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光昼

17万浏览    465参与
宅宅貓

【少歌全員】鬼滅paro(9)

大家好久不見,我和我的鬼滅系列回來了(≧ω≦)/

喜歡就點個心,留個言吧(๑•̀ω•́๑)

——————————我是分隔線——————————


【人物介紹:南風涼】

19歲,露崎真晝的師姐,前任岩柱的獨生女,是現任上弦六。

使用「岩之呼吸」,武器是大、直、厚的單手劍,雖使用重型武器,但攻擊時仍能保持靈活的動作。

是露崎真晝的好友,但看著只學習不到一年呼吸法就快要超越自己的真晝而感到害怕,為了成為自己理想中能與真晝平等的對手而走上邪道。

在離開村莊獨自訓練多年後遇見劉小春,接受劉小春的提案成為了鬼並在短時間內累積足夠的實力爬上上弦六的位子。


【名詞解說:青宇山和青宇村】...

大家好久不見,我和我的鬼滅系列回來了(≧ω≦)/

喜歡就點個心,留個言吧(๑•̀ω•́๑)

——————————我是分隔線——————————


【人物介紹:南風涼】

19歲,露崎真晝的師姐,前任岩柱的獨生女,是現任上弦六。

使用「岩之呼吸」,武器是大、直、厚的單手劍,雖使用重型武器,但攻擊時仍能保持靈活的動作。

是露崎真晝的好友,但看著只學習不到一年呼吸法就快要超越自己的真晝而感到害怕,為了成為自己理想中能與真晝平等的對手而走上邪道。

在離開村莊獨自訓練多年後遇見劉小春,接受劉小春的提案成為了鬼並在短時間內累積足夠的實力爬上上弦六的位子。


【名詞解說:青宇山和青宇村】

位在北海道,山上因樹葉茂盛的關係整日陰暗,常有鬼定居,是鬼殺隊重點巡邏地之一。

青宇村位於青宇山山腳下,長年嚴寒,是真晝出生的地方,27年曾差點遭異色瞳的鬼滅村。


——————————我是分隔線——————————


連接在此: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371/sh/b1cc304b-fe7e-429a-95a4-c67a8dd735a7/e747d9356f0f4c06a300383c206397cd

yasashiba

少歌手遊光晝合圖

Revue服(星二)

Revue服新卡面

圓桌騎士(蘭斯晝x高文光)


發現手遊的卡面光晝的好合就來玩了,可能以後不定時玩(?)

少歌手遊光晝合圖

Revue服(星二)

Revue服新卡面

圓桌騎士(蘭斯晝x高文光)


發現手遊的卡面光晝的好合就來玩了,可能以後不定時玩(?)

斑纹仓鼠✨光昼合同预定中

🎉中文光昼合同本火热预定中!🎉

書名: 四季風物詩

CP: 少女歌劇 神樂光X露崎真晝

頁數: 約90頁

大小: B5

繁體中文, 直排, 翻譯以手遊為準, 沒有R18

預定發售期: 4月頭

主催: 月餅 封面: YKZ

參與者(排名不分先後) :

文組- 月餅 、玥炭 、 自由 、 羽柴

圖組- 玥炭 、 羽柴 、YKZ 、 ...

🎉中文光昼合同本火热预定中!🎉

書名: 四季風物詩

CP: 少女歌劇 神樂光X露崎真晝

頁數: 約90頁

大小: B5

繁體中文, 直排, 翻譯以手遊為準, 沒有R18

預定發售期: 4月頭

主催: 月餅 封面: YKZ

參與者(排名不分先後) :

文組- 月餅 、玥炭 、 自由 、 羽柴

圖組- 玥炭 、 羽柴 、YKZ 、 桐 、 牧狼放 、 斑紋倉鼠 、 TLKwan 、 白魚犮 、 扣肉

每本 100HKD / 400TWD / 90人民幣 (不含運費)


预定链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jNf09Sgd76X6lQ1rCA17PnRD3pFcHpikg-kTHufdgS8/edit(打不开的请发邮件到仓鼠邮箱)


截止日期3月31日,不要错过啦!!

靳歆諼
晝:吃點心前記得要洗手哦~ 能...

晝:吃點心前記得要洗手哦~

能動嗎?!


晝:吃點心前記得要洗手哦~

能動嗎?!


牧狼放

为参与的光昼本做下宣 传✨☀

有想预定的朋友可以私信我,回答下方的问题,把信息发给我,我转达给主催,到时候可能会从主催那里收到详细寄送事宜和各种通知!

(宣传图我也发出来了,包含这次合本的,还有一些月饼桑的作品宣传图)

【详情信息】

****未有出場次的打算,填了這表單等同預訂,請勿棄單*******

*香港台灣內地不拘 請儘管填寫!*

***由於疫情關係,寄往中國的可能需要更長時間***

光晝合本

書名: 四季風物詩

CP: 少女歌劇 神樂光X露崎真晝

頁數: 約90頁

大小: B5

繁體中文, ...

为参与的光昼本做下宣 传✨☀

有想预定的朋友可以私信我,回答下方的问题,把信息发给我,我转达给主催,到时候可能会从主催那里收到详细寄送事宜和各种通知!

(宣传图我也发出来了,包含这次合本的,还有一些月饼桑的作品宣传图)

【详情信息】

****未有出場次的打算,填了這表單等同預訂,請勿棄單*******

*香港台灣內地不拘 請儘管填寫!*

***由於疫情關係,寄往中國的可能需要更長時間***

光晝合本

書名: 四季風物詩

CP: 少女歌劇 神樂光X露崎真晝

頁數: 約90頁

大小: B5

繁體中文, 直排, 翻譯以手遊為準, 沒有R18

預定發售期: 4月頭

主催: 月餅

封面: YKZ

參與者(排名不分先後) :

文組- 月餅 、玥炭 、 自由 、 羽柴

圖組- 玥炭 、 羽柴 、YKZ 、 桐 、 牧狼放 、 斑紋倉鼠 、 TLKwan 、 白魚犮 、 扣肉

每本 100HKD / 400TWD / 90人民幣 (不含運費)

有彩圖有文有黑白圖有漫畫

這麼豪華的陣容 身為光晝P的你可以不買嗎!! 給我買爆!!!

會有電子書,將在實體書發售後一段時間才會設立

光晝合本終於來到這一步了!

開放預訂表單了喔!

如有任何問題可在此留言!

月餅的育兒手記也在這表單裡一拼填寫 謝謝大家

歡迎轉載!

如無法填寫表單

請聯絡任何一位參與者代為填寫

 請他們回答以下問題:

1. 你的暱稱

2. 你住在哪裡? (HK/台灣/中國內地)

3. 你想買多少本?(合本/育兒手記/同居日常1)

4. 聯絡方法 (例如噗浪、EMAIL、巴哈、百合會、微信等 請註明是哪個方法及留下ID/網址/EMAIL , 請確保會檢查/上線,可以找到你的。) (建議EMAIL) (P.S.主催月餅沒有微博沒有老福特只有微信/百合會,中國內地請只選微信/百合會/EMAIL)

月饼桑的宣傳圖也帮忙放出来了w大家有兴趣也可以看看哦。

靳歆諼

白色情人節回禮


塗鴉跟手寫,看不懂請自行腦補

白色情人節回禮


塗鴉跟手寫,看不懂請自行腦補

牧狼放
小光的背带裤 色稿 笔触再次放...

小光的背带裤 色稿


笔触再次放飞自我ww😂

对光昼是真爱所以我感觉…会是个很肝的长期工程qwq……又想画分镜黑白漫画又想画彩图,超难抉择 因为都想用来表现罗杀大大笔下那美好的瞬间qwq


总之先把光光的背带裤画了www因为是色稿初期,笔触上天()所以可以离远看或者眯着眼看,会有个大概效果印象ww


因为估计是要画一段时间了,所以先发出来色稿展示一下大致感觉


(画分镜的时候才想起来将近五个月前还有画了一半的迷宫漫画没完成…啊…我…慢慢还债吧qwq…———不过之后连续两篇的迷宫abo我已经写完了,就等漫画配套一起发出去了(求生欲)🥺🤣🤣!!...


小光的背带裤 色稿


笔触再次放飞自我ww😂

对光昼是真爱所以我感觉…会是个很肝的长期工程qwq……又想画分镜黑白漫画又想画彩图,超难抉择 因为都想用来表现罗杀大大笔下那美好的瞬间qwq


总之先把光光的背带裤画了www因为是色稿初期,笔触上天()所以可以离远看或者眯着眼看,会有个大概效果印象ww


因为估计是要画一段时间了,所以先发出来色稿展示一下大致感觉


(画分镜的时候才想起来将近五个月前还有画了一半的迷宫漫画没完成…啊…我…慢慢还债吧qwq…———不过之后连续两篇的迷宫abo我已经写完了,就等漫画配套一起发出去了(求生欲)🥺🤣🤣!!


总之我会在工作赶稿之余加油的…qwq

靳歆諼

吸血鬼小光跟高中生真晝


不管什麼設定,小光只要弄髒都會被真晝碎念一頓


光:????


最後一張動圖能動嗎?

吸血鬼小光跟高中生真晝


不管什麼設定,小光只要弄髒都會被真晝碎念一頓


光:????



最後一張動圖能動嗎?

罗杀方程式

小事 8

周二,圣翔中学,校委办公室。

“痛心疾首啊…”八云主任在会议室前踱来踱去,“伤风败俗啊…”

她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丧尽天良!!”

拍完桌子她无力地扶住额头,“最近,早恋的娃实在是太多了!”

老师们在下面窃窃私语了一阵子,走驼老师抿了一口茶,“没必要发那么大火吧…”

“有必要!!”八云主任义正辞严,“之前的主管会议,校长严厉批评了高二年级的男女早恋现象!竟然有孩子明目张胆地在宿舍楼底下亲嘴儿!”

坐在末尾的男老师忽然笑出了声,八云主任眉峰一振,冷冷地看了过去,“还笑!你们班的远山!天天骚扰二班那个西条!运动会那次...

 


 

 

 

周二,圣翔中学,校委办公室。

“痛心疾首啊…”八云主任在会议室前踱来踱去,“伤风败俗啊…”

她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丧尽天良!!”

拍完桌子她无力地扶住额头,“最近,早恋的娃实在是太多了!”

老师们在下面窃窃私语了一阵子,走驼老师抿了一口茶,“没必要发那么大火吧…”

“有必要!!”八云主任义正辞严,“之前的主管会议,校长严厉批评了高二年级的男女早恋现象!竟然有孩子明目张胆地在宿舍楼底下亲嘴儿!”

坐在末尾的男老师忽然笑出了声,八云主任眉峰一振,冷冷地看了过去,“还笑!你们班的远山!天天骚扰二班那个西条!运动会那次我就不说了,之前还送玫瑰花,天天去班里面堵人!就恨不得摆蜡烛告白了!西条那可是冲清华的料子!谁耽误的起?!”

“那人家也看不上他啊…”男老师委屈巴巴地瘪嘴。

“老师们,这种现象我们一定要引起重视,”八云主任双手按在桌子上,威压扑面而来,“学校要办国家重点班,上面下来了指标,得有六十个985,十个清北复交才给批。这批高二的娃这么皮,再这样下去,我们没法完成既定目标,所以必须行动起来。”

“之前不是抓过好一阵子么?难道没效果?”走驼老师举起手。

说到这里八云主任就气不打一处来。明面上和这帮兔崽子斗智斗勇是她从业生涯以来最大的挫折!也是最大的污点!

“你们忘记了两周前的惨痛教训么?”她继续痛心疾首,“我和中泽老师天天在小树林和食堂里严防死守,结果呢?结果呢?!他们竟然贿赂小卖部老板,把阵地转移到了学校早就封死的后门那里!所以我们要制定周密的作战计划!”说到激动处八云主任有些口干舌燥,喝下一大口茶水,“我把它命名为鸳鸯陷阱!”

这什么鬼名字…走驼老师默默吐槽。

八云稳稳地坐下来,双手交叉,抵住额头,“请诸君拿出纸笔,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放过,作为行动指导,切记不要外传。那帮崽子鬼精鬼精的,万一泄露,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于是乎…

“中泽你去堵前门!就一条路!”

操场里黑灯瞎火,小姑娘慌张中跌了一跤,男孩背起她就跑。中泽老师一把脱下校服拔腿就追;与此同时,走驼老师慢悠悠地从阴影中现身,默默分开了一对亲的难舍难分的小情侣;理科班的男老师狞笑着拍住男同学的肩膀…

当晚,一批风风火火的值班老师化身反侦察高手,分别从食堂、小树林、操场乃至宿舍天台死角捉住了八对情侣,雷霆之势宛如扫黄大队重现江湖。

第二天私下批评,集体写检查,学生情侣战战兢兢面如败狗,单身狗看热闹不嫌事大,小崽子们节节败退,毫无胜算。

首战告捷。

 

 

周五。

小光趿拉着拖鞋走向教室,她发现今天的宿舍楼异常安静,躲在楼缝里打啵的小情侣都跑得无影无踪,野猫趴在垃圾桶上吃鸡骨头吃得浑然忘我。

见鬼了?

走到小卖部前,小光这才想起真昼让她买修正带,拿了东西准备付钱,她忽然瞥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无声地驶停,老板把零钱找给她也没见车里下来人。

她狐疑地贴着车子绕了一圈,车窗都贴上了一层膜,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她警惕起来,最近真昼神神秘秘地告诉她,女生宿舍楼外总有一个裸男甩着膀子晃荡,怕不是哪里来的变态…小光的脸几乎要贴到驾驶座车窗上时,真昼叫住了她。

“小光!”

“嗯?”她懒洋洋地直起身子。

“东西买好了吗?”

“给你。”小光把修正带递过去,“自习?”

“我还没吃饭呢,”真昼背着双手,方口皮鞋羞怯地蹭着地面,她抬起头笑笑,“陪我去吃炒粉嘛…”

“去。”小光大步一迈。

“等一下,嘴没擦干净…”真昼拉住她的手腕,掏出餐巾纸在这大龄儿童的嘴上抹了一把,小光一开始有些嫌弃地避开,最后在对方严厉的审视下乖乖把嘴伸了过去,让人家擦完。

“走吧~”真昼抱着她的胳膊欢天喜地的走了。

两个小年轻的背影逐渐远去,桑塔纳里,神经紧绷的八云主任长长地松了口气。她摘下墨镜,副驾上是一脸无辜的中泽老师,俩人都是墨镜+对讲机的装扮,两条神棍似的缩在车里。

“呼…差点被发现了。”八云主任再度戴上墨镜,“这帮小鬼够机灵的。那个穿背带裤的女孩子,是你们班的吧?”

“嗯,也是个刺儿头。”

“怎么说?也早恋?”八云心中一紧。

“不是不是,”中泽老师摆摆手,“高一也是我班上的,差点带着一帮男孩子把小卖部给砸了…”

“这么嚣张?!”

“也不怪这帮崽,小卖部的开水瓶胆把人家朋友烫伤了,这孩子正义感比较强,就去要个说法。”

“也很可疑啊…”八云托起下巴。见周围没人,她打开车窗吸了口气,头顶星光黯淡,一副风雨欲来之势。

“你说这帮小鬼是不是收到风声了?怎么一对小情侣也没有?”

“没下晚自习呢…”中泽老师打开手机游戏,小声逼逼道。

 

 

 

11月2日,星期五,20:20,离晚自习下课还有10分钟。

奈奈坐在最后一排,翘着二郎腿和同桌男生聊天,眼睛不时在前排打转。

她发现了一些微妙的不同:比如小光趴在桌上睡着了,真昼正在偷偷戳她的脸;比如天堂那只呆头鹅坐在克崽身边笑得一脸恶心。

还有一点——

老班今天的笑容,也格外淫荡,茶色玻璃镜都挡不住他眼里猥琐的光。

奈奈警觉起来。听楼上的哥们说这两天有不少恋爱狗落网,二十几个人站在办公室里写检讨,场面一度壮观到副校长都跑过来围观;没被捉到的东躲西藏,听说有位兄弟因为溜得太快把女朋友扔一边导致当场分手;昨天华恋也无辜被抓,三男四女三对情侣,就她一个跑出去上网的。

难不成这帮老狐狸转变战术,开始撒网了?

妈的,晚上还约了纯那出去散步,不会被捉吧…听说有对骚男也中计了,被爹妈吊起来锤,现在还在二院里躺着呢。不过她也很是佩服同志们死亡如风常伴吾身的精神,毕竟昨天还在女厕所后面的露台上看见四班班花和一个体育生激情舌吻。

…没味儿么??怎么下得去嘴??

“小班长给你的~”前桌拍过来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条。

奈奈慢慢把它打开,粉色便签纸,黑色0.5中性笔,字迹娟秀,写了满满一张:

【上午那道题目我去问了老师,答案没有问题,还是常规算法,就是把相对高度算出来之后加一个三角模型进去,你可以试试。

室友问我是不是恋爱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想着干脆别和你走那么近?被人发现可不太好…你把我带坏了,你说怎么办?】

底下补了一行小小的字:

【华恋说后门炒粉隔壁的炸串特别好吃,散完步一起去?】

纯那转过头来看她,眼里流淌着一层雾蒙蒙的光。

去去去!!为什么不去!!奈奈对着前桌疯狂点头。

 

 

 

“1号1号,目前情况如何?”

主席台后的草丛中探出一只脑袋,此人一身肥大的校服,头上还顶着几根杂草,形迹可疑——

年级主任,八云。

“公厕没问题,over。”生物老师沙沙的声音,“主任,我提个事,男厕所堵了一礼拜了,能不能找人来修修?”

“事后再议!”八云恶狠狠地换到公共通讯频道:

“各部门注意,各部门注意!宿舍楼之间的墙缝也不能放过!记住拍照留证据,不要看到一对就动手,我们要撒更大的网捞更多鱼!蹲点开始!”

 

 

“怎么了?”

纯那停下脚步,身边这只大金毛从进操场开始就疑神疑鬼的,一点点风吹草动就频频回头。

“总感觉背后凉嗖嗖的…”奈奈摸了摸脖子后面的鸡皮疙瘩。周五有不少人来操场上跑步,当然也可能潜伏着抓现行的老师…不过是敌是友很难分辨。

“走吧,”纯那歪了歪脑袋,一缕发丝从耳侧滑落。

奈奈走上前牵住她的手,纯那手心温热,指尖凉凉的,她轻轻握紧,把那只右手揣进了自己口袋中。

“...笑什么?”奈奈一脸懵。

纯那的右手灵巧地逃脱她的掌心,顺着口袋一路摸索下去…从底部接缝处又伸了出来。那只右手张牙舞爪地示威,不小心把洞口又扯大了一些。

纯那笑得更大声了。奈奈只能捂脸…估计是哪次爬墙刮烂的。

“回去我帮你补。”

“...哦”

“寝室有针线么?”

“应该…没吧?”想想寝室那几个神人…肯定莫得。

“没关系,我有,”纯那牵着她继续往前走,“以后别出去上网了。”

小秘密被戳破奈奈倒不觉得尴尬,她乖乖跟在这人身后,偷偷看她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睛。两个人牵着手在塑胶跑道上慢悠悠地散着步,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下星期有数学小测吧?你上点心。”

“数列听不懂啊~~”

“我都讲了多少遍了…而且你每天题目都白做了?”纯那昂着脑袋看她,目光中有一丝学霸看学渣的嫌弃,“周六别玩了,我去你宿舍。”

“好啊”奈奈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她身上,亲了亲她的额角,“那我屯点零食,你想吃什么?”

“别这样…被人看见了…”纯那搭住她的胳膊,轻轻顶了一下她的下巴颌,奈奈像只熊一样抱住她,根本挣脱不开。

“我问你,”纯那索性不挣扎了,停下步子,“你是不是老早就…”

“什么?”

“那天晚上啊啊!!”纯那摇晃着马尾辫,满心烦躁。该问什么?你是不是老早就盯上我了?每天早上提前去班里,每天带两杯豆浆,那些题目你根本就会做吧?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自己的目光…纯那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想到宿舍床上那个泡面味的吻,她就羞愤欲死。

纯那在她怀里转过身,将脸贴在了她跳动的胸口上。

“我早就知道了,”她慢慢地说,感觉自己的声音在与她的胸腔共鸣,“谁会一直问一个知识点啊…”

“我是个学渣啊…”奈奈哭笑不得的声音。

嗡鸣声包裹着纯那的耳朵,她伸手穿过校服,贴在了奈奈瘦削的背上,女孩子纤细的骨骼让人不自觉地想再抱紧一点,“我也一直…喜欢你的。”

奈奈忽然明白那些哥们冒死都要早恋的原因了。

她低下头,第二次吻住了纯那的嘴唇。这次没有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泡面味的舌头,女孩一开始害羞地别开脸,慢慢地,她开始热切地迎合,奈奈捧着她的脸想进一步深入…

“都给我住嘴!!”身后忽然传来中气十足的嘶吼声。与此同时,十几束强光手电筒刷刷亮起,照向了两人!

完!了!

奈奈下意识将纯那的脸藏在怀里,脑子里已经在推演接下来的剧情:被当场拆穿、老师花式震惊,然后深表同情地叫家长,自家老爹一脸冷酷地开着跑车来到学校…

身边一群跑着步、穿着校服的人忽然凶神恶煞地扑上来…冲向了背后???

“别让他们溜了!!”八云主任豪迈的笑声。

…NMD我身边怎么这么多人?!还真是不怕死啊!奈奈彻底惊了。

当然,这其中就包括天堂和克洛。

“都怪你!都说了去看电影,非要来散步!!”克洛一巴掌扇在天堂背后。

此时,两人正匍匐在操场中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向前爬行,试图冲开扫黄大队的包围网。

“这下怎么出去?”克洛小声问。

天堂心说其实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能走了吧?两个姑娘那帮人也不会多想…

但是她有一件更想做的事情。她拍拍身边的草坪,示意克洛躺好。

“怎么了?”克洛一时不能理解这只呆鹅的脑回路。

天堂翻身压了上去,长发从肩侧滑下,落在克洛迪娜脸上,搔得她痒痒的。

“干什么?”克洛轻轻笑了出来,伸手捧住天堂的脸,“不怕被抓?”

“不怕,”天堂笃定地说,“我们俩锁定了清北名单,八云主任不会怎么样。”

“退学了怎么办?”

“去隔壁高中。他们之前想花二十万挖我来着。”

“那我也去。”

这人看起来憨憨的,其实比谁都要狡猾啊。

在满操场的嚎叫与凌乱的手电筒光柱中,天堂第一次吻上了她的嘴唇。

 

 

这头操场闹得鸡飞狗跳,小光和真昼已经吃完夜宵,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为了抄近道小光挑了条路灯年久失修的小路,一路贴着墙绕过去,就能直达宿舍后门。

“走慢一点!”真昼牵住她的衣角。

小光一脸冷酷地回过头,脸上没什么表情,脚步却是慢了下来,“天堂说最近在查早恋,让我们小心一点。”

嗯??

“...不要被误伤。”

说话不要大喘气啊!!

真昼嘟着嘴内心忿忿,看见小光的歪了一边的背带下意识想给它扶正,小光忽然拉住她的手,

“前面有人。”

坏了,难道是天天游荡在宿舍楼下的变态裸男?真昼欲哭无泪。

小光眯起眼盯住那个背影,白底红条的外套似乎是圣翔的校服,只见那人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一路还拿着手机咔嚓乱拍。

…这人神经病吧。

她牵着真昼坦然地走过,要真是变态那也没办法…口袋里的诺基亚不知道能不能用来自卫。

“站住!!”凶狠又熟悉的声音。

强光手电筒打在脸上,“哼哼,早恋被抓到了吧?把脸露出来!”

“…老班?”小光挡住眼睛,一脸诧异。

“怎么是你俩?”班主任也惊了,“大晚上不回宿舍在这儿闹什么鬼?快回去!”

真昼绕过班主任的手电筒,弱弱地拉着小光的袖子走了。

“这是干什么啊?”真昼惊魂未定地回头,委实来说被怒喝的那一瞬间,真有种偷偷恋爱被抓包的感觉。

“估计是抓错人了吧。”小光安慰般揉了揉她的脸,“回去睡觉!”

“……”真昼的声音细若蚊吟。

“什么?”

年久失修的路灯闪了闪,真昼停下脚步,一直低头看鞋子,不知在盘算些什么。

“你说什么没错?”小光回过身,搭上她的肩膀。

“…我说没抓错!!”真昼忽然搂住她的脖子,在小光脸上飞快地印下一个吻,捂着脸跑了。方口皮鞋在路面上敲击出响亮的噼啪声,女孩敞开的校服在墙上映出修长的影子。小光愣愣地捂着脸,看着那个风一样远去的身影,低下头,无声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又是开心的一天呢

记得留言!

 


牧狼放
“咪……QAQ” 把白先生玩坏...

“咪……QAQ”


把白先生玩坏了……q q


“咪……QAQ”


把白先生玩坏了……q q



韩霁はんじ

【光昼】与未来息息相关之人

避雷预警,内含少量文艺车?

cp:神楽ひかり&露崎まひる

恋人同居设定,日常向,无刀纯甜尽情享用


“我是和まひる的未来息息相关之人。”


看着相册上凛然的面庞,露崎まひる不禁回想起了这张脸的主人高中时说过的话。


和我的未来息息相关……吗?


露崎まひる的指尖描画着照片中少女的轮廓。想起她柔顺的长发曾从她的指缝中流过,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也许是认为自己这样很滑稽,露崎まひる轻笑着合上相册,将它小心地放回书架上。


阴雨的天气总容易让人想起往事,特别是一个人在家的休息日。每当这种时候,露崎まひる总会来到书架前,抽出毕业时大場なな送给全员的纪念相册翻看。这...

避雷预警,内含少量文艺车?

cp:神楽ひかり&露崎まひる

恋人同居设定,日常向,无刀纯甜尽情享用




“我是和まひる的未来息息相关之人。”


看着相册上凛然的面庞,露崎まひる不禁回想起了这张脸的主人高中时说过的话。


和我的未来息息相关……吗?


露崎まひる的指尖描画着照片中少女的轮廓。想起她柔顺的长发曾从她的指缝中流过,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也许是认为自己这样很滑稽,露崎まひる轻笑着合上相册,将它小心地放回书架上。


阴雨的天气总容易让人想起往事,特别是一个人在家的休息日。每当这种时候,露崎まひる总会来到书架前,抽出毕业时大場なな送给全员的纪念相册翻看。这仿佛已经变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她乐此不疲地翻看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重温她生命中最充实美好的时光。


总是温暖地笑着的贴心的大場なな;总是心系大家负责的星見純那;热情爽朗的石動双葉;有些不坦率但担心着大家的花柳香子;威风凛凛却为美食折腰的天堂真矢;永不服输暖心的西條クロディーヌ;像太阳一样耀眼又大大咧咧的愛城華恋;舞台上严肃正经私下又很幼稚的神楽ひかり;还有,曾经差点被嫉妒冲昏头脑的自己……


“啊!今天是……得赶紧准备准备了。”露崎まひる拿起扫灰棒,如同以前一般在手中灵活地翻转几下,像是在为自己打气一样握了握拳。


一切都是那么合适,当露崎まひる将最后一盘菜端上餐桌的时候,门铃声响起。


就和每一次一样,露崎まひる静静地站在玄关,听着钥匙开门的声音,用最温柔的笑脸迎接门外的人。


就和每一次一样,她接过对方的包,将它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就和每一次一样,将脱掉鞋的人搂入怀中,在听见“我回来了”之后轻触对方的唇。


就和每一次一样,似呢喃地念出:“欢迎回来,ひかりちゃん。”


是重复了无数次的动作,神楽ひかり埋首于露崎まひる的肩窝,然后像本能地寻求温暖一般,用有些冰凉的鼻尖轻缓地蹭着颈部柔软的皮肤,嗅着令她安心放松的,まひる的气味。


“好冰。”虽然每次都这么说,但是却一次都没推开过。


露崎まひ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她喜欢这样。神楽ひかり也很喜欢,每当露崎まひる说“好冰”的时候,因为紧挨着脖颈,她能从鼻尖感受到声带的震动。


往往在享受“まひる能量补充时间”几分钟后,露崎まひる便会拍拍神楽的背,“吃饭啦!快去洗手!”


而被推开的神楽ひかり则委屈巴巴地边走向洗手台边嘟囔着“まひるtime不够啦!”,露崎まひる便笑着拉着她坐下。


“我开动了!”


每个周六的晚餐,两人都会畅谈这一周的事,一起收拾清理餐具后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但事实上两人的注意力每次都会因紧靠着的恋人呼吸的起伏所扰乱。


“呐,まひる,刚刚那段讲了什么来着?忘记了……”


“诶?!……我也……没注意……”


看着神楽ひかり透着迷茫的眼睛,露崎まひる轻笑道:“看来不是忘记了而是ひかりちゃん也没注意看吧!”


被拆穿的某人也跟着“嘿嘿”地笑起来。


露崎まひる有时候不禁怀疑,每个周六的晚上,是不是都比其他时间过的更快,以至于总觉得和身旁的人才依偎不过五分钟,向墙上的挂钟看去,却已是接近睡觉的时候了。


“ひかりちゃん,浴室可以用了哦!”


“……一起洗?”神楽ひかり呆呆地望着露崎。


“不!”可惜露崎まひる已经不会再被她精湛的演技所骗到了。


“唔……まひる~”神楽ひかり似乎并没有死心并且试图另辟蹊径走撒娇路线。


“不行,会感冒的!”露崎まひる狠下心来将“小影后”往浴室里推,但又实在抵抗不了对方委屈到下一秒就要落泪的湿漉漉的眼睛,只得添上一句:“快去,我在房间等你。”


“是!请务必等我!”


神楽ひかり试图掩饰眼中流转的欢喜,露崎まひる却仿佛看见了她并不存在的兴奋摇动的尾巴。


被恋人的反应逗笑,露崎まひる熄了除走廊外的灯,坐在书桌前,开始写今天的日记。


她会把没对神楽ひかり表达的,对她表达了的满满的爱意都写下来。


也许很多年后再一起看这些回忆会是一件浪漫的事。


露崎まひる如此想着,每天都用心记录着。


写完日记后,露崎まひる将房间的灯光调暗,在有些暗的环境下,等待着她的光。


“久等了。”神楽ひかり着一件单衣,一双笔直的腿露在外面,且四季如此。


“真是的,都说了要好好穿睡裤的吧?这可是冬天啊,要是我忘记开暖气可就糟了。”露崎まひる鼓着嘴,气哼哼道。


“你不会,”神楽ひかり爬上床,在鼓着气的圆圆的脸颊落下一吻,“而且,很快就会脱的,不是吗?”


温热的鼻息打在露崎まひる的脸侧,痒痒的,像是猫爪子在心上挠痒。


露崎まひる叹了口气,双手贴上神楽ひかり刚出浴微微泛红的脸,有些无奈地道:“就算是也不行啊。”


沐浴后的神楽ひかり的身体与平常不同,要更为温热一些,在寒冷的季节,抱起来就像一个人形的暖宝宝。


不过露崎まひる很快就没法这么想了,在神楽ひかり身上热气的渲染下,伴随着不安分的撩拨,她的皮肤也慢慢被暧昧的粉红所浸染。像点了火一般,露崎まひる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皮肤温度的上升,和明显变得不稳的气息,她的喉咙似乎也随着恋人的触碰而变得燥热。


“まひる?”面对神楽ひかり的征询,露崎まひる只用一个吻来代替回答。


早已不是当初青涩害羞的少女,现在的她早已学会恰当的诚实,尤其是在这个时候,每个周六与神楽ひかり一起度过的“秘密时刻”。


从轻啄到深吻,轻抚到深拥。轻灵朗丽的声音变得低沉,温柔如水的声线带上情欲。皮肤上渗出的汗意,越发变得不规律的呼吸,每一次起伏都被对方调动着,如同华尔兹的共舞,思想在混沌与爱意中旋转沉沦。


不停呢喃着对方的名字,用“我爱你”代替千言万语,直到大脑变成空白,意识变得模糊。


『呐,一起跳永不停止的双人舞吧!』


先睡着的永远是神楽ひかり,而露崎まひる会用手顺着她的长发,数着她的呼吸,静静地抱着她。


“我是与的未来息息相关之人。”


每当此时便能想起,正如神楽ひかり所言,她如今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每一个笑容,每一个心动的瞬间,都与她密不可分地交融着。未来的每一次,也将如此。


当露崎まひる也进入了梦乡,房间里便只剩下两人平稳的呼吸。就在她们正享受甜蜜的睡梦中时,窗外的世界也正在——


『夜尽天明,迎来真昼。』


End



ps:啊,人妻昼爱了,甜甜的安稳的爱情,好き!

(刚决定来lof发文,想要关注和小红心小蓝手!)

靳歆諼
教授晝X夏洛光 這搭配很香啊。...

教授晝X夏洛光


這搭配很香啊。


教授晝X夏洛光


這搭配很香啊。


YUINE
写的非常短的文,配的图好像画...

  写的非常短的文,配的图好像画得大了些(笑),不过果然就是光昼真是太好了呀。然后是正文。

  露崎同学因为revue的原因变成小孩子了。
  早上的日常点名时纯那得到了这个消息。
空气似乎停滞了几秒,她抬手推了推眼镜,对着消息的来源——爱城同学一字一字地重复道:“露-崎-同-学-变-成-小-孩-子-了?”
  “是这样的哟,纯纯。”看起来完全不担心的华恋乖乖地点了点头。
  嘶——的一声深吸了口气后,纯那揉着额头上暴跳着的青筋,“咆哮”一声:“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啊!”
  华恋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灿烂地一笑:“小光说不用担心的,她会...

  写的非常短的文,配的图好像画得大了些(笑),不过果然就是光昼真是太好了呀。然后是正文。

  露崎同学因为revue的原因变成小孩子了。
  早上的日常点名时纯那得到了这个消息。
空气似乎停滞了几秒,她抬手推了推眼镜,对着消息的来源——爱城同学一字一字地重复道:“露-崎-同-学-变-成-小-孩-子-了?”
  “是这样的哟,纯纯。”看起来完全不担心的华恋乖乖地点了点头。
  嘶——的一声深吸了口气后,纯那揉着额头上暴跳着的青筋,“咆哮”一声:“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啊!”
  华恋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灿烂地一笑:“小光说不用担心的,她会照顾好小小的真昼酱的。”
  “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吧……”纯那不知第几次地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去看看露崎同学。”
  “那我去帮忙告诉老师吧。”一直听着两人谈话的奈奈主动说道。
  华恋却冲着她摆了摆食指:“NonNon哒哟,Banana,revue的话要保密的哟。”
  又是半晌的沉默。
  “总之先看看露崎同学吧……”
  “好。”

  圆圆的脸蛋,白白的肤色,长长的睫毛因为呼吸轻轻地抖动着。
  浓黑的发,发上小巧的星形发饰闪着漂亮的金光。
  “要乖乖的哟。”轻轻帮怀中的小家伙别去耳边的碎发,光罕见地叹了口气。原来家务这么难的吗?她的目光落在了勉强收拾干净的床铺上,嘴撇了撇。又转回无意识拽着自己衣袖安静睡着的真昼,嘴角微微翘起:“可爱。”想……在意识到自己想法后不动声色地捏捏手边的Mr White。
  神乐光,你不可以趁着真昼变小那么做。
  可是……她紧盯着同寝好友因为变小圆嘟嘟的脸和小小的樱色的唇,深吸了一口气。
  小真昼果然好可爱……
  “小光!”
  突然的推门声打断了她显然不合时宜的妄想。
  “华恋。”
  “我带纯纯和Banana来了哟,真昼酱还好吗?”
  看了看多年好友和其身后一脸担忧的班长与大场同学,光轻轻摇了摇头:“真昼、睡着了。”
  “唔……”话音未落,怀中小小的人儿皱着小      眉头睁开了眼睛,“光桑在做什么……”又似乎注意到了门口的华恋和两个没有见过的人,身子微微地向光怀里缩了缩。
  光本因好不容易哄睡的人被吵醒而紧皱的眉头松了松,轻轻地抚了抚小家伙的头发:“真昼感觉怎么样?”
  “没事的。”乖乖地摇了摇头。
  “还好还好,”纯那已经走了过来,“露崎同学变得还没有那么小。”
  “这是星见桑和大场桑。”
  “真昼今天晚上就会好。”
  分别对两边的人做了解释。
  幸得友人们理解力都不错,光的解释轻松了很多。
  “……那就交给小光吧。”拉着仍不放心的纯那准备离开的奈奈这么说了。
  “可是……”
  “没问题的,纯那酱,她们会照顾好真昼酱的。”
  “……好吧,露崎同学的话她们会照顾好的。”
  两个人并肩走了出去。
  “小光,我也要走了哟,我会和老师说你们生病了的。”本和真昼玩着扮家家游戏的华恋站起来了身,“要好好照顾小真昼呀。”
  “虽然我也想留下来照顾的……唔……不过还是交给小光吧,毕竟是小光嘛。”自言自语地说完了话,对光做了个鬼脸就跑掉了。
  “华恋……”光与小真昼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果然还是那样的华恋。“真昼,饿吗?”她看了看大场同学留下来的香蕉松饼。
  “可以吃一点吗?”看到了面前这个“大人”的渴望,从小温柔的真昼用小手拿起叉子递给了身边的人。
  “谢谢。”光接了过去,“真昼还想做什么?”看着用叉子小口吃着松饼的小真昼,她也用快速吃松饼的动作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不太知道要怎么和她相处啊,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
  或许在她看来不仅仅是朋友吧。
  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喜欢这个会温柔对她的室友,喜欢她收拾床铺是微微垂下的长发,喜欢她弹奏钢琴时美丽的样子,甚至喜欢她轻轻斥责自己时可爱的表情……每一个样子的她,她都喜欢。
  “唔……光桑陪我一起玩这个吧。”此时小小的她举起了手中的棒球猫。
  也很喜欢哟,真昼。
  “好。”是刚刚与华恋玩的游戏,她拿起了手边的Mr White,“嘿!我是超绝正义的化身,今天就由我来制裁你!”
  “嘻嘻嘻……”小真昼抱着棒球猫笑着回道,“光桑好好笑,不过……”
  她提高了一个声调:“那看看我们到底谁厉害吧!接招!”说完,她拿着棒球猫撞了过来。
  光也好笑地撞了回去:“来吧!”
  不大的房间中,欢笑声里,两个人不知用了什么台词,一直“打”到了天色微暗。
  躺在真昼的床上,光抱着Mr White问并排躺着的小女孩,“开心吗?”
  “嗯。和光桑一起玩很开心的。”
  “那太好了。”
  小真昼抬手撩了撩挡住光眼睛的碎发:“我最喜欢光桑了。”
  “那也太好了……”
  光突然意识到面前的人在说什么,又自我安慰道这只是一个小孩子的话,眼神却因为害羞垂了下去。“是吗?”
  “妈妈说有人这么关心真昼的话,他一定是喜欢真昼的。”虽然记不太清了,但昨天刚有意识时将自己紧紧抱在怀里的是这个人,“那光桑喜不喜欢真昼呢?”
  “这个……”
  光抬头看了一眼清澈地望着自己的小女孩,又低下头。
  “喜欢……”非常喜欢。
  真昼笑了出来,头上绑着的小触角似乎也动了动:“我也喜欢光桑哟!”又凑到光的怀里,眼皮渐渐合上,“困……”
  “睡吧,我在这里的。”
  光搂了她,也闭了眼睛。
  总有一天,我会认真地向你表达。
  我喜欢你。

  “小光,该起床了。”
  “唔……”
  “睡好了吗?”
  “真昼你变回来了……”
  “变回来了哟,小光。”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葛林z
昨晚做了关于光昼的梦(第一次啊...

昨晚做了关于光昼的梦(第一次啊第一次!

大概是小光不知道真昼喜欢棒球猫天天向真昼吐槽棒球帽哪里哪里不好

有一天真昼给大家发她夹回来的棒球猫公仔(别问为什么,我忘记了)见到小光过来,掏出了一个Mr.White 说“小光是更喜欢Mr.White的吧”

这时小光才知道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指在真昼面前吐槽棒球猫)拿着真昼送的公仔在想着明天怎么道歉

(至于我为什么会画这个场景,是因为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梦到这一刻的时候,我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很欣慰的声音“小光长大了啊”

昨晚做了关于光昼的梦(第一次啊第一次!

大概是小光不知道真昼喜欢棒球猫天天向真昼吐槽棒球帽哪里哪里不好

有一天真昼给大家发她夹回来的棒球猫公仔(别问为什么,我忘记了)见到小光过来,掏出了一个Mr.White 说“小光是更喜欢Mr.White的吧”

这时小光才知道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指在真昼面前吐槽棒球猫)拿着真昼送的公仔在想着明天怎么道歉

(至于我为什么会画这个场景,是因为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梦到这一刻的时候,我脑子里响起了一个很欣慰的声音“小光长大了啊”

牧狼放

是什么蒙(闪)蔽(瞎)了我的双眼……呜呜呜最喜欢看这两人在一块了qwq!!!怎么这么美!!


hrk低头看手手的小动作超可爱,跟坐得稳稳当当前辈对比莫名戳……

两人一块后仰倾斜是什么萌死人的操作啊啊啊qwq!!


不行我的眼里只有这对前后辈了qwq…!(倒地去世.jpg)

是什么蒙(闪)蔽(瞎)了我的双眼……呜呜呜最喜欢看这两人在一块了qwq!!!怎么这么美!!


hrk低头看手手的小动作超可爱,跟坐得稳稳当当前辈对比莫名戳……

两人一块后仰倾斜是什么萌死人的操作啊啊啊qwq!!


不行我的眼里只有这对前后辈了qwq…!(倒地去世.jpg)

靳歆諼
聽說今天是貓貓日(不要疊字啦!...

聽說今天是貓貓日(不要疊字啦!


一覺醒來枕邊人長了貓耳朵跟貓尾巴,怎麼辦?(下收⋯⋯有到R18吧?


聽說今天是貓貓日(不要疊字啦!


一覺醒來枕邊人長了貓耳朵跟貓尾巴,怎麼辦?(下收⋯⋯有到R18吧?


靳歆諼
真晝一定很緊張巧克力會沾到衣服...

真晝一定很緊張巧克力會沾到衣服


然而小光只會嚼嚼嚼

真晝一定很緊張巧克力會沾到衣服


然而小光只會嚼嚼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