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先黄

10328浏览    69参与
时生
原Twitter:🎵(@ l...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20353365399889100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Twitter:
🎵(@ lari_tt5)
URL:
https://twitter.com/lari_tt5/status/1203533653998891008?s=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晋冀

和罐罐太太和写的文。占黄 占黄

 群里的活动。人物ooc不喜勿入。

不要ky啊,谢谢了。
@罐罐装在罐子里
啊罐罐姑娘真是个好人!

题目:神秘的礼物。
出题人:神,不需要怜悯太太。
人物设定:
攻:被哈斯塔前任请来攻略哈斯塔的心理医生(副职业私家侦探伊莱。
受:假死逃跑的渣男医生哈斯塔。已有九任(前)男友。
性格:
伊莱:假温柔假圣母伊↓
哈斯塔:狂妄自大的中二病。

晋冀:

“assistant,攻略进度到哪儿了?”回到事务所,伊莱望着手中咖啡杯里冒出的袅袅白烟问道。
咔-,伊莱鼻梁上的眼镜组合起来,变化成了一颗闪烁着银光的小圆球。
它说道:“89.7%了,先生,据assistant预测,30小时45分钟...

 群里的活动。人物ooc不喜勿入。

不要ky啊,谢谢了。
@罐罐装在罐子里
啊罐罐姑娘真是个好人!

题目:神秘的礼物。
出题人:神,不需要怜悯太太。
人物设定:
攻:被哈斯塔前任请来攻略哈斯塔的心理医生(副职业私家侦探伊莱。
受:假死逃跑的渣男医生哈斯塔。已有九任(前)男友。
性格:
伊莱:假温柔假圣母伊↓
哈斯塔:狂妄自大的中二病。

晋冀:

“assistant,攻略进度到哪儿了?”回到事务所,伊莱望着手中咖啡杯里冒出的袅袅白烟问道。
咔-,伊莱鼻梁上的眼镜组合起来,变化成了一颗闪烁着银光的小圆球。
它说道:“89.7%了,先生,据assistant预测,30小时45分钟之后,哈斯塔先生就会开始向您执行神秘礼物方案了。”
assistant一边在伊莱面前投影出了哈斯塔近期的心理波动,一边回到。
“哼……,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啊assistant,你说…我们要怎样才能结束他这段狂妄自我的感情呢?
“根据哈斯塔先生的行为模式,可采用备选方案一号。此套方案成功率为83.5%。需要采用这套方案吗?先生?”
“备选方案一啊…assistant,你说,方案三和方案一融合起来…会怎样?”
“…叮,先生,方案融合后成功率为98.6%但此方案危险度为99.4%。assistant并不赞同您采用此套方案。”
“哈哈哈,不会有事的assistant。而且assistant不觉得这个方案粉嫩嫩的,充满了少女心吗?”伊莱哈哈大笑道。
   assistant轻轻地在伊莱头上碰了下,似乎在表达它的意愿。
“并不会,先生。请容assistant再复述一遍,此套方案危险率为99.4%。极有可能造成先生当场死亡。而且据assistant的观点,哈斯塔先生并不值得您做出如此的牺牲。先生,对assistant来讲,您的安全重过一切。assistant还请先生不要拿自己的安全当做游戏。”
“哈哈哈,还真是可爱啊,assistant。但是啊,assistant,人生,就是一场赌博。而现在…就是赌输赢的时候了。”
伊莱摸了摸漂浮在眼前的小圆球,安抚道。
小圆球不动了,它漂浮下来,乖乖的躺在了伊莱的手中。好半晌它才回道:“assistant不能阻止先生的行动,那便会为先生提供最好的服务,尽量避免先生当场死亡,提高先生的生存率。”
“哈哈,那我就先谢谢assistant啦!”
“ 不用谢,先生。assistant始终为您服务。”
   assistant飞到了桌子上。变成了眼镜的形态,为它主人的生命做后勤保障去了。

罐罐:

  刻意的寻找总和不经意的相遇碰上。
“哈斯塔——!”伊莱冲着隔路的哈斯塔喊。
  哈斯塔此刻正愣着神。很讽刺地讲,他看起来像个忧郁的诗人,但有的诗人只会作无用,昏靡的诗句。
哈斯塔被伊莱吓了一跳。“喂,你干什么!”他恼怒地吼道。
  伊莱轻轻穿过马路,来到哈斯塔旁边。他像小女生说悄悄话一样,贴在哈斯塔耳朵上说“我想和你结婚。”
  此时伊莱的眼镜不易察觉地动了一下。
“和我结婚?你应该跪下像我求婚,应该这样问我,这是我赐予你的,懂吗?”哈斯塔没有看伊莱。
“是是是,我的亲爱的,尊贵的哈斯塔。”伊莱又贴了贴哈斯塔。“我们去买戒指。”
  奢侈的金银店总有一股味道。哈斯塔不知道是什么味,来过太多次,习惯了。
  售货员微笑着接待了两位同性的客人。
 
伊莱专心致志地挑选着。

“哈斯塔,你看这个!”伊莱指着一个戒指对哈斯塔说。
戒指在光的打照下铺上了一层光。钻石不大,周围镶着一圈银质花环,圣洁,透明,像得到了月神的祝福。
“都可以,配的上我就行。”哈斯塔不耐烦起来。
“好,我们就要这个。”
  当哈斯塔提出要去多撒尼大桥求婚时,伊莱的眼镜又有了反应。
伊莱摘了眼镜,挂在了胸前。露出了平时不太明显的刺青来。他单膝跪地,将戒指盒打开。戒指前面是黄昏,黄昏也像配合一样,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不肯褪去。
“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伊莱看着面前的人,好似注视着他所信仰的神明一般。他如此虔诚的说。“我会,我可以,我能,照顾你爱你一辈子,即使我的一辈子可能不是你的一辈子。”
  哈斯塔迟疑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答应,他想接过戒指,想成为伊莱的妻子。
“他不配,他是可恶的,恶心。”另一个念头冒出来。
“呵呵,可以。”
  伊莱震惊哈斯塔的回答。
  但下一刻,哈斯塔弯腰,跳了下去。
  哈斯塔认为,自己至少有那么一刻,真正成为了伊莱的妻子,伊莱的唯一。

坠落过程中,他想。

晋冀:

   但紧接着他的思想便又坚定了起来,‘我不会成为任何男人的妻子的,绝对不会!谁知道他在结婚后会变成什么德行呢?也许他所表现出的这一切,都只是伪装。我又何必付出真心呢?’
他翻了个身。向河下游游去。
“哈斯塔!!!”他突然听到了一声饱含悲戚与绝望的叫喊。那喊声似是杜鹃啼血,又似是失去恋人的野兽,只是听着就恍惚感受到了他的世界都因此被人打碎了一般。
   让人心生震颤。
   那喊声穿过层层水波,传到哈斯塔耳中。
   虽然都有些失真了,但哈斯塔还是听了出了,那是伊莱的声音。
  
他忍不住抬头向上望去。

‘他这是…怎么了?’还没等哈斯塔细想,头上一个黑影便急速坠落下来。
‘这是?伊莱?!不好!’哈斯塔脸色一变,急忙调整自己的姿势,装成半昏迷的样子。他刚调整好自己的姿势。便看见那个黑影越来越大,逐渐靠近他。
随着黑影越来越近。 哈斯塔也看清了伊莱现在的模样,可以说是形容狼狈了。
   脸红脖子粗的,嘴唇都被咬烂了,还在往外冒着血。眼睛里也全都是红血丝。
   挂在胸前的眼镜也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去。
   甚至还因为情绪波动过大,脸上的表情更是惨不忍睹,似喜似悲,神情扭曲。
   整个人就像是刚从神经病院里逃出来的疯子一样。
“哈斯塔!”伊莱喊道,嘴里冒出一大串气泡。
   他本想对哈斯塔笑笑,却因脸上不断抽动的面部肌肉,笑的不尽人意。反而使得他的表情更加可怖了些。
   终于,他一把抱住了正在假装半昏迷的哈斯塔。并吻住了他,朝他口中吹气。

‘别怕,我带你上去。’

   伊莱握住哈斯塔的手,写到。
   哈斯塔依旧是半睁着眼,像是毫不知情的样子,他只是看着伊莱面上的表情。默默不语,动也不动。

伊莱咬紧牙关,抱着哈斯塔向上方游去。

罐罐:

  哈斯塔认为这一幕荒唐得不像样。假如真被他捞上去,该怎么处理呢?答应他,然后和他结婚?听起来是很浪漫,但这样,太别扭,太平淡,太索然无味了。他越想越气愤,为什么,伊莱会来救他,愚蠢至极!
  伊莱不紧不松地捞着哈斯塔。他在等,他就不信了哈斯塔不挣扎。海底的泡沫就像要映出伊莱内心真正的想法,不断翻滚涌动,遮住他炽热的目光。

能看见光了。仅仅是看见。

  哈斯塔开始慌了。天呐,这是个疯子,竟然会跳下来!他第一次失策了,有史以来。不行,这不可以,他 ,他是哈斯塔,他不可以输。这样愚蠢的失误!哈斯塔开始剧烈地扭动身躯,要死,叫伊莱克拉克去死,他要救我?我不需要救,我精神有问题,哈,你们该怎么定义,就怎么定义吧。我不在乎,或许和新男友殉情也是个不错的新闻,假设他死了,我还可以在找一个。对,就这样,没问题的。
  伊莱想到这一步。“我的亲爱的,你不能死。”声音无比黏腻,油润。“我的亲爱的,你是我的一切。”朗诵高昂激烈的情诗。“我可以为你,为你献上我的一切。”他在水中,可声音不减尾调。“哈斯塔,即便你要我的生命,我也愿意,拜托活着!”简直令人呕吐的告白。
  可哈斯塔不就是这种生物吗?他本能地停止了挣扎。 他犹豫了。自己真的对伊莱这么重吗?明明是伊莱被骗了,明明。
  哈斯塔才是真正的蠢蛋。他还真以为伊莱没有逢场作戏。
  那是我的剧本。哈斯塔愤怒且无奈的想。快到水面了。将头完全探出来的感觉真不错,大口呼吸,难道要把甜腥的空气吸完吗?
“我的亲爱的,你希望我死,奥没关系,为了你我可以去死。”又是黏腻腻的语气。伊莱猛一托哈斯塔,借反作用力沉进水底。

“我的亲爱的……没……没关系……”
 
哈斯塔拽着岸边的草。“伊莱克拉克!”他惊叫起来,他是死活没想到这一幕。
  伊莱继续下沉。他的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河流包裹着他的身体。他没有一点慌张的神情 而和哈斯塔相比,哈斯塔的表情才像溺水者。

晋冀:

   哈斯塔脸色变得又迷茫无助,他眼神放空,想到了他和伊莱相处的日子里的一点一滴。
   虽然,他经历过九任男友(前)。那些男友中也不乏炽热的感情,甚至要比伊莱更强烈、更热情、似火焰一般灼热,又像是饮了一杯烈酒般迷幻。
   但哈斯塔却说火焰会烧伤他的皮肤,焚尽他的五脏。
   而烈酒就像他曾经错饮过的一杯波兰精馏伏特加一般。
   而伊莱却不同,他给予哈斯塔的爱,美的就像是故乡的哈利湖一般,--静谧、又温柔、深蓝色的湖面上闪烁着粼粼的波光,一眼望下去甚至能看见在水里面游曳的鱼儿。
   因为那里美丽的风景总是吸引着他心神,所以他常常到那里去读书,而那曾是他童年时代最为快乐的时光。
   那里的一草一木他都了然于胸,美丽而静谧的哈利湖也成为了他唯一的倾诉伙伴。
   就连哈利这个名字也是他起给记忆里的那座湖的,伙伴的名字。
   但是后来……湖面不再清洁,静谧已然不复。
   它被人毁掉了。
   而现如今,伊莱也要像那座湖一样走向同样的命运吗?
   哈斯塔突然感受到了莫大的恐惧,与悲哀。而这种强烈地恐惧感是他非常熟悉的,只存在于儿时记忆里的真实恐惧。
   他无助的瞪大眼睛,想要看清这世界。
   但他却突然发现眼前的世界变得黑白、斑驳、而又破旧,仿佛充满了狂乱的影子,又仿佛黑暗森林里鬼鸮诡怪的嚎叫一般。
‘ 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明明已经…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无力抗争的小孩子了啊!!!’
‘哈啊…哈啊…哈……’他剧烈的喘息了起来,神色痛苦。
‘不行,不能这样!我得冷静下来!!’
   哈斯塔深呼了一口气。

‘我必须要做点儿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到底是为什么?!伊莱…对!伊莱!!一定是他!!!我得把他救上来,才能问清楚…为什么这个世界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先生,assistant提醒您,攻略进度已达99.3%。”

水面之下

伊莱听到了,来自他可爱的小管家,assistant的声音。
他嘴角上扬,终于,欣慰的,昏了过去。

昏迷的前一刻,他想:

‘啊——啊—,属于你的戏码终于结束了,可我亲爱的哈斯塔大人啊…属于我的剧本才刚刚上演呢,哈…你可要撑住了,不要让我失望呀~我亲爱的~高贵的~哈斯塔大人~。

晋冀

“ 上主, 我们的天主, 求祢恩赐我们在平安中, 在快乐中度过这一天, 不要让我们遭受创伤, 不要让我们沾染罪污。 让我们克服一切烦恼的困扰, 并远离罪恶的诱惑, 能使我们今晚欢欣的向祢讴歌赞颂……上主, 我们的天主, 祢是照顾万物的慈父, 愿祢永远受赞美。阿们。”
   晨祷过后,伊莱慢慢地踱着步子,朝告解厅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哈斯塔应该醒过来了吧?还好昨天没有由他胡闹…说起来,今天那位夫人会不会来呢?’
   伊莱抬起手来,揉了揉额头。
‘唉,算算日子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啊…是时候给他些甜头尝尝了,不然又要发疯。’
   他正了正神色,把手...

“ 上主, 我们的天主, 求祢恩赐我们在平安中, 在快乐中度过这一天, 不要让我们遭受创伤, 不要让我们沾染罪污。 让我们克服一切烦恼的困扰, 并远离罪恶的诱惑, 能使我们今晚欢欣的向祢讴歌赞颂……上主, 我们的天主, 祢是照顾万物的慈父, 愿祢永远受赞美。阿们。”
   晨祷过后,伊莱慢慢地踱着步子,朝告解厅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哈斯塔应该醒过来了吧?还好昨天没有由他胡闹…说起来,今天那位夫人会不会来呢?’
   伊莱抬起手来,揉了揉额头。
‘唉,算算日子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啊…是时候给他些甜头尝尝了,不然又要发疯。’
   他正了正神色,把手放了下来。
‘唉,为什么时间不能再过慢一点儿呢?’
   伊莱打开告解厅的门,走了进去。
   

禾芒川

点梗庆贺系列栏目-预告倒计时(3)


魔男(?)哈斯塔领养了伊莱,然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因为说好了是魔男,

就不会是全知全能的神明了。

因此接下来是【某一段写好了但是不会发生的故事】


哈斯塔自短暂的浅眠中醒来。

他首先发现的是,那位一直伴随自己左右的先知消失了踪迹。

这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有的时候睡过了头,再次将目光投向人世时就会发现原本忠心耿耿的仆从已然化为尘土,甚至世事都已经几经变换。


但接下来,他发现星盘只是移过了一瞬。

他这次的浅眠只有半天。

那么,小先知跑到哪里去了呢?

"伊莱?"

他用低沉的声音唤了那个孩...

点梗庆贺系列栏目-预告倒计时(3)


魔男(?)哈斯塔领养了伊莱,然后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因为说好了是魔男,

就不会是全知全能的神明了。

因此接下来是【某一段写好了但是不会发生的故事】


哈斯塔自短暂的浅眠中醒来。

他首先发现的是,那位一直伴随自己左右的先知消失了踪迹。

这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有的时候睡过了头,再次将目光投向人世时就会发现原本忠心耿耿的仆从已然化为尘土,甚至世事都已经几经变换。


但接下来,他发现星盘只是移过了一瞬。

他这次的浅眠只有半天。

那么,小先知跑到哪里去了呢?

"伊莱?"

他用低沉的声音唤了那个孩子的名字。

没有回应。

他于是自神座上起身,走下圣坛。






然后。

CP向基本无差。

真的要开车的话会分开来搞的。

禾芒川

校园AU第二弹
CP向:黄占/占黄无差
一句话说明情况:
表白需要明确主谓宾,不可搞艺术。

另外,传言永远是学院时光中极为令人困惑的回忆。
因为有的时候,连互传流言蜚语的人都不确定这流言是如何出来的。
甚至当事人对此一无所知。

校园AU第二弹
CP向:黄占/占黄无差
一句话说明情况:
表白需要明确主谓宾,不可搞艺术。



另外,传言永远是学院时光中极为令人困惑的回忆。
因为有的时候,连互传流言蜚语的人都不确定这流言是如何出来的。
甚至当事人对此一无所知。

晴空鸟Ala

占黄的身份逆转

是新神伊莱与旧神哈斯塔🦉👼


灵感是狮子王里举高高的那一幕(‾◡◝)☆

占黄的身份逆转

是新神伊莱与旧神哈斯塔🦉👼


灵感是狮子王里举高高的那一幕(‾◡◝)☆

光着吃
啊!我可以!(੭ु ›ω‹ )...

啊!我可以!(੭ु ›ω‹ )੭ु⁾⁾♡
喜欢的小伙伴点一下关注呀~

啊!我可以!(੭ु ›ω‹ )੭ु⁾⁾♡
喜欢的小伙伴点一下关注呀~

禾芒川

看了一眼赛季的记忆之旅。
哈哈哈,都是些什么鬼啊。
被公主抱零次的小公主。

我一点都不伤心,毕竟我一般都用先知,佛系的公主抱杰克一般也不会抱这个男性角色。
但是为什么会是零次…………
我明明记得有遇到过魔系的公主抱杰克的啊。

这么和友人说的时候,他回答:是不是你一被打倒就投降了的那次啊。

哦。对哦。(●—●)
……哈斯塔什么时候出特殊抱人动作!我一定攒碎片换。

P5.是日常吸哈斯塔大人的我。
嗯。
我总觉得哈斯塔走路是会扭腰的,
虽然杰克的腿和臀我也可以,
但是不会明目张胆的盯。
而且杰克雾隐以后我也瞧不见。

看了一眼赛季的记忆之旅。
哈哈哈,都是些什么鬼啊。
被公主抱零次的小公主。

我一点都不伤心,毕竟我一般都用先知,佛系的公主抱杰克一般也不会抱这个男性角色。
但是为什么会是零次…………
我明明记得有遇到过魔系的公主抱杰克的啊。

这么和友人说的时候,他回答:是不是你一被打倒就投降了的那次啊。

哦。对哦。(●—●)
……哈斯塔什么时候出特殊抱人动作!我一定攒碎片换。

P5.是日常吸哈斯塔大人的我。
嗯。
我总觉得哈斯塔走路是会扭腰的,
虽然杰克的腿和臀我也可以,
但是不会明目张胆的盯。
而且杰克雾隐以后我也瞧不见。

禾芒川
喝多了总归会有些危险发言 为了...

喝多了总归会有些危险发言

为了避雷把tag打成双向的。
我记得我以前就特别喜欢吃互攻的。
_(:з」∠)_

我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想些奇怪的东西。
虽然平时想的东西已经够奇怪的了。
比方说。
日哭杰克之类的。
(●—●)

然后
突然不想打排位了,于是就不打了。

喝多了总归会有些危险发言

为了避雷把tag打成双向的。
我记得我以前就特别喜欢吃互攻的。
_(:з」∠)_

我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想些奇怪的东西。
虽然平时想的东西已经够奇怪的了。
比方说。
日哭杰克之类的。
(●—●)

然后
突然不想打排位了,于是就不打了。

自产自销

佣兵/入殓师:原来这一整局的心跳原因是你啊


一个脑洞


我也想要黄衣跟宠

佣兵/入殓师:原来这一整局的心跳原因是你啊


一个脑洞


我也想要黄衣跟宠

抽不到莲莲不改名

p1  p2  立体字

p3  p4  是新画的伊莱

话说有期待的嘛

我第一次画水粉(伊莱脸上辣个)

感觉有点毁哎

p1  p2  立体字




p3  p4  是新画的伊莱

话说有期待的嘛

我第一次画水粉(伊莱脸上辣个)

感觉有点毁哎

抽不到莲莲不改名

和朋友练习躲雾刃快乐截图

哈斯塔:杰克你死定了(深渊凝视)(一刀斩警告)

看戏ing🌚

和朋友练习躲雾刃快乐截图

哈斯塔:杰克你死定了(深渊凝视)(一刀斩警告)

看戏ing🌚

乐盘游

魔鬼改图,,,原图找不着了,是一对百合来着。(/ω\*)然后脑洞大开画了两个cp,第一张裘前好认,第二个注意细节咳咳咳(。ゝω・)b゙

魔鬼改图,,,原图找不着了,是一对百合来着。(/ω\*)然后脑洞大开画了两个cp,第一张裘前好认,第二个注意细节咳咳咳(。ゝω・)b゙

顾·没有奶茶会死·念

占黄,算是六一贺文,一点肉渣,我写的真心不好,尤其是到后面,帮我妈打了局游戏后简直,emmm飞上天了,就大约ooc严重,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链接什么的走评论吧,毕竟不会lofter这个应用

然后是小剧场

佣:……我看见了什么

医:怎么了奈布,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佣:不用了不用了!

空:艾米丽你说这俩的本子好不好卖啊

医:肯定的

黄:……

先:吾主。

黄:呵,信徒。

占黄,算是六一贺文,一点肉渣,我写的真心不好,尤其是到后面,帮我妈打了局游戏后简直,emmm飞上天了,就大约ooc严重,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链接什么的走评论吧,毕竟不会lofter这个应用

然后是小剧场

佣:……我看见了什么

医:怎么了奈布,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佣:不用了不用了!

空:艾米丽你说这俩的本子好不好卖啊

医:肯定的

黄:……

先:吾主。

黄:呵,信徒。

夏甜想吃克利切🍰伊索🍓和伞伞🍮
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懦弱地去爱...

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懦弱地去爱。

是占黄,注意避雷

温柔的人为爱鼓足勇气向前冲的样子总是很可爱不是吗

(不是所以这是你让伊莱上去亲空气的理由???(被打)

嗯,正经不起来😂

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懦弱地去爱。

是占黄,注意避雷

温柔的人为爱鼓足勇气向前冲的样子总是很可爱不是吗

(不是所以这是你让伊莱上去亲空气的理由???(被打)

嗯,正经不起来😂

Ann君要加油

【占黄】小黄衣超级可爱!!!(˶‾᷄⁻̫‾᷅˵)

【占黄】小黄衣超级可爱!!!(˶‾᷄⁻̫‾᷅˵)

TKOP

一个为了自身爱情去“逆转”未来的人

想想会有些可怕

蝴蝶效应,究竟会导致怎样的未来呢

这就是先知的可怕之处吧?

失去了自己的能力,恐慌和不安会不会将他改变?

爱情是盲目的,但人性也是自私的

一个为了自身爱情去“逆转”未来的人

想想会有些可怕

蝴蝶效应,究竟会导致怎样的未来呢

这就是先知的可怕之处吧?

失去了自己的能力,恐慌和不安会不会将他改变?

爱情是盲目的,但人性也是自私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