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傲骨之战

3781浏览    100参与
板归
这律师A得我跪在地上叫爹

这律师A得我跪在地上叫爹

这律师A得我跪在地上叫爹

板归

【Blum x Bill】特殊关系

依然是辛水仙“自薅羊毛”

傲骨之战Blum x 性爱大师Bill

本来只想写相处日常但这走向简直不受我控制,事实证明这俩想不搞起来很难

链接在评论区

依然是辛水仙“自薅羊毛”

傲骨之战Blum x 性爱大师Bill

本来只想写相处日常但这走向简直不受我控制,事实证明这俩想不搞起来很难

链接在评论区


板归

【Blum xBill】最佳解决方案/PWP

傲骨之战里的Blum和辛爱大师里的Bill水仙


我来推广“自薅羊毛”这个水仙辛tag了


设定在辛爱大师第三季结尾,Bill面临一项莫须有的指控时找到了大律师Blum寻求帮助


不是很香的肉可以当成两人奇妙相处模式看


链接在评论区


傲骨之战里的Blum和辛爱大师里的Bill水仙




我来推广“自薅羊毛”这个水仙辛tag了


设定在辛爱大师第三季结尾,Bill面临一项莫须有的指控时找到了大律师Blum寻求帮助


不是很香的肉可以当成两人奇妙相处模式看


链接在评论区


魏先生是喻太太

好預兆Good Omens x 傲骨之戰TGF

「惡魔先生,該輪到您走下一步棋了。」

兩個人的椅子是一樣的。

國王皇后 總算碰到對手
國王皇后 現在開始交手
國王皇后 繞了一圈地球
國王皇后 愛到無藥可救

好預兆Good Omens x 傲骨之戰TGF

「惡魔先生,該輪到您走下一步棋了。」

兩個人的椅子是一樣的。

國王皇后 總算碰到對手
國王皇后 現在開始交手
國王皇后 繞了一圈地球
國王皇后 愛到無藥可救

站在路边
The Good Fight...

The Good Fight


剧名一脉相承,剧里却没了 Alicia 的身影。好在三个主角的表演都有声有色,Christine 作为老戏骨,演技自然不在话下,光是听她不紧不慢的讲话都会感到此人气质非凡。Rose 作为颜值担当,静看上去很美,不过咧嘴与挤眼之间,容貌有时会瞬间崩掉,成为另一个人。Cush 就比较无感,总觉得笑起来颧骨有点宽,工作上自我感觉不要太好。还不知道剧情会如何展开,但每一集都有不错的小高潮,我们看得津津有味。

The Good Fight


剧名一脉相承,剧里却没了 Alicia 的身影。好在三个主角的表演都有声有色,Christine 作为老戏骨,演技自然不在话下,光是听她不紧不慢的讲话都会感到此人气质非凡。Rose 作为颜值担当,静看上去很美,不过咧嘴与挤眼之间,容貌有时会瞬间崩掉,成为另一个人。Cush 就比较无感,总觉得笑起来颧骨有点宽,工作上自我感觉不要太好。还不知道剧情会如何展开,但每一集都有不错的小高潮,我们看得津津有味。

Peanutbug

Day 457 | But Not For Me

 给@Garious 强撸间灰飞烟灭 _(:з)∠)_

标题是戴戴第一次嗑药剧里的BGM

一个十足的坏蛋并不坏在表面,而是沦肌浃髓,以致显得那么浑然天成,仿佛他生来就是那样的……他对这些东西都不存敬畏之心,因而亵渎它们时,也就没有那种充满邪气的痛快之感。

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个是坏人,那个人不是她。Tully试图亲吻她的时候她避开了,他笑了笑没有在意,把头埋进她的肩颈交界的地方。Diane的手伸向他的皮带,酒精和裸盖菇素让她的手指有些笨拙。她想起另外一个男人——普鲁斯特。她想起他们的初次约会。


“你只是装作沉默寡言对吧?回到家你就开始诵读普鲁斯...

 给@Garious 强撸间灰飞烟灭 _(:з)∠)_

标题是戴戴第一次嗑药剧里的BGM

一个十足的坏蛋并不坏在表面,而是沦肌浃髓,以致显得那么浑然天成,仿佛他生来就是那样的……他对这些东西都不存敬畏之心,因而亵渎它们时,也就没有那种充满邪气的痛快之感。

如果他们之中有一个是坏人,那个人不是她。Tully试图亲吻她的时候她避开了,他笑了笑没有在意,把头埋进她的肩颈交界的地方。Diane的手伸向他的皮带,酒精和裸盖菇素让她的手指有些笨拙。她想起另外一个男人——普鲁斯特。她想起他们的初次约会。

 

“你只是装作沉默寡言对吧?回到家你就开始诵读普鲁斯特?”

“没错。”然后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或许那不是一个玩笑,他早就告诉她了。她闭上眼睛,任由Tully剥下她的睡袍。他也是用这套把戏让那些女学生对他前仆后继的吗?是的,很有可能不只一个。他说他没有和Jeannie、Bobbie还有Tonya睡过——是的,她记得,她甚至记得那三个女孩子里有两个是金发——他看着她的眼睛说的。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她从没想过Kurt会和他的女学生有染,就好像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容易被危险人物吸引。她不愿意这么想。

 

Tully的手掌抚过她的小腹,他的掌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她不清楚这是哪份工作给他留下的,调鸡尾酒还是投掷催泪瓦斯。有时候Diane怀疑自己只是在祭奠青春。十七岁的她把William Kunstler①当作偶像,这男人为嬉皮士辩护,在法庭上和他们一起佩戴黑色的臂章,一起因为藐视法庭坐牢。哦,十七岁!那个空气中弥漫着大麻味道的年代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但她没有吸过,她那时候的自我要求不允许她做出这种行为。而且被爸爸知道了她会被赶出家门的,母亲已经对她够失望了。没有生育让她的肚子上没有难看的妊娠纹,但再多的普拉提和玻尿酸也没法让她的肌肤恢复年轻时的紧致。哈!她在心里摇了摇头。她不讨厌Tully,她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激进分子,但这不妨碍她同情他们。她自己的战场不在街头——在唇枪舌剑的法庭,在勾心斗角的律所,在衣香鬓影的社交场——Diane Lockhart的战斗要曲折迂回得多,且不能立竿见影。她为此付出的牺牲难以想象,她从未临阵脱逃。但或许她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而战斗。当反击成为一种本能,她只是下意识地不想让准备看笑话的人得偿所愿。

 

或许明天她应该好好想想,不过不是此刻,不是在她的大脑被酒精和致幻剂控制的时候。今夜她不关心人类,今晚能够忘掉一切最好。

 

Tully Nelson听得出她的邀约是临时起意,老实说他怀疑他再晚接一秒她都会主动挂断。他是个聪明人,虽然他做的比想的多——这是他选择的生活方式。所以没什么所谓,他喜欢她,仅仅是喜欢。不管Diane说过什么,他相信她也不讨厌他,至少她不排斥和他上床。哪怕有点心不在焉。这不是他的错。

 

“这一点儿也不伤自尊。”他用手指拨开落在她额前的乱发。

“嗯?”她触碰起来好像一匹柔软的丝绸。

“你在分心。”他在她耳边呢喃,她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

 

Diane终于睁开眼和他对视,她的眼前像是蒙了一层水汽。或许是Tully凑得太近的缘故,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脸。“那么有些人需要更努力一点。”她最后说道。他再不需要别的指示了,接下来他们再没说过一句完整的句子。

 

***


对面的金发女郎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眼睛眯起来,闪着愉悦的光。他笑起来总是这个样子,嘴角藏在胡须下微微上扬。Diane发现自己在一家光线昏暗的酒吧里,音响里The Brothers Four在唱Greenfields,他们坐在吧台边。她突然感觉到他的视线向这边投射过来,她本能地想低下头,但是她动不了。他看到她了吗?如果他看到了,他的表情没有透露任何讯息。她读不懂他的脸。她总是读不懂他的脸。他对面的女孩子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看过来,她看到年轻的自己。这是一个梦,Diane Lockhart突然醒悟过来。她再次试着低头,这次她看到了右手边的酒杯,和被他握着的左手。他的拇指刷过她的手背。她抬起头,意识到Kurt看起来也比她记忆里年轻许多。这并不是说他这些年有什么变化,岁月总是对女人更残忍。

 

“我们到别处去吧。”他突然说道,不知道为什么Diane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

“哦!你想出去透透气吗?”她看向他放在一边的牛仔帽。

“不。我是说,我想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他顿了顿,“和你一起。”

“呃,那么去哪里呢?”哦等等,她想她知道答案——哥斯达黎加?它一下子蹦了出来,她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等他的回答。

“大梁溪怎么样?我听说那里可以钓到不错的鳟鱼。”

Diane 眨了眨眼,“我们刚认识吗?”

“克拉马斯山上的积雪融化的时候那儿的溪水清澈极了。我们租间小木屋,或者扎个帐篷,我可以教你骑马。”Kurt期待地看着她。

“不,我现在不能跟你走。”她听到自己说。“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那你就永远不会去了。来吧,”他伸出手,好像魔鬼引诱浮士德踏上罪恶的歧途。“Départ dans l'affection et le bruit neufs !②”——这是她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句子。

 

她不知道她的丈夫能说法语。


房间是眩目的白色,她睁开眼睛,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一个认知静悄悄地冒出来——她在医院里。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走到病房门口,没有人制止她。有个人躺在那儿,从这个角度Diane只能看到他的脚,有一只脚没穿鞋。Will! 恐慌一下子抓住了她,她感到胃液上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已经感到了悲伤。有那么一会儿她只能僵立在门口,然后她注意到那并不是普通的皮鞋,那是一只靴子——Will不会穿那种东西。她迟钝地想道。

 

靴子的主人动了。他穿上另一只鞋,从椅子上坐起来。那一定是他睡在两张椅子上的时候掉下来的,她推测道。现在Diane可以看到他的一头银发,他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哦!你醒了。”Kurt McVeigh站在她的面前,法兰绒衬衫有些皱。

她不知道说些什么,于是她点了点头,“嗨。”

“哈喽。”他笑了起来,“Will在新生儿监护室里。”

DianeLockhart看着他,像是回到了初学法语的时候。“Will在新生儿监护室里。”她重复道。

“对,我们的儿子。”他露出一个疲惫的微笑,“快回床上躺着吧。你需要休息。”Kurt走过来搂她,她能感觉到身后温热的躯体和坚实的臂膀,但她还是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昏倒。“你对我们用Will的名字没意见吗?”她迟疑地问道。

他扶她走到床边,这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四肢虚浮。有那么一会儿她以为Kurt不会回答了,但他只是凝视着她,像他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似乎在试图理解她的想法。“不,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然后他凑上来吻她。

 

在她的潜意识深处,她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Diane还是放纵自己沉沦在这个吻里,让他的胡茬摩擦她的下巴。她永远失去了她的合伙人,即便在梦里她也忘不了这个事实。可她依旧不愿意醒来,她往更深的黑暗堕去。


“嘿!醒醒。”她听到他在耳边说。Diane Lockhart睁开睡眼,眼前是一片茫茫的黑,只在极远处能看到一线耀眼的红色。早春的风吹过树林,她稍微清醒了些,接着觉得有些冷,于是下意识往身后的热源靠去。Kurt脱下外套递给她。“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

所以我答应了,Diane心想。这里是大梁溪,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她低下头,疑惑地看到自己手上蜿蜒的血管,不,她年轻的时候手不是这样的。然后她转过身去看他,夜色里他的皱纹并不明显,但她对它们每一条的位置都烂熟于心。Kurt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动向,他仍看着远处的天空,手指无意识地在她的胳膊上画着小圈。

 

白色的光芒一点点扩散开来,驱散天上的黑云。Diane在他怀里又靠了一会儿,站起身从帐篷里拿了两个保温杯。她递给Kurt一个,随后在他身边坐下。拧开瓶盖是咖啡的香气,混着树木特有的洁净的味道。克拉马斯山正在慢慢苏醒过来,她听到鸟鸣和潺潺的水声。云彩已经被染成了玫瑰的颜色,对面山峰的轮廓逐渐显露。

Diane尝到嘴里咖啡的苦味。“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很美。”

“希望你觉得我叫醒你是值得的。”她能听到他声音里的笑意。

她没有回答。有那么一会儿他们谁都没再说话。天空现在变成了流曳的金色。

 

“你觉得我们真的能重新开始吗?”

 

她的丈夫安静地坐在她的身边,风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仿佛时间停驻了一般。直到他伸手把她揽到肩头,“如果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Diane微笑起来,却被眼泪堵住了喉咙。“那么告诉我,关于Holly的事。”

“我以为你不想知道。”他说。

他不明白。她突然意识到,他不愿意,也不可能理解她的想法。而可悲的地方在于,她可以理解他的。她现在可以了。她想到Tully。

她转过头面向Kurt。“我需要告诉你一些事。”她的声音突然哽住了,但还没哭出来。她努力睁大眼睛,“然后你告诉我,我需要知道的事。”

Kurt McVeigh垂下眼帘,Diane惊恐地看到他点了点头。

“有那么一个人——”她顿了顿,再张开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有一块石头压在她的心口让她无法呼吸。她看到Kurt抬起头,听到他呼唤她的名字。

 

然后她就醒了。

 

***

 

Tully Nelson的胳膊横垣在她的胸前,她的手机在响。

Diane轻轻把他推开,起床洗漱。


The End.

注:开头引用的部分出自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

  1. William Moses Kunstler(1919年7月7日-1995年9月4日)是一名美国激进律师和民权活动家。The Chicago Seven (原Chicago Eight)被控在1968年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期间阴谋煽动芝加哥骚乱,在1969-1970年的五个月审判中,他通过为他们辩护闻名全美。

  2. “出发!到新的爱与喧嚣中去!”,出自兰波的《出发》



花。错。

吹爆《傲骨之战》!相比《傲骨贤妻》,在案情精彩的基础上,又大比重增加对少数人群:女性、同性恋、有色人种等的刻画和思考。尤其是卢卡,太招人喜欢了。她作为一个准单身母亲,一边怀有身孕一边妥善的安排工作,宝宝血缘上的父亲科林企图拖延他俩的庭审至卢卡的预产期,理由是:“我为你好,曾经有女性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导致流产。”卢卡直接问他:“你知道这种对女性工作能力自以为是的不认同和自作主张有多不尊重人吗?”科林问她:“能不能让我对你表示一点关心?”卢卡回他:“不能。你只是提供了一个小小的DNA片段在我身体里,仅此而已。”

虽然大多数小孩仍出生在父母双全的家庭。但现今的意识形态越来越指导我们如何平等客观的看...

吹爆《傲骨之战》!相比《傲骨贤妻》,在案情精彩的基础上,又大比重增加对少数人群:女性、同性恋、有色人种等的刻画和思考。尤其是卢卡,太招人喜欢了。她作为一个准单身母亲,一边怀有身孕一边妥善的安排工作,宝宝血缘上的父亲科林企图拖延他俩的庭审至卢卡的预产期,理由是:“我为你好,曾经有女性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导致流产。”卢卡直接问他:“你知道这种对女性工作能力自以为是的不认同和自作主张有多不尊重人吗?”科林问她:“能不能让我对你表示一点关心?”卢卡回他:“不能。你只是提供了一个小小的DNA片段在我身体里,仅此而已。”

虽然大多数小孩仍出生在父母双全的家庭。但现今的意识形态越来越指导我们如何平等客观的看待新生命的诞生和成长。在古代,妇女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是附属品,是受七出三不去约束的。现在,在我们国家,结婚和离婚写进法律,但仍有许多买卖、家暴无法解决,仍有单亲儿童上不了户口。在更发达的国家,我们看到更先进的理解方式,大家结婚离婚再结婚,或者同居不结婚。你带着你的孩子我带着我的孩子,我们还能再生第三个。

这就是正常。我们不过是希望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就像买不买房、减不减肥一样,是我个人的、可选择的,而不是要忍受揣度、说教、攻击甚至威胁的。

以上。

筒
maia小姑娘S3过于slay...

maia小姑娘S3过于slay,我爱了。

maia小姑娘S3过于slay,我爱了。

茶茶烟。

优雅女王磕药坏掉史。

The good fight /傲骨之战


是的我的眼里只有园长大人(逃)。

第三季目前刷了两集。

。。。。


S01像是连接the good wife和S02的过度衔接。

Alicia的scandal贴合Maia的窘境被Lucca带出。

Will也以照片/各种台词带到。David Lee刷刷脸。

总有点In memory of 撕撕逼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才七季就被砍掉的TGW。

第二季就没这只歌仔唱啦。

结尾以Henry潜逃一堆FBI围Maia结束这么大场面的伏笔在S02E01直接交代掉。

kill all lawyer引发的案件。

霍伊出现也只是想表达the world...

The good fight /傲骨之战



是的我的眼里只有园长大人(逃)。

第三季目前刷了两集。

。。。。


S01像是连接the good wife和S02的过度衔接。

Alicia的scandal贴合Maia的窘境被Lucca带出。

Will也以照片/各种台词带到。David Lee刷刷脸。

总有点In memory of 撕撕逼而已不知道为什么才七季就被砍掉的TGW。

第二季就没这只歌仔唱啦。

结尾以Henry潜逃一堆FBI围Maia结束这么大场面的伏笔在S02E01直接交代掉。

kill all lawyer引发的案件。

霍伊出现也只是想表达the world is insane.

脱胎换骨啊。

别名大概可以叫做优雅女王嗑药坏掉史。

Colin参选议员感觉有种Ely线要展开的布局然而第三季Colin不再常驻。

好爱Colin妈妈和Colin妈妈的那个基佬秘书!

但是主线总归很清晰。

穿插枪支管制diversity女权移民以及一贯的隐政治线the golden shower microtargeting rig the vote。

话说the golden shower的处理加上那个严肃的bgsound真的好搞。



故事结尾Diane练空手道慢慢寻回自我。

想着第三季冷静优雅的园长大人就要回归。

结果前两集情况来看Diane嗑药症状似乎又反弹而且无药自high。

有种Diane第二季疯终归是药物导致的停药就好了人设的希望被打破。


第二季嗑药嗑到灵魂里去了?

King夫妇究竟是受到多大的伤害把我Diane女王都给毁了。

还是说资本导向的大美帝对Trump的怨念都集结出一个收视市场了?

第三季目前观感真的觉得很愤青。很愤青。

Miss Diane以及Diane的发型。

快去戒断下啦Diane仔。。。



另外整个第二季看到下来。

我记得的bgsound不是幸福拍手歌。

而是。




[Fuzzy fuzzy cute cute...Fuzzy fuzzy cute cute...]




Mg.
—No, the worry...

—No, the worry is we’ll be embarrassed.

—I say, **** it. Making up for lost time.

—No, the worry is we’ll be embarrassed.

—I say, **** it. Making up for lost time.

Mg.
Can you underst...

Can you understand what I’m saying?

Sometimes I find it difficult to hear myself.

Can you understand what I’m saying?

Sometimes I find it difficult to hear myself.

Mg.
—-You are a clo...

—-You are a clown.

What’s worse is you’re a smart clown, who occasionally has a point, a point you destroy by mixing it up with racism and misogyny, you probably don’t even believe.

When you were little, someone rejected you or made fun of you, and now you get to be one of the mean guys, making fun...

—-You are a clown.

What’s worse is you’re a smart clown, who occasionally has a point, a point you destroy by mixing it up with racism and misogyny, you probably don’t even believe.

When you were little, someone rejected you or made fun of you, and now you get to be one of the mean guys, making fun of others.


—-And you get to be the principal? Outraged?


—-No, I just have better things to do.

You think this is some grand rebellion against progressives and social justice warriors, it’s not.

You are just some kid in the corner pissing yourself.

So have at i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