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

1.6亿浏览    49.2万参与
先生,社会又开始吃人了

怎么玩个光遇就穿越凹凸了5

·无大纲意识流


·你以光之子的形象穿越凹凸大赛哩


·all你,乙女向,雷者自退


·ooc注意


·关于设定:花环小王子斗搓澡巾,道具库只能换背饰,能用魔法,死亡就是心火灭了,会像游戏设定那样陷入地下,沉睡五分钟后原地重生(面容就是你的脸,黑脸就像面罩那样)


——————


你休息这两天后来到了自由丛林,这地方是最适合新人的,况且还得探索一下自己的元力


*前方出现了一只兔兔包!


*你举起右手对准它,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兔兔包在你附近逛哒了一会...


·无大纲意识流


·你以光之子的形象穿越凹凸大赛哩


·all你,乙女向,雷者自退


·ooc注意


·关于设定:花环小王子斗搓澡巾,道具库只能换背饰,能用魔法,死亡就是心火灭了,会像游戏设定那样陷入地下,沉睡五分钟后原地重生(面容就是你的脸,黑脸就像面罩那样)




——————



你休息这两天后来到了自由丛林,这地方是最适合新人的,况且还得探索一下自己的元力



*前方出现了一只兔兔包!



*你举起右手对准它,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兔兔包在你附近逛哒了一会



*兔兔包离开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上一次到底是怎么把魔兽群全军覆没的



如果不是实体武器类那就可能是想象类,应该是需要什么来激活,关于身体本身的元力是源于光之子,那么就是以光为主题,阳光吗还是任何光?上次在月影林地可没有阳光,如果只能月光的话狩猎只能晚上干了




你终于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总喜欢晒太阳了,沐浴在阳光里十分有安全感,不止暖和地想睡觉你居然还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可能是因为身体缘故,你上辈子只会觉得热



感受着光,好像有点感觉了,你闭上眼睛,在脑海里想了一只蝴蝶,好吧在城市生活几乎没见过蝴蝶,只在老家见过几次小油菜蝶




光做的蝴蝶吗,也许是透明的呢,胸口忽然一阵凉意,你睁开眼,一只模模糊糊的蝴蝶形状停在你的胸口处



这这这?!你的元力大概可以确定是靠想象的了,不过胸口那抹空虚凉意是怎么回事,靠着晒太阳慢慢回了温度,那只蝴蝶依旧停在你的心火处



然后要怎么做呢,噢,如果是生物的话能操控吗,你指了指一旁的草丛,希望它会飞过去,意料之外的,那只小蝴蝶朝着你指的方向飞去,最后停在那草丛的叶子上




你又试着操作它到处飞,它身上散发着微光,如果在更黑暗的地方也能当蜡烛用吧,小蝴蝶飞到了你视线之外,你操作着它飞回来,再次停在了你身上,脑海突然出现刚刚蝴蝶飞过的地方,你小跑过去确认,这还能探索用吗,你的元力似乎方便不少




——————



你利用小蝴蝶寻找着自由丛林的魔兽,这里的树依旧和月影林地一样多,想飞的话还是去找开阔的赛区吧



小蝴蝶找到了一只魔兽,你苟在草丛里观察着它,该怎么攻击呢,想想魔法的话那种光球呢,你双手合十,先在脑海里想光球的形状,威力的话大概是铁球那种,你感觉到从肩膀处的热量慢慢凉到手掌



手心处却十分暖和,甚至可以用烫形容,你慢慢松开手,眼前的亮光你确实有被吓到,还好那魔兽是背对着你的,手中那颗球突然迅速转动起来,你反应过来后立马用力扔向魔兽




你并没有命中它,那颗球虽然猛的砸在地上,但是因为猛烈的转动它一下子滚到魔兽身后,你和魔兽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颗球不像是把它砸死了,反倒像撕裂开来,墨蓝色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不过还好你离得比较远



你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威力,你以为只是把那魔兽砸伤罢了




“恭喜参赛者××击杀魔兽,获得60积分”裁判球的声音从右边响起



有了这次经验你获得了不少自信




——————




未完



白茯White
  囤一张画给亲友的无翼崽

  囤一张画给亲友的无翼崽

  囤一张画给亲友的无翼崽

焦糖马其朵

性别不卡,年龄不限刚开始会有点社恐熟了之 后是油姐🌚🌚 (人 •͈ᴗ•͈) (୨୧•͈ᴗ•͈)◞ᵗʱᵃᵑᵏઽ*♡

性别不卡,年龄不限刚开始会有点社恐熟了之 后是油姐🌚🌚 (人 •͈ᴗ•͈) (୨୧•͈ᴗ•͈)◞ᵗʱᵃᵑᵏઽ*♡

凛伊

 我是个喜欢红色和白色的杀手,今日的目标(无),愉快的休假,那就浅浅自拍一下吧

 我是个喜欢红色和白色的杀手,今日的目标(无),愉快的休假,那就浅浅自拍一下吧

🐚
涂鸦,是花环美女  

涂鸦,是花环美女  

涂鸦,是花环美女  

CMH

  猫猫头太可爱了,斯哈斯哈

  猫猫头太可爱了,斯哈斯哈

赤言
 “以这舞步拥抱你。”

 “以这舞步拥抱你。”

 “以这舞步拥抱你。”

忙里偷闲的屑狸一枚呀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看的但还是...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看的但还是请看!(大声)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看的但还是请看!(大声)

拂菻。
@碎风 脏辫oc的联动,对家...

 @碎风 

脏辫oc的联动,对家的孩子又香又可爱可惜是对家(遗憾)

碎风贴贴——

 @碎风 

脏辫oc的联动,对家的孩子又香又可爱可惜是对家(遗憾)

碎风贴贴——

凛伊

  意外走反,死活出不去,淡定(就是淡定不是慌乱)自拍留念,后直接回yj(遇境)

  意外走反,死活出不去,淡定(就是淡定不是慌乱)自拍留念,后直接回yj(遇境)

极夜Night

  最后一张是我妈妈的原创OC(说实话我觉得挺好看的)

  最后一张是我妈妈的原创OC(说实话我觉得挺好看的)

凛伊

  和佐伊合影嘻嘻

  和佐伊合影嘻嘻

xxxkkw
坑掉的表格(发一下)

坑掉的表格(发一下)

坑掉的表格(发一下)

森林果

  我一直都想问,这是官方的小电影还是大电影预告片😨求解答

  我一直都想问,这是官方的小电影还是大电影预告片😨求解答

过理

【巫正】周行

//群里说过的更新

//巫师:周行     正太:眠锦

//很多私货,不完全光之世界,慎阅

//大概是长篇了,但缘更,慎追


————————


“你叫周行。”长老手中的火花闪动着美丽的烈红色,是小小的光之子眼中第一朵绽放的绚丽色彩。他看着心火飘动到他的面前,他伸手将其捕获,轻松的像是抓住一只晨岛的蝴蝶。而不同的是,这一团小小的火花给他带来了世界的颜色,他从此得以明晰一切。


但在这之后很少有人叫他周行,他们都称呼他为“先知”。


他不喜欢这个称呼。


他喜欢在雨林听鸟鸣,听雨水滴落在斗篷上,然后是光翼被撕裂发出的叮咚...

//群里说过的更新

//巫师:周行     正太:眠锦

//很多私货,不完全光之世界,慎阅

//大概是长篇了,但缘更,慎追


————————


“你叫周行。”长老手中的火花闪动着美丽的烈红色,是小小的光之子眼中第一朵绽放的绚丽色彩。他看着心火飘动到他的面前,他伸手将其捕获,轻松的像是抓住一只晨岛的蝴蝶。而不同的是,这一团小小的火花给他带来了世界的颜色,他从此得以明晰一切。


但在这之后很少有人叫他周行,他们都称呼他为“先知”。


他不喜欢这个称呼。


他喜欢在雨林听鸟鸣,听雨水滴落在斗篷上,然后是光翼被撕裂发出的叮咚声。心情好的时候会打着雨伞随便救上一两个,心情不好就任他们去。


他经常发呆,一愣就是几个小时,长老告诉他那是看到未来的代价。


“可我不想要的。”他这样说。


荧光蘑菇很漂亮,口感很黏腻,像是在口袋里揣久了的糖果。雨林的螃蟹没有暮土的那么凶,肉质也没有那么鲜美,从雨林没有螃蟹烤架就能看出来。但这里有很大的一团篝火,是他的地盘。


他大部分时候像个幽灵,闭上眼睛就能脱离原本的世界。然后被火光的闪动拉回来。


生活像是不断循环的戏剧,他踩过每一片水洼,知道每一朵黑暗植物的位置,熟悉鸟群,熟练掌握心火的使用,以及偶尔看见未来的一角。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见证许多光之子的跋涉,也见证他们的死亡。然后凭借高超的魔法回收熄灭的火种,重新点亮后将其按进地心。这就是他的工作,而他已经在职四百多年。


平静的生活总会有被打破的一天。


霞谷派人来叫他了,是个小孩子,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在雨中走的颤颤巍巍。周行站在高处看着他护着怀里的信,走一步停一步的向前方行进。


霞谷出生的孩子都很幸运,他们不必面对晨岛和云野的跋涉,不必经历雨林的酸雨,不必在冥龙的追逐下苟活,而是生来就处于光之王国最繁荣的地方。


而现在他却站在这里送信。


为什么?周行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派个说不定会死在雨里的家伙给自己送信?还是那两位长老肯定他会救他?又或者……霞谷的情况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根本腾不出人手?


……算了,他今天的心情还算不错。


———————


先知真的住在这种地方吗?眠锦的眼睛被雨水淋的几乎睁不开,他攥紧了手中的信。


一个人影忽然从他面前闪过,眠锦谨慎的握住了身后的暗石小刀。一股巧劲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小刀直接脱手飞了出去,在一旁的草地上留下一道深色的痕迹。他惊讶的瞪大了眼,无暇顾及自己的处境,条件反射般的扑向小刀试图重新拿起。


有人踩住了小刀的刀柄,清冷的声音自上方传来。“你出发的时候没人告诉过你雨林不允许使用暗石吗?”


眠锦猛然抬头,率先入眼的是银色的象征般的耳坠,白发微微卷曲着上扬,而后是一双鲜红的眸子———正盯着他看。


“……先知大人?”


那人毫无前辈形象的“啧”了一声,满脸不情愿却也没否认。眠锦忽然想起临行前长老的叮嘱。


“先知这个人其实很喜欢小孩子,是你的话,这次的任务应该能安全完成。”平菇长老这样对他说。


“所以我们决定就是你了,请务必要快些。”这是卡卡长老的略带紧张的话。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斗篷上的灰,老实的先开口道了歉。“十分抱歉,我不知道有这条规矩,我也没来过雨林。”


他忽然发现身体开始渐渐回温,且回温速度极快。——是先知的心火。那人似乎天生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不用打伞,雨仿佛撞到他身边的屏障直接被弹开。落在地上穿出滴滴答答声。


他们之间一时无话,最终还是周行开了口“那么说说看,这次又是什么事?”


————


信纸被周行手中的火焰焚化,他脸色发黑,右手的手指几乎要嵌进肉里。他伸手拽住眠锦的后颈的衣领,像是拎起一只猫一样,眠锦被他拽了个踉跄。


这是眠锦第一次在酸雨里飞行,因为飞行消耗的光能很多,他从未尝试过。而这对于周行而言是常事,他天生心火本就强大,加上后天的锻炼,在雨中飞行实在不算什么难题,更何况他的魔法天赋。


但顾及到今天没带雨伞出来,自己手上还有个小孩,于是他飞的还算保守,到达鸟群所在位置时足尖轻轻在鸟儿的背上轻点一下身体便飞向下一只鸟的位置,像是在水面上靠树叶前行一样,及其轻巧的落在了雨林神殿门口。他抬手整理了一下在风中被吹乱的斗篷。


很显然,眠锦并没有那么游刃有余,不仅斗篷已经乱七八糟,整个人也都还没缓过劲来。刚才牵着先知的手在鸟群中穿梭,他好几次都以为下一刻对方就要踩空,然后就是一场事故,所以抓的格外紧。


他对于“先知”的实力又有了新的印象。


“……能放开了吗。”周行开口问道。


眠锦在猛然撒手的同时向后跳了两步,一脚踩在了边缘,身体往后倒去,周行紧赶两步再次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眠锦这才注意到对方的手腕被他抓的通红,他确实过于用力了,先知本就因长期处在光照没那么激烈的雨林而皮肤呈不正常的苍白,仅一点红便很明显。这使他无法判断自己刚才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呃……你还好吧?”他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


周行倒是并不在意,甩了甩手腕便向神殿行进。眠锦自发的跟在他身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雨林的神殿。


白鸟掠过的地方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他们面前降落,他腰上缀着一根细长的羽毛。“哟,好久不见,宅男都会出门了?”


眠锦感到一旁的人僵了僵,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没冲上去给对方一拳。“……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结果还能活到现在?”


“先知大人怎么还咒人呢——诶?”对方注意到了他。眠锦条件反射往周行身后缩了缩,只露出半个脑袋。双手十分不自然的垂在身侧。


“怪不得不来找我呢——原来是有了新人?”


//世界观和人设回头再搞,快期末了,复习ing



咸鱼麦当劳

乙因为年龄很小,一开始怕震不住场面会特意摆臭脸,以后变得爱笑许多,不过更恐怖了哈

梳这个发型也是有显成熟的缘故,说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啊

乙因为年龄很小,一开始怕震不住场面会特意摆臭脸,以后变得爱笑许多,不过更恐怖了哈

梳这个发型也是有显成熟的缘故,说到底还是个小女孩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