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催眠麦克风

1690.6万浏览    60346参与
苹果烧酒饮

【一独】恋人妄想

*迟到很久的一独日贺文 1月10日はいちどぽの日

*文中提及所有观念和职业皆为情节需要 不代表个人立场和倾向 如在现实中遇到类似情况请自行甄别


01

“观音坂的话,好像没谈过恋爱?”

午休时同事的话让正在喝功能饮料的独步呛了水。他擦着嘴角慌忙点头,却听见周围惊声一片。

“骗人的吧观音坂,真的一次都没谈过吗?”一名男同事满脸八卦地凑了过来,“你都已经二十九岁了,这可不行,现在女孩子不喜欢没经验的男人的。”

其实不提醒我已经是中年人了也可以的,而且女生喜欢什么你一个男的怎么知道……独步尴尬地笑着,另一名同期拍了下他的肩膀,出谋划策:“而且一直没对象的话...

*迟到很久的一独日贺文 1月10日はいちどぽの日

*文中提及所有观念和职业皆为情节需要 不代表个人立场和倾向 如在现实中遇到类似情况请自行甄别


01

“观音坂的话,好像没谈过恋爱?”

午休时同事的话让正在喝功能饮料的独步呛了水。他擦着嘴角慌忙点头,却听见周围惊声一片。

“骗人的吧观音坂,真的一次都没谈过吗?”一名男同事满脸八卦地凑了过来,“你都已经二十九岁了,这可不行,现在女孩子不喜欢没经验的男人的。”

其实不提醒我已经是中年人了也可以的,而且女生喜欢什么你一个男的怎么知道……独步尴尬地笑着,另一名同期拍了下他的肩膀,出谋划策:“而且一直没对象的话说不定客户会觉得你很奇怪,怀疑你人际交往能力什么的。不过你这家伙貌似连一夜情的时间都没有吧?”

“喂那种东西和恋爱有什么关系啊!”有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同事挤开了刚才那人,把手机屏幕怼到了独步面前,“观音坂,如果你真没时间的话,不如试试虚拟恋人?也没多贵,闲聊而已,就当体验一下恋爱是什么感觉,为以后打基础咯。”

诶,所以,话题是怎么发展到这个的?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啊……还想小憩一下的独步看着面前同事们七嘴八舌的样子,吞咽了下口水。他完全不懂自己怎么就成了话题的中心,只得一边道谢一边下载了同事推荐的软件。

结果还是做了啊……平台提供普通陪聊和虚拟恋人两种服务,选好后者付完款后独步逃避地把手机甩到一边,不想面对接下来的流程。他没有靠这种东西自欺欺人的打算,却因为想到同期说没有恋爱经验会影响客户印象,犹豫再三还是下了单。

这什么狗屎一样的社会……我认真工作不就好了吗,有没有对象关能力什么事啊?就算是那样,那个死秃头给我那么多工作我哪有时间去和别人发展关系啊?社畜崩溃地抓了抓乱作一团的头发,哈,结果最后都要怪我了,但如果我能更快完成工作的话……不过也不会有人愿意和我这种家伙交往,所以果然都是我的错啊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

尖锐的提示音打断了他越陷越深的负面情绪,他慌忙摸了手机过来,是平台的客服发来消息。

“您好!感谢您选择我们的服务,这边会尽快为您安排合适的人选~为了让您的体验更加舒适,请问您有什么要求吗?”

原来还可以提要求的吗?只要别像上班那么糟心就可以了吧。独步没什么欲求地回复过去,“那希望对方性格比较好吧,交流起来不会太累。”

“好的,我们会尽快寻找符合您期待的人~也请您设置一下自己的用户名哦,稍后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会联系您~”

取名什么的,我真是不太擅长……他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像当初取MC名那样直接把本名填了上去。

这样,就行了吧……观音坂长舒一口气,然后在屏幕这边端坐起来,如同等待审判的犯人般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02

如果之前有人跟观音坂独步,这个脚踏实地兢兢业业的社畜说他有一天会沉溺于金钱购买的虚假关系,他肯定不屑一顾。但当他真的面临这种情况时却不得不承认,人有时候就是会陷入一些预想外的事情当中不能自拔。

这当然不能怪他。观音坂挣扎着想,万事屋小姐真的是那种让人觉得非常舒服的类型,他很久都没有和陌生人有过这样轻松的交谈。他的虚拟恋人顶着“今世转生为万事屋老板”这样中二气息浓郁的ID,活泼又爽朗,却好像同时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总能在独步吐槽职场时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见解。二十九岁的上班族现在还没有恋爱的意愿,但他经常会想,如果万事屋小姐是现实中的朋友就好了。

把对方纳入自己的生活中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会把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彼此,比如观叶植物和公司楼下新开的甜品店,比如经典的番剧和最近热卖的轻小说。被工作摧残不轻的社畜自觉没办法从年轻人才喜欢的ACG中获得乐趣,于是去听了对方推荐的广播。早上独步不太熟练地调着电台,鼓捣了好久才有人声传出,他辨认出那是池袋三兄弟的声音。他因为超出预期的阵容愣住,轻快的内容却让他收获了一整天的好心情。

真的是出色的年轻人啊,节目很有吸引力,对战实力也不俗,说起来好像他们也有在开万事屋来着……上班族想着三兄弟和万事屋小姐大概是同行,被内容吸引着,不知不觉间养成了在新宿的清晨听早安池袋的习惯。


【DOPPO:非常感谢万事屋さん的安利,我很喜欢这个广播(´・ω・`)】

【今世转生为万事屋老板:哦哦!完全不用跟我客气的啊!DOPPOさん能喜欢真是太好啦(。ò ∀ ó。)】

和虚拟恋人相处愉快并不代表他能坦然接受这件事,从这段交易来的关系中获得的满足感越多,独步就越惶恐。明明已经是二十九岁的职场人了,居然还要在虚幻中自欺欺人,甚至不由自主地把信任交付,完全不成熟,这样的我是做不好工作的……观音坂被强烈的自我厌弃折磨得有些崩溃,终于在又一个听电台的早晨里想到了排解的办法。

“以上是名为‘东京下水道里奔跑的沟鼠’的听众的来信。诶——因为在虚拟关系中遇见了合拍的人,会不自觉信赖对方而厌恶自己?”第二天早晨独步守在收音机旁边,山田一郎的声音混合着电流声传来,“我认为您完全没必要烦恼哦,无论通过什么方式,遇到相处舒服的人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池袋地区的队长笑了笑,“如果对方命中注定是你的朋友,即使合约结束你们也会有相处的机会,这不过是认识的契机。如果对方只是出于工作才扮作聊得来的样子,那么恭喜您碰到了一个很敬业的工作人员,您购买到了您应得的服务。”

“最重要的是这让您感到愉悦。”收音机那边继续说,“即使是虚假的短期陪聊,您的情感与快乐也是真实的,是属于您自己的东西,完全不必为此自责。”

山田一郎的话有效遏制住了独步的自我折磨,他想自己被未成年安抚了情绪真是羞愧难当,但又觉得对方有着超越年龄的可靠。晚上他和万事屋小姐聊起此事,忍不住夸赞起来。

【DOPPO: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因为和万事屋さん聊天太过愉快了所以有些烦恼,多亏了您之前推荐给我的广播,这才得到了宽慰。】

【DOPPO:说起来,我之前算是和山田一郎先生共事过,虽然当时处于竞争关系,但他真的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少年。工作能力很强,rap很有自己的风格,性格也很不错,共同认识的医生也向我称赞过他。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好好认识一下呢。】

对面收到讯息后沉默了好久,独步后知后觉有些慌乱。我的情绪会给万事屋小姐带来很大负担吧,人家只是在工作而已我自顾自地说什么逾越的话呢,太不应该了……上班族刚想要道歉,对面却发了消息过来。

【今世转生为万事屋老板:DOPPOさん,要不要出来和我见一面呢?】

诶、诶??


约定好的那天观音坂提前到了碰头的地点,手里拿着方便认出彼此的信物。即将步入三十代的观音坂独步一直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从来没做过和网恋对象面基这种事,他紧张地一次又一次把手掌心的汗擦到裤子上。

可是,收音机那端的,池袋地区的山田一郎,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在对自己招手什么的……偶遇?有这么巧吗,在这种时候?他迟疑地停下了脚步,在看清对方手里的信物时顿悟,然后社死感代替疑惑席卷全身。

所以,一直聊得很来的万事屋小姐,居然是山田先生?我关于万事屋小姐的那些烦恼居然说给了本人听吗?独步被自己找虚拟恋人搞到认识的人,对方甚至和自己有争斗关系这件事给惊吓到,以至于没来得及对网恋对象其实是个男的这点做出反应。

“果然是独步先生!”池袋的队长走过来,脸上是独步不曾设想的欢喜,“之前看到用户名的时候就在想是不是您了,我就知道没有猜错!”

果然不想动脑就把本名放上去是错的……红头发的上班族羞耻到恨不得当场消失,他忍住逃跑的冲动连忙鞠躬道歉,“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不知道对面是您,如果有打扰到山田先生我向您赔罪……”

“有什么打扰的,和人聊天本来就是我们陪聊该提供的服务,再说和您聊天很舒服。”一郎没看见独步变得有些古怪的脸色,边带路边说,“我比您小很多吧,不用对我用敬语的,聊了这么久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走啦走啦,我已经预订好了今天晚上吃饭的地方,那家餐厅我超级推荐的哦!”

山田君,好像真的在因为见到我而高兴啊。观音坂收紧了抓住公文包的手指,指甲在皮革上留下了痕迹。但是有些问题是不能被忽视的。

“那个……山田君刚刚说你做的是陪聊的工作吗?”看到一郎理所当然地点头后,他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其实,有件事山田君可能不太清楚,我因为被建议应该去体验下恋爱的感觉,当时购买的是虚拟恋人服务,并不是普通的陪聊……不好意思。”

独步看着面前人怔愣的样子,羞愧地低下了头。他就知道一郎搞错了什么。他完全可以对此闭口不谈,毕竟没人知道他把网友的性别搞错了,但山田一郎真诚的喜悦让人自惭形秽,他根本没有藏匿的底气。

这样我其实是个猥琐大叔的事实绝对藏不住了吧,肯定会被讨厌的。上班族一边想,一边不停地蹂躏着自己的衣角。

“诶——原来是这样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后他才得到回应,一郎摸着下巴说,“那应该是我们这边的工作人员搞错了,真不好意思啊,我会尽快联系他们解决的。”

友好的态度让独步错愕,面对一郎满脸的歉意他只觉得心虚,正要再道歉时又听见对方讲:“不过因为重新走流程很费时间,独步先生购买的服务时长也没有很久,如果您同意的话,不如还是由我来提供虚拟恋人的服务?”

……嗯?刚刚山田君说了什么?听到的话语超过了独步可怜大脑的理解范围,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十九岁的少年斗志昂扬地握紧了拳头,眼睛亮亮的:“虽然没有做过这种服务,但交给山田万事屋就请放心吧,一定能做好的!我会陪您一起探索恋爱的感觉!话说独步先生和我聊天觉得开心吗?”

“确实是……很开心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的社畜干巴巴地吐出了真心话,收获了少年人一个耀眼的笑容。

“我也觉得开心哦!那就一起努力前进吧,加油加油,我们一定能圆满完成任务!”

哈……该说不愧是青少年吗,这种事情都可以一起努力的,还是和我这种奔三的大叔,而且怎么就变成任务了啊……独步苦哈哈地想着,但在对方赤诚的笑脸前这些自轻自贱都成了罪恶泥泞的存在,他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心情复杂地点头同意,看着山田一郎弯弯的笑眼想,这可真是混乱的一天啊。


03

恋人、恋人……恋人之间应该做些什么呢?休息日里,山田一郎躺在自家万事屋的沙发上,咬着笔头头脑风暴。

陷入这样的境地纯属意外。事实上,山田万事屋只是接下了帮忙代班的委托,所以他不需要应下订单,就是来凑个人头。不过,就算是阴差阳错下的新工作,爱岗敬业的万事屋老板也决定把它做好。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交流,一郎已经把麻天狼的三番手视作自己的朋友,不想让对方失望。

所以就尽力去做吧!有任何事情交给山田万事屋就放心吧!十九岁的少年干劲十足,跑去请教了一圈做虚拟恋人的同事,又把自己珍藏很久的恋爱轻小说拿出来反复阅读。

两个半吊子就这么开始探索起恋爱是怎样一件事了,光是练习牵手和拥抱就费了好长时间。这样的肢体接触对于朋友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但顶着恋人身份,即使是虚假的也让他们有些脸热。到后来练习讲情话时独步更是磕磕巴巴,好在一郎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一直鼓励着,这让他在羞耻之余又觉得安心和感动。

“真是多亏了一郎君,有你在我才能把话顺利说出口。”在终于说出那些肉麻的话后上班族长舒了一口气,对万事屋老板表示感谢,“一郎君讲情话比我自然多了,像你这么优秀的人肯定很受欢迎吧,有过很多交往对象吗?”

“嗯?不是不是,我才没有恋人啊!”没想到一郎听到后反应很大,慌忙否认,“以前一直忙着打工,哪有时间搞这些。能和你一起练习是因为我有很努力地去研究啊,不要随随便便给人下定义啊独步先生Ծ^Ծ”

少年皱着眉头,像是因为被草率判断而不满,独步急忙找补。“啊对不起,是我说错了……那、那个,好像过两天《EVA》的剧场版要重映,我记得你蛮喜欢的,要一起去看吗?”

山田一郎的眼睛亮了亮,于是他继续说,“那下周六我请你去看电影吧,这个时间可以吗?”

“真的吗?太好了!我时间可以的!”年轻的阿宅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独步先生已经开始明白恋人之间要怎样相处了,我很期待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哦!”

其实不是出于恋人交往的考虑,只是不希望你生气,而且约会这种说法还真是……但看着一郎开心的笑容,独步把这个煞风景的念头甩了出去,也跟着笑了起来。

算啦,他想,随一郎君开心就好了。


04

完蛋了。观音坂飞快地向电影院跑去,时不时看下手表。

该死的秃头课长!临下班了还开什么紧急会议,工作不是都已经做完了吗!还不许用手机,都没办法告诉一郎君我要晚到!!终于到目的地后他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看见一郎还在门口等着就又赶紧跑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等很久了吧!太不好意思了,公司临时有事还来不及告诉你,如果下次再这样你直接回家就好……”

山田一郎接过他沉重的公文包,摆了摆手,“别在意啊,独步先生不用这么着急。可惜电影就要结束了,这是最后一场重映……没关系,我们先去吃饭吧。”少年笑得一脸阳光,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让独步更加愧疚,慌忙寻找附近评价还不错的餐厅。

一郎看上去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可独步就是觉得不太对。即使没有恋爱经验,在职场上摸爬滚打多年锻炼出的察言观色能力也让他感觉到异样。回家路上他纠结半天还是问出了口,少年闻言,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慢慢褪去,沉默很久才讲话。

“被发现了啊,我还以为藏的很好……不是独步先生的错,是我的问题,我一直很期待能一起看这部片子的。”他低下头,刘海挡住眼睛让人看不到神情,“虽然独步先生不是有意,但出于职责,我还是建议以后真正谈恋爱时答应不了的事请不要说,不然对方会很失望的。”

刚好走到叉路口,一郎说完再见后便头也不回地向站台走去,快得让独步来不及做出反应。上班族脑袋迷迷糊糊的,理不清头绪,只知道自己惹人生气了。

第一次约会我就放了人家鸽子,还让人白白期待了那么久,太过分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和往常一样交流,但这让独步更加手足无措,不知道怎样才能哄人开心。他想了半天,最后给关系还不错的山田二郎发了条短讯。

疯狂连勤提前做完接下来的工作后,独步爽快地请掉了自己可怜巴巴的带薪假,和一郎定下了再次约会的时间。为了防止自己又有急事走不开,他早早就乘车去了池袋。年轻的万事屋老板看到他的时候有些难为情,大概是已经从自家弟弟那里知道独步在打听他的喜好。二十九岁的上班族笑着,努力克服羞赧,像之前练习的那样拉过对方的手,然后一起去游乐园。

他们同真正的情侣一样,从少女心的旋转木马到刺激的过山车,一个项目不落地玩了过去。很多年没来游乐园的社畜久违地感受到了孩童般的快乐,玩惊险的项目时一郎总会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从跳楼机上下来后独步弯腰干呕,这么剧烈的项目果然已经不适合他这种中年人,抬头就看见一郎给他买了水正递过来。

十九岁的少年从鬼屋出来时吓得脸有些白,转头乘坐摩天轮时却依旧神采奕奕。到达顶点处他们能俯瞰城市的夜景,两人挤在狭小的车厢里,独步能清楚地窥见少年鲜艳的异瞳里映出的景色,漂亮到他几乎沉醉。上班族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他想,选择这里作为约会地点真是个正确的决定。

闭园后他们并肩走向车站,一郎还有些兴奋,一直说个不停,独步也跟着应和几句。上了电车一郎后知后觉地有些不好意思,说今天真的很开心,不过独步先生是怎么想到选在这里约会的呢。

“情侣应该一起去游乐园的吧,看大家都这么讲,而且二郎君说你一直很想来这里。”连续几天的加班和游玩的疲惫让独步坐下后便昏昏欲睡,话语本能地跑出来,“……不该总是你为我考虑。除了为上次的失约道歉,我现在是你的恋人,我也想给你一次很棒的约会啊。”

他又打了几个哈欠,终于没忍住,靠在一郎的肩膀上睡得香甜。电车摇摇晃晃,像是在助眠,舒服得让社畜做起来梦。

他梦见有只漂亮的蝴蝶飞了过来,轻柔地吻了下他的眼角。


05

“小独步,从实招来,”伊弉冉一二三,新宿No.1牛郎一脸严肃,审问着自家最近不太对劲的幼驯染,“说!你是不是背着咱和医生在外面偷偷谈恋爱了?”

“说……说什么呢一二三!我才没在谈恋爱!”独步满脸涨红,“只是、只是在和网上认识的朋友聊天而已……”

一二三痛心疾首。“咱可不信是普通朋友!独步亲什么时候对着手机笑成那样过,你赶紧一五一十地把和这人认识的过程告诉咱!不然咱明天就去和医生告状!”

上班族拗不过,隐去了一郎的身份,把大致的经历讲了一遍。牛郎好友对虚拟恋人这种同样是在贩卖爱情的行当不置可否,却更加坚定地认为自家幼驯染已经陷入恋情。

独步想要否认,精通人性的一二三开始头头是道地分析。他说小独步我第一次看见你这么紧张谁,你绝对是恋爱了。独步亲想想你们是不是见面都很开心,在分别时你已经开始期待着下一次见面?你的心情有没有因为对方不受控制地改变过,最重要的是,如果以后他有了恋人,你会为此高兴吗?

见面当然很开心啊因为这人很好,如果以后他有了恋人我当然会祝福啊这还用说……独步想这样为自己辩解,但他想象了下山田一郎满心满眼都是别人的样子,只觉得有什么哽住了喉咙,张不开口。

一二三的话像是放开了洪流的闸门,那些被刻意忽略的心动潮水一般向他涌来。观音坂艰难地扯起嘴角说不是啊真的只是朋友而已,然后在好友不认可的目光下仓皇逃离。

我难道,是喜欢一郎君的吗?不希望他生我的气,想到他以后会像对待我那样对待别人就觉得难受,这是因为喜欢,还只是因为我觉得一郎君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从没有过恋爱经验的二十九岁社畜快把头发揪没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去应一郎的邀约时脑子还是一团乱麻。思绪混乱让他全程心不在焉,池袋的少年担忧地看着他,询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双漂亮的眸子有着能把人吸进去的魔力,目光接上的瞬间独步连忙扭过头去,像是被烫到了。脸颊攀升的温度令真相大白,他自暴自弃地想,我果然是个猥琐的中年人。

他想要遮掩掉自己的心意,但名为喜欢的情感无声无息地长出了粗壮的藤蔓,缠住手脚强迫他面对。偏偏山田家的长男还毫无察觉,甚至还在那里和他讨论要不要尝试亲吻。这太超过了,独步一面扯出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拒绝,一面努力隐藏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我真是个有罪的混账,一郎君只是出于好心想帮我而已,我居然对未成年生出了这种恶心的想法……观音坂拼命地唾弃自己,可那人看过来的眼神太过热切,这让他忍不住想会不会他也在爱着我。

坠入爱河的人们总是昏头一般,会为了心仪对象去接触些从未涉足的东西。年长的社畜想和御宅族少年有更多可以聊的话题,于是把自己可贵的休息日花在了补番上。那些发生在校园里的、闪着青春光芒和奇思妙想的故事已经无法让他共情,但他想起一郎说起这些时神采飞扬的模样,不知不觉看了好久。

那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像恋爱轻小说里写的那样,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对楼下的山田一郎大声告白。可中途他瞧见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停下脚步,然后转身下了楼。

梦里观音坂想,天台告白应该是专属于高中生的吧,我早就没有了这样的资格。


06

发现自己的情感后独步减少了和一郎的接触,多说多错,他怀揣着怕被人发现的龌龊秘密。时间久了,我大概也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情,重新成为一郎君的朋友吧。

池袋地区的队长最近好像也在忙着什么,平常很活跃的少年已经好久没有发讯息给他,话语寥寥。明明是计划一样减少了联络,独步却觉得有些胸闷,暗恋实在是个让人自寻烦恼的东西。

临近合约解除的日子一郎像是终于忙完了,邀请他最后那天一起去看电影。实际上那段时间独步需要赶个策划案,但上班族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下来,然后加班加点挤出来了一晚上的时间。

他们选了部两人都很感兴趣的电影,最后一天里他们和寻常的恋人一样在影院里牵着手。剧情应该是很吸引人的,但直到放映结束独步也想不起电影都讲了些什么。他能记住的,只有少年覆在他手掌上的柔软触感,和自己掌心微微渗出的令人绝望的汗。

放映结束后的深夜两人向车站走去。路上一郎说我买来了《EVA》剧场版的碟片,本来想以恋人的身份和独步先生一起看,毕竟之前约好了,结果还是没赶上。如果独步先生感兴趣的话,以后再来一起看吧。

观音坂愣愣地点头,渐渐两人都不再说话了。最后一班电车很快就要到达,上班族走向车站的步伐却慢吞吞的。如果这段路永远也走不到头就好了,他想,我不仅想再和一郎君去看电影,还很自私地想一直霸占着他恋人的身份。

上一次这样一起走向车站,是什么时候?啊,是去游乐园的那次,那次约会独步感受到了对于社畜来说很稀有的纯粹的快乐。如果当时就觉察到自己的心意,这段关系会不会处理得更好?

“独步先生,我……”上班族转过头来,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他的后面,正打算说些什么。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这一天要结束了吗?独步想,然后一觉起来,装作无事发生,从明天开始努力扮演不曾动心的普通朋友?

不要,我不想。即使被拒绝,我也不想就这样草草结束。平常胆子很小的上班族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焦急地打断了对方的话。

“也许这样说很突然,不过以后能再一起出来约会吗?”

“……不是以朋友的身份。”他闭上眼不去看一郎的表情,一鼓作气,“给你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成为你真正的恋人。”

“我喜欢你,一郎君。”


07

山田一郎当初接下独步的单子只是一时兴起。他不过是来凑数的,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当那个糊涂的客服来问他时他被对方的用户名激起了兴趣,鬼使神差地真正做起了陪聊的工作。

一开始他只以为对面是麻天狼的粉丝,毕竟他和新宿的三番手算不上熟悉,那个上班族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地区战时那些具有强大威力的语句。直面对方的爆发时他承认那确实像二郎夸过的一样非常帅气,一郎不自觉地把人视作值得尊敬和警惕的对手,从没考虑过聊起天来非常合拍的客户就是观音坂独步本人的可能性。

那天做电台他觉得来信听众的名字有些眼熟,下播后好奇地查了一下,发现是独步个人曲里使用过的歌词。似曾相识的粉丝行为让一郎又想起来DOPPOさん。来信里写的情况恰巧也是他正在经历的,但是山田一郎看得很开,遇见聊得来的朋友总归是件令人开心的事,说不定以后还能有机会见一面呢。

当晚闲聊时DOPPOさん说那封信是他寄的,听着对面对和自己关系的描述,结合对方倾诉过的近况,少年忍不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被夸得有些脸红,于是提出了见面的请求,并悄悄地期待着。

远远看见独步向他走来时一郎感受到了强烈的喜悦,他想自己咧开的嘴角会不会有点傻。和独步先生聊起天原来是这样令人愉快的吗,真是太好了,就算服务结束后也能很方便联系吧,喜欢和他说话,想有更多相处的机会。这种想法让他在得知对方购买的其实是恋人服务时莫名其妙地,又一次主动揽下了根本不用他负责的活计。

即使毫无经验,有着聪明头脑的万事屋老板也把工作做的很好,被称赞时他却连忙剖白自己没谈过恋爱这件事。山田一郎被自己猛烈的惊慌吓到,他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意识到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被独步误解大概是因为喜欢。

做情感的逃兵显然不是山田一郎的风格,于是往后的联络有了私心。每一次模拟他作为练习对象都耐心地鼓励着,面对独步真诚的感谢云淡风轻地说是职责所在,却在人注意不到时悄悄偏过了头,不让细心的成年人发现自己通红的脸。

借着这样的关系,凭着独步全然的信赖,一郎用服务内容作借口一次次诱骗比他大了十岁的社会人来配合他,满足他那些不可言说的心思。偶尔少年会羞愧于自己的冠冕堂皇,可他也只是在偷偷地喜欢一个人而已,稍微安慰一下自己又有什么错呢?窗外阴云密布,像是要连下好几天的雨,山田一郎想到明天和独步的约会,悄悄挂起了晴天娃娃。

明知对方不是故意不来赴约,但暗恋的辛苦压过了理性思维,他忍不住有些委屈。为什么你不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呢,为什么在你眼里我们只是单纯的工作关系,我明明是这么地喜欢你。一郎很少见地、自知任性地和独步生起了气,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讨厌,又想这下终于可以从没有尽头的单恋中解脱。

已经做好了结束一切的心理准备,可他喜欢的人真的在很用心地想办法哄他,让他根本走不出名为观音坂独步的牢笼。那晚的电车上社畜靠着他的肩膀沉沉睡去,面前人拼命加班只是为了补偿他一次约会,这让一郎忍不住想独步先生是否有可能也喜欢我。耳边均匀的呼吸让他的心跳声大到快把人吵醒,少年看着对方因为自己变浓的黑眼圈,小心翼翼地低下头亲吻了社畜的眼角。

因为喜欢所以渴求,所以有了欲望。浅尝辄止只会让人想要索求更多,他明知这样太过逾越和不堪,却还是贪婪地询问对方我可以吻你吗,想吻你。可独步拒绝了,很靠谱的二十九岁成年人一脸认真地说“一郎君应该去吻自己喜欢的人,而不是因为这种服务来吻我,这不对”,他如同大梦初醒。

他死命压下了剖白心意的冲动。如果独步先生完全没有更多的心思,那我也不该给人造成困扰。少年垂下眼眸,山田万事屋可不能把委托搞砸啊。

他逃避着不去和独步闲聊,也逼迫自己不去想对方,可自愿给出的真心没办法收回。临近合约结束的日子一郎坐立不安,最后那天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向车站,他看着对方西装革履的背影,意识到自己再不吐露心意就真的来不及了。

真要告白时之前背得滚瓜烂熟的甜言蜜语全被忘光,一郎只能想出“我喜欢你”这直白又热烈的四个字。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却被截住话头,他正沮丧着,却听到了上班族的表白。少年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大大的眼睛瞬间就盛满了泪水。

诶?诶诶诶诶?哭了??独步被一郎眼里的泪光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你不要哭就当我没说这句话——然后被扑过来死死地抱住。

被抱住时末班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巴士的鸣笛音很响亮,却没人听见。裸露在衣袖外的肌肤贴在了一起,两颗心脏隔着肋骨和皮肉剧烈地共振着,独步觉得此刻世界仿佛只剩下彼此,和沸腾的血液冲击耳膜时那能把人吞没的轰鸣声。

十九岁的池袋队长把头埋在了他的颈窝处小声抽泣,黑色的发丝蹭着脖子,有些扎人。独步看着眼前终于放下所有不安的少年,伸出手臂回应了这个拥抱。

观音坂独步同往常一样又一次错过了末班车,但他没有错过山田一郎最宝贵的爱情,和那个只属于他的、来自少年人的火焰一般灼热的吻。


END




*さん,音类似“桑”,意为先生或小姐,男女皆可用的敬称。

*这篇我终于——写完了啊!好开心!!磨磨蹭蹭好几个月,最后果然搞了这么长啊www

*感谢看到这里哦!希望你能喜欢ヽ(爱´∀‘爱)ノ




RDX
今日练习(1/1) 姿势有参考...

今日练习(1/1)

姿势有参考

二郎 麻麻的好大儿

今日练习(1/1)

姿势有参考

二郎 麻麻的好大儿

琦雨想恰点刀子

试了两次感觉好像差强人意……尤其是p3的第二次啊啊啊啊啊稍微选了一张能看的。

美颜相机救我老命

试了两次感觉好像差强人意……尤其是p3的第二次啊啊啊啊啊稍微选了一张能看的。

美颜相机救我老命

三月三日森

今天也是很和谐的山田家


p2原图,蛋姐泰好笑哩

今天也是很和谐的山田家




p2原图,蛋姐泰好笑哩

沫幾童
*真实发生的故事 作为双厨的我...

*真实发生的故事

作为双厨的我其实蛮好笑的()

*真实发生的故事

作为双厨的我其实蛮好笑的()

本咕是五夏激推!

是画来自印吧唧的Q版!

禁止盗图!!!

私心画了自己磕的西皮,嘿嘿真好看

是画来自印吧唧的Q版!

禁止盗图!!!

私心画了自己磕的西皮,嘿嘿真好看

探花( ̄▽ ̄)~*
画一点奇怪的组合✓ (有照片参...

画一点奇怪的组合✓

(有照片参考,进行一些康复训练……😖)

画一点奇怪的组合✓

(有照片参考,进行一些康复训练……😖)

龙骑士不怕困难
《左马刻至今为止还未见过簓的眼...

《左马刻至今为止还未见过簓的眼睛》

生活小细节,应该还有下。

《左马刻至今为止还未见过簓的眼睛》

生活小细节,应该还有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