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兄妹

74922浏览    1803参与
时惜

孽缘

    阿辽和小白在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那时,阿辽是个襁褓中的小女婴,而小白已满一周岁,他好奇地趴在床边,看着阿辽。

    “小白,看看你妹妹多可爱。”

    然鹅莫得感情的小白上去一巴掌拍醒了熟睡的阿辽。于是,这段“孽缘”便从此开始了。

    小白是阿辽的表哥,比阿辽大一岁,虽不是亲兄妹,但关系还是非常好的。譬如小白让阿辽去炸粪坑(?)而自己却躲得远远的,让阿辽去捅奶奶家平...

    阿辽和小白在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那时,阿辽是个襁褓中的小女婴,而小白已满一周岁,他好奇地趴在床边,看着阿辽。

    “小白,看看你妹妹多可爱。”

    然鹅莫得感情的小白上去一巴掌拍醒了熟睡的阿辽。于是,这段“孽缘”便从此开始了。

    小白是阿辽的表哥,比阿辽大一岁,虽不是亲兄妹,但关系还是非常好的。譬如小白让阿辽去炸粪坑(?)而自己却躲得远远的,让阿辽去捅奶奶家平房上的瓦,自己去告状(?)。这一切的一切,都向我们展现了感人至深的兄妹情。(??)

    “小白,你看这朵花多好看!”

    “晚辈不应该直呼长辈的名字,小白也是你喊的?叫哥哥!”

    “好的哥哥,你看这朵花多好看啊!”

    于是阿辽便被她的混蛋老哥欺压了将近十二年之久。如今,天道好轮回,小白幼时对阿辽的种种,也该一一偿还了。

    “喂小白,过来帮我看下题。”

    “直呼长辈名字,怎么这么没礼貌呢?应该叫哥,听懂没?”

    “?傻逼。”




阿辽和小白,其实都是源自于我的生活,并且还原度达百分之八十左右。阿辽是我,小白是大我一岁的混蛋老哥。人物性格之类在此便不再多说了。总之阿辽与小白这个系列非常沙雕,写这个系列也是为了纪念我和我老哥的欢乐日常吧。

至于为什么我叫阿辽,因为我是个起名废,字典翻到了“辽”这个字就叫阿辽。而“小白”完全是因为为了表达我对我混蛋老哥的愤怒而用了某家狗的名字

另:附上我和我哥的合影。



叮鈴噹啷
【 #同脈之戀 — 睡覺 】...

【 #同脈之戀 — 睡覺 】

 

|| 血族 四兄妹 日常

|| LF @叮鈴噹啷

|| IG @dling.dl

 

——————————

 

嘟嘟—嘟嘟—

手機的鬧鐘聲響起,慕的日常仼務準備開始了。

 

她穿着淡紫色的連身洋裝,捲縮在被子裡。

 

嘟嘟—嘟嘟—

鬧鐘聲再次響起呼喚着她。

 

她勉強地睜開眼睛,便感覺到一股暖流在後頸有規律地噴着。她嘗試轉身,但身後的人用...

【 #同脈之戀 — 睡覺 】

 

|| 血族 四兄妹 日常

|| LF @叮鈴噹啷

|| IG @dling.dl

 

——————————

 

嘟嘟—嘟嘟—

手機的鬧鐘聲響起,慕的日常仼務準備開始了。

 

她穿着淡紫色的連身洋裝,捲縮在被子裡。

 

嘟嘟—嘟嘟—

鬧鐘聲再次響起呼喚着她。

 

她勉強地睜開眼睛,便感覺到一股暖流在後頸有規律地噴着。她嘗試轉身,但身後的人用着一隻強而有力的臂彎,牢牢地圍抱着她的腰。

 

「唔⋯⋯」身後人被慕的動作吵醒,他把原本睡在枕頭上的頭部,埋在慕的脖子邊,抱着腰的手更用力地把她抱得更貼近自己的肚子。

 

「世⋯世語哥!」她壓着驚訝的聲音用氣音地說。

 

「唔~~~」他一臉不願起來地把唇貼在慕的脖邊。

 

李世語有着失眠的習慣,因此每次失眠的時候,他都會偷偷跑到慕的房間抱着她睡覺。據他所說,聞着慕身上的體味和血香,他的心就會靜下來。

 

慕的起床時間剛剛好是世語的熟睡時間,所以根據經驗來說,世語這一刻是不會放走慕。

 

慕自己也很明白這點,她放棄了掙扎,轉身把世語的頭部擁在胸前,陪他繼續睡。

 

煮早餐的時間過了,吃早餐的時間到了。

 

李澤言和李若詩換好衣服走到飯廳,卻發現廚房空無一人,若是平常的話,應該會聽到慕的聲音。他們互看對方一眼大概猜到慕不煮早餐的原因。

 

若打開慕的房門確認情況。

 

世語伸出左手墊着埋頭在自己胸前慕的頭部,而世語的唇吻着慕的頭髮,右手抱着她的肩膀。

 

若確認了情況後,輕輕地把門關上,走到沙發前看着李澤言。

 

李澤言坐在沙發上專心地看着文件,若偷偷地躺在李澤言的大腿上,抱緊他的腰,埋頭在他的肚子邊。

 

他拿開文件向下看着若問:「怎麼了?」

 

若輕輕地回答:「睡覺。」

 

——————————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5

二十五、改答案

        “你给出的结论,你确定吗?”

        凌沐冰看着刘铭,咬了咬嘴唇,“确定。”

        “不错,对自己的预报有信心,敢讲敢报。结论与当地实际也比较接近,我给你90分,扣你10分是想要你别骄傲!到时候肯定会考这种东西的!”...


二十五、改答案

        “你给出的结论,你确定吗?”

        凌沐冰看着刘铭,咬了咬嘴唇,“确定。”

        “不错,对自己的预报有信心,敢讲敢报。结论与当地实际也比较接近,我给你90分,扣你10分是想要你别骄傲!到时候肯定会考这种东西的!”

        “是!”凌沐冰嘴上应的很快,心里早就把刘铭骂成狗。扣十分想让我不骄傲?想扣分想疯了吧!”

        “你过来,这是笔试的答案,你自己看!” 

        凌沐冰远远的就看到第一个选择题答案,CD...?她选的是AB...有点尴尬,完美的避开了所有正确答案...

        “你先订正一下,订正完以后我给你打分数,好好订正,一会儿我要检查!我去楼下拿一些资料!”

        “好!”

        凌沐冰看着刘铭走出了办公室,又看着自己的试卷,一时间,害怕涌上了心头。粗糙地估计了一下分数大概是73分。

        怎么办?改几个选择题?然后填空补上一点,简答题再补一点?再纠结就来不及了!可是改了老师会不会发现啊?!好害怕...

        但最后,凌沐冰还是很慌张地拿着笔改了答案。

        “啪—-”凌沐冰的脑袋重重的挨了一下。

        不知何时,刘铭拿着资料,走到凌沐冰身后,看见了凌沐冰这个动作。

        “你在干什么?!”

        “老师,我...”见刘铭站在身后,凌沐冰立刻站了起来。

        “你走吧,不要跟着我了!做你的老师,我不配!如果你是真的想学一些知识,一些工作方面的事情,我可以认真教你,但这个是在你的态度还算好的基础上进行的。你现在这个行为算什么?欺骗分数?为了逃打,你至于吗?!走吧走吧,不要在我这里了!从今往后,我没有你这个学生!你哥哥那边,我会好好解释的!但不会讲这个事情的!”

        “老师!我错了!”凌沐冰马上跪下,一直苦苦哀求刘铭。刘铭却不为所动,坐在办公椅上继续理着资料。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凌沐冰见刘铭真的没有什么反应,便起身走了出去,开着车回了家。

        回家以后的凌沐冰,突然收到了凌沐杰的消息:公司最近事情很多,今晚不回家睡,阿泽也是。

        凌沐冰让张姨今天早点回家,理由是晚饭由她来做。张姨也没多问,给凌沐冰烧完午饭之后就回家了。

        午饭吃完,桌子理完,凌沐冰就直奔菜市场,疯狂买菜。挑的都是刘铭喜欢的,回家前还去了一趟小卖部买了两瓶饮料。早早的开始准备,早早的烧饭,五点不到,凌沐冰就把饭烧好了。

        见刘铭还没回来,凌沐冰就去了刘铭的房间,跪在向门处。

        凌沐冰运气还算好,五点二十左右刘铭就回来了。刘铭推开房间的那一刻——

        “你怎么在我房间?你有没有规矩啊?乱闯别人房间,你哥这么教你的吗?还有,我不会接受你的任何道歉!你也不要在我这里浪费精力!没有用的!”

        “老师,请允许我非常诚恳的给您道歉!是我没有勇气,没有毅力,但我想继续跟着您学!求求您了!您继续收我为徒吧!这种事情,不会再有了!再有,您可以废了我!看在我哥哥的份上,求求您了!”

        这么多年,凌沐冰从来没有拿凌沐杰说事儿,都是自己一路杀出的路。这次直接搬出凌沐杰,是因为凌沐杰是刘铭的师兄,她赌刘铭会同意。

        刘铭微微一怔,突然给了凌沐冰一个微笑:“行啊,知道那你哥哥说事儿了!还真别说,师兄的情,我肯定顾及!但是,我的话已经放出来了,我也不想收回去,所以!你另请高明吧!还有一个月,你的底子好,再找一个老师也肯定能考得很好!”

        “老师,我只认定你,其他人我都不认!今天这件事情,啥惩罚我都认了,要写检查,要罚什么,我都认,我也保证,这种事情,以后绝对没有他的存在性!如果再有,我任君处置,我会自动离开!”

        “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之后再有这样的事情,直接滚蛋!”

        “是!”

        “今天的惩罚,你肯定逃不了了!”

        “是!”

        “起来,先去把饭吃了,饭烧得那么辛苦,现在不吃饭,等一下又低血糖,看你哥不抽死你!”

        “是。”

        吃饭时,凌沐冰觉得现在坐在这里就是一种折磨,只希望惩罚快点开始,快点结束。

        “把桌子收拾了,到我房间!”

        “是!”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4

二十四、“模拟”考

        “师父,我总结写好了!您看看吧!”

        “嗯。”说着刘铭抬手接过总结,开始一目十行的看着。

        “你的总结,很明确工作要点,这个我很欣慰!还挺深刻,连被打那件事情都提到了,还有自己的感悟,不错!继续努力吧!这么多天没怎么看书了吧?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我给你找一份前几年的笔试卷子写一下,你现在给...

二十四、“模拟”考

        “师父,我总结写好了!您看看吧!”

        “嗯。”说着刘铭抬手接过总结,开始一目十行的看着。

        “你的总结,很明确工作要点,这个我很欣慰!还挺深刻,连被打那件事情都提到了,还有自己的感悟,不错!继续努力吧!这么多天没怎么看书了吧?后天上午到我办公室,我给你找一份前几年的笔试卷子写一下,你现在给自己一个目标分,达不到要怎么惩罚,都给我讲清楚!”

        “我记得您说您最糟糕的试卷考了85,那我就以85为目标分,少一分,五下!”

        “好!那我明确的告诉你,少分不仅要挨打,还有一个惩罚措施等你!具体的,不告诉你,免得把你吓着了!”

        “好。”凌沐冰嘴上答应的很快,心里还是很怕的。但计算过时间以后,心里暗暗发誓,考试一定要好好考,要给老师一个好的教师节礼物。

        两天后... 

        “老师,你是不是给错卷子啦?这是预报竞赛的卷子!”

        “没给错,就想给你这一份!这份的笔试题比较经典,而且和上岗证考试卷比较相似,上一会给你们写的试卷都是选择题,但这次的题型是有选择题、填空题、简答题。考完以后我还会给你几张图,你要预报出当地的天气,允许存在误差,但最高最低温差允许范围是加减一摄氏度,降水你就报强度,具体的一会儿说!”

        “好!”

        “你昨天说你的目标分是85,两卷总计200分,所以目标分改为170分,加油啊哈哈!”刘铭一脸坏笑。

        凌沐冰心里暗暗骂刘铭,贼,老贼,狗贼!

        “先写笔试,一个半小时!”

        “嗯。”

        凌沐冰写着写着就想跳起来骂人,这**的,选择题都是多选题,正确给一分,漏选不得分,连0.5分都没有!

        这简答题也都是什么呀!

        冷静!冷静!凌沐冰疯狂告诫自己,冷静者得天下!

        一个半小时的“瞎写”终于结束了。凌沐冰把卷子放在了刘铭的桌子上。

        “给你十分钟,我要听你的结论还有分析,各占五十分,这分数扣得很快,要想全!把你能想到的所有东西都讲出来,你可以再图上圈圈画画。”说着,给了凌沐冰四张纸。

        凌沐冰拿着图片,坐回座位上继续思考。刘铭看了看凌沐冰的试卷,皱了皱眉头。

        “老师,我想好了!”

        “还有三分钟,你不再想一下?”

        “没事儿,我想好了!”

        “继续!”

        “是!我的结论是:当天夜里到第二天早晨最低气温是18-20摄氏度,最高气温是31–32摄氏度,午后到傍晚局部地区有小雨或雷雨,部分地区....

        “这是结论部分,分析呢?”

        “理由的话,南部地区的气压线....

        刘铭听完后,露出了微笑,“你给出的结论,你确定吗?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Jill🇷🇺🇧🇾
妹妹是兄长身上的肉【确信😎...

妹妹是兄长身上的肉【确信😎

想看小伊万给妹妹喂奶【物理层面👀

妹妹是兄长身上的肉【确信😎

想看小伊万给妹妹喂奶【物理层面👀

弦音莫离

【原创】【古风】《时弃之花殇》第十三章——青衣

树林深处,微光乍现,不时还有阵阵属于铃铛的清脆之音传入耳畔。

  这五色的铃铛自现形至今,不倦地摇动着,伴随着一团团不知从何而起的烟雾,欲将人领往无尽的深渊。


它躺在妍倾有些发颤的手心,而妍倾则蛾眉紧皱,冒出粒粒汗珠,尽力地在操纵着。

  安羽颇为担心地伫立在一旁,思量许久,道出一句:“别着急,也别逞强。”

  这倒勾起了红衣女子的嘴角,本是蚀骨灼心的疼痛似是被无形化去了不少——“无事,大可放心。”


 不知过了多久,铃铛总算停止了躁动,不过以此为代价的,是妍倾...

树林深处,微光乍现,不时还有阵阵属于铃铛的清脆之音传入耳畔。

  这五色的铃铛自现形至今,不倦地摇动着,伴随着一团团不知从何而起的烟雾,欲将人领往无尽的深渊。

  

它躺在妍倾有些发颤的手心,而妍倾则蛾眉紧皱,冒出粒粒汗珠,尽力地在操纵着。

  安羽颇为担心地伫立在一旁,思量许久,道出一句:“别着急,也别逞强。”

  这倒勾起了红衣女子的嘴角,本是蚀骨灼心的疼痛似是被无形化去了不少——“无事,大可放心。”

  

 不知过了多久,铃铛总算停止了躁动,不过以此为代价的,是妍倾的绝大部分精力,一袭红衣在寒风中肆意飞扬,衬得她的皮肤越发苍白,而她微抿双唇,遏制着身体的颤抖。


“看来,我好像来晚了。”

 墨卿从黑暗中款款走出,那闪着诡异的光芒的眼眸,先是打量了妍倾手中的铃铛,再是先后望向妍倾,安羽。

  安羽自是颇为意外的模样,不自觉地将妍倾护在身后,低声说着:“带小飞先回去。”

 “可……”

“老朋友叙旧罢了,应该要不了多久。”

 虽然依然有所顾虑,但在这般情况下,妍倾也只好拿着五色铃,转身离开。

墨卿也似乎没有要追的意思,她意味不明一笑:“真巧啊。”

“是挺巧。”

抬眼含笑目送红衣消失在视野后,墨卿才不紧不慢地切入正题。

“让那小丫头一个人离开,你倒也是心大。”

“晚辈实在好奇,前辈来此地究竟有何目的?”

见安羽并不愿同她多纠缠,墨卿由衷感慨,果然是兄妹,交流方法都一样。

“恕我直言,小丫头不是幻铃的真正主人,以后实在不应再强行控制它。”

  “多谢提醒,这许是最后一次了。”

   墨卿倒丝毫不受影响,从容不迫地从安羽看似淡然的眼神下走过,弯下身子,柔柔抚摸着一朵早已枯萎的干花,再猛地掐断茎,摘起,细细端详。

  “其实有些时候,太过谨慎,反倒不是好事。”

  “你那可怜的神女妹妹痛失双亲是如此,而你深受重伤以致武功尽废亦是如此。”

  过往的回忆因墨卿的几句轻描淡写话语瞬间启封,安羽向来不见阴晴的精致面容有了些许变化,但依然不出一言。

  她悠闲走到安羽面前,将枯花递到他面前,淡淡笑着。

“有时候,故意留出破绽,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即使……你并不愿意。但毕竟,有舍才有得嘛。”

  全程墨卿“自得其乐”,同时也在不经意地望向安羽,灼灼的目光似是随时都要将人吞噬一般。

  她终于轻叹了一口气:

  “若我没有记错,祭神大典应该近在咫尺了吧。”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更文喽~ ) 第二章

        领了参赛资格证的赵瑶走在面试间所在的四合院里,掏出手机与爸爸联系。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可谁知,赵瑶的好心情就要被一杯豆汁儿扑灭了。


        “来左边百因必有果,其实你的报应就是我~来右边跟我一起哔哔赖赖,不服现实跟我碰一碰~记得双击么么哒~”...


        领了参赛资格证的赵瑶走在面试间所在的四合院里,掏出手机与爸爸联系。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可谁知,赵瑶的好心情就要被一杯豆汁儿扑灭了。


        “来左边百因必有果,其实你的报应就是我~来右边跟我一起哔哔赖赖,不服现实跟我碰一碰~记得双击么么哒~”


        赵瑶听到这贱嗖嗖的语气 ,不由得眉毛一皱。扭头就见一个穿着白色背心,扭着屁股,右手还端着一杯墨绿色的不明液体的男孩,离自己就还剩不到一米的距离。


        根本来不及赵瑶反应。悲剧可想而知,那杯绿色不明液体,全洒在了男孩和赵瑶身上。


        赵瑶本要尖叫,可声音硬是被这“传统京味豆汁儿”给憋了回去,一阵阵酸臭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赵瑶没站稳,跌坐在了花坛里,那一瞬间,赵瑶感受到屁股下的泥被压出了水。


        与那男孩同行的还有两人,一个皮肤呈卤蛋色,一个戴着青蛙帽子。看到眼前的场景,三个人都爆笑起来。


        赵瑶一时不知应该生气,还是应该就地找个地缝钻进去。


        男孩顺势把赵瑶拉了起来,赵瑶一抬头就和男孩的视线对上了。接下来是更令她生气的一幕,他又扭头与更外两个男孩发出了爆笑。


        不经意的一低头,赵瑶看见男孩身上的名牌,虽然被豆汁儿染了色,但仍能看见三个字,“四号,杨子成”。


         往后那段参赛的日子,今日的事仿佛做了预告般,逐渐由火花走向白日化。


         三人笑够了,杨子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转而嬉皮笑脸地对赵瑶说:“美女,不好意思。我,我,额…隔……”“哈哈哈哈哈……”


         若赵瑶能够穿越回过去,那么她一定不会仅仅踹杨子成一脚,就转头就走。


         这种尴尬的境地,赵瑶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老天总是喜欢开人的玩笑。赵瑶还没有走出多远,身后传来的又是一阵爆笑。


         走着走着身后的湿意也愈加明显,赵瑶终于想起,自己刚刚才从花坛地上爬起来。


          这次的窘迫并没有持续太久。转眼间的功夫,一件洒有豆汁的背心被系在腰间。


         一抬头,就看到杨子成不好意思的摸头,用只有赵瑶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不好意思……”

就裸着白花花的上身跑走了。


         仅留着黑了脸的赵瑶站在原地。心里忍不住发牢骚,这小子要不要绑得这么紧啊,是傻子嘛?谁稀罕他这酸臭的背心啊!


         直到爸爸的车来了,赵瑶才算是走出了今日份的尴尬与气恼。


         坐在车上的赵瑶咬牙切齿。哼,杨子成是吧?你看我以后怎么让你好过!


         十六个少年即将开启新的征程。


         那些个年纪,那些个岁月。少年们赤子之心,乘风破浪。相聚,相离在分叉路口。


         少年意味着光与荣,日子,路途,那么长,仰天长笑,大步流星,走着瞧吧……

     

是夏木呀

三、服软

无论什么事,越是害怕它,它来得越快。梁浅恨不能把时针倒转三百六十度回到昨天,但是那根本不可能。看到沈怀清的时候,梁浅更是把他当成了洪水猛兽,拒绝和他的一切交流,甚至还趴在窗子上思考了一下跳窗的可能性。

  当然,没可能。且不说怎么找准时机而且还能有那身手,光看看窗下平平整整的水泥地,她就知道自己下去一定行不通。

  愁啊,愁死个人。

  梁浅能做到的就是把房间里能拿起来打人的东西都锁起来,然后把自己也锁起来。

  沈怀清开门无果,扬声道:“你是自己开还是我开?”

  没有回答。看来是让自己开了。沈怀清掏出钥匙开了门,看见梁浅缩在床角,满眼戒备地盯着他。

  沈怀清松了一口气。还好,...

无论什么事,越是害怕它,它来得越快。梁浅恨不能把时针倒转三百六十度回到昨天,但是那根本不可能。看到沈怀清的时候,梁浅更是把他当成了洪水猛兽,拒绝和他的一切交流,甚至还趴在窗子上思考了一下跳窗的可能性。

  当然,没可能。且不说怎么找准时机而且还能有那身手,光看看窗下平平整整的水泥地,她就知道自己下去一定行不通。

  愁啊,愁死个人。

  梁浅能做到的就是把房间里能拿起来打人的东西都锁起来,然后把自己也锁起来。

  沈怀清开门无果,扬声道:“你是自己开还是我开?”

  没有回答。看来是让自己开了。沈怀清掏出钥匙开了门,看见梁浅缩在床角,满眼戒备地盯着他。

  沈怀清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沉闷成一潭死水,也没有之前表现的那么强硬和无波无澜。

  梁浅看着沈怀清,又看一眼他手上拿的一把黑色的戒尺,没出声,又往床角缩了缩。沈怀清上前两步,把戒尺放到了一边,先坐到她身旁,揽着她的肩膀温声说:“先别怕,听我说,要是有不对的地方你可以反驳我。”

  怀里的人又试图把自己缩成一团,沈怀清权当她是默认了,继续说下去:“我们只说昨天的事。我昨天回来,给你做饭了,可是你没吃。你知道自己有胃炎,要养着,但是你就是没吃。这个,是不是你错了?”

  梁浅动了动,看起来想争辩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默不作声的抓紧了沈怀清的裤子。

  沈怀清:“还有,为什么要发脾气砸杯子,最后还要从碎瓷片上走过去?脚不想要了?”

  梁浅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你不讲理……”

  沈怀清一哂:“我怎么不讲理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老是有别的事情要做……”

  沈怀清被她一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缓了缓才开口:“你砸杯子,你不想跟我说话……是因为这个?”

  “……”梁浅又陷入了沉默。

  “既然你说了,我以后就会注意的。可是你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一不开心就砸东西,而且你还从碎片上面走过去了,这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你,我没说错吧?”

  梁浅没有说话。沈怀清的语气慢慢沉了下去:“做错了,要承担。这是我之前教过你的,你认不认?”

  “……我……认。”

  很好,还记得规矩,没有任性发脾气和自己闹,沈怀清简直无比欣慰,否则他可能就要极端情况采取极端措施了,那样两个人都不会高兴的。

  “那好,一条二十,一共四十,先说好,我不会中途停下来,要是有意见可以先和我提。”

  梁浅有些抗拒地往后退了退,沈怀清正准备捞她,就听见她底气不足的小声说:“不打……”

  这倒有些令人惊奇了。之前的梁浅脾气很硬,知道自己错了是一回事,服软又是另一回事。挨打态度积极,但是想听她在挨打过程中认错服软求饶根本不可能。沈怀清想到今天是重逢第二天,也不适合责罚太重,于是毫无原则的丢盔弃甲:“不打不可能,但是可以少,一共二十,行不行?”

  大概这个对折打得梁浅比较满意,她捏住沈怀清的衣角,蚊子一样“嘤嘤嘤”的说道:“抱着……”

  沈怀清又一次被惊到。之前的梁浅好面子,挨打时姿势随缘,不舒服也不会说出来。他把梁浅抱到腿上,拿过刚才的戒尺轻声说:“我开始了。”

  “……唔。”梁浅闷哼了一声,皱着眉头抓紧了床单企图消化疼痛,沈怀清给足了她缓冲的时间,隔了有五六秒钟才落下第二下。梁浅把头埋在了被子里,一声不吭。

  “啪啪”

  “嗯……”梁浅小幅度地动了一下,沈怀清皱起眉头,接下来连着三下加了两分力气责在同一处,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就听见沈怀清说:“不要动。”

  梁浅看起来有点委屈的样子,但是又因为理亏而没有反驳的语言,只能咬着牙控制住自己。她闷着头不出声,沈怀清就不知道自己打得有多重,于是手一挑,把她裤子脱了下来。

  梁浅一惊,立刻挣扎着要起身,但是下一秒就被沈怀清打了回去:“我让你动了吗?”

  “你!我……”

  梁浅没能说出点什么,习惯性的沉默让她现在组织起语言有些困难,一口气憋在胸口,莫名委屈起来,连着身后的责打一起,她干脆什么也不做,趴在那承受。

  身后的责罚慢慢停了,一只温热的手碰了碰她的脸,疑惑又有点懊恼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怎么哭了?”

澈心z

无【1.不是】

       S市,郊区。幽静的树林中的一套欧式风格的别墅映入眼帘。

  别墅书房,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屏幕上的画面,一边认真地听着一旁青年人的汇报。

  “赵静黛,女,11岁,在A市读小学,成绩中等偏下,父母是公务员,奶奶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爷爷和姥姥姥爷一样都是公务员退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她就是六年前在B市丢失的解晓晚,您女儿,我妹妹。”

  青年人汇报完便不再说话,规规矩矩地站在原地等着中年人开口。

  但,那位中年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依然盯着屏幕里还在播放的视频。

  视频很清晰...

       S市,郊区。幽静的树林中的一套欧式风格的别墅映入眼帘。

  别墅书房,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屏幕上的画面,一边认真地听着一旁青年人的汇报。

  “赵静黛,女,11岁,在A市读小学,成绩中等偏下,父母是公务员,奶奶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爷爷和姥姥姥爷一样都是公务员退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她就是六年前在B市丢失的解晓晚,您女儿,我妹妹。”

  青年人汇报完便不再说话,规规矩矩地站在原地等着中年人开口。

  但,那位中年人却没有什么反应,依然盯着屏幕里还在播放的视频。

  视频很清晰,可以看出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坐在座位上和同学说着话。虽然声音有些嘈杂,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她在和人在聊天的时候很有分寸。

  这是一个聪明的女孩。解渝楠颇为慈爱的看着屏幕,这是他的女儿,他最疼爱的女儿。

  她还活着!真好!

  现在虽然距离知道自己的女儿还在这个世上有几天了。但解渝楠还是颇为兴奋。

  “你说,她会接受我们吗?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们这些亲人吗?”解渝楠终于不再去看视频,他转过头去对着自己的儿子问道。

  “反正我觉得他一定会接受我们的!她是五岁的时候才丢的,我妹妹那么聪明一定会记得我们的!至少会记得我!”刚刚的那位青年,也就是解晓晨对这个仅仅在视频监控中看到的妹妹,有着非常大的信心。

  “是啊,她的确有可能还记得我们。”

  “反正一定可以记得我!”青年带着百分百的自信道。

  “这”解渝楠此刻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近乡情怯。兴奋劲过去以后,不禁有些担忧。“要不,你去一趟A市,见见她?”

  “行啊!”听到这句话,解晓晨一下便兴奋起来。那可是自己亲自带了四年的妹妹!亲妹妹啊!

  “可你见了她说什么啊?”解渝楠却没有这么兴奋,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如果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不认他怎么办?“实在不行,你就先和她做朋友?”

  “拉倒吧!”听到这个解晓晨懵了,自己这爹也太不靠谱了吧“我一个二十九岁的人跑去找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做朋友?我恋童癖啊?!”

  “那怎么办?”

  “我自己来吧!”说着,好像是怕这不靠谱的爸爸再给自己出什么馊主意,解晓晨二话不说直接就跑。

  看着儿子跑了出去,解渝楠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走向面对着树林的落地窗前,想起了当年的事。

  那时解晓晚只有五岁,解渝楠觉得自己儿子已经有了一定的能力。便开始放权,准备在自己儿子可以真正独当一面的时候,就带着老婆和女儿一起去环游世界。

  可谁知道,正是因为解渝楠的放权,才导致了这场悲剧。

  解家是黑白两道上的大家,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大家族。解家家族之所以会成为现在这样无所不能,也是因为一个人。

  解思修,解家的一位先祖。一个真正生活在古代朝堂之上的人。他原本是一位文官,在当时也可以说是一位权臣。却在外出游历之时残遭对手陷害,被迫引咎辞职。在他回到家乡后心有不甘,便创造了“琅羽”这个情㊣报㊣组㊣织。

  直到今天,琅羽越发壮大,早在解渝楠之前的家主将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琅羽进行洗白,成立公司依然叫做“琅羽”。

  等解渝楠做了家主,无论是黑道上卖情报的琅羽,还是白道上卖玉器的琅羽都已经是举足轻重。

  说来也怪,按理说这样的家族不说是人满为患,但也应该是人声鼎沸。但解家却偏偏不是,解家从成立之琅羽之后,嫡系几乎没有几辈是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的。尤其是女孩,简直成了濒危物种。

  也正因为如此,解家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从老到小几百年前都是和和睦睦的。

  当解晓晚出生的时候,整个解家简直是欢天喜地。那可是解家里这一辈第一个女孩。

  于是,解晓晚被宠到了五岁,那时她的哥哥解晓晨已经十八岁了,解渝楠也开始放权。也就在这时,几百年里几乎没有出过乱子的解家第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解渝楠的兄弟何伟伦叛变了,准确的说,那不是解渝楠的亲兄弟,只是陪他打天下的人罢了,为什么要加上罢了呢?因为当时的解渝楠几乎不需要打这个所谓的天下。

  解家的人对权利大多无心,而解思修也曾立过家主一定要老大来坐的祖训。

  多年的安逸让解渝楠沉静下来,一心只想着老婆孩子。这却让何伟伦钻了空子。在解渝楠放权准备着让自己儿子接手时,掳走了解晓晚,企图用她来威胁解渝楠。

  等解渝楠和解晓晨发现时,已经晚了。纵使琅羽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机构。但掳走解晓晚的却也是琅羽内部的重要人物。

  最后,何伟伦还是被抓到了,但却为了防止被严刑拷打,选择了自杀。

  从此解晓晚也失踪了。解渝楠动用琅羽找了六年,依然没有找到,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

  直到在一周以前,已经彻底负责琅羽的解晓晨到A市出差,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赵静黛,觉得和自己妹妹很像,经琅羽调查之后,确定赵静黛就是解晓晚。

  回到眼前,与解晓晨一起坐在猫咪主题咖啡厅里的赵静黛,听完了这个故事。微微一笑,左手依然轻轻拂了拂正趴在自己腿上的布偶猫,而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桌上咖啡旁的亲子鉴定道“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我不是他们亲生的。”

八八道
新收的俩个孩子是可爱的兄妹 哥...

新收的俩个孩子是可爱的兄妹

哥哥叫冰,妹妹叫河


我的心头肉!快乐八八!

新收的俩个孩子是可爱的兄妹

哥哥叫冰,妹妹叫河


我的心头肉!快乐八八!

Jill🇷🇺🇧🇾

【这尘世间最美好的我都想要给你   想把你带大,不惜任何的代价】


三分半的长兄如母手书画了五十秒了,呕🤮🤮🤮

虽然小时候又穷又惨但是伊万能把娜塔养得那么漂亮 究竟是为什么呢【沉思🧐

【这尘世间最美好的我都想要给你   想把你带大,不惜任何的代价】


三分半的长兄如母手书画了五十秒了,呕🤮🤮🤮

虽然小时候又穷又惨但是伊万能把娜塔养得那么漂亮 究竟是为什么呢【沉思🧐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正文】第一章(欢迎提出意见哦)

        如果说,相遇是一种缘,那么流年里所有的邂逅,便是人生中永不凋落的花开。


        “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了哥哥们,而是有他们在,我才有了最好的时光。”这是赵瑶演唱会结束后,面对媒体采访作出的回答。


         不出所料,#赵瑶正面回应团解散#高高挂在了这天的热搜榜首。...


        如果说,相遇是一种缘,那么流年里所有的邂逅,便是人生中永不凋落的花开。


        “不是在最好的时光遇见了哥哥们,而是有他们在,我才有了最好的时光。”这是赵瑶演唱会结束后,面对媒体采访作出的回答。


         不出所料,#赵瑶正面回应团解散#高高挂在了这天的热搜榜首。


         这一天,属于赵瑶和哥哥们的微信群异常安静。平日里,总爱发些搞笑视频的子成哥哥也没发声。


         赵瑶一向没有删除聊天记录的习惯,随经纪人姐姐上车后,打开群设置,在搜索聊天记录里,输入了群成立的日期,一条条信息被向上滑动。


         大部分的图片和视频都无法观看了,在车内黑暗的无人角落,一句句话语展现出的场景历历在目,一点点的爬上赵瑶心头。


         泪,再也无法控制,瞬间汹涌……


         那年那月,垂柳紫陌洛城东。一座小平房内,坐着一排四个导演。


        “老师们好,我叫赵瑶,今年十三岁,学习古筝八年,爱好唱歌跳舞。”


        演唱完一曲《烛光里的妈妈》,赵瑶松了口气,鞠躬后走出面试间等待。


        不知自己是否能过关,赵瑶坐在门外,与其他面试的选手坐成一排。刚刚明显的意识到,自己说出年龄时,几个导演不约而同地放大了瞳孔。


         节目年龄限制是十三至二十六岁,自己是年龄卡边参加的面试。赵瑶环顾四周,发现其他选手好像都比自己年长。


          突然,赵瑶被一段清亮的歌声吸引了注意。这是最后一场面试了,前两场并没有听到这个哥哥的声音,可能是与他在不同场次吧,赵瑶心里这样想。


           不久,他出来了。赵瑶抬头望他,他仿佛感受到了赵瑶的视线,抬眼与赵瑶对视。四目相对,赵瑶不由得吸了口凉气。随即,尴尬得赶紧低下头去。


           那少年已走远,赵瑶才抬起头来。


           那个哥哥的眼里,有星星。


           那时的赵瑶,年少轻狂。哪里晓得,那几秒对视,牵绊住了往后的岁月,在心里撩动出了动人的涟漪。


          如火如荼的面试结束了,赵瑶如愿以偿,获得了参赛资格。


          这一路走来,实属不易,全国各地赶来面试的百万少年,只有十六位脱颖而出。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3

二十三、区别对待

        第二天早晨...

        阳光照进房间——-

        凌沐冰眯着眼睛,嗯?这是哪?

        突然,她猛的惊了一下,想起身却怎么也动不了。...


二十三、区别对待

        第二天早晨...

        阳光照进房间——-

        凌沐冰眯着眼睛,嗯?这是哪?

        突然,她猛的惊了一下,想起身却怎么也动不了。

        “嘶...

         昨晚经历了什么?被哥哥打了之后,哥哥给我上药,然后呢……

        “别动!好好趴着吧!”凌沐杰端着早餐走进来,刚好看到凌沐冰想起身。

        “哥...

        “小崽子,我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早上还要给你做早饭!你都在享受啥待遇呀!” 

        “哥...你昨晚...

        “没事儿,哦,对了,你师兄让你这几天都别去单位了,等走路正常了再去!”

        “好的。”

        “小崽子,这几天好好休息!还有,下个过几天是教师节,好好感谢你师兄吧!”

        “嗯....”凌沐冰支撑着身体,却无法坐起来。

        “诶,下手太重啦,我喂你吧!”

        “好的呐,谢谢哥哥!”

        吃完早饭,还没怎么“消化”,就听见了敲门声——

        “冰冰,怎么样了?”

        “蓝韵姐,没事儿,估计休息几天就好了!”

        “你这孩子,哎,来,我帮你上药!”

        “谢谢蓝韵姐。有蓝韵姐真幸福,这么温柔,这么体贴,和哥哥完全相反!”

        “小破孩儿,还成了你哥哥的不是了?好好养身体,身体是第一位!这个小学生都懂的道理,你一个成年人不懂吗?我看你是该,这一打,也够你记着了!”

        “好过分啊,蓝韵姐!伤者趴在你面前,你还在这里帮行凶者!”

        “我愿意!”

        “好**的人类!”

        “好了,药涂完了。我估摸着这几天你是下不了床了,就好好休息吧,把胃养好!”

        “好!”

        就这样凌沐冰在床上躺了五天,这五天,过的生活真的是让凌沐泽超级羡慕。凌沐冰真的非常完美的做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蓝韵也经常来家里照顾她,凌沐杰在公司也会和她视频通话。

        “哥,姐姐是不是才是你亲生妹妹!”

        五天后,凌沐冰来到餐厅吃饭,凌沐泽看着凌沐杰往凌沐冰的盘子里疯狂夹菜,夹的凌沐冰的盘子都已经装不下了,才酸溜溜的说着这么一句话。

        “你胡说什么哪?”

        “那你就是区别对待!”

        “诶,我就是区别对待!我就是双标!怎么着?”

        一时间,凌沐泽不知回什么好,只能默默在心里吐槽:妹妹是公主,弟弟是奴隶!

        “你呀,来来来,师兄给你夹,夹的满满的,哈哈!”一旁的刘铭也是看不下去了,合着这一家人在屏蔽他,当他不存在呀!于是拿起筷子,往凌沐泽的碗里夹。

        “别了师兄,我自己来吧!你好好吃饭吧,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嗯?!师兄明天上班?我也要去!”

        “你身体行吗你?!”

        “没事儿呀,反正也都是白天去,晚上就回来了!”

        “行吧!不过..之前你答应我的台风班总结到现在都还没给我!”

        “哇!”凌沐冰突然大叫,惊的凌沐杰狠狠地瞪了凌沐冰一眼,“师父,那么久远的事情,您都还记得!上个月的总结这个月写?!”

        “不想写吗?你之前好像答应我了!不写的话,打一顿吧!”

        “别!师父,我今晚就写完!先让我好好吃饭!”

        “明天早晨到台里给我看吧!”

        OK!”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2

二十二、守护妹妹

        “哥,继续吧,还有十五下...

        “啪——

        41!呜呜呜...

        “凌沐冰你记住,我打你,绝对不是为了自己发泄!我只是希望你,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体是你自己的,玩坏了难受的也是你自己!...

二十二、守护妹妹

        “哥,继续吧,还有十五下...

        “啪——

        41!呜呜呜...

        “凌沐冰你记住,我打你,绝对不是为了自己发泄!我只是希望你,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体是你自己的,玩坏了难受的也是你自己!这个道理,我觉得你肯定懂,那你为什么要去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

        “啪—-”这一下又落回了臀峰处。

        “嘶......42...

        凌沐杰用藤条戳了戳凌沐冰的屁股,说道:“我心疼你,我宠你,不代表让你一次次的去冒险,一次次的来挑战我的底线!明白吗?”

        “啪—— 

        43!”

        “回话!”

        “啪—-

        “啊!44!是,哥!”

        “啪啪啪...”又落了五下,凌沐冰的腰部疯狂扭动。

        “啪——

        50!”

        “凌沐冰,可以啊,用这种方法减轻疼痛,如果现在是小泽,我会再加十下!看你第一次挨我打,加五下!”

        妈耶...还有十下...撑都撑不住了...哥哥就不能再...怜香惜玉一下吗...

        “啪——

        51!”

        “啪——

        52!”

        “结束之后我给你一张纸,你给我跪在那边写一份反思。字数不多,1000字就好了,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起来,听见没有?”

        “啪——

        53!是,哥!”

        “啪啪啪啪啪啪——-

        这六下,直接布及了整个面,让凌沐冰又一次完美的“回忆”了屁股的疼痛变化过程。

        “啪——”又是落回臀峰的一下。

        60..

        “扑通——”凌沐冰整个身体向前倒,屁股的整个面是黑紫色的。

        “啪啦——”凌沐杰把藤条扔到地上,凌沐冰的心也落到了地上。

        终于结束了....

        “起来!写反思!笔、纸给你!拿好!”

        凌沐冰挣扎着起来,忍着剧痛跪倒一边写反思。

        四十分钟以后,一篇一千字的检查终于写完了,凌沐冰缓慢起身,把检查放到了凌沐杰的电脑键盘旁边。

        “好了?”凌沐杰抬头看着凌沐冰。

        “是。”

        “等着,这个文件搞完我就看。”

        过后,凌沐杰一目十行的看着检查。满满的套话,让凌沐杰都能猜到凌沐冰接下去写的都是什么。

        “去我房间,趴到床上等着。”

        “哥,别...检查要是不满意的话我可以重写,哥!”

        “快去!”

        凌沐冰满满的害怕,却也不敢不按凌沐杰说的去做。

        到凌沐杰的房间,凌沐冰内心:怎么办,哥又要打我吗?怎么办啊,明天下不了床怎么办?人生第一次被哥哥打,就要让我明天动不了吗?!算了,算了!

        凌沐冰乖乖的趴在凌沐杰的床上,手紧紧的抓着床单,眼泪也一直往下掉。

        “吱嘎——”门被凌沐杰推开。凌沐冰的心都提了起来,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哥,轻点儿...

        “忍着,我会轻着点的!”

        “哥...呜呜呜...

        突然,凌沐冰感觉后面传来丝丝冰凉。

        “哥?”

        “以后啊,要好好照顾自己,身体第一,其他再说!”

        “好!”

        “这么大的人了,被哥哥打,羞不羞!”

        “那哥你还打我!知道我羞还故意这么对我!”

        “不这么做,你记得住吗?天天看着阿泽被打,你就不能有点领悟吗?”

        “哥...

        “我不管,我的妹妹我来疼,我来罚!”

        “哥...什么时候才能不被你打?”

        “这辈子,你就别想逃了!”

        凌沐杰内心:笨蛋,当然你嫁人之后就肯定不用这种方法呀!但现在,我还是要守护你的阴晴冷暖!

        之后的事情...凌沐冰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漱腊伶
【尘汀】 *激情摸鱼人物occ...

【尘汀】

*激情摸鱼人物occ

*兄妹大法好!我爱他们!要相亲相爱啊!

*这对我磕到死!

【尘汀】

*激情摸鱼人物occ

*兄妹大法好!我爱他们!要相亲相爱啊!

*这对我磕到死!

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一个小预告哈哈,文章《流年》

        本文构思、想象了半年左右,迟迟没有下笔,近几日受小姐妹激励,成功开启喽!!

灵感源于茶酒,壶,以及创造营等,角色是其中个别哥哥的化身,并没有用原名辣,可以把自己代入女主,一切随心啦~望支持~

        下方引子↓

        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人与事物,还有些不可控的机缘巧合。赵瑶是这世间的沧海一粟,渺小的一人,与太多的故事邂逅...

        本文构思、想象了半年左右,迟迟没有下笔,近几日受小姐妹激励,成功开启喽!!

灵感源于茶酒,壶,以及创造营等,角色是其中个别哥哥的化身,并没有用原名辣,可以把自己代入女主,一切随心啦~望支持~

        下方引子↓

        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人与事物,还有些不可控的机缘巧合。赵瑶是这世间的沧海一粟,渺小的一人,与太多的故事邂逅。故事中的人仿佛是画,是她命里的遇见,沧海桑田,人事变迁,星火灼灼,银汉沼沼,一瞬间而已,却仿佛穿越千年。

         遇见了他们,不同的人情世故,不能够说他们改变了赵瑶的一生。但可谓是,与他们相遇,就算是荒芜一人的沙漠,对她而言也是绿洲;就算是雪山之巅,也总有暖阳倾泻而下;就算是无尽黑夜,也有漫天星光陪她度过是非纷扰。

         他们是他想要携手走一生的人,在此之前不曾有,在那之后不再有……


                                                                未完待续……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1

二十一、哥哥的惩罚

        “快点,我不想浪费时间!今天公司的事情还有很多!”

        凌沐杰的要求是,挨打之前,全身脱光。挨打,俯卧撑的姿势,或者趴桌子上,全都看凌沐杰的心情。

        凌沐冰内心:成人之前,我从来没被哥哥打过,没想到我成人之后,就要经常忍受这种...痛苦。全身**,怎么下得去手!...


二十一、哥哥的惩罚

        “快点,我不想浪费时间!今天公司的事情还有很多!”

        凌沐杰的要求是,挨打之前,全身脱光。挨打,俯卧撑的姿势,或者趴桌子上,全都看凌沐杰的心情。

        凌沐冰内心:成人之前,我从来没被哥哥打过,没想到我成人之后,就要经常忍受这种...痛苦。全身**,怎么下得去手!

        “快点!”

        “哥,能不能...

        “算了算了,以后,下身脱光,上面留一件衣服,但你需要把那一件衣服撩到腰部以上!” 

        “是,谢谢哥哥!”

        “这已经是我可以给你放的、最大的水了!!”

        “是。”

        “看你身体好像不太行,俯卧撑姿势!你知道的吧,平常小泽在身体健康方面的要求吧,五十下藤条,自己忍着,每一下都给我报数,当然,报数这个要求只针对你和小泽。逃一下加五下,身体趴下去加五下!我现在很庆幸,你师兄至少还给你热了那么多次身,不然你今天是怎么出去的都不知道!”

        “是...

        凌沐冰刚摆好姿势,没有废话——

        “啪-—-”第一下就使出了很大的劲儿,第一下也直接打在了臀峰处。

        “一!”凌沐冰发泄式的喊了出来,第一次被人用藤条打。

        一瞬间,凌沐冰觉得凌沐杰的打才是最难挨的,有种藤条直接将肉撕开的感觉,才一下就已经疼得凌沐冰想求饶了。

        “啪啪啪啪——

        一连四下都快速地落在同一个位置。

        “二.........五!”

        “啪啪啪啪啪——-

        又是同一个位置的五下。

        报完数后,凌沐冰道:“哥,可不可以换一个位置?”

        “你省省你的体力吧!还有四十下!”

        凌沐冰不再讲话,也不敢讲了,只能默默地忍受剩下的四十下。

        “啊!27...

        “啊!28...

        “扑通——”凌沐冰趴在了地上,脚撑不住了,手臂也没什么力气了,身上的痛也让凌沐冰很难熬。

        “加五下!起来!”凌沐杰毫无感情的一句话,让凌沐冰瞬间委屈。泪水、汗水,都砸在了地板上。

        凌沐杰也心疼,但这心疼绝对不会表现在脸上,其实,凌沐杰除了前面五下,其他的都在放水,前五下还使了八成力,后面就开始收敛着力气,使了五成。

        “再不起来,就直接抽你的腿了!抽你腿,不算数!”

        “哥,你放过我吧……

        “起来!”

        “啪——”一下直接抽到了凌沐冰的大腿。

        “啊!”

        一瞬间,凌沐冰如同一只刚长出蹆的小蛇,疯狂尝试起身,但怎么也起不来。

        “快点!”

        “啪——”又是一下。

        凌沐冰知道,软的硬的,这时候对凌沐杰都没有用,唯一能走的路就是起身,忍完最后的27下。

        凌沐冰疯狂尝试起身,刚摆完姿势后,凌沐杰又继续狂抽。

        一直到四十下,凌沐冰:“哥,能不能...让我缓缓?”

        凌沐杰原本抬起的手,突然放下。

        “姿势不变,我给你三分钟时间!”

        “谢谢哥……

        凌沐冰也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沐杰对她最大的放水了。

        “哥,继续吧……”五分钟之后,见凌沐杰没有开始的意思凌沐冰说道。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泠殇月

阴晴冷暖 20

二十、规矩

        两天过后的傍晚,凌沐杰还没回来,晚饭也还没吃,凌沐冰就来到了凌沐杰的书房。

        以前,这里都是凌沐冰的罚跪见证地,凌沐泽的挨打见证地,今天,却给凌沐冰很大的恐惧感。

        书房一侧,凌沐冰闭目,跪下,心中暗暗祈祷凌沐杰早点回来。...


二十、规矩

        两天过后的傍晚,凌沐杰还没回来,晚饭也还没吃,凌沐冰就来到了凌沐杰的书房。

        以前,这里都是凌沐冰的罚跪见证地,凌沐泽的挨打见证地,今天,却给凌沐冰很大的恐惧感。

        书房一侧,凌沐冰闭目,跪下,心中暗暗祈祷凌沐杰早点回来。

        过了半个小时,凌沐杰和凌沐泽回了家,却没有看到凌沐冰的影子,凌沐杰直奔厨房问刘铭:“怎么回事?”刘铭先是一愣,突然明白了凌沐杰的意思。

        “哎呀,师兄!你不是让人家反思吗?人家现在就在你的书房。师兄,晚饭烧好了,快吃!” 

        “你等我一下!”

        说完,就直接去了二楼的书房。

        “晚饭不吃就过来,你是要我再送你去医院输一次液吗?!我没那个闲工夫!下去吃饭!晚饭之后再说!”

        凌沐冰也就跟着凌沐杰到了餐厅。一顿饭时间里,凌沐冰偷偷看了凌沐杰不下十次。凌沐杰也是有感觉的,只是在心里暗道幼稚。

        晚饭后...

        书房...

        “解释!”

        凌沐杰刚进书房,就蹲在凌沐冰面前,要一个解释。

        “哥,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这确实是我错了。”

        “这么说,我怎么罚你你都认?”

        “是。”

        “那好,这么多年了,我对凌沐泽的要求你都知道的吧?就按那个来!所有的规定,所有的措施都和他一样!从今往后也是这样!”

        “哥...包括...?”问不出口的“打”字。

        “嗯。其实我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对于身体,我比较喜欢那一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凌沐冰我告诉你,我们的父母亲已经过世,我希望你不要在未来的任何一个时间,向我抱怨父母亲没有留下什么好的遗产!因为我相信,父母亲留给你的最好的、最大的遗产,就是你的健康的身体!如果你连这么贵重的遗产都不爱惜的话,就别和我说父母亲留下来的什么公司、别墅!”

        “是。”

        “所以,这一回的事情,你也算是突破了我的底线。我觉得打,是避免不了的。”

        “是。”

        “规矩你肯定都懂!所以现在,你的准备措施应该是和小泽一样的!”

        凌沐冰突然震惊的抬头,看着凌沐杰。

        “哥,我...

        “快点!我不想浪费时间!”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泠殇月

阴晴冷暖 19

十九、哥哥的怒火

        车子直接开到了L市医院,直接找了医生,结果,刚好是蓝韵。

        蓝韵给出的结论是:营养不良,低血糖。 

        蓝韵给凌沐冰打上针之后,就给凌沐杰打电话。从凌沐杰冷淡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这姑娘怕是要凉了。...


十九、哥哥的怒火

        车子直接开到了L市医院,直接找了医生,结果,刚好是蓝韵。

        蓝韵给出的结论是:营养不良,低血糖。 

        蓝韵给凌沐冰打上针之后,就给凌沐杰打电话。从凌沐杰冷淡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这姑娘怕是要凉了。

        凌沐杰有几大原则,其中一个原则就是:妹妹要宠,但要有个度,超过那个度,越过那个原则,就不能容忍。其中的一个度,就是身体。

        蓝韵:这姑娘,怕是身体刚恢复过来,营养刚补充完,就又要我出场了吧。虽然凌沐杰没打过她,但怕是光是让她跪,就可以让她再次进医院吧。 

        凌沐杰直接拉着刘铭一起来医院,防雷组的人见大佬来到这个小病房,便纷纷让座。

        “刘铭,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师兄,你听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帮你问问!”

        而防雷组的人一直专注于刘铭的那一句“师兄”,感概刘铭关系圈的庞大。

        “兄弟们,可以讲一下凌沐冰的情况吗?”

        防雷组的组长将这几天看到了凌沐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凌沐杰。凌沐杰的脸色也是一点一点黑了下来。

        见凌沐杰黑下来的脸色,刘铭赶紧对防雷组的人说道:“兄弟们辛苦了,这里就交给我们吧!赶快回家休息吧!”

        防雷组的人反正也没他们什么事情,也就离开了。

        “刘铭,是不是我太宠她了,以至于她现在可以拿她的身体健康开玩笑?!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打过她,但是每次小泽犯啥事儿,她都知道,小泽怎么被罚,她也知道!小泽也喜欢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开玩笑,哪次不是被我打的三天下不了床?她的所作所为,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是在挑战我的忍耐度?”

        “别,师兄消消气!等她醒了之后再说吧!”

       输液输到一半,凌沐冰就醒了。看到凌沐杰黑着的脸,凌沐冰也是吓坏的。这么多年,凌沐杰从来没给过她这个脸色。

        “哥...

        “现在,什么都别说,等这几瓶挂完了,回家慢慢说!到时候看你是怎么说的!”

        “是...

        “等你恢复完先,这么多年了,被罚跪的次数也不少,等你身体好了之后,到我书房跪着!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是...


宣传一波阴晴冷暖的QQ群:75426222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