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先生

3413浏览    38566参与
陌生人的微笑.

先生

今天玩联合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可爱的先生,啊啊啊…真的很可爱呢…

后来又连续一起玩了好几把联合。

先生喜欢奈布,然后我换上了弹簧,先生用的是勘探员。先生喜欢用磁铁吸我,唔……很可爱呢…

我喜欢先生的样子,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

今天玩联合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可爱的先生,啊啊啊…真的很可爱呢…

后来又连续一起玩了好几把联合。

先生喜欢奈布,然后我换上了弹簧,先生用的是勘探员。先生喜欢用磁铁吸我,唔……很可爱呢…

我喜欢先生的样子,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

赤耳

幼崽

这小崽子在我家呆了一个月了

说实话,真是……一言难尽。

对我忽冷忽热的。

没事儿它就过来到我脚边儿使劲儿蹭

非要我把它抱到怀里撸它。

可能是我撸的它舒服,把我这当免费按摩处了。

还能在我怀里挣扎着给自己翻个身,嗯就是让我撸下壳儿和肚皮。真会享受。

它自己想要按摩了就过来,不想了就直接跳走,再给我一个轻蔑的眼神。

像极了拔d无情的渣男。

除了让我撸的时候乖,其他时候连个眼神儿都懒得给我,更别说我想多给它服务服务,再撸一把这种事儿。

这崽吃饭也挑,猫食那是一概不吃,换了多少样都不吃。

我把所有猫食都摆着了,饿了它三天,它就真三天没吃饭。

最终我还是心疼了,买回来一大堆鱼,什...

这小崽子在我家呆了一个月了

说实话,真是……一言难尽。

对我忽冷忽热的。

没事儿它就过来到我脚边儿使劲儿蹭

非要我把它抱到怀里撸它。

可能是我撸的它舒服,把我这当免费按摩处了。

还能在我怀里挣扎着给自己翻个身,嗯就是让我撸下壳儿和肚皮。真会享受。

它自己想要按摩了就过来,不想了就直接跳走,再给我一个轻蔑的眼神。

像极了拔d无情的渣男。

除了让我撸的时候乖,其他时候连个眼神儿都懒得给我,更别说我想多给它服务服务,再撸一把这种事儿。

这崽吃饭也挑,猫食那是一概不吃,换了多少样都不吃。

我把所有猫食都摆着了,饿了它三天,它就真三天没吃饭。

最终我还是心疼了,买回来一大堆鱼,什么品种都有,就看它爱吃啥。嘿,这小猫崽子脾气大着,又一口都没动,对鱼没表现出丁点儿兴趣。

这是猫么???

我不信邪,挑了条鱼打算炖上,生的不吃熟的呢?

我做好了给它盛了一碟。

还是不吃。

“我看你就是贱,多饿两天得了,这个折腾啊。”先生上了桌,看着它面前有一碟鱼,表情带了点不爽。“它要是就吃熟鱼你还天天给它做?我呢?我也跟着它吃熟鱼?”

“不能不能我单独给它做,您肯定不能天天吃鱼,不过它熟鱼好像也不吃呀,这可怎么办,给孩子饿坏了。”我看了那崽子一眼,碟里东西一口没动,倒是盯着我给先生挑鱼刺的手。

先生不爱吃鱼,准确来说是嫌吃鱼麻烦,要是挑好了刺他就能吃几口。

我刚挑好,拿起盘子想递给先生,面前划过一个白色的身影,盘子里的鱼就不见了。

它跑回碟前面,把挑好的鱼肉吃完了,伸出粉嫩的舌头舔舔嘴,湛蓝的眼睛盯着我,把碟往前推了一下。然后又看向我先生,扬起了头,眼神里带着我再熟悉不过的轻蔑和挑衅。

行,我知道了,这小崽子也嫌麻烦,只要挑好的鱼。

我看着先生。他被抢了鱼,却好像还没生气。

“看我干嘛?我还能因为一个小猫崽抢了鱼跟你生气?”先生甚至还有兴趣笑着反问我。

然后,晚上我就挨了顿打。

不是因为这小猫崽子,先生说。

因为先生打我不需要理由,所以是一顿没有理由的打。

我可不信,先生就是,吃小猫崽的醋了。看我天天盯着猫崽没分给他什么关注生气了,嘿嘿嘿。

先生很傲娇嘛

这一个月我也发现这小崽子的精致了。

不管闹的多开心,绝对隔一会就开始舔,给自己来个大清洁。

每天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来找我进行免费按摩,撸的它昏昏欲睡。

吃饭除了没刺儿的鱼,烤熟的鸽子,还有熟的鸡肝鹅肝,其他一律不吃。

我都怀疑它之前流浪的时候怎么活过来的。

赤耳

幼崽

我家里有只崽崽,我捡回来的。

先生没说可以养,却也没说不可以。

它脏兮兮的,毛发黑乎乎的打着绺,看不出颜色。

我把它抱到浴室,放在喷头下,刚一松手,它就蹿了出去,蹲在角落里,湛蓝的眼睛里透出些锐利,紧紧地盯着我。

“乖啊,我们洗澡澡,干干净净的好不好,我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洗个澡澡,乖啊。”我慢慢的凑过去,它没有动作,只是盯着我。

我离它只剩一点点距离了。

“这才是好宝宝嘛,来我们洗澡澡。”我软着声音以为它同意了,正欣喜着打算把它抱回来,它却突然动作,后腿儿发力向前一蹿,跳到了另一侧,紧接着挠了我伸出的手一爪子,就迅速的跑开了。

“嘶,你怎么还挠我呢?小崽子怎么不听话呢?”我猝不及...

我家里有只崽崽,我捡回来的。

先生没说可以养,却也没说不可以。

它脏兮兮的,毛发黑乎乎的打着绺,看不出颜色。

我把它抱到浴室,放在喷头下,刚一松手,它就蹿了出去,蹲在角落里,湛蓝的眼睛里透出些锐利,紧紧地盯着我。

“乖啊,我们洗澡澡,干干净净的好不好,我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洗个澡澡,乖啊。”我慢慢的凑过去,它没有动作,只是盯着我。

我离它只剩一点点距离了。

“这才是好宝宝嘛,来我们洗澡澡。”我软着声音以为它同意了,正欣喜着打算把它抱回来,它却突然动作,后腿儿发力向前一蹿,跳到了另一侧,紧接着挠了我伸出的手一爪子,就迅速的跑开了。

“嘶,你怎么还挠我呢?小崽子怎么不听话呢?”我猝不及防的见了红,声调便高了些,它似乎眼里面漏出了点嘲弄与放松。我想我一定是被它挠的魔怔了,居然能从那双冰冷的眼睛里看出来什么情绪。

先生被我的声音惊来了,推开浴室的门。

他右手拿着塑料的资料夹,沉着脸,一把揪住了幼崽的后脖子,放到了盆里,然后用夹子夹住了它的后脖颈。

“受伤了?”他低头看着正愣怔着看崽崽的我,“该,自己处理好,晚上和这小崽子一起去你笼子里睡吧。家里新来了个宠物,你这个当姐姐的合该陪陪。”

我知道先生生气了。他很少让我进笼子,我怕黑,也怕无聊,囚笼是我最不愿意去的地方之一。哈,说起来那笼子还有个好听的称呼,叫乌云澜。

我看着乖乖不动四腿儿瘫软的崽崽,心里叫起了苦。我现在真有点怕它,乌云澜不大,我蜷着身子躺起来刚好,胸前能有点空地,看来晚上一定会与它有个亲密接触了……它还要挠我怎么办!

浴室的门又开了,先生把碘酒棉签和一盒创口贴扔到了盆里。

“上一次打疫苗什么时候?”

“两个月以前。”

对话戛然而止,他又推开门走了。

我处理好伤口开始认命的给幼崽洗澡,谁让我非得养它,怪得了谁。

污水冲了好几盆才看出点颜色,是只白猫崽,看起来四个多月的样子,我不认识什么品种,就知道它还挺好看的,也算慰藉了我受伤的心灵。

“小乖乖好可爱,我把夹子松开给你吹吹毛,我们已经洗的香喷喷得了不需要再冲水了,只要把你吹吹干就好,所以可以别挠我嘛,我真的怕了你了,你点点头就算答应了哦。”我摁着它的脑袋,强迫它点了点头,然后就松开了它的夹子。

它好像听明白了,乖乖的一动没动,我给它吹着风,趁机撸着毛,烘干的毛发柔软干燥还很温热,我忍不住想多撸一会,它好像知道自己已经吹好了,嗖一下就蹿了出去。

它在家里乱窜了半天,好像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土,偶尔看向我的眼神也带着蔑视。

看着它活跃的身影,我实在心痒,看着猫却不能撸的感受实在是太难受了,我盯着我的创口贴,一直在心里默念“不能撸不能撸挠人挠人挠人”

晚上十点,该睡觉了,我看着崽崽一筹莫展。我不敢碰它,那要怎么把它抱到笼子里去啊?

我看着它,它不看着我。

我把楼梯下的暗门打开了,它听到声音突然望向了我,然后窜了进去。

我赶紧打开了落地灯,然后爬进乌云澜。我希望它能再好奇一点,然后自己钻进来。

它好像看出了陷阱,还是带着蔑视的眼神,看着笼子里的我,然后就坐在了笼门前,开始斯文的舔爪子。

还挺有脾气。

我正想着怎么把它抓紧来,先生就捏住了它命运的后脖颈把它扔了进来,锁上了笼门。

先生俯视着我。“好梦。”他说。

我不敢招惹这小家伙,小心翼翼的缩着,却又希望它主动凑过来,让我撸一撸。

显然,身为夜猫子的崽精力充沛,它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又蹬又咬,在我身上跳来跳去,轻轻软软的力道让我的心软成了一滩水,好幸福!!!它学会了收爪子,竟然没挠伤我。

我总觉得这猫通人性,它看着我又怜悯又同情,让我搞不明白它在想什么。

生物钟作祟,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半夜醒过来想小解,突然发觉自己胸口有一团不属于我体温的热源。小崽崽也学着我的姿势,缩在了我的胸前。我看着这小团子,不敢动作,生怕惊醒了它。

笼子里昏昏黄黄的,落地灯敬职的工作着,营造出来温温柔柔的感觉,不知什么时候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爬起来,看着湛蓝的大眼睛正瞪着我,给我的惊吓可不算小。可我没脑袋想太多了,揣着快要炸了的膀胱,赶紧跑进了厕所。

我仿佛觉得,经过这一夜,我俩睡过以后,它早晨看着我的眼神温柔了些。

但愿以后它对我好点,别作出什么幺蛾子,让我陪它再受点什么惩罚。


赤耳
找个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 很久...

找个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

很久没有想读的文了,恰巧,翻到了这个。

作者允许转载了,出处在图片的顶头。

先生啊,先生。

找个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

很久没有想读的文了,恰巧,翻到了这个。

作者允许转载了,出处在图片的顶头。

先生啊,先生。

玛利亚•沃尔德

午睡

失踪的我又出现了。


他一般不睡觉,因为他还要忙工作,无暇休息。

但是她不让。

一个小女孩都知道什么叫休息。

他只是笑笑,然后接着忙他的事情。

“先生!!!٩(๑`н´๑)۶”

他喜欢看玛利亚一脸生气的样子。

可爱的像只气鼓鼓的猫头鹰。

“好啦好啦~”

“先生,今天你必须休息!”

“好。”

玛利亚安静下来,打着哈欠,身子一歪便陷入了先生的怀抱里。

他抱着这个小家伙,心底保护的感觉油然而生。

玛利亚翻过身,搂过他的脖子,在脸上亲了一下。

他终究是屈服了。

玛利亚一脸的不满:“先生~٩(๑`н´๑)۶”

“好吧,败给你了。”

他做了一...

失踪的我又出现了。



他一般不睡觉,因为他还要忙工作,无暇休息。

但是她不让。

一个小女孩都知道什么叫休息。

他只是笑笑,然后接着忙他的事情。

“先生!!!٩(๑`н´๑)۶”

他喜欢看玛利亚一脸生气的样子。

可爱的像只气鼓鼓的猫头鹰。

“好啦好啦~”

“先生,今天你必须休息!”

“好。”

玛利亚安静下来,打着哈欠,身子一歪便陷入了先生的怀抱里。

他抱着这个小家伙,心底保护的感觉油然而生。

玛利亚翻过身,搂过他的脖子,在脸上亲了一下。

他终究是屈服了。

玛利亚一脸的不满:“先生~٩(๑`н´๑)۶”

“好吧,败给你了。”

他做了一个缴械投降的动作,收拾好工作用品。

玛利亚笑了,她揉揉眼睛,又躺回床上。

他轻轻把她搅入怀抱里。

他喜欢看着她睡着的脸。

女孩迷迷糊糊的,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他把她抱的更紧了。

一个中午就悠闲的过去了。






“先生,你喜欢过她吗?”

玛利亚拿着一张泛黄照片问到,泛黄照片里的女孩也有着黑头发。

他笑了,把她抱过来,亲吻着她的额头和脸颊,最后是嘴唇。

“我只爱过你一人,我的宝贝。”









赤耳

先生1(不甜不要钱)

我一直觉得,把师父变成爱人很带感,就很爱师徒文。

因为这样,先生这个词就会变得十分丰满。

我也素来是喜欢先生这个词的,

即使没有老师这一词意在,

这么称呼爱人,也有这一点被爱人管教的意味。

就像背着他偷吃了颗糖,

被他横放在膝盖上打着柔软的屁股,

吃痛的喊叫着认错的话语,

眼中含着泪花却又带着点不服的神气,

他的眼神坚定极了好似不会疼惜,

却又在傍晚悄悄掀开被子,抹上药膏轻轻揉捏。

只是这按摩悄悄地变了些味道,

连带着上午那些不带色彩的惩罚都带上了几分旖旎,

于是那个管教的先生又施了些别的厉害手法,

一晚上的时光又大半献给了先生。

其实晚上的活动还是带着痛,带着惩...

我一直觉得,把师父变成爱人很带感,就很爱师徒文。

因为这样,先生这个词就会变得十分丰满。

我也素来是喜欢先生这个词的,

即使没有老师这一词意在,

这么称呼爱人,也有这一点被爱人管教的意味。

就像背着他偷吃了颗糖,

被他横放在膝盖上打着柔软的屁股,

吃痛的喊叫着认错的话语,

眼中含着泪花却又带着点不服的神气,

他的眼神坚定极了好似不会疼惜,

却又在傍晚悄悄掀开被子,抹上药膏轻轻揉捏。

只是这按摩悄悄地变了些味道,

连带着上午那些不带色彩的惩罚都带上了几分旖旎,

于是那个管教的先生又施了些别的厉害手法,

一晚上的时光又大半献给了先生。

其实晚上的活动还是带着痛,带着惩罚的意味的,

早就挨过巴掌的两瓣又被拍打了半夜,

通红的瑟缩着却又躲不过,一下又一下,

不可否认的是这其中又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快感,

半推半就竟不知是喜欢他的惩罚还是他的爱了。

这个时候的先生也是最迷人的,

眼中哪有半点清冷严肃,

迷离又认真的用眸子注视着,

让人不自觉的深陷其中,

也就心甘情愿的接受他给的一切,

无论是痛,还是乐,都觉得是他的爱。

第二天伴随着他的闹铃醒过来,

鼻腔里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身后还残留着未消的感受。

他问还敢不敢,

嘴上说着不敢却又在偷偷谋划着下一次的行动。

不是糖太甜太好吃,是先生给的一切太诱人。

还魂阁
今天画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今天画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今天画了一下自己的儿子。

窃天光

确乎如此啦。

我未曾拥有过退路,因而想成为他的退路。我未曾拥有过谁的忠贞,因而想献给他我的忠诚。我未曾被赤诚爱过,因而想去赤诚爱他。我未曾被温柔相待,因而想以十分十温柔待他。我尝过疾病缠身时苦痛,因而想要他永远安康如意。我生长在阴暗破败处,因而想要他永远面朝着光亮。

我遍历的劫难,不要他再渡。倘若我命里只残存些苦厄,他便是我的喜乐。


哪怕他眼中无我。哪怕是殊途。

确乎如此啦。

我未曾拥有过退路,因而想成为他的退路。我未曾拥有过谁的忠贞,因而想献给他我的忠诚。我未曾被赤诚爱过,因而想去赤诚爱他。我未曾被温柔相待,因而想以十分十温柔待他。我尝过疾病缠身时苦痛,因而想要他永远安康如意。我生长在阴暗破败处,因而想要他永远面朝着光亮。

我遍历的劫难,不要他再渡。倘若我命里只残存些苦厄,他便是我的喜乐。


哪怕他眼中无我。哪怕是殊途。


kxvrh

《先生》摘录

1. "先生"二字亲切且大气,可以俯身可以仰望。这在当下虽是个加上姓氏就被常呼的字眼,却又是个能要想到鞠躬的场景。先生,几千年的敬语,被冬烘过,也被秋杀过。


2. 他们也曾身为学生,唯理想至老不灭,或者说破灭一次,再理想一次。


3.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4. 他们将苦难化作光明的文字,用背影证明民族的正面。


5. 中国事,云不可办,则几无一事可办;云可办,则其实亦无不可办。


6. 就是失败,也算尽了心。


7. 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

1. "先生"二字亲切且大气,可以俯身可以仰望。这在当下虽是个加上姓氏就被常呼的字眼,却又是个能要想到鞠躬的场景。先生,几千年的敬语,被冬烘过,也被秋杀过。


2. 他们也曾身为学生,唯理想至老不灭,或者说破灭一次,再理想一次。


3.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4. 他们将苦难化作光明的文字,用背影证明民族的正面。


5. 中国事,云不可办,则几无一事可办;云可办,则其实亦无不可办。


6. 就是失败,也算尽了心。


7. 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不可视为养成资格之所,亦不可视为贩卖知识之所。学者当有研究学问之兴趣,尤当养成学问家之人格。


8. 在中国,鼓掌是会鼓死人的,是谓"捧杀"。


9. 支持者认为蔡元培以这种以退为进的形式维护人格自尊,用其无人匹敌的政治资历、人格魅力抗议和示范,数度保卫北大穿越乱局,坚守学术自由。


10. 拿人格头颅去撞开地狱门的精神


11. 错过胡适,中国错过了100年。...他被忽略了,却从未有人能把他击垮。——熊培云


12. "经籍所载,师儒所述,为人之道,非有他术;穷理致知,返躬践实,虽勉于学,守道勿失。"


13. 自小老成持重的"糜先生"的内心一直住着个肆意、激越的人。...适之先生是位发乎情、止乎礼的胆小君子。


14. 我没有嗜好而已,若有嗜好,必沉溺很深。我自知可以好色,可以打赌。我对于那种比较庄重的生活,如读书作诗,也容易成嗜好,大概也是因为我有这个容易沉溺的弱点。这个弱点,有时我自己觉得也是一点长处。我最恨的是平凡,是中庸。——胡适


15.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16. 忽略真正的文化和教育,仅图一时一势的革命,是不能真正改良社会的。


17. 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做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胡适


18. 吾辈已张革命之旗,虽不容退缩,然亦绝不敢以吾辈所主张为必是而不容他人之匡正也。——胡适


19. 不容忍的态度是基于"我的信念不会错"的心里习惯,所以容忍"异己"是最难得,最不轻易养成的雅量。...一切专断、武断、不容忍、摧残异己,往往都是从"正义的火气"出发的。——胡适


20. 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


21. 他什么都没完成,却开创了一切。.......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22. 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胡适


23. 

【九】非洲老叶子√

这里一只纯天然无公害爱咕咕的叶腐请多指教——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了乁(๑˙ϖ˙๑乁)Ⅹ
经过半个月的奋斗叶子我终于有了日向小天使,限段的,太不容易了(*꒦ິ⌓꒦ີ)
并且有了先生和这个大傲娇√
这一个月我过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甚至终于领到了爷爷(*꒦ິ⌓꒦ີ)
作为一个非婶我太不容易了(*꒦ິ⌓꒦ີ)

这里一只纯天然无公害爱咕咕的叶腐请多指教——
时隔多年我又回来了乁(๑˙ϖ˙๑乁)Ⅹ
经过半个月的奋斗叶子我终于有了日向小天使,限段的,太不容易了(*꒦ິ⌓꒦ີ)
并且有了先生和这个大傲娇√
这一个月我过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甚至终于领到了爷爷(*꒦ິ⌓꒦ີ)
作为一个非婶我太不容易了(*꒦ິ⌓꒦ີ)

窃天光

如流



“上善若水,下恶如流。”


我认识他是在四年以前。

那时我尚且年幼,不识愁苦,亦从未生发过忧思。我钟爱在梦里行走,脚尖一点便可以飘飘悠悠地飞起来,忽而坠落在云里,周身浸润着软绵绵,星子绕着我飞闪。我闹,我大笑,我伸手去抓便可抓来满捧光艳,我不知疲倦,我好不快活。

但我记得,我挚痛记得。

光刺穿绵软的云,像是从天而降的神谕。光怪陆离,周身景象在我眼前变化,扭曲,抽象,以怪异的姿态飞速转动,最后糅合成混沌,将我吞没。

那束光却始终可以照彻世间。青面獠牙的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在我脚下哀嗥,我探头去看,它同我飞过,就将他们双目灼伤,于是尽数噤了声。它带我任意穿梭于这混沌,这梦魇,一霎间掠过千万...



“上善若水,下恶如流。”



 

我认识他是在四年以前。

那时我尚且年幼,不识愁苦,亦从未生发过忧思。我钟爱在梦里行走,脚尖一点便可以飘飘悠悠地飞起来,忽而坠落在云里,周身浸润着软绵绵,星子绕着我飞闪。我闹,我大笑,我伸手去抓便可抓来满捧光艳,我不知疲倦,我好不快活。

但我记得,我挚痛记得。

光刺穿绵软的云,像是从天而降的神谕。光怪陆离,周身景象在我眼前变化,扭曲,抽象,以怪异的姿态飞速转动,最后糅合成混沌,将我吞没。

那束光却始终可以照彻世间。青面獠牙的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在我脚下哀嗥,我探头去看,它同我飞过,就将他们双目灼伤,于是尽数噤了声。它带我任意穿梭于这混沌,这梦魇,一霎间掠过千万里。

我来到尽头。


 





千万浮动的灯盏,柔柔和和交映成夜的光影,酒气氤氲,醉得人微醺。半遮半掩的月昏黄,人世也昏黄。

他倚着那片灯火,面朝我来的方向,仿佛候我多时似的。融融火光里看不清他的脸,却隐隐约约窥见他在笑。

我朝圣般向他奔去,却扑了个空。

顷刻间,所有幻象都消失殆尽。原来我只是身处一片虚无。

我拭去泪痕,索性向着虚无起誓:我爱他,即刻起止十万年。

他在我颊边落下轻吻。






 

我醒了。可我宁愿这是梦。

我时时刻刻心中都被他填满,思绪郁结纠缠不解,让我无暇再去顾及其他。我继续麻木地生活着,如同一具空空的躯壳,但还徒留颗跳动的心脏。

不过他偶尔愿意来见我。就这样十分突然而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毫无防备、措手不及。他或许喜欢看我惊惶失措的模样,看我瞪着双眼颤着喉咙却发不出一个音节来,于是这样的把戏上演了几百遍,不厌其烦。

每当他在我身边,我便换了副孩童心性的模样,欢欣雀跃,围着他不停地叽叽喳喳,或许吵闹得他心烦不已,我也不愿停息。积攒了许久的兴奋一齐喷发,那股力量足以抵挡所有枯乏的、灰暗的、令人难过的事物。

那段时间里,就连德里也会认真地看着我的脸,告诉我:“真好,你这样开心,我也开心。”

所以我时常会开心得忘乎所以,以至于忘记一切美好都只是稍纵即逝。


 




如同莫名其妙出现那般,他莫名其妙消失了。

我寻他不见,那便大哭。哭到筋疲力竭时,他那戏弄人的把戏就会再次出现。可他仍旧会消失。

――周而复始。

我几近崩溃,可他却不为所动。我去找德里,德里也不肯怜悯我。

是我可恨么?

我的小臂上开始出现点点疤痕,兀然扎在我光洁的手臂上,极其碍眼。旁人问我它们从何而来,有时我竟也会恍惚。





 

从何而来呢?

大抵是从心里吧。






 

转年,我遇见了K。

K与他好相似。同一般生性凉薄,同一般身边周旋着各色堆笑的莺莺燕燕。

我只将她们视作胭脂俗粉,不过二流货色,太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

可我摸不透K如何去想,于是围着他的每一只花蝴蝶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所以更加费尽心思地讨他欢心,享受自己幻想出的来自他的宠爱。我远远看见他,便可以看见一帮花蝴蝶争奇斗艳,宛如一台唱无腔调的京戏。好可悲,好引人发笑。

K换了不知道是第几任女朋友,但他说他从未动心过。

我不解,只记得德里警告我,他不是什么好人,让我少与他厮混。我只是愣愣地应了声好。





 

K第一次说爱我,是在他消失的间隙。

他一来,我便抛下一切,不管不顾地扑向他了。德里总是气我不听奉劝,说我是飞蛾扑火,但我觉得这比喻不大恰当。飞蛾闯进火里的顷刻,生命便会终结,不会再感受到痛苦了。可我不同,我只是奄奄一息,还要等待下一次飞向火里的灼痛,还有再下一次、再下一次。




 

我倒想要变成那只飞蛾,长睡不复醒。





 

不知第几年,他好久没有来过了。我却时时刻刻可以看见K,德里的警告,我分明时刻记着,可却总难以抗拒靠近他。或许我有些理解为什么他身边总是一群花蝴蝶了。

昏昏欲睡的午后,我偏过头便可以望见K。

他眯着眼休息,阳光和暖,在他长长的睫毛下投下一片阴影。十来岁的少年,意气峥嵘,此刻正难得这样安安静静地睡着。我忽然觉得他有几分可爱。

正当年少,应是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撞壁叮当响。





 

我忽然疑心起K的那句话。

他真的爱我吗?

是K亲口说的,那我便可以相信了罢。


 



那他呢?







 

K对我千般万般好,我却始终难以十分十地信任他。

我对自己说,不会再想他了。

于是我将残存的希冀寄寓给K,但愿他诚恳待我,不要再叫我重蹈覆辙。那时我臂上的疤痕颜色渐深,星星点点散落着,有的凝结成痂,有的却是狰狞的猩红,拖着蜿蜿蜒蜒的血痕。我终于下定决心,艰难地迈出这一步。

我站在他身侧,总是笑盈盈的。身边的人都说我与他相配。







 

可这样仅仅持续了数月。

我对德里说,天神始终不肯善待我。K身侧的花蝴蝶依旧飞着,厌倦了我,将身一旋便回到那片百花丛中去了。我不多言,不动声色地将视线中的每个他都隐去。

不难过吗?那是假的。我思索了许久可能存在的原因,德里却一语点醒了我。

爱是珍贵事物,唯有第一次最纯真最炽热。往后的,多多少少掺着杂质,显得不那么纯粹。K对于我的“第一份爱”,早在我醒悟之前就消失殆尽了。那时我眼里全是他,而我现在才领会K。

原来一切因果也都是他。现在,我更愿意把他称作撒旦恶魔。







 

又是那片光。

空气沉闷难耐,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线蚊音在我耳边轰鸣,我耳膜鼓痛。眼前是刺目的光线,我直视着光源,失明了一瞬,这光仿佛要将我灵魂也攫去。我顿感天旋地转,几近昏厥,但我却不肯移开视线,死死盯着前方。那光,一寸寸、一寸寸暗了下来,光源处显出个男人身形。

是他。

所有光线潜行到他身后,他朝我走来。

我不再像原来。无尽的思慕与渴望在一瞬间蒸发,只剩恐慌在我心底蔓延疯长。我怕他,我不敢再靠近他。于是我转身飞奔,掉落进万丈深渊。

我下坠,我望不见谷底。

我不爱他了吗?不可能,永远不可能,纵使十万年过去,也不可能。

他曾有一丝爱我吗?从未有过。或许十万年过去,也不可能啦。





 

那便如此吧,我从不在意的。










 

初夏。

我思维愈发迟钝,僵化严重,常感四肢乏力,终日昏昏沉沉。纵使K在我身边,我也可以视若无睹了,或者说,我没力气再去留意他了。

我手臂上的疤痕不断蔓延,彼时已是密密麻麻,几乎将我半只小臂的所有肌肤都占据。血痕在其间黏连,于是我的衣袖内里总是染着血迹。母亲为此骂过我无数次,叫我不要去撕挤那些伤疤,女孩子家家的,太过骇人。我次次答应,可我从未做到过。

六月三号,我跑去西安的医院。

我从来不爱遮掩手臂上的疤痕,这次却莫名其妙戴上了袖套。彩虹色,十分亮眼。三个小时的车程里,我向母亲重复无数次:“我不会生病。

我等待了许久才进入诊室。我褪下袖套,将两只布满伤痕的手臂亮给医生看,医生一面问我这样持续了多长时间,一面在病历上写下两个字:自残。

我有些愣神。

我从未把这两个字与自己手上的疤痕联系起来,即使我看见那些用刀在手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的人,也从未想过自己和他们竟是同一类人。

这时我想起医生的问话,于是仔细思索了片刻,答道:“四年。”于是那行字变成了耸人听闻的:自残四年。






 

返程路上,德里隔着屏幕与我聊天,多是些劝勉我的话。

回到家,我将那些药和测试报告全部收进卧室。第二天是月考,我不愿去,母亲却坚持要我去。

我在《浮生》里这样写道:

“想起‘多事之秋’那句成语, 分明现在是夏季嘛,怎又催生出诸多事端,搅扰着我的梦魂,使我心神难宁。于是多服安神的药片,一日十二粒,吃得终日昏昏沉沉,笔下也不知所云。

我想睡过一整个六月,不然如何捱到盛夏呀。

头一次服用舍曲林,全身发抖,不停地发呕,匆忙赶到学校,实在难受得紧,又无法抑制住眼泪,致使加重发抖的症状,最后还是被接回家。我那时想,自己好像法老歌里所唱的‘活像一只落水狗’,可那是描写瘾君子毒瘾发作的呀,我竟也沦落到如此境遇了吗?”

所幸后来服药削弱大部分副作用,可我仍旧不好过。或许与病症无关,我在想他。


 






他身体好些了罢?

我曾为他胡乱做过许多文章,多是顾影自怜、痴人梦呓的话,现在看来,或许也是我病症的一处显露吧。








 

后来我少吃药,又经过几段荒唐的恋情,无关痛痒。

我折身勾腰去讨男人的吻,我弯眉递上谄媚的笑,我沉湎于寻欢作乐,我好轻佻。觥筹交错,我趁酒气熏人,勾上那人脖颈。艳情一晚,我甚至未曾记住过他们的姓名。

通常是在第二天一早,醒来,我瞧着那些男人柔顺羞怯的眼,暗暗直发笑。

好不讨巧,落入我这虎口。

怎么可能将真心付诸于一夜声色犬马,他们常常要求索取更多,可我离开时未曾留恋过。一夜过后,他们也只是过期烟酒。

我忽得又满心失落。

那样的表情,我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我时常看见的是阴晴不定、得逞、和深沉的算计。我偶尔见他大笑,那样的时刻太少太少了,少到足以被我珍藏起来,永远铭记。我身上无价值可榨,他便使我凭空生出许多愧疚感来,以牢牢掌控我。他恳求我别再爱他,我逼迫自己视若无睹。







 

我又想起他。我答应过德里,不再想起他。






 

“愿我此后如昏水一壑,不再为谁心动。”


 


虚度光阴,浑浑噩噩,我连与那些男人玩计谋的心思都被完全消耗。我常常与德里聚在一起,挑拣货物似的对那些男人评头论足,不停对比每个猎物的优劣,以锁定目标。

德里未经世俗,我明白这样会让她反感,让她洞察我的丑恶之处。

我想起K说过,他本性如此。

那我呢?我恐怕与他不同。四年前我仍旧是个可可爱爱的小朋友,眸光澄澈清越得能够涤洗一整个人世。可那小朋友的影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时常在想,倘若我回到四年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我会选择与他永无交集吗?我想我不会。就算我提前预知了四年来的所有苦痛,也一样会不顾一切地奔向他。

他厌烦我至极时,会问我是不是有病,我便说,是。

的确是啦。




 



霜序十三。

这是他的生日。


 




两天以前我接到周逐朝的死讯,她是我除了德里之外,最最好的朋友。她身在海外,我无法赶赴到她身边,可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要去陪她。

再醉倒一次,再欢愉一次,我看见自己瘫倒在地,我看见鲜血淋漓。雨势好大,风在长夜里呜咽,扫荡在贫瘠的旷野,似要将我撕扯成碎片。我又做了一场苦难深重的春秋大梦,我再也、再也寻不到光了。

我好想他,我快要发疯。

倘若见到了,又能如何呢?

我好想他。

我好想他。







 

――我想我该离开,于是我便那样做了。

汉江水,我一跃而下。

我要永远沉眠在江底。








 

漫天水光里,这具躯体早已不再属于我,我任由它浮沉。我半阖着眼,意识模糊。

他来了。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他紧紧拥住我,仿佛十万年也不会分开。

我听见他在我耳旁喃喃道:

“我爱你。”








 

最后一刻,我记起神灵曾告诉我,生前留有执念,生命抵达终点后会再次与他相见。

我祈求了一世,终于还是换来了神的悲悯。







  
 

却未曾得到过他的垂怜。


小千金

他们知道

堂良

年轻的少年不知道怎么表达爱意,只好拉着孟鹤堂的手,告诉他:“孟哥,我想在你前头走。”

龙龄

小哥俩的感情是,张九龄感冒,所有人都以为张九龄要纸,只有王九龙知道他的帅哥在撒娇想让他抱抱。

九辫

张云雷南京跳台只死了一次,而杨九郎死了三十多次。

南甜

张九南最喜欢的事就是在侧幕台看樊霄堂一点点成长,然后等他下台,软乎乎的抱着自己叫哥。

越岳

有一次采访,主持人问岳云鹏最喜欢什么动物,岳云鹏笑了,看着台下轻轻说:“大象。”

金东

李鹤东是把枪抵在人太阳穴都不眨眼的人,可是介绍谢金的时候他就带着笑,满眼温柔说:“我们家傻大个。”

贤华

何九华不喜欢别人叫他华儿,只有秦霄...

堂良

年轻的少年不知道怎么表达爱意,只好拉着孟鹤堂的手,告诉他:“孟哥,我想在你前头走。”

龙龄

小哥俩的感情是,张九龄感冒,所有人都以为张九龄要纸,只有王九龙知道他的帅哥在撒娇想让他抱抱。

九辫

张云雷南京跳台只死了一次,而杨九郎死了三十多次。

南甜

张九南最喜欢的事就是在侧幕台看樊霄堂一点点成长,然后等他下台,软乎乎的抱着自己叫哥。

越岳

有一次采访,主持人问岳云鹏最喜欢什么动物,岳云鹏笑了,看着台下轻轻说:“大象。”

金东

李鹤东是把枪抵在人太阳穴都不眨眼的人,可是介绍谢金的时候他就带着笑,满眼温柔说:“我们家傻大个。”

贤华

何九华不喜欢别人叫他华儿,只有秦霄贤叫他华儿的时候,低着头,慢慢点头,嘴角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眉眼都弯起来。

饼四

曹鹤阳多碎嘴子啊,可是他从来都不担心,因为会有一个比他还能说的人会一直陪他。

九亭

张九泰和刘筱亭搭档以后总觉得不舒服,他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高血糖。

晗芳

孙九芳最喜欢的就是郭霄汉给他弹首曲子,然后抬着头叫他芳芳。

桃林

那天,郭麒麟给陶阳擦着脸上的油彩,毫无征兆的扳起陶阳的脸吻上去,油彩蹭了一脸,然后摸着陶阳的眉眼:“陶阳,我想听你唱一辈子。”陶阳浅浅的笑,说:“好,给你唱一辈子。”

 

谦儿爷和先生

那天先生说人生不过百年,大爷很自然的接过话,我能陪你九十九年。

德云社是我一辈子都爱的不可能。

地底老流氓

死亡宝藏图请签收🌚🌝🌜🌛✨💫🌟
我只想说,
我!!!!!!‼️‼️‼️‼️
可!!!!!!‼️‼️‼️‼️‼️
以!!!!!‼️‼️‼️‼️‼️‼️‼️

死亡宝藏图请签收🌚🌝🌜🌛✨💫🌟
我只想说,
我!!!!!!‼️‼️‼️‼️
可!!!!!!‼️‼️‼️‼️‼️
以!!!!!‼️‼️‼️‼️‼️‼️‼️

地底老流氓

来波壁纸
啊~先生的盛世美颜啊!
我!!!可!!!以!!!
好人不留名
我叫红领巾🚩
(下期想做普子的,康康热度吧😂🙈)

来波壁纸
啊~先生的盛世美颜啊!
我!!!可!!!以!!!
好人不留名
我叫红领巾🚩
(下期想做普子的,康康热度吧😂🙈)

摄影师小非

The Events|SENS六週年紀念快樂「1

0525

又見到了好多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後期:小東

攝影:小非









0525

又見到了好多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後期:小東

攝影:小非


任之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

旖梦浮生

聂鲁达的诗

你的沉默明亮如灯

简单如指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