啊……”
这时,离颜语的年度演唱会举办还有4天了。
在这4天中,花吐症果然如萝拉所料一般,愈发的严重了起来。
她已经无法抑制住花瓣的溢出了,每次病发时,都只能尽力的避开人群,然后稍稍的解决掉这一手芬芳。
她不祈求自己可以获得颜语的吻并借此获得生还的契机,虽然她相信如果自己能够向颜语说明原委,那么,这个机会伸手可得。
但是,这是不被世人所称赞的爱情,她宁愿让绮丽的花朵在自己的身体中肆意盛放,化作赞颂爱情的诗行,然后再像是阐释艺术般的死亡。
没有像其他粉丝一般蜂拥而上,她只是遥望着颜语的身影直至演唱会的最后一刻。
够了,已经够了。
萝拉拥抱着与颜语的发色一样的素白色百合走出会场,这是她精心挑选的花束,她原本是想要将这束花献给颜语,以此来祭奠即将死去的自己和那不可言说的爱情。
但是,她感觉到了体内的花朵们想要争相开放的想法了。
已经到了极限了。
轻轻扯开缠绕着花束的丝带,将包裹在外面的包装袋随意抛弃在空中,然后让圣洁的白色花朵一朵接着一朵的从半空中坠落。
“你为什么要丢弃它们呢?”
干净而熟悉的嗓音从萝拉的背后传来,致使她猛地睁大了双眼,手也悬停在了半空中。
是那个深入灵魂的声音啊。
萝拉转过头,她看着正站定在她面前的人,眼神变得有些恍惚。
现在已经是接近晚上11点的时间了,云雾开始渐渐的散开,隐藏在其后的月光毫不留情的流泄着它光芒,照亮了被阴影覆盖的暗处。
看起来冰凉无比的月光划过颜语的眼眸,将那双湛蓝的眸子清洗的晶莹剔透。月影与光影相互交错,氤氲了面前之人的轮廓。
她如同降临人世的神祗,如同梦境般的天使。
——你的存在尤若奇迹,所以,你为何要留恋于人间,魅惑凡事俗人?
“颜……语……”萝拉试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与面前之人对比起来竟是如此的刺耳——她萌生了逃跑的念头。
但是,逃跑的计划死在了萌芽状态——刚刚嘶哑着声音说话的后果开始了。
嗓子中的瘙痒感再次出现,然后渐渐向上方蔓延,尖锐的疼痛感也随之同时开始向上攀爬。
她竭力的想要抑制住体内的虚弱感,但是,最终本能战胜了一切,剧烈的咳嗽开始了,伴着柔软的白色花瓣从她的口中溢出,然后与那些百合一起,混杂着躺在了地面上。
“喂——?!怎么了?萝拉,你怎么了?”颜语尽量温柔的扶住萝拉摇摇欲坠的身体,有些焦急的询问道。
“你……你还认得我?”萝拉有些惊异的抬起头,她没有再继续在意自己的呕哑和体内翻涌的痛楚,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声呼唤中。
从未想过自己的名字有朝一日能被这人这样温柔的在口中辗转,毕竟自从自己拥有的嗓音从天堂堕入地狱后,她就再也没有奢望过自己的名字能被颜语铭记。
“怎么了?我们不是曾经的同学么?”
萝拉无视了颜语因为她提出的问题而变得有些奇怪的表情,只是自顾自的沉溺了不可言述的狂喜之中。
【她还记得我……】
萝拉颤抖着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的扣住颜语的手腕。
【不想死……她还记得我……】
她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那人背对着月光的身影,当真是孤傲美丽的让人忍不住想顶礼膜拜。
“喂……你这个夺走我的心的杀人犯,”萝拉的眼前越来越模糊,所有的景物都被胸腔内的痛苦拆的支离破碎,唯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鲜血是如此的清晰落入眼眶。
拉住颜语手腕的那只手渐渐的放开来,她的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放在水中的易溶物一样,不知觉间融化殆尽。
“因为你……我得了花吐症……都是你的错……”
“不想……让我死的话……就……快吻我。”
“现在……”
萝拉轻轻的阖上了眼睑,睫羽微颤,好似两只微微扑扇着翅膀的蝴蝶一般。
空气中突然失去了声音流淌的痕迹,她只是这样闭眼等待着,等待着救赎或是死亡。
无奈的轻叹声响起,但是没有责备、没有抱怨,唯有稍带冰凉的触感轻轻诞生在脸庞之上。
自己所恋慕的人的吻是怎样的呢?
——那是被最美好的童话填充起的迷梦,那是被最绮丽的月光祝福过温柔。
几乎微不可闻香气从萝拉的唇上缓缓的蔓延开来,颜语的动作轻柔的让人不可置信,明明只是简单的双唇贴合而已,却被她在不知觉中营造出了似甜蜜的情人之间的缠绵煽情的氛围。
刻骨噬心的疼痛消失了,处于唇上的温暖感渐渐的向心底深处蔓延。想要吐露的话语被突如其来的舒适感吞噬,然后伴随着意识一齐坠落进了深海海底。
似蝶翼般的睫羽下终是渗下了几颗晶莹的钻石。
又有几片花瓣从唇间落下,仿佛虚无的梦境。

-Fin-
花吐症科普: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来自度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