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切

1341.8万浏览    16364参与
只搞绝世金花;)

【光切】玫瑰的名字 04

鬼切今天晚上没有回家。


早就过了他平时回家的点,天幕一点点黑下来,源赖光站在楼梯上,看着那个女佣略带慌张地与母亲解释。


“鬼切少爷平时不会这样的,他一定是遇到了麻烦的事,没有办法回来。请叫人去找找他。”


妆容精致穿着得体的夫人点点头,招手让她回去,那个年轻女人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担心,最终还是离开了大厅。


源夫人慢悠悠地踱到门口,再次打开门张望了一圈,鞋跟不耐烦地轻轻敲打地面,源赖光听见母亲不耐烦地小声嘀咕:“明天周末今天干脆就不回来了,果然是个野孩子。”


大门被重重关上,再也没有人打开过。


鬼切第二天早上回到了家,带着一身露水的湿气,他也像是被...



鬼切今天晚上没有回家。


早就过了他平时回家的点,天幕一点点黑下来,源赖光站在楼梯上,看着那个女佣略带慌张地与母亲解释。


“鬼切少爷平时不会这样的,他一定是遇到了麻烦的事,没有办法回来。请叫人去找找他。”


妆容精致穿着得体的夫人点点头,招手让她回去,那个年轻女人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担心,最终还是离开了大厅。


源夫人慢悠悠地踱到门口,再次打开门张望了一圈,鞋跟不耐烦地轻轻敲打地面,源赖光听见母亲不耐烦地小声嘀咕:“明天周末今天干脆就不回来了,果然是个野孩子。”


大门被重重关上,再也没有人打开过。



鬼切第二天早上回到了家,带着一身露水的湿气,他也像是被早晨的寒露所侵染一般低着头,全身看起来都是凉的。


鬼切脸上没有表情,一言不发地听着源夫人的数落,黑发温顺地垂在脸颊边,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视线般,抬头与站在二楼的源赖光对视。


鬼切睁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似乎还想努力笑一下,他则回以没有温度的视线,隔着一层楼梯的距离冷冷地俯视这个讨厌的弟弟,还没等鬼切做出反应,他后退两步,关上了房间的门。



关门关门关门,鬼切讨厌透了关门。

妈妈在他的面前关上门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大家总是在他的面前一遍遍关上门,留下他在另一边,却没有人为他打开过一次。


“我很让人讨厌吗?”


他问正给他用干毛巾擦头发的铃木小姐,对方擦头发的动作一顿,又不紧不慢地继续擦拭:“怎么会呢,您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孩子,其他人只是还没有发现而已。”


“不要对我用敬语。”鬼切移开视线,一晚没有休息好的身体这时才感到困倦,他眯着眼睛钻回被子里:“我要怎么做才可以让他们不讨厌我呢……”


女人温柔地笑了笑,摸摸他的头:“您保持这样什么也不用做就好,那么我出去了,请好好休息。”


明明说了不要对我用敬语……鬼切想告诉她,却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他很快闭上眼睛,陷入安静深沉的睡眠。



-



源赖光路过二楼的窗台,看见鬼切趴在上面看什么看得出神,他本想就这样在鬼切注意到他之前迅速走过去,却还是处于好奇心在路过时顺着鬼切的视线看了过去。


原来他在看楼下的花园,今天天气不错,好几个小孩聚在一起打打闹闹。

源赖光记得这是几个佣人的孩子,她们周末上班时就会把自己家的孩子一起带过来,几个小孩很快就混到了一块,在花园的小径上跑来跑去,发出一阵阵笑声。


鬼切脸上露出一种又像羡慕又像是落寞的复杂表情,就这样远远地看着,趴在窗台上一动不动。


既然想一起玩,为什么不过去?他的心里短暂闪过这样的疑问,却依旧脚步不停,在心中暗暗给鬼切加上个性格懦弱的标签,收回视线后便不再关心,把这小小的插曲抛到了脑后。




tbc

阿瓜想吃瓜

一点点涩涩,一个是修帝一个是光切,全图在wb【比较潦草,真的只是一点涩涩】

一点点涩涩,一个是修帝一个是光切,全图在wb【比较潦草,真的只是一点涩涩】

[Ares]

帮忙运营签到1500+天咸鱼号

!!占cp的tag致歉!!

帮忙运营签到1500+天的闲鱼号

本人在海外因为无法实名,暂时不能登录痒痒鼠了。希望一位热心小伙伴可以把号继续运营下去!号主本人就非常咸鱼,没有什么要求,就签到一下打打活动之类的,开心就好。这个号最高上过九段/名士,有一定练度,各路萌新和大佬都欢迎评论或私信我!!

!!占cp的tag致歉!!

帮忙运营签到1500+天的闲鱼号

本人在海外因为无法实名,暂时不能登录痒痒鼠了。希望一位热心小伙伴可以把号继续运营下去!号主本人就非常咸鱼,没有什么要求,就签到一下打打活动之类的,开心就好。这个号最高上过九段/名士,有一定练度,各路萌新和大佬都欢迎评论或私信我!!

西窗黛竹

爱情骗子9 即便是鬼切,也会有自己的小情绪啊

源赖光领着人回庭院的路上时,远远的就看到门口灯火摇曳,人影憧憧,时不时还传出几声争吵。他一向不喜别人擅闯自己的领地,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他的门口闹事?等走近了一看,哦,原来族中那帮长老。


一众长老一个个面色阴沉,看着姗姗而来的源赖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其中一个眉眼狭长的直接出声责问道:“源赖光,你眼里可还有尊卑?”这也实在也不怪长老们生气,好好去请人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如今亲自来找人,竟也只能站在门外干瞪眼,倒也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知书达理,知道主人未归便不该擅闯,单纯的只是因为源赖光在周围布下了坚固的结界,他们几人合力都未能打破。一时之间,面红耳赤,羞怒交加。...


源赖光领着人回庭院的路上时,远远的就看到门口灯火摇曳,人影憧憧,时不时还传出几声争吵。他一向不喜别人擅闯自己的领地,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他的门口闹事?等走近了一看,哦,原来族中那帮长老。

 

一众长老一个个面色阴沉,看着姗姗而来的源赖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其中一个眉眼狭长的直接出声责问道:“源赖光,你眼里可还有尊卑?”这也实在也不怪长老们生气,好好去请人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如今亲自来找人,竟也只能站在门外干瞪眼,倒也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知书达理,知道主人未归便不该擅闯,单纯的只是因为源赖光在周围布下了坚固的结界,他们几人合力都未能打破。一时之间,面红耳赤,羞怒交加。

 

源赖光一看他们的模样,就大致明白了来龙去脉,嘲弄道:“尊卑自然是有的,不过,没能让各位感受到,我也很是遗憾。”

 

“源赖光!你——”那源氏长老只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说着就要动手教训人,但被一旁的长老们急急拦下了。

 

此时,源氏现任族长,源满仲站了出来,他抬手制止了四周的躁动,缓缓说道:“源赖光,我们此次前来,就是要告诉你,蜃气楼一事早就在源氏的掌控之中,你不要插手,我们自有安排。”

 

“是么,无视京都数万百姓生死的安排吗?”源赖光讽刺道。

 

那族长闻言并不恼怒,只深深看了源赖光一眼,神情怜悯中透着一丝冷漠,继续缓缓道:“自古一将成万骨枯,没有哪一份荣光不需要白骨堆叠,血肉浇筑,源氏更是如此。”

 

源赖光没有反驳,也没有认同,他只是淡淡开口道:“真正的荣耀定出于自身的强大,而绝非通过愚弄和牺牲弱者。”顿了一下,扫了四周一眼,又继续道:“更何况,若是与虎谋皮,那累累白骨托起的到底是源氏荣光,还是直接成为他人的垫脚石,还未可知吧。”

 

说完,不顾族长突然阴沉的脸色,拉着鬼切就要离开。

 

“慢着,你身后跟着的黑衣武士怎么如此面生? 他是谁?”刚刚差点动手的那位长老不甘心如此放过源赖光,他跳出来将人拦在路上,眯着狭长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翻鬼切:虽然身穿武士服,但是身形较寻常的源氏武士来说,又过于纤细。刚刚一直垂着头站在源赖光身侧,只能瞧见一个尖尖的下巴,如今抬起头来,果然眉眼清丽,是个十成十的美人,这容貌气质便是放在三大家族中也是罕有。他又将目光往下一撇,落在了二人相握的手上,突然阴阳怪气的笑了,不怀好意冲源赖光道:“最近京都流言四起,说你‘金屋藏娇’,看这位的模样,怕不单单只是你的护卫武士吧。你给自己庭院四周布下结界,不让旁人窥探,莫不是在里面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满季,住嘴!”源氏族长对自己这个脾气恶劣的弟弟忍无可忍的呵斥道。而被叫住名字的人明显对自己兄长有些许畏惧,缩着脖子噤了声,但是仍不服气的瞪着眼,不肯让道。

 

而此刻,一直默不作声的鬼切却突然动了,他刚在一旁看着那位长老对自己主人趾高气扬,凶神恶煞(可能人家只是长得难看)的样子就心头起火,如今竟还敢拦住主人去路,他要替主人扫去路上的一切障碍!

 

鬼切锐利又警惕的看向那人,然后突然横刀于手,就要挥刀斩人。

 

而源赖光在鬼切准备冲出去的一瞬间,伸手一把按住了他,道:“鬼切,不可。”

 

被拦下的鬼切疑惑的望着主人,歪着头无辜道:“他挡了主人的路,他该死。”

 

源赖光一时语塞,他轻叹一口气,再次摇了摇头。

 

被拒绝的鬼切乖巧的应了声是,然后若无其事的收回刀,站回到源赖光身后,目光落回主人身上,安安静静的样子仿佛刚才带着漫天杀气要取人性命的只是一场幻觉。

 

但究竟是不是幻觉,另一个当事人心里很清楚。那几乎凝成实质的森森寒意,当场就让人动弹不得,那刀,绝非寻常之物。可是这股杀意又消散的太快,那长老还未吃上太大苦头和教训,他一缓过神来,只觉得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在自己头上动土了!于是立刻冲人叫嚷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东西,胆敢如此出言不逊,毫无尊卑教养!来人啊!给我把他押到地牢去。”

 

源赖光冷眼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人,眼神仿佛凝着寒光的利刃,寒声道:“让开,我能救你一次,可救不了你第二次。”

 

那长老被人看得脖颈一凉,来自源赖光的威压逼迫着他不自觉开始战栗,忍不住地后退几步,让出了道路。此刻,他才清晰的意识道,源氏最天才的少年阴阳师,真的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控制。

 

源赖光不欲再多纠缠,带着鬼切直接越过人群,踏入结界中,消失在众人眼前。

 

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的源氏族长望着消失的庭院门口,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自家弟弟,沉声告诫道:“满季,你太冲动了。”

 

“哥哥,怎么能怪我冲动?!你看看,他还没当上源氏家主呢,就敢如此跋扈,一点都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若日后真让他掌了权,我们这帮老家伙怕不是都要被他撵出去!”满季长老要被气疯了,口不择言道。

 

此时又有一位长老压低了声音,附到族长耳边悄声道:“族长大人,我刚才听源赖光话里有话,他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祭祀的秘密?”

 

源氏族长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源赖光的成长太快,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控制。他思量片刻,也不得不承认道:“源赖光早就不是我们之前认识的那个样子了,现在,整个源氏,恐怕都没有人可以与他抗衡。即便是我,也要借助那位大人的力量才行。”又想起刚才那个纤细的黑衣武士,族长更是忧心忡忡,眉头紧锁:“而且,相较于他发现祭祀的秘密,我更担心的是,他身上似乎也藏着一个更大的秘密,一个足以摧毁所有秩序的秘密。”

 

 

 

而回到庭院的主仆二人,直接隔绝了外部的吵嚷。

 

两人平静的用着晚餐,静到源赖光都忍不住多看了鬼切两眼。从回来以后,鬼切就冷着一张小脸一言不发,甚至面对平时最爱的肉丸都无动于衷,鬼切,他在想什么?

 

直到晚上,源赖光靠在床头看书,还是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从鬼切化身为付丧神起,他的情绪就一直很好懂,最喜欢粘着自己,没事总想往自己怀里钻,被自己扯住后,便苦着一张小脸委屈巴巴的望着自己,一开始以为他身体不舒服,毕竟这等禁术自己也是第一次施展,那本古书也是残缺不全,许多未知的反应与后果都需自己及时了解和处理。于是源赖光想了想,便没有继续阻止,如愿后的鬼切则在他怀里蹭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后乖乖窝着,不吵不闹,一脸满足。

 

渐渐的,源赖光发现,鬼切真的很喜欢和他肌肤相贴,无论是对他的抚摸,还是拥抱都有一种直勾勾的渴望。所以后来源赖光训练鬼切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他好好执行自己的命令,乖乖听话,就会奖励般的抚摸他的后背。每到这时候,鬼切就会眯着眼,像一个晒太阳的猫咪一样餍足。

 

可是今天的鬼切一反常态,吃过饭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甚至没有主动靠向自己求摸摸,鬼切到底怎么了?

 

源赖光心里升起一些莫名的浮躁,他干脆放下手中的书,出门,然后径直来到鬼切的门前,敲了敲。

 

“鬼切,开门。”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还伴随着主人的声音,屋内正在床上乱扑腾的鬼切猛地探起头,懵住了。他刚刚将自己的房间糟蹋的不成样子,被子衣物散落一地,这要是让主人看见,不知还要遭到什么样的惩罚?

 

可是还不等鬼切急忙起身掩盖好罪证,久未等到回应的源赖光轻轻一推门,门便开了。

 

然后就看见鬼切神情慌乱,衣衫不整的抱着被子,光着白嫩的脚丫站在地上,脚边还散落着两个枕头。

 

源赖光一怔,眼前的画面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他揉了揉眉心,问道:“鬼切,你在做什么?”

 

“主人,我……在收拾东西。”鬼切小声道。

 

“不准撒谎。”

 

“主人,我,我……”

 

“好好说,你在想什么?”

 

鬼切他,自然是在想——忍一时越想越气!

 

出于不知哪里来的直觉,他本能的感受到了那个眼睛细长的长老的恶意,像是沾满粘液的毒蛇,让他极度不舒服,忍不住要挥刀斩断!更何况,他竟然还敢挡主人的路!可是主人的命令他又必须服从。想到这,鬼切倍感委屈,他抱紧了怀里的被子,小心又固执的道“主人,他该死……”

 

“嗯?”源赖光疑惑的轻蹙起眉头,看着鬼切略带幽怨的眼神,他突然福至心灵,忽地明白了鬼切是在说谁。

 

“鬼切,你……”源赖光哑然失笑,“不错,他确实该死。”

 

“可是,主人你……”鬼切更不懂了,他想反驳,又不敢质疑主人

 

“我怎么?我阻止了你杀他,对吗?”源赖光了然的接过话。

 

鬼切老实的点点头。

 

“那是因为他虽该死,但不该现在死。”说着,源赖光顿了一下,目光盯着鬼切半晌,又看了看乱糟糟的房间,叹了一口气,道:“鬼切,你随我来。”

 

“是,主人。”鬼切扔下手里的被子,就要随着人出门。

 

源赖光站在门口,再次叹了一口气,道:“鬼切,把鞋穿好。”

 

 

 

源赖光将人带到书房,然后给鬼切大致讲述了一遍现如今源氏众位长老的关系勾连,以及自己与他们之间的纷争。

 

话毕,已是午夜时分。

 

源赖光也不指望鬼切能记住多少,只是希望他知道源氏这棵大树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日后自己不在身边时,切莫冲动行事。

 

鬼切听完源赖光的告诫,神情认真的点了点头,仿佛主人的所有话都已经牢记在心。

 

源赖光见状,心中莫名欣慰,道:“时候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唔……”鬼切闻言却磨磨蹭蹭的没有离开,纠结了一下,还是诚实的坦白道:“主人,我想和你在一起。”

 

源赖光挑眉,“睡觉也在一起?”

 

“嗯,要在一起。”鬼切目光澄澈。

 

源赖光有些头疼鬼切有时纯净的像个孩童,对一些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他只能严词拒绝道:“不行,快去收拾你的房间,明天我会去检查。”

 

被拒绝的鬼切,又委屈又不解主人的态度,但再不情愿,也只能一步一步往自己房间挪去。


衾衾
我好像只会把画画粉,极限了,上...

我好像只会把画画粉,极限了,上色废一个呜呜呜

我好像只会把画画粉,极限了,上色废一个呜呜呜

citnarf

每日一涂 day6

姐妹说想看光切,要奶切

然后我就画了

emmm

算半临摹半自己涂吧

参考了奶切cg里的一个场景

今日没用液化

果然我只会画简单的角度

哭唧唧

还是没画出我想要的感觉

我以为我很厉害

然而并不

每日一涂 day6

姐妹说想看光切,要奶切

然后我就画了

emmm

算半临摹半自己涂吧

参考了奶切cg里的一个场景

今日没用液化

果然我只会画简单的角度

哭唧唧

还是没画出我想要的感觉

我以为我很厉害

然而并不

啾啾啾
群里uu想看的花魁切 要是补习...

群里uu想看的花魁切

要是补习不能带手机我寒假就只有七天能画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继续呜呜呜呜

我真的不会双人啊来个人救救我吧

群里uu想看的花魁切

要是补习不能带手机我寒假就只有七天能画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继续呜呜呜呜

我真的不会双人啊来个人救救我吧

小郑

混乱时代(序章)

•本文cp:酒茨,狗雪,光切,荒连,灯刀,离音

•可能ooc

•随时都有可能停更

正文

公元4021年,地球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模仿地球造的人造行星,编号XTU8907,人们习惯叫它:天堂

但在8900光年外,还有一个与原地球极为相似的行星,编号CHG2893,人们叫它:鬼球

鬼球上并没有太多人类,只有“流浪者”。

流浪者是一群行尸走肉的骷髅,它们没有任何组织和器官,遍布鬼球表面。

那么人类是从哪里来的?

哈哈,真以为那是人类啊

这是流浪者的进化体,仅占流浪者总数的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

进化体们有着与人类一模一样的外表,智商高于多数人类,但他们也没有器官。

两球...

•本文cp:酒茨,狗雪,光切,荒连,灯刀,离音

•可能ooc

•随时都有可能停更

正文

公元4021年,地球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颗模仿地球造的人造行星,编号XTU8907,人们习惯叫它:天堂

但在8900光年外,还有一个与原地球极为相似的行星,编号CHG2893,人们叫它:鬼球

鬼球上并没有太多人类,只有“流浪者”。

流浪者是一群行尸走肉的骷髅,它们没有任何组织和器官,遍布鬼球表面。

那么人类是从哪里来的?

哈哈,真以为那是人类啊

这是流浪者的进化体,仅占流浪者总数的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

进化体们有着与人类一模一样的外表,智商高于多数人类,但他们也没有器官。

两球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但人类却因领地太小,想侵占鬼球。

战争一触即发……



资料整理:

人类阵营:大天狗,雪女,源赖光,荒,一目连,紧那罗,白藏主,山风

流浪者阵营:酒吞,茨木,鬼切,青行灯,妖刀姬,不知火,彼岸花,八岐大蛇


秋鹞真的菜
午饭时间因为光总没陪自己吃饭而...

午饭时间因为光总没陪自己吃饭而是点了外卖所以不爽坐在公司阳台上吃饭团味棒棒糖的鬼切。

午饭时间因为光总没陪自己吃饭而是点了外卖所以不爽坐在公司阳台上吃饭团味棒棒糖的鬼切。

吃蟹黄堡吗

【光切】关于鬼切向源赖光讨薪的故事(四)

鬼切愤怒道:“休想囚禁我!”

温热的嘴唇在耳边摩挲让鬼切浑身一颤:“帮个小忙。”低沉磁性的声音呢喃,明明是请求,听着却像情人的低语。

原来,族老跟公卿给他张罗婚事,介绍贵族女子。

“想必你也听过京中的风言风语。”

“什么?”

“我们是恋人。”

“我呸!源赖光!”

“所以,你要扮成我的爱人出席今晚的宴会,替我坐实了这个传言。”

“我答应了,你就放他们走?”

源赖光缓缓抬手,侍从让开了路让马车通行。

“星熊你先回去。”

对上鬼切坚定的目光,星熊点头跟在车队后离去。


日光西斜,金色的余晖透过窗纸,照亮了室内。

才离开半天,又回到了源氏,鬼切双手交叉,跪坐在垫子上...


鬼切愤怒道:“休想囚禁我!”

温热的嘴唇在耳边摩挲让鬼切浑身一颤:“帮个小忙。”低沉磁性的声音呢喃,明明是请求,听着却像情人的低语。

原来,族老跟公卿给他张罗婚事,介绍贵族女子。

“想必你也听过京中的风言风语。”

“什么?”

“我们是恋人。”

“我呸!源赖光!”

“所以,你要扮成我的爱人出席今晚的宴会,替我坐实了这个传言。”

“我答应了,你就放他们走?”

源赖光缓缓抬手,侍从让开了路让马车通行。

“星熊你先回去。”

对上鬼切坚定的目光,星熊点头跟在车队后离去。



日光西斜,金色的余晖透过窗纸,照亮了室内。

才离开半天,又回到了源氏,鬼切双手交叉,跪坐在垫子上一言不发。

下人将衣裳放置托盘端来,恭敬地说道:“鬼切大人,这是家主给您准备今晚赴宴的衣服。”

端坐的人面带愠色,抬手将托盘摔翻在地。

“穿上,你现在这身实在是毫无教养可言。”

鬼切目光扫向刚进门的源赖光,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他。

“妖本来就是这样穿着,比我暴露的比比皆是,我若乐意,不穿对于妖而言也未尝不可。”

“你敢!”

“你既然这么看不惯,何必找我帮忙。”

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经过源赖光身边,手腕却被钳制住。

“我不介意帮你换。”

鬼切触电般甩开他的手。

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日光,让室内昏暗了不少,他缓缓走来,鬼切一步步后退,最后被困在墙角,他抓住鬼切的下巴,手指摩挲着,鬼切偏过头去不看他。

“你是我的。”声音缠绵又带着蛊惑。

鬼切猛然发觉自己是一只插翅难飞的猎物。



“源氏家主,我敬您一杯。”

源赖光喝下那杯酒。

那人带着刻意的讨好对鬼切道:“也敬鬼切大人一杯。”

鬼切还未开口,源赖光就替他推开了酒杯,“鬼切不胜酒力,今天就免了。”

众人面面相觑,源氏家主对这付丧神极为看重的传言非虚啊!

“松开我。”

“别忘了我们现在扮恋人,恋人就得这样。”收紧了搂在鬼切腰上的手。

“你得付工钱!”

“哦?你想要多少?”他啄了下鬼切的唇。

想起星熊说的平安京的工资,反正这混蛋有钱!鬼切心中一动,“当保镖是一两银子,恋人怎么也要十两,这可是我妖生的污点,得加钱。”



夜色沉沉,树影斑驳,屋内依然觥筹交错,鬼切呆的有些烦闷,便出来庭院透透气。

“鬼切大人。”

那是一位端庄淑雅的女子,手指不断搅动的动作透露了她的紧张,她咬牙问道:“鬼切大人,原谅我的冒昧,有一事我想跟您确认。”

“什么?”

“您和源赖光大人……真的是那种关系吗?”

鬼切哂笑,看来又是一位倾心源赖光的贵族小姐,源赖光这人虽然可恶,皮囊却是好看的,也不怪有人被他外表所惑,倾心于他。

想到源赖光可能很快会与一位相宜的贵族女子成婚,从此他生命中最亲近的人便是别人,鬼切心口闷闷的,起了顽皮的心思。

“自然,他是我的挚爱。”

那位小姐眼眸浮着雾气,道了声歉,转头就跑。

不知怎的,鬼切竟感到舒心

“我是你的……”

低沉性感的嗓音在耳畔响起,鬼切侧头,嘴唇不小心碰到源赖光的嘴角。他愣了,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动,气氛陡然变得旖旎暧昧。

源赖光垂眸静静看着他,白发晕染着光点,幽深的瞳孔越发收紧。半晌,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他的手指插进鬼切的发间,扣着后脑勺,带有侵略性地吻着。

舌头被搅得发麻,鬼切攥着源赖光的衣角,呼吸紊乱,拍打着源赖光的胸膛。

源赖光停止了动作,那双赤眸盯着鬼切,像压制着某种欲望。

鬼切僵硬地离开他的嘴唇,拉出一根透明又暧昧的丝线,脸又热了几分。

“跟我进去吧。”

“谁要跟你去,别拉拉扯扯的!”

听到话,源赖光只略一愣,便知鬼切害羞了,他笑道:“那我过片刻再来寻你。”



月亮被乌云遮挡,歌舞升平的祥和景象中,紫色气息暗流涌动,缓缓从地底向上攀缘进宴会厅。

“啊——”

凄厉的女声打破平静,鬼切赶去长廊,看到那位询问他的小姐被侍女模样的人撕咬,漂亮柔弱的脸上布满鲜血。

长刀出鞘,映得一室清辉,须臾之间,侍女倒地。

那位贵族小姐身体剧烈颤动,捂着伤口,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后怕,两步并做一步走,躲到鬼切身后。

“鬼切大人谢谢您,之前……我心里还怨您,实在是太不该了。”她啜泣道。

看她血泪交错的脸,鬼切心肠一软,语气也柔和起来:“不必介怀,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速离开府邸,此处有异。”

她鞠了一躬,转头出门逃命去了,跑到长廊尽头,被形似蜘蛛,从屋顶跃下的妖拦住去路,那妖朝她脖子挥去。

鬼切回头,电光火石间,血沫漫天,那位贵族小姐旋转而后倒下,地板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她生命的尽头维持瞪大的眼珠。

“为什么!她根本不会伤害你们!”

那妖的眼中带着森然的阴翳:“人与妖不能共存,我要替那位大人覆灭京都!”

鬼切握刀的手青筋暴起,森然的刀刃向妖鬼砍去。

“你是那位大人给源赖光力量制成的傀儡,心甘情愿替他卖命,究竟是什么心思?”那妖嗤笑着,一个利落的转身躲开鬼切凌厉的刀法,又道,“莫不是你倾心于他?”

“你们是主仆,是仇人,还是……情人?”

鬼切的沉默像是一种无声的认可,他的心早已汹涌澎湃,用滚雷一般的声音质问自己:你对他到底存了怎样一种心思呢?一次次纵容他的亲近,甚至动摇了报仇的决心,懂不懂得什么叫道义什么叫廉耻,你还耽于他的虚虚实实不明所以的暧昧中?

“龌鹾不堪!”周遭的人喊。

“荒唐至极!”曾被他屠戮的同族笑。

酒吞的训斥,茨木的愤怒,星熊失望的眼神,死去的贵族小姐绝望的双眼,源氏族老的不屑,源赖光时而真诚时而诡异的笑……最后汇成一个嘈杂的声团。

他心乱如麻,挥刀动作越来越快。

此时整个府邸已经乱成一团,人们如疯癫一般相互撕咬,紫色的迷雾越来越重。

交手十数回合,鬼切终于将妖物斩鲨,那妖物破碎的身体突然冲出一股瘴气,重重撞向鬼切脑门。

他身形不稳,用刀支撑住身体才不至于倒下,突然眼前一黑,周遭的声音越来越轻,脑袋开始嗡嗡作响。

踉跄走了两步,最终还是力竭倒下,呼吸渐渐缓了下来,意识开始涣散,不知还能撑多久。

恐惧、绝望、不甘的情堵在心头,仿佛只要一闭上眼就永远睁不开了。

他用力睁眼,却视线模糊,远处似有人疾风似的朝他奔来,那人白色的长袖在风中翻飞,熟悉的笹龙胆纹随着他的疾奔一晃一晃的。

像是被抽光身上最后一丝力气,鬼切渐渐垂下眼皮,远处传来细微的人声——

“鬼切!”



外界传言,那把退魔的源氏宝刀被瘴气侵染,因而堕落成恶鬼,鲨了宴会上的公卿贵族,将中纳言的府邸,生生化作他的磨刀石。



当酒吞茨木赶到黄泉之境,看到鬼切的本体刀束缚在法阵中,纯净的阴阳术与血红色的气流,从黑色的武士刀上流过,不断净化刀身上的瘴气。

源赖光形容憔悴,不复往日桀骜,不可一世的模样,面色复杂地盯着法阵中的刀。

他一向知道鬼切不是纯粹的妖物,如今却鬼切身上有第三种气息。

鬼切时而清明,时而昏迷,他的对阵法操控者骂道:“源赖光,你又想把我做成对你唯命是从的工具吗?我死也不会服从你,鲨了我,你这混蛋!”

源赖光充耳不闻,锋利的匕首划过肌肤,鲜红的液体沿手腕蜿蜒而下。

“这是血契。”酒吞讷讷开口。

刀身的瘴气又淡去一些,源赖光简单包扎伤口,转身说道:“是八岐大蛇,如今京都危机四伏,等净化完成,你们把他带走。”

又过了数日,源赖光把鬼切的本体刀交给酒吞和茨木,目光悲切。

“等你醒来,你依然是我的爱刀。”



END


ps.本文已经完结啦,大概率不会写番外什么的,按照官方剧情,再见面就是海国入侵大江山,是刀!

果酒wine

[光切]代号:无 ⑴

【坐标:E9区 任务等级:B】

鬼切收刀,方才还在作乱的两只I型魇兽*已经被砍成碎块,绿色的不明物满地都是。

“下次这种低级的任务就别来麻烦他了。”青行灯挥挥手,“派架飞行器赶紧把他接回来,他离城区太近了要出事。”

作为第三开发部的二把手,鬼切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介意的,他离任务点最近,理应第一时间前往。

青行灯派的飞行器已经快到了,光切踢了踢脚边的碎块,照例提取了一小部分样本,哪怕检测结果肯定也没什么特别的。

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工作。

没有谁会喜欢加班,但鬼切是例外,他现在喜欢一切能让他从某件事上分心的东西。

跑了大概300来米,鬼切找到了那个让他加班的东西。

一只II...

【坐标:E9区 任务等级:B】

鬼切收刀,方才还在作乱的两只I型魇兽*已经被砍成碎块,绿色的不明物满地都是。

“下次这种低级的任务就别来麻烦他了。”青行灯挥挥手,“派架飞行器赶紧把他接回来,他离城区太近了要出事。”

作为第三开发部的二把手,鬼切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介意的,他离任务点最近,理应第一时间前往。

青行灯派的飞行器已经快到了,光切踢了踢脚边的碎块,照例提取了一小部分样本,哪怕检测结果肯定也没什么特别的。

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工作。

没有谁会喜欢加班,但鬼切是例外,他现在喜欢一切能让他从某件事上分心的东西。

跑了大概300来米,鬼切找到了那个让他加班的东西。

一只II型的魇兽踩在一块摇摇欲坠的广告屏上,也不知道是哪个牌子的,竟然还能断断续续的播放广告内容。而废墟里,一个女孩被压住了,没有昏迷也没有哭嚎,带着满脸的血,努力地想爬出去。

鬼切没有注意到她,他只是按任务安排的那样,斩杀,取样。

正欲转身离去,脚踝被攥住了。

“像镣铐一样。”鬼切眉头紧锁,脸色白了下来,不知什么时候爬出来的女孩就这么抓着他,额头上的血把头发凝住了,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他,没有开口——她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那种不甘的神情,和当初的自己有几分像。

“放手吧,我救不了你。”

女孩却已经晕厥了。

『第三开发部执行官办公室』

“你之前回来的时候急急忙忙的找医生,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意外了。”青行灯抿了一口咖啡,却递给了鬼切一杯热可可。

鬼切接了过去,并加了几块棉花糖,却没有马上喝,“我不觉得一个普通女孩能做到这种程度。”

“正在试图联系她的家人,刚刚花鸟卷医生来报告过了,身体机能什么的基本都正常,但身体本身就很虚弱,还好抢救及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能醒了。”

“她很坚强。”

“是啊,作为一个人类。”青行灯抬头看了看办公室的天花板,想点根烟,但停住了动作。

鬼切也收起了刚刚放在桌子上的短刀,算是完成了某位的嘱托。开口道:“刚刚医生说她好像快醒了。”

“那就去看看吧,看看你救下的孩子。”

『医疗室门口』

青行灯和鬼切不解的看着医生的她的助手,“那一脸惊恐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我的口红不好看吗?”

青行灯笑着走到了病床前,脸色僵住了,脸上刚刚擦的粉全都要裂开来,立即转身出了医疗室,把鬼切堵在门口。

“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嗯?难道我救了个怪物回来吗?”鬼切满不在乎的走了进去,大吃一惊。

女孩看着约摸十五六岁,不仅不是什么怪物,反而长的很好看,只是这张被擦干净的脸,像极了他。

只是少了一颗痣,线条也更加柔和,人畜无害,应该是被精心呵护的孩子。

“这孩子的父亲来接她了。”站在门口的助手萤草报告道。

“去看看吧。”青行灯说。

“不用去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女孩的衣服都被换过了,但她贴身的那条项链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笹龙胆纹章,是手工刻上去的。

单看那线条,鬼切就已经再熟悉不过的了。

那是他恨了12年的人。

————

注:

*魇兽,本故事中私设的一种生物。三十年前某个生物实验室发生事故,大批实验体逃出,魇兽就是其中一种,编号L-728,通过背部的触须(?)来直接吸收人或动物的脑髓,繁殖能力很强,且部分已经陆续发生了五次进化,所以按进化分为I型(初代),II型(二代)……以此类推。但本身并不算什么威胁(对鬼切来说)。

特此补充:在本作设定中人类寿命已经被延长到了200岁,因此90岁过后才算中年,而男女成年均为20岁。

再补充一点,本章中有部分未做详细说明的,在后续会一一以别的方式补充,所以……才不是bug呢。

本来我是想咕的,但我那富婆闺蜜说只要我好好产粮她就买鬼切的BJD给我,是的,我屈服了。

等我考完试放寒假后会周更(大概?)

只搞绝世金花;)

【光切】玫瑰的名字 03

当事人源赖光很后悔。


自从上次给了那小孩一个毛绒玩具顺口安慰了两句,鬼切就好像一块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边不愿意走开,每天都在自己身边“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他听得心烦,打从心底不想就这样接受这个同父异母、破坏了自己家庭和睦氛围的、名义上的弟弟。


他认真警告过鬼切不要吵他,鬼切乖乖点头,转头却又找了一角没有放东西的桌面趴着发呆,赖在原处不走。


“我不会发出声音的,等你忙完可以和我说话吗?”


“不要在这里待着。”源赖光环顾四周,顺手抽出一张方形的纸,几下折成一只纸鹤递给鬼切:“这个给你,别来烦我了。”


鬼切看到那只纸鹤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有些惊喜地伸手接...




当事人源赖光很后悔。


自从上次给了那小孩一个毛绒玩具顺口安慰了两句,鬼切就好像一块牛皮糖一样黏在他身边不愿意走开,每天都在自己身边“哥哥哥哥”地叫个不停。他听得心烦,打从心底不想就这样接受这个同父异母、破坏了自己家庭和睦氛围的、名义上的弟弟。


他认真警告过鬼切不要吵他,鬼切乖乖点头,转头却又找了一角没有放东西的桌面趴着发呆,赖在原处不走。


“我不会发出声音的,等你忙完可以和我说话吗?”


“不要在这里待着。”源赖光环顾四周,顺手抽出一张方形的纸,几下折成一只纸鹤递给鬼切:“这个给你,别来烦我了。”


鬼切看到那只纸鹤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他有些惊喜地伸手接过:“谢谢哥哥。”


小孩兴高采烈地跑出书房,源赖光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安心坐下的时候,鬼切又走了回来,手中已经没了那只纸鹤。


“……我给你的东西呢?”


鬼切眨眨眼睛:“我怕它坏掉,所以把它好好藏到了安全的地方。”


源赖光扶额,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在鬼切的眼神下妥协,不再搭理他自己坐下看书。


余光一瞥就能看见小孩的身影,他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看着看着忍不住又开始思考鬼切的变化。


这小孩到底为什么突然这么黏着自己,就因为给了他一个毛绒玩具和几句安慰?源赖光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鬼切会为了这一点点近似于同情心的好对他产生这么多好感。像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有人给他打伞挡一下雨都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人走,不过他本来也确实无家可归了。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当作看不见,没有管他的话……


他想得出神,在纸上画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纸箱,又在上面加了几颗雨滴。想再加几滴雨的时候,手中的钢笔突然写不出墨来,他漫不经心地顺手一甩,没想到鬼切刚刚一声不吭地凑过来看他画东西,离得太近,钢笔的笔尖在他的脸上划了一下。


鬼切没有叫也没有哭,甚至没怎么发出声音,只是迅速低下头捂住了大半张脸,怎么说也不肯抬起来。


“没关系吧?给我看看。”


源赖光想掰开他的手指,鬼切后退一步挣脱出来,扭头就跑出了书房。


他有点担心鬼切的情况,又忍不住猜想那小孩会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从此就不会再缠着自己。


既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应该问题不太大吧……


他犹豫片刻,最终没有追过去。


第二天他看见那小孩眼皮上多了一道细细的伤痕,一个女佣正和他嘱咐伤口不能沾水,鬼切乖乖点头,她便摸了摸鬼切的脑袋。小孩转头看见了他,便跑过来叫他“哥哥”,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完全没有被这件事影响到的样子。


鬼切没有说起昨天的意外,他便也绝口不提,只说了一句:“你和那个佣人的关系看起来还不错。”


“嗯,铃木小姐人很好,昨天还帮我处理了伤口,像我的妈妈一样温柔。”


源赖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道伤痕,便去忙自己的事,转头就把这个小小的意外抛到了脑后。




tbc

阿瓜想吃瓜

一个猜想,所以说日本古代究竟有没有美甲

一个猜想,所以说日本古代究竟有没有美甲

琥珀kaki
摸一个(我的白槿什么时候发货呢...

摸一个(我的白槿什么时候发货呢)

摸一个(我的白槿什么时候发货呢)

Vichare

家庭喜剧2

赤雪:鬼切,原来大人也会尿床吗🤔

鬼切:……

家庭喜剧2

赤雪:鬼切,原来大人也会尿床吗🤔

鬼切:……

Relmoo-o

最近的图

新的一年新的划水(不是

最近的图

新的一年新的划水(不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