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与夜之恋

3728.5万浏览    41607参与
松木

『热带的雨林张开翅膀,而我依然在你身边。』


“未婚妻。”


“我在。”


“你知道吗?今天南美有一只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


“所以两周后得克萨斯州会有一场龙卷风?”


“所以我更爱你了。”

『热带的雨林张开翅膀,而我依然在你身边。』


“未婚妻。”


“我在。”


“你知道吗?今天南美有一只蝴蝶扇动了几下翅膀。”


“所以两周后得克萨斯州会有一场龙卷风?”


“所以我更爱你了。”

小烤鱼🍬

穿越到乙女游戏怎么办?

本文灵感来源于@礼礼的狐狸玩偶yi这位太太,可能会与这位太太有一点点雷同,请各位小可爱谨慎食用。

清晨你被你的手机铃声所吵醒,你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思思,可你并不认识一个名叫思思的人,而你又观察了这个房间,发现这并不是你的房间。

你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你接了那个名叫思思给你打来的电话。

“喂,宝贝你起床没?这可是你入万甄的第一天,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呀!别忘了你说过如果你进了万甄你要请我吃饭的”

“啊?万甄?”

“宝贝你睡糊涂了呀?今天是你入职万甄的第一天,我的姑奶奶呀,你不会还没起床吧?”

“我当然起床了,先不跟你说了拜拜”

没错你穿越了,这种不科学的穿越事件发生到了你的身...

本文灵感来源于@礼礼的狐狸玩偶yi这位太太,可能会与这位太太有一点点雷同,请各位小可爱谨慎食用。

清晨你被你的手机铃声所吵醒,你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是思思,可你并不认识一个名叫思思的人,而你又观察了这个房间,发现这并不是你的房间。

你惊慌失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你接了那个名叫思思给你打来的电话。

“喂,宝贝你起床没?这可是你入万甄的第一天,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呀!别忘了你说过如果你进了万甄你要请我吃饭的”

“啊?万甄?”

“宝贝你睡糊涂了呀?今天是你入职万甄的第一天,我的姑奶奶呀,你不会还没起床吧?”

“我当然起床了,先不跟你说了拜拜”

没错你穿越了,这种不科学的穿越事件发生到了你的身上,但没办,你为了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生存下去,还是去入职了万甄。

你换完衣服洗漱后准备去万甄,可你出了门根本不知到万甄到底在哪里,你便随手拦了个出租车去万甄。

你刚到万甄就遇见了陆沉,许多员工都像他打了招呼。

你觉的自己这个小员工见了领导不打招呼,这个行为不太好,还是像陆沉扭扭捏捏地问了声好。(不要问为什么是扭扭捏捏,因为你见到陆沉害羞,不好意)

“陆,陆总好”

“嗯,你好。你就是万甄新来的那个设计师吧,我很看好你。”

“真的吗?谢谢陆总”你的眼睛意外对上了陆沉的眼睛,他眼里尽是温柔。

你走出电梯后心想,没想到陆总这么温柔,我的天,开门红呀!

你是在A组报道,没错你和女主在同一组。这下你抱女主大腿方便了许多。

郑琳姐像A组其余员工介绍了你,就带去熟悉工作环境了。

你熟悉完工作环境后,就准备去茶水间泡杯咖啡好好工作了。

没想到刚好在茶水间遇见了女主,你和她打了个招呼,你又想到女主身边有男主还有她的好闺蜜就掉下了眼泪。

女主连忙安慰你问到“你怎么哭了?不要哭,多笑笑好不好?你来万甄才第一天为什么哭了?是不是想家人了?”

你点了点头“我想妈妈了,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你未穿越钱还在国外留学,已经一年没有见到你的家人了。

你和女主在茶水间聊了多心里话,齐司礼路过茶水间门口就听见两个女孩喋喋不休的聊天声。

两位女孩丝毫不知到他们的上司在门口仍然还在聊天。

“你们是来工作的还是来摸鱼的?如果下次在被我抓到就给我滚出万甄”

“知道了,齐总监,下次不会了。”你卑微的低下头。

“你就是新来的那个?你今天新入职是很闲吗?既然你那么闲就给我设计一款复古的戒指,给你一周时间。”

“明白了齐总监。”

你低着头离开了茶水间,回到工位上觉得这就是苦逼卑微打工人配角的命吧!女主齐司礼都没说些什么,毕竟女主是拥有主角光环的人齐司礼怎么会舍得女主被处罚呢。

“抱歉呀,今天害你被齐总监处罚了抱歉”女主眼眶红红的,似乎都你被处罚罚很自责。

你看着女主眼眶红红的你赶忙去安慰她“你别哭呀!这不是你的错,哭成小花猫就不好看了”

你给了女主一颗水蜜桃味的果糖,很符合她的气质。

你也成功的抱上了女主大腿,成为了好朋友。

下班后,不出意外的,萧逸又在等女主,你和女主道别后萧逸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你一眼。

回到家后你觉得光抱女主大腿怎么行?还得抱紧男主的大腿。

于是你给女主发了一条消息:“哇!宝贝你竟然认识萧逸,我是他的粉丝呀!”

“真的吗?你居然是萧逸粉丝,这周末萧逸有场比赛你来吗?【星星眼】”

“要要要,我当然要来【开心】”

“嗯嗯,晚安啦”

                              周末

你和女主看萧逸比赛看的热血沸腾,都拿着小旗子为萧逸加油。

比赛结束后萧逸朝你们走了过来。

“这就是你那朋友?长得挺漂亮的,晚上有空吗?想请这位美丽的小姐吃个晚饭。”

“可以可以”你点头如捣蒜。

一起吃完晚饭后已经9点多了,这时候光启市已经没有公交车了。

萧逸准备送你和女主回家但是你拒绝了萧逸的好意。

毕竟萧逸的大腿和女主的大腿都抱了,这时候萧逸要送女主回家自己去凑什么热闹。男主女主甜甜蜜蜜自己这个电灯泡凑过去岂不是很尴尬。


这里离家的位置不怎么远你就想着走路回家,可你发现你平时回家走的一条大路居然正在维修中,你只好走那条小路。

你走进巷子里听见后面有一阵脚步声,你感到害怕就加快了脚步,没想到后面那人也加快了脚步,这事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你又想起了恐怖片的情节,下雨天发生的那些凶杀案感到害怕就跑了起来,看见前方又一家咖啡店你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你进了咖啡厅身后又进来了一个男人,你害怕的回过头,没想到是陆沉。(这里借用了女主和陆沉第一次见面的大概情节,要喷的话还请大家轻点喷)

“陆,陆总?您怎么在这里?”

“嘘,外面的人还没走”

陆沉把他的大衣脱了下来,“先穿上,感冒了可不好。”

“不用了陆总,没事的”

“小花猫这么倔强可不好,叫我陆沉就好”陆沉笑眯眯地看着你。

你当时就不开心了,毕竟小花猫这种可爱的词你并不喜欢。“我才不是小花猫”你撅着嘴巴看着陆沉。

“好好好,你不是小花猫行了吧?快把衣服穿上以免着凉”

你穿上了陆沉给你的衣服。

“现在这么晚了,你一女孩子也不安全要不我送你吧”

你当时也想着自己回去确实不安全,既然他都说了还是答应吧。

“嗯嗯,谢谢你”

“不用客气”他笑着抚摸你的头。



“到了,你该下车了”陆沉望着正在发呆的你。

“陆沉这件衣服我洗干净下次还你,谢谢你了”

“你一直在说谢谢我,你怎么不拿实际行动来谢我呢”

“要不我加你个联系方式吧!下次请你吃饭”你用你那双美丽的眼睛望着陆沉。

“嗯,好了小花猫你快回去休息吧”陆沉敲了敲你的小脑袋。

陆沉望着你蹦蹦跳跳回家的背影说到“还挺可爱”

说完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无薏姝铭

我只想要陆沉的限定而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限定都抽不到呜呜呜呜

(而且每次他的卡池必出金,但就不是他!)

(╯°Д°)╯︵┻━┻

气疯了

(虽然这两张也一直想要来着)

我只想要陆沉的限定而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限定都抽不到呜呜呜呜

(而且每次他的卡池必出金,但就不是他!)

(╯°Д°)╯︵┻━┻

气疯了

(虽然这两张也一直想要来着)

小泉燐音向前冲

我去,我不发查理苏的疯,我发谁的疯……

[图片]

[图片]


我去,我不发查理苏的疯,我发谁的疯……


快乐狗勾
哟~你脸红啦~🤤 我的未婚夫...

哟~你脸红啦~🤤


我的未婚夫怎会如此可爱🥺💕

(图来自weibo 阿阿柴ACHAI截修 感恩菩萨

哟~你脸红啦~🤤


我的未婚夫怎会如此可爱🥺💕

(图来自weibo 阿阿柴ACHAI截修 感恩菩萨

樱桃方方

谁发大水 我不说

救命啊这也太18+了吧我可以鸡叫好久啊啊啊啊

领带手铐而且图一有两个皮带🥵另一个皮带是干什么的不用我说了吧

我开始还以为是他绑我,原来是我绑他🥵椅子后面还有摄像机

救命救命救命🥵🥵🥵

谁发大水 我不说

救命啊这也太18+了吧我可以鸡叫好久啊啊啊啊

领带手铐而且图一有两个皮带🥵另一个皮带是干什么的不用我说了吧

我开始还以为是他绑我,原来是我绑他🥵椅子后面还有摄像机

救命救命救命🥵🥵🥵

Carolinlin

今天所有光夜人的愿望都是一样的,马上开池。

今天所有光夜人的愿望都是一样的,马上开池。

庭翡

求个门牌号

有没有光夜姐妹有那种……适合大家发烧又讨论涩涩的群……要是有给个门牌号,要是没有我自己建一个(σ′▽‵)′▽‵)σ大家一起发烧

有没有光夜姐妹有那种……适合大家发烧又讨论涩涩的群……要是有给个门牌号,要是没有我自己建一个(σ′▽‵)′▽‵)σ大家一起发烧

骨鸟

这次的新图请跟我这样看:


我们先看二段后看一段

这次的新图请跟我这样看:


我们先看二段后看一段

TRiiiiiii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嘿嘿…………诶嘿嘿…………诶嘿~嘿……流口水 …………诶嘿嘿嘿嘿…………mua~mua~mua~mua~mua

陆沉超市我

齐司礼超市我

夏鸣星超市我

查理苏超市我

萧逸超市我

五个一起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嘿嘿…………诶嘿嘿…………诶嘿~嘿……流口水 …………诶嘿嘿嘿嘿…………mua~mua~mua~mua~mua

陆沉超市我

齐司礼超市我

夏鸣星超市我

查理苏超市我

萧逸超市我

五个一起上↑啊啊啊啊♥👽👽👽👽👽👽👽👽👽👽👽👽👽👽👽👽👽👽👽👽👽

躺在11的怀里逗66和77
老娘哭滴真美呜呜呜呜🤤🤤?...

老娘哭滴真美呜呜呜呜🤤🤤🤤

老娘哭滴真美呜呜呜呜🤤🤤🤤

Sariel

啊啊啊啊啊我昨天晚上看到这图以后到现在嘴角都没下来过,未婚夫太纯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我昨天晚上看到这图以后到现在嘴角都没下来过,未婚夫太纯情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眯一会

!!Daddy!!!还有摄像头!!陆沉你太会了!!

!!Daddy!!!还有摄像头!!陆沉你太会了!!

绝望加载中

该说不说这就是18+到快乐

该说不说这就是18+到快乐

奥托单人推

恭喜齐司礼男德班毕业🤤

恭喜齐司礼男德班毕业🤤

顾沉歌

【齐司礼x你】“教学”

  新卡一点摸鱼,让我劈个叉😭👊


[图片]


  新卡一点摸鱼,让我劈个叉😭👊



may呀

早上醒来后亲他

*内含萧 齐 夏 查

*没有6是因为我被新卡帅晕了写不动了

*ooc在我,食用愉快


萧逸

冬天早晨真的很难起。


你朦朦胧胧半睁开眼,手边是一个软乎乎的大暖炉,萧逸显然还沉浸在什么稀稀疏疏的梦里,嘴角微微翘起,睫毛轻闪有要醒来的迹象。


你们缩在被子里,你喜欢这样偷看毫无防备的他。


伸出手,指腹游走过他的眉梢,继而是眼睛,最后留在偏粉的唇瓣上。


啵。

偷亲一口。


像是一个开关被按下,男人一边揉眼打哈欠,一边伸展四肢圈住你。他又果睡,捂了一夜身体烫的不行,隔着睡衣也让...

*内含萧 齐 夏 查

*没有6是因为我被新卡帅晕了写不动了

*ooc在我,食用愉快


萧逸

冬天早晨真的很难起。

 

你朦朦胧胧半睁开眼,手边是一个软乎乎的大暖炉,萧逸显然还沉浸在什么稀稀疏疏的梦里,嘴角微微翘起,睫毛轻闪有要醒来的迹象。

 

你们缩在被子里,你喜欢这样偷看毫无防备的他。

 

伸出手,指腹游走过他的眉梢,继而是眼睛,最后留在偏粉的唇瓣上。

 

啵。

偷亲一口。

 

像是一个开关被按下,男人一边揉眼打哈欠,一边伸展四肢圈住你。他又果睡,捂了一夜身体烫的不行,隔着睡衣也让你觉得好暖。短促坏笑一声,然后把你的小脑袋搂到他胸口。

 

“新的一天,心脏又开始为你而跳动。”

 

咚、咚、咚。

 

你轻轻锤了一下萧逸的腰。

 

“你哪一刻是不在跳的?”

“我不管,就是为你跳的。”

 

门口看戏的大米突然喵一声蹿上来,从细小的缝里钻进去,黏到你和萧逸中间。呼噜舔你的鼻子。

 

“啧,怎么又来了。”

“对孩子要温柔点!”你戳了戳他的小臂。

 

萧逸不满地抱起大米,还未完全清醒的脸上浮现一丝郑重。

 

“我和你妈的休息时间,不许进来打扰,听见没?”

“萧逸!”你噗得笑个不停,“萧逸你居然骂人!”

反应过来的萧逸耳根泛起一丝绯红,开始“气急败坏”,挠你的痒。

“小坏蛋。”

 

是每天起床必经的打闹日常啦。

 

 

 

 

 齐司礼

每次还没睁眼齐司礼就能感觉身上一片阴影。

 

就算头一天晚上他板着脸告诉你睡觉要老实点,不要乱动,第二天总能发现自己被挤到床边且胸口上压了个笨鸟。

 

但有些人真的很口是心非诶。

 

明明嘴上嫌弃的不行,而但凡哪天你抱偏了离他好远,这只白毛狐狸还会偷偷把你挪过来靠住自己。

 

等你醒后再嘲笑你:“笨蛋,压得我快喘不上气了。”

 

而你今天难得在他之前先睁开眼。

 

嗯……好像又把他挤边上去了。

 

你像个树袋熊一样趴在他身上,齐司礼的睡衣好香,或许其实是他的体香?淡淡的,就和他这个人一样。

 

你悄悄伸出脑袋啵了他一口。

 

嘴里还喃喃有声:“怎么睡着了也这么帅啊,造物主真不公平。”

 

你并不知道,某个正在装睡的千年狐狸又又又泛红了耳朵。

 

 

 

 


夏鸣星

小夏真的很黏你诶。

 

就比如,刚睁眼,就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握了一夜。

 

他还挺喜欢说梦话,你刚撑起身子凑过去轻轻啵他一口,像是下意识般他又把脸贴近了些,另一只手搭上你的腰。

 

“姐姐,别丢下我。”

 

但分明是还在沉睡的样子。

 

昨天晚上因为忧虑他身体所以吵了一架,大狗狗双眼通红盯着你看,他说他没事,叫你不要生气。

 

你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男人眼眶还有些没褪去的粉红,微微发肿,你摸了摸他额前碎发。

 

没忍住,又亲了一口。

小夏的嘴很软。

 

是一阵被子挪动的声音,他终于被你三番四次的“打扰”弄醒,先是惊讶于脸上的潮湿温热,然后整个人突然向你扑来。

 

“我刚刚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我梦见你离开我了。”

 

他抱得很紧,暖烘烘的被子里,你们俩几乎没有一丝缝隙。

 

“我一直在呀。”

你攀上他的背轻轻拍住。

 

还是要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才行。

 

得再抱一会儿,他才会舍得放开你,先你一步起床去厨房忙活,等你出来的时候,热腾腾早餐已经在桌上摆好。

 

“姐姐,洗漱完就来吃饭吧。”

 

 

 

 

 

查理苏

一个是熬夜画了设计图。

一个是通宵做完大手术。

 

你和查理苏睡得七荤八素,你胳膊搭在他胸上,他小腿压在你脚上,要不是屋里暖气开得足,这被子盖的能把你俩活活冻醒。

 

吉叔九点先来敲了下门,没人理。

十二点又来,还是没人理。

 

但你朦朦胧胧中好像听见了,睡眼惺忪从床上爬起来。

 

查理苏昨晚洗完澡只围了个浴巾就匆匆趴着睡倒,你的起身也把被子带了起来,饱满的背部肌肉一览无余,看得你蠢蠢欲动。

 

啵。

嘬了他一口。

 

“早上好,未婚妻,现在几点了?”

查理苏揉了揉眼睛。

 

“你睡了七天七夜!我等的你好苦啊!”

“?”

 

他一脸懵盯着你看。

 

你大笑着钻到他怀里,抱着他的脸狂亲,男人的表情渐渐有些不对劲,身体也越来越热。

 

有反应了。

 

“查少,午餐已经备好了。”

门外突然再次传来吉叔的声音。

依旧没人理他。

 

“未婚妻,你在玩火。”

 

床上的身影逐渐缠绵在一起。

随便逛逛

我在想

为什么这个果酱弄倒在桌上🤔

大抵我的手上粘满果酱,然后抚着查少的脖子,从脖颈缓缓滑到胸膛😍

另外,食指和中指夹着他一面衬衫,大拇指有触碰着他的🐻,真的好涩涩哇哦

😘

我在想

为什么这个果酱弄倒在桌上🤔

大抵我的手上粘满果酱,然后抚着查少的脖子,从脖颈缓缓滑到胸膛😍

另外,食指和中指夹着他一面衬衫,大拇指有触碰着他的🐻,真的好涩涩哇哦

😘

随便逛逛

汤圆笑成这样再湿身让我第一次有种罪恶感。

就是这种最纯的笑容配上最美好的肉体

让人很难不心动😍


(我修改文字了,不知道是否能过审😢)

汤圆笑成这样再湿身让我第一次有种罪恶感。

就是这种最纯的笑容配上最美好的肉体

让人很难不心动😍



(我修改文字了,不知道是否能过审😢)

秦闲。

「樱桃酱」查理苏x你

“你是在想,把我当成樱桃酱一样吃掉吗?”


      查理苏这个人,嘴上功夫拉满,每次象征着性格转换键的白大褂一换下,面上的严肃和沉稳褪去,瞬间又跳脱回了那个你熟悉的Charlie.

      那个臭屁却又格外柔和的自恋天使。


      你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原本只是拗不过他在电话里的“撒娇”,心疼他前几天几台手术...

“你是在想,把我当成樱桃酱一样吃掉吗?”


      查理苏这个人,嘴上功夫拉满,每次象征着性格转换键的白大褂一换下,面上的严肃和沉稳褪去,瞬间又跳脱回了那个你熟悉的Charlie.

      那个臭屁却又格外柔和的自恋天使。


      你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原本只是拗不过他在电话里的“撒娇”,心疼他前几天几台手术连轴转,去医院找他的时候发现他躺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了过去,醒来之后望向你,眼睛里像是下过一场雨,而答应的一场寻常的约会。

      但他这个人,永远不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平淡。

      “surprise!”和镶着七彩会发光宝石的跑车相比,更显眼的大概是那个靠在车前手里拿着捧花的男人。

      你对此早有预料,在踏出万甄大楼的那一刹就已经从包里摸出个提前准备好的墨镜带上了。

      习以为常的从他手里接过花,又习以为常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开口:“怎么愣着?”

      反客为主。

      习惯在给你准备惊喜(吓)这件事上占据主导地位的他也难得怔愣,定定的看了你两秒,然后一抹发丝嘴角翘起,恢复了往常的表情。

      他从车前绕过,坐在了驾驶座上,下一秒毛茸茸的脑袋就搭在了你的颈窝。

      你侧过头偷看他,这样的视角很容易窥见他和你如出一辙的墨镜下,眼下漫起的红晕。

      “他好容易害羞。”你在心里偷笑了一声。


      “未婚妻,你心里有我。”

      “嗯嗯嗯。”你没反驳。

      “你果然对我心动了。”

      “嗯嗯嗯”

      “没有人可以拒绝我这样一个从发丝都完美的男人。”

      “嗯嗯嗯”你嗯完顺手替他理了理在你颈窝蹭乱的,东翘西歪的头发。

      然后果不其然听见他轻咳了一声,发动了汽车,侧头掩饰自己又爬上了红色的耳朵。


      “查理苏。”你抱紧了怀里的花。

      “嗯?”

      “你好可爱。”


      晚餐照例是他选的餐厅,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我查理苏都认可的店,没人会不满意。”

      “当然,比起我的手艺还差了那么点。”

你没反驳,毕竟他煮的泡面的确还不错。

      大概是作为设计师的习惯,你总在下意识的观察生活中的一切,花草树木,日月星河,还有眼前的人。

      查理苏这个人,不说话的时候真的能称得上一句艺术品

      你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的三围,然后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排

      而至于说话的时候嘛....说唱陶俑大家见过吗?


      一直到从餐厅出来,这都还只是一次寻常的约会

      查理苏例行送你到楼下,但没算到这几天长假刚开始,连夜出城的车挤满了街道。

而某人恰巧又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倒霉体质,每个路口都能恰到好处的遇见红灯,回家的时间被无限拉长。

      “未婚夫。”你在红灯间隙逗他,故意叫了这个称呼,而他也像你所想一般,迅速竖起了耳朵转了过来。

      “嗯?”身后的尾巴拍了拍地。

 

      “你真的好倒霉哦...”你故意夸张的叹了口气,等待他的反应。

      原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说些什么“你的错觉”“完美的男人浑身上下都是完美的”来找补,却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红灯变成绿灯的那一刹轻轻开口:


      “这有什么?”

      “反正我的未婚妻会给我开绿灯。”


      然后接下来的四个路口又被红灯堵住了。

      “......”

      “我自己走回去就行了,快到了。”你看他皱着眉头,一脸跟自己赌气的表情实在是有些好笑,忍不住开口,反正也就是两个转角的功夫,走不了几分钟。

      “那不行,答应你了的。”

      “一个合格的未婚夫决不食言。”

      “你这堵车的功夫都够我走回家四五趟了诶,我可是迫不及待的要把你送我的话放在花瓶里,然后再为它发上一条朋友圈。”


      查某瞬间被拿捏。

      只不过男人的坚持让他选择了把车停在路边,跟你一起走回去。

      月光衬着他的一头银发,你被风轻轻的推向他,两个影子越靠越近。

      他眼睛里带着笑意,看起来比月光还要柔和。


      “我比你高了这么多”他突然开口,刚凭空出现的粉红泡泡碎了一地。

      “.....”

      “听说这是最适合接吻的身高差。”


      女孩子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因为你不知道在哪个拐角就会遇见那么一二三四五六间甜品店。

      但女孩子晚上也不能和查理苏一起出门,因为你不知道在哪个拐角你们俩就会一起遇见那么一二三四五六间甜品店!!

      然后一jio跨进去。

 

      当你看到查理苏不断往旁边偷看的眼神的时候,你突然就明白了,这个单还真的得买了。

      “我怎么会想吃?”

      “我是看它们无人问津太过可怜。”

      “哎,怎么会有我这么心软的男人。”说得好像那个一个大跨步去夹小蛋糕的人不是他一样。

      不过,很可爱。

      看见查理苏满足的表情的时候,你的心突然鼓噪了起来。


      “未婚妻。”

      “嗯?”

      “你现在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好喜欢我。”


      于是最后,你一手提着蛋糕,一手牵着查理苏回了家,分明还没在一起,但这一切好像水到渠成。

      晚餐时喝的酒被月光发酵,氤氲了满室的热气,指尖上勾着的钥匙当啷作响,高跟鞋歪斜的扔在鞋柜旁。

      这个吻来的很突然,说不清缘由,全凭那股冲动,几乎是门一打开,吻便落了下来。

      说不清是谁先迈出的那一步,总归唇齿交缠的时候是两个人都在博弈,后背压在了玄关开关上,光亮挥散了黑暗,你们两个人的感情都再无处遁形。

      “未婚妻。”心动的时候,一个眼神的会拉丝。

      “嗯。”你的手搭在他的肩膀。

      “未婚妻。”他又叫了你一声。

      “嗯。”

      “未婚妻。”

      一个又一个的吻,一次又一次地拥抱,衬衣的扣子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蹭开了,以你挑剔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的完美身材就这么展露在了你的面前。


      指尖沿着肌理的弧度滑动,看着他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神情,你突然就想和他再近一些。

      于是你悄悄的凑在了他的耳边。

      “我承认你之前说的一句话。”

      “哪句?”

      “我们Charlie秀...色...可...餐”你拉长音调,另一只手上拿着刚买来的蛋糕,话音刚落就“挑衅”地咬了一口。

      果不其然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

      你主动迈近一步的时候,地位骤然对调,他像是只高攻低防的大狗狗,对你突如其来的逗弄束手无策。

      眼尾和耳畔都是红的,颇有些无措。


      你被逗笑了,尝到了“调戏”他的乐趣,把指尖粘上的果酱轻轻抹在他的颈侧,朝前迈近一步,靠在他的颈窝。

      然后如愿看着这个明明嘴炮技能点满,却格外纯情的人愣住了。

      “甜的。”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暴雨,肆意宣泄着这几日压抑着的情感,却半点挥不散室内躁动的空气,温度半点不减。


      “未婚妻。”面前的人突然低低地笑了一声,眼神粘连在你的身上,你能从中感受到他炽热的情感。

       他抬手按灭了玄关的顶光,只留下昏黄的落地灯。

       暧昧在黑暗里滋生。

       “嗯?”你感觉你的指尖被叼进了温热的口腔,粗粝的触感从指腹划过,激起了浑身的战栗。

       “下雨了,未婚妻。”

       “嗯,下雨了。”

       “你走不了了。”

       “我走不了了。”

       你们同时开口,又同时笑了起来。

       堂堂财阀继承人,怎么会被一场雨所困。

       能把他困在这里的,只有他在意的人。


       指尖的一阵刺痛唤回了你游离的神智,你听见他低低地开口

       “怎么办,现在发生的事,已经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了。”


       他攥住了你的手,搭在了被你抹上了樱桃酱的颈侧,埋下头在你耳畔轻轻啄吻着。


       “你是在想,把我当成樱桃酱一样吃掉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