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元白

252.1万浏览    6171参与
TIRAMIA
《舟中读元九诗》 【唐】白居易...

《舟中读元九诗》

【唐】白居易

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

眼痛灭灯犹闇坐,逆风吹浪打船声。

《舟中读元九诗》

【唐】白居易

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

眼痛灭灯犹闇坐,逆风吹浪打船声。

矜矜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白居易《梦微之》


梦里是初识那年的长安 忽而又是如今满头白发的我 我们近在咫尺也是千山万水

“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播於人间,今不复叙。”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白居易《梦微之》


梦里是初识那年的长安 忽而又是如今满头白发的我 我们近在咫尺也是千山万水

“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播於人间,今不复叙。”

挽轻纱

来看看吧

窝来问一张图

乐天的衣服是青衣,很宽大的样子(原谅我匮乏的形容)上半身都画出来了,是左脸出镜,满头白发,眼睫毛白的(吧),背景和乐天的衣服颜色相近,灰蒙蒙的绿

图上有一句话(也有可能是半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19年看到的,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当年看到的时候热度应该挺高的,现在现在找不到了

窝真的很想存那张图 救救孩子吧😭😭

窝来问一张图

乐天的衣服是青衣,很宽大的样子(原谅我匮乏的形容)上半身都画出来了,是左脸出镜,满头白发,眼睫毛白的(吧),背景和乐天的衣服颜色相近,灰蒙蒙的绿

图上有一句话(也有可能是半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19年看到的,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当年看到的时候热度应该挺高的,现在现在找不到了

窝真的很想存那张图 救救孩子吧😭😭

和梦游春

嗑cp和追星一个也不能少!


太开心了忍不住拍照纪念。


话说有没有专门查繁体字的工具书推荐……


没有任何了解就冲动下单,遇到很严重阅读障碍(文盲乱哭)

嗑cp和追星一个也不能少!


太开心了忍不住拍照纪念。


话说有没有专门查繁体字的工具书推荐……


没有任何了解就冲动下单,遇到很严重阅读障碍(文盲乱哭)

MzslyGoat

补补,是之前没传过滴

补补,是之前没传过滴

流响

p1底图来自@逡巡日晚|约字见合集 老师

jm,来例假真的痛死了,我甚至没去上学。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随便写了写,所以可能有点丑,别介意


小声逼逼一下,元白真的好嗑,又虐又甜。

p1底图来自@逡巡日晚|约字见合集 老师

jm,来例假真的痛死了,我甚至没去上学。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随便写了写,所以可能有点丑,别介意


小声逼逼一下,元白真的好嗑,又虐又甜。

归倚拾白棠.
元白意识流短打—— 心里比较难...

元白意识流短打——

心里比较难过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写怪东西。

当然,我深爱他们。

元白意识流短打——

心里比较难过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写怪东西。

当然,我深爱他们。

青祎
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是上一张...

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是上一张520刀子的补偿,青年元白(试图参透板绘,谢谢sai

鲜衣怒马,意气风发。

是上一张520刀子的补偿,青年元白(试图参透板绘,谢谢sai

不说再见

梦微之

白居易视角


元兄,我又梦到你了。

自你离世,已经八年,这八年来,物是人非,我生了场重病,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而今夜,托你的福,我做了个好梦。

你还记得我们相遇那年吗,那年你正值弱冠,年少有为,我已而立,命运巧夺天工,我们奇迹般的同年同拜校书郎,当年意气风发,我们的一切都如此相似,初遇便一见如故,不是老友胜似老友。当时的我们,尚未踏上仕途,只是在翰林院编书,对官场黑暗腐败,当朝者昏聩无能,宦官横行朝野只是旁观,陪伴我们最多的,是长安紫陌、高堤垂柳、翰墨花林,那欢乐平稳的几年,我们形影不离,流连于花前月下,共赴巫山云雨,吟诗作对,把酒言欢,好不快活。

后来我们进入官场,参廷务政,见证朝......

白居易视角


元兄,我又梦到你了。

自你离世,已经八年,这八年来,物是人非,我生了场重病,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而今夜,托你的福,我做了个好梦。

你还记得我们相遇那年吗,那年你正值弱冠,年少有为,我已而立,命运巧夺天工,我们奇迹般的同年同拜校书郎,当年意气风发,我们的一切都如此相似,初遇便一见如故,不是老友胜似老友。当时的我们,尚未踏上仕途,只是在翰林院编书,对官场黑暗腐败,当朝者昏聩无能,宦官横行朝野只是旁观,陪伴我们最多的,是长安紫陌、高堤垂柳、翰墨花林,那欢乐平稳的几年,我们形影不离,流连于花前月下,共赴巫山云雨,吟诗作对,把酒言欢,好不快活。

后来我们进入官场,参廷务政,见证朝廷的奢靡繁华背后的腐败不堪,你我一腔热血,立志把山河换新颜,可最后还是被现实压得抬不起头,仕官之路坎坷,执拗和耿直被磨的没了棱角,后来调回长安城当拾遗,曾骑马驰骋青天下之时,你来信写“春草绿茸云色白,想君骑马好仪容”,长安城繁华万千,尽显喧嚣与浮华,但你不在,我还是觉得空荡荡。贬官和家事变故让我们聚少离多,你的身影夜夜入我梦,很多个清晨起来顿觉好不惆怅,只恨身各两地,远隔千山万水,只能梦中相见。

但这些年,无论我们各自在哪里,你写“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里游。”,我便对“忽忆故人天际去,记程今日到梁州。”无论天涯海角还是近在咫尺;无论是颠沛流离还是亲人离散,无论是惆怅失意还是饮酒欢歌,吟诗唱和从未断绝,我每当忆起你,提笔写诗寄予远方,你总会收到,给我答复,数十年如一日。

往事忆起还如同昨日,你的手稿信,我张张都留着,码在案旁,油墨都还新。但梦醒才骤然发觉,你已离去八年,逐字逐句的思念和你一起葬在千里之外的武昌。

你的身影无数次入梦,我次次伏案想写你,无从下笔。写好的信笺,满怀的思念,八年的欢愉和苦难,我又该寄往何方。

微之,你的尸骨埋在九泉之下,在你所深爱着的,痛恨着的,期颐着的这个混沌人间,你会给后人留下流传千古的诗篇,留下惊世骇俗的文化变革,留下高挂青史的不朽姓名……却只给爱着你的人,留下泥土侵蚀的一捧灰骨,留下滔滔不绝的思念与悲伤。

微之,你和我爱的人都撒手人寰,留我独白头。

我至今还忘不了你写的那首《寄乐天》,你说“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而你,却再也看不到我在香山寺的虔诚的叩拜上苍,乞求它对古稀的我施舍一点怜悯,实现我的愿望;看不到我写下的那句:“乘此功德,安知他劫不与微之结后缘于兹土乎?因此行愿,安知他生不与微之复同游于兹寺乎?”

惟愿他生,再续前缘。

此用户无法见昵称✘
就本历史书也不任何刀我的机会

就本历史书也不任何刀我的机会

就本历史书也不任何刀我的机会

满船星河

多情岸填词|多情笔|文人群像

算半个整活(?,视频b站,词在这里存下,因为此不够了宋占的篇幅只能少些,抱歉,tag太多不一一打了,元白私心

某年某月某日小窗边

我轻抚开书卷

见墨色如故晕开深浅

忽我行至哪个千年前

落魄文人的终点

沉寂了这片汨罗江岸(屈原)

那些官场沉浮的恩怨

早已与我无关

折支南山下菊花佁然(陶渊明)

深宫西南风过记着谁

公子风华真翩翩

无奈提笔后世谓建安(曹植)

此刻 谪仙挥毫长安月色

便将 醉意掩落寞(李白)

此刻 满腔 忧虑几多

天子不见朱门漆落

苍生如何(杜甫)

于是空山身藏 新雨意微凉

深林抚琴 悟......

算半个整活(?,视频b站,词在这里存下,因为此不够了宋占的篇幅只能少些,抱歉,tag太多不一一打了,元白私心

某年某月某日小窗边

我轻抚开书卷

见墨色如故晕开深浅

忽我行至哪个千年前

落魄文人的终点

沉寂了这片汨罗江岸(屈原)

那些官场沉浮的恩怨

早已与我无关

折支南山下菊花佁然(陶渊明)

深宫西南风过记着谁

公子风华真翩翩

无奈提笔后世谓建安(曹植)

此刻 谪仙挥毫长安月色

便将 醉意掩落寞(李白)

此刻 满腔 忧虑几多

天子不见朱门漆落

苍生如何(杜甫)

于是空山身藏 新雨意微凉

深林抚琴 悟禅心茫茫(王维)

我却移舟清江 天地人事皆忘(孟浩然)

只听得闲谈 在相传中流芳

那时慈恩塔下正少年

酌绿蚁共偷闲

而今梦醒白雪满人间(白居易)

历经大浪淘沙的淡然

也是初见时傲然 

前度刘郎豪言桃花盼(刘禹锡)

此刻 画楼星辰清风在侧

只叹 夕阳正将落(李商隐)

此刻 谁若 豆蔻颜色

这无力挽回的山河

自甘沉默(杜牧)

世事流水落花 思故国神伤(李煜)

恍然回首 谁嗅青梅香(李清照)

只愿家国无恙 也执笔也戎装(辛弃疾)

但留得传奇 在书卷上流芳

记得经年后小窗边

我似曾将书卷轻展

邂逅如沈园绿波聚散(陆游)

忽我梦醒间皆了然

那些落魄文人的悲欢

终难离浮世漫漫

于是寄身长浪 品明月如霜

无谓风雨晴归去何妨(苏轼)

待得东方微亮 闲梦终成过往

留下这传奇在万世后流芳

沫璟瑜.(初三冲刺)

(第三视角)元白刘柳

唐敬宗宝历二年,在扬州的酒局之上,觥筹交错之间,诗豪遇见诗魔,便是这段故事的开场白。


白居易赠其《醉赠刘二十八使君》,他回道《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现在细细读来,似乎有着不一样的风韵隐含在内。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当时觉得这句诗很不起眼,不起眼到白居易都不能真正懂得这首诗。


那是他在怀念柳宗元啊。


那年,他被贬23之路终于结束,唐敬宗召他回京,同样,那也是柳宗元逝世的第七年。而当时的元稹还没招有离开白居易,所以白居易无法感同身受。


而后二人相见如故,一同回归洛阳隐居。


虽然刘禹锡有着较白居易更好的心态,但他还是先走一步了。842年......

唐敬宗宝历二年,在扬州的酒局之上,觥筹交错之间,诗豪遇见诗魔,便是这段故事的开场白。


白居易赠其《醉赠刘二十八使君》,他回道《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现在细细读来,似乎有着不一样的风韵隐含在内。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当时觉得这句诗很不起眼,不起眼到白居易都不能真正懂得这首诗。


那是他在怀念柳宗元啊。


那年,他被贬23之路终于结束,唐敬宗召他回京,同样,那也是柳宗元逝世的第七年。而当时的元稹还没招有离开白居易,所以白居易无法感同身受。


而后二人相见如故,一同回归洛阳隐居。


虽然刘禹锡有着较白居易更好的心态,但他还是先走一步了。842年,刘禹锡逝世。白居易为此写下了一首悼词,这首悼词同样也算是千古一绝,十分别致。


四海齐名白与刘,百年交分两绸缪。


同贫同病退闲日,一死一生临老头。


杯酒英雄君与操,文章微婉我知丘。


贤豪虽殁精灵在,应共微之地下游。


白居易应也被自己惊讶到了吧,即使年事已高,生死也被看淡,却“此恨绵绵无绝意”,终究是不能为他释怀。


元稹走了,走了十五年了,白居易也想了他十五年。


白居易不急着离开,因为元稹走在了大好年华里,他要将元稹没看到过的一切都在黄泉路上见到那人后,还像年少时那般同他一一分享。


但是当又一位朋友走了的时候,白居易似乎又是被提醒了一遍,你内心缺失的那个人啊,已经走了十五年了。


现在,白居易懂得了“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我们的缘分为什么总是来的这么晚。


你和我相识之时,是不是也会联想到那位好友。


你与我分离之时,是不是也会联想到那位好友。






大早上起来的有感而发!😭


娶眉鬓

钝——元白521

瞎写的!!时间线不对!!不喜退出嗷!!


        又是一年,成对的男女挽手上街,笑闹不歇。道旁摊子也红火,小贩笑脸盈盈。

        树旁彩灯高挂,绯翠更显得人儿俊俏,白居易回头。

        “微之!跟上!”

       他身后那人大抵也是迟钝,愣了愣,随即笑...

瞎写的!!时间线不对!!不喜退出嗷!!


        又是一年,成对的男女挽手上街,笑闹不歇。道旁摊子也红火,小贩笑脸盈盈。

        树旁彩灯高挂,绯翠更显得人儿俊俏,白居易回头。

        “微之!跟上!”

       他身后那人大抵也是迟钝,愣了愣,随即笑着跟上去。

       白居易拉过后者的手,套上了一串乌木珠串“送你的,喜欢吗?”

     

       “何况今朝杏园里,闲人逢尽不逢君。”

   

       他后来时常忆起那些瞬间:摩擦的袖口、扣在一起的手、随身带着的珠串、望向对方时眼中的笑意……

       城中繁华,无所不有,只是曾经并肩的少年少了一个。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这次迟钝的却是是他了。不知不觉间,白居易窗前的花已经开过了好几轮。

      “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微郎。”

   

       “微之,跟——”

       白居易回头,却看那身后,空无一人。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离字淡洽

[元白端午.暖阳依旧——终宣]

暖阳照在二人身上

而他们仍陪伴彼此——


[图片]


0:00@赌书泼茶 


1:00@黎落成泥 


2:00@杜雲爍 


3:00@离字淡洽 


4:00@阮舟东渡 


5:00@祈灵 


6:00@清明岭_ 


7:00@君不见 


8:00@凝夢小玥卿


9:00 @Lilac 


10:00@忽如远行客。(中考版) 


11:00@竹叶青 


12:00@还忆许期 ...

暖阳照在二人身上

而他们仍陪伴彼此——










0:00@赌书泼茶 


1:00@黎落成泥 


2:00@杜雲爍 


3:00@离字淡洽 


4:00@阮舟东渡 


5:00@祈灵 


6:00@清明岭_ 


7:00@君不见 


8:00@凝夢小玥卿

 

9:00 @Lilac 


10:00@忽如远行客。(中考版) 


11:00@竹叶青 


12:00@还忆许期 


13:00@青祎 

晗茗
终于做好阿九的壁纸啦!!! 需...

终于做好阿九的壁纸啦!!!

需要的可以抱图哦~~

抱图留赞不谢!!

终于做好阿九的壁纸啦!!!

需要的可以抱图哦~~

抱图留赞不谢!!

木小暮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主要是怕小...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主要是怕小九着凉了🤫

倒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主要是怕小九着凉了🤫

不信人間白頭菟、

元白小剧场🍬

有ooc

白乐天第一次带元微之回家 白知退正好坐在小院里

“阿简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元稹 你叫他元微之好了”白乐天拉着元九的手 像幼儿园的老师似的(但是元威明那双桃花眼根本不会让人有这种感觉呢)

白知退心想:噫吁嚱 我哥现在已经不再局限于女人了嘛?行简正想着 白乐天见他没有什么表示 于是拍拍他的肩“你愣着想哪家姑娘呢 人家微之在这站了半天了 也不叫他一声 平常爹爹怎么教你的?”

“哦”白知退慌了 刚才都没在听兄长说的话

“哥...哥夫?”不知道为什...

有ooc

白乐天第一次带元微之回家 白知退正好坐在小院里

“阿简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就是我经常和你提起的元稹 你叫他元微之好了”白乐天拉着元九的手 像幼儿园的老师似的(但是元威明那双桃花眼根本不会让人有这种感觉呢)

白知退心想:噫吁嚱 我哥现在已经不再局限于女人了嘛?行简正想着 白乐天见他没有什么表示 于是拍拍他的肩“你愣着想哪家姑娘呢 人家微之在这站了半天了 也不叫他一声 平常爹爹怎么教你的?”

“哦”白知退慌了 刚才都没在听兄长说的话

“哥...哥夫?”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这个词脱口而出

“嗯哼”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元九被逗乐了 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看向白乐天 此时的白乐天也被自家弟弟的话给惊到 脸suai一下地红起来 (白乐天你脸红个泡泡茶壶

“闭嘴”白老气鼓鼓地往知退脑袋瓜上揍了一拳 然后拉着元九跑了(元九在一旁憋笑快被憋死

白乐天那个气急败坏的小表情尽收入他的眼底 

......

“乐天啊乐天 你那个弟弟还真有意思,啧啧啧,刚见面就叫我哥夫,真是一点也不见外呢”元九看着身下那欲仙欲死的人儿 故意让他再次回忆起来 而白少傅正中元九下怀 恼羞成怒地别过脸 瞪了他一眼

“嗯...那个兔崽子...我...一定好好教导...”白乐天喘/着/粗/气 努力地说完整一段话

谁知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元九堵住了嘴,那哪是在亲他呀!根本就是想把他生吞活剥了去!

白乐天被他这么亲着 又被狠狠的/肏/弄/一番,险些一口气没上来昏过去

等元微之发完了疯 白乐天就顾着/喘/气/了 哪里还有心思跟他计较

“你明天下得//来/床/再说吧”

白乐天可没那么好脾气 报复性地在元九身上咬了好几口 留下一排排好看的牙/印 没过几天就消了 当元微之发现身上的牙印都消掉的时候还故作可惜地在白乐天面前提起:

“哎呀 你的那些牙印消掉了呢 要不再咬几口?”

“......”(白乐天の无语=_=)


“读遍元诗与白诗,一生少傅重微之。

  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

元稹❤️白居易(元白)

元稹X白居易


墨魂yyds


这都不嗑?你在想什么?


“这么多年有梦见过我吗?”


“除非你不想入我梦来”


“乐天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梦见有一朵紫薇花落在微之肩头。”


我在想你呜呜呜元白

元稹X白居易


墨魂yyds




这都不嗑?你在想什么?






“这么多年有梦见过我吗?”


“除非你不想入我梦来”


“乐天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梦见有一朵紫薇花落在微之肩头。”






我在想你呜呜呜元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