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元末

301浏览    4参与
鞠躬一败涂地

于心有愧

【张定边x陈友谅】


琼玉碎纷纷,

不惊往来人。

汉宫金镂如蛾去,

故里草木深。


  先帝尸骨还未寒哪。

  张必先被绑于武昌城下喊着他的名字劝降时,将军不无悲哀地想。那明主乘胜追击,势如破竹,陈汉早已大厦将倾,破城只在须臾之间。

  “将军,张将军,我们……降了吧。”陈理站在他身后,望着高冠山上黑压压的明军和密密麻麻的旗帜,面上是压抑不住的惊恐,用颤抖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袖。

  本就是无力回天的局势,在陈汉帝王被那支流矢一箭穿颅后,将军就已经预想到会有今天。而在这之前,哪怕是那些雄...

【张定边x陈友谅】


琼玉碎纷纷,

不惊往来人。

汉宫金镂如蛾去,

故里草木深。

 

  先帝尸骨还未寒哪。

  张必先被绑于武昌城下喊着他的名字劝降时,将军不无悲哀地想。那明主乘胜追击,势如破竹,陈汉早已大厦将倾,破城只在须臾之间。

  “将军,张将军,我们……降了吧。”陈理站在他身后,望着高冠山上黑压压的明军和密密麻麻的旗帜,面上是压抑不住的惊恐,用颤抖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袖。

  本就是无力回天的局势,在陈汉帝王被那支流矢一箭穿颅后,将军就已经预想到会有今天。而在这之前,哪怕是那些雄伟的船只在火光冲天中化为灰烬,哪怕帝王的权术和多疑的性格使能者尽数逃散,他也未想过失败,直到他死于乱军。

 

  那夜将军遮莫风险,仍是用小舟去载他回来,却懊悔终究没能挡住那支飞箭,没能救得了他。或残破、或完好的尸体横乱交叠,已经散发出阵阵恶臭,将军还是一眼就找到了帝王的尸首,又究竟是没有再多看一眼。

  鄱阳湖泬廖的湖水沉默着洗涤去了血腥,唯留下一片本不属八月的冷寂。

  他自以为守了他一辈子,最后还是没护得住他、没来得及让他东山再起,将军流眄湖中的月色,眼眶一阵发酸,在黑暗中无声地抬手阖上帝王冰凉干涩的眼,想,我于你有愧。

  所以他不肯降,后也无论陈汉遗官如何规劝不肯接受明主的授职,他不晓得这是他本身便拥有的气节。亏得明主惜将才,也佩服他的忠贞,叹了口气只大手一挥,许他离开了应天府。

  将军走时仍是乘那一只木舟,那救过帝王的命、又载着折戟而回的小舟顺流而下。金陵的春日江花烂漫,杨柳在东君的暄妍晴空中抽了新芽,如此盛景,似乎也在相庆新生的大明王朝。

  只可惜这一切与他无关,将军深觉倦意,摸了摸木质的船头,这霅霅江水便送他回了他和帝王的渔乡。


  帝王未起义之前就与他谙熟,虽同出身于渔家,那人却不似自己这般看起来像个粗糙武人,他习得些知识,不大爱说话,当县衙小吏的时候在案前一坐便是一副书生模样。

  只是他神情总是疏远冷漠,那双黑眸窅冥,打量旁人的时候总教人背后生寒。也仅有将军才明白那骄傲的皮囊和狠辣的手段之后,是曾同他在一叶唱晚渔舟之上畅谈圹琅将来的踌躇满志,是同他对酒当歌结为生死至交的豪放不羁。帝王多疑猜忌的性格几乎容不下任何部下一丝有功高震主或反叛的可能,而他曾疲惫地靠在他的肩上徐徐叹气。

  他将这一生的信任推心置腹地尽数授了将军,将军便许以一生至死不渝、矢志不摇的追随。


  他们心怀壮志相伴离去时草木疏疏的简陋故居,已经历了不知几十个春秋,如今杂草蓁莽,荒凉破败。将军回时孑然一身,细细地收拾了这处,人世红尘纷繁芜杂,末了竟觉了无牵挂。

  翌年冬日下了一场大雪,鹅毛毰毸中将军去看渔乡冻结的湖面,听到过往人议论道明主一把火烧了帝王所建的汉王行宫,融了臣子献的那金镂床。

  “可圣上又偏在废墟上大兴土木……”

  “实在是看不懂啊!”

  “天子之意,哪是我与尔等小民能够参透……”

  将军叹气,只想到今年的湖结的比往年要早。


  将军归隐,在故里一守,便又在尘世逗留了五六十年,期间也常常去山那头的寺庙与高僧长谈,大师问起过他是否愿皈依佛门,将军不答,仍然如故来此念诵经文,独看天高地阔。到大限将至时,将军渐模糊的眼前似出现了他心念已久、忠心一生的人,他在一片恬静好景中溘然长逝,布满沟壑的面上神态淡然,赫然若在此后人间历经了一场莫大的劫,而如今他的佛终归要来渡他。

 

  三生石旁的彼岸花开了满忘川河畔,却没有想象般红得焚热如火。在奈何桥头,等了他五十年的帝王面色平静地看着来人,那双曾经神采奕然、充斥着燎原之火的漆黑瞳子看不出喜怒哀乐。将军默然地走向他,陪伴了半生的知己相对无言。

  他要开口,刚唤道“陛下”,帝王却摆摆手打断了他的后话:

  “像未起兵前那般,称我的名字便好。”

  将军又是张了张口,才唤了一声“友谅”。接下来的话他却觉如鱼骨梗喉般刺痛,我没有能护住你,没有能匡扶陈汉,我让你等得久了。

  他在人间老去的时候,他守了一生的人仍然悲哀地持着那份足够年轻的面容。

 

  陈友谅沉默半晌,抬手拂去了张定边两鬓的霜雪,为难地看着他,恍然道:

  “我于你有愧。”

 

 

 

 

我独昏昏

【刘宋】宋濂当道士去了,刘基表示墙裂支持

回家送龙门子入仙华山辞


序:龙门先生既辞辟命,将去入仙华山为道士,而达官有邀止之者。予弱冠婴疾,习懒不能事。尝爱老氏清净,亦欲作道士,未遂。闻先生之言则大喜,因歌以速其行。先生行,吾亦从此往矣。他日道成为列仙,无相忘也


青山崔嵬兮烟云杳冥,回溪郁纡兮岩谷晦明。

脩篁杂树兮相蔽亏,洞壑窈窕兮人不知。

清猿警夜兮鹤报晨,花开鸟啼兮长如春。

隰有芷兮陵有苕,美人不来兮山寂寥。

琼芝兮玉华,丹荑兮翠葩。

紫葛兮黄精,礧碨兮鬖髿。

蜚梁连蜷兮登降峛崺,幽漻阒碌兮敞晃谲诡。

芳兰桂椒兮或红或紫。

松风涧泉兮金石盈耳。

梧柤萋萋兮竹实蕊蕊,凤凰翔鸣兮五色卉炜。

望美...


回家送龙门子入仙华山辞


序:龙门先生既辞辟命,将去入仙华山为道士,而达官有邀止之者。予弱冠婴疾,习懒不能事。尝爱老氏清净,亦欲作道士,未遂。闻先生之言则大喜,因歌以速其行。先生行,吾亦从此往矣。他日道成为列仙,无相忘也



青山崔嵬兮烟云杳冥,回溪郁纡兮岩谷晦明。

脩篁杂树兮相蔽亏,洞壑窈窕兮人不知。

清猿警夜兮鹤报晨,花开鸟啼兮长如春。

隰有芷兮陵有苕,美人不来兮山寂寥。

琼芝兮玉华,丹荑兮翠葩。

紫葛兮黄精,礧碨兮鬖髿。

蜚梁连蜷兮登降峛崺,幽漻阒碌兮敞晃谲诡。

芳兰桂椒兮或红或紫。

松风涧泉兮金石盈耳。

梧柤萋萋兮竹实蕊蕊,凤凰翔鸣兮五色卉炜。

望美人兮翠微,空山寂寥兮迟尔来归。

霓为衣兮霞为裳,饮沆瀣兮食瑶浆。

睎正阳兮澡沦阴,精神完兮毛发香。

握六符兮蹑九灵,被矞云兮歌洞章。

御扶摇兮款天门,诣北斗兮觐虚皇。

超鸿濛兮轶布夷,造无始兮逍遥娭。

召秦女兮吹箫,使湘娥兮弹丝。

洪崖啸歌兮王母启齿,万舞齐进兮襟佩飒纚。

长离前驱兮鸾鸟为使,苍龙騑騑兮白虎豸豸。

雷公磅硠兮列缺旭虺。

登明堂兮绝河津,上阁道兮攀勾陈。

过三危兮绕玄冥,出太微兮入西清。

憩牛渚兮泛灵槎,乘回飙兮以还家。

美人兮归来,山中兮其乐无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会儿伯温同学正好第二次得罪了上司辞了职,郁闷着呢,看着好朋友景濂修仙去了十分羡慕,表示“兄弟等着我马上就来”。当然,伯温最后没有进山修道,景濂到底也没能放下凡尘众生。

• 沧海遗珍  古董图库 •
  1. 元末明初顶级梅子青大碗
  2. 尺寸: 口径19.6cm
  3. : 口径19.6cm 品相:一个磕掉,底足磕修,三根冲,一个磕冲

元末明初顶级梅子青大碗

尺寸: 口径19.6cm
品相:一个磕掉,底足磕修,三根冲,一个磕冲 

藏品说明:这只龙泉是一件很好的标准梅子青发色的标准件,硕大无比,釉面肥厚滋润,特别好就在其发色上,可以说是当时最顶峰的作品,馆藏很多龙泉,能达到这种发色的也不多,虽然残,但是作为一个最好的龙泉的对比教材,这种碗还是值得收藏一件对比用的。

元末明初顶级梅子青大碗

尺寸: 口径19.6cm
品相:一个磕掉,底足磕修,三根冲,一个磕冲 

藏品说明:这只龙泉是一件很好的标准梅子青发色的标准件,硕大无比,釉面肥厚滋润,特别好就在其发色上,可以说是当时最顶峰的作品,馆藏很多龙泉,能达到这种发色的也不多,虽然残,但是作为一个最好的龙泉的对比教材,这种碗还是值得收藏一件对比用的。

LCP

明初江南重赋

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自江南发达以来,历朝江南无不重赋,谁叫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呢。

江南究竟是哪里,尝为苏、松、常、镇、嘉、湖、杭七府,其中苏松扛把子,肩挑半壁江山,据洪武二十六年记,以不到2%的田地上交全国近14%的税粮,占每年江南上交税粮的56%-57%。

江南重赋历来众说纷纭,综合理解有下:

顾炎武曾书《苏松二府田赋之重》和《官田始末考》二文,认为明初重赋来源于官田的不断扩大,据《明史食货志》:”明土田之制,凡二等:曰官田,曰民田。初,官田皆宋元时入官田地。厥后有还官田,没官田,断入官田,学田,皇庄,牧马草场,城壖苜蓿地,牲地,园陵坟地,公占隙地,诸王、公主...

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自江南发达以来,历朝江南无不重赋,谁叫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呢。

江南究竟是哪里,尝为苏、松、常、镇、嘉、湖、杭七府,其中苏松扛把子,肩挑半壁江山,据洪武二十六年记,以不到2%的田地上交全国近14%的税粮,占每年江南上交税粮的56%-57%。

江南重赋历来众说纷纭,综合理解有下:

顾炎武曾书《苏松二府田赋之重》和《官田始末考》二文,认为明初重赋来源于官田的不断扩大,据《明史食货志》:”明土田之制,凡二等:曰官田,曰民田。初,官田皆宋元时入官田地。厥后有还官田,没官田,断入官田,学田,皇庄,牧马草场,城壖苜蓿地,牲地,园陵坟地,公占隙地,诸王、公主、勋戚、大臣、内监、寺观赐乞庄田,百官职田,边臣养廉田,军、民商屯田,通谓之官田。其余为民田。”

官田大行始于南宋末贾似道推行的公田法,本质是与官僚大小地主争利,挽救南宋中央财政问题,中国古代最困难的一件事情(可以之一)就是确定户口丈量土地,隐瞒户口田产是逃避赋税的基本手段,与土地兼并(兼并而不是买卖)相辅相成,成为历朝历代的丧钟。南宋未能达成经界,宋理宗也是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同意实为运用中央集权机器强行夺回土地所有权的公田法,该法暂时缓和了中央财政问题,但因触动各阶层利益而矛盾激化,直接促使贾似道垮台。

蒙古人接手江南后(忽必烈汉化功不可没),因为陆秀夫背着南宋皇帝赵昺跳了海当然乐得去海里炫耀(此句大不敬胡扯),放任汉人地主集团搞事,以汉治汉,由于元政权疆域广阔,南粮北调及漕运成为主要的政治经济工程,带来了元代辉煌的海运和灿烂的文化交流,但背后是江南重赋与沉重的海运劳役,元定船户,因吏治腐败(政府不管),出海死人风险极大,船户生存艰难“到此极矣”。由于元廷北方人口增长、官僚增加、军事开支庞大,南粮北运逐年递增,松、嘉、平靠近港口,累年重赋。江南虽然人杰地灵,也靠不了放卫星产粮,上述南宋官田成为元代官田的主要来源已不够,元政府即籍没海运大户田产,又不够,则强夺私产,造成权贵大肆掠夺江南田地,大都繁华,水利则不修,只顾对江南地区涸泽而渔,劳役无生、钱钞贬值,船户纷纷破产,社会矛盾空前尖锐,由此加剧私盐与走私贸易(如方国珍集团)。元末江南起义如火如荼,战斗力强劲,是综合底层民不聊生(卖身造反),地主集团民族矛盾与愤南北不均(出钱造反),综合而成“贫极江南、富夸塞北”的心态,我们南方人从没如此能打过啊!(这一句也是胡扯不要信)。

元朝的漕运危机也为明初政治留下深刻的警惕与阴影,罢海运成为共同的政治认识。民初继承元代官田,交“泰半之租”,同时籍没原大周张士诚极其部下田产。苏、松、嘉、湖乃张士诚大本营,坐拥巨富,流行的说法是朱元璋迁怒该些地区支持张士诚,故施以重赋,但事实情况未必完全。《明史》记“乃藉众豪族及富民田以为官田,按私租簿为税额”,即政权直接越过中间食利阶层向农民派田收租。但“众豪族及富民田”究竟为张士诚之直接Support还是扩大化,就很难查究了。

前文所述的苏松重赋,即来自于大量的官田,其中松江八成官田、苏州六成官田,自然成为江南赋税的扛把子。这是继承前朝官产、打击敌对势力、拆散土地兼并、掏空豪强和中间利益层的结果。结合洪武朝三十年孜孜不倦对户籍及土地丈量的坚持,中央对该地区实际控制和财政收入达到了顶峰。

另外再谈一笔明初对经济作物收税范围不大,对于盐铁等更不太限制专卖,这是治理思想上对宋大肆专营的反省。江南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想不富都不行,商品经济起来之后,商税根本收不上来,再加徭役破产白银流入,中央财政问题促成了一条鞭法的诞生,商帮白银帝国风行至清。

虽然我等不学无术者看史总不免有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之感,深感各种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造成的无法解决的各种矛盾、各种自上而下的痛苦和挣扎,但其实最恰当还应该是元老张的话“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