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先妻

2771浏览    20参与
秦红枢

书目推荐来啦〈又名名著遇上第五人格〉一部分简介来自百度,避免观点不同或者我自己理解错误被喷之类的。


草稿流

第一篇佣占,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巴西著名作家保罗·柯艾略的经典寓言式小说。小说运用富含哲理和诗意的语言讲述了牧羊少年圣地亚哥追寻宝藏的奇幻冒险故事,极具启发性和励志意义。具体内容不介绍啦,大家自己去看~〈其实是我自己也没看完〉

第二篇占婚   少年维特〈克拉克〉的烦恼

感觉某种意义上真是挺适合占婚……挺虐但是又挺暖,我看了很多次,越看越喜欢。少年维特爱上了一个名叫绿蒂的姑娘,而姑娘已同别人订婚。爱情上的挫折使维特...

书目推荐来啦〈又名名著遇上第五人格〉一部分简介来自百度,避免观点不同或者我自己理解错误被喷之类的。


草稿流

第一篇佣占,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是巴西著名作家保罗·柯艾略的经典寓言式小说。小说运用富含哲理和诗意的语言讲述了牧羊少年圣地亚哥追寻宝藏的奇幻冒险故事,极具启发性和励志意义。具体内容不介绍啦,大家自己去看~〈其实是我自己也没看完〉

第二篇占婚   少年维特〈克拉克〉的烦恼

感觉某种意义上真是挺适合占婚……挺虐但是又挺暖,我看了很多次,越看越喜欢。少年维特爱上了一个名叫绿蒂的姑娘,而姑娘已同别人订婚。爱情上的挫折使维特悲痛欲绝。之后,维特又因同封建社会格格不入,感到前途无望而饮////弹自/////尽〈默哀〉。它是歌德作品中被他的同时代人阅读得最多的一本。

个人建议本身比较敏感或者比较压抑都时候不要读这本,尤其是恋爱遇到挫折时。当你觉得实在难过压抑没有生活的力气,建议阅读下面这本活着

第三篇殓占,活着

《活着》具有一定的史诗性,这种史诗性被包装在个人和家庭的命运之下,同时隐隐露出一股的悲悯情怀和 伤感的黑色幽默。小说的个人生存状态和苦难,在经过精简的历史背景里,体现出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和时代的荒谬感。

我第一次读活着时,感到悲伤压抑,但是读多几次,越读越有力量。

我感觉这个用在庄园里努力活下去的大家身上非常有感觉有没有,尤其是队友都走了,只剩下自己。

第四篇无cp,等待戈多〈出ban〉

这个是一部非常无聊且荒诞的戏剧。其中戈多的代表有很多,我最认同的理解是希望。

〈框框里的字看不清的话看这里:接下来由夜莺小姐为大家带来一则新闻:近日庄园内,有某宿姓监管者兄弟日夜练习某种神秘的东方咒语,使某皮尔森受惊彻夜猴叫,影响他人休息,目前做出以下惩罚……’〉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就好像小特和知儿等待出ban那样渺茫的希望〉



张九渊

【先秋改词】故乡

#文艺九渊吖♥

#改词·原曲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前后段大概是格秋的两个形态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


踏上遥远又漫长的旅途


去造访浓雾尽头的庄园


带着希冀与我的祝福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姑娘


请一定守护她的期望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庄园


要离开陪伴你的队友


为什么要走的如此决绝


是厌倦了反复的逃亡吗


亲爱的可否再次告诉我


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好像忘记了回家的路


你是要带我一起回家吗...

#文艺九渊吖♥

#改词·原曲加拿大民歌《红河谷》

#前后段大概是格秋的两个形态




——【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


踏上遥远又漫长的旅途


去造访浓雾尽头的庄园


带着希冀与我的祝福


走过来坐在我的身旁


不要离别的这样匆忙


如果你还记得那个姑娘


请一定守护她的期望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庄园


要离开陪伴你的队友


为什么要走的如此决绝


是厌倦了反复的逃亡吗


亲爱的可否再次告诉我


你的名字是什么


我好像忘记了回家的路


你是要带我一起回家吗


走过来托起我的翅膀


我们一起约着前行吧







要记住红河谷你的故乡,还有那热爱你的姑娘。


静海动漫社官方LOF

【第五/占秋】触网

 ※预警:原作官配—先知x格秋(并非大热同人cp,不吃这对儿的可以看看合集里的其他文)

作者 @河风酱是个牧师 最近吃起了冷cp ,对我感慨:“粮太少了!”,所以......就自给自足了


--------------------------------------------------------------------

『飞鸟在触网的那一刻就注定深陷其中。』


我真的无法拥有她么?伊莱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无数次阅览着未来的分支,妄图从那一个又一个交叠的幻影中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名为“未来”的丝线在“现实”的甄...

 ※预警:原作官配—先知x格秋(并非大热同人cp,不吃这对儿的可以看看合集里的其他文)

作者 @河风酱是个牧师 最近吃起了冷cp ,对我感慨:“粮太少了!”,所以......就自给自足了

 

--------------------------------------------------------------------

『飞鸟在触网的那一刻就注定深陷其中。』

 

 

我真的无法拥有她么?伊莱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无数次阅览着未来的分支,妄图从那一个又一个交叠的幻影中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名为“未来”的丝线在“现实”的甄选下徒留唯一的一根“过去”,哪些未被甄选的无尽可能就像是翻倒在地被猫儿玩弄一上午的纺织机一样杂乱繁多。伊莱甚至差点迷失于那交叠的无限可能中,劳累的神智让他在清醒与昏迷之中不断反复。一直到被鸮狠狠地啄了一口,指尖的疼痛才让他重新恢复理智。

 

“我可以拥有她么?”

 

伊莱咽下口中翻滚的血腥气味,语气卑微而又绝望。寄宿在鸮中的先祖们透过禽鸟的眼睛看着他,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与恼怒。伊莱意识到自己所提问的太过卑微的同时,先祖的那份怜悯又让他的心沉寒谭。祂总是如此温柔而又含蓄,但此刻这把钝刀更让伊莱心脏更加绞痛。先知嘴唇翁动着,急切着寻求着一个答案。于是他又问了一遍:

 

“我可以拥有她么?”

 

长久的沉默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伊莱的脖颈,一点一点从肺部掏出空气,痛苦仿佛山林间冰冷的溪流将先知的体温抽出他的身体。不言中的一切都在将他推向一道名为绝望的深渊,伊莱清楚的意识到,他最终会摔下去,粉身碎骨。先知跪在地板上,以一种极端无助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蜷缩成一团。一直到脑海中想起祂的声音。

 

“看着我的眼睛。”

 

仿佛在黑夜中行走许久的人终于见到光亮。伊莱飞快地爬起来,看向鸮的眼睛——他凝视着先祖的眼睛,意识在对视的一瞬间随着那双眼浏览过无数时间的分支。这是来自先祖的帮助,是先祖们对于他的妥协,由先祖去协助他浏览那几乎无尽的可能。随着愈来愈多的幻象与它们所包含的信息从伊莱脑海中穿过,那钝刀终于化为利刃,一点一点将他的心切成碎末。伊莱看见了格秋未来的可能——幻象中的格秋因为巨大的变故家道中落,穷困潦倒,草草嫁给不爱的人为家庭换取需要的资源,过得不再幸福;家族渡过难关,她披上婚纱与丈夫走进教堂,儿女双全,生活美满幸福;一场完全为了谋利的政治婚姻,她成为了显贵夫人,却只能独守着空房对着丈夫的情妇咬牙。

 

而不管是哪一个未来,都没有作为未婚夫的伊莱在。无论是穷苦。是幸福,是孤独,从某一个时间点过后,格秋未来的一切走向都没有了伊莱的痕迹。

 

先知颓然地跌坐回地板上。心肠破碎的感觉比起钝刀磨蹭的痛苦更加清晰。他急切地再次凝视着鸮的眼睛,却只剩下先祖的悲悯。于是伊莱不得不去承认这个事实——格秋无法属于他。是命运所注定的事实,无论伊莱怎样爱她,怎样为她付出一切,这个女孩儿最终都会为另一个人披上婚纱,与另一个人牵着手组成新的家庭。鸮扑煽着翅膀掀起一阵气流,吹的伊莱脸上发凉,年轻的先知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你明白了么?”

 

伊莱听见先祖这样问道,而他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没有理由的,伊莱想起幼时随父亲上山见到的偷猎者留下的缠网。网架设在树间,专门捕捉林间的飞鸟。哪些网上残留着羽绒和血腥,他也曾见过一只没有被及时收取的网中残留着那只断了气的可怜生灵。伊莱记得那时父亲轻轻把网取下来,用带着悲哀与惋惜的口气对他说:“看啊,伊莱。这种网一旦鸟儿触上就会缠住它们的脚。当鸟儿开始挣扎,网就会越缠越紧。最终被勒死在网中。侥幸活下来的,也难逃偷猎者之手……它们在碰到这网的一瞬间,就注定再也无法逃脱了。”

 

伊莱恍然间明白了:格秋不就是名为命运的猎人撒下的那张网么?飞鸟从触网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会深陷其中,无法逃离。没错,她不会属于自己,这个填满我整个心腔的人儿会成为他人的妻子,日后的生活中不会留有任何属于伊莱·克拉克的痕迹……

 

“可这与我爱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茶欧

【先空】同类(友情向)

注意:all空军系列文第五篇,雷all空军的请注意规避

先空为友情向cp(画重点)先知对空军的感情为“共鸣”和“共情”(画重点) 

先知x未婚妻(格秋)爱情要素有,且戏份多

微含佣兵对空军的单箭头

自我理解的格秋是个重视家族利益,活泼开朗,有着野心的姑娘(从推演日记中拼出来的形象)

这对说白了就是一个有未婚妻一个有未婚夫的同类

 

 

 

【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如此特别,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是如此迷人,以至于失去她成为一种不可忍受的选项。】

 

伊莱躺在草地上,被选为德...

注意:all空军系列文第五篇,雷all空军的请注意规避

先空为友情向cp(画重点)先知对空军的感情为“共鸣”和“共情”(画重点) 

先知x未婚妻(格秋)爱情要素有,且戏份多

微含佣兵对空军的单箭头

自我理解的格秋是个重视家族利益,活泼开朗,有着野心的姑娘(从推演日记中拼出来的形象)

这对说白了就是一个有未婚妻一个有未婚夫的同类

 

 

 

【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她,那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如此特别,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间是如此迷人,以至于失去她成为一种不可忍受的选项。】

 

伊莱躺在草地上,被选为德鲁伊继承者后,他几乎鲜少会来到热闹的地方。先知大人带着他在远离人声的地方修行,他本生性喜静,也无怨言,只是偶尔会觉得生活过于枯燥乏味。伊莱有时候觉得他像是坐在一口荒芜的枯井之下,一棵老树繁密的枝干不偏不倚地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甚至无力拨开,只得任阴影蔓延。

 

“这里怎么会有人?”

 

——他身后的灌木丛中钻出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卷发上插着几片草叶,精致的脸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她的眉毛拧在一起,像是带着戒备般地打量他。

 

伊莱下意识地东张西望,先知大人不知去往了何处,他只好木讷地低着头,回避这个陌生的同龄姑娘的审视。

 

“我知道了,你就是父亲大人说过的,住在这片树林中的豆鲁伊。”

 

“……是德鲁伊。”

 

小女孩闻言一怔,她尴尬地向伊莱道着歉。在确认伊莱并没有生气后,她撩起有着繁复蕾丝花边的精致裙摆,坐在了伊莱的身边。

 

“我是格秋,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而伊莱把皱皱巴巴的长袍抚平,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位突兀出现在他小小世界的入侵者。

 

伊莱在这个小女孩的身上看到了幻影,他预见到自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和她并肩而坐。可在他尚且不知,命运的齿轮已在此刻开始缓缓转动——她和他的未来交缠,她是他注定躲不开的劫数。

 

 

 

 

【如果是为了与她相守,付出一切代价也在所不惜。】

 

鸮扑扇着翅膀从窗外飞回,伊莱将最后一个字母写下,缓缓合上了棕色的皮质笔记本。他把蒙在眼睛上绘着衔尾蛇符号的布条解开,搭在了桌上,又轻轻摘下手套,用方才翻过纸页的手指安抚着安静停在他肩头的鸮。

 

多久了——来了有多久了?欧蒂丽丝庄园的时间是停滞着的,大厅生了锈的时针几乎没有再转动的可能。伊莱和其他被称为求生者的人一样作息规律,参加所谓的追逐游戏,一次次地体验绝望。

 

许多求生者声称自己早就遗忘了过去,他们默默地承受庄园主给出的惩罚,却对曾经缄口不言。可伊莱和他们不同,他还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有人在等他,他得逃出庄园。

 

煤油灯的火芯跳跃着,合着双目的伊莱的脸被映照地有点发红。他有些困了,和他共享视野的鸮也困了,他的世界里现在就只有一片漆黑。

 

伊莱揉了揉自己的那头棕发,身体向后仰去。

 

格秋。他想起在生长了榭寄生的橡树下对他展露如花笑靥的少女。

 

伊莱的意识总算是归于黑暗,他总算是能与他心尖上的未婚妻在回忆中再聚了。

 

咚咚咚,咚咚咚。

 

鸮鸟被响动惊扰,它猛地睁开眼,跳到伊莱的脸上,尖爪刮过伊莱的皮肤。伊莱被疼痛唤醒,随之身体弹起。

 

他把搁在桌上的蒙眼布一把抓起,胡乱地覆盖双目,急忙地握住了门的把手,轻轻往下一掰。

 

 

 

 

伊莱坐在长桌前,他的旁边就是玛尔塔,那位雷厉风行的空军地勤小姐。他安静地垂着眼,自觉检讨自己的错误,因为他起迟的缘故,原本敲定好一起商议作战策略的计划被扼死在了摇篮里。克拉克不得不简单洗漱后,直接赶到等待席,在没有磨合机会的情况下直接进行庄园游戏。

 

“总之需要鸮的时候就发‘我需要帮助’的信号,我会在第一时间把它派去。”

 

面对三位队友不满的目光,全知全能的先知如芒在背。他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紧张。

 

“你们就安心破译吧,”玛尔塔环顾四周,话语干脆利落:“我会去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力,你们抓紧时间,一定——”

 

从地底冒出的大量触手打断了玛尔塔的话,张牙舞爪地挥动,以此行为高调宣示存在感的它们使得在座的求生者都噤了声。

 

“如果谁不幸上了狂欢之椅,我不会救。”

 

薇拉把原本置在桌上的香水瓶抓了手上,她不断用指甲敲击金属的顶端,浑身颤抖——她是最不擅长应付黄衣之主的人,她敏感的嗅觉让她对这散发着腥臭气息的远古邪神分身生理性反胃。

 

“我会去救人,奈尔。你安心破译。”

 

象征游戏开始的信号出现,伊莱从椅子上站起身,鸮从他的肩上飞起,他从共享的视野中看到玛尔塔拍了拍趴在桌上的薇拉的背。

 

 

 

 

求生者们间一度流传着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

 

“如何从具备了噩梦凝视技能的黄衣之主手中,救下被绑在地下室最里面的狂欢之椅上的瑟维·勒·罗伊”。这个奇葩的匿名提问者难倒了一堆人,连黄衣之主本章鱼都觉得这是个未解之谜。

 

现在的情况就比较尴尬了。遛了黄衣之主快四台密码机,还在翻越窗台前对被手电筒晃晕的黄衣之主做了他招牌的挑衅动作——猴子叫。盛怒的黄衣之主长在窗台另一侧的触手把他拍得老远,并直接把他带到了地下室。

 

“我需要帮助,快来!”

 

玛尔塔发来了信号,破译完手头密码机的伊莱急忙朝她所在的方向跑去。他在草丛中发现了蜷成一团的玛尔塔,她的左肩被黄衣之主的触手抽得皮开肉绽,鲜血滴落,点缀在碧绿的草丛。

 

“我还有枪,克拉克先生。奈尔正在破译最后一台密码机。请您帮我做些简单的包扎,我得去救皮尔森。”

 

伊莱了然。那位挑剔的调香师恐怕是实在无法忍受玛尔塔身上的气味,治疗的活儿才会落到他的头上。他从随身挎包里掏出补给用的绷带和止痛剂,娴熟地为玛尔塔处理伤口。

 

“您的手法……您是私下和黛儿探讨过吗?”伊莱看见玛尔塔面露惊诧。

 

“有个不爱吃榭寄生的姑娘也经常磕着碰着。”伊莱微笑着将绷带打了个结,示意玛尔塔治疗结束。他目送着跌跌撞撞跑远的玛尔塔,心中忽然涌现万般柔情。

 

他真的太想格秋了。

 

 

 

 

“伊莱,父亲大人打算让我联姻——这个你知道吧,你应该提前预见到了。”

 

格秋坐在一块岩石上,她穿着白色吊带袜的双腿晃动着,脚踝处缠绕的绷带也随着她的动作摇摆。她望着伊莱,眼里有一种类似期待的情愫。

 

“利益最大化是父亲大人追求的目标。我作为领主的女儿,自然也得考量一些别的东西。伊莱,你愿意让你的能力为我们所用吗?”

 

伊莱看着格秋的唇一开一合,她毫不避讳地将所有想法对着自己的竹马和盘托出。

 

“我爱你,伊莱。可如果你拿不出能让父亲满意的筹码,我们依旧不能相守。我若能争取到更大的利益,就不会在意个人情感。伊莱,如果你想和我在一起,不要吝啬你的天赋。我也会为了你拼劲全力。”

 

伊莱默不作声地抚摸着格秋的头发。他把她抱在怀里,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然后他亲吻了这个野心勃勃的姑娘。

 

伊莱自然愿意为格秋做任何事情,只要能和她长相厮守,就算是背叛许下的诺言也在所不惜。

 

格秋的脸庞逐渐模糊。在漫长的时间中,伊莱其实有点遗忘了她的模样。不过他始终记得这是他费劲力气才争取来的,他无怨无悔地爱着她。他很难说清自己来到欧蒂丽丝庄园,是否还有着找回被剥夺的能力,凭此筹码和格秋结婚的目的。

 

一阵寒风刮过伊莱的脸颊,他拍了拍脑袋,让沉浸在往事中的自己清醒。他对着鸮耳语,令它飞到了玛尔塔的身边。

 

 

 

 

“如何从具备了噩梦凝视技能的黄衣之主手中,救下被绑在地下室的狂欢之椅上的皮尔森”?答案很简单,只要你有一把信号枪——当然,还得有一只可以替你挡下伤害的役鸟。

 

警报声穿透了阴暗的地下室。黄衣之主的守株待兔计划宣告流产,移速缓慢的他当机立断地传送到了大门旁,却发现自己的判断失误,求生者们的聚集地是另一处大门。

 

伊莱在开启的大门前等待,直到玛尔塔的身影越来越近,他才放下了心。

 

求生者们即将一个不落地生还,黄衣之主气得不轻又别无他法,他选择了投降,提前让这次游戏落下帷幕。

 

这局游戏的求生者们一同走出了庄园。劫后逢生的皮尔森跑得最快,瞬间就没了影儿,薇拉皱着眉,她敏感的鼻子受够了臭鱼烂虾的味道,当下只想洗个澡。

 

伊莱和玛尔塔在队伍的最后。他们并肩走着,被笼罩在一种微妙的氛围中。

 

 

 

 

“谢谢你,克拉克,我本以为我是走不了的,也没想着逃脱,只想着皮尔森走了就好。”

 

玛尔塔率先打破沉寂,向伊莱道谢。伊莱知道她所言非虚,他在用役鸟观察她的时候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她用身体堵住了地下室的出口。

 

“我听萨贝达说你总给队友扛刀……果然如此,这只役鸟还好给了你,你没逃出去的话他又要在我耳边扯皮半天。”

 

伊莱抚摸着依偎在他肩上的鸮的羽毛,他想起玛尔塔用命救出某个沉默寡言的入殓师后,奈布低气压好几天的情景,不由得哑然失笑。

 

一切都逃不过德鲁伊先知的眼睛。即便失去能力的伊莱已无法预知太过遥远的未来景象,他人试图隐藏起来的过去的秘密也会在他面前如同画卷般徐徐展开。

 

萨贝达的小心思伊莱了然于胸,玛尔塔的郁结也不例外。眉宇间总带着英气和骄傲的玛尔塔和格秋其实有点像,伊莱出于小小的私心给出了他的提醒。

 

“你的未婚夫一定不愿意看到你为了赎罪而甘愿一次次堕入死亡的深渊,承受痛苦的轮回。没有人愿意看到自己的爱人伤痕累累、表情扭曲——你不必这样,贝坦菲尔。还活着就有希望,有朝一日你能飞上蓝天。”

 

都有着思念之人,在这一点上来说他们是同类。

 

伊莱朝身旁陷入沉默的女军人鞠了一躬,他加快了脚步,留给了玛尔塔一个孤独的背影。

 

红教堂肃穆的音乐声忽然再度响起,钟声清脆,久久萦绕。

鸢.

『未婚妻视角』与克拉克分离时简短的家书

致克拉克:

        展信安

        我其实写这封信之前等了很多天,也思考很久,你并不知道我取出信纸落笔之前,指腹触摸书页的细腻触感也无法消散我内心焦虑,你会安全回来吗?我甚至担心你去往的路途是否顺利,我希望这封信到达你手上时你是安全无事的。

        镇上的姑娘偶然路过窗边,便瞧见了写在牛皮信纸上一行行清秀钢笔字,我问她,好看吗?你知晓我埋藏的思念吗?我自然是...

致克拉克:

        展信安

        我其实写这封信之前等了很多天,也思考很久,你并不知道我取出信纸落笔之前,指腹触摸书页的细腻触感也无法消散我内心焦虑,你会安全回来吗?我甚至担心你去往的路途是否顺利,我希望这封信到达你手上时你是安全无事的。


        镇上的姑娘偶然路过窗边,便瞧见了写在牛皮信纸上一行行清秀钢笔字,我问她,好看吗?你知晓我埋藏的思念吗?我自然是知道如何的,思念成疾的样子,怎么可能会好看。可是她却笑了笑只说我眼中坦然的爱意是那般好看。…伊莱,原谅我的擅作主张。我后来同那位姑娘兴致浓郁的讲你,讲我们相恋时华韵芬芳的清晨,讲你为我笨手笨脚地画眉——我们聊了很久,但是她似乎是知晓了我要去往街边的绿色邮筒,便道了别匆匆离开了。


        我寄完信件之后买了小麦面包,面包房的姑娘最近又憔悴了几分,…我很好,不用担心我。说起来,回去的路上我不由得去想,小镇里的四季,是否是你的一生?不管是谁都有梦想,却又不得不向悲剧的现实低头。你无需害怕和担忧,我一直在你身后,我会用尽所有的温柔去等待和你的约定,我用所有的方式倾诉我的爱意。


         "伊莱,我永远爱你,愿、一切安好。"

     

                                           —— 格秋提笔

鸢.

『先妻』未婚妻视角的信:未来可期

致克拉克:

        展信安。

        先说说我吧?最近还是一如既往的的模样,就算是我们这个破烂的小镇也偶尔有战场上回来的伤员,他们向我诉说战况,无一例外的死伤无数。对了,今天我看见战争结束后紧紧相拥的恋人了,不过更让我注意的是失去爱人的女人,我想在她的眼中寻觅些什么,比如痛苦、伤心欲绝,可是我失望了,除了满满的爱意和骄傲,什么都没有,这是为什么?我想得到你的答案,或许你更有见解。

     ...

致克拉克:

        展信安。

        先说说我吧?最近还是一如既往的的模样,就算是我们这个破烂的小镇也偶尔有战场上回来的伤员,他们向我诉说战况,无一例外的死伤无数。对了,今天我看见战争结束后紧紧相拥的恋人了,不过更让我注意的是失去爱人的女人,我想在她的眼中寻觅些什么,比如痛苦、伤心欲绝,可是我失望了,除了满满的爱意和骄傲,什么都没有,这是为什么?我想得到你的答案,或许你更有见解。

        不过,今天是情人节哦——就算平日里穷困潦倒的小子们也准备了不少花里胡哨的东西,镇上的姑娘们收到了不少礼物和玫瑰呢,哈哈。不过我可不想要那些,你知道的,我想要的只有一个完整的朝夕,和一个你。伊莱、我亲爱的,我多想越过十二万公里,越过昼夜与星辰,越过硝烟与战火,你在哪里,我去见你。…你知道吗,昨晚无由来地起风,我在风里踉跄几步,生生止住,有雾气细细起落,一起是月影恍惚两三重,一落时,耳边响起的分明是你的声音,在无意间轻轻唤我姓名。

        这是我写出了的第几封给你的信?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也许你前往的地方要待上很久吧?不过我相信再漆黑的夜,也一定会有黎明的到来,所以我会在与你约定好的岁月里等待。伊莱,你的梦里有什么?森林、麋鹿,还是触手可及的星空?你无需担心我,我相信你对我一切的承诺、能力与勇气,向前走,我一直在你身后。

        我的爱人,未来可期。

                                                 —— 格秋提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