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兄妹组

10654浏览    205参与
溪儿
尼诺:我的心里只有妹妹 发明是...

尼诺:我的心里只有妹妹

发明是什么我不造啊()

尼诺:我的心里只有妹妹

发明是什么我不造啊()

我不是人呐呐

  感觉尼诺有点反差萌(?

  感觉尼诺有点反差萌(?

溪儿

尼诺:awsl(猝)

全剧终(不是)

艾可只是看哥哥沮丧想要鼓励尼诺而已


尼诺:awsl(猝)

全剧终(不是)

艾可只是看哥哥沮丧想要鼓励尼诺而已


溪儿

艾:可以。。吗?哥哥

尼:这、这这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但对你。。我有些做不到。。。。

艾:没关系的哥哥,我来吧

尼:行吧。。。等等你来?????!


于是尼诺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艾:可以。。吗?哥哥

尼:这、这这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但对你。。我有些做不到。。。。

艾:没关系的哥哥,我来吧

尼:行吧。。。等等你来?????!


于是尼诺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溪儿

桌边的野水不要喝~(?)

编点小故事(˃ ⌑ ˂   ),渣画轻喷


水是尼诺自己捣鼓出来的,还没试过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桌边的野水不要喝~(?)

编点小故事(˃ ⌑ ˂   ),渣画轻喷


水是尼诺自己捣鼓出来的,还没试过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塔塔

一个除夕夜

ooc很严重!!!有在尽力改,所以一定要慎入。

文笔不好见谅(你指望一个小学生能写出什么(雾

有cp含量,不过偏少,记得看tag避雷。


1.

过年这件事,在年纪偏大的人眼里,意义不是特别大,就只是大家聚一聚,吃顿饭,看看万年不变五彩斑斓的烟花罢了。

但在年轻人眼里,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2.

洛杰张罗着,除夕夜那天,能不能吃些不一样的。


众人:“比如?”

洛杰:“嗯……去外边烧烤,或者……就是……你们听说过窑鸡吗?”

大部分人:“那是什么?”

团子:“诶诶诶诶诶我知道我知道,就是类似盐焗鸡,但是是用黄泥块搭成的窑来窑熟的。”

其他人:“每个字我都懂,组合到...

ooc很严重!!!有在尽力改,所以一定要慎入。

文笔不好见谅(你指望一个小学生能写出什么(雾

有cp含量,不过偏少,记得看tag避雷。



1.

过年这件事,在年纪偏大的人眼里,意义不是特别大,就只是大家聚一聚,吃顿饭,看看万年不变五彩斑斓的烟花罢了。

但在年轻人眼里,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2.

洛杰张罗着,除夕夜那天,能不能吃些不一样的。


众人:“比如?”

洛杰:“嗯……去外边烧烤,或者……就是……你们听说过窑鸡吗?”

大部分人:“那是什么?”

团子:“诶诶诶诶诶我知道我知道,就是类似盐焗鸡,但是是用黄泥块搭成的窑来窑熟的。”

其他人:“每个字我都懂,组合到一块我好像就不懂了。”

洛杰:“好兄弟!你是懂我的!”


当然他们聚在一块不是为了给彼此找兄弟,只是单纯想定下除夕夜吃什么然后早些去买食材罢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众人被说服尝试一下“窑鸡”这道菜。

当然,以往传统的家常饭菜也不会少的啦。


3.

一群人浩浩荡荡去超市怎么看都感觉像是要去抢劫。——莉安娜

外边人好多……为什么都往这里看过来了……——幽妍(因为人太多且太引人注目导致同行的社恐害怕)

硬了,翅膀硬了,现在的小孩越来越难管了。——斯塔克

……


想起了上一年一群人去买年货时闹出的鸡飞狗跳,赛琳娜就感觉脑壳发昏。

新的一年,她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地方绊倒两次!

所以机智如赛琳娜,只派了几个人去置办年货,分别是艾可,幽妍,衡以及刚到DMM的阿治。

叫前几个人去是因为三个人中两个面瘫,一个社恐,话一个比一个少——当然,在一些特定的人面前除外——反正,让他们去一定没有问题;选阿治则是因为对方刚来这不久,需要熟悉熟悉环境。


当然,四个人也没辜负她的期望,把年货平安送回了家。


4.

“它们会咬人么?”

女孩们堆在鸡笼子前,好奇地瞧着里边那几个低头啄食的玩意儿。

听见小眠的问题,其余几个女孩抿了抿唇,面面相觑。

“只要不惊动它,是不会被啄的啦。”幽妍甩着手上的水滴,边说边靠近女孩堆,“嗯……你们谁能借我一个创可贴吗?”

她的右手大拇指有一个小伤口,是被一只母鸡啄的,虽然小,但真的很痛。

拿着莉安娜给的创可贴包好后,幽妍抬头就看见她们担心的眼神。

“没事的啦,小口子,一会就会结痂的。”幽妍笑笑,把众人带回了屋子,“外面太冷了,你们都回去多加几条衣服再出来吧。”


5.

天开始变得灰蒙蒙了。

洛杰和团子开始着手找苦力帮忙干活搭窑烧火,不用做饭的人们就聚在一旁磕嗑瓜子,时不时折点柴递给他们。


奥博:(汽车迷惑)他们在做什么?这些土块为什么要堆在一起?

泷:(孩子觉得好饿)天都黑了……

渺:(拿出早就备好的巧克力)呐,吃吧。

琪琪:(好奇宝宝)土块也被烧黑了。

里奥:(好奇宝宝+1)团子手里用锡纸包着的是什么?

Alpha-8:(解答疑惑)他今天早上杀了又腌了的鸡,还有红薯。

琪琪:(持续疑惑但无人解答)他们为什么又要在顶上开个口?为什么又要把鸡丢进去?

斯塔克:(面无表情捧哏)他们举起了木棍,对着黄泥土大开杀戒。

巴库:(心碎)他为什么要把土堆打碎!我好不容易才搭好的!

衡:(拍拍巴库后背)没事,一会我给你重新搭一个,只给你一个人玩。

小眠:(小妹妹不解)吃的都被埋了,还怎么吃啊?

洛杰:(想飙脏话)不懂就不要在那里现场直播啊!!!几位朋友你们都很闲吗!!!还有小情侣不要来这里秀恩爱行吗?!

团子:(眼里只有吃的)今天晚上又有好吃的了。


6.

厨房的饭菜已经好了,土堆里的鸡和红薯也熟了。


对了,鸡是幽妍杀的。

杀鸡的时候,是幽妍叫来衡帮忙抓鸡,然后她掐着鸡脖子,手起刀落,鸡挣扎几下,没气了。

众人:虽然以貌取人不好,但小女孩拿着菜刀割破鸡脖子然后血慢慢留下来这画面真的太反差了,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幽妍笑了笑,说:“之前在灰雾城,帮别人干过,所以就学到了。”


鸡熟了,也懒得再去砍,团子直接端上了桌,剥了锡纸,让众人手撕着吃。

鸡腌入了味,肚子里还塞了些配菜、香料什么的,非常下饭。


藏起来的啤酒又被翻了出来。

几个小年轻互相吹了点,又各自去怂恿别人来喝。

结果就是一行人都喝得酩酊大醉,稍稍清醒的几个人把人一个一个扛回了各自的宿舍。


7.

第二天早晨。


“喂,巴库,起床了,你今天还要去拍新春时装的照片呢。”

“不是早就拍过了吗,让我再睡会儿,头疼。”

“叫你昨天喝那么多。算了,你再睡会儿吧。”


洛杰揉了揉眼睛,捞过床头的闹钟。

“卧槽,迟到了!!!斯塔克你也不叫我!!!”

“叫过了,”斯塔克的声音从厕所传来,“你不醒,我有什么办法。”


“你这新衣服挺好看的啊。”

渺上下打量着刚换好衣服的泷,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嗯,我也觉得这身衣服很配我。”

“配你?”渺笑出声,打趣道,“配你的中二连斩吗?”

“……”让人耍下嘴皮子功夫不行吗!


“赛琳娜姐姐,你看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我家小葵无论穿什么都很好看。”


“哥哥,醒了?去洗漱吧,我煮了粥,暖胃。”

“啊……谢谢。”

尼诺:你看我家妹妹,你有吗?你有吗?[得意]


“里奥?醒醒,起床。”

“啊哈——你生物钟怎么这么准,这天才刚亮……我再睡会儿……”

睡迷糊了?Alpha-8不解,现在已经早上九点了啊,外面的光都眯着人眼睛了。


今天又是美好并被撒狗粮的一天呢。——同样有新衣服但没有对象的琪琪和小眠如是说。


end.

——

就是,这几天发生了很不开心的事,而且因为走亲戚,也不常拿手机,所以写得断断续续,一直拖到现在。

ooc太严重了,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但在我的眼里,我家的小情侣相处方式就是以下几种:

1.像小学生谈恋爱一心一意对对方好每天都想和对方黏在一块型

2.互怼互掐但很爱对方型

3.一方压制另一方的妻管严型

4.宠溺温柔型

都是自己的想法,每个人的感觉都会不一样。

新的一年,祝各位都能开开心心呀o(≧v≦)o

(话说,各位吃过窑鸡吗?百度说是是粤菜,我过年时会吃,真的非常香!很下饭的!各位如果来了广东,可以试一试)


肆只猫

【兄妹骨科】如水得鱼(一)

艾可x尼诺


[图片]


设定及避雷:

*兄妹组,伪骨科,年下

*时间线 从很久的过去,至未及的将来

*原作背景,大量捏造,尝试造谣分析兄妹分道扬镳的前因

前排提问这对CP该怎么打tag,艾尼艾诺都被占了但战发tag是空的


-

大纲一时爽,细节火葬场

但开心


-如水得鱼-

 

(一)


年幼的艾可将一张信纸展开来正对着阳光,疑心她的哥哥将不可言说的思念藏在纸张侧印的花纹里。


-


风声震荡,新上的漆被粉尘划得斑驳——皮卡径直撞进废弃围墙里,车上还...

艾可x尼诺


null


设定及避雷:

*兄妹组,伪骨科,年下

*时间线 从很久的过去,至未及的将来

*原作背景,大量捏造,尝试造谣分析兄妹分道扬镳的前因

前排提问这对CP该怎么打tag,艾尼艾诺都被占了但战发tag是空的


-

大纲一时爽,细节火葬场

但开心

 

 

 

-如水得鱼-

 

(一)

 

年幼的艾可将一张信纸展开来正对着阳光,疑心她的哥哥将不可言说的思念藏在纸张侧印的花纹里。

 

-

 

风声震荡,新上的漆被粉尘划得斑驳——皮卡径直撞进废弃围墙里,车上还载着半厢物资和三个亢奋的旅客。

鬼影于破碎车窗摇曳,人与树一同俯低了身体。旅客中举手投足尚且自如的一个,脸上半笑不笑,蛮不在乎地拖了截蓝色的武器朝后架起:

邦!邦!邦!邦!

轰——

紧接着一台破旧的皮卡像头疲倦野兽冲出迫击炮弹的冲击圈,用尽最后的气力栽进一人多高的草丛,在寿命的最后一刻仰天长啸,便彻底爬菜。

 

“啧”

洛杰低咒一声,单手拎了武器准备如往常一般殿后;只是这次,旁边驾驶座的人影伸出金属制的手臂拉住了他,低声嘱咐“把那人带走”

然后攥着流淌于指缝间的电火花,朝着来时的方向无声折返。

他不常背对危险,但唯独这次他没有拒绝,因为身后逐渐靠近的蓝色电流几乎将空气灼热;而电场的正中,正是艾可的兄长。

 

目睹过太多次朋友与过路人的倒下,离别再也不能在一双蓝宝石质地的眼里激起半点波澜。只是单手拖着口吐白沫的伤者隐入阴影的那一刻,洛杰还是循着硝烟与铁锈的气味朝后眺去

 

-

 

Echo

她睁开眼。

于是恰如回声,此生灾难如影随形。

艾可似乎自有记忆起就在逃离战争。稍大一点,自废墟里被一双手抱离埋葬了痛苦的土壤时,她心里被战争摧残得满目疮痍的荒野,曾试探着重新爬满青草,生命在心底荒芜处悄悄发芽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伏地的黄风刮得太急。碎石被急行的罡风削成海浪的形状,凹陷的波纹漏出下方残缺的楼体结构。钢筋如同千百只濒死的蛔虫蜷曲成团,团成无数瞪大了的眼睛,漠然地注视着远方地平线。而那里,很快就将燃起新鲜的硝烟。

很短的时间之内,新的一轮碎石就会覆盖上去、被冲击波切成细末、被时间刻上流动的痕迹,静默的、瞪大了的眼睛等待新一轮掩埋,循环往复、永无止境。

 

很少有人说得清战争的起始。真要谈起,得请邻里街坊公认德高望重的老人坐下,戴上划痕辩驳的老花镜,再搬来一卷沉重的、经年的黄历,书页边角早已发脆缺损;再请老人一页一页倒着翻回去,逆着时间流淌的痕迹,一路追回历史瘢痕的更深处。

但即使如此繁琐,结果也只能瞰个大概:因为当天上星河的纠纷、尘埃似的纷纷扬扬落到每个人身上,就演化成了类似我祖宗杀了你祖宗、你双亲杀了我祖宗、我双亲杀了你双亲、你杀了我双亲、我就要杀你的混乱场面。

西西里岛的风神将老去的雕塑与新生的维纳斯一同吹向岸边,吹向不知晨昏的前路。

 

好吧。此情此景,艾可收回思路深吸一口气,无论如何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

那双手从地狱里将她抱离,并许诺此生永远会包容她。

 

哪怕此时此刻,她要用那人赐予的臂膀向她的过去讨一个说法——那无比亲爱的哥哥仍然会无条件包容她,关爱她。

因为Echo依旧爱着哥哥,哥哥依旧爱着Echo。

 

正如此时此刻,尼诺轻轻挪开了漆黑炮口的角度,朝战斗少女的方向歪了歪头,女孩的右臂电流翻涌,嘴角难得露出清浅的笑。

“又见面了,我最亲爱的妹妹/哥哥。”

 

-

 

日程不那么紧张的时候,有狐耳的少女会与她毛绒绒的兔耳朋友小聚。

当然,兔耳是假的。

女孩儿们的茶会话题轻松又惬意,也偶尔会提到那位,明明早已相识,却一直没什么交集的女孩。幸运的是没过多久,话题的中心主动加入了她们的聚会。

于是皆大欢喜,世界上少了一位陌生人,多了一位好友。

第一块甜点心被填进嘴里的那一刻,距离艾可上一场硝烟的熄灭不过相差两次月亮升起的时间,艾可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几乎忘记了糖霜在口腔融化是什么感觉。

她们是在战场相识的。右臂与新伙伴的相适性不错,由此真正认可也不过几场合作的光景。

 

“有些太甜了”兔耳发饰的少女连眼角都皱起来,支起身子掠过小桌伸直了胳膊捞茶水。

艾可见状,尝试性咬下一小口,糖粉和烤过的蜂蜜迅速融化在嘴里,甜且腻的汁水顺着唇齿四处蔓延在口腔。她还尚未来及发表任何感想,旁边的小狐狸已经一脸郁闷地吐出白糖过量的手工点心,耳朵朝后耷拉到快看不见了。

艾可抿一小口水,小心翼翼道,“下次轮到我来做甜品吧?”

眼见一双狐狸耳朵落得更低了,赶忙补道:“玖儿可以来帮我吗?”然后看着略微立起的大耳朵悄悄松口气。

 

-

 

“把芝士、黄油和巧克力递给厨房那个有一截机械手臂的女孩,然后在被出口嫌弃碍手碍脚前自觉、安静地躲远些,等着端盘子就行了”这句话,已经随时间推移流传成一件众所周知、理所应当的事实。

就好像想看漫画可以去海边找冲浪的蓝色忍者借、纠结于护肤用品的种类可以向圣光教团的圣女寻求建议一样:如果有人看着堆成小山的甜品原材料为难,那么Ta一定会被推荐去找房间里话最少的女孩子帮忙。

“甜点心”和“艾可”两个词已经随时间推移单箭头的密不可分联系在一起。当然,出于长时间的搅拌、切割与调配比例的劳动,来访者除了口头的感谢外,留下一点物质回报会显得尤其礼貌;而在所有可选择的回报里,艾可更希望获得一份甜品,新鲜出炉的最佳。

 

会做甜品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很多人都有这项技巧。她向小狐狸解释。

“可是会做甜点心真的超——级厉害!”她表情夸张道。

一口甜沁人心脾,嫩滑的口感如同电流般,从唇齿顺着脊椎一路窜到暖橘色的尾巴毛,玖儿浑身舒爽地甩动尾巴,尾巴尖儿来回压倒青草一片,刮出下雨似的哗啦哗啦声。

没什么人经过的河边草地,两人席地而坐,享受傍晚清爽的风。

“做甜点心,可是比能做出好吃的饭菜更高级的技巧啊!你一定也很会做饭吧?”

“是啊。”艾可低头,看着手心咬成小块的焦糖布丁出神,“我从小就看着妈妈在厨房忙里忙外,慢慢就学会了,如今逢年过节只我一人也能张罗一桌子。”她撤掉吃光的点心,从包里掏出一盒新的。

“我妈妈很会做饭,我也学着各种菜系都会一点;还有各种,叫什么,摆盘造型?也尝试过,年年有鱼啊金鸡独立啊五谷丰登啊......”

艾可望着远处的夕阳逐渐陷入回忆,金色的太阳融进金色的眼睛里,好看极了。玖儿甩甩尾巴静静听她说下去,抱着一大块布丁在啃。

“后来等我年纪稍大些,到处都开始打仗,不久战火烧到了家乡,百姓疲于奔命。再后来跟着哥哥东奔西走,他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向来是没什么心情享受味觉刺激的,也就再没做过格外丰盛的饭菜了......”

 

艾可几不可闻叹口气:“说起来,我近年来做最多的,不是甜点心,而是盒饭。”

玖儿听得入迷,拉出长长的呢喃:“诶——?”

“就是那种,一层米饭叠一层菜,密封起来撞进保温饭盒里,为了能长时间保存,尽量保持新鲜的口感......”

艾可肩膀落了下来。“哥哥一钻进研究室就不管时间,每次都要递到眼前才稍微吃一点;如果不盯着他吃完,转头就把饭菜忘在旁边,直到完全凉掉也不会碰......”

旁边玖儿听得太入迷,一大口咽下去被噎了一下,猛锤胸口赶忙转身摸水壶。一只手伸过来替她捶背。

“他还说希望下次能为我做饭,甜点心也不错,因为我一直很喜欢吃甜食。”

“可是他做的饭很......味道很奇怪,甜食也是。明明有食谱摆在那里,还总是突发奇想加点特别的搭配,做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都不好说......”

艾可低头咬下一口布丁,不说话了。玖儿猛灌半壶水,漏出一种劫后余生的表情,舒坦地长叹一口气。

“难怪你做饭这么好吃,甜食也是。不像我,根本就不熟悉这边的食材,明明都是奶制品和调味剂,还有那——么多种类,根本分不清嘛。”

 

天已经完全黑了。风吹过玖儿裸露的皮肤刮起一层凉意,玖儿抚了抚胳膊,提议道:“不如我们回去吧?有些晚了。”

艾可低头嚼着,没搭理。

狐狸眯着眼享受了一会,转头看她,“哎——你是不是冷啊?我们回去吧,你在发抖诶......”

艾可依旧一动不动。

——

“哎呀,你、我......”小狐狸搔搔耳朵,有些不知所措,尾巴毛悄悄炸了起来。

她四处环视一下,试探性道:“要不要抱一下我的尾巴?我的毛质很舒服哦,每天都有好好打理......”

“啧,哎”没什么反应,玖儿索性从背后抱住她,长长的尾巴灵巧地从腰部空隙钻进怀里,直戳艾可的脸颊。

艾可轻轻回抱了柔软的尾巴。

“没事的,没事,我跟你讲哦,我打小就是一个狐长大没什么人陪着......哎呀。”

尾巴尖传来一点湿润的凉意。玖儿被微风骚一下耳朵尖,抖了抖缓解痒意,随即低头埋在温热的颈窝里蹭蹭。

 

-tbc-

 

 

 


溪儿
艾尼≈爱你(?),这cp名字好...

艾尼≈爱你(?),这cp名字好啊

渣画轻喷

艾尼≈爱你(?),这cp名字好啊

渣画轻喷

岁岁-

三个ooc段子

#泷缈,失学,兄妹组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现在想写官配。


#摸鱼写的段子,ooc预警。


————

1.泷缈


    泷和缈的故事是DMM星球上人们津津乐道、口耳相传的悲剧。


    其中泷对缈爱而不得,缈的满腔心思犹疑却又无从述说。


    两人极限拉扯,却又始终顾忌他人的目光。 


    最后泷被逼上青埂峰,与缈一同跳崖自杀的情节被世人营造成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悲剧...

#泷缈,失学,兄妹组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现在想写官配。


#摸鱼写的段子,ooc预警。


————

1.泷缈



    泷和缈的故事是DMM星球上人们津津乐道、口耳相传的悲剧。


    其中泷对缈爱而不得,缈的满腔心思犹疑却又无从述说。


    两人极限拉扯,却又始终顾忌他人的目光。 

 

    最后泷被逼上青埂峰,与缈一同跳崖自杀的情节被世人营造成可歌可泣、催人泪下的悲剧故事,堪比牛郎织女姻缘不断,引无数人为之流泪、为之唏嘘。




————

2.失学



    洛杰和小葵的故事就好得多了。洛杰是平民出身,而小葵却是名门望族中的富家千金。


   当洛杰对小葵一见钟情时,小葵却忙着和其他纨绔子弟谈恋爱、搞暧昧。


   洛杰悲痛欲绝,在长城上哭了三天三夜,堪比孟姜女哭长城,最终决定金盘洗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时,小葵的父亲也看中了洛杰的过人才华,让他帮忙打江山。


   后来,小葵成为公主时,洛杰与她举行了婚礼。




————

3.兄妹组



   尼诺和艾可那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故事也很悲剧。


   艾可是尼诺捡回来的妹妹,但她始终畏惧世俗的目光,不愿进行一段不伦之恋,拒绝尼诺的爱意与付出。


   尼诺多次为爱可感天动地,而艾可无动于衷。


   直到有一天,艾可发现哥哥有了女朋友,才知尼诺终于心灰意冷放弃了。


    与此同时艾可才终于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但为了不让尼诺扯上不忠的名号,她含泪自杀。















————

段子呢,图个乐子。


逻辑、人设一边去。


虽然很ooc,但我不会改的。





产兄妹粮的都是我爹

因为想看所以画了,因为没忍住所以发了(点头)是香香的GB嘿嘿嘿,都给我去磕兄妹组!!(被拖走)

因为想看所以画了,因为没忍住所以发了(点头)是香香的GB嘿嘿嘿,都给我去磕兄妹组!!(被拖走)

小老鼠露姆特
比例崩⚠️ 第一次入逃少新坑,...

比例崩⚠️

第一次入逃少新坑,尝试画一下低技术同仁,大家多多指教()

比例崩⚠️

第一次入逃少新坑,尝试画一下低技术同仁,大家多多指教()

溪儿
渣画轻喷QAQQAQ 大概是D...

渣画轻喷QAQQAQ

大概是DMM发现艾可在逃生那方,然后以此要挟尼诺,不然就把她嘎了。

渣画轻喷QAQQAQ

大概是DMM发现艾可在逃生那方,然后以此要挟尼诺,不然就把她嘎了。

产兄妹粮的都是我爹
画了家妻们,各位随便看看(抱拳...

画了家妻们,各位随便看看(抱拳)(被打)字是自己写的嘿嘿嘿,新的一年,要忘记所有的不愉快呀!!

画了家妻们,各位随便看看(抱拳)(被打)字是自己写的嘿嘿嘿,新的一年,要忘记所有的不愉快呀!!

产兄妹粮的都是我爹

来人,给朕做饭!!(被踹飞)

虽然但是这也太香了吧(*꒦ິ⌓꒦ີ)(蠢蠢欲动的手)(想什么呢你一堆图还没画)

来人,给朕做饭!!(被踹飞)

虽然但是这也太香了吧(*꒦ິ⌓꒦ີ)(蠢蠢欲动的手)(想什么呢你一堆图还没画)

你说啥都对

  哇既然让我说几句呢,那我就说几句,也是想了想说那几句呢,那我就说这几句吧,那么我相信这几句也就比那几句强,所以我今天就先说这几句,那么如果大家觉得说这几句不够全面,将来再给我补充几句​

  哇既然让我说几句呢,那我就说几句,也是想了想说那几句呢,那我就说这几句吧,那么我相信这几句也就比那几句强,所以我今天就先说这几句,那么如果大家觉得说这几句不够全面,将来再给我补充几句​

颜南北笙
是捏捏的易霖香兰,有加工。 请...

是捏捏的易霖香兰,有加工。


请吃兄妹!

是捏捏的易霖香兰,有加工。


请吃兄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