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裘

10921浏览    283参与
烟络枫林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彩蛋是陵兔兔和裘兔兔的玩偶

烟络枫林

一些碎碎念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

裘振是具有很多面的,最重要的两面便是天璇裘家的裘振(神性)、陵光/裘家的裘振(人性)这两面。

作为天璇裘家的裘振,他忠君爱国,成熟稳重,谨遵王命。但作为陵光的裘振,他却是与之相反的形象,陵光的裘振是有脾气的,是一个活人,而不是保卫天璇的一段程序。尤其是在他作为被灭族的裘家的裘振和陵光的裘振重合的时候,他可以随意的忽视陵光,随便的使性子,这个时候他对陵光是没有什么好脸看的。

天璇裘家的裘振,是该为天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他没有也不需要情绪;但是裘家的裘振,内心是恨的,与其说是他恨陵光,不如说他更恨自己,他恨自己能独活,恨自己无能为力,恨自己……对陵光还有感情,更恨这是他永远没有办法报的仇,因为他没有报仇对象。

是陵光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是民心杀死了裘家,是百姓杀死了裘家吗?不,是无知杀死了裘家,是无知杀死了裘家吗?不,是陵光的野心杀死了裘家,可是野心能有什么错呢?乱世之中不就是侵吞蚕食嘛,如果肯定了是陵光的野心杀了裘家,那他一生的努力便全错了。所以是命运杀了裘家,所以无论他做什么,都只能是无能为力,或者验证自己是错的。天璇裘家本就是肱骨之臣,本就诞生于君王野心,本就应护卫举国百姓,当他是天璇裘家裘振的时候,和他作为裘家裘振的时候,本就是悖逆的,让他不断在两个身份间挣扎。

而陵光的存在,便成了两个身份倾轧的突破口。

陵光吩咐正事的时候,裘振是顺从的,理所当然的去完成各种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陵光谈私事的时候,裘振就会充满抗拒,各种不配合。雨巷送别,他忽略了陵光的存在一直往前,直到被陵光叫住,但最终也没有回答陵光的问题,而是继续前行;花园下棋,不光拒绝了陵光的提议,甚至不顾内侍在场,直接怼了回去。裘振在陵光面前无疑是任性的,很多人把裘振的任性归结于裘家灭门,但是实际上并非完全如此。他有顺从的一面,便代表着他懂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责任,作为天璇的裘家,生死便只属于天璇,天璇的裘家是不被允许恨的,便是不消多说,他父亲裘老将军也是不允许他恨的,裘家愿满门为君王顶罪便证明了这一点,天璇裘家的荣辱本就属于天璇。在他人生的前24年,天璇裘家和裘家是一体的,是无法分割的,但是就在这一年,这两样被彻底划分了,因为他成了唯一幸存者,他成为天璇裘家留存下来为天璇鞠躬尽瘁的工具,同时也成为裘家唯一幸存的人,这个时候天璇在他心中已经割裂了,一半是他誓死保护的对象,一半是他的仇恨,而陵光作为天璇王,成了他对天璇发泄的载体。

他听命于一个天璇,却在心里恨另一个,但他不能恨,所以他只能恨自己,而陵光出现在他面前,就会加剧恨和不能恨两方拉扯,所以他会回怼陵光。

但臣是不能怼王的,所以他怼的也只是陵光,而不是天璇王。他能怼陵光的底气不在于裘家的牺牲,而在于他和陵光的感情,是因为陵光纵容他,所以他才能怼陵光。就像陵光邀他下棋会被拒,陵光吩咐他刺杀啟昆他只会接受一样,陵光在他眼里本就不是一个陵光。这话说起来感觉很绕,总结一下就是,一个陵光是天璇王,所以面对天璇王他只能是天璇裘家的裘振,另一个陵光是陵光,所以他是陵光的裘振,也是裘家的裘振,这个时候他就可以借由他和陵光的感情撒脾气。

很多人总认为是裘家的牺牲才是裘振脾气的来源,但是如果他和陵光没有感情,他会真正的没有脾气完全的顺从陵光的指令。同样,陵光对裘振的纵容也不只是因为裘家的牺牲,更多的是因为他是裘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他可以对他的陵光发脾气。吴以畏老将军病重的时候陵光说什么,他说:“他也死了吗?孤王为什么要看他。”后来吴以畏老将军死的时候他去看了吗?我想可能并没有,就像裘家满门覆灭一样,陵光从未言对不起裘老将军,陵光从始至终说的便是孤王对不起裘振,他对不起裘振什么呢?裘振作为裘家唯一的幸存者,陵光对不起他什么呢?是伤心吗?不是,是因为他是裘振,所以陵光才会觉得对不起他。陵光对别人是没有感情的,是空洞麻木的,是居高临下的,那些他都不认为和自己平等的存在,怎么会有对不起呢?他对不起的只有裘振,不是因为他对得起别人,是因为他自认不需要对得起别人。所以他在别人面前称王,和裘振私下相处称我,就像裘振临死前一样,陵光会有意的变换称呼,他当王太久了,他已经习惯王这个身份了,但是无论多久,在裘振面前,他都只想做陵光,这才是裘振任性的底气,因为裘振是唯一一个对陵光来说不一样的人,他是半个自己。

但这同样是残忍的,陵光为天璇而活,所以陵光的半个自己也只能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为天璇而活,天璇裘家的裘振也只能为天璇而活,裘振从一开始就被各种身份绑在天璇这艘船上,便是亡了自己,这艘船都不能沉,他做到了,也失败了。他救活了天璇,也杀了天璇王的半个自己,所以陵光的称呼从本王变成孤王,陵光的野心变成了悲痛,陵光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陵光和裘振其实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先谈天璇,再言其他的。裘振明知道自己对于陵光的意义,但为堵悠悠之口,不得不自戕,此举不为陵光,而是为了天璇。陵光明知刺杀啟昆危险,但为了防患于未然也不得不派裘振去做,天璇优先于所有基本算两个人的共识,但陵光最后还是崩溃了,因为他亲眼看着裘振回来,亲自安排了所有去安抚民心,他做好了一切,最后等来的是不能接受的结局,因为虽然他们所求相同,但是早已离心。离心才是陵光崩溃的根本。

此处离心并非指感情存在与否,而是角度观点不同。陵光经历过一次民心不定,那时他失去了裘家,也失去了裘振,他一心找补,为重耀裘家,也为了天璇安定,他不得不让裘振经历危险,但是上一次的民心不定已经让他吸取了教训,所以他准备了比开国大典都更为隆重的祭天大典宣扬裘振的事迹,用三年赋税安抚民心,陵光一直在向前看,他眼见裘振回来,眼见他想要的一切都在向他招手。而与之相反的是,裘振在向后看,裘振死在四年多前,死在灭门里,他对于民心不定的唯一看法就是,像裘家人一样,用死堵住悠悠之口,他是裘家人,也只是裘家人,最终也终于成为裘家人。裘振死在了四年前,而陵光不知。或者说陵光已经收拾步伐继续向前,而裘振不知,他留在了原地。维系他们感情的从前是携手共进,之后便是无尽相思。但无尽相思是无意义的,无尽相思只是过去的残影罢了。

天璇裘家的裘振先行一步,他做了自己的选择,陵光的裘振往后退缩,成全了天璇。最终还是裘振,先放弃了陵光,毕竟天璇王从头到尾也比不过天璇。但,裘振从头到尾,也未真正比得过天璇。

他们终将成为滋养天璇的枯骨,因为他们从一开始便是为天璇而生。

烟络枫林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心态逐渐爆炸,所以十二分潦草

简逍喻

《刺客之多情江山》第一章

主cp双白,副cp光裘,雷后宫偷情者勿点。


此为联文,由@水未清 、@白极蓝星 、@烟络枫林 、@木瓜 、@远方传来风笛 、@简逍喻 联合写作。


————


《刺客之多情江山》第一章


钧天国的边境处,一位年轻的白衣男子,正准备悄无声息地混入城中。他来到城门下面,跟着百姓排队往前走,直到他被城门的守卫拦下来。


“站住。”守卫伸手拦人,上下打量着白衣男子,觉得他的着装太过华丽,并不像是入城做生意的百姓:“你不是本国的人吧?”


“大……”男子见状顿时双眼一瞪,欲要发脾气却想起来,此处并非天玑,他也不方便暴露...

主cp双白,副cp光裘,雷后宫偷情者勿点。


此为联文,由@水未清 、@白极蓝星 、@烟络枫林 、@木瓜 、@远方传来风笛 、@简逍喻 联合写作。


————


《刺客之多情江山》第一章


钧天国的边境处,一位年轻的白衣男子,正准备悄无声息地混入城中。他来到城门下面,跟着百姓排队往前走,直到他被城门的守卫拦下来。


“站住。”守卫伸手拦人,上下打量着白衣男子,觉得他的着装太过华丽,并不像是入城做生意的百姓:“你不是本国的人吧?”


“大……”男子见状顿时双眼一瞪,欲要发脾气却想起来,此处并非天玑,他也不方便暴露身份:“你都看出来了,还问我做什么?”


守卫又问:“你进城要做什么?”


“看看。”男子不慌不忙说出二字,双眼几乎没有正视过守卫,腰板挺直的站在他们面前,看似有种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气势。


守卫看他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不好好回答问题,一时间火气也彪了上来:“好好回答!”


这时候刚好又来一人,听到他们的争吵就询问道:“怎么了?”


“将军。”此人一出现,城门守卫纷纷俯首行礼,过后又解释道:“这人看着不像百姓,也不像是天玑的商人,属下怕他是天玑的细作。”


守城的将军听后看向男子,见他并无迫切进城的想法,便觉他应该不是什么细作:“放他进去吧。”


“是……”守卫望向男子:“你,进去吧。”


白衣男子闻言踱步,临走时认真地看了那将军一眼,便与他擦肩而过走入了城中。


齐之侃看着白衣公子走进了城内,看着那人眉眼有些许眼熟,正好到了和周将军交换班时间,便换好了衣物也进了城里。


白衣男子缓缓走入城中,看着钧天城热闹非凡的景色感叹确实与天玑不一般,不多时走向了城内人流量密集的地方瞥见几个纨绔子弟在欺负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


听着市井里坐在茶棚下的几个年纪比较高的伯老们絮絮叨叨说着:“你们瞧瞧这赵钱孙李四位祸害人的混蛋又出来祸害人了,几位老爷真的是家门不幸啊”老者摇了摇头道。


“欸,这位公子还是赶紧走吧,不然啊被李公子那个纨绔子弟看上了就不得了唉”说话的大叔叹了口气。


白衣公子看了看他们不以为然继续走过去作势想帮那位被李家公子哥几个调戏的哥儿,却没想到被他们间的那位穿着花里胡哨的钱公子看上了“哎呦,李兄你看看这美人样貌比起你刚“结交”的美人样貌还是跟上乘”钱公子舔了舔下唇,白衣公子看着对面的人瞬间觉得这人恶心至极冷着脸略过钱富。


不料被那几个品行极差的纨绔子弟给拦住了,白衣公子面无表情语气极其冷对着他们几个说“滚”可换来的却是那赵文伸出手捏白衣公子的下巴却被白衣公子用嫌恶的目光躲开了。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民男”出声儿的是一位穿着白色劲装的少年,出手打了赵钱孙李公子那几个的帮手还一起打了赵钱孙李公子满地找牙,“你你你我要告诉我爹把你捉去官府”孙公子捂着脸指着面前两人,“你去告一下试试,看看是谁进了牢房”少年语气淡淡地道,赵钱孙李公子带着帮手们跑了。


“你没事儿吧”白衣少年问着白衣公子,“无事,你是谁”白衣公子问,“我啊,姓齐,叫齐之侃”白衣少年歪头一笑看着对面的白衣公子。


“齐之侃......”白衣公子喃喃道。这名字耳熟,他却一时想不起是在何处闻得。


面前齐之侃的脸与刚刚那将军的脸骤然重合。白衣公子不免有些讶异,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不咸不淡地道了声多谢,便转身离开。


“等等!”白衣公子还未走出多远,那齐之侃的声音又追了上来。


“何事?”


齐之侃道:“我想请你吃个饭。”


白衣公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是对这突如其来的邀约颇有些戒备。但齐之侃的眼神太过赤诚,着实不像是别有目的的样子。于是便点点头,应了句好。


饭馆在城南,正是夹在糕点铺和酥茶棚之间,往前再走十步,还能看到摆摊贩卖胭脂水粉、灯笼布匹、笔墨纸砚、字画油伞种种不一的货品,那些贩商们吆喝得气劲十足,引得白衣公子频频看去。


齐之侃见状,便笑着问他:“看得那么入神,你有什么喜欢的说吧,我送你,当是结交个朋友。”


白衣公子微怔,自觉被看穿了心思,颇为不悦抿起唇,又因齐之侃是好意,他也不便在此半路身份,便把那点不悦藏起来,挥袖自顾自往饭馆里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摸了摸鼻子,齐之侃心道这人还真是别扭,自己不过是提了一嘴,他就生气了,看来等下探他口风可得小心些,别又不经意惹恼了他。正欲跟上白衣公子的脚步,齐之侃忽然顿住,看向那琳琅满目的摊子,想了又想,转身朝那边走过去。


率先踏入饭馆的白衣公子并未回头,也就不知晓齐之侃去向。他四下一环顾,只见处处是饭菜油渍,便皱眉避开了喧闹人群,径直走向一处角落,用衣袖拂过长凳,这才拎着裙边缓缓落了桌。


酒馆的小二有眼色,瞧见这人通身贵气,做派十足,当即将抹布搭在肩头,提了壶茶水凑上前来,殷勤擦桌添水,笑问他用些什么。


“本、咳……我素来不爱食荤腥辛辣,除此之外,各菜均来一份。”白衣公子道。


小二应了一声,正待到后厨说说,又听那白衣公子说:“等等,再来一坛好酒,有什么上什么即可。”


“好嘞这位公子,您稍等片刻。”


白衣公子肃穆静坐,好似他并非身在饭馆,而是高坐祭坛。只是他脑中所思所想,却全是齐之侃。无人知晓他自幼身患奇症,所见之人的面貌总难记下并加以区分,可齐之侃,他竟然能认出是在城门遇到的那人,这实不能说不是一桩奇事。


莫非……白衣公子忽然想起,国师曾为他卜卦,说他身患之病症名为脸盲,唯有遇到心爱之人,才能真切看清那人的脸孔。难道齐之侃便是他心爱之人?可他们不过刚见了第二次。


白衣公子心中纠结万分,忽得听见齐之侃唤他,抬头便瞧见齐之侃拿着个他看了好久的木雕冲他笑,一束阳光透窗斜来,正巧打在齐之侃身上,这一幕,他记了很久很久。


后来白衣公子以和亲公主蹇宾嫁给了啟昆帝。国宴之上,他依旧一袭白衣,如同越支山顶上最高洁的雪流入凡尘,漠然看着使臣谄媚帝君,帝后向他投来审视的目光,他也全然不惧,仍是不卑不亢。


啟昆帝的胞弟去得早,留下个二十来岁的儿子继承了王位。小王爷搂着身旁比他小上两岁的小王妃,整个身子都倾压在他身上,让人不禁担心会把小王妃单薄又纤细的身子压折。他看着蹇宾,偷偷和小王妃嚼耳朵:“我瞧他身上的袍子是蚕丝织就,改日也给你弄套来,穿给我看看吧。”


小王妃面不改色,扶腰的手分毫未动,那小王爷却变了脸,呲牙咧嘴揉上自己腰间的软肉。


这出闹剧并未落入蹇宾眼中,他只注意到那坐在人群中的白衣将军。周围乱糟糟糊成一团的人群里,唯有齐之侃的脸那么清晰,让蹇宾一眼就能瞧见,可他却连一句久见也说不得。


他毕竟是和亲的公主,他终究是王朝的将军。要说造化弄人,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小王妃的家世是早就没落的了,其父也曾是威震一方的大将军,只可惜征战沙场之人,生死本就天定。


其父去后,整个家族便大不如前,留下幼子三人,在裘夫人在苦苦支撑下养育成年,如今虽算不得富贵,但总也算过得去。裘家长子子承父业奔赴沙场,二子勤学苦读也已经做了侍郎,唯这幼子,少年时也算刻苦,只是未曾走入仕途,一成年便依约嫁入王府。


小王爷和小王妃是指腹为婚,先王爷在世时,与裘老将军甚是交好,两家虽为避嫌不常走动,到底是感情在的。后来裘老将军过世,留下这孤儿寡母三人和尚未出生的幼子,日子便有些难熬了。


先王爷也不是未曾想过接济一二,只是裘夫人出身将门,便是日子过得再苦,风骨总是在的,因此屡屡拒绝,连这婚约也还是谈了许久裘夫人才肯松口的。


几个人孩子都还年幼,若只是穷苦些倒也无妨,但无人庇护总是很难避免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情,这门婚约便如同一堵泥墙,也未必能经得住风吹雨打,但总是能熬到他们度过难关吧,彼时裘夫人便是那么想的。


陵光七岁那年,钧天发生过一场变故,天枢王意图叛乱,派人暗杀先王,陵光的父亲为先王挡箭而死,自此陵光便被带入王宫抚养,裘夫人感念先王爷的庇护之情,便让裘振以伴读名义跟在陵光身侧。


裘夫人原是无心之举,但初入宫闱的陵光对一切都陌生的很,便是有皇爷爷的慈爱,也难以消解这种寂寞,裘振便是他此时唯一的慰藉了。


他总是走到哪里都带着裘振,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会分一半给他,连夜里入寝时,也会半夜偷偷爬上小塌。本就狭小的卧榻躺一个人尚可,但两个人挤在一起便连动一下都会掉下去,但他喜欢这样挤在一起抱着裘振,这会让他感觉到安心,让每一个黑洞洞的夜里变得温暖。


原本无人放在心上的婚约,就这样成了真。

烟络枫林

一些人鱼裘振au

  

  陵光:吃饭

  裘振:(看着碗里的带鱼)……

  陵光:(闻闻碗,又闻闻裘振)这饭能有你腥吗?

  

  

  恭喜陵光喜得大尾巴扇飞一次

  (内侍:王上爱吃鱼是真的,我可以证明,王上每碗都吃鱼)

一些人鱼裘振au

  

  陵光:吃饭

  裘振:(看着碗里的带鱼)……

  陵光:(闻闻碗,又闻闻裘振)这饭能有你腥吗?

  

  

  恭喜陵光喜得大尾巴扇飞一次

  (内侍:王上爱吃鱼是真的,我可以证明,王上每碗都吃鱼)

烟络枫林

  陵光:给你看这条鱼,他是我的

  陵光:给你看这条鱼,他是我的

烟络枫林
  陵光:我有一个问题,能亲口...

  陵光:我有一个问题,能亲口对你说吗?

  裘振:你说

  陵光:……(按住后脑勺亲一大口)

  陵光:我有一个问题,能亲口对你说吗?

  裘振:你说

  陵光:……(按住后脑勺亲一大口)

烟络枫林
  鱼,我所欲也;鱼,亦我所...

  鱼,我所欲也;鱼,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鱼者也(什么鬼话)

  

  吃鱼,耶✌🏻

 

  鱼,我所欲也;鱼,亦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鱼者也(什么鬼话)

  

  吃鱼,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