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元宵节

36552浏览    4432参与
泫墨

《染》——第四章:《扶晓》

楔子:

白绸上点染着几斑血迹,如散落的刺客花的红瓣,厌弃地注视着比它们更艳红的房间。

婚床一角,衣衫凌乱的巧落蜷成一团,茫然呆滞,似乎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只是,当主母走进来拿起床上染血的白绸、露出欣赏而满意的笑容时,巧落蓦然感到一阵恶心从腹部翻涌而上,她意识到那段白绸讽刺性的侮辱:若它纤尘不染、洁白如初,那她就一文不值、轻贱如草;若它这般染上血痕,那她就更理所当然地被困在这里,做他们家的贤妻良母、受气媳妇。

她的价值,她的命运,竟如此轻易而“合理”地被绑在一段白绸上……

1.

少年微垂着倔强孤傲的薄唇,凤目下的浅青卧蚕为他添上几分羸弱柔美;即便刚及束发之年,他骨中的清俊贵气已然冷...

楔子:

白绸上点染着几斑血迹,如散落的刺客花的红瓣,厌弃地注视着比它们更艳红的房间。

婚床一角,衣衫凌乱的巧落蜷成一团,茫然呆滞,似乎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只是,当主母走进来拿起床上染血的白绸、露出欣赏而满意的笑容时,巧落蓦然感到一阵恶心从腹部翻涌而上,她意识到那段白绸讽刺性的侮辱:若它纤尘不染、洁白如初,那她就一文不值、轻贱如草;若它这般染上血痕,那她就更理所当然地被困在这里,做他们家的贤妻良母、受气媳妇。

她的价值,她的命运,竟如此轻易而“合理”地被绑在一段白绸上……

1.

少年微垂着倔强孤傲的薄唇,凤目下的浅青卧蚕为他添上几分羸弱柔美;即便刚及束发之年,他骨中的清俊贵气已然冷冷散发,冷冷地,混杂着深沉和阴鸷。

此时,他跪在石阶之下,半束半披的黑发有些散乱,膝下的砖石将湿冷渗入腿骨。或许是湿冷,或许是一夜太久,又或许两者皆有,双腿早已由疼痛转为麻木,再从麻木变回疼痛,如今已仿佛不再存在了。

他甚至忘记了忍耐,也忘记了呻吟求饶。

只有可怖的沉默。

他执拗地长跪,执拗地在一夜凉寒中反复咀嚼疼痛、屈辱、悲哀,咬紧牙关在心中噬出一个深坑,再用仇恨将其慢慢填满。

长长的石阶尽头,暖殿亮起灯火。有人从那光明处走出,立在离少年十余阶处,居高临下:“圣上问,扶晓公子可知错?可服气?”

呵,问话的究竟是圣上还是……国师?少年沾染了寒凉露气的目光越过石阶上的宦者,直飞向远处明亮的暖殿:“你告诉他,扶晓知错。”

但,不服。


半日后,郊外院落。

“公子前夜急寻我前来,却到如今才现身。”女杀手黎染半卧在美人榻上,蓝裙如夜河倾泻垂下,“下次若无要事就莫用焰火,派人捎信即可,毕竟我也不是那么闲。”

纱帘那头,少年表情模糊:“让姐姐久等,实在抱歉。事出突然,被召进宫吃了些苦头,不过,值得。”

黎染轻捷地翻身坐起:“哦?”

“我尊贵的堂兄还以为真是自己稳稳当当地坐在龙椅上,殊不知国师文彦只手遮天、翻云覆雨。”少年挑眉,傲气微漏。

“文彦进言设坛生祭之事,我也有所耳闻。”黎染蹙眉,眼前闪过无头尸身、符文纵横的铁链和一座燃烧的桃木塔。

“你大概不知,为那祭坛的一部分,有旨令各宗亲于府中供奉其法器。而且,供奉之灯日夜不熄,香油还只能用国师的特供。”少年嗤之以鼻,“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黎染会意:“这可收益不菲。老家伙恐怕富得能自己流香油了。以公子的脾性,定然不肯听话去养这仓中鼠,进宫受罚的祸端便在此吧。”

少年不着痕迹地摸摸膝盖:“此事倒让我看清了: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个不知深浅的小孩子,给点教训便不足为虑。因此我只需沉默示弱,便能悄悄抓其把柄。只是,暗度陈仓之事还需姐姐相助。”

“公子知道我要什么,希望你给得起。”黎染望着纱帘上少年的影子。

“将文彦连根拔起之日,姐姐的短刀定能饮其血、噬其肉。”少年音调不高,却字字掷地有声,“我保证。”

黎染接过隔帘递出的纸卷,目光触及为首的“悬剑山”三字,便泛起微妙的波澜。

少年在那头开口:“此事需待时机,姐姐可忙完手头之事再计议。”

黎染拿出火折子,须臾,纸卷便在她眼底跳动起火焰。

2.

若不是赌债缠身没了办法,陈二绝不会做抬尸这种晦气的事,更何况尸体还是刚过门不久就暴毙的女子。

听一路的老何说,这女子新婚当夜就跑过,抓回来没几天就死了。想到这儿,陈二怎么也不愿抬前面,总觉得走前面背后发冷。所以现在他抬着后头,看得见老何的背,却也看见了女尸露出草席外的一双赤足。

唉,生前大家闺秀,死后就草席一裹、符纸一贴,别说寿衣棺材,连双鞋也没穿。连陈二也不由得感慨。

一路上,那双秀气白嫩的脚在陈二眼前上下颠动,让他瘆得慌之余也暗叹它们的娇柔小巧。相比之下,他那开始当牛做马、后来跟人跑了的老婆磨满厚茧的脚真是粗糙不堪。

有着这样漂亮双脚的女子,脸蛋儿也该不坏吧。陈二想到。只是草席裹尸前,出钱让他们抬尸的夫家已经以发覆其面、以糠塞其口,还请了符纸镇压怨气,足见对她的厌弃与惧怕。

“就这儿吧。”老何说着就停下来。

两人便把草席往乱葬岗某处一放,念叨着“拿钱办事,有怪莫怪”,便照规矩头也不回地溜了。

过了片刻,草席竟微微窸窣起来,似有生气。

一蓝裙女子走过来揭开草席,替尸体理开覆面的黑发。

黎染一手扶坐起面色灰冷的巧落,一手持小帕将其口中的糠掏出,又喂下一粒药丸:“来,这个可以帮你清除离魂丹的余效。”

“咳咳……”巧落缓过神,无力地抱住身边的黎染。

“没事了没事了。”黎染轻拍怀中人单薄的背脊,心生酸楚,“对不起,那晚我不该丢下你离开,让你受苦了。”

巧落摇摇头:“你不可能每次都在,是我不够强大、有心无力罢了。”

黎染扶起巧落:“我们现在先离开这儿,你好好休息几天。”

“可我已经休息十几年了。好不容易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巧落眼底闪起期待的光亮,“你的事办完了吗?去哪里比较方便?”

黎染望向层层淡去的远山:“巧落,你愿意看看帝都吗?”

3.

帝都的上元灯节繁华至极。

满城灯火,夜散星雨,琳琅满目的花灯从小孩手中、店铺檐下直挂到琼楼天边。除了灯烛齐燃的茶坊酒肆,街边巷里还拥满卖蜜饯果子、年糕等吃食的小贩,以及摆放着闹蛾、雪柳等上元头面的摊位。

巧落拉着黎染挑了好几支花钗、雪柳互相插在发髻上,一路看灯看稀奇玩意儿,不知不觉玩得腹中饥饿。

栉比的高楼檐下,陆离的花灯光影里,一个热气腾腾的元宵小摊正热闹。两人随意坐上摊子的条凳:“老板娘,两碗元宵!”

炉灶热气间,老板娘微笑应着,两手迅速移动翻转、竟同时搓着五个大元宵,且个个浑圆饱满,一翻、一扔,白胖子们便跳进了锅。不多时两碗热元宵上桌,入口糯皮软匀不粘牙,酥麻馅儿香甜可爱,吞到胃里暖融融的。

“染,这位老板娘真厉害,一个人就撑起整个摊子。”巧落用手帕优雅地轻拭唇角。

黎染狡黠一笑:“帝都厉害的人还多着呢,走着?”

“那我们去猜灯谜吧!”

“好啊,正好看看你这墨囊是不是中用。”黎染摸摸光洁的下巴。

拨开稠密斑斓的人流,便见得通衢边满架子剪写了诗词的绢灯。诗谜灯共四面,三面贴题签,一面靠壁,猜中者揭签,便可得留念的小玩意儿。

巧落挑中一盏未被揭签的绢灯,细看谜面——“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

“山水花鸟都齐了,倒像是风景——”巧落食指一竖,自语喃喃,“无声泉水、常开之花与不惊之鸟,皆有悖常理,因此不是真的景色,应是一幅山水图卷。”

说着她便去揭签,却不料玉指未及纸签便有另一只手映入眼帘。

那是一只修长清瘦的手,带着不同于巧落的另一种书卷气,与她同时伸向纸签。

抬头,一眼惊鸿。


(未完待续……)

菊子鹿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节的贺图叭哈哈哈哈哈/doge

#旧图转驻Lof#

马上要清明了?那就放个去年元宵节的贺图叭哈哈哈哈哈/doge

#旧图转驻Lof#

一只小团子
好想吃汤圆啊…… 今年元宵节都...

好想吃汤圆啊……


今年元宵节都没出去挑灯笼……

好想吃汤圆啊……


今年元宵节都没出去挑灯笼……

雨齐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灯如昼~元宵节的存稿

轻叶

【柒七】元宵节

没有什么特殊设定。

渣文笔,流水剧情。

接受建议,不喜勿喷。

OK了的话

Lets go


————————————————


正月十五。

  今天一大早,伍六七就起来了。

  他坐起床,看看平时起的都比他早的柒,今天居然还在睡。

  “唔……”伍六七低着头。

  “这家伙,为什么比我瘦啊?!!”郁闷。

  不过他的脸还是有点肉的啦。

  “嘻嘻。”

  伍六七想出了一个点子。虽然还是有点怕柒(毕竟他不想再在床上躺着一天起不来了:)。但看柒这安详的睡颜,也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阿七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接近柒的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了戳柒的...

没有什么特殊设定。

渣文笔,流水剧情。

接受建议,不喜勿喷。

OK了的话

Lets go


————————————————


正月十五。

  今天一大早,伍六七就起来了。

  他坐起床,看看平时起的都比他早的柒,今天居然还在睡。

  “唔……”伍六七低着头。

  “这家伙,为什么比我瘦啊?!!”郁闷。

  不过他的脸还是有点肉的啦。

  “嘻嘻。”

  伍六七想出了一个点子。虽然还是有点怕柒(毕竟他不想再在床上躺着一天起不来了:)。但看柒这安详的睡颜,也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阿七悄悄地伸出一根手指,慢慢接近柒的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戳了戳柒的脸。

  唔……好软。

  伍六七憋笑ing。

  呃……靓仔好像没什么反应,不如……

  然后,伍六七便开始了他的作死之路。

  他又戳又捏,捣鼓了好一阵,结果柒还是没醒。

  “不应该啊……”

  伍六七心生怀疑。

  看着柒,陷入沉思。

  啊啊!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好看!凛冽的线条,高挺的鼻梁,抿直的嘴唇薄如蝉翼,但带着一丝草莓红。

  好想咬一口……

  但是这不好吧……

  嗯…反正柒哥睡着了,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这么想着,伍六七悄悄靠近,小心翼翼的压抑着自己的呼吸。

  近了……

  伍六七一闭眼,靠了上去。

  而柒在那瞬间睁开眼。

  唔……好软…

  伍六七这么想着。也不敢多留,伸出舌尖舔了舔柒的唇,就红着脸走了。

  走的时候还被门拌了一跤。

  “诶呀!”

  伍六七走之后。

  柒面无表情的睁开眼,碰了碰自己的唇,面上波澜不惊,但红透了的耳根出卖了他。

  伍六七红着脸下楼后,满脑子还是柒的唇那柔软的触感。

  “唔……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诶,对了,今天好像是元宵节诶!嘿嘿,给靓仔做汤圆吃!”

  于是,柒下楼后,看见的就是这个情形:

  伍六七在桌子上摆满了盆盆碗碗,用手从打面团上揪一点下来,往里面放上一勺芝麻馅,再把它包起来,放在手心揉圆。

  柒走近。

  “呀,柒哥!早上好!”伍六七一见到柒就止不住的脸红,尽力把心情平复下来,他笑着对柒说,“柒,坐啊!我在包汤圆。”

  “嗯。”柒静静地坐下来看着他。

  双双无言。

  “呃……柒哥,你要不要试试怎么包汤圆?”

  “为什么要包汤圆?”柒难得的问了句话。

  “因为今天是元宵节啊!”伍六七对柒问话表示很高兴,欣喜的说,“在这一天都要吃元宵的,元宵也就是汤圆,是往糯米粉里面包芝麻馅的团团。”

  “好。”柒回答。

  其实柒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可能是……心情好吧。

  “真的?!”

  “嗯。”

  “那我教你哦!柒哥你好好看着!”

  “嗯。”

  过了一会…

  一个完美的汤圆从柒的手中诞生。

  圆润丝滑,颗颗饱满,皮薄馅大。

  “嗯,很棒诶!柒哥你好厉害。我当初第一次跟大保学包汤圆的时候都没有你包的好。”

    说着伍六七就想到了那一团黑黑白白的东西,不禁汗颜。

  “不过还是因为我这个老师教的好啦!”

  “嗯。”

  柒可是首席刺客,事事都要做到最好,怎么可能连一个小汤圆都包不好。

  “嘿嘿,既然柒哥你会包了,我们一起吧!

    正好你也来帮帮我。鸡大保这只肥鸡,又不知道带着小飞跑哪去了,一上午没见人,哦不,鸡影。”伍六七气鼓鼓的说着,脸颊微鼓。

  噗,好可爱。想戳怎么办。

  不过伍六七也没多加抱怨,很快就又开始忙活起来。

  太阳从东边升到西边,阳光渐渐暗淡,他们终于把这一盆糯米团给用完啦。

  看着一桌子白白胖胖的汤圆,伍六七满意的笑了出来。

  柒竟然也有不小的成就感。

  这时,大保的声音响起来:“阿七!我们回来啦,你有没有包好汤圆?”

  “啾啾~”

  “鸡大保你这家伙死哪去了?!!”伍六七突然凑上来,把大保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吃人的眼神。

  “你知不知道我和柒包整整一天啊?”

  “呃……这,不是给你们年轻人独处的时间吗…你们的二人世界过的不是挺好的吗……”

  “哪,哪里……”伍六七突然心虚。

  “对了,阿七啊,我出去的时候把可乐还有江主任他们叫上了哦!”

  “鸡大保你再说一遍?!!”

  “啊!!”

  于是,傍晚,大保健发廊里满满当当:

  柒,七,两只蓝羽鸡,赤牙,江慧莲,可乐,王子,梅花十三,青凤。

  柒看见他们后,眸子一暗,面色一沉,差点没有劳烦千刃。

  “呦,柒,你也在这里啊。”赤牙阴阳怪气的说到。

  “柒,好久不见。”青凤说到,语调令人捉摸不透。

  伍六七用身子挡住柒,拍拍手笑了笑,道:“看来大家都认识啊,那我就不再多做介绍了,今天是元宵节,大家也不想闹不愉快对不对,来来来,我们来吃汤圆!”

  梅花十三经过柒旁边时,不禁看了一眼柒,而柒回她的,是杀气凌人的赤瞳。

  梅花十三一愣,走开了。

  “大保你去端汤圆!”

  伍六七趁着别人没注意,悄悄拉着柒走到没有人的地方,站在柒面前,看着他的眼睛。

  “诶呀柒哥,你不要总是一副杀气很重的样子,不管以前怎么样,你跟他们什么关系,今天不能打架。

  他们都是我的客人呢,这样就太不给面子了啊!今天不行,以后随你哦。

  但是啊,柒哥,你还是要少一点杀气的为好,杀气那么重,怪不得别人都不爱跟你说话。”

  柒耐着性子听他说完,话音刚落,伍六七的唇就被霸道地封住了。柒一只手撑着墙,一边吻他。

  “唔……嗯……柒哥,你快放开!”

  伍六七十分震惊柒会对他这么做,心里莫名开心?恍惚间,他听到:

    “这是早上的还礼…”

  原来,早上,柒是知道的啊……





——————————

于是某七第二天又在床上躺了一天……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可爱,爱你们

  

  

  

德云总受

『龄龙』这么简单你都猜错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承蒙你的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正文分界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起床啦!”王九龙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在七点准时掀开了张九龄的被子。...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正主,圈地自萌








承蒙你的出现








够我喜欢好多年








(正文分界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起床啦!”王九龙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怎么也睡不着,终于在七点准时掀开了张九龄的被子。


        “怎么啦?!”没了被子的张九龄卑微的眯着眼睛,抬头看着白到发光的王九龙,沙哑的气音缓缓吐出来。


        “提问!张九龄!!!”王九龙的话一说出口,张九龄立马就清醒了,自从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王九龙几乎每天都有提问,什么爱不爱我啊,那个人是谁啊,你前女友啊什么什么的,总是有各种问题,如果回答不上来或者距离王九龙心里的答案产生偏差,那就完了。


         “什,什么问题?!”


         “今天是什么日子?!”王九龙低头看着他。


        张九龄看了一眼手机,大脑高速运转,嗯。。今天是元宵节,可是,答案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嗯。。第一次见面?!不对,在一起?!不是,搬到一起?!也不是,。。。。。。。。。。。。那是什么?!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张九龄先是熟练的翻身,从床下翻出来一个神秘的长方形袋子,郑重地打开了袋子,拿出了武器,,,呃,,一块键盘,扔在地上,“噗通”一声跪在键盘上,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大喊:“对不起,我错啦!!!”


          “哈哈哈哈嗝儿,我就知道,你每次都这样,你什么时候能猜对啊!!!”王九龙笑的瘫坐在床上。


         “媳妇儿,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张九龄不服输地看着王九龙。


          “元宵节啊,这么简单你都猜错了!!!!!”












          (ꐦ ´͈ ᗨ `͈ )

方宁

元宵贺文【朝俞】

(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

“小朋友吃元宵了吗?” 


特殊时期,贺朝公司里又偏偏有个确诊病例,他们夫夫两人倒是互补,一个在家做贡献,一个在武汉一线忙不可支 


贺朝点了发送,看着好好被自己做毁了的元宵,再看看他的小朋友自从去了武汉就没怎么理过自己,心中又一股莫名的委屈,愤恨的把手机砸在床上 


他就想不明白是哪个傻x先去吃的蝙蝠!鸡鸭鱼肉他不香吗?这下吃出问题来了!当年SARS的警告还不够吗?! 


想揍人吗? 


背影哥说:想,当然他妈想! 


他这辈子都不会把保险卖给那群吃野味的傻x了! ...

(别问我为什么现在才发……)

“小朋友吃元宵了吗?” 


特殊时期,贺朝公司里又偏偏有个确诊病例,他们夫夫两人倒是互补,一个在家做贡献,一个在武汉一线忙不可支 


贺朝点了发送,看着好好被自己做毁了的元宵,再看看他的小朋友自从去了武汉就没怎么理过自己,心中又一股莫名的委屈,愤恨的把手机砸在床上 


他就想不明白是哪个傻x先去吃的蝙蝠!鸡鸭鱼肉他不香吗?这下吃出问题来了!当年SARS的警告还不够吗?! 


想揍人吗? 


背影哥说:想,当然他妈想! 


他这辈子都不会把保险卖给那群吃野味的傻x了! 

手机振动了一下,贺朝眼前一亮,兴奋的扑到了床上 


“我就知道老谢还是爱我的!” 


锁屏一开,却是老贺发来的一个文件 

贺朝:…… 


虽然有些失望,但贺朝还是打开了文件,只看了一眼,就感到鼻子一酸,快要掉下眼泪来 


还是那熟悉的令人回味无穷的非洲小孩,他们身穿喜庆的红绿色花花衣服,群魔乱舞,只不过却换了台词: 

“谢俞!谢俞!救死扶伤!可敬的逆行者!元宵节块乐!武汉加油!” 


嗯,还有谢俞的照片,灰白色的,闪着发寒的光,看起来跟遗照没什么区别(历史重演) 


下面备注:儿子,你爹给你媳妇儿做的视频,你帮我发一下。还有不用担心你爸爸,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视频。不要问我为什么不亲自发,小俞那孩子怕我花钱告诉我他不要。 


“谢谢爸!” 

贺朝手速飞快,给老贺发了过去,他又看了几遍视频,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长按视频正要转发就有一个强提醒信息发过来 


是谢俞发的 

是谢俞发的啊!! 


贺朝一阵狂喜,小朋友给他发了一张图片,是一碗元宵,还有一张很漂亮的纸,上面写的是簪花小楷:谢谢你们,元宵节快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三句话:吃了,无人机送的,谢谢关心别送礼物 


贺朝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腹有诗书气自华,他抹了把脸,郑重其事的开始编辑信息,用上了自己毕生所学,深刻感受到了什么叫纸短情长! 


编辑完以后,贺朝又从头看了一遍,改了几个用词,再看一遍,又删掉几个多余的句子…… 

删到最后,只剩下一句话“老谢我爱你!” 


贺朝还挺满意,点了发送,心情大好,顿时看着自己的黑暗料理都倍儿有食欲 


吃了元宵,贺朝收拾收拾又上了床,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的翻看着自己和谢俞的聊天记录,翻着谢俞的照片——大多是偷拍的,他的小朋友太害羞了,都不愿意上镜 


贺朝看着看着就傻笑了起来 


“谢俞” 

“我等你” 

“一定要给我好好的” 

“武汉会没事的,中国能挺的住” 


拉开窗帘,清冷的月光洒了进来,楼下冷冷清清,只有几盏路灯还亮着,万家灯火都熄去了,似乎没什么人还记得,今天是元宵节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下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但是今年元夜…… 

贺朝仰起了头,伸出了手——是那只带着红绳的手,月光透过指缝钻了进来,无名指上的戒指被晃的发亮。贺朝看着被自己刻的歪歪扭扭的两个字母XY,恍然间似乎又重回到了那轻狂年少的时光


“小朋友” 

“你朝哥想你了” 

• 

医院中的消毒水味充斥着鼻腔,谢俞已卸去了身上的防护服,和所有人一样,他的脸上也有着深深的勒痕,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 


他看了一眼手机,轻轻的叹了口气 

贺朝那个傻逼…… 

老子也想你啊。 


那个穿着红豆刻着HZ的红绳和戒指都被他穿在一块带在脖子上了,想着想着谢俞又哑然失笑 

他见过那个医生能不摘首饰的啊…… 


举头望明月,伸手揽月华,低头思君不见君 

“哥,等我” 

                             ——THE END—— 

 

【老贺:儿子你东西发了没】 

【贺朝:卧槽】 

【贺朝:我忘了】 

 

作者:方宁 

上元节快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安否…不谙

义城心囚(四)

我来啦~今天是道长喂洋洋汤圆

元宵节醉酒洋的回忆

———————————————————————————————


      前面阿箐早已坐在汤圆摊里,身边一张矮桌,几条低凳,桌上摆着三碗汤圆,正冒白色的热气。

       见他们来了,阿箐抱怨道,“道长你们这么慢,汤圆都要凉了,亏我还好心替你们点。哼,都是你这个坏家伙害的!”说着,赌气拿起碗里的木勺戳着浮起的白胖汤圆。

      晓星尘安...

我来啦~今天是道长喂洋洋汤圆

元宵节醉酒洋的回忆

———————————————————————————————


      前面阿箐早已坐在汤圆摊里,身边一张矮桌,几条低凳,桌上摆着三碗汤圆,正冒白色的热气。

       见他们来了,阿箐抱怨道,“道长你们这么慢,汤圆都要凉了,亏我还好心替你们点。哼,都是你这个坏家伙害的!”说着,赌气拿起碗里的木勺戳着浮起的白胖汤圆。

      晓星尘安慰着阿箐,衣袍一摆坐了。摸起勺子慢慢舀起一个汤圆,放到嘴边,轻启薄唇,咬下一口,笑道:“阿箐点的汤圆真好吃,这次,便算是沾了阿箐的光。”

      阿箐被晓星尘一夸,来了兴致,“我就说嘛!道长道长,你看我让你吃了这么好吃的汤圆,你是不是应该报答一下本姑娘啊?”

      晓星尘哭笑不得:“敢问,怎样报答?”

      阿箐心中早已想好,忙不迭地道:“那,那我要道长喂我吃!”

      晓星尘无法,只得端起阿箐的碗,拿了勺试探着舀起一个,送至阿箐嘴边。阿箐把嘴张得很大,上下砸吧着夸张地大嚼了一通。

      吃完了,她却冲着薛洋提起调门嚷:“嗯!真好吃,道长还是最疼阿箐了!”脸上得意之色溢了满桌,蹦蹦跳跳地跑到旁边的摊子里去听皮影戏了。

       薛洋看着阿箐欢脱的背影,又看看一旁依旧笑着安静吃汤圆的晓星尘,心中翻江倒海一阵酸意,一路涌到眉梢。

      噼啪一声,薛洋把木勺掷在地上。

      晓星尘抬起头,茫然的转向他,“怎么了?”

      看到晓星尘无措的神情,薛洋竟生出许多委屈来,“我不吃了!我要回去。”

      晓星尘不解道:“可是汤圆不好吃,为何突然便要回去?”

     薛洋醋意更盛,“特别好吃!你喂给人家的汤圆更好吃。”这回连声音里都带着几分委屈醋味。月色下他瞪大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赌气般抿着嘴唇。

      晓星尘一顿,随即心下了然,不禁觉得这人有些稚气的可笑,而又拿他没办法,展颜道:“好了好了,你同一个小姑娘计较些什么。”

      他拿了自己的勺,雪白的衣袍一摆,单膝跪落在薛洋身侧,与他齐平。舀起一个,端端正正喂到他面前,温声道:“别闹啦,我喂你还不行吗?就当是道歉赔罪了,过节嘛,开心一点。”

      薛洋眼睫微动,见那人离自己很近,洁净的白衣委地,脸微微扬起,笑容温和,敛尽月光。

      “味道很甜,尝一尝吧。”声音是那样静,和着言语间的气息,暖融融的扑在自己的脸颊上。

       薛洋张开嘴就着勺咬下一口。皮儿清甜软

糯,入口即化,芝麻馅儿慢慢地流了进去,唇齿之间都是香甜,温热地氤氲弥漫开来。

      他便把那一个都吃完了,舔了舔嘴唇,好甜。

       “可还好吃吗?”晓星尘询问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哼,一点都不好吃。一点都不甜。我呸!”薛洋抱着臂,可这次眼眸间闪动着细密的光点。

       “啊?是吗……那,那你试试我碗里的这些。明明是很甜的啊……”

      明明说话的人口是心非,并非实意。他还毫不怀疑,手足无措。明明不是的,被骗了还不知道。

       真傻。

       薛洋拿起酒坛又灌。

       没有哪个人,会傻到拿出柔软温暖的心来,面对一把已经沾着血的匕首。没有哪个人会傻到在黑暗里燃起明烛,等待野兽前来捕食。没有哪个人会和你一样傻。

       案前的红烛泪滴成流,风过处,霜华剑柄的银铃璁珑响起,简单而清脆。

      不常喝酒的人,是很容易醉的。薛洋此时便已颊现酡红,眼尾湿润。半坛烈酒,已醉的深了。

      他头有些晕眩,把手去支额。闭上双目,眼前却全是那人的影子。平静的,带笑的,无措的……他的言语,他的血泪,他的绝望,纷纷乱乱凑在薛洋眼帘,声音和画面如烟花般炸裂在脑海。

      幼时书生的叱骂,常慈安的狞笑,车马碾着路远去的声音,声嘶力竭的喊痛。晓星尘霜华出袖,白雪阁尸横满地。

      午后的阳光落在手中牛皮纸包的饴糖上,深夜的月华照着空中纷纷扬扬的尸毒粉。

      还有……还有眼前剑光一闪,血浸白衣。

      还有他浓雾里的这八年,两千九百三十八个夜晚。棺中人面色尸白,了无生计。

       薛洋伏在臂弯里。他在抖。

       他原以为自己是个血肉生命,在灰尘中被这个炼狱折磨为俎上鱼肉。后来,他生出了獠牙长刺,没什么人可以让他留恋惋惜,这世界欺负他,他要偿还。用血偿还。可终究,太苦了,太苦了……

      再后来,他暗黑的生命里突然的有了一盏灯,分明尖锐的无情世道里出现了一丝温柔。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他不知该如何应对。

       但他不愿意放走。他小心翼翼的守着那片温柔,笨拙地把那个人用枷锁锁在他的心里。瞒天过海吧,他想,就让那个人做一个心囚。是不是命运总算把他放在了人间,总算不忘留给他一颗糖。

       可是——

      是他自己这个恶魔厉鬼,是他害死了他。他亲手把那缕灯火掐灭。

     他的光,灭了,散了,回不来了。

      那个人,走了,碎了,找不见了。

      枷锁断了,他的心也没了。

     ——清风明月晓星尘。

     那么好。那样明亮,那样温柔……

     也是。他不该给自己希望的。

     “薛洋,你真的令人恶心。”

      人家恶心透了他,最后连半点残魂都不愿意回来。

       八年,各种方法他试遍了。

       “呜……”颤抖的肩膀里终于透出一声再也抑制不住的呜咽。

       他摇摇晃晃的想站,却扑通一下倒在了桌边。他震颤着爬起,踉跄走到棺前。

        薛洋颤抖着,抓住那人的手。手很凉,指端冰寒。

       薛洋只觉得痛。好痛,心在悸动,痛的抽搐,痛的浑身发软。

      他醉了,可是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

      好难受。

      “晓星尘……我……”

      我痛。我难受。我愧疚。我想你。

      “晓星尘……”薛洋跌坐在木棺边,闭上一双结满血丝的眸子。眼泪滑落,密长的眼睫湿润成缕,喉头攒动。到最后,哽咽难言。

       “要怎样……你才肯回来……”

爱吃柚子的喵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吖(嘻嘻原谅我的懒呀(˶‾᷄ ⁻̫ ‾᷅˵))

元宵节系列以在外打拼的年轻人独自在外过元宵节的故事为主线,再细分为3个连续的小场景,即从冰箱里拿出元宵,在厨房煮元宵,和父母视频吃元宵。同时,3个场景中分别结合冰箱,厨具和手机,又满足了宣传电器产品的目的。

构图上选择了第一视角,更容易引起漂泊游子的情感共鸣,相似的动作-平日打开冰箱、自己做饭、和爸妈视频,用最朴实的场景传达出最深的情感。

配色上温暖温和,一方面贴合元宵节的气氛,更多的想传达出温暖的感觉。即使元宵节在外一个人,但有美食和远在他乡父母的陪伴,相信这个元宵节也是温暖有爱的。

希...

正经喵来喽~补一下元宵节的插画吖(嘻嘻原谅我的懒呀(˶‾᷄ ⁻̫ ‾᷅˵))

元宵节系列以在外打拼的年轻人独自在外过元宵节的故事为主线,再细分为3个连续的小场景,即从冰箱里拿出元宵,在厨房煮元宵,和父母视频吃元宵。同时,3个场景中分别结合冰箱,厨具和手机,又满足了宣传电器产品的目的。

构图上选择了第一视角,更容易引起漂泊游子的情感共鸣,相似的动作-平日打开冰箱、自己做饭、和爸妈视频,用最朴实的场景传达出最深的情感。

配色上温暖温和,一方面贴合元宵节的气氛,更多的想传达出温暖的感觉。即使元宵节在外一个人,但有美食和远在他乡父母的陪伴,相信这个元宵节也是温暖有爱的。

希望在外为了梦想打拼的人们依然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与美好。

茶柠Liberty

2.8

三色手作汤圆🤍

加了抹茶粉和南瓜粉

红豆馅和花生馅


大家元宵节快乐❤️

2.8

三色手作汤圆🤍

加了抹茶粉和南瓜粉

红豆馅和花生馅


大家元宵节快乐❤️

逸棠

迟到的贺图,画的自己,还有两个好姐妹的设子!@谐境 @猞猁SLXS 

迟到的贺图,画的自己,还有两个好姐妹的设子!@谐境 @猞猁SLXS 

安否…不谙

义城心囚(二)薛晓文,先虐后甜

我来更文啦!

那个,说一下,古代元宵节吃的团子,在北方叫元宵,南方叫汤圆。因为制作方式的不同,汤圆是煮的,而元宵是炸的哦

义城在蜀东地区,所以是吃汤圆的~

—————————————————————————————


     狭窄的巷子崎岖盘绕,街边挤满了小摊小店。  


     店面上悬着各式的灯笼,绸灯角的流苏穗子在风中摇荡。糖葫芦红彤彤地插在稻草捆子上,皮影戏,在铜锣声...

我来更文啦!

那个,说一下,古代元宵节吃的团子,在北方叫元宵,南方叫汤圆。因为制作方式的不同,汤圆是煮的,而元宵是炸的哦

义城在蜀东地区,所以是吃汤圆的~

—————————————————————————————


     狭窄的巷子崎岖盘绕,街边挤满了小摊小店。  

       

     店面上悬着各式的灯笼,绸灯角的流苏穗子在风中摇荡。糖葫芦红彤彤地插在稻草捆子上,皮影戏,在铜锣声中演着。


      夜空中一盏月多了绽放的烟火陪伴,护城河里莲花灯星点亮起。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巷里涌动,少妇的娇笑声与壮汉的划拳猜掌声混在一起,灯光点点,溢彩流荧。


      毕竟,今天是元宵节。


      人们笑得很开心,即使摩肩接踵,也便不再计较。


      薛洋一身黑衣,怀中抱着一坛酒。从小摊前顺手折了一只糖葫芦,边吃边走在鲜华亮丽的人群中。


       人们见了也只知道是个俊秀儿郎——一双眼睛,乌黑清亮,虎牙微露,更显几分稚气可爱。


      “瞧一瞧那——相思木制的梳子,耐看经用喽!”


       “好看的莲花灯哎——小娘子中意哪一个呀?”


       “甜香的汤圆啰——哎哎,客官,刚出锅热乎着呢!”


       薛洋一晃一荡的,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瞟着摊前绸灯烟火,热闹的人群笑着涌动。


      他也笑,尖尖的虎牙咬开一个海棠果的冰糖壳,绵绵密密的甜意浸在舌上,少年舔了舔嘴角。


      “等我长大了,我身上,一定带着吃不完的糖!”


       ——隔世一般卑微的愿望。


       脸上笑意更盛,不经意低头一扫,街边几条矮低的木桌,长椅旁边,红绸的灯笼下,一盆糯米面,几碗芝麻馅儿,三四个少妇调笑着包着汤圆。


      许是察觉到薛洋的目光,一个少妇回过头去。


       只看见一个黑衣黑发的小郎君,手中拿着串未吃完的糖葫芦,脸上棱角分明。生的着实俊朗,嘴角上犹弯着一抹浅笑。只是黑色的眸子怔怔的,深的看不见底,显得有些朦胧。


       “一个人吗?”少妇向着他笑,“小郎君来碗汤圆?”


       薛洋顿了顿,目光落回那几张粗制的桌椅上。


       一个人啊……就连金光瑶那个小矮子也不在了。


       不了,薛洋转身离去。


       这次他便是掀了整个摊子,亦不会有人来阻止了。


      回去吧,回义城。


       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呢?无端端的去看别人开心,还是让别人寻开心呢?


      他不像金光瑶那个小矮子,酒窝和笑容都像是长在脸上的。


      还是回义城吧,现在的义城……雾很大,也没有吵吵嚷嚷的人。


       薛洋抬起手中的糖葫芦,往唇上送去——手肘却突然被人倒了一下,不受控制的一抖,啪的一声脆响,糖葫芦连签儿带果子一并拍在了地上,糖壳亮晶晶的滚落,青石板路上登时一滩红亮亮的果泥。


       薛洋鼻上泛酸,心中发涩,手上发狠。


       他抚着剑柄,转身便要发作——今天过节,老子心情好买个糖葫芦吃,正月十五的他妈谁这么不长眼!


       “阿铮——你可曾伤着?”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袖底一抖,伸手揽住了旁边踉跄的黑衣道侣。一张脸线条柔和,细长的眉却微促,淡色的眼眸滚着波澜,泛出几分担虑。


        “不会的,三郎不必那么担心我。”黑衣道侣定了定身,便灿笑着,胳膊攀上了’三郎’的肩膀,下巴埋进他的肩里。


        “这样下去,可是会长白头发的~”


       他眼中闪烁着跳动的光,歪头凑在他的耳边,轻轻滑滑的继续说着。


       “不过嘛,我走累了……嗯!要我家三郎背!”


       白衣男子亦是浅浅一笑。看样子,他早已习惯了道侣这样的要求。


       他于是双手架起他的腿,道:“好,背你呀……”眼中的笑意泛起了波,“背阿铮去看花灯喽!”


       望着背上神采飞扬的人,他轻声笑着。眼中其实已燃起千万明灯了。


     背上黑衣少年的笑声清朗,一串串的远了。


     薛洋待在原地,风撩拨着他黑色的衣袖,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渐渐地被花灯遮了。


      抬头,夜空中的烟火,一个个的绽开,一束束缤纷洒落,再一朵朵的开了。


      繁星点点,银河滚动。


     再望长空尽头,一盏明月远远地亮着。


      满腔苦涩。


      小时,望着圆月,他许愿想要有吃不完的糖。  

          

      后来,望着圆月,一白衣一黑衣,他许愿,或许,或许他可以奢望——能一直吃那个人的糖。


      现在,望着圆月——


      灯火花市依旧,尘世热闹几分。


      他却不敢再有妄想。


     降灾挑酒,薛洋转了个身。


     晚冬的风再清冽,吹不散回义城的浓雾。












yagami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喜勿喷谢谢~

萌新报道,献丑一张新年贺图,不喜勿喷谢谢~

小雪糕冻儿

遇见逆水寒元宵节剧情—方承意线—

💋💋💋—温池酒露(下)—💋💋💋


嗯嗯,方大侯爷的真香剧情来了,咱废话不多说直接上图😉

姐妹儿我差点儿把持不住╮( •́ω•̀ )╭这真不是咱们的错对不对 ( • ̀ω•́ )✧

遇见逆水寒元宵节剧情—方承意线—

💋💋💋—温池酒露(下)—💋💋💋


嗯嗯,方大侯爷的真香剧情来了,咱废话不多说直接上图😉

姐妹儿我差点儿把持不住╮( •́ω•̀ )╭这真不是咱们的错对不对 ( • ̀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