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荣时代

97158浏览    341参与
百无一用小书生

光荣时代郑朝山

我就不明白了,警察已经知道郑朝山是特务了,甚至猜到了他是凤凰,为啥不对他进行监控呢?就没发现秦招娣不见了?就放任他进一个这么重要的聚会里?我不理解!!!虐的我心肝疼啊,我知道她们不是好人,知道这两口子手上都有人命,也是那个动荡时代下,人们的不幸啊,真庆幸我生活在了现在和平强大的祖国的庇护下,不用担惊受怕。所以,惋惜,还有点心疼,如果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他们应该也会是个人才吧

我就不明白了,警察已经知道郑朝山是特务了,甚至猜到了他是凤凰,为啥不对他进行监控呢?就没发现秦招娣不见了?就放任他进一个这么重要的聚会里?我不理解!!!虐的我心肝疼啊,我知道她们不是好人,知道这两口子手上都有人命,也是那个动荡时代下,人们的不幸啊,真庆幸我生活在了现在和平强大的祖国的庇护下,不用担惊受怕。所以,惋惜,还有点心疼,如果在一个和平的年代,他们应该也会是个人才吧

百无一用小书生

冤家

最近在看重生之门,对于苏英,真的感觉不是很喜欢,就感觉她做事让人觉得没头没尾的,无故就打断别人说话,就感觉不是很礼貌,同是冤家,我更喜欢光荣时代的白玲,因为白玲的学识还有自信,还有就是她在学校说的那番话,我们不能被革命的热血冲昏头脑,应该保持理性之类的,我就觉得太棒了这个女孩,她面对男孩的那种自信,还有被郑朝阳捉弄的时候,平静对待,而且还能反击,而且,大事上绝对的神助攻,不拖后腿。

最近在看重生之门,对于苏英,真的感觉不是很喜欢,就感觉她做事让人觉得没头没尾的,无故就打断别人说话,就感觉不是很礼貌,同是冤家,我更喜欢光荣时代的白玲,因为白玲的学识还有自信,还有就是她在学校说的那番话,我们不能被革命的热血冲昏头脑,应该保持理性之类的,我就觉得太棒了这个女孩,她面对男孩的那种自信,还有被郑朝阳捉弄的时候,平静对待,而且还能反击,而且,大事上绝对的神助攻,不拖后腿。

芝芝麻烦死啦

恶趣味地准备让孟烦了在进入北平后遇到郑朝阳

恶趣味地准备让孟烦了在进入北平后遇到郑朝阳

我要学开挖掘机!

【玲阳】桑榆非晚

郑朝阳视角/口语化自述


激情输出5k+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视角呀

因为是老郑视角,所以用了很多偏口语化的处理

毕竟咱老郑是当代文曲星(bushi)

希望大家喜欢呐!


我还真的挺不适应上海的生活的,原来喜欢,现在不喜欢了。冬天湿冷,夏天湿热,六月份有下不完的小雨,晴不了的天。在上海的梅雨季,靠着窗边,我突然想念我那个里九外七的北平——春天灰大,风刮得起劲儿;夏天雨多,但总是轰轰烈烈地下完一通,随后阳光普照,热得酣畅淋漓,哦对了,现在该叫北京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在这活这么多年的。


我脑袋里蹦出来这么个念头。那天晚上她喝了好多酒,在席...


郑朝阳视角/口语化自述


激情输出5k+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视角呀

因为是老郑视角,所以用了很多偏口语化的处理

毕竟咱老郑是当代文曲星(bushi)

希望大家喜欢呐!







我还真的挺不适应上海的生活的,原来喜欢,现在不喜欢了。冬天湿冷,夏天湿热,六月份有下不完的小雨,晴不了的天。在上海的梅雨季,靠着窗边,我突然想念我那个里九外七的北平——春天灰大,风刮得起劲儿;夏天雨多,但总是轰轰烈烈地下完一通,随后阳光普照,热得酣畅淋漓,哦对了,现在该叫北京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在这活这么多年的。



我脑袋里蹦出来这么个念头。那天晚上她喝了好多酒,在席上借着酒劲对我说“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去上海看你,我喜欢你。”前半句听着还挺像革命同志的是吧?这后半句一出我差点迷糊过去,耳边嗡嗡的,除了坐在原地,眼珠咕噜咕噜地转,我大脑一片空白,像是喝断片儿了。



一定是喝多了,我们俩都是。



说实话,我活了三十多年,其实也偶尔有女同志跟我说诸如此类的话,我从来都是拒绝的,比如面对冼怡。可是那天晚上怎么就没开得了口呢?明明我第一次见面就给她留下那么坏的印象,明明我总是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明明……



算了,都过去那么久了,也就算是结束了吧,虽然有点不清不楚的。



老郝在这待的倒是挺得劲儿,到上海的第一天就带着我满大街吃吃喝喝,什么生煎小笼鲜肉月饼,上上下下吃了个遍。我总是羡慕他就像个草籽,风吹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没心没肺,坦坦荡荡。上次出任务的时候他伤了腿,住院的时候跟小护士聊得那叫一个火热,一来二去就娶了个老婆回来。那女孩确实漂亮温柔,也无条件支持老郝的工作,我们这工作性质,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不着家,人家就自己里里外外地操持,挺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结了婚的人就愿意满世界也劝人结婚,那段日子他没少跟我磨叨早点结婚生孩子,我总是含含糊糊地应着,说我没这想法,也还没遇到合适的。老郝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我看你是放不下苏氏罐焖牛肉吧。”



确实,我到了上海之后也吃过好几家罐焖牛肉,可再也没吃过比那个下午在病房里的那坛还香的了,我从小到大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牛肉。还真奇怪,怎么会有人做罐焖牛肉那么好吃,做家常菜那么难吃的。



我放不下她吗?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后来我才发现她对我总归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可惜我当时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她第一次下厨是给我,不明白为什么她第一次请人到寝室做客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我鲁莽冲动,不顾自己安危时她会生气,不明白为什么我被调查的时候她在外面为了我的清白东奔西走……等回过味来,早就不在一块了。



她应该值得更好的吧。至少,该是体贴顾家的,该是能给她温暖包容的,他们也许会有一个像她一样好看的女儿,像洋娃娃似的。



其实我收到过她的一封信,那是我们刚刚离开北京的时候,她写了点广州那边的情况,作为老上海介绍了一点她觉得好吃的东西,别的也就没提到了,我没回,不知道说点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说,害怕提笔写那几个字又被她笑话。





您问我后来怎么又遇见她的?



大概那是1956年,我在报纸上看到她了,照得挺丑,瘦了,上边说广州那段时间抓了不少敌特。随后,上海、北京方面决定加紧抽调一组精锐到广州参与行动,我想都没想就把报告打上去了。最近没啥大案子,我是真不乐意在办公室见天儿地坐着,还是那会在北京好,三天两头就有案子破。果然,领导很快就批条子了,老郝要当爹了,他就没去,上海方面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老公安老赵——他也是北京人,37年到的上海,在上海潜伏了几年,就扎下根了,我和老郝那会初来乍到,他也没少照顾我俩。



去广州的火车上,老赵坐我旁边一直嘚啵嘚说广州这好吃那好吃,我没心思听这些,就是随声应付着,一遍一遍翻着广州的资料,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爷们儿,这怎么茬儿啊?”老赵怼了怼我,差点把我手里那几页纸碰掉地上。



“没事,我就寻思多看看资料,多掌握点情况……”



 “别寻思,听哥一句,别让自己后悔。”他把我打断了,没头没尾甩给我一句话,“喜欢人就追啊,别这么渗着,想想你这趟来干嘛了,咱们是得破案子,那破完案子呢?想不明白呀,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儿吧。”



得,郝平川那个嘴跟棉裤腰似的,非得把我这点事都咧咧出去。



老赵闭上眼,把手往袖子里一揣,靠着我就开始睡。



好了,我不得不承认,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想去见见白玲,分开这么久了,作为革命同志,是不是得去看看她。嗯,得去看看。



下了火车,大概四五个人举着牌子欢迎我俩,我看了看,没有认识的人,礼貌地跟他们握握手,然后坐上去局里的车。也是,那么大个广州,怎么能一碰就碰到她呢?还真当是戏文里的故事了。



广州城很大,车开了好一会才到局里,一路上见了不少人,可惜我没什么社交的兴趣,也就是握个手点点头。李局长在办公室等着我们,他也是个直性子,没寒暄几句就开始聊计划,等北京方面抵达后就安排三方会议对接下一步行动。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哦对,舟车劳顿。我在会议室坐了一会就困得不行,老赵这一路靠着我睡觉,我都没敢动,压得我胳膊生疼。



睡了不到一刻钟,我闻到那个熟悉的、让我安心的味道味道——那是在西柏坡闻到的小布尔乔亚的香水味。我蓦地一下子惊醒,果然是她。



广州行动组的人刚刚推门进来不久,看样子她是看见我了,我腾的一下站起来,抓住她的手,“白玲同志,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了。



她还是像以前那样,笑起来像洋娃娃一样,倒是瘦了不少,我就说那个报纸上的照片给她拍丑了吧。



“郑朝阳同志,好久不见。”她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然后向周围的人介绍我。广州那的方言我听不大懂,反正有白玲给我当翻译呢,虽然她有时候也不说人话吧,不过总归心里有底了。





晚上安排了欢迎仪式,她就坐在我旁边。那天的场景好像那年我们在北京一块儿吃的散伙饭,只不过周围人都换了,我旁边还是她。



她给我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不知道说点啥好,她也那么静静地坐着,我们俩和热闹的背景格格不入。



革命老同志了,总得寒暄寒暄吧。



“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我还行。”“我挺好的。”



“你先说吧,我听着。”她侧了侧身对着我,我闻到了她的香水味,还是那个会让我安心的味道。



“那个什么……我挺好的,老郝结婚了,都要有孩子了,我们在上海也破了一些案子,这次来广州也是想着多抓几个敌特……” 



“那你呢,你结婚了吗?”她突然打断我,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她想听什么。



“没有,一次都没有,我向你保证。”我的手在膝盖那摩挲又摩挲。她笑了,我那会就爱看她笑,就像是上海暖暖的春风,风一吹,花儿就开了。



“你呢?你现在是一个人还是……”我没往下问,这种问题属于女同志的个人隐私嘛,咱也不好多问的。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还是那么笑着,我仔细望着她的眼睛,和在北京那会不一样了,原先看着我的时候是柔情,现在是坦荡。



我愣了一下,原来有喜欢的人了啊,那和我猜的大差不差了,也是,她条件这么好,肯定不缺人追,也没必要等我。



“嗯嗯嗯,挺好的,我就说嘛,你条件这么好,是吧,咱们十天半拉月不着家,家里就是得有个人忙活,老郝那会我就跟他说,咱们就得找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我心里笑不出来,可还是尽力冲她笑,对啊,这是好事,有人照顾她也是好事,不是我的话也没关系。



“没别的问题了吗?”她说话很轻,可我感觉每个字都像针扎似的。“没有了没有了,挺好挺好挺好,哎呀,等你结婚一定要回北京一趟,我和老郝也回去,咱们好好聚一聚。”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这酒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真辣,辣得人心里难受。



晚上我躺在宿舍的床上,老赵早就不知道上哪梦会周公去了,可我却死活睡不着。如果能回到过去,我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都收到人家的信了,干嘛不回啊,还怕被笑话,我郑朝阳被她笑话得还少吗,怎么关键时候畏手畏脚了。



后面几天一直都在秘密排查,我和她没在一组,不能经常碰见,这样也好,我就能一心扑在案子上了。





这次敌人的计划是在广州各大型公共场所投放定时炸弹,企图扰乱公共治安,我们前期摸排了好几个城区,一天跑下来脚都要断了。我突然想起来齐拉拉被绑架那次,她和我一起挨家挨户走,累得跟我撒娇。我想了半天也就想出来扶着她一起走这么个馊主意,我记得她出大门的时候笑了,其实我也很开心,因为我们离得很近,可我那会满脑子想的都是案子和嫌疑人,根本没时间听自己心里边的声音。



算了,不想了。



老赵他们那边抓了个头目,我们连忙赶回去审问开会,广州的反特宣传教育做得很好,连三轮车夫都能配合警方跟踪可疑人员,这一点可以学习,这次抓捕行动也是靠群众检举揭发才能这么顺利。没想到抓的这个是软骨头,还没怎么审就把后面的计划全吐出来了。



根据嫌疑人交代的,我们下一步行动是要捣毁他们在醉仙楼进行炸药交易的据点,这次是我们组和白玲组在一起,她们组有一个女孩乔装打扮成店员试探情况,发现屋里只有两个人,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暗中观察了一会,我们分两路实施抓捕,很轻易地就截获了一批炸药。我越想越不对劲,按理说这么重大的任务不可能只有这两个人交易,一定还有暗哨。



白玲摸到了饭桌下的定时炸弹,这是应该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



我看到门口有个黑影一闪而过,我知道,我们上当了。



白玲正在辅助技术人员拆弹,可我看见枪口朝着她那边。



什么都来不及想了,我大喊着让他们小心,然后向她扑了过去。



“砰!”



我应声倒地。



我好像看见她哭了,她喊着周围的人,可是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睛也越来越模糊,最后漆黑一片。



坏了,这回没有我哥救我了。



挺好,这么死了,她得记我一辈子,我也算是为了救革命战友光荣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脑子昏昏沉沉的,应该算是挺过来了吧,我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透过病房的百叶窗照到床上,真暖和啊。我开始试着活动手指,却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我的手。



是她睡着了,她的手压在我的手上。



这倒也是合理,毕竟我是为了救她这个革命同志。



我没敢太用力,让她再睡会吧,这段时间也挺忙的。



时间要是能停在这一刻,就好了。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动作,她醒了。我见她双眼通红,要去喊医生和护士。“别叫他们……让我多躺会。”从小我就不喜欢医院,打个针都要哭着大喊护士杀人了,偏偏我哥郑朝阳还是个大夫,真离谱。



“你算命大了,子弹离要害就差一点点,稍微偏一点你就没命了。”白玲一边倒水一边跟我说我是怎么从鬼门关爬回来的。“那不就光荣了吗,我那会还寻思着你会不会记得我在海边跟你说的,把我烧了,埋到土里,想怎么看星星就怎么看。”我说完喝了一口,你别说,广州的水喝着挺甜,比上海的好喝多了。



“当然记得,我还得给你送回老家呗,烈士荣归故里,你多有排面啊。”她嗔怪道,我喜欢看她这样,我希望她一直这么开心。她还想要说什么,被突然打开的门打断了。



是老赵拎了饭盒来,看样子是来给白玲送饭的,“呦,爷们儿,醒了?哎呀我跟你说,您可算是醒了,您这不管不顾地往床上一躺,您是得劲了,我们小白天天守在你旁边啊,劝都劝不走……” “老赵!说什么呢。”白玲瞪了他一眼,把老赵后面的话硬生生掐断了。



“你……一直在这守着吗?”



“嗯,我怕你醒了旁边没人。”



“不用回去陪男朋友吗?”



“谁跟你说我有男朋友了?”



“你没有男朋友?”我差点跳起来,不小心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的,“你那天不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对啊,可我也没说我有男朋友啊,别给我瞎编啊。”她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了一句,“不但犟头倔脑,还笨得要死。”



哼哼,这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我出院之后,参与了56年9月的38天行动,我们同广州方面通力合作,共抓获敌特分子300余人,缴获各种炸弹29余枚,成功粉碎了敌人扰乱社会治安的妄想。



任务完成了,我们也该启程回去了。来的时候她没接,走的时候她倒是来送我了。



“回去了替我帮老郝带个好,我有机会就回上海和北京。”她只是把围巾给我重新系了一下,多余的一句都没说。



“没什么要说的了?”我盼望着她能多说两句,比如提到我。



“你回去再看看我给你写的那封信,你就知道了。”



信?我一直带在身上呢,我赶紧把箱子打开,从暗格里掏出那封信递给她,她借了个打火机在背后熏了一下,竟然出现了一行字。



“从我们相遇的一刻起,

  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这是苏联诗人莱蒙托夫的诗,我喜欢的是谁,你到底明没明白啊。”她看我半晌没反应,怼了我一下。



“明白,明白,都到这了,怎么不明白。”



那天是我第一次把她拥入怀中,这个拥抱对于我们来说,都等了太久太久了。



不过,好饭不怕晚嘛。



“我回上海就找领导批条子。”



“什么条子?”



“结婚啊,我等不了了。”






从相遇的那一天起,可能就注定了她要给我做一辈子的罐焖牛肉吧。


当然,是在我的工资能买得起牛肉的前提下。



TBC





后续大概会出番外吧,但是还有三十多天高考,可能一拖就得拖到六月份去了。

先说说我对这篇文的理解。

全文都是老郑视角,我觉得他就是面对感情就是会麻爪,像小孩一样。他不太懂得怎么去表达喜欢和爱,是很典型的那种中国男人

所以他有的时候会言不由衷,会不知所措。

我一定会写婚后生活的!一定!

不过可能要高考后了

高考前就先写到这啦。

要去备考了

祝我成功!


我要学开挖掘机!

“不管我今后走到哪里,我都会去看你。”

“我喜欢你。”


在OST最后的最后截了他俩在海边牵手散步靠头的图,小白的头正好在水印下面,我去了好几次都没去掉,直接摆烂啦👀


顺便吐槽一下连感情线都要放在片尾曲的屑电视剧🤷

“不管我今后走到哪里,我都会去看你。”

“我喜欢你。”


在OST最后的最后截了他俩在海边牵手散步靠头的图,小白的头正好在水印下面,我去了好几次都没去掉,直接摆烂啦👀


顺便吐槽一下连感情线都要放在片尾曲的屑电视剧🤷

我要学开挖掘机!

他和她的北平往事「3」


自截图👀

去aqy那个大破水印真的要烦死我啦😾

他和她的北平往事「3」


自截图👀

去aqy那个大破水印真的要烦死我啦😾

我要学开挖掘机!

“但凡并肩而行,都会死生与共”


果然在MV里截的图就是不清晰,座机画质🤷‍♂️


“但凡并肩而行,都会死生与共”



果然在MV里截的图就是不清晰,座机画质🤷‍♂️



我要学开挖掘机!
他和她的北平往事. 是谁嗑拉了...

他和她的北平往事.


是谁嗑拉了,我不说

自截图👀

他和她的北平往事.


是谁嗑拉了,我不说

自截图👀

沈菁禾

翻到了之前做的宗向方的图,还是会感慨。


他笑起来真的很像纯良无害的金毛,但更多时间却被迫成为一只受惊的兔子。


这个人物的心路很曲折,也难怪,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注定宗向方要去做那个不辩黑白的人。像是把他一个人丢在迷雾森林里,四周枪声乱如麻,无数颗定时炸弹的一声声警报回响在他耳边,只是为了提醒他随时可能爆炸。


没人揭下他眼前的黑布,只是一遍遍告诉他,你不做那些忠于信仰的事,炸弹就会爆炸。


可是倘若你让他看看求生的路呢。


没有可是,一切都晚了。

从头就晚了。

翻到了之前做的宗向方的图,还是会感慨。


他笑起来真的很像纯良无害的金毛,但更多时间却被迫成为一只受惊的兔子。


这个人物的心路很曲折,也难怪,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注定宗向方要去做那个不辩黑白的人。像是把他一个人丢在迷雾森林里,四周枪声乱如麻,无数颗定时炸弹的一声声警报回响在他耳边,只是为了提醒他随时可能爆炸。


没人揭下他眼前的黑布,只是一遍遍告诉他,你不做那些忠于信仰的事,炸弹就会爆炸。


可是倘若你让他看看求生的路呢。


没有可是,一切都晚了。

从头就晚了。

秦指别皱眉

【郑朝阳×宗向方】假如宗巡是一只猫(3)


Day.3 家中无向方,宗喵称霸王。


乔杉抬头时正瞥见走进门那人,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从吧台后绕出来迎过去。

二郎面带几分倦意,进门的时候有些许停顿,快速扫了扫一楼坐着的顾客,之后才又从容迈步扮演起一名再寻常不过的顾客。乔杉走到他近前,客套的打了个招呼把人请上了楼。

楼上空荡荡的,二郎径直走去坐在郑朝山平时最常坐的那张桌子,临着街靠着窗,冬日下午的些许阳光正好能斜斜的照进来。

难怪他凤凰喜欢这位置呢,还真是舒服。

“咖啡?”乔杉站在了二楼的玻璃柜前,手要碰触到瓷杯的杯柄时回头问了一句。

二郎的思绪被他给打断,视线越过他看了看玻璃柜里摆着的洋酒:“喝不惯,来杯酒比那玩意强。”...


Day.3 家中无向方,宗喵称霸王。


乔杉抬头时正瞥见走进门那人,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从吧台后绕出来迎过去。

二郎面带几分倦意,进门的时候有些许停顿,快速扫了扫一楼坐着的顾客,之后才又从容迈步扮演起一名再寻常不过的顾客。乔杉走到他近前,客套的打了个招呼把人请上了楼。

楼上空荡荡的,二郎径直走去坐在郑朝山平时最常坐的那张桌子,临着街靠着窗,冬日下午的些许阳光正好能斜斜的照进来。

难怪他凤凰喜欢这位置呢,还真是舒服。

“咖啡?”乔杉站在了二楼的玻璃柜前,手要碰触到瓷杯的杯柄时回头问了一句。

二郎的思绪被他给打断,视线越过他看了看玻璃柜里摆着的洋酒:“喝不惯,来杯酒比那玩意强。”

乔杉收回手,拿了只倒扣在桌上的玻璃杯,倒上半杯酒端到了他面前。杯子是昨晚擦洗好的,酒是宗向方上次来咖啡厅的时候几个人一起开的。

“有老三的消息吗?”

“昨晚在他家待了一宿,那屋里像是有几天没回去了。”

乔杉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一口下去少掉了一半的酒,轻轻叹了口气。

 

 

有了昨天的经历,今天的郑朝阳干脆在出门前直接去找了多门,把宗喵托付给他。站在院子里的人冲自己办公室的方向指了指:“多爷,我要回来的晚,我那猫麻烦您给喂一下。”

“成,我给你照顾着。”

“哎,谢多爷。”

 

宗喵在郑朝阳的办公室里打了一上午的盹,当只猫可真好,吃饱了就眯一觉,什么心都不用操。除了不能跟着郑朝阳出去。

轻车熟路的从窗口跳出去,慢悠悠的在外面逛了一圈绕回了办公楼里。正是饭点,人都拥在了食堂,宗喵不担心被谁遇到。

多门和齐拉拉拿着饭盒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宗喵已经跳上自己的办公桌上卧着了,听见两人的声音,宗喵抬起头轻轻叫了一声。

“哎,又是这小猫。”齐拉拉咧开嘴小跑了两步站定在那桌前蹲下,平齐视线趴在桌边看着猫。

“老宗。”多门站在原地没动,只脱口叫了一声。

宗喵下意识的应了声,多门这人心细准是察觉到了什么,心下里觉得不妙,局促的从桌上站起身。

齐拉拉向多门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目光。多门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真的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做到的。

“宗大哥?”齐拉拉说着话,将不解的眼神落回到猫的身上。

多门倒是神情语调都不见变化,信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不急不缓的把饭盒收回了抽屉里:“我说老宗这张桌子挺招稀罕,上回这猫跑来不也是这老地方。”

暗自松了一口气,但终究是被眼前的人盯得不知所措,宗喵向后退了退,灵巧的跳下了桌子,窜到多门脚边打了个转。

 

 

郝平川觉得,白玲作为一个女同志也就算了,但在老爷们儿的友情里自己跟郑朝阳之间似乎总是隔着一个宗向方,这几天宗向方倒是不见了,他俩之间却又突然隔着一只猫。

这猫跟宗向方一个德行。郝平川忍不住在心底一连嘟囔了几遍。

有白玲在身边的时候,郝平川不好意思开口问,趁着小白同志和两人刚分开,郝平川在郑朝阳身侧,碎碎叨叨叫了他好几声。郑朝阳不知道又在出什么神,只顾自己插着口袋踱着步。

“郑朝阳!”郝平川厉声喊了一嗓子,引得周边的路人纷纷侧目。

郑朝阳先是一惊,又立马开始赔着笑向四周的人点头致歉,转向郝平川的时候皱起一张脸:“你不能小点声儿啊?”

“小声,小声你搭理我吗?”郝平川说着话,不自觉的就透出一股委屈劲。

郑朝阳倒也觉得冤枉,脸上表情更难看了:“我怎么不搭理你?”

“你这两天是丢魂了?”郝平川叉起腰,眉头紧锁。

郑朝阳张口正要辩解,突然憋住了卡在喉咙的音节,恍然大悟的深吸一口气,脸上的情绪瞬时消散冲着他笑了几声。这几天脑子里都被自己屋里的那只猫塞满了,可能还真是有走神没听到老郝叫自己的时候。正干笑着思考怎么跟老郝解释,街角处迎面走来的一个人倒是成了个大救星。

“朝阳。”

“哥!”

郑朝阳挑起一个更灿烂的笑,招招手循声走上前。

郝平川那一脸的不满情绪在看到郑朝山的时候不得不收敛了几分。

郑朝山向后面的郝平川点头打了个招呼,得到回应后将视线收回到了已经走到近前的弟弟身上:“晚上回家吃饭吧。”

“行啊。”的确有日子没回过家了,郑朝阳爽快的一口答应下来。

“那我正好顺路去买菜,家里等你。”

 

 

郑朝阳是回了单位一趟之后才回的家,谢过多门把宗喵抱回了宿舍,从单位出门前还不忘贴着猫耳朵小声嘀咕了一句: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空着手、带着嘴进家门的时候天已经开始擦黑,碰巧遇上从厨房端着一大碗鱼汤往正厅走的郑朝山:“真会赶时候,洗手吃饭。”

下午还在外面忙活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肚子空的慌了,这功夫被满院子飘香的饭菜勾的馋虫直起,匆匆洗了手进屋,落座拿起筷子的那一刻郑朝阳才突然觉得少点什么。

举在空中的筷子突然悬停在盛着宫保鸡丁的盘子上:“我嫂子呢?”

“你嫂子本来是要回来的,同事有事替人家值个夜班。”郑朝山给他盛上一碗汤放在面前,“你嫂子说,明天让你还回家里吃,她下厨。”

郑朝阳忙着咽下刚送入口中的第一筷子菜,点点头算是应下来了。

端起自己面前的空碗,郑朝山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漫不经心地开了口:“朝阳,宗向方最近很忙吗?”

这个名字在这个场合出现的着实很突兀,郑朝阳刚刚夹起的一筷子米饭又落回碗中,突然抬起头谨慎的看着他:“哥您怎么……想起来问他了?”

郑朝山对弟弟的反应倒是置若罔闻,只抬眼看看他露出一个笑:“前阵子他胃不舒服,去过医院。我让他过几天再找我检查一下,他一直没来。”

郑朝阳突然绷紧的神经重新松懈下来,扒拉了一口米饭,含糊着搪塞。

“哦,他最近没在,等他回来吧,等他回来我让他找你。”

 

难得回家的人肚子直吃了个浑圆,兄弟俩坐在餐桌前又闲聊了一阵子,家里的座钟敲响了八声这才宣告两人的交谈暂时中止。

郑朝阳站起身,将两人的碗筷摞在一起:“得,帮您收拾收拾,我该回去了。”

“不在家住啊?”郑朝山跟着起了身,端起桌上没有吃完的菜。

“我还有点材料今晚要写。”郑朝阳回过头说话突然目光落在他端着的那碗鱼汤上,“哎,哥,我想把这鱼带走吃。”

 

 

除了鱼汤里剩下的那些鱼,郑朝山还特意给弟弟把没吃完的酱牛肉也装进了饭盒里,同时还不忘嘱咐弟弟“工作完就尽早休息”、“明晚记得回家吃饭”、“宗向方回来让他到医院找我”。

临走的时候郑朝阳特意把桌上的台灯开着,推开宿舍门的时候看到的是蹲坐在桌上的猫咪的背影,尾巴正左右的摆动着。郑朝阳在这两天里少有的见到宗喵不是那么敏感,直到自己已经走到了近前都没见他有所反应。

宗喵心里还在为多门今天所做的试探犯嘀咕,虽说多门也有意帮忙遮着,一时半会这离谱事情还不会被捅出去。但是也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虽说是大隐隐于市,可也没听说过还有这种隐法的。

郑朝阳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桌上,伸着双手在他脑袋上合拢揉了一把。平静的夜晚时光被人打破,本就郁闷的心情突然就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猫咪下意识的挥动爪子回击过去。

“嘶——”郑朝阳吃了痛立马抽回手,手背上浮现起了几道红痕。

见他脸上的痛苦之色,宗喵这才意识到刚才还击的时候忘了收起尖利的指甲。

手上被挠破了皮,一些血正从红痕下慢慢渗出,郑朝阳一脸委屈的把手递到他面前:“不是,至于的吗?真给我挠破了还,你看看,出血了都。亏我还给你带了肉吃,你就这么对我,啊?宗向方。”

疼归疼,但是这点小伤郑朝阳其实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不过是借题发挥故意卖个惨,反正逗猫吗。

宗喵却当了真,尤其是他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本心也只是和人闹着玩,哪想真伤了他,看他手上确实见了红,自己也开始过意不去。张口道歉是做不到了,只能低声呜咽了两下。

说到底这猫就还是宗向方,连神情都一模一样,郑朝阳发现自己戏可能真的是过了,宗喵这是真自责上了。郑朝阳在手背上蹭了一把抹掉渗出的血珠,换上一脸的笑给猫顺顺毛,俯身柔声开了口:“啧,别吃心,跟你闹着玩儿呢。破点皮,又不是手指头给我削下来了。”

说完话,食指轻轻在他头上一弹:“扯平了。”

 

总有些人天生就会耍无赖,前一秒还现身说法的安慰别人说没有大恙,后一秒就露出丑恶嘴脸威胁人家说:都给我挠出血了是不是该让我好好补补?

最终的结果就是宗喵只能看着郑朝阳把一片又一片的酱牛肉塞进嘴里,而自己的晚饭就只能吃点清淡的鱼肉了。炖过汤的鱼肉比较碎,但是其间却又连着一些小刺。虽说猫吃鱼都属于生存本能,可这人变成的猫,不吐刺的话,会不会让卡着啊?

郑朝阳坐在宿舍的台灯下,一边给吃不到酱牛肉的宗喵灌输着“听说猫狗吃咸了容易掉毛”之类的话,一边用筷子慢条斯理的挑着鱼刺。

“我哥问起你了。”

这几个字眼冷不防的混杂在一堆废话之中,宗喵被刚吞进喉咙的鱼肉噎了一口。

郑朝阳没注意到这些,专注的用指甲掐出一根极短的硬刺,继续念叨着:“你什么时候还落了胃病了?回头等变回来了,让我哥好好给你瞧瞧。”

宗喵下意识紧张的一摆尾巴,在郑朝阳的口粮上一扫而过之后,当当正正的停在桌面那一小撮鱼刺上。

郑朝阳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看看粘在他尾巴上的鱼刺,又看看沾着猫毛的酱牛肉。

“宗向方,你今天晚上要造反就直说……直喵。”


-TBC



又游淮
从开局的“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郑...

从开局的“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郑朝阳”

到结尾的“不过为了你我愿意冒这个险”

从始至终,都是你。

从开局的“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郑朝阳”

到结尾的“不过为了你我愿意冒这个险”

从始至终,都是你。

一條猫🐈
和朋友聊天,聊了一点很可爱的恶...

和朋友聊天,聊了一点很可爱的恶魔小宗……于是就画了。

小尾巴太可爱了。。。

和朋友聊天,聊了一点很可爱的恶魔小宗……于是就画了。

小尾巴太可爱了。。。

一條猫🐈
试着画了。是宗向方猫猫(好耶)...

试着画了。是宗向方猫猫(好耶)

他好可爱……


试着画了。是宗向方猫猫(好耶)

他好可爱……


北涯影视
来的时候好好的怎么就回不去了呢光荣时代
来的时候好好的怎么就回不去了呢光荣时代
同我赋深渊

《光荣时代》‖郑朝阳

开学了译家人们,半个多月之后见

《光荣时代》‖郑朝阳

开学了译家人们,半个多月之后见

一條猫🐈
摸个宗巡。是平行世界的设。 与...

摸个宗巡。是平行世界的设。

与演员无关,没有侮辱原作角色等等意思。

充其量就是一个傻*满足xp产物

下面的话带有虐待元素。慎入

左眼被郑朝山挖了。目前处于半囚禁(?)状态

眼罩是郑朝山做的。图案是凤凰(我画的简陋

精神状态不太好。

大概这样,具体设定待补充。

摸个宗巡。是平行世界的设。

与演员无关,没有侮辱原作角色等等意思。

充其量就是一个傻*满足xp产物

下面的话带有虐待元素。慎入

左眼被郑朝山挖了。目前处于半囚禁(?)状态

眼罩是郑朝山做的。图案是凤凰(我画的简陋

精神状态不太好。

大概这样,具体设定待补充。

一條猫🐈

山方。

想写点猫科动物打架。

但宗喵对凤凰连略略略都不敢只敢小心翼翼小声骂骂咧咧的。

想写点猫科动物打架。

但宗喵对凤凰连略略略都不敢只敢小心翼翼小声骂骂咧咧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