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元宇宙

2162浏览    507参与
克鲁克山
推荐一个APP 真的绝绝子!...

推荐一个APP

真的绝绝子!

超适合女生和手残党

是一个自己做漫画的APP

人物和场景都不用自己画~

这个真的巨绝~~~

我和闺蜜都在用

赶紧去@你们家的臭宝玩起来

不仅能自己做漫画

还可以看别人的漫画!!!

绝绝子啊家人们

推荐一个APP

真的绝绝子!

超适合女生和手残党

是一个自己做漫画的APP

人物和场景都不用自己画~

这个真的巨绝~~~

我和闺蜜都在用

赶紧去@你们家的臭宝玩起来

不仅能自己做漫画

还可以看别人的漫画!!!

绝绝子啊家人们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百里斯林
【文轩】元宇宙简大死尸案 9...

【文轩】元宇宙简大死尸案 9


阅读愉快~ 你们一定会的哈哈哈

【文轩】元宇宙简大死尸案 9



阅读愉快~ 你们一定会的哈哈哈

百里斯林

【文轩】元宇宙简大死尸案 9

💊心理学家Omega宋亚轩💊 X 🖥作家Alpha刘耀文🖥


未来,元宇宙,刑侦,ABO(有私设),OOC。


By: 百里斯林 & 小熊深宇


原创剧情,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  -  -  -  -  -  -  ......

💊心理学家Omega宋亚轩💊 X 🖥作家Alpha刘耀文🖥

 

 

未来,元宇宙,刑侦,ABO(有私设),OOC。

 

 

By: 百里斯林 & 小熊深宇

 

 

原创剧情,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  -  -  -  -  -  -  -  -  -  -  -  - _ -

 

 

宋亚轩是被后颈痛醒的。刺眼的光让他疲惫的眼睛一时半会儿睁不开。过了不知多久,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环境。他又回到医院里的病床上。他动了动手,发现自己打着点滴。

 

 

此时他的母父和他的主治医生一起回到了病房。看到他醒了,医生松了一口气。表彰大会的人太多了。不同的信息素混在空气里对于腺体还未康复的宋亚轩来说过于乌烟瘴气。所以,腺体承受不住,功能紊乱,才导致宋亚轩病情反复了。

 

 

庆幸的是他的病情没有加重,但是这次腺体受了很大的刺激,主治医生不允许宋亚轩出院了。之前本来想要他的腺体自己慢慢康复,但是现在看来需要一些药物的力量加持了。

 

 

宋亚轩去卫生间换病号服。他边环绕四周边脱下了大衣。下意识看了看紧关的门后,他拿出了衣服里的止疼药瓶。不发出声音的打开瓶子后,他撬开了瓶盖里的夹层,拿出了一张纸条。

 

 

“轩哥,这家汉堡店特别有名。你快尝尝。”他们在表彰大会开始前,一起坐在一个空房间里。刘耀文美滋滋的拿出了汉堡,拨开了包装纸。

 

 

宋亚轩咽了一口口水,大口咬向了看着十分美味的汉堡。他边嚼边闭眼点头,鬼知道他最近多馋美食。

 

 

“慢点吃,细点嚼~ ”刘耀文边咧嘴笑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宋亚轩一口口吃他买的汉堡,眼里充满喜悦。

 

 

宋亚轩吃了两口后看了刘耀文一眼,笑着说:“有些塞牙。”

 

 

后者立刻拿出饮料杯来,宋亚轩捂着嘴手指伸到嘴里处理着。随后他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后不开心的说:“怎么是水?我要喝汽水!”

 

 

“清淡饮食啦。给你吃汉堡已经破戒了,”刘耀文顿了顿,笑着说,“而且你喝汽水难道不会也觉得在喝自己的信息素吗?”

 

 

宋亚轩回忆时忍不住勾起嘴角。哪有什么塞牙,对方真的听懂他想吃汉堡的真正原因了。他打开小纸条,果然是刘耀文的电话号码。他记住之后把纸条冲下了马桶。

 

 

他的母父没有办法像刘耀文父亲们那样天天陪着自己儿子,所以宋亚轩又回到了每天开开心心疯疯癫癫的状态。

 

 

两个星期后,宋亚轩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轻飘飘了,应该是母父放松警惕了。他的大脑终于清醒了很多,他拿出手机给了一个陌生号码发了条短信。

 

 

‘我母夫最近都不天天来看我了。’

 

 

对方回复的很快。

 

 

‘我爸爸爹地也一样,好几天没见到他们了。’

 

 

‘等我找到时间要带我吃好吃的哦~ ’

 

 

宋亚轩已经吃了两个星期的特定餐,他要馋死了。但是宋亚轩没有等到刘耀文的回复。他也没多想,放下手机睡觉。他不能对这种药物产生依赖性,多多睡觉能缓解。

 

 

就在这个时候警察总部公布了简大死尸案的结案报告,里面清楚的写了当时是确定宋亚轩刘耀文是真凶才扣押审问。随后警方还公开给两位顾问道歉,声明说会承担两位的所有医药费。但是大众被记者引流,依旧觉得警察滥用职权。宋亚轩刘耀文两人没有接受任何采访,也没有讨论此事。慢慢的,媒体们就不在意了。

 

 

这两个星期里刘耀文几乎没有笑过。表彰大会那天他都不记得贺峻霖跟他说话之后的事情。他天天在元宇宙里,过着他之前的生活。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亚轩。贺峻霖给的讯息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难道他和宋亚轩真的是亲兄弟?他希望他们不是,不是因为情感问题。说实话在贺峻霖说他们看得出来他跟宋亚轩关系越来越亲密的时候自己一开始都不相信。两人基本没有过什么交流。但是,自己的确感觉宋亚轩很亲近,每多在一起一分钟,他就越感觉两人多亲近了一些。

 

 

难道这就是血缘的羁绊?基因代码不会撒谎,他查看对比过,跟贺峻霖说的一样。两人的代码显示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亲兄弟这件事情会牵扯到许多其他事情。如果是亲兄弟,那是他是宋亚轩父母的孩子,还是宋亚轩是他父亲们的孩子?他是否要公布这个消息?他是否要跟自己的父亲们对质?他怎么带着这个真相继续这样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烦心事儿太多了。刘耀文都好久没有这种烦躁的心情了。突然,他开窍了。如果不知道宋亚轩到底是不是他亲哥哥,那他就不用解决这些烦心事了。他跟宋亚轩是两个世界的人,未来基本不会有交集。而且自己的电话都给了这么久了宋亚轩还没找他。

 

 

“最好一辈子都别找我。这样对你我都好。就当我们只是简大案调查小组的顾问,关系停留在永不说话的前同事。”刘耀文这样想着。

 

 

但是事情终究无法逃避。宋亚轩找他了,还说要来首都。刘耀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宋亚轩,一直都没有回他。本来就少的可怜的笑容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内完全消失了。他天天躲在房间里,自己父亲们回来了也只是打个招呼。

 

 

宋亚轩在医院里待了一个月后终于被允许出院了。他的腺体已经基本康复了。只要不过度使用,或者去乌烟瘴气的地方,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十分开心,因为他最近听说他读硕士时的教授最近有新的研究对象,要去首都。虽然他很奇怪为什么刘耀文一直不回复他,但是他相信刘耀文跟他一样想要见面。他带着厚礼去找他的教授,在软磨硬泡下教授给他看了这次研究对象的资料。

 

 

宋亚轩看着照片觉得眼熟,想了半天后惊讶的说到:“这位我认识!我在帮忙调查简大死尸案时看过他。他就是当时帮着商业街保安尝试移动尸体的人。他也是第一个发现尸体已无生命迹象和报警的人!”

 

 

“是嘛?你确定?”教授疑问道。

 

 

“对,易郑新。就是他。我们还去跟他谈过话呢。没想到现在他变成这样了,”宋亚轩想了想后对着教授说,“老师。我认识这个人,在发病前跟他谈过话。我能不能参加这次研究?我一定能帮到你们。”

 

 

宋亚轩在学校时就成绩优越,是教授很得意的学生。拿到博士学位后他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成为大学教授,因为他没有时间教学。请宋亚轩一起研究不同对象的教授和机构太多了,他经常会同时做着好几个研究。宋亚轩每年都没几天休息时间,忙的乐在其中。简大死尸案是第一次警方邀请他当顾问,他十分珍惜这次机会外加他以为这个案子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破,所以他把之后的工作邀约都拒了,现在正好没有事情干。教授想了想,同意让宋亚轩这个主修专业不对口的人陪同自己一起做研究。

 

 

“此人名字叫易郑新,在一个半月前毫无征兆的发病,现在被确诊为重度神经分裂和躁郁症。心理医生们都无能为力,现在在首都的精神病院做治疗。他丧失了所有的自理能力,每天口说胡言,长时间发呆,还有间接性的情绪强烈波动。这种案例前所未有,所以我认为需要好好研究。我们这次去就是研究他的发病原因,并非企图治疗。”教授给他的读博学生们和宋亚轩交待着。

 

 

这次研究是在一周后开始,宋亚轩闲得无聊心想要不要现在去找刘耀文。他的母父不再严格看管着他了,都三天没联系了,估计是又沉醉在工作里了。

 

 

他下一天就坐飞机到了首都。他有些难受,因为机场的人多,各种信息素又让他的腺体有一些紊乱。但是他毫不在意,吃了点止疼药就不管了。拿到行李了之后他站在航站楼前打了一通电话。他一下下踮脚脚,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喜悦心情。

 

 

刘耀文此时在他的家里面。跟平常一样,他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自己父亲们了。他无聊的看着电视,刻意的不去想那些心事。

 

 

忽然,他觉得自己的房间越来越热。视线逐渐模糊,这个电影看的他越来越晕,头脑开始不清楚。他扯着衣服,踉踉跄跄的走到了书桌面前去看他的日历。他的右手撑在桌子上面,左手软弱无力的翻开了日历。果然,他易感期到了。

 

 

刘耀文又扯了扯衣领,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他虚弱无力的翻找着抑制剂。很快,他发现他家里面没有抑制剂了。以他现在的状况出去买会扰乱社会,而他大脑混乱到忘记了家里有管家保姆可以帮他去买。他摇摇摆摆的走回到了沙发上闭着眼睛调整呼吸。

 

 

“没事的刘耀文,你不需要抑制剂,你可以的。”刘耀文一直在心里默念道。

 

 

但是事情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他的易感期反应越来越强烈,身体越来越燥热,心情也因为没有抑制剂或者Omega越来越暴躁。青筋在脖子上慢慢显现,空气中正山小种的浓度越来越高。

 

 

他无力的起身想喝水,可当他倒水的时候,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水全部都洒在了地上。脸部青筋暴起,他烦躁的把杯子一摔,碎了一地。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现代人大部分人都没有电话号码,因为手机连着元宇宙,到处都是无线网,不需要电话号码来联系。不过刘耀文有一个电话号码,通讯录里面有一个人,手机也随时放在身上像是在等什么。他皱着眉头拿出手机,却看到是宋亚轩的电话。他瞳孔扩大,眼睛亮亮的立刻接通。

 

 

“文文,我到首都了!你在哪里呀?要不要一起吃一个饭?”宋亚轩声音喜悦的说道。

 

 

“轩哥。。。我好难受~”刘耀文用着他的小奶音说道。

 

 

宋亚轩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听到刘耀文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而且,刘耀文的声音很颤抖,很虚弱。

 

 

“你怎么文文?发生什么了?”宋亚轩担心问道。

 

 

“我好难受啊轩哥。。。好难受。。。”刘耀文说完宋亚轩就听到了阵阵很重的呼吸声。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宋亚轩现在只想在刘耀文身边。

 

 

“嗯~ 地址发给你。。。”说完刘耀文便挂了电话。现在的他已经神志不清了,他完全想不起来最近的烦心事,只想见到他的轩哥。



宋亚轩飞速赶到了刘耀文的家门口。他被眼前的大庄园给惊到了。他知道刘耀文有钱,但是他狭隘的认知让他无法想象庄园的实际面积居然这么大。他走到了栅栏门前,按了好几下门铃。

 

 

刘耀文在听到门铃声之后就看向了监控,看到是宋亚轩后就让大门自动打开。宋亚轩看到栅栏门开了之后就冲了进去,狂跑向了大门口。而刘耀文也压不住内心的想念,连跑带爬的走到了门前给宋亚轩开了门。现在的刘耀文已经快要疯了,没有抑制剂的易感期太难熬过去了。

 

 

门刚刚被打开宋亚轩就被一股强烈的正山小种信息素给击垮了。本来伤就没有好全的他,接受到这么强烈的信息素还是承受不住,腺体隐隐阵痛。但是比疼痛更猛烈的是Omega对Alpha信息素的无力抵抗。

 

 

“文。。。文文。。你。。干嘛?”宋亚轩也开始有一点神志不清的说道,身体不受控的散发信息素。

 

 

刘耀文一下抱住了宋亚轩把他的脸埋在对方的颈肩里面疯狂的想要闻着后者的信息素。但是因为宋亚轩贴着抑制贴,刘耀文什么也闻不到。他生气的扯掉了抑制贴,信息素立刻扩散,闻到菠萝汽水的瞬间紧皱的眉毛才慢慢放松。闻到顶级Omega信息素的顶级Alpha开始兴奋了起来。他搂着宋亚轩的力度越来越大,宋亚轩感觉自己越来越难呼吸,慢慢转换成用嘴呼吸。

 

 

跟平常不一样的是每当宋亚轩闻到别的Alpha的信息素时他会很排斥很不喜欢,但是刘耀文不一样,闻着他散发出来的正山小种信息素他感觉很舒服,甚至,还有一点享受。

 

 

刘耀文把宋亚轩抱了起来走到了沙发的旁边倒了下去。他俯身趴在了宋亚轩的身上把对方圈住让后者不能动。被控制住的宋亚轩开始慌了起来,刘耀文到底要干什么?

 

 

易感期的Alpha慢慢靠近Omega,嘴唇落在后者的脖子上品尝着。被控制住的宋亚轩想挣扎但是他完全被刘耀文的压迫性信息素给控制了,他的身体越来越无力,软软的躺在沙发上完全动不了,只能任由着刘耀文随便吻着自己。

 

 

“轩哥。。。我想要菠萝汽水。。。菠萝汽水。。。”刘耀文用着他的低音炮在宋亚轩的耳边说道。

 

 

不受控制的宋亚轩立刻释放更多他的菠萝汽水信息素。闻到浓浓的信息素后,刘耀文内心的野兽全部被释放出来了。他开始拼命的啃食着宋亚轩的脖子。过了一会儿,后者的脖子上面被种下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草莓。

 

 

刘耀文觉得还不够,脖子的触感不够柔软,他想要更多,他想要吻宋亚轩的唇。他抬起头,慢慢的吻着宋亚轩的下巴。

 

 

宋亚轩一开始有一点被刘耀文的行为吓到了。但是因为信息素的互相吸引,他开始慢慢享受。跟刘耀文一样,他也想要更多。有可能是因为被刘耀文吸引了吧,宋亚轩也想要刘耀文吻住自己的唇。

 

 

“文文,你爱我吗?”宋亚轩留住了最后一丝的理智,问出了他内心想了很久的问题。

 

 

“爱。。。爱轩哥。。。最喜欢轩哥了。。。”刘耀文立刻回答。

 

 

刘耀文睁开了眼睛,看着他怀里的Omega。过了一会儿,他看宋亚轩没说话,委屈的开口问到:“难道。。。轩哥不爱文文吗?”

 

 

宋亚轩被他的这一句话可爱到了,这个小傻子还看不出来吗?他咧开嘴笑着说:“当然爱,轩哥也最喜欢文唔。。。”

 

 

只见,刘耀文一下子吻住了宋亚轩的唇。刘耀文的右手慢慢的爬上宋亚轩的脖子。宋亚轩也圈住了刘耀文的腰。

 

 

两人缠绵在沙发上。好巧不巧庄园的管家走进了会客厅看到了两人在沙发上接吻。

 

 

“少。。。少爷。。。对不起,对不起。”管家愣在原地。

 

 

听到动静的刘耀文停下来嘴部动作,把宋亚轩护在身下之后转身怒吼到:“你们都给我滚出去!在我叫你们回来之前都不要回来!”

 

 

易感期的Alpha非常没有安全感,他现在看谁都觉得他们想要抢走宋亚轩。管家边道歉边命令所有人离开庄园。现在庄园里面只有宋亚轩刘耀文他们两个人了。刘耀文看着眼前小脸红红微微喘气的宋亚轩笑了出来。

 

 

“老爷夫人。少爷他易感期到了。”管家站在庄园外,给刘耀文的父亲们打了电话。

 

 

“我现在很忙,有事儿发短信。”刘耀文的Alpha爸爸立刻挂掉了电话。

 

 

“他的身边。。。”管家还没有说话耳边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他叹了口气,给刘耀文的Alpha爸爸发短信说少爷易感期到了,宋亚轩在庄园,两人举止亲密。

 

 

“轩哥。。。你好好看~ ”刘耀文摸了摸宋亚轩的脸说道。

 

 

“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没有别人了?”宋亚轩娇羞的问道。

 

 

听完这句话后的刘耀文一下把宋亚轩公主抱了起来。上楼进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宋亚轩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两人现在都被情欲霸占着,看对方的眼神都多了一丝勾引。

 

 

只见刘耀文扑到了宋亚轩的身上再次吻上对方的唇。现在的后者身上全部都是刘耀文的正山小种信息素味道。亲着亲着刘耀文一下起身把宋亚轩的上衣脱掉了。

 

 

等刘耀文再一次恢复理智的时候就是第二天早上了。他迷迷糊糊的醒来,立刻发现自己怀里躺了一个人。那个人现在枕着自己的胸口所以刘耀文看不到他的脸。他心想,自己不会在发疯的时候不受控在街上抓了个人吧?!只见,怀里的人一边深呼吸一边皱了皱眉,觉得低头不舒服就抬起头继续睡。那人的脸让刘耀文顿时傻在原地,张开大嘴。轩哥?!是轩哥?!!!

 

 

刘耀文在心中慌张的想到:“轩哥现在身上都是我的味道,脖子上还有明显的红印!还有重点是!轩哥为什么没有穿衣服!我靠!我不会。。。睡了自己的哥哥吧?!我都干了什么?!!!”

 

 

这时候宋亚轩迷迷糊糊的醒了,他蹭了蹭刘耀文的胸口便睁眼看到刘耀文张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自己。

 

 

“文文,你醒了~ ”宋亚轩用了一个很温柔的声音说道。刘耀文没有听过宋亚轩这样温柔的声音,有一点控制不住的心动。

 

 

“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饭。”说完宋亚轩挑了一下刘耀文的下巴便下了床留下刘耀文一个人愣在原地。

 

 

刘耀文在心里默念:“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说实话,刚刚轩哥好撩嘿嘿嘿~ ”

 

 

 -  -  -  -  -  -  -  -  -  -  -  -  -  - _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阅读愉快吗?

 

 

(小声说,emo哥520发的新歌磕死我了)(心疼他几秒)(马上就要完事儿了文文再坚持一会儿!)

白开水

机械姬


Artificial Intelligence:Obey Me

Girl:Yes,your Majesty

机械姬


Artificial Intelligence:Obey Me

Girl:Yes,your Majesty

闲侣APP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爱酱影视喵V
《上载新生》:40亿美元复活4秒钟,这钱花得值吗?
《上载新生》:40亿美元复活4秒钟,这钱花得值吗?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爱酱影视喵V
《上载新生》:元宇宙出现盗版?10具男尸触目惊心
《上载新生》:元宇宙出现盗版?10具男尸触目惊心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v18oo2521久久五
炫弛世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