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熙

60.7万浏览    1507参与
是时简不是时间

光熙一家


后来还是会偶尔做梦梦到过去。


缺了小僵尸😢实在是太难找人了..抱歉

光熙一家


后来还是会偶尔做梦梦到过去。




缺了小僵尸😢实在是太难找人了..抱歉

hagikase

[光玛]死局皇后

想有人去爱的玛奇玛会得到怎样的拥抱

时间线是光熙还和岸边搭档的时候的时间线


谢谢阅读,以下正文


光熙是一个不知道老的人,什么时候都是十分年轻的样子,所以,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她也不和别人说她的年龄,更不提及过去,光熙是生活在社会里,和社会发生着各种联系,被一些人知道的人。


「以下为您播报今日的早间新闻,近期,东京多个区域出现恶魔伤人事故,根据公安的新闻发布会,这些事故由同一恶魔所为,具体情况,公安还在跟进中,相关人员表示,抓到这个恶魔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请各位市民在外出的时候请注意安全。」


光熙看着电视里穿着奶油白色的职业装的女主播播报的早间...

想有人去爱的玛奇玛会得到怎样的拥抱

时间线是光熙还和岸边搭档的时候的时间线


谢谢阅读,以下正文


光熙是一个不知道老的人,什么时候都是十分年轻的样子,所以,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年龄,她也不和别人说她的年龄,更不提及过去,光熙是生活在社会里,和社会发生着各种联系,被一些人知道的人。

 

「以下为您播报今日的早间新闻,近期,东京多个区域出现恶魔伤人事故,根据公安的新闻发布会,这些事故由同一恶魔所为,具体情况,公安还在跟进中,相关人员表示,抓到这个恶魔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请各位市民在外出的时候请注意安全。」

 

光熙看着电视里穿着奶油白色的职业装的女主播播报的早间新闻,新闻的内容光熙是知道的,因为那个恶魔的事情最近从别人那里转到了她的手上。

 

早间新闻播完之后,光熙关掉电视,拿上公安制服的外套,套在身上,穿着一套平价的西装去上班。到了自己所属的科室的办公室的时候,光熙扫了一眼里面的人,没有多少人在办公位上。光熙看了看那些空着的位置,看来刚来的新人应该又调走了。光熙所在的这个部门,是管理恶魔相关的事情的,而这个部门下辖的这个科室,又是处理危险程度比较高的事情的科室,例如恶魔伤人事件之类的事故,大多数人对这个部门的这个科室是避这走的,大多数人不愿意进入这个科室,但是相对的,越危险的工作的薪水越高,这个说法适用于这个部门的这个科室,所以,在这个科室工作,薪水会比其他部门高,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多少人愿意进入这个科室。

“早啊,光熙。”

光熙回头一看,看到了正在往她这边走来的岸边。

“上面丢下来的那件事你看到了吧。”光熙说。

“看到啦,今天早上的新闻还说了这件事,抓到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是这么说的吧,既然把事情交给这里,恐怕想抓到那只恶魔,没有那么容易。不是说人们对恶魔越是恐惧,恶魔的力量就越强吗,现在人们的恐惧不低啊,所以,那只恶魔的力量应该也很强。”

“所以才越来越麻烦,有时候,想对付恶魔也不完全只是对魔课的工作。”

“对于别人是这样,对于你来说就不是了吧,最初的恶魔猎人。”

“最初的恶魔猎人吗?”

“对啊,在你的故乡,人们不是给这样最初的人的会有一些称号吗,我在网络检索了之后,是祖师爷,对吧,但是这个称号太显老了。”

光熙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然后她把话题扯回恶魔的话题。

“现在我要外勤去调查恶魔的事,你也要去吧。”

“去哦去哦,跟你说,最近调来的新人又调走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着。

光熙在官方的应对恶魔相关的地方工作,何至于到日本当官方的恶魔猎人,没人知道,就像没人知道光熙的具体年龄。找不到有很深关系的人,唯独在她身边比较久的人是岸边,但是两人除了搭档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关系,是十分普通的搭档关系,再没有比他们更普通的搭档关系。光熙说的中国语和日语都很流利。

 

光熙和岸边根据上面给的恶魔最后出现的地方来到了一个租车公司前,在租车公司的平房建筑物前是听着公司的车的停车场,停车位用白油漆画了格子,从轿车到小货车都有,周围用竹篱围了起来,公司现在大门紧闭,四周用公安专用的塑料带围着,上面吊着的禁止入内的牌子静静地吊在半空。光熙向看守着入口的片警出示了工作证,然后片警抬起塑料带让两人进到这片被围起来的地方。光熙往里面走去,看到有个女性站在租车公司的平房的门口。

“喂,女士,在这做什么?”岸边说。

“找恶魔。”女性如实说。

“找恶魔?”岸边不记得有其他的恶魔猎人也接到这个工作。

“你是公安那边的吧,你可能不知道,公安那边还找了民间的恶魔猎人,说是协助的。”女性继续如实说。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没有听说过这个事。”光熙在听了那陈述的话语之后说。

“你们那边有时候也不会什么都说吧,我们这边民间的恶魔猎人也不是很知道你们的事。”

光熙不否认女性的说法。

“那我们怎么叫你?”

“叫田村就好,姓呀名呀的,恶魔猎人这行要是记得多了反而记不住。”

“那你叫我光熙,这边那个嘴角缝线的叫岸边就行。”

“你说这么叫就这么叫。”

看来田村是真不关心那两人怎么叫,怕是报上假的姓名,中村也是不在意。

“那么,恶魔就在里面,是吧。”光熙说。

“嗯,但是真的很会躲藏。”

三人进到那个平房。光熙看了看之后,就抽出刀来对着看不出什么东西的地方砍了下去。那个地方出现了恶魔的尸体,岸边双手抱在一起,田村也找不到什么来说一说。过了一会,田村才想到说什么。

“和以前遇到对魔课的人不一样。”

“光熙是个不同别人的人,田村。”岸边说。

“看得出来,像这样的恶魔,都是要想办法让它出现才能打,对于大多数恶魔猎人。”

那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光熙再看到田村的时候是在世田谷。光熙到世田谷看电影,然后看完电影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田村,田村穿着圆领T恤和长裤,头发的长短没有改变。田村看到光熙,上前打招呼。

“是光熙吧。”

“是我。”

“还记得我么?”

“田村。”

“对对。”

“可有时间同我讲话。”

“有的。”

两人穿过人群,走到一个有长椅和贩售机的小巷,田村到贩售机前买了一罐柠檬水,然后光熙也买了一罐一样的,两人一言不发地坐在长椅上和柠檬水,小巷外的世田谷熙熙攘攘,光熙看着对面的建筑物的墙壁上被阳光照射的部分。

“今天来世田谷做什么来着?”田村压着身体,手臂撑着大腿。

“看电影,那种有点老的。”

“世田谷还有这样的地方可以钻进去么?”

“可以看电影的地方在世田谷不难找。”

“老电影,世田谷的电影院里不都是些赶着时鲜的电影?”

“老电影有的。”

“你看那种吗?”

“哪种?”

“有点色色,但是主题意境都不错的那种。”

光熙没有说话,把柠檬水放在长椅上。

“嗳,看看,不坏。”

“看过。”

“不坏?”

“不坏。”

世田谷的这个小巷的楼顶飞过两只羽翼大而利的鸟。

“最近,亲戚里有人自杀了。”田村说。

“节哀顺变。”

“那个人是吃了安眠药。是有计划的自杀,从医院开的安眠药,攒了一年,然后吃了这些安眠药,就死了。写了遗书,上面把自杀的原因写得明明白白,而且放在很好找到的地方,财产问题几乎没有,交通卡,电话卡里还有钱,不多,大家帮着用完了。那个人是单身,既无固定交往的恋人,也无偶尔交往的对象,但是,朋友还是有一些,这些朋友到了葬礼,一边安慰作为亲戚的大家,一边说那个人是好人,平时也开朗。”

田村晃了晃手里的罐子,想知道里面的柠檬水有多少。

“抱歉,和你说这些。”

“没事,不和别人说这件事。”

“谢谢,你很体贴,再有一件事,听听么?”

“说来听听。”

“一起吃午饭好么?”

“你如果想那就一起。”

“谢谢。”

两人把喝空的柠檬水的铝罐扔进一边正好出现的垃圾桶。随后在街道穿走一会,找了一家中档餐厅,吃了做得漂亮的白水煮鱼。

 

光熙和田村在世田谷的某个路口分别,田村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光熙再往其他地方看去的时候,看到了玛奇玛。

也许只是恰巧在这,那个女人总是能轻车熟路地出现在各种地方。

玛奇玛往光熙这边走来。光熙看了出来,就在一边等着玛奇玛。等到玛奇玛走到面前的时候,光熙才说:“最近都没有见到你。”

“对你同样。”玛奇玛说。

“来世田谷做什么?”

“看电影。”

“看完了?”

“看完了,如果不是看到你,想看一天来着。”

“那么权当没看到我就可以了。”

“看到你就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什么?”

“光熙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呢?”

“能让我喜欢的电影。”

玛奇玛像是听到了让她满意的答案一样让自己的微笑浮现。

“我喜欢人们幸福的电影。”

光熙觉得这句话从玛奇玛这里说出就像是在说一个好笑却笑不出来的笑话。

“我喜欢看到人们幸福的样子。”

“幸福的样子吗?”

“这是那些大人所说的。”

“大人?”

“对哦,大人,大人们找到我,告诉我他们想让别人过着幸福的生活,所以不得已要做一些不好的事,他们把这称之为「必要的恶」,而我有可以让别人过着幸福的生活的力量,所以有时候也不得已要做一些不好的事。你是在奇怪我会把一些人称之为大人的事吧,这么说吧,我不知道自己的两亲是什么人,一直在我身边的人都是官方的大人们,他们教给我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称之为家人,所以,当看到那些完整而幸福的家庭的时候,我由衷的高兴,当看到那些即使只有一个人也幸福的人,也由衷的高兴。”

光熙觉得玛奇玛也许是一个有着奇怪的幸福观念的人,“那么看到那些不幸福的呢。”

“也许会想办法让他们也变得幸福。”

“你自己觉得幸福吗?”

“不知道。”

光熙看了看玛奇玛,在玛奇玛的眼里看不出什么,她的笑容比视线更有某种隐喻。

“你看得到东西么?”

“你是说视力么,当然是能看到的,也许不是很好,但是看得到,不然就不钻进电影院了,光熙,至少对于我来说,看人不完全是视力,也有其他的方面,比如嗅觉。”玛奇玛看着在世田谷穿行的车子。

“嗅觉?”

“闻一闻就知道,比如说你,白水煮鱼煮得老了。”

光熙对此没有说什么。

“打算去一下奈良,能和我一起吗,个人旅游的那种,不是公务,所以也就没法报销,也没有人来接,完全是自己的旅游,两人的车票也好,房间也好,我来订。”

光熙问了玛奇玛什么时候去奈良,玛奇玛说了时间,然后光熙点点头。

 

两人选择了新干线,早早地坐了八点左右的新干线,两人的座位是挨着的,行李带的不多,两人都是背着一个背包。发车之后,光熙约看了窗外几分钟后,拿出文库本读了起来,三个多小时的新干线足够看完这本文库本时间还有余。而玛奇玛则准备睡觉,也确实睡着了,她把头靠向座位的靠枕上,然后呼吸渐渐均匀。在换乘的时候,光熙叫醒了玛奇玛,然后两人在换乘的站下车,十点多的时候,到达京都站,在站内的书店,光熙在专门放着杂志的书架上看到了一本应该是面向女性出版的杂志的封面印刷着一个女性,女性穿着职业装,看上去是在职场混得不错的女性,光熙发现这是她平时看的晨间新闻的女主持人。那位每天早早地为观众播出新闻的女主持人。光熙上前翻了翻杂志,这本杂志的内容确实是给女性写的,关于这位女主持人的栏目下是对于女性和职场的看法。光熙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间不够看完这本杂志,于是光熙想着如果文库本看完就看杂志,光熙买下了杂志,拿着杂志和玛奇玛离开了书店,玛奇玛则买了一本文库本。

在换乘后的新干线的列车上,玛奇玛问光熙怎么买了那本杂志。

“觉得我不会买这本杂志?”

“当然,找不出你买这本杂志的理由。”

“可认得封面上这人,为她买的。”光熙拿着杂志,给玛奇玛看了看封面。

“不晓得。”

“不看晨间新闻?”

“看是看的,这人和晨间新闻有关系?”

“是晨间新闻的女主持人。”

“难怪有股烤土司的味道,那种烤得恰到好处的土司,微微有点脆,既不柔软,又不僵硬,放在土司机器里,咚咚两声,土司弹起。”玛奇玛不像是说笑,她用嗅觉来认识一个人。

“正是。”

“再给一杯咖啡给昨晚的情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好歹有的。”

于是两人没再说话,只顾看文库本,中间,光熙看完文库本,然后翻开杂志,光熙先去看了那个女主持人的那一版,看完那些,光熙便不打算再读这本杂志,就在光熙合起杂志没多久,两人到达奈良。

在奈良站的站外的吃了午餐,去的是一家典型的站前餐厅,吃套餐,然后在等套餐上来的时候,吃罢套餐结账离开,光熙问玛奇玛喝不喝矿泉水,玛奇玛说喝,然后两人在贩售机买了矿泉水。

接着进入奈良站,坐三十分钟的新干线到三轮站。到了三轮站,光熙虽然不知道玛奇玛打算做什么,还是跟着她,这么想,她们前后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新干线,然后来到奈良的樱井,完全的个人旅行。玛奇玛说再走一段就快到了,光熙点点头,也没问她什么。她们走着走着,一个高大的鸟居出现了,鸟居后面是一座山,巨大山体的树木郁郁葱葱。两人穿过鸟居,沿着公路走,走了一段时间,来到另外一个鸟居前,鸟居后是参道,参道是向着神社的,玛奇玛向鸟居鞠躬,光熙跟着一起做了,然后两人穿过鸟居,走在参道的侧边。光熙一直觉得玛奇玛对任何事情都是一种十分淡然的样子,但是在这里,玛奇玛也显露了和其他人一样像是想让神明能听见自己的想法的样子。

“让我猜猜你在想什么。”玛奇玛说。

“我在想什么。”光熙顺着玛奇玛的话语接了下去。

“你在想,为什么我能在这个时候显示出这样安分的样子。”

“差不多是这样,但是。也许,你和这个地方有某种联系,这是我觉得还算合理的说法了。”

“看来最初的恶魔猎人还是懂得挺快的,公安这边和京都这边的一些契约恶魔的关系是不错,比如狐狸恶魔,本体在京都的狐狸恶魔,虽然是为了免于追杀而和公安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但是狐狸恶魔对人还是友好的,也就是说,狐狸恶魔还是比较愿意站在人这边的。但是我和这里的关系比这些关系要更深,你知道这里供奉的神明大人是哪位么?”

“日本的神明太多了,实在是有不知道的。”

“这一点不可否认,这里供奉的神明大人是大物主神,有说法是大物主神和大国主神是同样的一位神明大人,大物主神是大国主神的灵魂之一。”

光熙点了点头。

“关于我的契约的内容,如果听了,说不定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看待我了,即使如此,你也想知道吗?”

两人走到手水舍,按照步骤在手水舍进行了清洁,然后来到拜殿的前面,参拜了三鸟居。

然后也参拜了狭井神社。回到刚才的拜殿的前面,站在靠边的位置。

“继续刚才的问题,即使如此,你也想知道吗?”玛奇玛说。

“没关系的,我想知道。”光熙说。

“作为最初的恶魔猎人,你应该多少也知道我是什么。”

“就是说,你是恶魔吧?”

“正是,但是,我是希望人们能幸福的,我希望人们像一个平等的大家庭,然后大家都能幸福地生活。”

玛奇玛将两只手掌叠在一起,方向相对:“见过这样的拍手的样子吗?”

“没有。”

“这样的拍手方式,是不能给其他人看的,作为我和大人的某种契约内容,但是,这样看看无妨。”

玛奇玛放下双手。

“你刚才用了你的能力?”

“没有。”

 

从神社离开,两人去了周边的旅店,这时可以办理入住,于是,办理了入住。旅店是很早之前就建的,以和式样式的房间为多。柜台后的钥匙板上挂着房间钥匙,钥匙板上的空位很多,看来这间旅店的入住的情况还是不错的。

柜台里站着这一个年轻的女人,穿衬衫和半身裙,笔挺挺地站在柜台里。女人和玛奇玛确认了预订的房间,转身从钥匙板取下两个钥匙,钥匙板和钥匙看上去已有些年代。光熙问柜台里的女人能否在客房里抽烟,女人说,为了保持清新的空气,还是不抽为好,本旅店禁止在客房抽烟,吸烟室倒是有,想抽就去吸烟室,光熙点了点头。光熙从玛奇玛那拿了一个钥匙。两人的房间在同一个走廊上,光熙一进客房,就闻到了一点类似老房子里特有的味道,这个味道不坏,既不是发霉的味道,也不是樟脑球的味道,光熙打开了窗户,窗户上围着向外的木制栏杆,伸出一个小小的类似阳台的设计,从这里,可以看见之前参拜的高大的鸟居,庞大而安静的三轮山。

旅店没有餐厅,如果需要提供早餐和晚餐要事先和旅店说好,玛奇玛说她已和旅店说好提供晚餐,晚餐的时候果然端上了十分地道的奈良料理,两人是在光熙的房间里吃的晚餐,原因是玛奇玛想和人一起吃饭。

“果然这个单纯的吃饭是最开心的事之一。我啊,很少和别人这样单纯为了吃饭而吃饭,要不就是那种只能看着面前的饭菜,一点都不能动,只能听着上面的人讲话,要不就是为了什么别的事。”玛奇玛说,“喝啤酒吗?”

“这么说来我也有点想喝了。”

玛奇玛让人上来啤酒,然后端上了罐装啤酒。两人安静地吃着晚餐,喝着啤酒。

 

光熙来到吸烟室,那是在旅店外的一个房间,有八叠半大的房间,放了一张长形矮桌,桌上放着两个烟灰缸,都是白色瓷制的,烟灰缸的边缘镀着一圈条纹,一边还有一个书报架,上面的报纸的日期是最新的,杂志倒是比较以前的杂志,矮桌的两边放着代靠背和坐垫的椅子,坐垫是可以拿开的那种,房间有窗户,是推拉窗,光熙推开窗,外面的空气就进到了这个房间,光熙靠着窗台,拿出香烟,点燃后抽了一口,然后把烟夹在食指和中指的指腹。光熙不常抽烟,但是一看就知这样的人抽烟也抽得极为考究,既不狠狠吸一口,吸得烟头发红滚烫,也不装模做样。抽完烟回到客房的时候,玛奇玛又进到光熙的房间来。

“嗳,可喜欢女人。”玛奇玛说。

光熙抿了抿唇,不对玛奇玛说出下文。

“你如果不说,就是喜欢了,要我说,是很喜欢的吧。”

“这和你关系不大来着,莫非是我知道你是恶魔,然后你就把这件事也当作是知道我的秘密,但是,玛奇玛,这个不保密,岸边也知道我喜欢女人。”

“我不这么做,也没有想过这么做,只是,想知道能否给我一个拥抱。”

“拥抱。”

“就像这样。”玛奇玛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

虽然不知道玛奇玛想做什么,光熙还是拥抱了上去,把玛奇玛抱在了怀里,两人这样站在客房的房间里,互相拥抱着,身体贴着身体。

“什么是家人呢?”玛奇玛喃喃自语。

“家人是一种可以让你觉得到关爱的关系。”

“我喜欢这样的。”

“这样的拥抱你会觉得喜欢么。”

“我想,你觉得你喜欢么。”

光熙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不说话。而光熙知道,玛奇玛之所以会这样拥抱她,是因为觉得喜欢女性的光熙也会喜欢一样是女性的玛奇玛,玛奇玛想得到周围的人的爱,但是,却因为各种原因,玛奇玛得到的只有周围人对她的恐惧的跟从,没有人敢给她爱,也没有人知道她想得到爱。而光熙,所拿着的爱也许也不是玛奇玛想要的那种,但是,光熙确实拿着一种爱,她也想那样去爱玛奇玛。

但是,却无法和玛奇玛有相通的地方,玛奇玛那犹如少女一般的心情,光熙则不再有那样的心情。

安静的客房房间,仿佛棋盘的一隅,死局的棋盘的皇后。光熙在另一边,看着死局皇后。

 

回到东京。

下班之后,岸边想找光熙去喝酒,而正在问光熙的时候,一个女孩出现在了门口。

“玛奇玛?”光熙说。

“光熙,今晚有时间么,能和你一起吃个晚饭么。”

“看来光熙你今晚会选玛奇玛的,那我就自己去喝酒吧。”岸边笑了笑。

光熙看着向一边走去的岸边。

“看着就像把我的恋人还给我一样。”女孩说。

“还真有点像。”

“今晚你想去哪里?”光熙说。

“一起去喝威士忌。”

果然还是先喝威士忌吧。


Anoyker アノキ.

完了。我在妄想过年整个光姬岸师徒三人组贺文什么的。

还想画配图。

哈哈,我在妄想。

[图片]


完了。我在妄想过年整个光姬岸师徒三人组贺文什么的。

还想画配图。

哈哈,我在妄想。


高以谰alan

“我什么都不想看”

#短#意识流(?)#光岸 岸光 无差#ooc


*


为什么呢?光熙斜着眼瞧他,她的眼如浓墨顿点,笼在薄薄月光里,看不清。胸口起伏,烟雾摇摇摆摆,眉眼迷蒙。烟把两人隔了开去。为什么呢?岸边听见光熙在问。真相是什么真的重要吗?值得吗?


真相只会让你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然后颤抖着去死。光熙吐了一口烟,闭上眼睛。我不想知道。那些,我不想知道啊。她重复。


酒好烈,岸边感觉自己在一口一口吞刀子,他强忍住不让自己颤抖。无所谓,他对她说也对自己说,无所谓,那我就自己走。


好。她终究未抬眼看他,发丝被月光映得发亮,只是眸眼仍沉沉。


别死了。


谁对谁说?...

#短#意识流(?)#光岸 岸光 无差#ooc


*


为什么呢?光熙斜着眼瞧他,她的眼如浓墨顿点,笼在薄薄月光里,看不清。胸口起伏,烟雾摇摇摆摆,眉眼迷蒙。烟把两人隔了开去。为什么呢?岸边听见光熙在问。真相是什么真的重要吗?值得吗?


真相只会让你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然后颤抖着去死。光熙吐了一口烟,闭上眼睛。我不想知道。那些,我不想知道啊。她重复。


酒好烈,岸边感觉自己在一口一口吞刀子,他强忍住不让自己颤抖。无所谓,他对她说也对自己说,无所谓,那我就自己走。


好。她终究未抬眼看他,发丝被月光映得发亮,只是眸眼仍沉沉。


别死了。


谁对谁说?不记得,听不清。岸边没回头,他怕自己回头就再走不开去,永远溺死在没有希望的,混沌的,寂寥如永夜的爱之海。


他终究还是更怕与真相失之交臂。


但他再没能忘掉那月下的沉默的浓烈的烟雾,和烟雾后漆黑似墨的眼睛。


*


岸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他听得见血从自己身体的各个窟窿往外流的声音,像流淌的风。所以当他再睁眼看到那个银色头发的女人时,他恍惚以为到了天堂。


醒了?女人淡漠的目光扫了他一眼,醒了就爬起来接活去。恶魔在城西。


他们终究还是一起去的城西。


任务结束后他们走进一家中餐馆。岸边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眼熟,他不记得这是哪里,也不记得她是谁。但当烈酒入喉,烟雾弥漫,他像疯了一样,没由来的想流泪。


“你是谁?”岸边乘着醉意问女人。“我们之前认识吗?”


“岸边。”女人没看他,烟雾围着她跳舞,模糊了她眉眼沉沉。“岸边,能把过去一笔勾销,是你的幸运。”她答非所问。


他趴在桌子上,头痛欲裂。酒精好像在帮他回忆,又好像在将一些片段杀死。


岸边永远不会再想起来他曾经在这里对她说过我喜欢你。


*


别动,弹片马上就夹出来了。岸边对光熙说,可是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他问。


光熙的后背被子弹划了一道大口子,鲜血汩汩涌出,是血红的泉,流淌过洁白的肌肤格外显眼。岸边没由来地感到心脏一阵悸动,你疯了,他暗笑自己,你知道她比你强得多。


战斗结束后光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就算处理伤口时也没停。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她说,带着浓郁的烟草味。拿钱办事,别想太多。


可是…


没有可是。


她笃定的回答,猛地回头,如墨的眼神落入他毫无防备的瞳孔。岸边。她叫他,别想太多了。她垂下眸子。


他一瞬觉得她很疲惫。


我已经放弃思考了啊,岸边。思考还不如和男人接吻,你明白吗?


岸边苦笑一声。我只是不想让你再莫名其妙地受伤了。他本来想这么说,但是他把这句已经滚到舌尖上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苦的。


—————————————————————


为什么我入的坑粮都好少呜呜


光熙和岸边真的是意难平


一个脑洞,随缘更

F。

是一组光熙家,阅读顺序从左到右→

是一组光熙家,阅读顺序从左到右→

MOUSE🐭

光海王之邪魅一笑😏

光海王之邪魅一笑😏

是时简不是时间
光熙大人专属充电宝 ^^ 今天...

光熙大人专属充电宝 ^^


今天刚拍完的 紧急修一张自己玩

姿势有参考@F。 感谢老师!

光熙大人专属充电宝 ^^



今天刚拍完的 紧急修一张自己玩

姿势有参考@F。 感谢老师!

白淼
!光熙大人(瞎摸的

!光熙大人(瞎摸的

!光熙大人(瞎摸的

秋田摸大鱼

是电锯人中的光熙和蕾赛ww

是电锯人中的光熙和蕾赛ww

火伦人

呜呜我不信了(T▽T)就伸个舌头怎么了嘛


图为约稿 画师p2!

呜呜我不信了(T▽T)就伸个舌头怎么了嘛



图为约稿 画师p2!

一个PHP
自娱自乐的产物 个人老公合集?...

自娱自乐的产物

个人老公合集🥵

也许会有后续

排名不分先后

自娱自乐的产物

个人老公合集🥵

也许会有后续

排名不分先后

晴

第一篇 光熙篇 初晨微微冒头阳光

  你好,我是帝国之子光熙,虎东前辈,这是从我家里带来的小礼物,请多多指教!光熙按照以往的习惯一个个去前辈的待机室拜访。

  1.2.3开始!这期的主题是绩优股,tara智妍 素妍 21的dara 鸟叔的自我介绍完到我了。虎东:光熙xi,请问你是什么绩优股?我是整容绩优股。让全场为之惊讶,主持人之一的李胜基问:为什么是整容绩优股?好像不怎么了解我,我脸上都是整过的。光熙尖锐高昂的声音一出,全部人哄堂大笑,虎东直接笑倒,虎东:自己说自己是整容绩优股,整了多少?啊,我呢?大概在床上躺了一年。哈哈哈哈……在场全部人持续被击倒似的...

  你好,我是帝国之子光熙,虎东前辈,这是从我家里带来的小礼物,请多多指教!光熙按照以往的习惯一个个去前辈的待机室拜访。

  1.2.3开始!这期的主题是绩优股,tara智妍 素妍 21的dara 鸟叔的自我介绍完到我了。虎东:光熙xi,请问你是什么绩优股?我是整容绩优股。让全场为之惊讶,主持人之一的李胜基问:为什么是整容绩优股?好像不怎么了解我,我脸上都是整过的。光熙尖锐高昂的声音一出,全部人哄堂大笑,虎东直接笑倒,虎东:自己说自己是整容绩优股,整了多少?啊,我呢?大概在床上躺了一年。哈哈哈哈……在场全部人持续被击倒似的大笑大家都收到了冲击。虎东:都是不需要说说那个部位,只说了一句最关键的话就行了。

  ‘光熙最近你也是有一点人气,不用说这个保密也行的,为什么要说出来?’虎东说道。不说出来很难糊口,我不管唱歌还是跳舞都不是很特别的,只能靠脸吃饭了。准备了1个多月,我妈妈说如果做得好的话一定要上强心脏。在现场的都是大明星,我不也占了一个位置嘛!

  节目进行过半,期间cue了主持人又cue回自己,那我就开始唱歌了,胜基:我们一个问题都没有问自己就说了5分钟。他自己把我们要问的包含进去说了。还特意准备了表演。短短十几秒有主持的歌,嘉宾2pm的歌和自己组合里面的歌,自己组合的歌只有几秒?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唱歌不太好!那为什么成为帝国之子的歌手?原来的梦想是什么?虎东问道,我原来的梦想是做艺人,先想混个脸熟。

  同公司艺人跟主持人说道:光熙和20多人一起选拔,淘汰过了十几天后又找过来。说非常想当艺人。也用自己的钱整容好过来的。因为我都去过了,其他的公司sm yg jyp都不要我,真的谢谢公司,谢谢社长,那他们现在应该很后悔了吧?这个时候就应该谦虚一点了。 光熙扭扭捏捏的说。

  节目尾声光熙公开了整容前的照片,因为花钱想炫耀一下,谢谢社长,谢谢整容医院,谢谢妈妈!随着谢声光熙在这次的节目完美结束。

  播出当天起引起巨大反响,真正的大火起来,恶评好坏渗半。结果也是如光熙所想,有人关注起来了。更多的节目向光熙抛来了橄榄枝。(私心说一句可惜懒公司不会规划什么都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