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先机

14329浏览    69参与
三姨太游戏视频
第五人格:机械师隐藏成就制胜先机速成攻略,感动中国好队友
第五人格:机械师隐藏成就制胜先机速成攻略,感动中国好队友
下輩子不做同人女

更点极地🧲🕸️/🦉🤖

没有交代前提,可能有阅读困难

更点极地🧲🕸️/🦉🤖

没有交代前提,可能有阅读困难

小宇mm
迷你世界:彩虹跑酷,地瓜迷之传送抢占先机,还对我下黑手
迷你世界:彩虹跑酷,地瓜迷之传送抢占先机,还对我下黑手
9
🐟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之...

🐟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的产物

🐟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的产物

嗨客足球
哈兰德梅开二度,帮助多特蒙德占尽先机!
哈兰德梅开二度,帮助多特蒙德占尽先机!
削骨君

我的傀儡不对劲

21.


  就这么让他趴着有点奇怪。小特认定自己对着后脑勺问不出有效信息,于是大费周折地把伊莱拖上沙发,自己累得够呛,两人对坐摊尸。


  22.


  先知横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朝向她,这种状态用挺尸形容更为恰当。伊莱仍没适应这副机械身体,呆板的神情和僵硬的肢体动作令小特想起了……


  一只行动缓慢的树懒。


  23.


  伊莱·克拉克扒在树上以五厘米秒速转头的画面时宜地闯进了小特的脑海。


  24.


  小特突然开始拍桌狂笑。


  25.


  伊莱:“……”


  26.


  伊莱:“正常点,你这样我很害怕。”...

21.


  就这么让他趴着有点奇怪。小特认定自己对着后脑勺问不出有效信息,于是大费周折地把伊莱拖上沙发,自己累得够呛,两人对坐摊尸。


  22.


  先知横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朝向她,这种状态用挺尸形容更为恰当。伊莱仍没适应这副机械身体,呆板的神情和僵硬的肢体动作令小特想起了……


  一只行动缓慢的树懒。


  23.


  伊莱·克拉克扒在树上以五厘米秒速转头的画面时宜地闯进了小特的脑海。


  24.


  小特突然开始拍桌狂笑。


  25.


  伊莱:“……”


  26.


  伊莱:“正常点,你这样我很害怕。”


  小特(狂笑乱拍.GIF):“你变成傀儡了我都没害怕。”


  伊莱:“你不怕傀儡,是因为傀儡未伤你分毫;我害怕人,因为人把我笑得心碎神伤。”


  小特:“捏妈,押韵就算了居然还自带电音。”


  27.


  伊莱:“你完全不想发现问题重点是吗?”


  小特开始左摇右晃:“对头,差点忘了,我儿子呢,我儿子哪去了?儿子?儿子!”


  伊莱:“你清醒一点!儿已经走十年……不是,你完全不在意我变成了傀儡是吗?”


  小特:“幸运儿都能穿女仆装你变成傀儡有什么奇怪的吗。”


  伊莱:“……有那么点道理但又觉得好怪。”



墨有财
谁拥抱全渠道?谁就占得先机?
谁拥抱全渠道?谁就占得先机?
削骨君

我的傀儡不对劲

  11. 


  小特与柜子里的伊莱对视片刻,开始考虑给他来一场穆斯林的葬礼。 


  12. 


  她深吸一口气。 


  13. 


  “你想出柜吗?” 


  14. 


  伊莱安静如鸡,只转动了一圈眼珠。小特认为这是想的意思。 


  15. 


  于是伊莱顶着想杀人的眼神被小特薅着兜帽拖出衣柜。 


  16. ...

  11. 

 

  小特与柜子里的伊莱对视片刻,开始考虑给他来一场穆斯林的葬礼。 

 

  12. 

 

  她深吸一口气。 

 

  13. 

 

  “你想出柜吗?” 

 

  14. 

 

  伊莱安静如鸡,只转动了一圈眼珠。小特认为这是想的意思。 

 

  15. 

 

  于是伊莱顶着想杀人的眼神被小特薅着兜帽拖出衣柜。 

 

  16. 

 

  “你为什么这么重啊。”小特一收回手,伊莱立马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脑门在地上撞出响亮的一声。 

 

  伊莱:“……” 

 

  未曾料想的发展。 

 

  17. 

 

  小特被这清脆的响声震懵了一瞬。她回过神惊呼一声扑倒伊莱身边,抱住他开始呜呜咽咽:“我的神啊,我命苦的好大儿你死得好惨呜呜!” 

 

  18. 

 

  伊莱:“……”从未设想的操作。 

 

  19. 

 

  伊莱:“你先别演了成不成我还在地上,这是你飙戏哭丧的时候吗。” 

 

  20. 

 

  小特泪眼模糊地抬头,她抽了抽鼻子:“我操,原来你还能说话啊?”

削骨君

我的傀儡不对劲

·我流先机ooc预警

某天伊莱突然变成了小特的傀儡


时间线接逆转未来 


  1. 


  小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儿子竟是先知。 


  2. 


  这话容易产生歧义,更加恰当的表达是伊莱变成了她的机械傀儡。 


  3. 


  听起来更奇怪了。 


  4. 


  美好的一天从大清早打开衣柜发现自家傀儡被打扮成穆丝林结束。 


  小特掀开傀儡...

·我流先机ooc预警

某天伊莱突然变成了小特的傀儡


时间线接逆转未来 


  1. 

 

  小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儿子竟是先知。 

 

  2. 

 

  这话容易产生歧义,更加恰当的表达是伊莱变成了她的机械傀儡。 

 

  3. 

 

  听起来更奇怪了。 

 

  4. 

 

  美好的一天从大清早打开衣柜发现自家傀儡被打扮成穆丝林结束。 

 

  小特掀开傀儡的眼罩,同它大眼瞪小眼,一番查看后又把眼罩盖了回去。 

 

  5. 

 

  她淡定地关上柜门。 

 

  6. 

 

  画师牛逼,脸画得和真的一样。 

 

  7. 

 

  小特下楼吃完早饭,中午打满三把低保,下午跑黑杰克的场合玩斗地主。 

 

  机械师享受她充实的一天,在极少极少的时间里,脑内会闪过一个念头:今天好像没看见克拉克? 

 

  8. 

 

  玛尔塔适时地掏出了超人手办,小特的疑虑打消了! 

 

  9. 

 

  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10. 

 

  求真务实的工科女决定在牌局解散后找庄园唯一的画家一探究竟。 

 

  艾格:“我没出过蓝眼睛带奇怪印记的脸模啊。” 

 

  小特:“啊——啊这。” 

 

  出大问题。 

 

 




  *DC漫画里的超人的名字是克拉克·肯特

专业的不专业绘师Gagimas
独行者与糖果少女姐 📍Bil...

独行者与糖果少女姐

📍Bilibili: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M4y1M72E


Total Hour:23 hrs 31 mins


客户约的稿~ 客稿勿用

独行者与糖果少女姐

📍Bilibili: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3M4y1M72E

 

Total Hour:23 hrs 31 mins

 

客户约的稿~ 客稿勿用

是菟艽吗

【双先】白月光说他暗恋我(1)

【双先】白月光说他暗恋我(1)

四散江边

Metal-heart·机械之心

紧锣密鼓ing

所以到底和胜利之拳有什么关系呢?

555

————(假装分割线)——————


第一章·胜利之拳(下)

      田野的荒芜让这里的温度比街道上的低很多,特蕾西跑了几步,就不得不停下来,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吐着胃里的寒气,她抬起眼睛往那边张望,空旷的土地上支着些棚子,不少男人正在里面搓手跺脚,她眨了眨眼睛,他们身上灰色的模糊衣服好像是工厂的工装……而那些高高的支架,特蕾西又走近了些,应该是一个钻井的钻头。

       应...

紧锣密鼓ing

所以到底和胜利之拳有什么关系呢?

555

————(假装分割线)——————


第一章·胜利之拳(下)

      田野的荒芜让这里的温度比街道上的低很多,特蕾西跑了几步,就不得不停下来,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吐着胃里的寒气,她抬起眼睛往那边张望,空旷的土地上支着些棚子,不少男人正在里面搓手跺脚,她眨了眨眼睛,他们身上灰色的模糊衣服好像是工厂的工装……而那些高高的支架,特蕾西又走近了些,应该是一个钻井的钻头。

       应该就是酒吧老板提到的那个矿井吧,看来自己确实是找错了地方,特蕾西叹了口气,一阵风吹过,呼出的热气瞬间变冷,差点没把她噎死。

       远处的高架晃了几晃,特蕾西皱起眉头,认真看了几眼,那架子甚至还在微微地颤抖。这个架子的结构……特蕾西歪着头又看了半天,结构力学和材质并不是她擅长的部分,但这个高架已经奇怪得有些明显了,底柱围的三角甚至有了些四边形的样子……

       正谈论着美酒和家里燃着柴火的壁炉的男人们已经看到了那个试探着走过来的人影,几个热情好事的甚至招了招手,并报以更多好奇的目光。天气太冷,他们并不打算张嘴,只是跺着脚等待着女孩的下一步动作。

       “请问一下,那个高架是做什么用的?”特蕾西紧紧缩在斗篷里,只伸出了一个指头尖指了指,“是用来下矿井的么?”男人们愣了愣,她低下了眼皮。人群中一个较为高大的中年男人的目光在高架和特雷西脸上流转了几次,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的,你有什么事么,小姑娘?”

       “这个架子的底部……有些不稳,应该无法承受那么多人的重量,用这个下矿,可能、可能会有些危险,”特蕾西看见男人皱起了眉头,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它现在已经有些摇晃了。”

       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唇边的胡子有些颤抖。他小声和身边的几个人交代了几句,径直走向了那个高架,在那下面绕了一圈又一圈,细细地看着。特蕾西的目光跟着他走动,身后传来“高老板给的东西也有问题?”“应该不会吧,高老板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看詹姆怎么说吧,他是手艺人,他说是就是。”的议论声。

       很快,那个叫詹姆的男人回来了,远远地冲着人群点了点头,表情很是严肃,寒冬瞬间降临在这个热络的地方,那些议论纷纷的声音停下了。特蕾西默默地退到了一旁,准备离开了,忽然被詹姆叫住:

       “谢谢你,小女孩。”詹姆露出一个微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了特蕾西,“我叫詹姆·琼斯,是矿队的队长,真的非常感谢你的提醒,这是我亲手做的护身符,暂时用来抵偿一下你的恩情吧,非常抱歉,”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或者你给我留一个地址,等我们把这个事情处理完之后,就将我们的谢意送上门去。”

       特蕾西接过了那个护身符,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再有更多的谢意了,对着詹姆和人群微鞠一躬,就转身离开了。詹姆克制了一下自己已经加速的心跳,转身冲着人群说起话来。

       特蕾西一句也没有去听。

       随着太阳的升起,街道上的温度上升了些,特蕾西已经可以将手伸在阳光里,仔细地端详那个刚刚收到的护身符了。她一只手梳着那悬挂在圆环上的棕色羽毛,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叫詹姆的男人刚才颇有些焦灼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或许大家都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吧。

       她把护身符丢进了上衣的口袋,正准备去橡树街上的机油店一趟,却又被路边的手工织毯吸引住了,忍不住摩挲着钱包,驻足观赏起来。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她身后的巷子里闪出,靠在一堵墙的阴影里,静静地盯着已经忍不住上手了的特蕾西,以及那只悄悄落在她头顶不远处的、有些肥胖的猫头鹰。

       女孩子摸着毯子的样子很开心,掏钱的时候嘴角却在抽动,黑影忍不住笑了笑,从巷子里探出头来,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兜帽的斗篷被风吹得微微飘扬起来,他一抬手,那只圆圆的猫头鹰扑了扑翅膀,站上了他的肩膀,亲昵地蹭着他放过来的手。男人顺了顺猫头鹰的毛,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很聪明。”

       猫头鹰赞同的抬了抬翅膀。

       


四散江边

Metal-heart·机械之心

本来不想搞上下的,但是前面又双叒叕铺垫了好多啊!!

特特终于出来了(?

————(假装分割线)——————


第一章·胜利之拳(上)

       清晨时分,格洛斯特镇,胜利之拳酒馆。

       严格来说,此时应该算是上午,只是因为冬天来临的缘故,日出得越来越晚,这才使得上午七点半的天空还显得有些朦胧。这初冬时分,农忙已经结束,人们的生活也不免闲散了些,女人们有些还保持着早起打水烧饭的习惯,而大部分男人,往往会一觉睡到艳阳高照...

本来不想搞上下的,但是前面又双叒叕铺垫了好多啊!!

特特终于出来了(?

————(假装分割线)——————


第一章·胜利之拳(上)

       清晨时分,格洛斯特镇,胜利之拳酒馆。

       严格来说,此时应该算是上午,只是因为冬天来临的缘故,日出得越来越晚,这才使得上午七点半的天空还显得有些朦胧。这初冬时分,农忙已经结束,人们的生活也不免闲散了些,女人们有些还保持着早起打水烧饭的习惯,而大部分男人,往往会一觉睡到艳阳高照,再起床随便用两口饭,就摇摇晃晃地往胜利之拳去了,也是小镇上为数不多酒馆中最大的一家,提供风靡的吉姆雷特鸡尾酒。男人们借着酒精,晕晕乎乎地侃上大半天,差不多日落西山了再回家去,真正意义上的与阳共舞。

       正是因为格洛斯特人拥有这么怠惰的冬日习惯,胜利之拳的老板也完全不用着急,他只等着窗外的阳光洒在自己脸上,然后才慢慢悠悠地起来做一些简单的整理,边上货边等待着那些老朋友,以及他们口袋里的钱。

       所以当门口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时,他才会那么惊讶。

       进来的是一个衣服有些破烂的男人,不知道背着一个什么东西,老板忙点上灯,招呼了客人两句,这才看清,那是一架苏格兰风笛。

       男人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咧嘴笑了笑,大声叫着要酒暖暖身子。

       老板颇有些尴尬地指了指空空如也的酒柜,抱歉道:“您来的不巧,小店面上现在只剩下一些昨天的兜底残酒,新的我得下到库房去拿,您如果不嫌弃,我屋里刚熬好的热汤还没动几口,先拿过来您凑活凑活?”

       男人应了声,催促了两句,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热汤,呜噜呜噜几口碗就见了底,搞的老板也是哑然失笑,很殷勤地拿过大碗,又往里添进了几勺,来客这次文雅了许多,拿起勺子把汤小口送进嘴里,一边含混不清地和老板搭着话:

       “这个点了,街上怎么还这么少人?”

       “寒冬腊月的,谁愿意离了被窝火炉啊,一年也差不多忙到头了,也就我这样的生意人,还不得不在出来跑一跑哦。”

       “唔……生意如何?”

       “勉强够吃吧。中午少不了人来喝上几杯玩玩色牌,最近这附近又要开矿井,那边正搭架子呢,不少工人会来这里用些酒饭,唉……都不容易。”

       “这个时候开矿井?连草儿都能冻蔫了!”

       “您从北边来么?”

       “是的,从杜拉。”

       正说着,酒店侧面的楼梯有了响动,一个小小的影子飘下了楼,脚步很快,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客人悄悄地打量着这个瘦小的人摘下了门口的斗篷,直接扑进了寒风中,耳边金色的碎发飘扬起来,在冬阳下闪着奇异的光。

       “奇怪的小女孩,”一旁的酒吧老板专注于手上的脏盘子,“是我的长期租客,平时都会吃过早饭再走的,今天不知是怎么了……”

        “女孩么?”客人好像有些惊讶,即使是西北部草原上的操劳家务女孩子,也没有打扮得这么随性和邋遢,他想了想自己刚驱散的寒气和女孩单薄的着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她这么着急是去干什么呢?”

        老板摇摇头,示意他只是个提供房间和饭食的店主人,客人的事情并不会过多过问,但他还是皱着眉头想了想,“这个孩子来的时候有向我打听过一个叫巴尔克的人,我表示不认识之后她就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她还有一个巨大的包裹,几乎和她一样大了,也不知道她这么一个瘦弱的小女孩怎么背得动的——嘿!瞧我发现了什么,一瓶陈朗姆,您拿去喝吧……呃,顺便给我倒上一杯,这天可真冷,开了一下门冷气就嗖嗖地往屋里钻。”客人依言倒了两杯酒,酒在杯子里黄澄澄地晃动着,让他莫名又想到了刚才离开的女孩的头发——

       “老板,这女孩叫什么名字。”

       “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叫特蕾西·列兹尼克,应该不是本地人。”


       特蕾西的金色头发此时正在寒风中发抖,对于绵密湿润的寒意,斗篷的抵御能力实在是有限,她紧了紧领口,也许自己真的该买一件皮袄了。迎面而来的风越来越凛冽了,特蕾西尽力低下头也无济于事,暴露在外的皮肤还是如同被刀割一般,她只得将头一蒙,钻进了旁边的小巷中。有了建筑物的遮挡,冬风的攻击力下降了许多,特蕾西看了看头上朝阳的方向,又打量了几眼这个小巷的大致走向,二者的相似度很高,特蕾西盘算着,抬腿走进了小巷。

       这巷子看着很浅,里面的弯弯绕绕其实也不少,当特蕾西再次看到街道的时候,她感觉周遭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巷子外的街道上没有多少人,这很奇怪,男人们早就应该慵懒地起床散步了。

       远处原野上的小股人群以及不应该属于田野的高大器械引起了特蕾西的注意,她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几个月下来,她已经几乎跑遍了镇子,只剩下东边靠近森林的一块还没有寻访,在这片广袤的农业土地上使用机械引人围观的……不会错的,就是他!她的心雀跃起来,身体也像一只鸟,蹦跳跑着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好像还有风在助力。

四散江边
Mental-Heart&mi...

Mental-Heart·机械之心

小小的摸鱼,之前说好要更新结果一直拖着没有更,补一张小图吧

暗示了一点点剧情发展和结局

凌乱笔法无绘画能力,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表达。


——————假装分割线——


“克拉克先生,对于这样的结局,你是否在一开始就明了了呢?”

“真是,悲哀的落幕啊……”

Mental-Heart·机械之心

小小的摸鱼,之前说好要更新结果一直拖着没有更,补一张小图吧

暗示了一点点剧情发展和结局

凌乱笔法无绘画能力,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表达。


——————假装分割线——


“克拉克先生,对于这样的结局,你是否在一开始就明了了呢?”

“真是,悲哀的落幕啊……”

北边的海

〔七夕贺文〕夏日祭

七夕快乐


夏天的晚风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晚上

伊莱微微眯着眼睛坐在庄园的天台上.

“我来晚了吗?”

小特探出半个脑袋

蹑手蹑脚的溜过来坐下

“没有,天黑了,烟火才会好看.”

伊莱爱怜的擦过小特头上亮晶晶的汗

一时间的沉默

如果不是那封信,

我就不会来这里

如果不是这封信

我就无法遇见你

但也许,在别的什么地方

希望平行线终有一天能够相交

“烟花好漂亮啊”

一声赞叹把伊莱拉回现实

抬头就能看到星光点点的烟火在深夜里绽开,用它所带有的光和声带来的震撼.灰烬如粉末洋洋洒洒的挥去.随着风的出现而消失.

“烟花消失了呢”

小特的眼睛眨也不眨...

七夕快乐



夏天的晚风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尤其是在这个特殊的晚上

伊莱微微眯着眼睛坐在庄园的天台上.

“我来晚了吗?”

小特探出半个脑袋

蹑手蹑脚的溜过来坐下

“没有,天黑了,烟火才会好看.”

伊莱爱怜的擦过小特头上亮晶晶的汗

一时间的沉默

如果不是那封信,

我就不会来这里

如果不是这封信

我就无法遇见你

但也许,在别的什么地方

希望平行线终有一天能够相交

“烟花好漂亮啊”

一声赞叹把伊莱拉回现实

抬头就能看到星光点点的烟火在深夜里绽开,用它所带有的光和声带来的震撼.灰烬如粉末洋洋洒洒的挥去.随着风的出现而消失.

“烟花消失了呢”

小特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双腿一前一后交替晃着.夏天的风吹起她金黄色的发梢.也吹起伊莱心中的荡漾.

“怎么了”

回过神的伊莱一下子撞进小特墨黑的眼眸,她的眼睛很好看,是永夜,是黑洞,是他克某人无法走出的温柔乡.能从她的眼睛倒映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

“先生不热吗?”

“啊没有不是因为这个.”

我现在一定很丢人吧.

伊莱努力的把自己缩进兜帽里.

“明年明年的明年……”

“你都会在这里陪我看烟花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

“明年明年的明年……”

“我都会在这里”

烟火晚会上的承诺总是会成真的.

-----------------------------------

“小特,你知道夏风的别名为什么叫熏风吗?”

“不知道,为什么呢?”

“因为你总是熏的我心醉啊”

看着从耳根红到脸颊的小特气呼呼的转过去,伊莱不着痕迹的浅笑了一下.

我永远屈服于温柔,

而你就是温柔本身.

end

北边的海

夜行袅的观察日记番外

“这就是我全部的故事了.”伊莱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窗外的狼嚎声和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和成,伊莱自己都差点相信这是一次愉快的聊天.

“还有什么遗言吗?”

天亮前我要结束着一切

小屋里摇着的吊灯晃出两个人

一个站着怡然自得,

一个坐着不停咒骂.

“你想出去?去哪?你可是…”伊莱眼罩下蓝色的眼睛闪了一下,在幽暗的空间里如同鬼火带来的效果一样.被绑束者一下吃瘪,眼神躲闪,低着头,只有咒骂声和喘息声还在继续.

伊莱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她可是很喜欢我这双眼睛呢.

“哎呀,我想想…”伊莱轻轻靠上去用脚抵住椅子上的绑束者,也不顾男人龇牙咧嘴的表情说了下去“是叫巴克对吧 ,性别男,职业偷...

“这就是我全部的故事了.”伊莱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窗外的狼嚎声和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和成,伊莱自己都差点相信这是一次愉快的聊天.

“还有什么遗言吗?”

天亮前我要结束着一切

小屋里摇着的吊灯晃出两个人

一个站着怡然自得,

一个坐着不停咒骂.

“你想出去?去哪?你可是…”伊莱眼罩下蓝色的眼睛闪了一下,在幽暗的空间里如同鬼火带来的效果一样.被绑束者一下吃瘪,眼神躲闪,低着头,只有咒骂声和喘息声还在继续.

伊莱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她可是很喜欢我这双眼睛呢.

“哎呀,我想想…”伊莱轻轻靠上去用脚抵住椅子上的绑束者,也不顾男人龇牙咧嘴的表情说了下去“是叫巴克对吧 ,性别男,职业偷猎者…这是你的第一个罪名差点杀死我…不过这不重要…年龄三十八…一妻一女…所以为什么要葬送自己呢…还有一个母亲在世…有意思,我看看还有什么…”伊莱饶有兴致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呵,看起来找到了…”

“你的命理并不坏…镇里的人只说你脾气不好,听起来口碑不算差”

“虽然只要你过了我这遭,就能安享…”

伊莱露出一个笑容

“晚年”

真是讽刺

“不过很可惜,人总要为过去买单”

“咔嚓”伊莱把手里的枪的子弹上膛,对准男人的太阳穴.

“等等,喝额…你说这只是不重要的原因!”

“啊对,我忘了说重要的那个了.”伊莱装作刚刚记起来的样子

“多次试图谋杀机械师.你没见过?不, 你见过.”不知为何被绑束者透过昏黄的灯光下,看见面前这个人.不,对他而言,杀人鬼好像更加恰当.仿佛时隐时现的笑容,我在哪见过,男人咬牙思忖着.

“哎呀呀,和你讲话真是浪费我时间,都没有我以往的风格了…十年前,你点的香烟烧毁了一个家庭,机械师就是那家的女儿…惊讶?对,这就是你这个畜牲干的事…不,你连畜牲都不如.你又三番五次进森林,而且离她的家越来越近…她警告过你,记得吗?”

“滚吧,永远也不要靠近这里”她这样说道,眼神与他丝毫未差.

“你那个朋友已经迷途知返,你,没有.这就是你全部的罪名,犯人.什么你还希望我再回答你一个问题?说吧...放心好了,你的妻女不会收你牵连,没有你她们可能会活的更好.

所以”

“去死”

阴冷的月光里

“怎么来的怎么晚”

“啊,抱歉,因为是老熟人,所以就多聊了一会”

“你这可不是一会…算了,干活”

“嘻嘻,亲爱的奈布先生不都帮我干好了吗?”

锈迹斑斑的军刀贴在伊莱脖颈上

“…生气了?不过我今天可是高兴的很呐”

“……”

奈布收起了刀

“这样才乖,因为今天啊威胁她的人又少了一个哦”

“如果每天都是如此…”

该迎接今天的日出了

伊莱微微闭上眼睛

任由阳光照亮他,狼和土堆

不过比起日出,我更喜欢和她每天看的日落

“看起来我们需要换一个森林传说.嘘,故事还没有讲完呢.陪我听下去吧.”

end

北边的海

夜行袅的观察日记四

我做了很长一个梦

长到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梦里,小红帽带着新作的玩偶,朝着我笑;旁边站着双手抱肘的狼.眼神一样的犀利,看到我也不过是哼了一声.

也不过是个孩子呢.我笑了,朝他们走去.

“欢迎回家”

“哥哥”

!!

唔额

头好痛,眼睛根本无法睁开.已经早上了吗?窗外的鸟鸣算是回应我的答案.

“呼噜噜”

转头,小红帽的睡颜措不及防映入眼帘

雪花白的头发与黑色的睡裙此时配合的恰到好处,再加上轻微的呼吸声.

你果然是我最喜欢的妹妹啊.

……

如果你真是个普普通通,无忧无虑,能肆意微笑的孩子该多好…

好像有些困难,艰难的摇摇头,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晚安哦,祝好梦.

真...

我做了很长一个梦

长到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梦里,小红帽带着新作的玩偶,朝着我笑;旁边站着双手抱肘的狼.眼神一样的犀利,看到我也不过是哼了一声.

也不过是个孩子呢.我笑了,朝他们走去.

“欢迎回家”

“哥哥”

!!

唔额

头好痛,眼睛根本无法睁开.已经早上了吗?窗外的鸟鸣算是回应我的答案.

“呼噜噜”

转头,小红帽的睡颜措不及防映入眼帘

雪花白的头发与黑色的睡裙此时配合的恰到好处,再加上轻微的呼吸声.

你果然是我最喜欢的妹妹啊.

……

如果你真是个普普通通,无忧无虑,能肆意微笑的孩子该多好…

好像有些困难,艰难的摇摇头,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晚安哦,祝好梦.

真的只是这样吗?

……只是如此…罢了.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迈步离开.

“哥哥,你还想瞒我多久.”

明媚的阳光,愈发欢腾的鸟叫,此刻如此刺耳.

不能回头,也不敢回头.

“呐,哥哥,你就是夜行袅先生吧.”

这都被发现了吗……

“所以说啊…”

等等,你不会……

“你就是…”

不要…

“森林的守护神吗…”

明明这是我等待已久的时刻

为什么呢?

叽叽喳喳的鸟鸣还在继续,“咔嚓咔嚓”的钟表依然走着.原本熟悉的事物一下子离我远去,形成小小的光点.

是啊,其实时光依然照旧,只是

我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长大的你.

“……没关系的,你永远是你.无论是作为‘哥哥’呢,还是‘先生’呢……”

一双微微发抖的手环上了我的腰.

一个措不及防的拥抱,一个晚了许久的拥抱,温暖在此刻绽放.

“今后准备怎么保护我?是作为哥哥,还是先生.这是一个我认真的一个问题.”顿了一下“当然,作为先生也是可以的啦.我不介意…真的!”

嘴角疯狂上扬.

我到底,有多爱你呢

在温度淡去的一刻

“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吗?”

“哎?”

伸手到她的膝盖骨,不经意间触到那微微酥软的膝盖.托起她时我预感到一种命运,一种在多折的轨道上歪七扭八最终驾驶向幸福的终点.

慌乱的表情,发烫的脸颊以及,还没叫出口的          

 哥哥

你的一切我尽收眼底.

“这副样子只能被我看见呢”

就算是狼也不行

这就是我渴望的幸福吗?

没有人为的灾祸,没有绝望的离别

原来一切很简单啊

抵上你的额头,忠心献上我的祝福

“我愿做你的保护神,期限是

一万年”

原来真的可以如此简单.

不过至于那两个人嘛,我勾起一个微笑.

迷途知返,永远为时未晚啊

end

北边的海

夜行袅的观察日记三

*小红帽第三视角

*高糖预警(๑Ő௰Ő๑)


雨声渐大

依稀的雨幕中,两个黑色的身影站在墓碑旁边.

女孩做完祷告,拍拍身上的灰尘,拉起男人的手,慢慢走回家.

“哥哥...”

男人不做声

“哥哥也会走吗,像爸爸一样?”

男人叹了口气,黑色的面罩对着女孩清澈的眸子.默默无言,他犹豫了一下.

“来.”

她伸出了手.

他抱住了她.

“我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受伤.”

她感受着他轻微的力度

“我相信哥哥.”

女孩笑了,一如既往.

“懒虫起床了.”

“我不嘛,现在才几点啊.太阳还没挂上枝呢.”

“....”男人微微皱眉,然后叹了口气.

“记得吃早饭.”咔嚓一声,门被轻...

*小红帽第三视角

*高糖预警(๑Ő௰Ő๑)


雨声渐大

依稀的雨幕中,两个黑色的身影站在墓碑旁边.

女孩做完祷告,拍拍身上的灰尘,拉起男人的手,慢慢走回家.

“哥哥...”

男人不做声

“哥哥也会走吗,像爸爸一样?”

男人叹了口气,黑色的面罩对着女孩清澈的眸子.默默无言,他犹豫了一下.

“来.”

她伸出了手.

他抱住了她.

“我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受伤.”

她感受着他轻微的力度

“我相信哥哥.”

女孩笑了,一如既往.

“懒虫起床了.”

“我不嘛,现在才几点啊.太阳还没挂上枝呢.”

“....”男人微微皱眉,然后叹了口气.

“记得吃早饭.”咔嚓一声,门被轻轻带上.

烦恼的时候也很可爱呢.一双小眼睛早就笑弯了.对我而言,他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让我快乐的神奇.小红帽掀开了被子,坐在那里.

对你而言,我是你无法割舍的妹妹;但对我而言,你是我的什么呢?是温柔的哥哥,是父亲一般的存在,还有呢?我的希望,我的太阳,我的一切...

“我爱的那个人.”

小红帽摇摇头,脸微微发烫,我在说什么啊,真是的.他可是我哥啊,近亲不能结婚的吧...

但...哥哥是名义上的哥哥,应该不算近亲...吧

!!

“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小红帽害羞的满床打滚.

但是再后来,等小红帽长大一点.哥哥就就不见了.仿佛是为了代替他的空缺,用小红帽的话说就是一只蓝得想哥哥眼睛的鸟出现在她身边,一样的守护着她.

“呐,夜行袅先生,你说哥哥他去哪里了呢?”

小红帽轻轻抚着软软的鸟毛,如实说道.

“啾~啾啾”

“夜行袅吗?它...”

“讲嘛讲嘛.”

你的好奇心还真是无穷无尽啊,真希望它不会再给你带来灾难.“唔,谁在说话”

“小笨蛋,你幻听了吧?”哥哥干净的眼眸让小红帽安下心来“它啊,是森林的守护神.传说无论是谁看到它,都会给看到它的人好运.”

“哇,那我们赶紧去找它吧”

“不用了,你很快就会看见它.”不知为何,哥哥说这句话时的表情有些忧伤.她曾看到过给父亲做祷告时的哥哥,表情也是这样.安静,温柔,但是清澈的眼里总是带着一闪而过的悲伤.告诉我吧,哥哥...

什么时候让我来保护你

一次就好

“啾啾!”

“啊,抱歉”小红帽把自己给夜行袅摸秃的那块地方理回去.阳光洒在她和它的身上.我不喜欢光,小红帽心想,但是我不讨厌夕阳.森林的落日怎么看都不会讨厌呢.

“走吧,回家了.”

蝉鸣叫四起

好热,小红帽转了几下睡不着觉,木床“吱吱嘎嘎”的叫.

真希望有个冰块,或者,要求高一点,来个哥哥.奇怪的是,哥哥在的时候一点都不热啊,小红帽翻了个身.这么说起来,哥哥说过他血液循环慢,温度偏低,还被我笑过像个死人.

这么想起来,蝉鸣好像小了不少.“哈嗯”小红帽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

谢谢你啊,夜行袅先生

次日

“唔,夜行袅先生没有来呢...按理来说它是不会迟到的啊.”

除非意外

“嗷呜嗷呜”

“奈布?你嘴里的,是先生的羽毛!他一定出事了.”钥匙和…遥控器.小红帽定了一下,把遥控器塞进裙子里.

这次,就看猎人的了.

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如此起誓.

向前走到第三棵树转弯右行.

小红帽躲在草垛里.嗯,不会被发现的.

先生再坚持一下,这次……女孩的脸不知是因为剧烈的运动还是自身的想法微微涨红.

我来保护你.

……

什么厄运女巫……吗?

都什么时候了还相信封建迷信.

小红帽的的表情如冬日里的薄冰.看似坚硬,轻轻一踩就不堪重负.

“哎呀,再找我吗?”

看着来人惊恐的眼神

…有意思,杀人者也会害怕吗?

“没关系,就是个小孩子…”

哦?是吗?

不要,轻微的笑容,小红帽总感觉自己的表情与谁相似

后悔哦

“猎人,拜托了”

惨叫惊飞了树林里的鸟

…化不去的是,仇恨.

“求求你,饶了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

“饶了你?”看着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的男人,只想轻哼一声,最后只发出一个音节.饶了你父母就能复活?饶了你先生的债你就能还清?饶了你,哥哥就会回来?

……

哥哥……

…他不想我双手沾满血迹去见他吧…

“滚吧,永远不要靠近这里”目送两个人连滚带爬的消失,小红帽心里想的是

如果先生有事,我再找你们也不迟

对了,先生!

“奈布,它没事…吧.”

“小姐还信不过我的能力吗?您…认识他吗?”狼伸了个懒腰,发现小红帽一直盯得看.

不会错的

一定不会错的

哥哥,我找到你了.

被突然跳起来的小红帽紧紧的抱了一下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狼.

“小姐?”

“啊啊,失礼了…这是我男朋友.”

狼扶着脑袋.真是个复杂的孩子.

明明杀人的血迹犹在,

现在小脸比血还红呢.

“唔”说完话觉之不对的小红帽脸又红了.

“总之,我先带他回去休息了.奈布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狼走了几步,想想不放心,又退了回来.

“这孩子你确定你背的动?”

小红帽轻轻掂了掂重量

“嗯”背上的人感受到振动,挪了挪脑袋,把头靠到小红帽的帽子上.

好凉快,不对

!!!

“果然还是太重了吧…”

“没有!我先回去了,奈布明天见!”

看着脸又红得像发烧一样的小特一路小跑溜走.狼得出了一个结论:女孩子都是奇怪的生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