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儒林外史

5835浏览    54参与
η

蘧太守便叫公孙把平日作的诗取几首来与二位表叔看,二 位 看 了 称 赞 不 已。

看把你表叔乐得。

伪六一贺图。提前发了。

记得之前有人问有没有兴趣搞搞公孙。这坏小孩印象还挺深的但是一直没找到个完美的形象,如此将就了一头格格不入且傲的金发应该不会被打死吧。

(左四右三中蘧。

蘧太守便叫公孙把平日作的诗取几首来与二位表叔看,二 位 看 了 称 赞 不 已。

看把你表叔乐得。

伪六一贺图。提前发了。

记得之前有人问有没有兴趣搞搞公孙。这坏小孩印象还挺深的但是一直没找到个完美的形象,如此将就了一头格格不入且傲的金发应该不会被打死吧。

(左四右三中蘧。

kiler

因为二调语文最后十分钟才开始写作文(悲伤),所以突发奇想。


       一下子似乎没什么比这更可悲的。出了考室,浑浑噩噩走回寝。一回寝就倒在床上。闭上眼,从来没觉得这灯这么亮。刺得眼睛疼,心也疼。喉头哽着,说不出话来,难受得紧。虽闭上了眼,但仍觉脑子有血在涌、在冲!冲的脑子嗡嗡的响。接着便感觉有泪从眼角缝里挤出来,抹了几次也仍在不停地流。或许是灯的缘故罢……又翻个身,却越来越觉得胸口有火在烧,喘不过气儿。一会儿,突然像回魂一般猛地坐起,接着便张大...

因为二调语文最后十分钟才开始写作文(悲伤),所以突发奇想。

      

       一下子似乎没什么比这更可悲的。出了考室,浑浑噩噩走回寝。一回寝就倒在床上。闭上眼,从来没觉得这灯这么亮。刺得眼睛疼,心也疼。喉头哽着,说不出话来,难受得紧。虽闭上了眼,但仍觉脑子有血在涌、在冲!冲的脑子嗡嗡的响。接着便感觉有泪从眼角缝里挤出来,抹了几次也仍在不停地流。或许是灯的缘故罢……又翻个身,却越来越觉得胸口有火在烧,喘不过气儿。一会儿,突然像回魂一般猛地坐起,接着便张大嘴喘气,一下一下像是要呼出肺来;而后终于忍不住跑到窗边大哭起来“语文————语——文!啊——!”

         


PS:儒林外史的标签是因为…有内味儿)

刿尘

一榻清风

*一个《儒林外史》的混更


一榻清风殿影凉,涓涓流水响回廊。临寒霜,心无漾,我道不行已知之。             ——题记


看《儒林外史》,最喜欢的人物,或许便是庄绍光。一身傲骨、才华横溢、重情重义的他,可以说是作者的理想型。


“礼部侍郎徐,为荐举贤才事:奉圣旨,庄尚志着来京引荐。”


一封诏书,庄绍光入京面圣,将教养的事,细细做了十策献给皇帝。皇帝看罢,亦是称赞。由此见得,庄绍光是真的学问渊深。...


*一个《儒林外史》的混更


一榻清风殿影凉,涓涓流水响回廊。临寒霜,心无漾,我道不行已知之。             ——题记

 

看《儒林外史》,最喜欢的人物,或许便是庄绍光。一身傲骨、才华横溢、重情重义的他,可以说是作者的理想型。

 

“礼部侍郎徐,为荐举贤才事:奉圣旨,庄尚志着来京引荐。”

 

一封诏书,庄绍光入京面圣,将教养的事,细细做了十策献给皇帝。皇帝看罢,亦是称赞。由此见得,庄绍光是真的学问渊深。

 

不同于小人的骗词,庄绍光是真的拜访之人踏破了门槛。在京时,“九卿六部的官,无一个不来拜望请教”;回乡后,“才会了回来,又是布政司来拜,应天府来拜,驿道来拜,上、江二县来拜,本城乡绅来拜”。但他却在京时“会得不耐烦”,委婉却坚决地拒了太学士太保的邀约;在乡便就恼火得干脆利落地搬入了元武湖,携妻游玩,饮酒品作,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缘何?纵然傲气凛然、毫无媚骨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还更是因为庄绍光明白这些官吏没一个是高尚之人,这世道小人遍布。所以他从不泛交,好友寥寥无几,连一开始的虞博士,也是被拒之门外的;所以他会在进京前,与妻子保证“断不为老莱子之妻所笑”;所以他会在发现头巾里有蝎子时笑道:“看来我道不行了!”于是又书一本“恳求恩赐还山”与十策一并呈上。

 

果然,在被拒不悦的太保谗言下,皇上允令庄绍光还山。

 

在还乡路上,一句 “我虽在此一宿,我不殡葬他,谁人殡葬?”便就寻市井,拿银两,买棺木,雇人手殓了那对老夫妇,寻地掩埋。不仅如此,庄绍光买牲醴、纸钱,作一篇文,还洒泪祭奠。真是拥有一腔善意之人。

 

人人都喜欢英雄,但若是成为庄绍光这样的人,又有何不好呢?淡然看山河,闲适品酒文,本就与寻常人不同,何必要什么力能扛鼎,英武逼人的姿态。

 

千樽酒,万卷书,难洗一身狂傲气。

 

这样恰好。

 

当然,能与庄绍光结为好友的虞博士也不赖。他与庄绍光一样,才气凌云却胸怀冲淡。即使走着仕途这一条路,却也坦坦荡荡,一身清白随性。

 

不会为了谋求更好的官职而像他人一样谎报年龄,也不会为了推荐的名额而去求人,更不会假装辞官,作出一副淡泊之样与世人。这是真淡泊名利,纵使为官,也无所谓仕途好坏,天下真的少有。

 

为感谢祁太公,虞博士把儿子取名唤做“感祁”。这是有一颗美丽的懂感激的心。

 

至于才情,二十四岁应考就进了学的虞博士自然是出众的。

 

但与庄绍光不同的是,虞博士相较更为宽厚温和。

 

自己只有十二两银子,却舍得送自尽之人四两银子,让他去安葬父亲;假说自己的才情比不上,转托杜少卿作碑文,实则不着痕迹地接济杜少卿;阻止作弊却未上报,在那考生上门感激之时,也不应,只因他认为读书人要养其廉耻,这么做,才能让那考生有羞耻心从而不再犯;别人把他给的房子卖了,他还给那人租房子。

 

如此举动,不得不说,较之庄绍光,虞博士与杜少卿倒更为相似些。他们都怀着颗侠义之心,善良地尽力帮助他人。

 

这两位,一者恬适,一者浑雅,确实是当世之名士,说得上是“上而伯夷、柳下惠,下而陶靖节一流人物”。

 

每一个看过《儒林外史》的人或许都会由衷地叹一声:“幸好。”幸好那个黑暗的世道下,还有像庄绍光、虞博士这样的人。虽然少,但他们就像莹莹的光亮,给人以窥探迷茫前路的希望。

 

于当时之世道,也许庄、虞二人便是那清风一席,拂绿春光,吹凉酷暑,染遍金秋,解开傲梅。

 

一纸金迷,不若一枕清风听流水。

儿童连环画
儿童连环画
儿童连环画
Draco.

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

吴敬梓,生在一个“科第仕宦多显者”的名门望族,家底殷实而官高权阔,富埒陶白,赀巨程罗,因豪纵奢施,挥霍无度,行舍四方而致家道中落,财尽权空,成为了后人口中玩世不恭的败家公子,落个金尽裘敝。从山擅铜陵,朱门绣户到门前冷落,鞍马渐稀,他经历了鲜花着锦到一寒如此的判若云泥。在这之间,他历尽世情薄,人情恶,看遍世间的游戏明堂,或朽木死灰与纲纪废弛,或人们在常言方寸中莫衷一是,感知世间形形色色,却没能独善其身,衣不染尘。“戏言喑哑讲风雅”,用诙谐戏谑之言,刻薄字文,讥诮庸尘,剜挑浮生,道尽疾苦苍凉的烟尘人间:或轻浮繁盛,少年热诚,宦事浮沉,诗话风流;或民怨沸腾,流离失所,清灰冷灶,糠豆不赡;或忠士作屈,...

吴敬梓,生在一个“科第仕宦多显者”的名门望族,家底殷实而官高权阔,富埒陶白,赀巨程罗,因豪纵奢施,挥霍无度,行舍四方而致家道中落,财尽权空,成为了后人口中玩世不恭的败家公子,落个金尽裘敝。从山擅铜陵,朱门绣户到门前冷落,鞍马渐稀,他经历了鲜花着锦到一寒如此的判若云泥。在这之间,他历尽世情薄,人情恶,看遍世间的游戏明堂,或朽木死灰与纲纪废弛,或人们在常言方寸中莫衷一是,感知世间形形色色,却没能独善其身,衣不染尘。“戏言喑哑讲风雅”,用诙谐戏谑之言,刻薄字文,讥诮庸尘,剜挑浮生,道尽疾苦苍凉的烟尘人间:或轻浮繁盛,少年热诚,宦事浮沉,诗话风流;或民怨沸腾,流离失所,清灰冷灶,糠豆不赡;或忠士作屈,善人短命,志士不遇,百巧成穷;而或蚁膻鼠腐,簠簋不饬,卖官鬻爵,羊狠狼贪。在一个个故事中,世间丑态,尽收眼底。

这本书里刻画了众多的人物,有玉洁松贞,德厚流光;有仗义疏财,绝甘分少;有昆山片玉,无出其右;有规行矩步,浑俗和光。但这本书重点描写的却是那些卑谄足恭,趋炎附势之人;贪生怕死,败德辱行之辈;朋比为奸,为虎作伥之群;媚上欺下,指鹿为马之子;蝇营狗苟,唯利是图之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士;更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之官。

如一步一步走向人格沦丧,从一开始晨昏定省,孝亲爱家,到东食西宿,劳思逸淫的匡超人;虚伪自私,斯文扫地,冒充牛布衣,鼠窃狗偷的犬吠之盗牛浦郎;数十年不中,一中举人就欢喜得发疯,痰迷心窍的范进;原本温文尔雅,木人石心,而后爱势贪财,阿尊事贵,揣合逢迎,不惜逼死妻子的鲍廷玺……这些人在作者吴敬梓的笔下穷形极相,也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状——统治者镇压武装起义的同时,采用大兴文字狱,考八股、开科举,提倡理学以统治思想等方法以牢笼士人,而士人们渐渐麻木,聚敛无厌,一昧地追名逐利,攀权附势,干出招权纳贿,贪夫徇财之事,而且愈加封建迷信,妄想仙财全占,不少人因追求“骑鹤上扬州”而几近癫狂——而这一切都归结于明清时的八股科举制。

科举制度始创于隋朝,不得不说,科举改善了用人制度,使拥有才识的读书人有机会进入各级政府任职,促进了文化艺术的百花齐放。但宋朝之后的科举制度使儒学成为统治者奴化臣民的工具,官僚队伍壮大,导致从事科学技术研究的人才力量薄弱,在国家这一大层面上,科举制度明显成为了阻碍国家前进的绊脚石;因此,从国家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士子儒生的思想观念也会被歪曲,成为儒学下的行尸走肉。

八股文控制着人们的心神与灵魂,社会一步步变得长夜难明。官员们为富不仁,敛财成性;儒生死攻八股文,思想单一,只求金榜题名,从仕之后便走那官员的老路;被压榨的人一旦青云直上,便去压榨别人,顺理成章地与其他官员相与,自此官官相护;若贿权爬利得不次之迁,东官西守便往弹冠相庆;宫闱之内丝毫不顾百姓死活;更有衣冠枭獍,不肖子孙,人面兽心;邻里无人问访,事事无关痛痒,亲权贵,踏贫人。

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侠义成为了一种贬义词,相反,权力的大小和钱财的多少就成为了衡量一个人道德高低的唯一标准。人们成为了癫狂的权下囚。自明清,诗词歌赋逐渐荒废,多数文人墨客们盲目追求八股文的完美精湛,如书中的马二先生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被八股儒学思想侵蚀,腐蚀,最终思想完全麻木,成为儒学思想的傀儡。还有很多士子虽明事理但不敢做声,知白守黑,躲在旧制度下安于现状,越瘦秦肥,袖手旁观。

其中的名场面莫过于严监生临死了。咽着一口气就是为了挑掉一茎灯芯,已经是家财万贯却又铢施两较,令人哑然失笑的同时也写出了当时一种人——瘠人肥己,眼中只有钱财。而后他的亲生兄弟还妄图占据他的所有财产,令人寒心。在这个人情淡薄的社会里,连兄弟之间的唯一联系都只有钱财,一切感情都不堪一击了。人们尔虞我诈,暗箭明枪,阳奉阴违,表同内异,社会腐化,异化。

再说范进。范进中举后欢喜得引动了痰,得了疯病。所幸胡屠户一巴掌打去把他打醒。其中范进未中举之前囊空如洗,家徒四壁,受胡屠户唾弃,对他恶语相向,甚至唾沫被吐到脸上也懒得去擦,已然不顾脸面,卑膝自然。而中举之后胡屠户则前倨后恭,尊敬十分丑态毕露。而范进可怜的老母亲本可以从此享福,却因欢喜过度而死。与范进的病一样,都是疯癫致死。可怜老太太一生贫贱,最后也没正归。其实这也反映出一个现实——读书人只有一条出路,那便是科举考试,八股文,所以儒生们想逃脱却又无能为力。后看范进母亲死后,范进在那打秋风的宴上吃的尽情尽意,荤腥皆沾,若无其事。而这一切都是为个“出人头地”,为个锦衣玉食,为个势倾朝野。丁忧不忌,丧母无心,这似乎已成风气,成为那个时代的一种心照不宣的风气。而要想出人头地,必将先奔走钻营,对于这一点人们已约定俗成,而又缄口不言。而当一任新官在他人的帮助下袍笏登场,又会有吮痈舐痔,阿顺取容之人前来寻求他的“帮助”,就这样无休止地循环下去,周而复始,这个社会就越陷越深了。

其实科举考试并没有错,相反,这给许多寒人贫士提供了走向仕途的机会,而错就错在人们自身的病态心理,想要权御天下,鲜衣怒马而不顾一切甚至丧心病狂。那时的人们早已有了他们自己相沿成习的生活方式,而违背或抗拒这种病态的生活方式的人反而会无所适从。人人都想做官,而“举业”是做官的唯一途径,八股又是“举业”唯一途径,因此人们逃不出这个局。如书中的马二先生,二十四年出入考场,数十年困束八股,终生为“生员”而忠于八股,游说四方,劝人“举业”,双眼蒙蔽,真个是“被八股儒学踩在脚下的虔诚信徒”。但他想吗?不想,这是被逼的,被一个叫“出路”的鬼魅逼的,逼上了唯一一条出路,也是唯一一条绝路。马二先生把个人尊严与他的生活赔了进去,换得了一官半职和他想要拥有的一丝体面,而他想要的结果在书中他也对匡超人提起过:“而今什么是书?就是我们的文章选本了。”因此把匡超人也拉入了无尽深渊。

但人们也束手无策,在政以贿成的年代,百姓叩阍无计,志士捣枕槌床,只得怊怊惕惕,而统治者们却只顾粉饰太平,官员们欺上瞒下,以求私利。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下乔迁谷,走向那条社会铺垫了百年的不归路。

当然,《儒林外史》中也有正直人物,如以作者为原型的一生仗义疏财, 行义四方,淡泊名利而豪放不羁,敢于挑战封建世俗的仗义公子杜少卿。他算是这麻木儒林中的一股清流,不争功名,不顾是非,不忧纷扰,坦坦荡荡,潇潇洒洒。可他相与的人中又有几个是真心待他的呢?无非就是找他要钱罢了,回过头还会在背地里嘲德笑义。当杜少卿陷入捉襟见肘的境地时,那些曾经被杜少卿帮助过的人却冷眼旁观,置之不理,还以此作笑料。怎想如此方正在这样的世道下却是进退无所,日暮途穷了。恶人名利双收,善人纳履踵决,慢慢地,像杜少卿这样的人就会铩羽涸鳞,步履维艰,渐渐被同化,再去同化别人,直至这个社会渐渐腐烂,从外到里,一层一层,黑轩暗宇,再无天日。

《儒林外史》中,作者用最清醒的目光,最坦率的语言,最深刻的讽刺,最尖锐的笔触,为我们剥开这个蛀虫与腐儒沆瀣一气的肮脏社会。怎奈“文章大好人大怪”,他也只能掩面唏嘘。于是他用余下年月写下《儒林外史》,想从深渊中找到救亡之路。他以弥足珍贵的,这个社会所需要的良知,来触摸这个奄奄一息的时代脉搏。兴衰,存亡,生死,黑白,善恶,一览无余。清醒无用,退身是本,但他做不到,因为毕竟看破红尘,置身红尘,却是吴敬梓平生所愿。

也如当下,社会兴衰绝不是门前远戏,既然置身社会,即使不能左右大观,也要远尘离污。独善其身并不意味全身而退,但只要做到,便在浮云作雪,世味成茶的深邃中,一乾坤显现囫囵,一棋子落得清脆。

胡开尔

名士之风·王冕

名士之风·王冕

   《儒林外史》早早便提到,在一众酸腐迂朽的士人堆里,其实也曾出过一个光明磊落的名士,叫做王冕。

    王冕其人,其实没在正经的学堂里念过几年书,但他本人聪敏好学,年纪轻轻便熟通天文地理,经史上的学问,亦无一不贯通。他擅作画,后来亦以此谋生。

    他有大才,几语教诲吴王夺天下,一眼看透科举之鄙陋,若入世为官,当有将相之才。可他却厌恶这名利,甚至可以说害怕了,吴王夺得天下后请他做官,诏书未至,他已先弃世而去,归隐山林,难得踪迹。...


名士之风·王冕

   《儒林外史》早早便提到,在一众酸腐迂朽的士人堆里,其实也曾出过一个光明磊落的名士,叫做王冕。

    王冕其人,其实没在正经的学堂里念过几年书,但他本人聪敏好学,年纪轻轻便熟通天文地理,经史上的学问,亦无一不贯通。他擅作画,后来亦以此谋生。

    他有大才,几语教诲吴王夺天下,一眼看透科举之鄙陋,若入世为官,当有将相之才。可他却厌恶这名利,甚至可以说害怕了,吴王夺得天下后请他做官,诏书未至,他已先弃世而去,归隐山林,难得踪迹。

    这样的人,若生于盛世,古今名士的名册上,大概也会留下他的名字,让我心向往之,还要赞他淡泊名利之风骨。可他偏偏生于元末乱世,这样可以说是逃避的行为,着实叫我不能理解,也曾一度觉得他懦弱。 

看遍了全书,便明晓那科举的弊端,于人们是怎样的苦难磋磨。奸臣当道,为官者欺压百姓,百姓为求改变命运投身科举。天下士人的一生都搭在这上面,有的终其一生不能得偿所愿,有的得到了,却又在大环境的驱使下,又开始草菅人命,徇私枉法。更因科举之路便由当年王冕所说“将来读书人既有此一条荣身之路,把那文行出处都看的轻了”,在天下只以文章定才名的大势下,本应是开放包容的文人思想,却逐渐变得麻木、僵化。他们贪嗔痴怨、荒唐造作、荒诞虚伪;他们上演着一场又一场滑稽的闹剧;他们冷眼看众生疾苦,却又演绎着众生百态。若是有人与他们稍有不同,便是天下第一号疯傻痴儿。

       然而,科举之制却势在必行。朝代更迭,王权覆灭兴盛,前朝之臣难以归顺,便如那危老先生一般倚老卖老,妄自尊大。可明朝当时的朝廷却急需人才。科举取士,考以四书五经八股文,后世看着的确是弊端苦多,然在当时的环境下,却的确是最有效率的方法,让当时的朝廷能够及时有效地选举自己需要的人才任用。善做诗词歌赋者未必长于经国;四书五经中却不乏为臣之道,为官之德。这样的法子,虽有弊端,却也是必取之道。

    即便有心,也无力更改,更不能更改。

    不是懦弱,是无奈,是不愿再见朝廷无人,百姓再逢乱世。

    而早早看透这一切的他,决绝地弃世而去。

   他画过一枝又一枝的莲花。莲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向来为名士的象征。

  会稽山中有名士,双亲离世,无牵无挂,窥破世道,弃世而去,不得其踪。


想找一个地方存下自己的文章。

从前年纪小的时候匆匆写下,如有不至也请多多包涵。

 


瑆晨
挺喜欢的!我字好丑(悲

挺喜欢的!我字好丑(悲

挺喜欢的!我字好丑(悲

沉漓-

众所周知,学校是最大的白嫖党

作业,自用随意

众所周知,学校是最大的白嫖党

作业,自用随意

苹果青青

【儒林外史】与雪

*儒林外史片段cp向魔改,超级短打

*雷者勿入(应该没啥雷的吧毕竟冷坑没人hhh)

*角色为萧采x木耐

*我太丧病了天哪我不会告诉你这其实是写着玩的。。

*是改动,95%左右情节以及45%左右句子摘自原书(39~40章)

*然而其实是友情向嘻嘻嘻嘻

*可爱属于萧云仙,ooc属于我(不知道有没有ooc不过我尽力了)


————————————————


“我两人当日在青枫城的时候,这样的雪,不知经过了多少,那时到也不见得苦楚;如今见了这几点雪,倒也觉得寒冷得紧。”


萧采轻轻地说着,窗外的雪洋洋洒洒。他比初见木耐的时候成长了不少,眼神间也有了几分成熟。大概都是那赔款过于莫...

*儒林外史片段cp向魔改,超级短打

*雷者勿入(应该没啥雷的吧毕竟冷坑没人hhh)

*角色为萧采x木耐

*我太丧病了天哪我不会告诉你这其实是写着玩的。。

*是改动,95%左右情节以及45%左右句子摘自原书(39~40章)

*然而其实是友情向嘻嘻嘻嘻

*可爱属于萧云仙,ooc属于我(不知道有没有ooc不过我尽力了)


————————————————


“我两人当日在青枫城的时候,这样的雪,不知经过了多少,那时到也不见得苦楚;如今见了这几点雪,倒也觉得寒冷得紧。”


萧采轻轻地说着,窗外的雪洋洋洒洒。他比初见木耐的时候成长了不少,眼神间也有了几分成熟。大概都是那赔款过于莫名其妙,也枉费了青枫城百姓的爱戴。

今后也难得再见木耐一面了。


酒被窗外的风吹得凉凉的。


“想起那两位提督大老爷,此时貂裘向火,不知怎么样快活哩!”木耐有些烦躁,他们都还记得提督们软弱的样子;真是令人不爽。奇怪的是在这样的对比下——顺水推舟地,萧云仙在他的心目中却越来越好。


当他抢劫不成还差点被对方一棍子痛打的时候他就对这位少年肃然起敬。更别说战场上的冲锋陷阵,他高超的弹弓技巧,和修起城来的一本正经;他没有一点当官的架子,亲自指挥兴建水利,农民们报之以或爽朗或快乐的笑容。


他还建了坛场,立起先农的牌位来,摆设了牛羊祭礼。他纱帽补服,自己站在前面,率领众百姓,叫木耐在旁赞礼,升香,奠酒,三献,八拜。拜过,又率众百姓望着北阙山呼舞蹈,叩谢皇恩。


“我和你们众百姓在此痛饮一天,也是缘法。而今上赖皇恩,下托你们众百姓的力,开垦了这许多田地,也是我姓萧的在这里一番。”

那是萧采,忠心耿耿也意气风发。虽说对事情有一定的考虑和安排,但他到底还是年轻。

次年春天,绿树荫中百姓家的小孩子,三五成群的牵着牛。萧采眼里都满是光彩地看着小孩们倒骑在牛上、横睡在牛背上,弯腰向田沟旁饮水,然后爽快地一抹嘴角,从屋角边慢慢转了过来。

“你看着般光景,百姓们日子有的过了。”

“只是这般小孩子,一个个好模好样,也还觉得聪俊,怎得有个先生教他识字便好。”


当时自己还叫他“老爷”,然而除去官职高低,不仍然是朋友么?只是这命运难以揣测,那几年忽然就离开了他们的生命,只留下一些记忆。


回忆间发觉酒已吃完。


萧采站起身来和木耐一同闲步着。

楼右边一个小阁子,墙上嵌着许多名人题咏。


对方认认真真地看着。木耐知道他会看诗会写诗,自己并不像他那样有文化,看来看去那一首“广武山题咏”倒是很符合现在的情景。


萧云仙读了又读,读了又读,竟凄然泪下。


然而木耐不解其意。他想这也许也没有什么,萧采不会隐藏情绪,也许这也能成为他宦途的弱点罢,似自己这般迟钝,才是不必在意这些,也少一些烦恼。


“接下来准备去哪儿?”木耐看他擦去脸上的泪痕,眼眶都是淡红的。

“从浦口过江进京。”萧采并未细说,木耐也并未细问。

于是收拾东西在衙署住了一夜。

雪在夜里悄悄地停了,次日是大好的天晴。


阳光照在雪上照得白光熠熠生辉,萧采正式辞别。


“只是心下不舍,让我送你到大柳驿再作分别罢。”


萧采轻声道谢,木耐摇了摇头,只是一路陪同着。说了些话,但似乎都不能表达心情。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萧采说道,“我本不常说这般引经据典的话,可当下竟忽然想了起来。”


“务必珍重,望来日相见。”


然而他们并不是某种知己,双方隐隐约约地知道。可是一起参过军,一起修过城,一起赏过春与冬,静默或活泼的月,还有夏日沟壑里融化的晶莹雪水;这样的奇妙关系又能称作什么呢?


木耐打心底是尊重甚至有几分尊敬萧采萧云仙的,他就如他的名字一般纯洁,和热烈;也许这是永别,也许这只是一次暂别,命运是说不定的,这是活着的“乐趣”亦是“苦趣”。

萧云仙平静地结束了最后一眼。



那个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小路上,藕色衣装整洁而清爽



小当家QWQ

我就没见过这么贪玩的人看着笑死了哈哈哈
[图片]

我就没见过这么贪玩的人看着笑死了哈哈哈

万怂
又是潘自业呀😂 现代装 不能...

又是潘自业呀😂

现代装

不能再摸鱼了,要写作业(⋟﹏⋞)

又是潘自业呀😂

现代装

不能再摸鱼了,要写作业(⋟﹏⋞)

小当家QWQ

其实儒林外史有很多隐含

事前警告别带脑子看哈


本来今天都看不下去了,突然觉得眼下有点不太对劲

[图片]:D


当时觉得会不会是我想太多了毕竟这可是儒林外史啊!!就没放在心上。知道我看到下一页

我的心燃烧了

[图片]


突然兴奋.jpg

我寻思这不太可能吧,但是还是很兴奋,要知道在这种古典必读名著里挖到什么简直就跟小婴儿生下来有二十根手指那么难


反复咀嚼这一页之后我开始往下翻

你猜怎的

[图片]


!!!

季苇萧你没有心


事前警告别带脑子看哈





本来今天都看不下去了,突然觉得眼下有点不太对劲

:D


当时觉得会不会是我想太多了毕竟这可是儒林外史啊!!就没放在心上。知道我看到下一页

我的心燃烧了



突然兴奋.jpg

我寻思这不太可能吧,但是还是很兴奋,要知道在这种古典必读名著里挖到什么简直就跟小婴儿生下来有二十根手指那么难


反复咀嚼这一页之后我开始往下翻

你猜怎的


!!!

季苇萧你没有心


万怂
是十九回的潘自业和匡超人 一开...

是十九回的潘自业和匡超人

一开始嗑得很开心

后面他们BE了

匡迥你个渣受(இωஇ )

是十九回的潘自业和匡超人

一开始嗑得很开心

后面他们BE了

匡迥你个渣受(இωஇ )

青书Myanl
《儒林外史》 季萧苇and杜慎...

《儒林外史》

季萧苇and杜慎卿

《儒林外史》

季萧苇and杜慎卿

η
是可可爱爱的慎萧。狗头开始忽悠...

是可可爱爱的慎萧。狗头开始忽悠人辣!


“他住在那里?”

“他在神乐官。”

“他姓甚么?”

“天机不可泄露。”

是可可爱爱的慎萧。狗头开始忽悠人辣!


“他住在那里?”

“他在神乐官。”

“他姓甚么?”

“天机不可泄露。”

肆年三月

【儒林外史】传说中的打脸?

前一段原文

王举人道:「虽不是我作的,却也不是别人作的。那时头场,初九日,天色将晚,第一篇文章还不曾做完,自己心里疑惑,说:『我平日笔下最快,今日如何迟了?』正想不出来,不觉瞌睡上来,扶着号板打一个盹,只见五个青脸的人跳进号来,中间一人,手里拿着一枝大笔,把俺头上点了一点,就跳出去了。随即一个戴纱帽、红袍金带的人,揭帘子进来,把俺拍了一下,说道:『王公请起。』那时弟吓了一跳,通身冷汗,醒转来,拿笔在手,不知不觉写了出来。可见贡院里鬼神是有的。弟也曾把这话回禀过大主考座师,座师就道弟该有鼎元之分。」


稍后一段原文

王举人笑道:「说起来竟是一场笑话。弟今年正月初一日,梦见看会试榜,弟中在...

前一段原文

王举人道:「虽不是我作的,却也不是别人作的。那时头场,初九日,天色将晚,第一篇文章还不曾做完,自己心里疑惑,说:『我平日笔下最快,今日如何迟了?』正想不出来,不觉瞌睡上来,扶着号板打一个盹,只见五个青脸的人跳进号来,中间一人,手里拿着一枝大笔,把俺头上点了一点,就跳出去了。随即一个戴纱帽、红袍金带的人,揭帘子进来,把俺拍了一下,说道:『王公请起。』那时弟吓了一跳,通身冷汗,醒转来,拿笔在手,不知不觉写了出来。可见贡院里鬼神是有的。弟也曾把这话回禀过大主考座师,座师就道弟该有鼎元之分。」


稍后一段原文

王举人笑道:「说起来竟是一场笑话。弟今年正月初一日,梦见看会试榜,弟中在上面是不消说了,那第三名也是汶上人,叫做荀玫。弟正疑惑我县里没有这一个姓荀的孝廉,谁知竟同着这个小学生的名字。难道和他同榜不成!」说罢,就哈哈大笑起来,道:「可见梦作不得准!况且功名大事,总以文章为主,那里有甚么鬼神!」


天二评:「贡院里鬼神是有的」!

(哈哈哈,这个点评绝!)

自评:“这就是传说中的打脸吗?把我给逗笑了。”


原文与天二评来自

《儒林外史会校会评本》上海古籍出版社

〔清〕吴敬梓 著

李汉秋 辑校

嗣音·镜未-枯扇🌸

‖安利‖【迟武】迟衡山x武正字

[图片]
[图片]haihaihai其实家里是有书的来着但是书撂学校去了......

但是迟武这对真的好磕的!!!!


haihaihai其实家里是有书的来着但是书撂学校去了......

但是迟武这对真的好磕的!!!!

η

手抄报。草。

p1娄三娄四

p2p3慎卿少卿

p4小匡同学

(1起看书叭。

其实我吃慎萧hhh但是苇萧画不下辣也不好写。

手抄报。草。

p1娄三娄四

p2p3慎卿少卿

p4小匡同学

(1起看书叭。

其实我吃慎萧hhh但是苇萧画不下辣也不好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