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元歌

164.8万浏览    8867参与
于安见

我会搞一些和朋友唱反调的cp杰作😳

我会搞一些和朋友唱反调的cp杰作😳

无色的白
上次画元歌还是上次

上次画元歌还是上次

上次画元歌还是上次

谁都不许跟我抢元歌

发一下证明我没死


是一张元歌的,画完回放合集里的

发一下证明我没死











是一张元歌的,画完回放合集里的

嬉逃

傀儡戏施 33.喝醉

西施忙完了下午要做的工作。

她去元歌家找他,元歌不在家。

她又去问峡谷入口的训练导师,导师说元歌不在峡谷。

一直到了晚上,西施来到了冰淇淋店找他,老板说,元歌中午买了一份巧克力味甜筒,然后和朋友去隔壁的酒馆喝酒了。


西施寻着找到了酒馆里的元歌。


“西施,你来得正好,我们喝的差不多了,韩信这家伙已经不行了,我送他回去,元歌交给你了。”李白扶着不省人事的韩信,对西施说着,然后离开了酒馆。


元歌和韩信李白来到酒馆,说了很多事情,包括花楼里一系列的事,还向韩信李白道了谢。

元歌几乎没喝过几次酒,他觉得不好喝,不喜欢。今天却使劲灌自己,李白甚至劝了劝元歌“少喝点,别勉强。”元歌...

西施忙完了下午要做的工作。

她去元歌家找他,元歌不在家。

她又去问峡谷入口的训练导师,导师说元歌不在峡谷。

一直到了晚上,西施来到了冰淇淋店找他,老板说,元歌中午买了一份巧克力味甜筒,然后和朋友去隔壁的酒馆喝酒了。


西施寻着找到了酒馆里的元歌。


“西施,你来得正好,我们喝的差不多了,韩信这家伙已经不行了,我送他回去,元歌交给你了。”李白扶着不省人事的韩信,对西施说着,然后离开了酒馆。


元歌和韩信李白来到酒馆,说了很多事情,包括花楼里一系列的事,还向韩信李白道了谢。

元歌几乎没喝过几次酒,他觉得不好喝,不喜欢。今天却使劲灌自己,李白甚至劝了劝元歌“少喝点,别勉强。”元歌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可以喝,还召出了傀儡,四个人凑一桌,猜拳喝酒…(傀儡:我喝不了,当个气氛组。)



西施看着一滩烂泥的元歌坐在椅子上,她推了推元歌:“元歌,回家了。”


元歌迷迷瞪瞪睁开眼睛,看到西施,他咧嘴一笑:“西施…嘿嘿…你来啦…”



西施看着醉醺醺的元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元歌伸手把西施拉到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起酒杯朝着西施干杯:“我们…一起喝…干杯!”


西施看着元歌手里空空的酒杯,确定他已经醉的不成样了。


元歌喝了个空酒杯,他皱眉仔细看了看杯子里,举着手喊:“老板…再上酒!”


西施赶紧压下元歌举起的手。


酒馆老板:“我们要打烊啦,不再供酒。”



西施拉着元歌的手臂,催促着:“走吧,回家了,很晚了。”


元歌扭着头拒绝,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嗯~你亲亲我…我就听你的…”



西施脸红低声道:“…不行…这是酒馆,有人呢…”


元歌扭着身子撒娇:“不嘛~有人就有人,就要亲亲~”

他醉意朦胧的眼睛,期待地看着西施,还抬起了下巴,等待亲亲。



西施观察了一下四周,已经只剩下她和元歌这一桌了,老板忙着收拾。

西施飞速地在元歌嘴唇上贴了一下。


元歌皱了皱眉,耍赖道:“啊~没感觉到…再来一次!”说完又抬起了脸等待着。


西施看着醉醉的元歌,叹了口气,又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多停了一会。



元歌得逞地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嘴。


西施又拉着元歌要起来。


元歌伸出了双臂:“要抱~”


西施低声:“元歌!你清醒点!”


元歌依旧伸手:“要抱嘛…你抱我~”

(傀儡: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举高高。)


西施无语地说:“我抱不动你…”


元歌似乎想起来了这件事,西施怎么可能抱得动他,于是又把手放了下来。


西施出主意:“我和傀儡一起扶你走。”


元歌一听,傀儡?他笑了笑

手一挥:“看!傀儡在这!”

手又挥:“看!傀儡没啦!”

得意洋洋地说:“哈哈…还不是任由我操控~”

(傀儡: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西施看着面前幼稚的元歌…


她将元歌一只胳膊捞起来,搭在自己肩上,用另一只手扶着元歌的腰,将元歌向上提了提,还是不够…

“我一个人扶不动你,你快点让傀儡和我一起扶。”西施对元歌说着。



元歌思索了一会,放出了傀儡,于是两人一起扶着元歌,走出了酒馆。



一路上,三人东倒西歪地走着。


“元歌…你让傀儡用点力啊…”西施费力地说


元歌把大部分重量都放在了西施身上,他没用傀儡几分力。


走着走着,元歌索性把傀儡收了起来,整个人都缠着西施走,双臂黏在西施身上,头也靠着她,只剩下快打结的一双腿走动着。



西施被元歌压的弯了腰,喘着气,费力地拖着元歌走。


两人走着走着,元歌突然把西施按在了路边的一棵树上。

“去你家…还是去我家…”元歌醉酒的声音带着点慵懒,温软,听上去还有些诱人…


西施看着面前醉醺醺的元歌,时不时还被他扑面而来的酒气熏迷了眼。


“…去我家吧…我家的床…很大~足够我们两个人睡~”元歌翘着唇角,看着西施说。


“…其实去你家也好…床虽然小了点,但是这样我们能贴更近~”元歌思索了一会,又笑着对西施说。



西施看着完全不同的元歌,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元歌喝醉是这幅样子。


元歌迷离的眼睛打量着西施的脸,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巴,上上下下看了个遍,最后把视线停到了西施嘴唇上。


元歌挑起西施的下巴,笑着调戏说:“把小嘴张开,让我尝尝滋味~”


西施腾出一只手,捂在元歌嘴巴上,想把他推远。


元歌看着嘴巴上的手,笑了笑,伸出了舌尖,舔着西施的指缝。


“元歌!”西施又恼又羞躲开了手,面对醉汉,她还能怎么办。


元歌醉笑着问她:“今天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嘛~”


西施:“当然了。”


元歌笑了笑:“那你再说一遍~”


西施无奈:“我喜欢你。”


元歌笑得更旺了:“你喜欢谁~”


西施耐心重复:“我喜欢元歌。”


元歌笑着还问:“谁喜欢元歌~”


西施依旧重复:“西施喜欢元歌!”

元歌咧着嘴笑:“元歌喜欢西施!”




__苘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安...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安静的走在诸葛亮旁边。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安静的走在诸葛亮旁边。

荷香染衣

甘之如饴,归于欢喜

中考前压力太大瞎写的x

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元歌第一视角

今天是司马懿死后的第七天。
我已经麻木了。
七天前,看到司马懿的尸体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楞住了。
怎么可能?
明明我们还约定要一起去桃花树下结缘
明明我们还要一起隐居
明明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
我不愿意相信,他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我一步步艰难的走到他面前,手轻轻抚上他的脸
好冷。
我想去握住他的手,仿佛我能留下什么
可是我什么都留不住
我颤抖地将他衣服整理好
吧嗒 吧嗒
两滴眼泪滴了下来
我抬手擦拭,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我最爱和最爱我的人离开我了。
我似乎趴在他的尸体上哭了很久,哭了多久记不清了,哭到嗓子哑了,体力不支被人抬走。
醒来时,我躺在......

中考前压力太大瞎写的x

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元歌第一视角

今天是司马懿死后的第七天。
我已经麻木了。
七天前,看到司马懿的尸体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楞住了。
怎么可能?
明明我们还约定要一起去桃花树下结缘
明明我们还要一起隐居
明明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
我不愿意相信,他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我一步步艰难的走到他面前,手轻轻抚上他的脸
好冷。
我想去握住他的手,仿佛我能留下什么
可是我什么都留不住
我颤抖地将他衣服整理好
吧嗒 吧嗒
两滴眼泪滴了下来
我抬手擦拭,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我最爱和最爱我的人离开我了。
我似乎趴在他的尸体上哭了很久,哭了多久记不清了,哭到嗓子哑了,体力不支被人抬走。
醒来时,我躺在一处富丽堂皇的寝宫中
这里是哪里?
我看见一个蓝发男子端着药走了进来
“师弟,你醒了!快来喝药”
我有些疑惑,他是谁?为什么叫我师弟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又是谁?”
只见蓝发男子一楞,解释道
“你是元歌,我是你师兄诸葛亮,先不说这个,快来把药喝了”
我缓缓喝下了这碗药,好苦,应该要有人给我喂两个蜜饯
我心里一惊,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好像……有位故人曾这么做过
“谢谢师兄,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全身好酸,想出去运动运动
师兄似乎一直很疑惑…始终皱着眉头
“你…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啊?好像是的,脑子好浑浊,什么都想不起来
“嗯,想不起事情,应该走走就好了”
师兄叹了口气
“你出去院子里走走吧,我还有事处理,有事来前院找我”
我前脚踏出门槛,师兄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你还记得司马懿吗?”
我顿住了脚步
司马懿。
好耳熟,为什么我好想哭
他是我很重要的人吗?可是脑子里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抱歉,不太记得了”
我如实回答
只见师兄瞪大了眼,说道
“没事,只是问问”
我走出了房门,感受着新鲜空气
一连几天,我都在院子里无所事事,见到的人也只有师兄
渐渐的,我恢复了大部分记忆,但有一片,却一直漆黑
情况一天天好转
但我每天都感觉空落落的,心似乎缺少了一块
我尝试去问师兄我遗忘了什么,可他却显然不愿意告诉我
想起来三天前师兄提到的司马懿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对我很重要
我开始寻找司马懿的线索,可是却无果,可能真的是师兄无意提的?
晚上睡觉前,我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意外找出了一个荷包
粉粉的,上面绣着一对鸳鸯
我没有印象我曾经和哪家小姐有过情缘
不知是何人赠予我的
我爬上了床,闭上双眼
痛,我的头好痛
我陷入了梦魇,意识不断在穿梭
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稷下学院
好像……这是我的回忆?
门口的树苗枝头长着几朵嫩花,应该是初春
我看见我正在专心致志摆弄着傀儡
制作时出现了一个小问题。我想控制双手改正问题
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自己抱着傀儡一步一步跑去向老师请教
好吧,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要去请教,少年时的我好笨
靠着老师的教导,我成功解决了问题
返回途中,碰到了一个黑发不过带了一丝白色挑染的男人
我不小心撞倒了他
他很生气,我道歉可他并不领情
于是我们便打了起来
结果是双双被老师批评
我得知了他的名字
——司马懿
又是那种想哭的感觉
意识又是一阵穿梭,转眼到了夏季
我抱着酒跳上了房顶,坐在上面似乎在等谁
没过多久,又有一个人抱着一坛酒坐在了我身旁
是他,司马懿
我心生疑惑,我和他这么熟的吗?
我们俩开始聊天
聊星星,聊月亮,什么都聊
我们互相敬酒,不一会我就醉了
“唔,再来再来!”
我醉醺醺的瘫倒在司马懿身上,酒杯却还高高举起
“元歌,你醉了,别喝了”
“我没有!我还可以再喝一坛”
司马懿抱起了我,抱回了我的房间
他把我放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我
“喂,你看着我干什么啊?”
我这个醉鬼气熏熏的盯着他说到
“看你好看”
司马懿凑近了,紧紧看着我的眼睛
“我睡了,你不要打扰我”
我害羞的闭上了眼,让司马懿赶紧走
“嗯,下次再来”
突然,脸上传来湿润的感觉
! ! !
司马懿肯定是亲了我
我大惊,没有想到他居然对我是这个心思
又是一阵眩晕,我来到了下一个场景
枯黄的树叶飘落在地上
我站在一课银杏树下,好像又在等待着谁
“小矮子”
司马懿的声音响起
我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心里莫名的紧张
“我喜欢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我脑子直接空了,但记忆里的元歌已经做出了回答
“喂,哪有人表白叫外号的啊,不过看着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勉强同意了吧”
司马懿很激动,一把抱住了我
抱了许久,他才松开
我刚缓过神来,他已经亲了上来
唔……好霸道的吻,喘不过气来了
“咳咳”
一阵天旋地转,来到了冬季
到处都张灯结彩,应该是为了春节所准备
我和司马懿牵着手,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
“瞧一瞧看一看咯,适合给对象送的定情信物”
司马懿似乎很感兴趣,拉着我的手往那家摊子过去
好丰富,有好多有趣的小玩意
司马懿拿起了一对荷包
上面各绣着一对不同的鸳鸯
“怎么样,这个作为我们的定情信物”
“幼稚,我才不会带着呢,跟女孩子一样”
司马懿笑了笑,拿出二两银子丢给店主
“我要了”
司马懿取出其中一只,系在了我的身上
这是,我寻出来那个!
我不会看错,我在衣物中找出来的荷包和这个一模一样
帮我系好后,司马懿又将另一个系在了自己身上
“你可千万别丢了,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喂喂,你还没经过我的同意吧”
我表面上很生气,实际上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那又怎样,我的夫人不喜欢吗?”
“你你你”
我因为他的称呼红了脸,生气的捶打着他的胸口
记忆开始加速,如走马灯一般
我和司马懿恩爱了很久。
很快三年过去,我们稷下毕业了
同属于魏的阵营,我们经常碰面,日子过得很滋润
可东风祭坛打破了这一切安定
我其实是内奸,加入魏只是为了师兄的机会
我利用离间计,成功让曹操大军溃败
利用傀儡成功逃脱,落入了海中
一切都很顺利,我想回去寻找司马懿
我幻想着事情结束我们可以隐居深林,不被世俗所扰
我跑去问镇上村民司马懿现在在何处
“司马懿大人……已经为东风祭坛献身了”
我大脑突然一片空白,我不敢相信,于是我跑向东风祭坛
可是,迎接我的,却只有一具尸体。
梦醒了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我终于想起来了一切
我是元歌,我是那个深爱司马懿的元歌,是那个失去爱人的元歌
痛,实在是太痛了,痛彻骨髓,肝肠寸断
我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荷包,泣不成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
我受不了这打击,崩溃的跑了出去
算上我失忆的这几天
司马懿已经死了七天了。
我浑浑噩噩走在街上
原本还是与诸葛亮被共同誉为“卧龙凤雏”的天才傀儡师
如今却像一个疯子,分不清傀儡与他,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
我内心已经充满绝望。
——幸福令人畏惧,更钟情于绝望的美学。
真是讽刺
最憧憬的美学,却把我狠狠推向了深渊
或许从与司马懿共饮的那杯酒开始
我生命的提线,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
不知走了多久,我竟然回到了与他相遇的稷下
刻骨铭心的痛,让我不敢往里进去
如同行走在刀刃上,我踏入了熟悉的学院
一切都没变
仿佛一切都在昨天
我来到了与他互通心意的银杏树下
拎着一坛酒,就在树下坐着喝了起来
“司马懿……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
“你的死一点也不美,你要死不也是应该我来杀你吗……”
“司马懿,我好想你,真的,可不可以快回来”
我知道,人死不能复生
即便如此,我还是抱有一丝侥幸
万一他还活着呢?
喝太多酒了,我倒了下去,希望自己不再醒来……
“小矮子,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了司马懿的声音
又是梦吧,可以让我永远沉浸在里面吗
我睁开眼,司马懿的大脸映入眼帘
“终于醒了,快要吃午饭了,一起去吧”
我坐了起来,惊奇发现自己的手小了许多
“唔,司马懿,我今年几岁啊”
司马懿诧异的看着我
“十六啊,小矮子,你不会是睡觉睡傻了吧”
我十分疑惑,用力恰了一下自己的手臂
“嘶,好痛”
疼痛感告诉我这不是梦,我重生了
“唉唉小矮子,别突然激动啊”
我止不住泪意,抱着司马懿哭了出来
“我好想你,我真的……”
“别哭了别哭了,我在呢”
司马懿环住了我
失而复得
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他陷入危险
司马懿和元歌一定会一直在一起,长长久久,白头偕老

嬉逃

傀儡戏施 32.告白

西施听完了元歌失落的诉说,早就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她抽抽噎噎的好像快要昏厥了过去,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但还是倔强地告白:


“我…呜…我早就不喜欢…不喜欢曜了…呜呜…从你…你教我傀儡…操纵傀儡…呜…开始…我…我就…呜…我就喜欢…喜欢你了…”

西施的呼吸一停一顿,哭得倒抽着气接着讲:“我…呜呜…我推开…你…是因为…呜…你亲我…吓…吓了我一跳…呜呜”


元歌颓废空洞地抱着怀里不停抽噎的西施,听完她说的话后,元歌迟疑地低下头,静静看着西施,似乎在分辨她话中真假。


西施依旧抽着气,一顿一顿地抬头看着元歌,眼里又冒出泪水:“你…呜呜…你…不要再…呜…让傀儡…吓…吓我了…呜呜呜”......

西施听完了元歌失落的诉说,早就泣不成声,泪流满面,她抽抽噎噎的好像快要昏厥了过去,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但还是倔强地告白:


“我…呜…我早就不喜欢…不喜欢曜了…呜呜…从你…你教我傀儡…操纵傀儡…呜…开始…我…我就…呜…我就喜欢…喜欢你了…”

西施的呼吸一停一顿,哭得倒抽着气接着讲:“我…呜呜…我推开…你…是因为…呜…你亲我…吓…吓了我一跳…呜呜”



元歌颓废空洞地抱着怀里不停抽噎的西施,听完她说的话后,元歌迟疑地低下头,静静看着西施,似乎在分辨她话中真假。



西施依旧抽着气,一顿一顿地抬头看着元歌,眼里又冒出泪水:“你…呜呜…你…不要再…呜…让傀儡…吓…吓我了…呜呜呜”


元歌看着不停抽噎的西施,似乎连带着他的心脏也抽疼了起来。



西施看着依然黯然伤神的元歌,她抽噎着,颤抖着,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贴上元歌的唇,好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告白。


她第一次主动亲吻,只是这样静静地,单纯地唇贴着唇。



元歌看着西施讨好地吻了上来,他伸出手捂住了西施红肿的双眼,自己的眼里滑落了泪水,任由西施这样贴着他,他也不动弹。


元歌依旧不想让西施看到他哭。他觉得自己不是爱哭的人,但在西施面前,总是情绪不稳。


过了许久,元歌拿开西施眼前的手,西施抽噎着,松开了环抱自己胸前的双手,搂住元歌的脖子,抱紧了他。


元歌立刻捂住西施胸前滑落碎烂的衣服,似乎是为了掩盖自己撕烂她衣服的事实。



“对不起。”

元歌低声在西施耳边道歉。



最后,元歌抱着西施走出了会议大厅,将西施送回了她的公寓。


西施到了家后,立刻去换下了撕烂的衣服,换好衣服出来时,元歌已经不见了。



元歌从西施家里离开,他失魂落魄地走着,多年从未失控过的元歌,面对今天彻底的失控,他现在依旧有些失神。


中午的太阳很刺眼,元歌却不觉得热,巨大的情绪变化让他手脚冰凉。

元歌在西施公寓楼下找了一片阴凉,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召出了傀儡,然后对傀儡拳打脚踢。


傀儡:“打我干什么,刚才可是你操控我的。”


元歌依旧揍着傀儡。


傀儡:“心疼了?后悔了?”


元歌喘着气,停止了殴打,他当然知道是自己一直控制傀儡,现在却又揍傀儡,仿佛是个笑话,元歌在打自己。


元歌又失魂落魄地走到了冰淇淋店,他要了一份巧克力味甜筒,老板却没发现平日和他一起的女孩。




元歌吃着西施爱吃的巧克力味甜筒,化在口中,有些苦,有些甜…

为什么她爱吃苦的呢…

那一瞬间她的心一定比巧克力还要苦吧…

元歌边吃边想。



“嘿~元歌!”韩信在冰淇淋店不远处呼唤着元歌。


元歌看了过去。


“自从花楼一别,一直没见啊,来一起喝一杯?”李白对元歌发出了邀请。


“好。”元歌轻声说着。





嬉逃

彩蛋:15

元歌看着自己手里已经晕头转向的西施,

又问她:“你是谁。”


西施的龙角早就被探索了个遍,她迷糊地看着元歌,说不出答案来。


“你是西施,是元歌的西施。记住了吗。”

元歌不急不慢,不轻不重地抚摸着她的龙角,给她留了点清醒,好让她听到自己在说什么。


西施恍惚地点着头:“西施,元歌的西施。”

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摇摇欲坠。


元歌听到了满意的回复,他蹲累了,在西施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可是元歌的膝盖一离开西施的腿间,她的双腿又夹了起来…来回地扭着…


“啧…怎么又夹腿了,不许夹。”

元歌再次不悦,严厉地责备西施。


元歌看着自己手里已经晕头转向的西施,

又问她:“你是谁。”


西施的龙角早就被探索了个遍,她迷糊地看着元歌,说不出答案来。


“你是西施,是元歌的西施。记住了吗。”

元歌不急不慢,不轻不重地抚摸着她的龙角,给她留了点清醒,好让她听到自己在说什么。


西施恍惚地点着头:“西施,元歌的西施。”

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摇摇欲坠。



元歌听到了满意的回复,他蹲累了,在西施对面盘腿坐了下来。


可是元歌的膝盖一离开西施的腿间,她的双腿又夹了起来…来回地扭着…



“啧…怎么又夹腿了,不许夹。”

元歌再次不悦,严厉地责备西施。


鸭哄
“你就委屈点,栽在我手里行不行...

“你就委屈点,栽在我手里行不行”

“你就委屈点,栽在我手里行不行”

秋风

「生命绽放于战场,璀璨,却仅限于妳的眼中....」 「抛弃一切,站在妳身边...」

呜..真的好喜欢和他打游戏..但他忙着读书...好想和他成为cp呀....

「生命绽放于战场,璀璨,却仅限于妳的眼中....」 「抛弃一切,站在妳身边...」

呜..真的好喜欢和他打游戏..但他忙着读书...好想和他成为cp呀....

岚

是兄弟,就要两肋插刀

 前几日刮大风吹来的灵感,在此迫害一下曜崽

是四个人的兄弟情。

———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诸葛亮站在教学楼下面,一脸忧愁地看着外面狂风大作。

   “你以为自己是陆游吗,诸葛村夫。”司马懿站在他旁边,看着打着伞出楼的学弟学妹们被伞拖着走。 

  “陆游不是我们这个朝代的吧……”诸葛亮嘀咕了一句。 

  “所以有人带伞吗?”周瑜姗姗来迟。

   “你看这哪有伞啊——除非你......

 前几日刮大风吹来的灵感,在此迫害一下曜崽

是四个人的兄弟情。

———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诸葛亮站在教学楼下面,一脸忧愁地看着外面狂风大作。

   “你以为自己是陆游吗,诸葛村夫。”司马懿站在他旁边,看着打着伞出楼的学弟学妹们被伞拖着走。 

  “陆游不是我们这个朝代的吧……”诸葛亮嘀咕了一句。 

  “所以有人带伞吗?”周瑜姗姗来迟。

   “你看这哪有伞啊——除非你想像他们一样体验一下飞升的感觉。”司马懿冷笑了一声,指了指外面飞来飞去的人群。

   周瑜瞪了他一眼,没吭声。

   “总不能淋雨回去吧?”元歌皱了皱眉,操控着傀儡,没什么存在感地站在一旁。

   诸葛亮悠悠从兜里掏出了一袋“锦囊妙计”:“我看看啊,现在各位有两种选择,要么淋雨顶风回去,要么……”

   “我们还有第二种选择吗?”周瑜无奈地望着八百里开外的室内。

   诸葛亮向周瑜和元歌使了个眼神。

   “纠正一下,回不去的人是你们。”司马懿靠着自身超远位移,对其他三人进行了一个嘲讽。

   下一秒他就被三人加一傀儡拉着了。

   “靠,不是好兄弟吗,你们忍心看着我和你们一起淋雨?”司马懿挣扎了一下,纹丝不动。

   “我们是为了你好,你就不怕你飞出去的时候被大风带走吗?”诸葛亮一脸关爱地看着他,“第二个选择就是拉住司马懿,让他和我们同甘共苦。”

   “爪巴吧你。”司马懿想踹他,却被诸葛亮灵活地躲开了。 

  “决定了,公瑾拉住司马,我们出发!”诸葛亮拍了下周瑜,把扇子挡在头上,首当其冲入雨中。

   周瑜抽了抽嘴角,趁着司马懿还没反应过来把他一齐拉出教学楼。

   元歌跟着他们后面,四个人在风中摇摆。

   “冷冷的风雨在脸上胡乱地刮~”

   司马懿走调的歌声悠悠传来,周瑜下意识猛回头,听到咔嚓一声。

   我的脖子……周瑜呲牙,捂着脖子,骂人的话刚出嘴就被风顶了回去。

   “‘曲有误,周郎顾’的被动是吧。”诸葛亮戏谑的声音顺着风飘过。

   周瑜现在只想把他们两个都给灭口。

   元歌在后面顶着风走着,手中的丝线突然一滑,傀儡拉着元歌个风筝一样飘了起来。

   元歌下意识地想拉回傀儡,却不精通武道,反被傀儡顺着风拉着走。

   就当他要乘风而起的时候,诸葛亮一把拉住了他。

   “师哥……”元歌抬头看着他,小声地说了一声。

   就在元歌感动之际,诸葛亮却苦不堪言。原本只想来个帅气的英雄救美情节,没想到元歌和他的傀儡这么重,他快要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但他仍然没有松手。

   人在危险的时候,潜力是无穷的。

   慌乱中,诸葛亮勉强走了几步,一把逮住了周瑜披在肩上的外套。

   徒增的拉力拉的周瑜不稳,手上拽着司马懿,四个人被风筝傀儡拉着顺风滑动。

   千钧一发之际,司马懿拉住了一杆指示标,勉强稳住了四人。

   “好险,多亏了公瑾千年不掉的外套。”诸葛亮擦了擦虚汗,拉着周瑜外套的手紧了紧。

   “送死不要带上我啊,诸葛村夫!”周瑜向后吼了一句,肩上的拉力快要把他勒死了。 

  “都给我闭嘴!”拉着杆子的司马懿觉得自己快要被他们拉成两半了。

   “哎呀呀,谁知道这鬼天气能刮这么大的风。”诸葛亮啧啧道。

   “你们知道吗?在学校里面有个传说。”周瑜皱着眉,“传说,在风雨交加之时,就是风暴龙王出场的时候。”

   “风暴龙?”司马懿勉强靠前了一步,觉得好受多了,“诸葛亮,你不是打野吗?快去把它收了。”

   “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看看自己啊!”诸葛亮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却被风带走了。

   失去傀儡的元歌拉着诸葛亮,也说不上话。

   “各位快想想办法啊。”周瑜呼吁道,“这个破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元歌扯了扯诸葛亮,诸葛亮回头看了他一眼,想起来了什么:“司马——你不是有霸体吗,赶快去找个办法救我们。”

   司马懿啧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顺着风打在诸葛亮脸上。

   灵体破体而出,毫无障碍地向下一处避雨地冲去。

   周瑜眼疾手快地在司马懿本体消失前,继承了他的杆子。

   “这小子不会是跑了吧?”周瑜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司马懿,真诚地问候了他。

   “再等等,我相信仲达不是那种人。”诸葛亮祈祷着那个瘪三赶快回来。

   “加油吧师兄们,勇夺第二吧,祝福你们——”

   就在三个人僵持的期间,东方曜带着花里胡哨的位移从他们身侧擦过。

   “该死,他怎么这么轻松?”诸葛亮看着曜飘逸地滑完半段路程。

   “你为什么不在自己的体重上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周瑜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你对我的体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如果排除掉你想把我勒死在这里的情况,我怎么敢对你有怨言呢?村夫。”

   二人眼看要爆发一场世界大战,周瑜的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十字标。

   “来的可真是时候。”诸葛亮感叹了一句,下一秒,他们就看到一个大黑耗子向他们高速移来。

   “What's up !”

   周瑜计算着耗子的行动路线,决定在必要时把诸葛亮拉去挡刀。

   但大风一吹,行动轨迹突变,司马懿没落到预计位置,一个踉跄,差点来了个狗啃泥。

   “这就是报应。”诸葛亮笑了一声。

   司马懿稳住重心,抬起身子后,手上拉了根链子。

   “我想来想去,除了链子,也没什么东西能承受你们的重量了。”

   “这不是拐弯抹脚地说我们胖吗?”诸葛亮护着元歌,“小心士元一会揍你一顿。”

   司马懿嗤了一声,一个侧闪,完美地避开了元歌丢来的纸鸢。

   “熟练的让人心疼。”周瑜啧啧道。

   “反正他现在没傀儡也骂不了我。”司马懿把链子套在了杆上,“你们慢慢爬过来吧,我走了,告辞。”

   说罢,司马懿又开着灵体走了。

   “这个家伙果然不是好东西。”周瑜再次看着司马懿消失的背影感叹道。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诸葛亮扒拉着链子,逆风而行。

   等三人都到了避风处,发现司马懿拉着链子,顺手把东方曜也一起捆上了。

   “太慢了。”司马懿啧了一声。

   “我并不觉得欺负学弟是个好主意。”诸葛亮指指点点。

   “可是他先到,非要在这里等你们,还叽叽喳喳地聒噪。”司马懿耸耸肩,看着东方曜。

   “师兄们好,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是我这个霹雳无敌超级棒的星之队队长可以帮着你们的事情,老师说要助人为乐我也决定要给我们的星之队攒点口碑和人气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我们让我们壮大起来……”

   “就是这样。”司马懿自动过滤掉了东方曜的一大堆话,并贴心地堵上了他的嘴。

   “可以,这是你干得出来的事。”诸葛亮觉得头疼,东方曜的话一说能说三天。

   “俗话说得好,打曜先打嘴。”元歌勉强靠着手上抱着的,扭得乱七八糟的傀儡说话。

   司马懿快活地吹了个口哨:“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走吧——离宿舍也没剩几步路了。”

   “你们真的就这样把他留在这?”周瑜抖着外套上的水,指了指似乎在努力冲破束缚的东方曜。

   “他自己说要帮你们的,我这是圆了他的愿望。”司马懿收回了迈出的腿,凑到东方曜面前,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我们没有虐待你是吧,学弟。”

   东方曜看着司马懿,咽了口口水,连忙点头。

   “仲达,这样会被当成黑社会处理的,我不想在学校公告栏校园欺凌的板块上看到我们的头像和名字。”诸葛亮叹了口气。

   身侧传来鸟类振翅的声音。

   “我已经通知小西施来领人了。”元歌放飞了一只机械鸟。

   “好,这样就万无一失了,我们回去吧。”诸葛亮笑着,摇着他被风刮得破烂的羽扇,“果然还是得用机关扇子,羽扇太不给力了。”

   “呵,一年四季都在扇扇子的蠢货。”司马懿走在他身侧。


   宿舍,诸葛亮愁眉苦脸地看着自己被风刮得惨不忍睹的发型。

   元歌的卷毛被吹直了,周瑜的头发直接被吹成洗剪吹,只有司马懿的状况稍微好点。

   “我们四个往门口一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葬爱家族重回江湖。”诸葛亮往头上抹着发胶。

   元歌桌上堆着傀儡的零件,手上拿着报纸,肩上披着一条毛巾。

   被三个人合伙投出去带饭的司马懿反锁好宿舍的门,随手把饭放在桌上,目光瞟到了元歌的傀儡。

   “司马老贼,你少来动我!”

   半残状态的傀儡看着司马懿不怀好意,吼了一句,却还是没能阻止司马懿伸过来的手。

   卡啦,随着司马懿的动作,傀儡不堪重负地散架了。

   “嗯,我没用力。”司马懿看着自己的手,似乎在惊奇自己的力气变大了。

   元歌手中的报纸缓缓放下,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可眼神像是要将司马懿千刀万剐。

   “啊……”周瑜拿起了元歌丢下的报纸,无视了扭打在一起的二人,把报纸举给诸葛亮看。

   《震惊,稷下F4竟然有不为人知的一幕》打开一看是他们四个挂在杆上的照片。

   “还是很惊奇报社的出稿速度。上午的糗事,下午就报出来了。”诸葛亮瞄了一眼,“老规矩,士元和公瑾负责调查幕后黑手,我和仲达负责灭口。”

   “这更像黑社会了啊喂!灭口是个什么意思啊!”周瑜吐槽了一句。

   “怎么会,我只是在很认真的在维护我们的形象。” 

   “行了你俩别打了。仲达,你忘记上次你因为校园暴力的事,被老夫子罚着做了半个月清洁的事了吗?”诸葛亮放下发胶,进了里屋。

   “呸,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才去打架的啊诸葛村夫!”司马懿撒开了按着元歌的手。  

 “这事我知道。”周瑜举了下手,“当时诸葛和司马,你们俩打了半个操场,围观的人从操场排到宿舍,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学长们的即兴表演。

   然后就都被老夫子罚了清洁,而且还被勒令穿好朋友T恤,拉着手罚站……”

   诸葛亮咳了几声:“我没想说这事的公瑾,仲达他校园暴力的事这么多,你偏偏挑这事。”

   “不用谢。”周瑜礼貌回应。

  “不过当时罚站地时候,仲达的脸都黑了,年轻人就是没有定力。”诸葛亮笑着说。

   “闭嘴蠢货,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要脸的吗?”司马懿恨不得杀人灭口。

   “我这叫性格开朗。”

   元歌远离了司马懿,收拾着零件,手上抱着傀儡的脑袋:“不过,为什么就我们像是要飞的样子,别的人就没这么夸张呢?”

   诸葛亮摇着扇子:“有道理,我觉得应该是公瑾的外套出了问题。”

   “我觉得应该是你的脑子出了问题。”周瑜没好气的看着他。

   “你想想啊,别人最多是一把伞的阻力,但是公瑾你的外套一撑开就能网住一大波风,这阻力足够我们起飞了。”诸葛亮分析得头头是道,“我觉得可以找个日子去试试能不能直接起飞。”

   “我要是起飞了,第一个就飞下来创死你。”

   “啊哈哈哈,屑公瑾就爱开玩笑。”

   “不过。”司马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有哪里不对,“事情的起因不是孔明抓住了公瑾吗?”

   “嗯……那诸葛是怎么起飞的?”

   “啊,是我先飞的吗?”   在三个人沉思的空隙,元歌默默抱着傀儡溜了出去。

   今天的稷下学宫也是十分的和平呢。


   “有没有人啊——小西施,你在哪啊——”

    此时的东方曜还被挂在门上。

嬉逃

彩蛋:14

“不许夹腿。”


见西施又没回应他,元歌不悦,放缓了手里的动作,将自己一只膝盖挡在了她双腿中间。


西施哭得更凶了.“不…不夹腿…呜呜”

说完,又夹紧了大腿,奈何中间卡着元歌的膝盖…没有办法疏解…


元歌恢复手里的动作,盯着西施继续问:

“看着我,我是谁。”


西施抽抽搭搭地看着他回应着:

“呜…元歌…”

“不许夹腿。”


见西施又没回应他,元歌不悦,放缓了手里的动作,将自己一只膝盖挡在了她双腿中间。


西施哭得更凶了.“不…不夹腿…呜呜”

说完,又夹紧了大腿,奈何中间卡着元歌的膝盖…没有办法疏解…


元歌恢复手里的动作,盯着西施继续问:

“看着我,我是谁。”


西施抽抽搭搭地看着他回应着:

“呜…元歌…”

嬉逃

彩蛋:13

但元歌突然想起来,西施不记得他…他有些不高兴了。


元歌:“我是谁。”


西施依旧沉浸在元歌手里的龙角…没注意他说什么。


元歌停下手,抬起西施的脸,对着自己,再问:

“我是谁。”

突然消失的感觉,让西施似乎回过了神来,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元歌,呆呆地摇了摇

头:“…不知道…”


元歌心里一沉…随后耐心地回答…

“我是元歌。”

西施依旧挂着泪,呆愣地点了点头,不明白元歌要干嘛。

元歌又开始在龙角上的动作,盯着西施问:

“记住了吗。”


西施又陷入迷乱轻吟,夹起了双腿…没有回应元歌。

但元歌突然想起来,西施不记得他…他有些不高兴了。


元歌:“我是谁。”


西施依旧沉浸在元歌手里的龙角…没注意他说什么。


元歌停下手,抬起西施的脸,对着自己,再问:

“我是谁。”

突然消失的感觉,让西施似乎回过了神来,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元歌,呆呆地摇了摇

头:“…不知道…”


元歌心里一沉…随后耐心地回答…

“我是元歌。”

西施依旧挂着泪,呆愣地点了点头,不明白元歌要干嘛。

元歌又开始在龙角上的动作,盯着西施问:

“记住了吗。”


西施又陷入迷乱轻吟,夹起了双腿…没有回应元歌。

嬉逃

彩蛋:12

“都说龙◎本◎…没想到…”

元歌情不自禁地在脑子里胡思乱想

“只是摸了摸龙角就这幅样子…那岂不是…”

“都说龙◎本◎…没想到…”

元歌情不自禁地在脑子里胡思乱想

“只是摸了摸龙角就这幅样子…那岂不是…”

嬉逃

彩蛋:11

西施龙角越发颤抖,声音都打着颤…

她甚至夹起了双腿…咬着手指

这一幕让元歌看呆了


西施龙角越发颤抖,声音都打着颤…

她甚至夹起了双腿…咬着手指

这一幕让元歌看呆了


嬉逃

彩蛋:游龙清影与元歌10

于是,元歌灵活修长的手指开始在西施的龙角上作乱,上上下下,一丝不苟地照顾到了每一处。


于是,元歌灵活修长的手指开始在西施的龙角上作乱,上上下下,一丝不苟地照顾到了每一处。


嬉逃

彩蛋:游龙清影与元歌9

元歌紧盯着西施,她的反应让他玩心大起,唇角也不知不觉翘了起来。


元歌紧盯着西施,她的反应让他玩心大起,唇角也不知不觉翘了起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