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兄弟三十题

342浏览    2参与
太虚游烨

兄弟三十题

12.哥哥(弟弟)的好朋友

        王公子,作为杨家四郎五郎的酒肉朋友,他表示自己有个姓就行了,毕竟他大概可能也就出场这么一集,而且他喜欢别人叫他王公子。


        王公子其人,是杨家兄弟在酒馆里喝酒胡闹认识的,不打不相识,最后拼的个烂醉如泥结下的交情,当然杨延辉杨延德的结局肯定是被抬回去,狠狠的挨了军棍,几天下不来床。不过一场惩罚也搅和不了三人的酒肉交情,好利落的杨家兄弟看着一瘸拐的王公子差点没笑岔了气,于是三人惺惺相惜,就差拜了把子。...


12.哥哥(弟弟)的好朋友

        王公子,作为杨家四郎五郎的酒肉朋友,他表示自己有个姓就行了,毕竟他大概可能也就出场这么一集,而且他喜欢别人叫他王公子。

        王公子其人,是杨家兄弟在酒馆里喝酒胡闹认识的,不打不相识,最后拼的个烂醉如泥结下的交情,当然杨延辉杨延德的结局肯定是被抬回去,狠狠的挨了军棍,几天下不来床。不过一场惩罚也搅和不了三人的酒肉交情,好利落的杨家兄弟看着一瘸拐的王公子差点没笑岔了气,于是三人惺惺相惜,就差拜了把子。

        喝酒吃肉,去瓦子里听曲听戏,那当真是一段鸡飞狗跳好不热闹的年少时光。某次醉酒,王公子甩着他价值连城的扇子,一个劲摇头叹息,都说杨家兄弟一条心,你们二人这般亲昵,看的为兄心生羡慕,可惜家中只有我一个独苗,什么兄友弟恭那是尝都没有尝过。与你二人一道,我当真是开心许多,也不想将大好的时光都浪费,(所以我要努力上进考科举)”最后一句话还没出口,便见杨延辉一把揽住杨延德,完全不顾他的挣扎,拍着胸口:“王兄,不是我杨延辉吹,像我五弟这么好的弟弟,你就是投八辈子的胎你也遇不上,趁着你爹身板还硬朗,让他赶紧再给你生个弟弟,让你尝尝养弟弟的感觉。”满嘴满眼的都是酒气,将王公子的豪言壮语整个人都憋了回去。三年,他跟这二人整整三年的交情,谁不知道谁啊,又在演了,杨延德你不是天生神力?挣扎的那么费劲都没挣扎开一个醉酒的杨延辉,你像手无缚鸡之力的吗?还有你,哪个不知道你们关系好,好到穿一条裤子,恨不得将其绑在裤腰带上。

        王公子绝对不承认自己心上泛起的如同吃了酸梅子那般酸溜溜的感觉是什么,他只是觉得碍眼的紧,话说酒壮怂人胆,尽管十个王公子都打不过这俩兄弟,他还是将手里价值千金的扇子扔在了杨延辉的身上:“滚!知道兄弟要考科举,都不想着帮忙,反倒是来碍我的眼,欺负老子没兄弟是吧,我这就回去,让我爹生一堆!”说着便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没想脖子一疼,便再也没知觉了。

        “这是干嘛?”“王兄醉了,应该好好休息,否则回去又要挨板子了。”“你说王兄如此客气的送了我把扇子,咱们还是要对他好一点的。不要这么小气嘛。”“……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让他好好睡一觉,毕竟要考科举的人,长久见不到,这趟估计就当践行了。”“真不疼-哎哎哎,别走啊五弟等等我。”

        王公子醒来的时候,是躺在榻上的,他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然后然后呢?左顾右望的也没发现那两兄弟的身影,说好的同甘共苦呢,王公子气的锤了锤床榻,“两个小没良心的,竟然就这么走了。不就是弟弟吗?我一一爹,您您怎么来了?”气势汹汹的把踹开,王大人一脸暴怒,“你个混小子,不是答应我要考科举吗,转头就醉的跟摊烂泥似的,像什么样子!王元,把这个不省心的架回去,什么时候中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那声音中气十足掷地有声,没有半点文人的雅致。王公子看到王大人的那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是谁是哪个挨干刀的告的密!这下要脱好几层皮了。

      挣扎无果下,王公子像小鸡仔似的被家丁一左一右架起来 :“不要啊爹——我只是跟延辉延德告个别,我会努力考科举的,我……”“把嘴堵上!”“爹我扇子还在这里 ,让我找---呜呜。”“玩物丧志”“老....”.“找人给他找,找到了送我这里!”“是。”

      只是王公子那价值千金的扇子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任凭家丁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想来是王公子酒醉,不知道被谁捡了去。

13.习惯性的撒桥(这个重任就交给老四吧,跑远)

        杨延辉作为汴京众所周知的花花公子,据传惹下的风流债,落下的私生子能铺满一条街,尽管那些大家闺秀提起他,俱都是一声轻叹,一个远近闻名的浪荡子,杨家七兄弟里的怪胎,可哪次杨延辉一出现,博得的目光俱是最多的。杨延辉行事浪荡,却是风流不下流,还是个一身正气爱打抱不平的性子,闺秀们恨急了他,却也爱极了他,深闺寂寞,特别是情窦初开的豆蔻少女,针线女红,读书,练字,学着管账,管理下人,还有偷偷藏起的话本,以及对未来的恐惧,除了极个别的,这几乎是每个深闺小姐的全部生活了。她们向往自由,也向往外头的热闹,所以有什么新鲜事,也就成了深闺小姐妹相聚时的谈资,天性不羁的杨延辉便闯进了她们的生活。论家世天波府满门武将战功赫赫,论相貌那也是身形伟岸仪表堂堂,说话也风趣幽默要不怎么惹得一众小娘子春心荡漾。

        而此时那个让人又恨又爱的杨延辉,正躺在天波府五郎杨延德的榻上,翘看二郎腿,嘴里边嚼着槟榔边含糊的哼着小曲好不惬意。

        杨延德将手上的药包好瞥了眼那躺着的家伙,他在这忙的满头大汗,这人不知帮忙就算了,还躺的舒舒服服的碍他的眼。

        转身伸进铜盆里洗干净手上的药渣,走到那一脸惬意的人身前,不咸不淡的开口:“怎么,四哥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时间来我这个小地方,您真的不去看看您的儿子,那小娘子可是在侧门站了小半天了,梨花带雨的就那身板,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晕过去了,您真不去看看?”杨延辉抬手轻佻伸出根指头对着杨延德摇了摇“她说是就是了?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抱个娃娃过来就是我儿子,那这段时间来了多少波了,真这样我不成种马了,五弟你知道的,你四哥我可是个洁身自好的人。”说着顺手捏起一颗槟榔准确的扔进嘴里。

      “我知道什么, 抱过来那么多,总有两三个是真的吧。 毕竟你身上的桃花债还都还不清。”杨延德扫了他一眼,继续擦看手,仔仔细细的连指缝都不放过。

      杨延辉闻言一个高坐起来,握住杨延德的胳膊,由于事发突然,杨延德一个没抓稳,手上布巾落在了地上。耳边传来不敢置信的轻呼:“五弟,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帮看外人毁你四哥清白和声誉。 ”

        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清白?声誉?这些个跟你有什么干系?”看着地上的布巾,杨延德手指轻轻挠着脑门,“四哥啊四哥,你的清白和声誉早在几年可就毁了个干净,连带看天波府一起,不是吗?还有啊,这般拽着被人看到像什么样子,把手松开!赶紧关怀那个小娘子去。”

        “那就是误会--”杨延辉闻言心虚的手松了松,又连忙抓紧,紧紧抓着不放,“五弟,你这屋子清净的很,哪会有什么外人看见,你平日里就是太守礼了。不过说回来五弟你这……生气了?”

        “找的又不是我,抱得又不是我的孩子我生什么气?爹爹跟大哥马上要下朝了,你自求多福吧。我还要去送药。”

      “唉,别呀,你走了四哥怎么办,不过确实应该生气,那些一波接一波往这里抱孩子的,张口就说是我的,凭空污人清白,这段日子出去就被人戳脊粱骨指指点点,害的我都不能出门了,快憋死我了。”想着调节下气氛,没成想室内更加安静。

      “是啊,我这个小破房间确实供不起您,让您受委屈了,您要不换个地方憋?”看了他一眼,杨延德转头用下巴指指门。

      “才不是嘞,五弟你这处舒服的很,我呆的乐不思蜀,哪有那闲工夫去外头逛,只是四哥心里苦啊,明明啥都没干,凭空多了好几个孩子,还是良家女子……”越说越觉得委屈,杨延辉觉得祸从天降,自已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这两天没出去,已经多了几个抱着孩子哭喊着要从良的了。”

        闻言,杨延恽就差抱头痛哭了,不过想看手还抓着弟弟的胳膊,只能一只手以袖掩面,“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五弟呀,四哥向最疼你了,你这次一定要帮我,如果再不想法子,这事传到官家耳中,我倒是无所谓,肯定会对爹造成影响的。偏这几日朝中事忙,时间如此巧合,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栽赃。”杨延德皱着眉头将那只袖子拽下来,“还有时间在这惺惺作态,四哥,早说过让你洁身自好一点,你非得说你只是风流不羁了些,这下看你怎么交代。”

       闻言,杨延辉苦恼的耙耙头发。“我真的够洁身自好了,坊间传闻有多少都是道听途说,随意杜撰的,凭空捏造,不过是借我的名头给她们抬身价而已,我的红颜知己数来数去也就那几个,况且半数都从了良,这些五弟你都是知道的。”

        杨延德点点头,将那抓着自己胳膊不放的手轻轻拽开,轻叹了口气,默默捡起地上的布巾,却不再开口。是啊,每一个他都放下脸面把人家底刨了个干净,只是原因不足为外人道罢了。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默。

        被拽开的杨延辉起先愣住了,本想着撒泼打滚一番,不依不饶的把手再塞过去,却瞥到弟弟有些沉重的表情,心下一急,顾不得别的,迅速从后面抓住杨延德的肩膀死死搂住:“五弟你别走啊五弟。”

       杨延辉有点慌,他知道五弟不会误会他,可他知道五弟不开心了,而原因肯定是因为他,想来也是,这几天闹得鸡飞狗跳,那些女子还有小娃娃,一个个阴谋诡计,不堪其扰。“这次是四哥错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五弟你别不开心,别烦,四哥这就出去跟他们对质,把那些不开眼的都撵走,不是我杨延辉的种,不是我做过的事,休想赖爷身上!”拍拍五弟的肩膀,杨延辉撸着袖子雄赳赳气昂昂的就打算往外头冲。

        “回来!”冷不防却被一把抓住,身后传来有些着急的声音:“你过去添什么乱,你一出现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你给我好好呆着。剩下的交给我!”

        杨延辉闻言停下脚步,转过头给了那个黑脸的弟弟一个大大的笑容。心下十分温暖,五弟没有生气,那脸上那声音里充满了焦急跟担忧就是没有责备,杨延辉莫名其妙的就开心了起来,“果然,五弟你还是舍不得你四哥,舍不得他被一群母老虎环伺,我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有你这么个好弟弟。”说着还要给个拥抱,却被黑着脸的杨延德一把推开。 “四哥你在这给我好好呆着,哪也不许去!等我消息。“”我……”“……”看着快眼冒凶光的弟弟,杨延辉决定闭嘴。“那一切就托给五弟了,为兄在这里等你好消息。”

        将屋内重新响起的小调用门隔绝开,杨延德微微低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开口:“确实舍不得....”只是再抬头,眼里的柔情一扫而空,哪个胆敢算计他,杨延德会好好教他们做人。“来人,去四哥院子集合!”

腹話術人

兄弟三十题1—6(悠佑)

◆少年同盟在我心中的地位可以等同于夏目友人帐。超喜欢面瘫双子。

◆亲情向,大概。

◆写完三十题是没可能的......

◆去年写的吧好像......

1交换衣服穿

“佑希...” 悠太在佑希跨进浴室的前一秒叫住了他。

“嗯?”

“那是我的衣服,你拿错了。”悠太有些无奈地指了指佑希手里捧着的衣服——那是他的校服。至于他为什么能分清楚两件尺码一样的校服,那是因为佑希的那件早就不知道压在哪个箱底了。

佑希拿起衣服看了一下,头一歪毫无歉意地说:“欸...好麻烦,都已经拿好了...要不悠太穿我的衣服吧,反正体型都差不多。啊,不过我的校服不见了,你可以穿针织衫。”

“不是不可以,但总觉得佑...

◆少年同盟在我心中的地位可以等同于夏目友人帐。超喜欢面瘫双子。

◆亲情向,大概。

◆写完三十题是没可能的......

◆去年写的吧好像......

1交换衣服穿

“佑希...” 悠太在佑希跨进浴室的前一秒叫住了他。

“嗯?”

“那是我的衣服,你拿错了。”悠太有些无奈地指了指佑希手里捧着的衣服——那是他的校服。至于他为什么能分清楚两件尺码一样的校服,那是因为佑希的那件早就不知道压在哪个箱底了。

佑希拿起衣服看了一下,头一歪毫无歉意地说:“欸...好麻烦,都已经拿好了...要不悠太穿我的衣服吧,反正体型都差不多。啊,不过我的校服不见了,你可以穿针织衫。”

“不是不可以,但总觉得佑希在计划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那是悠太的错觉。”佑希关上门。

第二天的校园文化祭准备工作中,悠太被当做佑希十三次,被要大吼十次。而佑希坐在天台上用策划书做掩护看漫画,有人让他帮忙时,就做出一脸为难的样子说:“我现在也很忙呢。”

“悠太的信誉真好呢。”

“佑希...哥哥大人我可是很辛苦的呢...”

2晚安吻

小时候每天晚上睡前佑希都要悠太给一个晚安吻才会乖乖躺好,长大后也就慢慢安分了——或者说是变得更懒了些?通常悠太还在看书的时候,佑希已经抱着被子睡了。

因为不小心被剧透了漫画的结局所以非常郁闷加气愤,佑希在床上躺了很久都没睡着,心想下次绝对不去那家书店了居然晚了半天才到货。

收拾书本和笔的细微声响,转椅的轮子在地上轻轻滚动,放轻的温柔的脚步声。佑希刚想睁眼,突然觉得眼前一暗,额头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触碰了一下。

“悠太原来是怀旧的人吗。”他依旧闭着眼,用迷迷糊糊的声音说道。

“...”悠太的声音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佑希知道他确实有一点被吓到。“睡觉了。”

“悠太每天晚上都做这种事吗?”

“这种事是那种事啊不要用这种让人误解的说法佑希君。”

“啊悠太好恶心...”

关了灯,两人闭了眼在黑暗中互相吐槽,突然开始怀念还没有分上下铺的时候,睡在一起的时光。

可以理所当然地索要晚安吻的时光。

3叛逆期

“悠太都没有叛逆期的吗?”

五个人像往常一样在天台吃便当,聊着聊着佑希突然望向悠太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啊,因为要照顾一个一直处在叛逆期的弟弟呢。”要扶了扶眼镜。

“啊啊已经步入更年期的要根本没资格说话吧。”

“哈哈哈更年期的小要!”

“闭嘴臭猴子!”

“那个...大家...”

一如往常的吵闹,悠太习惯性地看向佑希,意外的发现他还在看着这边,好像在认真地等着回答似的。

悠太放下筷子,一脸认真地说:“佑希君,如果你能收拾好自己的漫画,吃完饭把碗筷收好,早上按时起床,说不定哪天我就能摆脱妈妈桑模式,试着开启叛逆模式哦。”

“那还是不要了。”佑希想,他只是想看看像小学弟的漫画里那样的不良哥哥是什么样的。

4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佑希在悠太面前很任性。

想要上铺的床就算划拳输了也要耍赖什么的,共用房间把漫画书丢得到处都是结果都是悠太收拾什么的。

“陪佑希打游戏,陪佑希逛书店,陪佑希...”

“够了...悠太,你都没有自己的业余爱好什么的吗?”虽然一直知道悠太很宠溺(是的要已经找不到别的词汇来形容悠太的这种纵容了)佑希,不过连私生活都影响到这个地步,要都不知道该吐槽谁。

悠太顿了两分钟。

“...听过一张随便买来的CD?”

“够了...”要扶额,“居然被压榨到如此地步,作为哥哥你还真是失败啊!”

虽然佑希面对要痛心疾首的指控毫无反省的意思,但当活动上悠太被指使来指使去,当做廉价劳动力忙的脚不沾地时,佑希非常的,不,开,心。因为悠太很温柔不会拒绝,就可以随便拜托这样那样的事情吗?

“悠太,别理他们了,我们去书店吧。”佑希拉住捧着东西从他面前经过的悠太。

悠太愣了一下,笑了:“明明平时佑希更加过分呢,以后哥哥大人我也要不理佑希吗?”

“...那是不同的。”你可是,我的哥哥啊,在哥哥面前弟弟任性一点,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同的...”

5把(对方的)情书藏起来

“欸...总觉得哪里不对...”千鹤盯着悠太打开的鞋柜看了半天,摸着下巴一脸严肃地自言自语道。

“装什么深沉。”要默默吐槽,也凑了过去,“不过的确感觉少了点什么一样...”

悠太任由那好奇心旺盛的两人研究自己的柜子,拿了鞋子坐到一边去刚想换,发现鞋底还有什么东西。

一封情书。

“哦...那个,你们说的,是这个吧?”悠太冲还在破案的两人扬了扬手里皱巴巴的信封。

“对对就是那个!情书!...可恶悠太又在拉仇恨!”

要没理抱着头在地上打滚的千鹤,若有所思:“原来如此,平常打开柜子会掉出一堆呢。最近你没做什么让女孩子伤心的事情吧?”

“悠太是不可能的吧。”一直默默地看漫画书的佑希用鄙夷的眼神看着要,“倒是要君一直都在让女人伤心呢真是...”

“都说了那是我妈!”

悠太把情书摊平折好,飞快地瞥了佑希一眼。

啊,别开视线了呢。

回家路上。

“佑希,情书的角,露出来了。”

佑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低着头默默地把那封从漫画书里露出一角的粉色情书夹回去,放进书包。悠太瞥见他书包里似乎还有不少,散乱地塞在各个角落。

啊,耳朵有一点红了。悠太看着他想。

“佑希以前从不带情书回家呢。”

“...因为嫉妒悠太情书太多所以都拿走了。”

“佑希是嫉妒谁呢?”

“...”佑希抬起头时,悠太已经望向别处了。

当然不是嫉妒你,而是嫉妒可以给你递情书的她们。

6背你回家

佑希把脚崴了。

因为在趴着走廊栏杆上看漫画时没拿好书掉了下去,然后他也不假思索地跟着跳了下去。千鹤被吓得当场石化,以至于后来一看到佑希走近栏杆就哀嚎着把人往里面拖。

“居然只是崴了脚,吓死我了。”千鹤松了一口气,“yukii要怎么回家呢?”

“他脚又没断。”要冷哼一声,“就算断了也应该自己拄着拐杖回去。”

“果然是要在背后诅咒我的缘故,害得我把脚扭了。”

要抢过漫画书就砸在佑希头上:“你是摔到脑子失忆了吗!你自作自受关我毛事!”

校医咳了两声:“请不要在医务室打闹。”

“...对不起。不过悠太和春怎么还没来?”

“社团活动吧?”

佑希收回望向门的视线,稍微,有点失落。

悠太,你的弟弟可是从楼上摔了,不,跳了下去呢。

“我接下来也得去开会了,千鹤,你先看着他。”要知道佑希在想什么,有些伤脑筋地抓了抓头发,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了。

“欸——小要好绝情——”

“闭嘴臭猴子!”

要没走出多远就看见悠太和春在往这边跑来,就挥了挥手示意。

“要,佑希...”悠太第一次露出惊慌的表情。

“冷静,悠太,他只是扭伤了脚踝而已。”

“欸?佑希君不是...从楼上...?”春结结巴巴地问。

“大概是因为那家伙体育神经太好了的缘故。”

悠太稍微松了口气,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好慢,悠太。”佑希已经听见了悠太的说话声。

“哥哥大人可经不起吓。”没事真是太好了。

“怎么办,悠太背我回去吧。”

“这么大人了还撒娇...”要在门外做出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

悠太很爽快地背过身去蹲下:“来。”

“悠太。”

“嗯?”

“悠太好像很辛苦的样子。”

“因为哥哥大人我已经老了啊,什么时候佑希才能自己走路呢?”

佑希把下巴搁在悠太的颈窝处,有点犯困。

“等到悠太背不动的时候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