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元宵节

37409浏览    4382参与
临渊不羡鱼💦

想念元宵节

伪萌新一枚,首次发文,有点儿小激动嘿嘿

手脑双残,通篇不可理喻,真·小学生文笔,短

各位看官(如果有的话)嘴下留情,不喜勿喷哦

…………………………………………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吟着唐朝大诗人苏味道的诗句,我提着兔子灯,在张灯结彩的慈溪城里闲逛,我先到孔庙门口观看了一会儿舞龙表演,顺便给庙里的孔子像作了个揖,祝他节日快乐,又到县衙前面的广场上看官府的人放烟花,然后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溜达。初春的晚风还有点冷,月亮明亮地照耀着喜气洋洋的街道...

伪萌新一枚,首次发文,有点儿小激动嘿嘿

手脑双残,通篇不可理喻,真·小学生文笔,短

各位看官(如果有的话)嘴下留情,不喜勿喷哦

…………………………………………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游伎皆秾李,行歌尽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吟着唐朝大诗人苏味道的诗句,我提着兔子灯,在张灯结彩的慈溪城里闲逛,我先到孔庙门口观看了一会儿舞龙表演,顺便给庙里的孔子像作了个揖,祝他节日快乐,又到县衙前面的广场上看官府的人放烟花,然后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溜达。初春的晚风还有点冷,月亮明亮地照耀着喜气洋洋的街道和行人,乐坊里的美女姐姐们又唱起了婉转的歌,热气腾腾的的小馄饨和炒年糕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孔,糖人、烤番薯都在向我招手,但是我都没有太多理会。我按照前天告示的内容来到府前路38号——秀才们聚会的地方猜灯谜。挤在一堆同龄人当中,我仗着脑子灵活嗓门又大很快猜中了一个灯谜,张秀才的管家送给我一把折扇当奖励,我高兴极了,心里盘算着明天要请父亲给我题几个字,然后拿到学堂去炫耀一番……可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的白日梦罢了。

        2018戊戌年元宵节的晚上,我乘着妈妈的车驶过慈溪的街道。大街上冷冷清清,看不见几个人影,没有火树银花,也没有花灯。白天上课时,老师在教室里给我们看了关于元宵节的视频,猜了几条灯谜,晚上全家吃了一碗汤圆,就算过完了元宵节。我不解气,又跑到楼下去放了几个鞭炮,鞭炮声过后小区里还是静悄悄的,我好想念古代的元宵节……元宵节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始于汉朝,至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这是汉族地区的最重要的节日之一。虽然各个朝代的过节习俗不同,但节庆活动都丰富多彩,老少男女人人参加,热闹非凡。相比之下,今天的元宵节似乎仅仅是停留在字面意思上,缺乏全民参与的内容。

      像圣诞节、万圣节等一些西方节日,商店提前一两个月就开始播放节日歌曲,营业员身着节日服饰,我希望我们的元宵节也能红红火火地办起来。我想听到“元宵歌曲”,想体验灯火如昼的元宵节街道,想和所有人一起沉浸在发自内心的欢乐的海洋中。让我们积极行动起来,有声有色地过好自己的传统节日,不要让它们被我们脑海中的沙土一点点抹去,不要让我们对它们只剩下想念!

…………………………………………
这篇是18年元宵写的,现在发出来有点不尴不尬的,可是真的对以前的元宵节很怀念,希望政府能重视起来,保护传统文化。

    就这样吧~

梅云初

正月十五夜

苏味道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这一首诗是正月15元宵节京城长安之夜的情景诗。其中。火树银花合的合字形容四望如一。星桥指护城河上的桥及元宵节桥上挂满了灯,加之映入水中的倒影,看起来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第三句话用桃花和李花的浓艳来形容外出观灯妇女的容颜与服饰之美。

苏味道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游妓皆秾李,行歌尽落梅。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这一首诗是正月15元宵节京城长安之夜的情景诗。其中。火树银花合的合字形容四望如一。星桥指护城河上的桥及元宵节桥上挂满了灯,加之映入水中的倒影,看起来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第三句话用桃花和李花的浓艳来形容外出观灯妇女的容颜与服饰之美。

如假包换的亲后妈

第十章 上元

元宵节那天,光和茶园的生意特别好。从杨玉环到王宝钏,从白素贞到孙尚香,茶客在台下一出接一出地点,许淮在台上一折连一折地唱。叫好声此起彼伏,还不断有人拿着大洋和金银珠玉,不要命似的往台上砸。到了打烊时,他终于能在后台安安稳稳地坐下,小心翼翼地卸去脸上的浓妆。

手竟然有些发抖,许淮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从十一岁那年,踏上金碧辉煌的宫中戏台一飞冲天算起,他已经在这一行里摸爬滚打了十二年。往年的元宵节虽然也是这个样子,今年他却格外地累,或者换句话说……虽然只有二十三岁,他还是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师哥,二爷找你呢。”

“知道了,就来。”...


元宵节那天,光和茶园的生意特别好。从杨玉环到王宝钏,从白素贞到孙尚香,茶客在台下一出接一出地点,许淮在台上一折连一折地唱。叫好声此起彼伏,还不断有人拿着大洋和金银珠玉,不要命似的往台上砸。到了打烊时,他终于能在后台安安稳稳地坐下,小心翼翼地卸去脸上的浓妆。

手竟然有些发抖,许淮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从十一岁那年,踏上金碧辉煌的宫中戏台一飞冲天算起,他已经在这一行里摸爬滚打了十二年。往年的元宵节虽然也是这个样子,今年他却格外地累,或者换句话说……虽然只有二十三岁,他还是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师哥,二爷找你呢。”

“知道了,就来。”

 

许淮答应着云怀瑾,有条不紊地收拾了换下来的头面衣裳,喝了两口水,这才慢悠悠地出去了。

 

“许老板可算是来了,快来尝尝声儿做的汤圆好不好吃。”

 

许淮才一到那小楼上,便看到了笑眯眯的顾夜白,水以声靠在墙上,嘻嘻地笑着,那双白皙的手上,好像还带着些进过厨房的痕迹。

注意到许淮有些不解的神情,顾夜白便笑着解释起来,水以声做汤圆也算是由来已久。

 

原来,这水以声从小就爱吃甜的,水夜辉怕他嗜甜无度,便不常给他买。没想到他聪明得很,跑了几回早点摊,见了买早点的大娘就大妈长大妈短,哄得大娘竟稀里糊涂就把做汤圆的手艺让他学去了。他得了这个法子,光自己做了吃也不像话,就逢年过节多做一些,不仅孝敬了水夜辉,商会里的这些叔叔们也少有没吃过水以声亲手做的汤圆的。

 

“诶呀声儿你看,一晃七年了,二叔都老了。”

“什么呀,二叔才三十多,正当年呢!”

“人过三十天过午,你都长这么大了,二叔怎么会不老?”

 

许淮吃下一颗汤圆,温热的芝麻馅带着一种特有的甜香,混合着桂花蜜馥郁的芬芳,让他好像从嘴里暖到了心里。不过听着顾夜白的话,又勾起他刚才的心事来。

优孟衣冠真是假,梨园子弟旧翻新。

 

“许老板?”

“啊?”

“汤圆好不好吃?”

 

顾夜白的声音,把许淮拉了回来,他抬眸看着他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顾夜白还没说什么,水以声倒先乐了,便蹦跶着要出去。

 

“声儿你干什么这么急?”

“给谦之盛一碗去!”

“啧……这么快就这么要好了……”

 

水以声一阵风似的出去了,顾夜白瞧瞧外头渐渐暗下去的天色,再看看许淮放下了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许老板,陪我出去一趟。”

“现在?”

“嗯。”

“去哪儿?”

“上街。”

 

不等许淮再说什么,顾夜白便已经起身走了出去,他没有办法,只能跟了上去。

 

虽然这些年乱,但这样的日子里,总还是能看出些以前北平城的大气的,小贩们叫卖着形形色色的花灯,挂得大街小巷哪儿都是。小孩子追逐嬉闹,红男绿女并肩赏灯,这大概就是过节的意义吧。

顾夜白在前面走着,许淮沉默地跟在他身后,保持着落后半步的距离。两人好像都有话要说,却又不知因为什么,都总是欲言又止。

 

“许淮,今天累着了吧?”

 

突然,顾夜白停住了脚步转过身,一脸认真地看着许淮。

许淮错开了那种目光,把视线投向街边的一盏嫦娥奔月灯。以前,顾夜白只有在喝了酒的时候,才会偶尔直呼他的名字,可是现在……

 

“还好……”

 

许淮的嗓子一向清润如珠玉,这会儿开口的声音却有些发涩,他假装自己在专心欣赏那盏灯,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你有心事。”

“没有。”

 

顾夜白本就是个精明人,许淮今天的失常……不,是自从云怀瑾的出现,他就有些不太对劲。今天,他要趁这个机会,把这件事情说明白了。

再拖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心里也没底。

 

“不要骗我。”

“我……小十六来了,以后……不会后手不接。再有呢……二爷什么时候成个家,我也就放心了。”

 

许淮收回视线,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笑。

 

放心了?

嗯,放心了。

 

“许淮,我对你……你真的不明白么?”

“二爷,您……”

“有些话,我空口这么说,也确实很难让你相信。但是许淮,五年了,你就是木头人,也该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吧?”

“二爷,您今天是累糊涂了吧,这种话……”

“这种话,我只说一次,以后……”

“二爷不用再说了,我都明白。”

 

有些话,其实已经不必说透,顾夜白的心思,许淮早就知道了。

 

那天深夜,山谦之在柜台后,看着许淮把一身酒气的顾夜白扶回来,瞥了一眼身边翻动着账本的水以声,轻轻地叹了一声:

 

“以声,我这里有热水,给二爷倒杯热的蜂蜜水喝吧,解解酒。”

菊子鹿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节的贺图叭哈哈哈哈哈/doge

#旧图转驻Lof#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节的贺图叭哈哈哈哈哈/doge

#旧图转驻Lof#

雨齐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轻叶

【柒七】元宵节

没有什么特殊设定。

渣文笔,流水剧情。

接受建议,不喜勿喷。

OK了的话

Lets go


————————————————


正月十五。

  今天一大早,伍六七就起来了。

  他坐起床,看看平时起的都比他早的柒,今天居然还在睡。

  “唔……”伍六七低着头。

  “这家伙,为什么比我瘦啊?!!”郁闷。

  不过他的脸还是有点肉的啦。

  “嘻嘻。”

  伍六七想出了一个点子。虽然还是有点怕柒(毕竟他不想再在床上躺着一天起不来了:)。但看柒这安详的睡颜,也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阿七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接近柒的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了戳柒的...

没有什么特殊设定。

渣文笔,流水剧情。

接受建议,不喜勿喷。

OK了的话

Lets go


————————————————


正月十五。

  今天一大早,伍六七就起来了。

  他坐起床,看看平时起的都比他早的柒,今天居然还在睡。

  “唔……”伍六七低着头。

  “这家伙,为什么比我瘦啊?!!”郁闷。

  不过他的脸还是有点肉的啦。

  “嘻嘻。”

  伍六七想出了一个点子。虽然还是有点怕柒(毕竟他不想再在床上躺着一天起不来了:)。但看柒这安详的睡颜,也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阿七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接近柒的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了戳柒的脸。

  唔……好软。

  伍六七憋笑ing。

  呃……靓仔好像没什么反应,不如……

  然后,伍六七便开始了他的作死之路。

  他又戳又捏,捣鼓了好一阵,结果柒还是没醒。

  “不应该啊……”

  伍六七心生怀疑。

  看着柒,陷入沉思。

  啊啊!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好看!凛冽的线条,高挺的鼻梁,抿直的嘴唇薄如蝉翼,但带着一丝草莓红。

  好想咬一口……

  但是这不好吧……

  嗯…反正柒哥睡着了,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伍六七悄悄靠近,小心翼翼的压抑着自己的呼吸。

  近了……

  伍六七一闭眼,靠了上去。

  而柒在那瞬间睁开眼。

  唔……好软…

  伍六七这么想着。也不敢多留,伸出舌尖舔了舔柒的唇,就红着脸走了。

  走的时候还被门拌了一跤。

  “诶呀!”

  伍六七走之后。

  柒面无表情的睁开眼,碰了碰自己的唇,面上波澜不惊,但红透了的耳根出卖了他。

  伍六七红着脸下楼后,满脑子还是柒的唇那柔软的触感。

  “唔……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诶,对了,今天好像是元宵节诶!嘿嘿,给靓仔做汤圆吃!”

  于是,柒下楼后,看见的就是这个情形:

  伍六七在桌子上摆满了盆盆碗碗,用手从打面团上揪一点下来,往里面放上一勺芝麻馅,再把它包起来,放在手心揉圆。

  柒走近。

  “呀,柒哥!早上好!”伍六七一见到柒就止不住的脸红,尽力把心情平复下来,他笑着对柒说,“柒,坐啊!我在包汤圆。”

  “嗯。”柒静静地坐下来看着他。

  双双无言。

  “呃……柒哥,你要不要试试怎么包汤圆?”

  “为什么要包汤圆?”柒难得的问了句话。

  “因为今天是元宵节啊!”伍六七对柒问话表示很高兴,欣喜的说,“在这一天都要吃元宵的,元宵也就是汤圆,是往糯米粉里面包芝麻馅的团团。”

  “好。”柒回答。

  其实柒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可能是……心情好吧。

  “真的?!”

  “嗯。”

  “那我教你哦!柒哥你好好看着!”

  “嗯。”

  过了一会…

  一个完美的汤圆从柒的手中诞生。

  圆润丝滑,颗颗饱满,皮薄馅大。

  “嗯,很棒诶!柒哥你好厉害。我当初第一次跟大保学包汤圆的时候都没有你包的好。”

    说着伍六七就想到了那一团黑黑白白的东西,不禁汗颜。

  “不过还是因为我这个老师教的好啦!”

  “嗯。”

  柒可是首席刺客,事事都要做到最好,怎么可能连一个小汤圆都包不好。

  “嘿嘿,既然柒哥你会包了,我们一起吧!

    正好你也来帮帮我。鸡大保这只肥鸡,又不知道带着小飞跑哪去了,一上午没见人,哦不,鸡影。”伍六七气鼓鼓的说着,脸颊微鼓。

  噗,好可爱。想戳怎么办。

  不过伍六七也没多加抱怨,很快就又开始忙活起来。

  太阳从东边升到西边,阳光渐渐暗淡,他们终于把这一盆糯米团给用完啦。

  看着一桌子白白胖胖的汤圆,伍六七满意的笑了出来。

  柒竟然也有不小的成就感。

  这时,大保的声音响起来:“阿七!我们回来啦,你有没有包好汤圆?”

  “啾啾~”

  “鸡大保你这家伙死哪去了?!!”伍六七突然凑上来,把大保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吃人的眼神。

  “你知不知道我和柒包整整一天啊?”

  “呃……这,不是给你们年轻人独处的时间吗…你们的二人世界过的不是挺好的吗……”

  “哪,哪里……”伍六七突然心虚。

  “对了,阿七啊,我出去的时候把可乐还有江主任他们叫上了哦!”

  “鸡大保你再说一遍?!!”

  “啊!!”

  于是,傍晚,大保健发廊里满满当当:

  柒,七,两只蓝羽鸡,赤牙,江慧莲,可乐,王子,梅花十三,青凤。

  柒看见他们后,眸子一暗,面色一沉,差点没有劳烦千刃。

  “呦,柒,你也在这里啊。”赤牙阴阳怪气的说到。

  “柒,好久不见。”青凤说到,语调令人捉摸不透。

  伍六七用身子挡住柒,拍拍手笑了笑,道:“看来大家都认识啊,那我就不再多做介绍了,今天是元宵节,大家也不想闹不愉快对不对,来来来,我们来吃汤圆!”

  梅花十三经过柒旁边时,不禁看了一眼柒,而柒回她的,是杀气凌人的赤瞳。

  梅花十三一愣,走开了。

  “大保你去端汤圆!”

  伍六七趁着别人没注意,悄悄拉着柒走到没有人的地方,站在柒面前,看着他的眼睛。

  “诶呀柒哥,你不要总是一副杀气很重的样子,不管以前怎么样,你跟他们什么关系,今天不能打架。

  他们都是我的客人呢,这样就太不给面子了啊!今天不行,以后随你哦。

  但是啊,柒哥,你还是要少一点杀气的为好,杀气那么重,怪不得别人都不爱跟你说话。”

  柒耐着性子听他说完,话音刚落,伍六七的唇就被霸道地封住了。柒一只手撑着墙,一边吻他。

  “唔……嗯……柒哥,你快放开!”

  伍六七十分震惊柒会对他这么做,心里莫名开心?恍惚间,他听到:

    “这是早上的还礼…”

  原来,早上,柒是知道的啊……





——————————

于是某七第二天又在床上躺了一天……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可爱,爱你们

  

  

  

德云总受

『龄龙』这么简单你都猜错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承蒙你的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正文分界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起床啦!”王九龙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在七点准时掀开了张九龄的被子。...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承蒙你的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正文分界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起床啦!”王九龙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在七点准时掀开了张九龄的被子。


        “怎么啦?!”没了被子的张九龄卑微的眯着眼睛,抬头看着白到发光的王九龙,沙哑的气音缓缓吐出来。


        “提问!张九龄!!!”王九龙的话一说出口,张九龄立马就清醒了,自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王九龙几乎每天都有提问,什么爱不爱我啊,那个人是谁啊,你前女友啊什么什么的,总是有各种问题,如果回答不上来或者距离王九龙心里的答案产生偏差,那就完了。


         “什,什么问题?!”


         “今天是什么日子?!”王九龙低头看着他。


        张九龄看了一眼手机,大脑高速运转,嗯。。今天是元宵节,可是,答案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嗯。。第一次见面?!不对,在一起?!不是,搬到一起?!也不是,。。。。。。。。。。。。那是什么?!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张九龄先是熟练的翻身,从床下翻出来一个神秘的长方形袋子,郑重地打开了袋子,拿出了武器,,,呃,,一块键盘,扔在地上,“噗通”一声跪在键盘上,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大喊:“对不起,我错啦!!!”


          “哈哈哈哈嗝儿,我就知道,你每次都这样,你什么时候能猜对啊!!!”王九龙笑的瘫坐在床上。


         “媳妇儿,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张九龄不服输地看着王九龙。


          “元宵节啊,这么简单你都猜错了!!!!!”












          (ꐦ ´͈ ᗨ `͈ )

方宁

元宵贺文【朝俞】

(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

“小朋友吃元宵了吗?” 


特殊时期,贺朝公司里又偏偏有个确诊病例,他们夫夫两人倒是互补,一个在家做贡献,一个在武汉一线忙不可支 


贺朝点了发送,看着好好被自己做毁了的元宵,再看看他的小朋友自从去了武汉就没怎么理过自己,心中又一股莫名的委屈,愤恨的把手机砸在床上 


他就想不明白是哪个傻x先去吃的蝙蝠!鸡鸭鱼肉他不香吗?这下吃出问题来了!当年SARS的警告还不够吗?! 


想揍人吗? 


背影哥说:想,当然他妈想! 


他这辈子都不会把保险卖给那群吃野味的傻x了! ...

(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

“小朋友吃元宵了吗?” 


特殊时期,贺朝公司里又偏偏有个确诊病例,他们夫夫两人倒是互补,一个在家做贡献,一个在武汉一线忙不可支 


贺朝点了发送,看着好好被自己做毁了的元宵,再看看他的小朋友自从去了武汉就没怎么理过自己,心中又一股莫名的委屈,愤恨的把手机砸在床上 


他就想不明白是哪个傻x先去吃的蝙蝠!鸡鸭鱼肉他不香吗?这下吃出问题来了!当年SARS的警告还不够吗?! 


想揍人吗? 


背影哥说:想,当然他妈想! 


他这辈子都不会把保险卖给那群吃野味的傻x了! 

手机振动了一下,贺朝眼前一亮,兴奋的扑到了床上 


“我就知道老谢还是爱我的!” 


锁屏一开,却是老贺发来的一个文件 

贺朝:…… 


虽然有些失望,但贺朝还是打开了文件,只看了一眼,就感到鼻子一酸,快要掉下眼泪来 


还是那熟悉的令人回味无穷的非洲小孩,他们身穿喜庆的红绿色花花衣服,群魔乱舞,只不过却换了台词: 

“谢俞!谢俞!救死扶伤!可敬的逆行者!元宵节块乐!武汉加油!” 


嗯,还有谢俞的照片,灰白色的,闪着发寒的光,看起来跟遗照没什么区别(历史重演) 


下面备注:儿子,你爹给你媳妇儿做的视频,你帮我发一下。还有不用担心你爸爸,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视频。不要问我为什么不亲自发,小俞那孩子怕我花钱告诉我他不要。 


“谢谢爸!” 

贺朝手速飞快,给老贺发了过去,他又看了几遍视频,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长按视频正要转发就有一个强提醒信息发过来 


是谢俞发的 

是谢俞发的啊!! 


贺朝一阵狂喜,小朋友给他发了一张图片,是一碗元宵,还有一张很漂亮的纸,上面写的是簪花小楷:谢谢你们,元宵节快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三句话:吃了,无人机送的,谢谢关心别送礼物 


贺朝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腹有诗书气自华,他抹了把脸,郑重其事的开始编辑信息,用上了自己毕生所学,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纸短情长! 


编辑完以后,贺朝又从头看了一遍,改了几个用词,再看一遍,又删掉几个多余的句子…… 

删到最后,只剩下一句话“老谢我爱你!” 


贺朝还挺满意,点了发送,心情大好,顿时看着自己的黑暗料理都倍儿有食欲 


吃了元宵,贺朝收拾收拾又上了床,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的翻看着自己和谢俞的聊天记录,翻着谢俞的照片——大多是偷拍的,他的小朋友太害羞了,都不愿意上镜 


贺朝看着看着就傻笑了起来 


“谢俞” 

“我等你” 

“一定要给我好好的” 

“武汉会没事的,中国能挺的住” 


拉开窗帘,清冷的月光洒了进来,楼下冷冷清清,只有几盏路灯还亮着,万家灯火都熄去了,似乎没什么人还记得,今天是元宵节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下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但是今年元夜…… 

贺朝仰起了头,伸出了手——是那只带着红绳的手,月光透过指缝钻了进来,无名指上的戒指被晃的发亮。贺朝看着被自己刻的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母XY,恍然间似乎又重回到了那轻狂年少的时光


“小朋友” 

“你朝哥想你了” 

• 

医院中的消毒水味充斥着鼻腔,谢俞已卸去了身上的防护服,和所有人一样,他的脸上也有着深深的勒痕,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他看了一眼手机,轻轻的叹了口气 

贺朝那个傻逼…… 

老子也想你啊。 


那个穿着红豆刻着HZ的红绳和戒指都被他穿在一块带在脖子上了,想着想着谢俞又哑然失笑 

他见过那个医生能不摘首饰的啊…… 


举头望明月,伸手揽月华,低头思君不见君 

“哥,等我” 

                             ——THE END—— 

 

【老贺:儿子你东西发了没】 

【贺朝:卧槽】 

【贺朝:我忘了】 

 

作者:方宁 

上元节快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不谙

义城心囚(四)

我来啦~今天是道长喂洋洋汤圆

元宵节醉酒洋的回忆

———————————————————————————————


      前面阿箐早已坐在汤圆摊里,身边一张矮桌,几条低凳,桌上摆着三碗汤圆,正冒白色的热气。

       见他们来了,阿箐抱怨道,“道长你们这么慢,汤圆都要凉了,亏我还好心替你们点。哼,都是你这个坏家伙害的!”说着,赌气拿起碗里的木勺戳着浮起的白胖汤圆。

      晓星尘安...

我来啦~今天是道长喂洋洋汤圆

元宵节醉酒洋的回忆

———————————————————————————————


      前面阿箐早已坐在汤圆摊里,身边一张矮桌,几条低凳,桌上摆着三碗汤圆,正冒白色的热气。

       见他们来了,阿箐抱怨道,“道长你们这么慢,汤圆都要凉了,亏我还好心替你们点。哼,都是你这个坏家伙害的!”说着,赌气拿起碗里的木勺戳着浮起的白胖汤圆。

      晓星尘安慰着阿箐,衣袍一摆坐了。摸起勺子慢慢舀起一个汤圆,放到嘴边,轻启薄唇,咬下一口,笑道:“阿箐点的汤圆真好吃,这次,便算是沾了阿箐的光。”

      阿箐被晓星尘一夸,来了兴致,“我就说嘛!道长道长,你看我让你吃了这么好吃的汤圆,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本姑娘啊?”

      晓星尘哭笑不得:“敢问,怎样报答?”

      阿箐心中早已想好,忙不迭地道:“那,那我要道长喂我吃!”

      晓星尘无法,只得端起阿箐的碗,拿了勺试探着舀起一个,送至阿箐嘴边。阿箐把嘴张得很大,上下砸吧着夸张地大嚼了一通。

      吃完了,她却冲着薛洋提起调门嚷:“嗯!真好吃,道长还是最疼阿箐了!”脸上得意之色溢了满桌,蹦蹦跳跳地跑到旁边的摊子里去听皮影戏了。

       薛洋看着阿箐欢脱的背影,又看看一旁依旧笑着安静吃汤圆的晓星尘,心中翻江倒海一阵酸意,一路涌到眉梢。

      噼啪一声,薛洋把木勺掷在地上。

      晓星尘抬起头,茫然的转向他,“怎么了?”

      看到晓星尘无措的神情,薛洋竟生出许多委屈来,“我不吃了!我要回去。”

      晓星尘不解道:“可是汤圆不好吃,为何突然便要回去?”

     薛洋醋意更盛,“特别好吃!你喂给人家的汤圆更好吃。”这回连声音里都带着几分委屈醋味。月色下他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赌气般抿着嘴唇。

      晓星尘一顿,随即心下了然,不禁觉得这人有些稚气的可笑,而又拿他没办法,展颜道:“好了好了,你同一个小姑娘计较些什么。”

      他拿了自己的勺,雪白的衣袍一摆,单膝跪落在薛洋身侧,与他齐平。舀起一个,端端正正喂到他面前,温声道:“别闹啦,我喂你还不行吗?就当是道歉赔罪了,过节嘛,开心一点。”

      薛洋眼睫微动,见那人离自己很近,洁净的白衣委地,脸微微扬起,笑容温和,敛尽月光。

      “味道很甜,尝一尝吧。”声音是那样静,和着言语间的气息,暖融融的扑在自己的脸颊上。

       薛洋张开嘴就着勺咬下一口。皮儿清甜软

糯,入口即化,芝麻馅儿慢慢地流了进去,唇齿之间都是香甜,温热地氤氲弥漫开来。

      他便把那一个都吃完了,舔了舔嘴唇,好甜。

       “可还好吃吗?”晓星尘询问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哼,一点都不好吃。一点都不甜。我呸!”薛洋抱着臂,可这次眼眸间闪动着细密的光点。

       “啊?是吗……那,那你试试我碗里的这些。明明是很甜的啊……”

      明明说话的人口是心非,并非实意。他还毫不怀疑,手足无措。明明不是的,被骗了还不知道。

       真傻。

       薛洋拿起酒坛又灌。

       没有哪个人,会傻到拿出柔软温暖的心来,面对一把已经沾着血的匕首。没有哪个人会傻到在黑暗里燃起明烛,等待野兽前来捕食。没有哪个人会和你一样傻。

       案前的红烛泪滴成流,风过处,霜华剑柄的银铃璁珑响起,简单而清脆。

      不常喝酒的人,是很容易醉的。薛洋此时便已颊现酡红,眼尾湿润。半坛烈酒,已醉的深了。

      他头有些晕眩,把手去支额。闭上双目,眼前却全是那人的影子。平静的,带笑的,无措的……他的言语,他的血泪,他的绝望,纷纷乱乱凑在薛洋眼帘,声音和画面如烟花般炸裂在脑海。

      幼时书生的叱骂,常慈安的狞笑,车马碾着路远去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痛。晓星尘霜华出袖,白雪阁尸横满地。

      午后的阳光落在手中牛皮纸包的饴糖上,深夜的月华照着空中纷纷扬扬的尸毒粉。

      还有……还有眼前剑光一闪,血浸白衣。

      还有他浓雾里的这八年,两千九百三十八个夜晚。棺中人面色尸白,了无生计。

       薛洋伏在臂弯里。他在抖。

       他原以为自己是个血肉生命,在灰尘中被这个炼狱折磨为俎上鱼肉。后来,他生出了獠牙长刺,没什么人可以让他留恋惋惜,这世界欺负他,他要偿还。用血偿还。可终究,太苦了,太苦了……

      再后来,他暗黑的生命里突然的有了一盏灯,分明尖锐的无情世道里出现了一丝温柔。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他不知该如何应对。

       但他不愿意放走。他小心翼翼的守着那片温柔,笨拙地把那个人用枷锁锁在他的心里。瞒天过海吧,他想,就让那个人做一个心囚。是不是命运总算把他放在了人间,总算不忘留给他一颗糖。

       可是——

      是他自己这个恶魔厉鬼,是他害死了他。他亲手把那缕灯火掐灭。

     他的光,灭了,散了,回不来了。

      那个人,走了,碎了,找不见了。

      枷锁断了,他的心也没了。

     ——清风明月晓星尘。

     那么好。那样明亮,那样温柔……

     也是。他不该给自己希望的。

     “薛洋,你真的令人恶心。”

      人家恶心透了他,最后连半点残魂都不愿意回来。

       八年,各种方法他试遍了。

       “呜……”颤抖的肩膀里终于透出一声再也抑制不住的呜咽。

       他摇摇晃晃的想站,却扑通一下倒在了桌边。他震颤着爬起,踉跄走到棺前。

        薛洋颤抖着,抓住那人的手。手很凉,指端冰寒。

       薛洋只觉得痛。好痛,心在悸动,痛的抽搐,痛的浑身发软。

      他醉了,可是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

      好难受。

      “晓星尘……我……”

      我痛。我难受。我愧疚。我想你。

      “晓星尘……”薛洋跌坐在木棺边,闭上一双结满血丝的眸子。眼泪滑落,密长的眼睫湿润成缕,喉头攒动。到最后,哽咽难言。

       “要怎样……你才肯回来……”

爱吃柚子的喵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吖(嘻嘻原谅我的懒呀(˶‾᷄ ⁻̫ ‾᷅˵))

元宵节系列以在外打拼的年轻人独自在外过元宵节的故事为主线,再细分为3个连续的小场景,即从冰箱里拿出元宵,在厨房煮元宵,和父母视频吃元宵。同时,3个场景中分别结合冰箱,厨具和手机,又满足了宣传电器产品的目的。

构图上选择了第一视角,更容易引起漂泊游子的情感共鸣,相似的动作-平日打开冰箱、自己做饭、和爸妈视频,用最朴实的场景传达出最深的情感。

配色上温暖温和,一方面贴合元宵节的气氛,更多的想传达出温暖的感觉。即使元宵节在外一个人,但有美食和远在他乡父母的陪伴,相信这个元宵节也是温暖有爱的。

希...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吖(嘻嘻原谅我的懒呀(˶‾᷄ ⁻̫ ‾᷅˵))

元宵节系列以在外打拼的年轻人独自在外过元宵节的故事为主线,再细分为3个连续的小场景,即从冰箱里拿出元宵,在厨房煮元宵,和父母视频吃元宵。同时,3个场景中分别结合冰箱,厨具和手机,又满足了宣传电器产品的目的。

构图上选择了第一视角,更容易引起漂泊游子的情感共鸣,相似的动作-平日打开冰箱、自己做饭、和爸妈视频,用最朴实的场景传达出最深的情感。

配色上温暖温和,一方面贴合元宵节的气氛,更多的想传达出温暖的感觉。即使元宵节在外一个人,但有美食和远在他乡父母的陪伴,相信这个元宵节也是温暖有爱的。

希望在外为了梦想打拼的人们依然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与美好。

茶柠柠Chaning

2.8

三色手作汤圆🤍

加了抹茶粉和南瓜粉

红豆馅和花生馅


大家元宵节快乐❤️

2.8

三色手作汤圆🤍

加了抹茶粉和南瓜粉

红豆馅和花生馅


大家元宵节快乐❤️

逸棠

迟到的贺图,画的自己,还有两个好姐妹的设子!@谐境 @猞猁SLXS 

迟到的贺图,画的自己,还有两个好姐妹的设子!@谐境 @猞猁SLXS 

不谙

义城心囚(二)薛晓文,先虐后甜

我来更文啦!

那个,说一下,古代元宵节吃的团子,在北方叫元宵,南方叫汤圆。因为制作方式的不同,汤圆是煮的,而元宵是炸的哦

义城在蜀东地区,所以是吃汤圆的~

—————————————————————————————


     狭窄的巷子崎岖盘绕,街边挤满了小摊小店。  


     店面上悬着各式的灯笼,绸灯角的流苏穗子在风中摇荡。糖葫芦红彤彤地插在稻草捆子上,皮影戏,在铜锣声...

我来更文啦!

那个,说一下,古代元宵节吃的团子,在北方叫元宵,南方叫汤圆。因为制作方式的不同,汤圆是煮的,而元宵是炸的哦

义城在蜀东地区,所以是吃汤圆的~

—————————————————————————————


     狭窄的巷子崎岖盘绕,街边挤满了小摊小店。  

       

     店面上悬着各式的灯笼,绸灯角的流苏穗子在风中摇荡。糖葫芦红彤彤地插在稻草捆子上,皮影戏,在铜锣声中演着。


      夜空中一盏月多了绽放的烟火陪伴,护城河里莲花灯星点亮起。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巷里涌动,少妇的娇笑声与壮汉的划拳猜掌声混在一起,灯光点点,溢彩流荧。


      毕竟,今天是元宵节。


      人们笑得很开心,即使摩肩接踵,也便不再计较。


      薛洋一身黑衣,怀中抱着一坛酒。从小摊前顺手折了一只糖葫芦,边吃边走在鲜华亮丽的人群中。


       人们见了也只知道是个俊秀儿郎——一双眼睛,乌黑清亮,虎牙微露,更显几分稚气可爱。


      “瞧一瞧那——相思木制的梳子,耐看经用喽!”


       “好看的莲花灯哎——小娘子中意哪一个呀?”


       “甜香的汤圆啰——哎哎,客官,刚出锅热乎着呢!”


       薛洋一晃一荡的,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瞟着摊前绸灯烟火,热闹的人群笑着涌动。


      他也笑,尖尖的虎牙咬开一个海棠果的冰糖壳,绵绵密密的甜意浸在舌上,少年舔了舔嘴角。


      “等我长大了,我身上,一定带着吃不完的糖!”


       ——隔世一般卑微的愿望。


       脸上笑意更盛,不经意低头一扫,街边几条矮低的木桌,长椅旁边,红绸的灯笼下,一盆糯米面,几碗芝麻馅儿,三四个少妇调笑着包着汤圆。


      许是察觉到薛洋的目光,一个少妇回过头去。


       只看见一个黑衣黑发的小郎君,手中拿着串未吃完的糖葫芦,脸上棱角分明。生的着实俊朗,嘴角上犹弯着一抹浅笑。只是黑色的眸子怔怔的,深的看不见底,显得有些朦胧。


       “一个人吗?”少妇向着他笑,“小郎君来碗汤圆?”


       薛洋顿了顿,目光落回那几张粗制的桌椅上。


       一个人啊……就连金光瑶那个小矮子也不在了。


       不了,薛洋转身离去。


       这次他便是掀了整个摊子,亦不会有人来阻止了。


      回去吧,回义城。


       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呢?无端端的去看别人开心,还是让别人寻开心呢?


      他不像金光瑶那个小矮子,酒窝和笑容都像是长在脸上的。


      还是回义城吧,现在的义城……雾很大,也没有吵吵嚷嚷的人。


       薛洋抬起手中的糖葫芦,往唇上送去——手肘却突然被人倒了一下,不受控制的一抖,啪的一声脆响,糖葫芦连签儿带果子一并拍在了地上,糖壳亮晶晶的滚落,青石板路上登时一滩红亮亮的果泥。


       薛洋鼻上泛酸,心中发涩,手上发狠。


       他抚着剑柄,转身便要发作——今天过节,老子心情好买个糖葫芦吃,正月十五的他妈谁这么不长眼!


       “阿铮——你可曾伤着?”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袖底一抖,伸手揽住了旁边踉跄的黑衣道侣。一张脸线条柔和,细长的眉却微促,淡色的眼眸滚着波澜,泛出几分担虑。


        “不会的,三郎不必那么担心我。”黑衣道侣定了定身,便灿笑着,胳膊攀上了’三郎’的肩膀,下巴埋进他的肩里。


        “这样下去,可是会长白头发的~”


       他眼中闪烁着跳动的光,歪头凑在他的耳边,轻轻滑滑的继续说着。


       “不过嘛,我走累了……嗯!要我家三郎背!”


       白衣男子亦是浅浅一笑。看样子,他早已习惯了道侣这样的要求。


       他于是双手架起他的腿,道:“好,背你呀……”眼中的笑意泛起了波,“背阿铮去看花灯喽!”


       望着背上神采飞扬的人,他轻声笑着。眼中其实已燃起千万明灯了。


     背上黑衣少年的笑声清朗,一串串的远了。


     薛洋待在原地,风撩拨着他黑色的衣袖,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渐渐地被花灯遮了。


      抬头,夜空中的烟火,一个个的绽开,一束束缤纷洒落,再一朵朵的开了。


      繁星点点,银河滚动。


     再望长空尽头,一盏明月远远地亮着。


      满腔苦涩。


      小时,望着圆月,他许愿想要有吃不完的糖。  

          

      后来,望着圆月,一白衣一黑衣,他许愿,或许,或许他可以奢望——能一直吃那个人的糖。


      现在,望着圆月——


      灯火花市依旧,尘世热闹几分。


      他却不敢再有妄想。


     降灾挑酒,薛洋转了个身。


     晚冬的风再清冽,吹不散回义城的浓雾。












yagami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喜勿喷谢谢~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喜勿喷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