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僧人

5118浏览    333参与
创e派
栖霞山后峰,天开一岩秀。中有坐...

栖霞山后峰,天开一岩秀。
中有坐禅人,形容竹柏瘦。

栖霞山后峰,天开一岩秀。
中有坐禅人,形容竹柏瘦。

西域悍匪猴行者
日本僧人,其原型常被认做玄奘

日本僧人,其原型常被认做玄奘

日本僧人,其原型常被认做玄奘

泫墨

《染》——第六章:《诱僧》

1.

很多很多年以后,静释几乎忘记初见那条孔雀蓝裙的情景了。

只晓得那是个飘雪的下午,一间草庐,一帘之隔。

刚受过沙弥戒的他已在雪道上走了一整天,那时站在草庐门口,向帘后的女子讨一碗热汤。

“你是出家人?”她的声音冷而警惕。

“是,小僧从䇡州清远寺来。”

“喏。”她只把草帘掀开一条缝儿,递出一只瓷碗,“屋里凌乱,就不请小师父进来了。喝完就走罢。”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他合十行礼。

接过,是一碗热粥。

他没能喝完那碗粥,因为一梭尖镖擦过他的脑袋钉到了门框上。接着尚在发愣的他就被人一把拉入庐内,几乎同时,一道蓝影闪出草庐。

大概出家人对血光极为敏感,静释一进屋就嗅到一丝血腥...

1.

很多很多年以后,静释几乎忘记初见那条孔雀蓝裙的情景了。

只晓得那是个飘雪的下午,一间草庐,一帘之隔。

刚受过沙弥戒的他已在雪道上走了一整天,那时站在草庐门口,向帘后的女子讨一碗热汤。

“你是出家人?”她的声音冷而警惕。

“是,小僧从䇡州清远寺来。”

“喏。”她只把草帘掀开一条缝儿,递出一只瓷碗,“屋里凌乱,就不请小师父进来了。喝完就走罢。”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他合十行礼。

接过,是一碗热粥。

他没能喝完那碗粥,因为一梭尖镖擦过他的脑袋钉到了门框上。接着尚在发愣的他就被人一把拉入庐内,几乎同时,一道蓝影闪出草庐。

大概出家人对血光极为敏感,静释一进屋就嗅到一丝血腥气。坐在窗下的中年男人目光空洞地对着他,喉部一线血痕显露出那微细的伤口。即便从未见过杀生,静释也能想到那凶器封喉之迅疾。

“阿弥陀佛……”

“小和尚,若你多言半句,我马上就送你见佛祖。”女子狠狠在帘外道。

他像是没听见,自顾自为死者诵起经来。

她没有杀他。或许是因为在她即将发作的瞬间草帘被劈成两半,一个黑衣男子越过她冲进庐内。

寒光自蓝影闪出,紧随其后……

“我讨厌多管闲事。”女子的短刀直指静释咽喉。她就站在他面前,柳眼冷肃,蓝裙妖冶,握刀之手没有一丝颤动。

静释挡在已经重伤的黑衣人身前,面色苍白,双肩微颤:“女施主,不如放下屠……呃啊!”

——他被一脚踢飞,倒在屋子另一边,着地后背痛如裂、动弹不得。

鲜血顺着刀身一点一点滴在地上,她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漠然看他双目含泪:“女施主,何苦再造杀孽……”

“你这小和尚不过十四五岁,已然如此蠢笨无趣,估计离变成那只晓得口念慈悲的土胚木偶也不远了。”她从容甩掉刀上的血污。

“女施主若要杀小僧灭口,大可动手,请不要对佛祖妄加诋毁!”

女子缓缓蹲下来,放肆地捏住他的下巴,用如丝媚眼细看他的面容,笑得邪魅:“长得倒也清秀……”

他满脸通红,感到极大的侮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憋出一句:“女施主!”

“无趣。”她毫无预兆地丢开他的脸。

她起身走到已无任何遮挡的门口:“小和尚,你最好忘掉这里的一切。”

“解决了?”外面传来男子低沉沙哑的声音。

“不然?等你来,人都没影儿了。”她轻蔑一哼。

“里面的都解决了么?”来人故意在“都”上加了重音。

“该解决的,我当然都不会放过。”

静释感觉屋内的光线暗下来,一个高大黑影挡在了门口。

“还有一个。你该灭口!”男人低喝。

“我可不是白杀人的,你们只付了杀邱氏兄弟的酬金。我不会放过一个目标,也不会多杀一个人。”她略带慵懒地说。

男人怒目瞪了她片刻,径自抽刀冲静释走来。

静释双手合十,紧张地闭目,额上渗出大滴汗珠。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死亡,他能做的只是颤抖着默念经文罢了。而当刀锋挥舞带起的凉风刮到他脸上时,他的脑中忽然一片虚无,半个字的经文也捉不出来了。

不过,刀刃没有紧随凉风没入静释的身体。

阻止他死亡的不是慈悲为怀的佛祖,而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子。

“我买下他的命。”她红唇微启,短刀正挡住男人的刀刃。

男人嘴角抽搐道:“我们要的是万无一失。”

“放心吧,等我过了新鲜劲儿自会处理干净。”她冲男人淡淡一笑,云淡风轻地挑开那即将落下的刀。


茫茫雪原上,一蓝一灰、一前一后两个身影缓缓移动着。

“小和尚,你的命值我这次四分之一的酬金呢。你说,怎么报答我?”黎染回头。

静释隔着布帽挠挠光头,一本正经道:“唔……小僧今后日日为女施主诵经祈福,洗刷杀孽……”

“少说那些没用的!”黎染打断他,停步抱起双臂,“你这小孩子,真是一点儿也不有趣。”

见她敛笑蹙眉,静释耳边不由响起那句“过了新鲜劲儿自会处理干净”。他的心开始用力撞击胸膛,仿佛他的躯体是个囚笼,而那颗心就要破笼而出。这强烈的撞击随黎染的靠近而越来越响,却又在她红唇凑到他耳边的瞬间突然停止了。

他不知所措地怔在原地。

“这次是你欠我的,以后用得着你才算两清。”她唇间的热气扑到静释耳朵上。

静释的心又缓缓跳动起来,但并没有回复轻松。

“可小僧还要去护国寺。而且,小僧不会帮你做伤害生灵之事。”他鼓起勇气说。

“如此么?”女杀手竟没发怒,反倒挑眉思索道,“那——哪天我死了,你若还活着就帮我收尸罢。我对棺材坟地都没有特殊要求,不挑剔。”

多年后回溯方知,从那时起,诸多业障已然埋下尘因。

2.

国师府书房内,烛火昏暗摇曳,湖笔奚墨、瓷玉摆件散落一地。

“那玄宁和尚不肯接受国师延揽好意,万一不是真的自视清高,只怕将来会入了贼营与您为敌。属下愿为国师分忧,除掉他。”独眼男人缓缓从角落走出来。

“除掉?你未免想的太简单了。他好歹是护国寺的讲经法师,德望甚高,突然横死势必引人怀疑;他又长年在寺译经,很难有把柄可抓……”国师文彦负手立于书桌前,表情在昏暗烛火下阴晦不明。

“国师此言不无道理,然,诋毁玄宁未必非得从其本身入手。据属下所知,玄宁有一爱徒,现下在帝都郊外清修。”

“哦?”

“弟子品行不端、隳坏修行、玷污佛门,师父岂脱得了教导无方之责?”

“嗯。此事便交由你办,别让吾失望。”

“请国师放心,属下定不负所托!”


悬剑山,卧龙寨。

“听说这回寨主下山干了票大的,除了银钱珠宝,还掳了个人?这屋里关的又是哪个富户人家的?”偏僻房舍前,一个百无聊赖的看守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同伴。

同伴摇摇头:“寨主的确劫了帝都梁家的镖队,得了不少好东西,不过这屋里的家伙……咳,不是什么油水多的富家公子,就是半路顺手掳的个和尚。”

“和尚?你确定是和尚,不是长相标致的小尼姑?”

“我也纳闷啊!不瞒你说,寨主进那木屋时我就在外面侯着,谁知掳出个没财没色的穷和尚?而且,你刚从山门调来可能不知道——寨主还要把寨里养的‘花’朝他房里送呢!”

“‘花’?!”

“咳,你小点儿声!”

“诶呦,那些‘花’我们都只有干了大票才能享用呢,居然便宜个和尚!”

“算啦算啦,寨主行事向来不按常理,我们这些小喽啰跟着揩油就行,懂不了还是别瞎猜的好。”

……

天色渐渐暗下来。

门窗钉死的屋内,年青僧人正一脸淡然地闭目打坐。

他面容清朗俊秀,本该带着年少锐气的棱角因长年修习佛法之故显得平和沉稳,几乎纤尘不染。他纹丝不动地在蒲垫上打坐,宛如庙殿中无悲无喜的佛像雕塑。

吱呀的开门声后,一个衣着鲜艳的年轻女子刚刚走进房内,木门便毫不多留地在她身后关闭。她将手中的托盘置于屋里唯一的桌子上,把饭菜一碟一碟摆好。年轻僧人莲目半开,默默看着屋内的光线因为女子点燃一支烛而亮了点儿、又随着她扭腰走来时带起的香风而明暗不定。

“师父,该吃晚饭了。”女子一只柔若无骨的酥手搭上僧人的背脊。

僧人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麻痹感顺着女子的手爬满自己的背部,扩散之处逐渐发热。那炉中香怕是有异……他赶忙双手合十,闭目诵经。

“既然师父不愿起身,那就让我服侍您用晚饭吧。”女子的手故意从僧人的背脊慢慢滑到他胸口,细细的手指在那里留恋着。

僧人后移身体,拉开与那浓重脂粉气的距离:“贫僧早已习惯过午不食,无需晚饭。女施主请回罢。”

“无妨,晚饭不吃也罢。只是这夜幕方降,长夜漫漫甚是寂寞,我留与师父做个伴儿也好。”女子说罢,忽然坐到僧人怀里,双臂迅速勾上他的脖子,又把搽了口脂的双唇向他的嘴凑去。

僧人惊愕地把头扭到一边,双手下意识想推开怀中人,却碰上女子故意抵上来的温软双乳,霎时面红耳赤。只听得女人暧昧笑道:“古有柳下惠坐怀不乱,可我瞧师父的心,已是一团乱麻了呢。你不是圣人,只是个男人。这具年轻的身体血气方刚,空付青灯古佛多叫人心疼……”

僧人闻言却慢慢冷静下来,小声念起清心咒。

3.

脂粉气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去。

此时一股似有若无的兰麝气味飘浮在空气中,依稀熟悉,将静释出离的神思拉回肉躯。他缓缓睁眼——原本静如潭水的目光撞上近在面前的媚长的眼眸,瞬间惊起汹涌波涛。

女杀手姣美的面容离僧人如此之近,几乎要贴上他的脸颊。如丝媚眼含着笑意颇为挑逗地在他清俊的轮廓上游走,尽管事实上,这眼神与看任何一件新奇玩意儿的眼神并无不同。

可血气渐渐涌上年青僧人的头顶,将佛理经文冲刷得一干二净,涨潮似的泛出一些久远的记忆片段——

“你是出家人?”

“是,小僧从䇡州清远寺来。”

……

许多年前,他似乎也在某个窘境里被这样一个女子离得如此近地看过。

“长得倒也清秀。”她如是说。

记忆中略微模糊的容颜与眼前人的脸庞完美重叠,清晰得明亮起来。

黎染一如当年,窕冶蓝裙像一簇火焰在静释沉静已久的眼底燃烧。

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看到了,心里的魔……

“起来。”黎染站起身,用命令的语气道,“我们该走了。”

“……”静释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变回了从前那个羞怯木讷的小沙弥。他试探着揣摩黎染的神情,但后者明显没有认出他。或许,她早连那收尸的约定都忘了。

静释默默吸了口气,并未动身。毕竟他早已是护国寺玄宁法师的弟子,不再是那刚刚入世的小沙弥了。

他很快便想到她的杀手身份,即便如今来救人,恐怕也只是她交易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他不知自己在这些或掳掠、或救人的交易甚至于它们背后的大局中扮演着怎样的棋子。

“人家不愿走,你又何苦强求?”男子狂妄不羁的嗓音在门口响起。卧龙寨主封乘巍跨进屋子,一对豹目炯炯有神。

“黎染,你到卧龙寨怎么不找我?我可不会毫不领情。”

“呵,找你作甚?我来自然是找我的人。”黎染瞟了一眼微微皱眉的静释。

“你的人?!我亲自抓回来的人我岂会一无所知,这和尚何时成了你的相好?”封乘巍大笑两声,旋即脸色一黑,“你这回,是拿了赏金来办事的吧。从我这儿救人,可没那么轻巧。你觉得这秃头值的赏金和你自己,哪个更贵?”

“封寨主这回不也是拿了好处、替人抓和尚的吗?既然不能走得轻巧,那多说无益,且看各自本事罢。”黎染笑得耀眼,不过上挑的眼尾已开始泄出锋利杀气。


(未完待续……)

Miss Stary
【纪实摄影】第二弹:修行 登山...

【纪实摄影】第二弹:修行

登山有如修行,想要看到山顶的风景就要坚持攀登。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腰酸腿乏又如何?休息好了,还当继续上路。

【纪实摄影】第二弹:修行

登山有如修行,想要看到山顶的风景就要坚持攀登。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腰酸腿乏又如何?休息好了,还当继续上路。

史遇春之尘境心影录
智转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552047b95c82481184520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坐下弟子及声闻善知识,随缘乃佛法慈悲根本之一,所谓随缘,不以任何有依而自所应之,称为随缘。所谓化缘之相乃随缘之一种用相。不于众生中以醒目宣之而求檀越,只于自己行走处,于应当食时,坐于广坪,托钵不语,应者为语言表,后称檀越慈悲,若来者未应即语,即为有罪共业之举。

化缘之函乃将大众之布施转成佛法缘分之举,是称化缘。若有人以某种名义,向大众讨要钱财称为化缘,此称有罪之缘,必于其累世集成罪报。若有人遇汝等比丘,发心无求而予,...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552047b95c82481184520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坐下弟子及声闻善知识,随缘乃佛法慈悲根本之一,所谓随缘,不以任何有依而自所应之,称为随缘。所谓化缘之相乃随缘之一种用相。不于众生中以醒目宣之而求檀越,只于自己行走处,于应当食时,坐于广坪,托钵不语,应者为语言表,后称檀越慈悲,若来者未应即语,即为有罪共业之举。

化缘之函乃将大众之布施转成佛法缘分之举,是称化缘。若有人以某种名义,向大众讨要钱财称为化缘,此称有罪之缘,必于其累世集成罪报。若有人遇汝等比丘,发心无求而予,并行礼敬,称为供养。

是故,善知识,吾等住世,不于众生有求,亦不关心大众种种相,更随众生自愿而去,称为随缘。若复有人,罪孽深重,谓欲杀僧令僧从之,此称求恶报,随之即得护法处之。佛之弟子,不与恶鬼畜牲共住,更不履险地,为佛所制戒。

是故,善者,于我弟子群中,若有求财者,当立处之,以护佛法。谛深,2014,12,3日。

 


X2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dt.soledad

【史同】李白×阿倍仲麻吕——长安吾乡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君王的恨哪是一个美人的温婉乡能解得,大诗人李白不能进出宫廷,不能见到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木芍药,这份恨又如何解?


"浮生不过一刹,莫要守着这一隅花开花谢。吾之于长安,见坊间攘攘,青衣相赠诗,士人谈阔论。方正衣冠勒人紧,麻麻素素布衣好。"


"世人都谓当官好,寒窗苦读难呵。不舍,不舍。"


"人各有命,或承师命,或承皇命。来京数载,不出长安。悲哉吾已矣夫。"


"长安吾乡,留不得吾!"


"太白且看尽长安花,红尘嚣嚣都城路...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君王的恨哪是一个美人的温婉乡能解得,大诗人李白不能进出宫廷,不能见到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木芍药,这份恨又如何解?


"浮生不过一刹,莫要守着这一隅花开花谢。吾之于长安,见坊间攘攘,青衣相赠诗,士人谈阔论。方正衣冠勒人紧,麻麻素素布衣好。"

 

"世人都谓当官好,寒窗苦读难呵。不舍,不舍。"

 

"人各有命,或承师命,或承皇命。来京数载,不出长安。悲哉吾已矣夫。"


"长安吾乡,留不得吾!"

 

"太白且看尽长安花,红尘嚣嚣都城路。"


"阿倍,吾明君心。"

 

"山高水远,冷暖务必自知。"

 

"定如君愿,潇潇洒洒敬少年郎。"

————————————————————

李太白书:

"阿倍,这些年我走了梦了些许城,有好好吃饭喝酒,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现在的我经常会接到那些酒肉好友的寒喧慰问,真的成了没心没肺的云游散人。不过饮酒无欢,时常想起繁华长安城里小酒馆的热热闹闹,还有那里认识的人。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长安城以外的地方去过了吗?大唐的生活已经习惯了吧?听闻倭国又派了群僧人来,有见到旧友吗?这些年是否有回忆起我这个旧友呢?我在回长安的漫漫长路了,不知何时能抵达,纸短情长,见面了我一定要好好跟你讲讲我这些年有意思的事儿。"

 

阿倍仲麻吕府内留:

"此回倭国不知何时归,长安乱,因为女乡,我心安。君归见此条,勿念。"


(注:取这个标题是因为想到了苏东坡的“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说不清楚长安究竟是李白的“乡”还是阿倍仲麻吕的“乡”。李白在这里做了几年官,阿倍最后在这里过世。

故事的开始是李白被贬,他感叹自己好不容易爬到了皇帝老儿的身边最终竟然这么狼狈地被赶了出来。阿倍说外面的山好水好,他来长安这么些年可都还没去过呢。李白依旧沉浸在挫败感中。阿倍说,人生很短,世界却很大,但他注定要留在这里了。李白叹息说,我懂你的心啊阿倍,我愿意做你的眼睛看看山川大海,然后再一一告诉你。

分割线后镜头转到几年后,李白出走半生,归来正当时。他写信给阿倍说他要回来了,带着这些年的所见所闻准备回来了,他说他交了很多酒肉朋友,那群人经常写信给他寒暄问暖,可是我的阿倍啊,这些年你却杳无音信,你还记得我这个旧友吗?而此时长安阿倍的府中留了一张字条:我终于得到了皇帝的许可可以回国了,这一去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太白你回来看到这字条时我已经远走了,不要太惦记我。我想用这种方式渲染后来阿倍海上遇难李白写下感人肺腑《哭晁卿衡》。)


X2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佛曰: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dt.soledad

【史同】白居易×空海——牡丹花败

"空海,《长恨歌》一字不改。"

————————————————————

漫步于牡丹盛放的西湖旁的小矮亭,白居易正提笔写下"岂独花堪惜 方知老暗催"。


"空海,你是何时来的杭州?"


"记不清了,约摸也是个牡丹花倾国倾城的时节。"


"你可曾听过洛阳的牡丹?"


"愿闻其详,起居郎请讲。"


"武后酒后兴起提笔一句潇潇洒洒'花须连夜发 莫待晓风吹',百花怒放唯有...

"空海,《长恨歌》一字不改。"

————————————————————

漫步于牡丹盛放的西湖旁的小矮亭,白居易正提笔写下"岂独花堪惜 方知老暗催"。

 

"空海,你是何时来的杭州?"

 

"记不清了,约摸也是个牡丹花倾国倾城的时节。"

 

"你可曾听过洛阳的牡丹?"

 

"愿闻其详,起居郎请讲。"

 

"武后酒后兴起提笔一句潇潇洒洒'花须连夜发 莫待晓风吹',百花怒放唯有牡丹不听。武后将华贵的牡丹贬至洛阳,不料洛阳牡丹开得团团簇簇。越是不被待见,它们开得越是旺盛。"

 

"白大人此言差矣,当年长安飞花可曾记得?零落成泥碾作尘,最终只为深深扎下的病根。"

 

"病根又如何?为求自保便可舍弃娇艳花朵,此根必不久矣!意义何在?"

 

"根已溃烂,花败不过早晚。"

 

"暴敛芳物,我若为根,定用病躯护其美美一生。空海,日后有何打算?"

 

"青龙大门敞开,再允小僧滚滚红尘片刻。"

 

空海双手合十踏进漫天飞花。

 

"乐天,如若紫玉不成烟,人间何曾有化蝶。"

————————————————————

"我说她活着,她便是活着;我说她被爱着,她便一直都被爱着。一花一云皆是她的一颦一笑,一草一木皆是她的一魂一魄。勿要忘了我乃无法无天白居易,不疯不魔不乐天。"


(注:这个故事就发生在多年后的杭州,白居易与空海再次相遇。贯穿全文的牡丹是杨贵妃的象征没错了,而积弱的病根也自然而然就是李隆基。是对于贵妃之死理性与感性的辩驳,两人最终还是意见不和,空海把贵妃之死归为了历史的必然;而白居易说,贵妃从来都没有死,只要我白居易还活着,我就会热烈地爱着你用我的文字为你洗白,你是大唐荣耀的象征,你永远是被所有人痴痴爱着,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玉环。)


小熊
缅甸僧人跪拜的方式和国内并不相...

缅甸僧人跪拜的方式和国内并不相同,但对佛祖的虔诚之心确实相同的。

缅甸僧人跪拜的方式和国内并不相同,但对佛祖的虔诚之心确实相同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