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光球游戏

137浏览    6参与
黑暗骑士团后援团团长

让我们一起等待戈多(上)

茜姐个人

上半部分还不虐,可以放心食用

珍惜现在的小公主布鲁茜

OOC,有团长自设人物,灵感来源于晋江浮生一叹的文,在下吃梦魇文从来不挑食


1

深深浅浅的蓝色弥漫在哥谭里,就像很久以前笼罩在这里的夜雾与寒光。海面上哗哗不绝的雨声在此处只余寂静,城市广场上的钟在晦暗的蓝色中闪烁淡淡磷光,指针指向十点四十七

在钟楼顶端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酒红色的蝴蝶袖蕾丝裙,漂漂亮亮就像油画里走出的小公主。紫灰色的光球飘啊飘,一直飘到她面前,紫灰色的光芒映亮她稚嫩的面容。

一直迷茫地看着四周的小女孩被光球吸引住了,她凑近再凑近,然后小心地摸了摸球身,毛茸茸暖呼呼的。小女孩微微地...

茜姐个人

上半部分还不虐,可以放心食用

珍惜现在的小公主布鲁茜

OOC,有团长自设人物,灵感来源于晋江浮生一叹的文,在下吃梦魇文从来不挑食




1

深深浅浅的蓝色弥漫在哥谭里,就像很久以前笼罩在这里的夜雾与寒光。海面上哗哗不绝的雨声在此处只余寂静,城市广场上的钟在晦暗的蓝色中闪烁淡淡磷光,指针指向十点四十七

在钟楼顶端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酒红色的蝴蝶袖蕾丝裙,漂漂亮亮就像油画里走出的小公主。紫灰色的光球飘啊飘,一直飘到她面前,紫灰色的光芒映亮她稚嫩的面容。

一直迷茫地看着四周的小女孩被光球吸引住了,她凑近再凑近,然后小心地摸了摸球身,毛茸茸暖呼呼的。小女孩微微地笑了。

“你好~”这个声音把小女孩吓了一跳,险些从钟楼上摔下去。

“别怕别怕~我是这颗球哟~”光球说着,亮度增加一点,“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Hum...我不记得了。”小女孩不安又好奇地看着这颗圆滚滚的球,“你能告诉我我是谁吗?还有,你是什么?”

“啊,我当然是一颗光球啦~”光球的亮度又降低,绕着小女孩旋转,让她好好地打量自己,“你的话,是布鲁茜韦恩哦。”

“我是布鲁茜韦恩....”小女孩迷茫地重复这个名字,“我好像记起来了....今天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园,妈妈还给我买了新衣服...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爸爸妈妈呢?”

这个问题似乎难到了光球,它旋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布鲁茜都觉得眼花了,最后它终于下了决心一般发声了:“呐,布鲁茜,我不想对你撒谎,但我也不能,注意,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不能告诉你全部的真相,我只能告诉你,你现在就像经历着另一段人生,等到你把这段人生的梦都做完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布鲁茜半懂不懂地听着这番话,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问:“那我要做多少梦呢?”

“我也不知道,但你会做完的,也许时间会很长,但我会尽力陪着你。”

“你是精灵吗?”

光球发出笑声。“也许是吧。”它模棱两可地说,“我更像一个念头,随时都会消散。但我觉得,我不会马上消失,我会尽力陪着你的。”

2

“这里是海吗?”

“是的。”

“我为什么能在这里活动?”

“等你做完梦就知道了。”

“为什么哥谭市会在海里?其他人呢?”

“等你做完梦就知道了。”

“我饿了,怎么办?”

“待会带你到海上去。”

“那些是鲨鱼吗?啊它们追过来了!”

“卧槽你自带吸鱼体质吗?!”

一边回答着布鲁茜问题一边清扫哥谭市找打火石和武器的光球球粘打火石和弩箭球顶一个布鲁茜,连尖叫带吐槽向平行海层灵魂漂移。不是它不想上海面跑路,上升太快怕茜姐得水压病才是重点。弩箭递给茜姐:“手臂伸直瞄准靠上一点!”前方九点钟方向一个危险品储存仓库出口关着希望能搞开——

嘣的一声在密度远大于空气的海水中分外明显,体型巨大的鲨鱼终究被命中,血腥味刺激得其它鲨鱼像瘾君子闻到du pin般陷入短暂混乱。光球趁此机会用力撞向仓库出口,险些把布鲁茜摔下去。生透了锈的轮轴几经摇撼就干脆利索地松开,水流动荡,天旋地转,布鲁茜的手臂被弩箭弄得生疼,不知不觉松开手,满耳灌满了呼呼水流声。

随着一声长鲸吸水般的吱溜,布鲁茜和光球一起被卷入仓库。

混乱后的鲨群围着仓库门后争相龇出寒光闪闪的牙齿威胁,却怎么也挤不进去,只好泄愤地撞击出口。本已摇摇欲坠的出口经此一劫坍塌报废。一阵震荡海域的轰鸣后,鲨群不解气地游出了这片浑浊的海水。

3

紫灰色的光芒在黑暗里亮起来:“你受伤了吗,布鲁茜?”

“没有,你呢?”

“我是个念头,念头不会受伤。”亮度增加,环顾仓库的光球发出感叹,“运气真好....是个堆放船只的仓库。”

“我们可以用它们到海上吗?”

“当然,等等...”光球在看到毁坏的出口时顺水流掉到了地面,“这就有点麻烦了......”

“我们怎么办?”

光球没有回答,它先飘到船只周围看了看:“有很多密封的炸药呢,看来它们放在危险品仓库是有理由的。”

“我们可以用炸药炸开出口吗?”话一出口布鲁茜就知道自己这个建议太傻了,先不说是水下,炸药根本没用,谁也无法担保他们会不会在冲击波下受伤,况且那些鲨鱼可能还在附近。

“炸药以后再用,”光球一闪一闪地蹦跳着,“幸好我是个光球,让我把出口顶开。”

布鲁茜不敢相信这种方法:“你顶开出口?可是你只有这么一点大,不可能的。”

“经历了这么多神奇的事情,可不能这么草率地说不可能。”光球膨胀,膨胀,一直膨胀到有韦恩庄园的玻璃窗那么大,然后变扁,冲向出口。

撞击时发出巨响,然后就没有声音了。布鲁茜惊讶地看到,出口堆叠的乱石瓦砾在一点点地松散,出现空隙,然后越来越大,最后巨大的光球带着乱石挤出仓库外,过了一会,恢复篮球大小的光球飘下来。

“好了,让我们把船也弄上去。”

4

圆圆的月亮升起来时,一艘双体钓鱼船已经漂浮在水光粼粼的海面上。光球不让布鲁茜出去,说是海面比珠穆朗玛峰还高,外面很冷还没有空气。在安上了氧气瓶的船舱里,光球递给布鲁茜一罐热过的玉米三明治罐头:“我们食物不多,要节省,饿的话再找我要。”

“你不用吃东西吗?”

“我不用吃东西。”

布鲁茜大口大口地吃着不算美味的罐头,又想到之前的事情:“是我招来了鲨鱼.....对不起。但它们为什么要追我?我只是路过啊。”

“如果不是这些鲨鱼,现在我们还得琢磨怎么上海面呢,”光球飞到船舱顶照亮船舱,“至于鲨鱼为什么会追你...等你做完梦就知道了。”

“又是要做完梦啊......”布鲁茜鼓了鼓脸颊,“我真希望我赶快做梦。”

光球没有回答,窗外的月亮很圆很亮,苍白的月光随着海波起伏,白色的云块在深蓝夜幕上分外明显。整个天空就像过去的-11地球地图,有海也有陆。

布鲁茜其实也只是感叹,并不想要回答,她吃完罐头,自己把垃圾扔进垃圾桶:“现在我们干什么呢?”

“看月亮?”

“太无聊啦。”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啊,什么故事?”

“这个故事叫《等待戈多》。黄昏,在乡间,有一棵树的路旁。老流浪汉戈戈坐在一个土墩上脱靴子......”

光球不急不缓地讲着,海波一起一伏地摇着,月亮安安静静地照着,布鲁茜慢慢睡着了。

光球降低亮光到极点,从储物箱里找出几条毯子,铺在窗边长椅上,并叠了个枕头。在毯子上待了一会捂暖它,再把布鲁茜轻轻载到椅子上,然后给她盖上另一条毯子。

光球再想了想,把另一个凳子的固定钉松掉运到长椅边,固定住,然后把自己放在上面。

光球不需要睡眠。

看着银白月光下布鲁茜安静的睡颜,光球发出一声像叹息又像啜泣的气音。

“早点做完这些梦吧,Dr...Drowned。”

“还是布鲁茜韦恩的Drowned。”

咖啡果冻

光球游戏 (第一个游戏:天黑请闭眼)

前文点头像,逻辑……算了我还有逻辑这种东西吗?
 ――――――――――――――――――――――――――
 谜底

“你的理由?”光球问。它的声音里有一种压抑地激动感,仿佛是在为真相即将揭开而兴奋。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太宰治依然一脸笑意地说着废话,全然无视了周围的人聚集过来的视线。

“太宰先生?”中岛敦深吸了一口气,“请不要戏弄我们了。”

“没有在戏弄你们哦,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告诉你们真相。我所推断出来的,镜花死亡的真相。”太宰走上前,站在众人的前方。他转向森鸥外,缓缓地说:“不如,从凶手的自述开始吧。”

“森先生?!”尾崎红叶不敢置信地说。

“冷静,千万冷静。至少请...

前文点头像,逻辑……算了我还有逻辑这种东西吗?
 ――――――――――――――――――――――――――
 谜底

“你的理由?”光球问。它的声音里有一种压抑地激动感,仿佛是在为真相即将揭开而兴奋。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太宰治依然一脸笑意地说着废话,全然无视了周围的人聚集过来的视线。

“太宰先生?”中岛敦深吸了一口气,“请不要戏弄我们了。”

“没有在戏弄你们哦,我只是在想该如何告诉你们真相。我所推断出来的,镜花死亡的真相。”太宰走上前,站在众人的前方。他转向森鸥外,缓缓地说:“不如,从凶手的自述开始吧。”

“森先生?!”尾崎红叶不敢置信地说。

“冷静,千万冷静。至少请我说完再发火,不过也许你听完会更生气也说不定。”森鸥外叹口气,交握住了双手。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吧?”他看看周围的人,相当平静地说。

“我抽到了杀手牌,因为必须杀死一个人,所以我决定杀死小镜花。”

“为什么是镜花?”

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同时问道。发现这一点后两人又同时马上别过头去。

森鸥外若有所思地看看他们,说到:“没有理由。不过就算有我应该也不会说出来的吧?”

“但那是镜花,不是吗?”红叶低声说,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也许正因为是镜花。”太宰治点点头,这样说。

“也别这么想我啊。”森鸥外无奈地耸耸肩。

“但是,如果你是凶手,为什么要投自己呢?”与谢野问。

“很简单,因为他发现了这个游戏的漏洞。”福泽谕吉回答道。

“漏洞?”

“啊啊,没错。这个游戏其实很不严谨,它的规则模棱两可,可以做多种解读。比如说,它说找出杀死镜花的凶手就算我们赢了,但是这个‘我们’也包括凶手不是吗?”森鸥外住了口,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

太宰治替他说了下去:“所以如果凶手聪明的话,反而应该极力把嫌疑向自己身上拉,因为找到真凶也意味着凶手的胜利。”

“还能这么玩吗?”国木田忍不住吐槽道。

“拜托!这可不是我计划的游戏啊!你们真是――”光球拉长了脸着脸(误)。

“既然如此,那太宰又为什么投给镜花一票?”中原中也疑惑地问。

“好问题!中也你果然发现了盲点。”太宰治笑眯眯地说。

后者则给了他一个白眼。

“因为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如果,镜花是自杀的呢?”

“这怎么可能啊?”尾崎红叶第一个反驳道。

“为什么不可能?”太宰看着她反问。

“如果镜花抽到了杀手牌呢?这种可能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还是镜花的最后一句话提醒了我。她说‘没有意义了。’这句话可以理解成她对凶手的身份的绝望。但也还可以理解成她想要告诉我们,我们的投票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我们不可能找出一位已经死去的凶手!”

“可是,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呢?”芥川问。

“这个啊……是因为不想伤害别人吧。”太宰治淡淡地说。

“竟然因为这种理由吗?”尾崎红叶怔住了。

“正因为这种理由。”太宰说。他回头看着中岛敦,问道:“阿敦能够理解吗?”

中岛敦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非常坚定回答:“是的,我想我能够理解。”

“那就好。”太宰治微笑了起来。他重新面向光球:“那么这一场应该算我们赢了吧?有两位凶手,但是按照你说的,应该判定森先生为凶手比较合理。”

“恐怕不行喔。”出人意料的,光球这样说。

它的声音愉悦而欢快,带着一种恶作剧成功的高兴。

“凶手只有一个哦。”

“怎么――”太宰治猛然抬起头来。

“还有一种牌喔,在那四张特别牌中,除了杀手,还有一种呢。”光球的声音越发快活。它一个个看向所有人。

中岛敦脸色苍白。

“我……选择了保护镜花。”他无力地说。

“哎呀,各位输了啊,凶手应该是泉镜花才对呢!”

光球的笑声越来越刺耳。

“来下一场游戏吧!祝你们好运喔!”

――――――――――――――――――――――――――――――――――――

直美:不对,四张牌,一张敦君,两张是镜花和森首领,那还有一个人啊?

谷崎:哎?是啊。

太宰:咦,中也你脸有点红呢。不舒服吗?

中原:青花鱼!别那么大声!

太宰:难道中也抽到了特殊牌?是医生?

中原:想也是啊!笨蛋!

太宰:那……你保护了谁啊?

中原:……啊啊啊我绝对不告诉你!

太宰:说啊!中也!别走!

国木田:我说,这已经很明显了吧?(扶额)

咖啡果冻

光球游戏

文豪野犬同人向,无逻辑文笔差,灵感来自于一篇非常精彩的hp同人,不妥之处请指出。

――――――――――――――――――――――――――――――――

游戏开始

“请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吗?”

中岛敦忍不住问道。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任何人都会紧张吧?尤其是在周围还围了一圈奇奇怪怪的熟人的情况下。

“敦君是最后一个醒的哦。”看着太宰先生灿烂的笑容,中岛敦一度以为自己又被这位不靠谱的前辈整了。

不,不对,他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看看周围的人,镜花,国木田先生,乱步先生,谷崎兄妹,还有与谢野小姐……唔,侦探社的人都来了齐吗?

等等,站在对面的那位橘色头发的帽子君,略微有些眼熟...

文豪野犬同人向,无逻辑文笔差,灵感来自于一篇非常精彩的hp同人,不妥之处请指出。

――――――――――――――――――――――――――――――――

游戏开始

“请问……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吗?”

中岛敦忍不住问道。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任何人都会紧张吧?尤其是在周围还围了一圈奇奇怪怪的熟人的情况下。

“敦君是最后一个醒的哦。”看着太宰先生灿烂的笑容,中岛敦一度以为自己又被这位不靠谱的前辈整了。

不,不对,他用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看看周围的人,镜花,国木田先生,乱步先生,谷崎兄妹,还有与谢野小姐……唔,侦探社的人都来了齐吗?

等等,站在对面的那位橘色头发的帽子君,略微有些眼熟啊。

“啊啊!为什么港口黑手党的人会在这里啊!!”而且还不只一个,芥川和镜花的那位长辈也在,没看错的话,墙角里正在对峙的,该不会是福泽社长和港黑的森首领吧?如果这是个玩笑,阵容也未免太豪华了。

中岛敦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荒唐的梦境。

“显然并不是呢,看起来好像是谁同我们开了个大玩笑。”一如既往地,太宰先生轻而易举地看透了人心。


 

也许是因为到场的人员过于诡异的原因,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问问这是哪里,气氛尴尬的沉默着。直到,中岛敦问出了问题。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问谁,只是凭借本能感觉应该有人打破沉默。

几乎是在他话音刚落,一个欢快的声音就迫不及待地接了下来。

“总算有人开口问啦,这里是光球世界喵。”

中岛敦:“……喵?”

芥川:“人虎,在下想你的重点错了。”

中岛敦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圆鼓鼓的,浑身散发着奇异的粉红色荧光的,光球。

救命啊!光球成精啦!!

“果然说在句末加一个[喵]太生硬了吗?换成[喔]会不会好一点?”成精的粉色光球一本正经的说。

“你刚才说,这里是光球世界?那是什么意思?”国木田问道。

“哎呀呀,光球世界就是光球的世界嘛。嗯,光球的世界喔。”粉色光球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回答,“比起这个,我这么说话是不是可爱些?”

一脸无语的国木田被推开了,“非常可爱呢,这位……嗯,可爱的光球小姐,我斗胆猜测您是一位富有魅力的小姐。应该怎样称呼您?”太宰治露出了他一贯的,尤其令女性无法拒绝的微笑。

“当然啦,事实上,我……光球是没有性别的,但是如果您愿意,当我是女性也完全没问题的。毕竟是太宰先生啊。至于称呼,您怎么叫都可以哦。”

不知是不是中岛敦的错觉,他觉得粉红色的光球更红了。芥川轻声咳嗽了一下。

“不管是什么都好,你可以把事情的经过好好讲清楚吧?”中原中也有些不耐烦。

“没问题喔,”光球的态度出人意料的好。


 

这里是光球世界,也就是说,这里的一切是由光球控制的,你们也可以把他想象成一个异能,来得人就等于被关进了房间,无法出来。这种异能应该不少见。那么,如何出来呢?很简单,玩游戏可以,让我高兴高兴,没准儿我一高兴就放你们走啦!顺便一说,请不要试图用武力解决问题。我知道,各位都很了不起,但请不要忘记,这里是光球世界。

所以,一切都是光球说的算。

这是这里的最高准则。

大家都是聪明人呢,不会出问题的啦!那么,请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吧,把它当成一个轻松有趣的假期就好。

好的好的,接下来,快点开始我们的游戏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喔。


 

第一个游戏:天黑,请闭眼。


 

――――――――――――――――――――――――――――这次再也不提前说有后续了,脸都打肿了……如果有想看的游戏,请写进评论哦。最后,感谢阅读,鞠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