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光之美少女

10.1万浏览    1248参与
代数式

猫和老鼠再现又来啦!这回是光之美少女版的《Mouse Cleaning》(1948)。主人是一哥23333333

猫和老鼠再现又来啦!这回是光之美少女版的《Mouse Cleaning》(1948)。主人是一哥23333333

颓日无常期

#なぎほの# 躁动的云雨(一)(二)

#是构思挺久的文 看心情更 xxj文笔 xjb写写 开心就行了 不确定he还是be 


(壹


十一月的空气干冷 雾气扭作一团 惹得一切都痉挛不止 像是一张曲折的脸 纠结的眉 垂落的眸 冬天是个眼神错乱的烘干机

落叶告谢树枝 秋日剥开她干瘪的躯壳 留下冬天赤裸裸的凉意 带着剑锋的疼痛 初生的冬日宛有少女的清澈 

渚不知道冬天是什么时候来的 正如不知道年末是如此轻易的踏进人间 

她...

#是构思挺久的文 看心情更 xxj文笔 xjb写写 开心就行了 不确定he还是be 





(壹


十一月的空气干冷 雾气扭作一团 惹得一切都痉挛不止 像是一张曲折的脸 纠结的眉 垂落的眸 冬天是个眼神错乱的烘干机

落叶告谢树枝 秋日剥开她干瘪的躯壳 留下冬天赤裸裸的凉意 带着剑锋的疼痛 初生的冬日宛有少女的清澈 

渚不知道冬天是什么时候来的 正如不知道年末是如此轻易的踏进人间 

她所在的房间在三楼 树枝向上攀爬 站在窗边看得一清二楚 她看了下房里的落地窗 巨大的玻璃帷幕将太阳下的一切生生剥离 

周围很吵闹 她还没有站在街道上 便提前预支了街道的嘈杂 周围都是女孩子吵吵嚷嚷 十一月闹出了六月的纷繁 夏天滚进了冬天的被窝 这是个充斥着憧憬 希望 夹杂着冬日的青灰色 翻滚着人间嘈杂的火炉 


“渚 你发什么呆呢”她听见有人叫她 

是志穗 莉奈和她站在一块 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 渚回过神望向她们 脸庞上透着白光 不是镁光灯下将人剥削的光 而是路灯上缀满的新鲜光亮 

她有一瞬的迟疑 不过只一会那迟疑便被房内的纷扰投掷于窗外 像是她传球时候那样的爽快准确 坠到窗外的干冷中 

她没有去在意那一瞬的怪异 


渚重新望向她们发笑的脸 她看见志穗脸上盛满了欢愉 望着她发笑 时不时和莉奈闲聊 她望着周围这一张张熟悉的脸

这是她度过三年朝夕相处的面孔 她意识到这个冬天所带来的是什么 满屋的光亮 重逢的喜悦在每个人眼中满溢 呼之欲出 


啊 对了 今年她25岁了 是她从初中毕业的第十年 


周围仍是喧嚣 渚看到女孩子们围成一堆讨论 十年的间隔并无法将女孩子们碾成散沙

“我觉得这个布置还是可以的 甜甜的很可爱 超有少女心”志穗指着一本册子和周围的女孩子们聊着“可是我觉得这个设计会不会太繁琐了 中间隔开点也能制造空间感不至于会场上看不清人”莉奈扭着眉望向她 其余几个女孩子时不时搭腔表达自己的看法 对于此 女孩子们的眼里都是一阵阵的兴奋 

“渚 你怎么看”莉奈抬头问凑过来围观的渚 

此时女孩子们目光的焦点都落在她身上 她感觉自己活像个被生煎的太阳

“诶?什么?装饰嘛 问我啊 我实在是对这方面不清楚啊 要是能有巧克力就好了 啊桌上摆点巧克力蛋糕也行啊”她说着摸了摸后脑勺 扯着嘴发笑 像是个未面世事的孩子 成鸟撞树 脸上的青紫色看起来带着点雏鸟的青涩 

“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子们听到了笑作一团 

她愣了愣 随后自己也笑起来 “就别拿我打趣了 话说你们看这个干嘛啊”渚的眼神带着疑惑 

“渚你还真是迟钝诶 当然是提前看哪种装饰看起来好看啊”志穗一脸嫌弃望向她

“不过渚还真是没变一点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对巧克力这么痴迷”莉奈笑了笑 

渚苦笑一下然后故作正经“怎么能这么说 无论过了多少年喜欢的东西当然还是喜欢啊”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到底为什么要看装饰品啊”渚一脸灿烂地发问 脸上涂满了无辜的笑容 她眼中有着不容置疑的清澈 

迎来的是女孩子们一脸无语的表情 很显然 这个冬天 也有着不容置疑的萧索 

“我说啊你真是没救了诶 我们看装饰当然是为了……”

“大家都到了啊”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志穗 所有人望向发言的女孩 她眼里的笑意在打转

渚望了望钟 正是九点整 是她中学无数次迟到未遂安全上垒的时间 无一缺漏的报道时间 九点钟的上课铃夹杂着斜后方她的笑声 她记得下课时她跑到座位旁询问 帮自己理好碎发又或者整好领结 渚记得这种温柔 是无数个瞬间的阳光扑朔倾倒而下 是她用眼底的湖水望着自己的刹那


“我来迟了 抱歉”她笑着说着

这是渚比起上课铃更熟悉的声音


“啊啊啊主人公登场 渚你再迟钝一点雪城同学都会忍不住打你的”志穗将女孩拉过 然后直直地望着渚 眼神不满 渚干笑几声 努力掩饰内心的尴尬 她憋的满脸通红 但仍是抿着嘴故作镇定 

她不擅长说谎 所以她掩饰不了欣喜 自己的任何反应都会被她面前的女孩尽收眼底 渚脸上的表情好看极了 像是打翻的颜料盘 又像是磕碰过的膝盖 青紫一块 带着一些晦涩不明的疼痛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她了呢 

渚的心里没有答案 渚看见她把左耳的碎发拨到耳后 这是她经常做的动作 渚最知道 她无法言喻 但无可否认 如果可以 她愿意在此刻停留 


云的侧面是个空心的果核 天空没有声音 她的眼睛也不说话 渚捏着手指 食指到大拇指 小指到无名指 那是多长的距离 或许用时间度量也显得苍白 

渚知道 她在过往时间内无数次的想念不比此刻见到她的一眼 那足以说明一切


“哈哈哈 雪城同学你来了 正好 我们在看会场布置用的装饰品 圣子特地带了几本册子 你看哪种好”莉奈轻声笑道 然后摊开宣传册给她看 

“诶 谢谢大家了 不过我觉得布置的话不用现在看也没问题 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也就是凑个热闹 提前聚会一下”穗乃香笑着合拢了册子

几个女孩子拿过册子左看右看 仍兴致十足

“那可不行啊 雪城同学 这可是关乎你人生大事 你不是还要各种做准备吗 每个女孩子都憧憬着这么一刻的到来诶”志穗鼓着嘴嘟囔几声 拿起另一本册子看了看

“而且对于装扮我们还是很拿手的 大家肯定都想出一份力啦 话说回来就在下个月了啊 感觉好快啊 ”夏子和京子对视一眼感叹道 捧着脸嗤笑 

圣子梳了梳长发 然后无奈的笑了笑“大家太兴奋了啦 明明主人公是雪城同学啊 在场的某些人都还没找男朋友呢”

莉奈和志穗不约而同的看向渚 尽管她仍报之满脸疑惑 穗乃香坐在位置上笑出了声 女孩子们相视而笑 互相打趣中 笑声爽朗

渚望着女孩们嗤笑的脸 她意识到她弄错了什么 冬天里的闹剧 不卖座的影院 未上锁的房间 秋叶拔枝 身形消瘦的枝干从干冷空气的缝隙中抽出 她不懂

“我怎么听不懂呢 你们在讲什么啊”

钟摆跳动 笑声波动 眼神游动 她迷惑 像是她第一次学曲棍球那样 不知如何发球才是正确

但她的确明白了冬天里一些红肿 淤青的故事 正如她不想承认某些事一样 冬天同样用刀割的风啸掩饰着自己的懦弱 渚捏着手指 抑制焦躁

任由所有女孩子们更加疑惑的眼神发作 志穗和莉奈愣是憋不住了笑出声 周围又是一片喧哗 好不热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吧”“渚果然一点都没变诶”“唉 你为什么还不知情啊”各种各样的声音扭作一团

“到底怎么了啊”

她还是不懂 在喧嚣中 她望向坐在座位上的穗乃香 她的眼中是漫长的天际线 延伸很远很远的距离 脱离了很远很远的时间 她用眼底的湖水回望着她 


“没什么啊 只是渚 我要结婚了”

像是夏天的热浪不止 在一片浪花翻涌中 渚得到了答案




(贰


夜晚坠落 凉意遛进人们衣物的缝隙中 渚的脖子被风咬了个遍 她后悔没带围巾 只得把大衣扣紧

“渚 这里 快来”是莉奈 向她招手

“我们是去吃烤肉吗”渚快步跑到莉奈身边

“对 雪城同学说既然人不多就随便一点”

“志穗到了吗”渚拉开门 暖气扑面袭来 莉奈向柜台的老板娘打了打手势 她随后向她们指了指里边的包间 

“她说她在路上堵着了 可能还要一会”走进包间 莉奈脱下围巾放到座位上

“是吗”渚坐到她旁边的座位上“那还有谁会来”

莉奈也在座位上坐下“夏子京子 圣子 嗯还有和雪城同学比较熟的那个科学部的百……百……”

“百合子?”渚望向身边的座位 除了她和莉奈 现在基本上没人来

“对 就是她”莉奈将菜单拖过来“除了班上几个同学可能就没了”

渚托着脸 不得不说房里的暖气效果很好 她坐一会便感觉身上的冷气被吃了个尽

周围还是很安静 暖和 且冷 莉奈看着菜单 偶尔凑过来问下她的意见 渚拿出手机 看了看 离7:30还差七分钟 

“哦对了 莉奈 今天光会来嘛?”

“诶?九条同学啊 她好像不来 具体什么原因我就不清楚了 雪城同学应该是邀请了她的 你到时候要不问下她吧”

“是吗 那好吧”渚不说话了 只是捏着手指 指甲该剪了 她想

“啊!”莉奈突然望着菜单叫了一声 

渚被她这一声吓到 随后望着她“你干嘛呢?”脸上像是写着这么几个字


“我忘了 雪城同学的未婚夫 今天要来”莉奈睁大着眼望向渚 四目相对 

“诶?”


渚脸上有一瞬的空白 像是被冬天填满的白色 月色涌入时 带着一点苦涩的腥臊味 

“是吗”她不说话 

“是啊 我差点忘了”莉奈用笔戳了戳脸 很显然 她在思索菜单上“特价”热卖套餐的厚度是否匹配来一趟消费的热情水平

时间被硬生生的剪掉一段 渚不知道停顿了多久 她认为 大概是冬天被这满炉子的热烈关在外头的疼痛那样 绵长 久远

“我们来啦 你们点了菜吗”夏子和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在莉奈旁边坐下 

“还没有 话说圣子呢”莉奈把菜单拿给她们看

“我来了 去拿了几打啤酒所以耽搁了点时间”就在莉奈和夏子京子谈着要吃些什么的时候 圣子提着几袋啤酒坐在了京子旁边 

渚望了望 离7:30还剩三分钟 还有几个人 志穗应该还在路上堵着 百合子估计和穗乃香一起 那么没过多久 人就要到齐了吧 

冬天张着嘴 冷气就从嘴角流下 树枝撞着玻璃作响 像是重复着夏天的蝉鸣 凄凉且热烈的波浪 

冬天的期限是多长 或许是十年前 一瞬间一眨眼间 又或是现在 在几分钟里拉扯的疼痛 渚越这么想 越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喂喂 渚你觉得吃什么好 雪花牛肉还是五花”莉奈扭头问她 而夏子已经开了一瓶啤酒喝起来了

“那就牛五花吧”渚看了看菜单 五花的图片比较好看 嗯 她这么想着 对 一件事情判断很容易 但有时候 她只觉得自己无力 


“要不都点了吧”

渚听到身后突然窜出一句话 上帝总是安排同样的桥段来刺激人的神经 她也挣脱不了

她不用扭头也知道是谁的声音 


“雪城同学 你来啦”莉奈笑了笑

穗乃香应了声后在渚旁边坐下 “想不到大家都到的那么早 结果又是我来晚了”说着 她拉开旁边的座位 对着随后到来的女孩子说道“百合子 坐吧”

“谢谢”百合子应声坐下 

“话说 雪城同学 你的那个他在哪呢 怎么没看见人呢”莉奈最先发话 其余几个女孩子都一脸贼笑的望着她 

“他去停车了 一会就来 不过久保田同学呢 她怎么还没到”

渚望向穗乃香“志穗她估计还在路上堵着吧”

“诶 是吗 这次压轴的居然不是渚呢”她回望着渚 渚只觉得脸上发热 果不其然 周围又笑声一片 穗乃香疑惑的看了一眼渚 

只见渚只是对着她苦笑 脸上不知道作何表情


“穗乃香你 还真是神奇啊”

她念着像是很久之前就念过的台本 感叹道

窗外 乌鸦融入夜里 偷走了树枝上最后一片叶子 渚看看手机 还剩一分钟

穗乃香回头看了一眼“来了 坐吧 都是我初中同学”他来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

“那个 穗乃香 我要不要把位子……”

“没事百合子你就坐那 我让他坐旁边就是”

“帅哥你在哪工作啊 和雪城同学怎么认识的”

“刚回国 大学毕业晚会上认识的”

“啊 服务员再拿块毛巾过来谢谢”

“这个志穗 她说她到桥下了 马上到”

“其实雪城同学意外的很难追”只见男生在菜单上简单的划了几笔“是这几个都点了吗”他向穗乃香示意 

“啊 再加点刺身吧 点个拼盘再加一个烤活鳗”穗乃香倒是很爽快的又加了几道 “话说点了啤酒吗?”

“啤酒的话 圣子带了几打”

“那就再加几打吧……”她停顿了一会 放下手里的笔 望向渚“渚 你喝吗” 

渚捏捏手 伸了个懒腰


“喝”

她几乎是喊着说道

周围吵吵嚷嚷 嘈杂得好比早晨闹市 虽说渚许久前便见识过 此刻 不过是旧的面包放入面包机重新翻新一遍而已 带着一些过去发酵烘烤的痕迹 扭曲而上的记忆

她习惯这种吵闹 这是她自初中起便熟知的 她习惯这种习惯 但这习惯 却在冬天的腹地裂开一处疼痛 在其背面的罅隙中 悄声变质

“然后呢 雪城从众多追求者中 选择了你”

“不愧是雪城同学 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很优秀呢 真受欢迎 男朋友也很帅气哦”


穗乃香愣了愣

 “是吗……”


她眼中闪过一缕凄凉 不过被屋内肆意的温度包裹 这抹凉意很快的消失不见 

几乎一瞬 她重新换上漂亮的笑容 几不可查地掩盖了眼角的情绪


一瞬的迟钝

像雪落枝头时 还未停留就已经消逝 可她未知道的是 当一切承载太满 便会无可抑制的溢出来 情绪如此 爱意皆是

正好7:30  渚在心里敲了遍钟

一边 莉奈仍然在和志穗通话

“就在你旁边 ktv的旁边啊旁边 那个标志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波浪的那个”

“怎么 志穗还没找到位置吗”

“是啊 真是的 要这么多人等她……我在跟圣子说话 你到底找着没 唉 我去门口接你吧”

“没事 我去接久保田同学吧 你们先点菜”

穗乃香没等到莉奈回复便起了身 

“哐当!”但由于步伐较大撞掉了桌上的钢碗 

座位上的男人站起身“没事吧雪城 我要不陪你一起去好了”

“没事 高桥你就待在那 你也和她们熟悉一下 我把久保田同学接过来就回来”说着她笑了笑 捡起钢碗快步走向门口 


她没有回头 


渚看在眼里 一点点空隙 穗乃香隐藏起来的空隙 渚知道 她的挣扎总带着无声的疼痛 从她最开始撞见她眼神的淤青时便知道 

渚记得第一次拥抱她眼底的湖水 像是水底呼吸那般畅快  解释触目可及的距离不需要理由 她们之间也不需要 

门被匆忙带上 凉气和室内的暖气还没交缠个多久就被隔绝开来 

渚叹了口气 又像是松了口气


她们之间咫尺远近的距离 好像被缓慢的拉扯开来 这称不上奇闻轶事 算不了生离死别 也没法成破脸决裂 

如果说从前的亲密无需解释 那么现在的拉远同样也无需解释

渚有时候觉得 她之所以会遇到这个女生 巧合也罢命定也罢 似乎一切都理所当然同时又显得那么不可思议 像是解释着某种自然定律的运作那样 她们像两颗不同的行星环游 在不同的宇宙 看似缠绵实则毫无牵连 

连渚自己也说不清楚 那个对着自己温柔笑着的黑发女生 曾经最亲近的那个人 对于自己来说到底算什么


在穗乃香走了后 屋内似乎显得更为燥热 女孩子们都揪着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问奇奇怪怪的问题 恨不得把人家脑袋倒过来捣鼓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是不是拉菲古堡沾染的领带 菲力六分熟jablum研磨碗 这种之类的云云 

渚被室内膨胀的热气闷得厉害 周围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吵闹 时不时过来找她搭腔两句 她扯着笑意装模作样的说话 把四周逗得笑声不断 烤肉不一会就上了 莉奈扒拉着京子一起上黄油热锅 桌上开了的瓶瓶罐罐的酒 白酒啤酒烧酒甚至还有人带了白干 

渚闷了几罐生啤 大脑涨得好像塞了迷药

周围的空气吵吵闹闹 叽叽喳喳的声音不断盘旋在渚耳边 

渚迷迷糊糊的灌酒 和莉奈她们干杯 唱着她们很久之前唱过的老歌 灯光迷乱的坠落眼底 渚觉得有些恍惚 


好像十年前的光亮咻的一声跌落脑中那样


周围是她如此熟悉的面孔 她不用经过思考就可以念出的名字 回忆如同花团簇拥左右

热闹将其夹击于温暖的缝隙

在一切记忆的洪流涌入前 那个长发的 带着温柔笑意的女生 携着她眼里的月光提前进入渚的眼前 像梦一样的没有征兆 

渚陷入一个怪圈 仿佛无论如何 她只要看到她那双眼 就怎样也逃脱不开沉迷于其 变得不知所措 大脑混乱 怎么绕也绕不出去的怪圈 


渚脸上被酒灌得红通通的一片 从眼角一直牵扯到耳根 下颌都有些泛红 眼里盈着一片潮湿的水雾

在视线的朦胧间 依稀可见女生们喧闹的场景 以及穗乃香在她身边坐下拂去衣上灰尘时的动作 


“志穗 你终于到了”“对不起对不起……”“雪城同学……”“啊 这位是高桥 雪城同学的……”“坐吧 我跟你们说……”“啊渚……”

“渚…………”

“渚……”

“………………”

“…………”

“……”


“再来一杯!”

渚挣扎着吼出了她最后一句话 然后脑袋胀痛地倒了下去


“渚!”

渚记得她昏迷前的最后一秒 看到的是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围上来的样子 以及穗乃香挤着灰蓝色的眼睛满是担心望着自己 就在自己眼前的那张好看的面孔


离自己如此之近 几乎是渚抬抬脸 就能吻上的距离



(to be continue)

 

YL-渣凌

公主的作画真的强,满满的钞能力!!

原出处: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3285151

沉迷Q娃无法自拔,转自N站!!

公主的作画真的强,满满的钞能力!!

原出处:http://www.nicovideo.jp/watch/sm33285151

沉迷Q娃无法自拔,转自N站!!

代数式
偶然的脑洞,有个同学跟我抱怨上...

偶然的脑洞,有个同学跟我抱怨上海地铁比北京还要挤,根本进不去。就做了这个。无恶意

偶然的脑洞,有个同学跟我抱怨上海地铁比北京还要挤,根本进不去。就做了这个。无恶意

充满梦想
我们便是星星竭尽全力 为了一瞬...

我们便是星星
竭尽全力 为了一瞬 只此一生
燃烧整个生命,不论怎样的黑夜就能点亮
那便是爱的光芒,直至照亮彼方

我们便是星星
虽然姿态形状 一切都不相同
但大家都有使命,不论怎样的心愿都如此直率
因为你的梦想就是一一我们大家的梦想!

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若是你也有相同的想法就好了
在星海之下 银河掠起微风
彩虹将和弦奏响 天边第一颗明星
让我找到你吧 使终去感受
为了和耀眼的你邂逅的这一份奇迹
对宇宙怀揣了 满满的感谢之情
将心合而为一
暂时别离 并非是永远的分离
we're twinkle stars!!

借着朋友的爱奇艺vip终于看完了星之歌,我真的太喜欢她们两个了,配词是星之歌的主题曲《twinkle stars...

我们便是星星
竭尽全力 为了一瞬 只此一生
燃烧整个生命,不论怎样的黑夜就能点亮
那便是爱的光芒,直至照亮彼方

我们便是星星
虽然姿态形状 一切都不相同
但大家都有使命,不论怎样的心愿都如此直率
因为你的梦想就是一一我们大家的梦想!

我们的心永远在一起
若是你也有相同的想法就好了
在星海之下 银河掠起微风
彩虹将和弦奏响 天边第一颗明星
让我找到你吧 使终去感受
为了和耀眼的你邂逅的这一份奇迹
对宇宙怀揣了 满满的感谢之情
将心合而为一
暂时别离 并非是永远的分离
we're twinkle stars!!

借着朋友的爱奇艺vip终于看完了星之歌,我真的太喜欢她们两个了,配词是星之歌的主题曲《twinkle stars》这个剧场版真的是东大妈 !强!

百汐
Cure Peace—— 我永...

Cure Peace——

我永远喜欢弥生。

Cure Peace——

我永远喜欢弥生。

耳朵好饿

一哥一嫂祝大家新年快乐!顺便交个党费啦

一哥一嫂祝大家新年快乐!顺便交个党费啦

芙蓉秋醉心之翼
ヒーリングっと愛で癒やしたい君...


ヒーリングっと愛で癒やしたい
君とヒーリングっど♥プリキュア!


ヒーリングっと愛で癒やしたい
君とヒーリングっど♥プリキュア!

代数式

东映春晚第五个节目——小品《学唱歌》。

东映春晚第五个节目——小品《学唱歌》。

代数式

东映春晚第四个节目——粤语贺年歌曲集锦。第三张把筝画崩了,但是我觉得很沙雕……

东映春晚第四个节目——粤语贺年歌曲集锦。第三张把筝画崩了,但是我觉得很沙雕……

BE战士禾山文

我 来 了

Chorus真可爱我好喜欢…

仿官方风爽的飞起

我 来 了

Chorus真可爱我好喜欢…

仿官方风爽的飞起

超級沙雕的忍者Hagoromo
抽到的... 雖說是阿拉Mod...

抽到的...

雖說是阿拉Mode但咱們是不是也可以變身了(⁎⁍̴̛ᴗ⁍̴̛⁎)

抽到的...

雖說是阿拉Mode但咱們是不是也可以變身了(⁎⁍̴̛ᴗ⁍̴̛⁎)

小宇宙

《当光美来到鬼灭世界》第二章

最近一直在上班都没时间写文,手机打字,超级慢的那种,所以有时候可能一段一段的补充。


——————————

        寂静无声的夜晚,一排又一排长屋静立在黑暗中,突然,“嘭!”一扇木门被击穿,一个身穿蝴蝶花纹羽织的少女砸碎门板摔了出来,狼狈挥刀支撑身体,单膝跪倒在地。

        “咳咳咳。”少女一手撑地一手握刀,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她身上地羽织几乎被鲜血染红,而在她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最近一直在上班都没时间写文,手机打字,超级慢的那种,所以有时候可能一段一段的补充。


——————————

        寂静无声的夜晚,一排又一排长屋静立在黑暗中,突然,“嘭!”一扇木门被击穿,一个身穿蝴蝶花纹羽织的少女砸碎门板摔了出来,狼狈挥刀支撑身体,单膝跪倒在地。

        “咳咳咳。”少女一手撑地一手握刀,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她身上地羽织几乎被鲜血染红,而在她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有着一头漂亮的白橡色长发,但在头顶心的部分就像是被血泼了一样,有一块色斑,他穿着红色的紧身上衣,下身是白橡色的袴,他手持两把金色带有莲花纹的对扇,像是跳舞一样旋转着。最奇特的是他的眼睛,绚丽的彩虹色瞳孔中带有上弦贰三个字。

          “真是可爱啊。”男子脸上带着温柔至极的微笑看着少女,眼睛里却毫无波澜,“你挣扎的样子太棒了!”他似乎望了望远处,然后笑嘻嘻的说:“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呢,我们可以好好玩一玩~”语气轻佻而从容,显然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待续,没写完,我要去开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