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儿时

1569浏览    786参与
过桥

大概很怀恋吧

        去年十一回去的时候就明显感觉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不行了,心里其实一直有预兆,总想着自己会平静接受。

        晚上加班到7、8点,李小姐从朋友圈看到只言片语后告诉了我,有不好预感了,又不敢打电话确认,默默关掉显示器,简单收拾下东西,下班。       ...


        去年十一回去的时候就明显感觉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不行了,心里其实一直有预兆,总想着自己会平静接受。

        晚上加班到7、8点,李小姐从朋友圈看到只言片语后告诉了我,有不好预感了,又不敢打电话确认,默默关掉显示器,简单收拾下东西,下班。       

        等公交,到家,接到老妈的电话,确认,外婆和爸妈都让别回去了,好好照顾李小姐和柚子。

        说不上来什么感受,有点放空,离别的到来总那么突然。

        

        小时候大概四、五年级的第一次转学中的几年,都住在外公、外婆家。

        环境的突然改变,为了快速融入陌生的人群,跟着去游戏厅、黑网吧,总和他们玩猫捉老鼠,一次次被抓,一次次看到他们怒其不争的表情,那时大概只会抱怨地方太小,都是熟人,干什么都不自由。

        外公和外婆是铁匠,主要给周边人提供铁器、农具。

        不过外公主要挥小锤,外婆使大锤,总不让我靠近他们打铁的地方,担心有危险。

        我偶尔会在门外探着脑袋看,特别喜欢看烧红的铁放进水里的一瞬间。


        那时的我极度挑食,两老人为了迁就我的口味,天天青椒肉丝,天天火腿肠真是......

        因闻不了鱼腥味,如果饭里有蒸鱼什么的,还得给我单独再做饭。

        还经常傲娇的端着饭跑楼上单独吃。

        呵呵呵,现在每次聊起那段时光,感觉完全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因陌生环境带来的自卑、不安、委屈,大概就在这种无声的关心中慢慢治愈了,现在好些相对好的习惯也与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响不无关系。

        感谢遇见,一期一会,不要太过挂念,我已经长大了,会过好自己的人生,未来我们再次相遇的时候,我会骄傲的对你述说离开你们后我的过往。

熙之约
这种形式来纪念 大概是我最为直...

这种形式来纪念

大概是我最为直抒胸臆的方式


我看见了那捧明月的流动

从温柔到灵动

淌进心中

舞蹈本就是艺术

你将它从天上带到了人间

我幸而得见

谢谢。

这种形式来纪念

大概是我最为直抒胸臆的方式


我看见了那捧明月的流动

从温柔到灵动

淌进心中

舞蹈本就是艺术

你将它从天上带到了人间

我幸而得见

谢谢。

Amber

hello,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歌曲是“儿时”,不知不觉中2019年又接近尾声了,我们都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儿时的欢愉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希望这首儿时,可以带你们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hello,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歌曲是“儿时”,不知不觉中2019年又接近尾声了,我们都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儿时的欢愉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希望这首儿时,可以带你们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过桥

还以为自己多伟大,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还以为自己多伟大,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鸰凰

感觉以前用胶卷洗出来的照片更好看一些

感觉以前用胶卷洗出来的照片更好看一些

梁时令

晚晴风光好

大梦觉犹眠

每忆儿时景

莲叶何田田

晚晴风光好

大梦觉犹眠

每忆儿时景

莲叶何田田


咕。

阿格斯.丹

天使降临于大地。万物复苏。


那是阿格斯降临的一天。村里的人们称赞他,将他捧上神坛。没有任何质疑,他就是天使之子。


“看啊,那孩子有和天使一样可爱的脸庞。”


“他会给这片大地带来祝福。”


“他是神的孩子,是我们至高无上的,神的孩子。”


是啊,在村里人的面前,他总是很热心地帮助其他人。整日都是一幅可爱的小脸,让人看了心情愉悦。


但是。


在阿格斯五岁生日的时候,噩梦席卷了这片土地。千万人都染上了血光之灾。不是被野兽啃食到血肉模糊,就是被烧死、被淹死。诸多意外死亡。


幸存者寥寥无几。


待大家冷静过来的时候,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些人的眼里,是无比的刺耳...

天使降临于大地。万物复苏。


那是阿格斯降临的一天。村里的人们称赞他,将他捧上神坛。没有任何质疑,他就是天使之子。


“看啊,那孩子有和天使一样可爱的脸庞。”


“他会给这片大地带来祝福。”


“他是神的孩子,是我们至高无上的,神的孩子。”


是啊,在村里人的面前,他总是很热心地帮助其他人。整日都是一幅可爱的小脸,让人看了心情愉悦。


但是。


在阿格斯五岁生日的时候,噩梦席卷了这片土地。千万人都染上了血光之灾。不是被野兽啃食到血肉模糊,就是被烧死、被淹死。诸多意外死亡。


幸存者寥寥无几。


待大家冷静过来的时候,一个婴儿的哭声在这些人的眼里,是无比的刺耳。迫于人道主义,那些人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孩子。


“……他竟然和那个天使之子的相貌无别。”


第一个发现婴儿的人这样惊讶地说。引旁人连连围观。


“他一定是恶魔派来的使者!”


议论声逐渐壮大,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愤怒与仇恨。这样的思想在他们的内心生根发芽,到最后甚至都可能长成参天大树。


“但是这孩子毕竟是我的弟弟吧。”


阿格斯笑着在人群中接过这个婴儿,每个人都被这孩子的举动震撼到了。


多么善良的人啊。


人们又赞叹起这样可爱的孩子,早把另一个婴儿的事情抛诸脑后。


“那么,我就叫他丹吧。和我一个姓查理,你们说如何?”他笑了笑。


他们只相信那长久不变的言论。每个人都借那高尚的名义,去贬低一个这样的孩子。而背后的真相,从未去探究过。


……是的。


…………………………


“哥哥……还给我……”


丹可怜兮兮地伸出手,想要拿回本该属于他的单照。


阿格斯却朝丹做了个鬼脸:“略略略……给我看看嘛……不要小气。”


一直都是这样。就算别人看见了,也会被认为是活该。甚至还会被讹成丹抢阿格斯的东西。


其实大伙都看到了,丹是一直戴着那个东西的。却从来都没有人去为丹辩护。真相被恶意掩盖,颠倒黑白。


不过。


丹习惯了。


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已经不足为奇。即便丹不明白,明明是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庞,为什么会被区别对待。


丹也听说过为什么大伙如此讨厌自己。


他认了。这已经无所谓了。甚至丹自己都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些死去的人们。每次去祭拜,都会带上好多东西,去不断地道歉,试图乞求原谅。


阿格斯却每天以杀戮为生,是人是兽,通通不放过。


隐藏在阿格斯背后的真相,至今也没有人发现过。


因为都死了。除了丹。


“……给我保证,不说出去。”


当时阿格斯是这样威胁的。


于是就这样,一个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年,一个在大伙的称赞中过了十年。


兄弟俩都学到了一样的技巧。却已势不两立。他们离开了原来所在的村子,去外面闯荡。


阿格斯脚下死伤无数,丹却是一片清白。


“……哥哥……可以不要再这样了……吗。”


丹曾经这样乞求过。


“不需要你管……。你管不着。”


索性放弃了吧。毕竟他欠阿格斯一条命啊。


所以……


无论阿格斯怎样对丹,他都必须顺从。


丹还是对阿格斯有好感的啊。


“好的。哥哥。”


咕。

勃朗特.米斯特

无形的恶意。


她独自一人漫步在这个街道。旁边的旧宅早已经是断壁残垣。


勃朗特心里清楚,背后的人究竟会是谁。不过勃朗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


“嗒——嗒——”


不能回头。


哪怕是求救也不敢叫喊出声。那人的呼吸声就在她耳边。走的时间越长,这个世界似乎就越安静。


这个街道仿佛永远都走不完。只有脚步声。


死一般的寂静。


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啊。勃朗特这么为自己辩护着。她断定自己是清白的,自己是从未有过那种丧尽天良的罪孽的。


她是这么认为的。脚步声还在勃朗特的耳边回响。而那人的呼吸声也愈发愈清晰。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勃朗特...

无形的恶意。


她独自一人漫步在这个街道。旁边的旧宅早已经是断壁残垣。


勃朗特心里清楚,背后的人究竟会是谁。不过勃朗特认为自己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


“嗒——嗒——”


不能回头。


哪怕是求救也不敢叫喊出声。那人的呼吸声就在她耳边。走的时间越长,这个世界似乎就越安静。


这个街道仿佛永远都走不完。只有脚步声。


死一般的寂静。


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孩子啊。勃朗特这么为自己辩护着。她断定自己是清白的,自己是从未有过那种丧尽天良的罪孽的。


她是这么认为的。脚步声还在勃朗特的耳边回响。而那人的呼吸声也愈发愈清晰。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勃朗特猛地回过头,回应她的却是还未走远的城街。


也就是说————勃朗特走的时间仅仅只有短短的30秒。仅此而已。


但是勃朗特心里很清楚,她在心里很认真数过时间。


最起码有5分钟。


“怎么会……”她皱皱眉头,惊恐在瞳孔里无限地放大。那人所说的含义也是未知。而勃朗特本身的呼吸也缭乱不清。


那气氛几乎就要窒息一般,让人怀疑自己在死亡的边缘。


算了。从现在开始,刚刚发生的一切已经与我无关。


她这么想着,往城街那边走去。而自己背后所被自己掩埋的一切,被遗忘的一切也全部被抛诸脑后。


勃朗特自己甚至都不觉得熟悉。


“啊啊,那孩子真可怜啊。”


“反正稍微欺负一下她也没关系吧。这孩子晦气的很,被欺负也算活该了。”


“……老家都不认识。真是让人作呕。”


“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她背后的那个街道传来了议论声。许多奇形怪状的人也都探出头,一个个交头接耳。话题究竟是什么,也是未知。


“……达芬克能来到这里……已经很不错了吧。”


一个勉强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宅子里,走出来一个女人。


看起来很温柔,不过真的很可惜。这不过只是一丝灵魂。


女人无奈地摇摇头,面对这些和她信仰相同但是思想却完全不同的人,她没有更多的权利让这些人信服那个孩子。


“她终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那街道上的魂魄全部消散。整个巷子又安静了下来。


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


米斯特在黑暗中奔跑着。此时此刻,天已经彻底地黑下去。连星光都如此的黯淡。


脖子上的伤痕也显而易见,深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他的白衬衫。


疼痛愈来愈明显。尽管自身的愈合能力再强,还是无法让它全部愈合。


男人的脚步声也越来越微弱。米斯特却从未停止奔跑。


他不想再中招了。绝对不想。故意压低自己的脚步声甚至停下对准米斯特的头开一枪也有很大的可能。


即便对方没有枪……也存在着生命威胁。


什么死法都有可能。在停下的一瞬间被摁在地上掐死,被活活按到水里淹死,被用刀杀死,抑或是更残忍的方法……哪一个都让米斯特无比恐惧。


这是第三天了,无论怎么样都会被找到。明明随身携带着手机,父母却从未给米斯特打过电话。


身上的淤青已经不是事了。他只是想好好的活着。


……好恶心。


终于,在好几个小时后米斯特确定已经没有人在追自己的时候才倒在一户人家的门口休息。


那人应该走远了吧。


他闭上眼睛,但是腹部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坐起来巡视四周。


……要死了。


他甚至都能感受到那个男人就在他的旁边。绝望在米斯特的内心迅速成长起来,几乎要占据他的整个心脏。


他当着那个男人的面抽出刀,随后使出浑身解数往那个男人的腹部刺去。


伤口在迅速地愈合着。米斯特一下子站起来,朝着天空大吼着。


“救救我”



从bcy复制的,搞完就删。

干。


墨尔本不笨

回忆起过去,总会忍不住流眼泪。

回忆起过去,总会忍不住流眼泪。

单途旅程

长大

我不知道将去向何方,但我以在路上。...


我不知道将去向何方,但我以在路上。

                                                 ——千与千寻

  [好像童年总有许多不能言说的撕心裂肺]

  

毕业那天,所有人都笑着说再见,把滑过眼角的泪悄悄抹去;所有人打闹着说再会,把挂到嘴边的不舍藏进心里;所有人潇洒的走出校门,却忍不住转过头,在心中念到再见。

还是那个学校,但已没有了我们。

每个人倔强的否认着思念,却忍不住微红的眼角。六年的我们,迟来的默契。

遇见,在每个蝉鸣不绝于耳的夏日,在被作业包裹的烈日天。

 

[希望那份痛苦有人和你一起单着]

希望雨天你不是一人撑着伞,啜泣时有人给你递纸巾,窘迫时有人帮你解围,但摔倒时,一定要自己站起来,没有谁能正真陪你一辈子,你可以哭的像个孩子。但擦干泪,就是大人。


单途旅程

儿时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姥姥又纳鞋坐院坝]


  听大...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姥姥又纳鞋坐院坝]

 

 

  听大人说,小时候我就是个犟得很的娃,那时候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硬是要父亲把小破自行车后面的两个辅轮卸下来,握着熟悉的车把,逞强地甩开大人扶车的手,踏上自行车,像以往一样准备乘风上路,可上车不到两秒,车就措不及防地翻了,人也仰在地上。这事一直因为儿时强烈的自尊心没被写进作文里。但学车这事可没这么快结束,在满地是青草的宽敞草地上,在那个蚊虫相伴的下午,我终于能跌跌拌拌的上路,回家时,我绻着满身的青草气息,骄傲地奔向母亲怀里,自豪的炫耀着一下午学来的成就。而那满身伤疤则在晚上慢慢发酵,那时我总悄悄告诉自己——英雄都是满身伤疤的。

 

 

  [铁门前篮筐银杏花,茅草屋可有住人家]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田埂间流水哗啦啦]

 

 

  再大一点就到上小学时,忘不了放学时,每个同学走上回家的路,还不忘打着招呼说再见,还有打趣说着“活着回来啊”的损友,更忘不了校门口烧饼的诱惑和烤串的迷人香气,最忘不了的是最后一次放学回家,空气中淡淡的悲伤和昔日同学的那一句“散伙啦,各回各家吧”回家撕开自嗨锅包装,泪水顺着辣味抚摸着面颊。第一次体会到成长的撕心裂肺与孤独。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记忆里有雨不停下]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新学年又该剪头发]

 

 

  这是我最不愿回忆的一个暑假,早上三小时培优,下午两个半小时初一数学,晚上又是两小时英语。用同学的话来说,就是“累成狗”我不知道用什么话语安慰自己,除了冷战我想不出更好的对策。所面对的压力比升学考时一点不小,我或许无法再笑着迎战,但我明白被拽进斗争和不服输的走进战场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勇士。   

  


_啊包_
NO.69 如果时间能重来 我...

NO.69  如果时间能重来

我们就像儿时那样多好。

NO.69  如果时间能重来

我们就像儿时那样多好。

故地故事
分享朴树的单曲《New Boy...

分享朴树的单曲《New Boy》㊗️

分享朴树的单曲《New Bo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