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卡卡

14.5万浏览    7217参与
墨竹

1.凛冬将至

有私设

我和@文笔垃圾又没人看文的蓝桉是屑 轮流写

(?你名字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文笔不好,你们期待一下那个懒鸽子的文笔吧

_______

一年一度的滑行比赛依旧是在霞谷举行。


“大人,我们到了。”滑行赛道的终点,下人把马车的帘子拉开,扶着马车中的大人下了马车。


“白鸟大人,您来了,”管家看见白鸟大人来了,便道“我去通知二殿下和……大殿下。”管家提到大殿下时,脸上的表情倒是变了许多。


这位霞谷的大殿下,整个霞谷的人几乎有超过二分之一的人不看好他,二殿下倒是异常受欢迎,只要二殿下一出门,肯定要被围几个时辰才能重获自由。


而大殿下出门到是畅通无阻,他也乐的...

有私设

我和@文笔垃圾又没人看文的蓝桉是屑 轮流写

(?你名字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文笔不好,你们期待一下那个懒鸽子的文笔吧

_______

一年一度的滑行比赛依旧是在霞谷举行。


“大人,我们到了。”滑行赛道的终点,下人把马车的帘子拉开,扶着马车中的大人下了马车。


“白鸟大人,您来了,”管家看见白鸟大人来了,便道“我去通知二殿下和……大殿下。”管家提到大殿下时,脸上的表情倒是变了许多。


这位霞谷的大殿下,整个霞谷的人几乎有超过二分之一的人不看好他,二殿下倒是异常受欢迎,只要二殿下一出门,肯定要被围几个时辰才能重获自由。


而大殿下出门到是畅通无阻,他也乐的清闲。


传闻这位大殿下的脾气古怪的很,孤僻,而且喜怒无常。


据说是十年前一对夫妇的死才发生这么大变化吧。管家深吸一口气,朝着大殿下的房间里走去。

_______

“咚咚”


管家敲门的声音传来,大殿下平菇正看着书,他皱了皱眉,不耐烦地道:“讲。”


管家知道大殿下是在发火的边缘了,毕恭毕敬地说:“大殿下,白鸟大人来庆祝这次滑翔比赛了。”


“啧,去叫二殿下先去迎客,”平菇放下手里的书,“我稍后就来。”


“是。”管家不敢多停留一会,赶忙去找二殿下了。

_______

或许又是那些看到霞谷繁荣就来讨好的人吧。平菇眼神暗了暗,平时因为不看好他就与霞谷分裂的人们,现在还不是戴上了虚伪的面具回到了霞谷,只是他假装不知道,实际上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罢了。


当初为数不多看好他好的那对夫妇已经死了,他想把那对夫妇的孩子找回来,就当作是补偿了。

_______

“呵,还是回到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了。”白鸟冷笑一声,鎏金色的眸子里对这里充满了厌恶与仇恨。


霞谷的风景不仅很好,而且这里即使是炎炎夏日,这里还是能有丝丝的凉意。


不过他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里的风景,为了报仇——


他只想把霞谷掠夺了,才能抹除心里的那一丝仇恨。

_______

“大人,请跟我来。”仆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将白鸟请入大殿。


不过一会,二殿下便走了出来,“哟,稀客呀,什么风把‘白鸟大人’吹来了?”


白鸟瞥了二殿下卡卡一眼,道:“少在这阴阳怪气。”白鸟看了看大殿,大殿没有金碧辉煌的样子,倒是有些古朴的样子,“大殿下呢?”


卡卡撇了撇嘴,道:“哥他一会就出来,他的脾气整个霞谷都知道,请‘白鸟大人’谅解呢。”


“啧。”白鸟转过头,看见卡卡急剧变化的脸色,倒觉得有点意思,问道:“怎么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没什么,想到十年前那件事了,”卡卡脸色又变了变,“自从那件事发生了后,哥的脾气就变得古怪了,对我也没像以前那样了。”卡卡一想到大殿下“虐待”他的时候,嘴角不禁抽了抽。


哦?白鸟想着,他现在越来越对那个喜怒无常,脾气古怪的大殿下感兴趣了。

_______

过了一会,平菇出来了,卡卡道:“哥,你终于来了。”卡卡见平菇终于出来了,顿时感觉自己解脱了一般。


让他一个人面对白鸟,还不如让他去死。卡卡这么想着。


平菇瞥了一眼卡卡,随后视线转向白鸟。


“你好。”


“嗯,你好。”


平菇仔细打量着白鸟,总觉得他头上两根天线似的毛在哪里见过。

_______

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诶,不是,你们聊完了?”卡卡见这气氛略显尴尬,开口企图挽回一下气氛。


顿时,两道目光朝卡卡这边看来。


“怎么?/有事?”平菇和白鸟同时开口。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卡卡朝外面走,“滑行比赛接近尾声了,记得早点出来啊。”

_______

“……”

“……”


大殿安静了下来,双方都互相打量着对方。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他的样子倒是挺熟悉的。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

_______

呵,我果然不配

下午还要考试,我居然不复习




🦊的🍇

我的烈阳永不落幕

是自己瞎捣鼓出来的产物……文笔不好!见谅!

私心打的卡龙tag(因为老婆喜欢)www

阴暗疯批卡×话废阳光骨

好了接下来是正文时间

——————————————————————————


好疼。

头好疼,呼吸好困难,时不时的恶心呕吐感折磨着Alef的精神与身体,暗石的侵蚀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再拖下去,说不定会变成和冥龙一样的怪物。

他想竭力呐喊,可回应他的只有诡异的墨绿天空与肮脏的黑水。

出口在哪里?

谁来救救我?

他又起当初他是如何被哄骗到这片荒凉的土地,而后又是如何遭到非人的虐待,而这一切皆是他敬爱的兄长一手策划的。

是兄弟,也是竞争对手。

为...

是自己瞎捣鼓出来的产物……文笔不好!见谅!

私心打的卡龙tag(因为老婆喜欢)www

阴暗疯批卡×话废阳光骨

好了接下来是正文时间

——————————————————————————



好疼。

头好疼,呼吸好困难,时不时的恶心呕吐感折磨着Alef的精神与身体,暗石的侵蚀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再拖下去,说不定会变成和冥龙一样的怪物。

他想竭力呐喊,可回应他的只有诡异的墨绿天空与肮脏的黑水。

出口在哪里?

谁来救救我?

他又起当初他是如何被哄骗到这片荒凉的土地,而后又是如何遭到非人的虐待,而这一切皆是他敬爱的兄长一手策划的。

是兄弟,也是竞争对手。

为了那该死的继承者的位子,为了活下去,为了……

他想不出更多的理由了,他只记得兄长那张带着泪痕的脸庞。

“Alef,对不起,我是为了霞谷,我不得不这样做。”

他恨啊,怎么能不恨。可一想到兄长的那张脸,他又狠不下心了。

虽知兄长远比他做的决绝。



漫天的黄沙使Alef睁不开眼睛,他只得靠阵阵耳鸣的耳朵来判断附近是否有冥龙的踪迹。

“但愿能找到一处歇脚的地方。”Alef在心里默默祈祷。

兴许是神明听到了他的祈祷,Alef竟真的在不远处看到了一间小屋,莹莹的烛火成为这漫无天日漆黑里唯一的光明。

Alef撑着快要虚脱的躯体艰难的敲响了门,屋子的主人带着一点迟疑,仿佛他也在怀疑为什么这种荒原也会有旅人来拜访。

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个青涩却又带着些许不符合年龄的沉稳的青年。

他看不清他的脸,却看清了他那充满生机的眼眸。


是金色,太阳的颜色。


他热烈的让人睁不开眼睛,将Alef身上所有的阴暗面全部驱赶净化。

——————————————————————————


Alef艰难的睁开眼睛,既庆幸好在遇到了个好心人愿意出手相助,又暗暗自恼为什么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昏倒在人家门口,被那帮家伙知道的话肯定少不了被嘲笑……

哈,我在想什么啊,我忘了我早就不属于那里了……

被亲生兄弟暗害到这种地步的,他是第一例吧。

Alef暗自苦笑,痛苦的回忆又席卷了他的精神世界。

与其这样苟延残喘还不如就此死去。


肩膀被冷不防的触碰让Alef一惊,想准备好防备状态却牵扯到伤口让他顿时脱力。

“你伤得很重,不要乱动。”是青年的声音,低沉的嗓音让Alef莫名的安心。

Alef看着青年熟练的为他包扎伤口,没忍住又多看了他几眼。

真是个美人啊……

他当年还属于霞谷的时候,什么样的美人他没见过,但是像眼前人这种干净又带着一丝神秘感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Alef无意识的多看了几眼,这才发现为什么青年的包扎手法这般熟练:大小不一的狰狞伤疤布满了青年的躯体,在微弱的烛光下显得格外可怖,青年好像一件易碎的艺术品,布满沧桑的裂痕,轻轻一碰便会烟消云散。

Alef看的入了迷,全然未知青年正盯着他一动不动。

两对眼神相织时,Alef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如此无礼的盯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么久。

“你……不问我到底是谁?万一我是个什么通缉犯怎么办?”Alef慌乱的避开青年同样炽热的眼神,尴尬又不失礼貌的随便找了个话题。

“旅人而已,举手之劳。”青年淡淡的回应,可眼眸却一直盯着Alef看。

Alef被他这样盯着有些不自在,于是自报家门:“……我是Alef,请问阁下怎么称呼?”

“Caleb。”

Alef有一种莫名的预感,在未来,他会为眼前的这个人沉沦。

——————————————————————————

“伤口还没有痊愈,不要下地走动。”耳边传来Caleb的声音。

“下地走动才恢复的快嘛……小问题,我以前在霞谷的时候我……”Alef突然止住了话头,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Caleb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他可以猜测出Alef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于是没有过多追问,而是淡淡的开口:“螃蟹烤好了,当心烫。”

“?啊,好!”Alef强打起精神,立马跑到餐桌旁边。

他不想在Caleb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


说是餐桌,其实也不过是个小桌子而已,Caleb的住所十分狭小,和以前Alef居住的地方相比相差甚远,不过却十分温馨,大大小小的家具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不像他几乎每天都要被兄长教导……

要是一切都如当初那样,那该多好啊……

Caleb觉察到了Alef的不对劲,正冥思苦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转移话题时,Alef却率先开口了。

“如果我说,我是被当今霞谷陛下流放的二皇子,你会相信吗?”Alef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我信你。”出乎意料的,Caleb居然真的立刻相信了他,他的眼睛里透露着对他的信任。

为什么要信任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难道说他对其他人也是如此吗?

Alef竟感到心里有股酸涩,他不明白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却难过到无以复加,好像心头被什么东西堵上了。

“哎,你还真信啊,你不怕我是哄你玩编出来的故事啊?”Alef歪着头冲着Caleb笑了笑,心里却好似小鹿乱撞。

“因为是你,所以我信。”Caleb叹了口气,好像并没有听出Alef话里的意思。

可Alef却被这一句撞懵了,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剧烈。

他想占有他,想撕碎他,想把他绑在自己的身边成为自己的所有物,他想在他耳边低吟着一些自己的真心话,想看他因害羞而变红的耳尖……

Alef连忙把自己从这种逐渐病态的幻想中抽离出来,他在想什么,他疯了吗?怎么可以对救命恩人做这种事!

Alef惊起一层冷汗:“我吃完了,我先去休息一下。”说着就要开门离开。

手腕突然被Caleb握住了,力道不小,疼的Alef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子是没和人打过交道吗,下手这么没轻没重的。Alef暗自在心中吐槽。

“你要去哪?”明明自己比Caleb还大了几岁,却被他这一句镇住了。

“我去哪里还轮不到你来管。”Alef脱口而出的话把他和Caleb都惊到了。

他在说什么?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

Alef感到手腕上的力度在慢慢松开,他的心也跟着慢慢悬了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不要讨厌我,拜托。


Alef哑口无言,而Caleb也是同样冷冰冰的与他对峙。

最终,Alef选择了逃避。

他强拖着虚弱的身体一路小跑,心中的酸涩好像反到了喉咙。他像是做了一场美梦,而现在,只是梦醒了而已。

他回头看了看,很好,Caleb没有追上来。

他瘫倒在地,既庆幸于Caleb没有跟过来,又因他没有跟过来而暗自神伤。

那又怎么样,都是他自找的。

可明明已经离开他了,为什么心脏还在疯狂的跳动呢?

是……喜欢吗?

我喜欢Caleb吗?


坠入爱河的青年不知爱为何物,于是心动便是最好的提示。


——————————————————————————

Alef决定回去找Caleb。

不管结局与否,他一定要把事情解释清楚,一定要表明自己的心意。

乱舞的狂沙迷失旅人的方向,使得他小心翼翼又步履蹒跚。


狼是不会被束缚的,狼天性向往自由,冰冷的铁链留不住他,他会咬断自己的四肢来换取自由。可要狼留下也并非难事,唯有爱意可建立羁绊,从此他心甘情愿留在你身边,因为你们彼此驯服了彼此。

等Alef突破沙尘暴回到小屋时,灯火依旧通明,就如初时一般美好,唯一不同的是,门前,有个人在等他归来。

他不需要敲门询问,屋内的主人自己跨出了门槛,迎接他回来。

Alef扑入他的怀里,低声诉说着难以抑制的汹涌爱意。

而Caleb也在耐心倾听,接受他小心翼翼的爱意。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

疯子也会爱上太阳吗?

Alef想了想,与Caleb相视一笑,会的吧。


对于我来说,你的出现,就像一束光,照亮了我灰蒙蒙的世界,点亮了生机,为我的世界带来四季。

———————————END————————————


女德特战队c位

最常穿的🤤p2是和朋友私个tag

最常穿的🤤p2是和朋友私个tag

爱吃造型蛋糕的懒羊羊

重新发一遍设定

在原基础上加了很多细节解说

禁仿禁擦边!逮到你媽就炸

重新发一遍设定

在原基础上加了很多细节解说

禁仿禁擦边!逮到你媽就炸

白猫

我与神明画押,赌你心动一刹.

我与神明画押,赌你心动一刹.

爱吃造型蛋糕的懒羊羊

搞点很久都没有发出来的设定

今晚咬牙整理出来

敢抄我就敢捶

阿洛卡作为“永生”光之子

17岁

男孩子

身高174–175

生日在光历11.12

天蝎座

腹黑心善 外冷内热 善于察言观色

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理感并兼

对腰部和大腿内侧根部很敏感

皮肤很白 虽然是男孩子但是长得很纤细很漂亮

瞳色为霞色渐变金

斜刘海一直以来遮挡着左眼

和后面的头发上都打着七节的辫子

凤凰斗(有私设) 脖子上戴着梦想季项链

衣服是五分袖 袖口比一般宽大

腰封和鞋子上的图案是四角星

鞋子长度大约到小腿再往上点点那个长度

头...

搞点很久都没有发出来的设定

今晚咬牙整理出来

敢抄我就敢捶

阿洛卡作为“永生”光之子

17岁

男孩子

身高174–175

生日在光历11.12

天蝎座

腹黑心善 外冷内热 善于察言观色

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理感并兼

对腰部和大腿内侧根部很敏感

皮肤很白 虽然是男孩子但是长得很纤细很漂亮

瞳色为霞色渐变金

斜刘海一直以来遮挡着左眼

和后面的头发上都打着七节的辫子

凤凰斗(有私设) 脖子上戴着梦想季项链

衣服是五分袖 袖口比一般宽大

腰封和鞋子上的图案是四角星

鞋子长度大约到小腿再往上点点那个长度

头上戴的是头饰不是耳机

左手上臂上有旧伤 长期缠着绷带 被衣服遮盖着

十翼

会弹琵琶

不擅长应付孩子却很受孩子们欢迎

对某人格外毒舌并会互损记仇

目前有爱人


敢拿图我把你m炸了


敢拿图把你m炸了


敢拿图把你m炸了


这只是初版 以后会更完善信息



上蛊弘浏✨

❗️龙卡

“都抱了,就亲一下吧”“唔…不行”


“怎么主动了”“住嘴…”

❗️龙卡

“都抱了,就亲一下吧”“唔…不行”


“怎么主动了”“住嘴…”

叶玖离

【光遇/日常/卡菇】自白

Part.6


如果要问我对横空出世的那位哥哥的印象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回答是那显而易见的阴郁。


在他见到我之前,我其实早就见过他了——在他被抛弃的那一晚,我跟在主人后面,偷偷瞧了他一眼,而他并没有注意到我。


那眼神像是难过得要吞没他的旧主。


可惜,我并不能感同身受。大概我的性子生来就冷,哪怕设想主人把我抛弃,不舍当然会有,但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悲伤,我更偏向于遵从主人的愿望,寻找下一个新主人让自己过得更顺遂。


但话是这么讲,我知道我的主人不会把我放弃,我也知道应该如何取悦她——身高几乎趋近于最低值,这样的硬件条件让我装可爱这件事上几乎无往不利。


就是不知道...


Part.6


如果要问我对横空出世的那位哥哥的印象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回答是那显而易见的阴郁。


在他见到我之前,我其实早就见过他了——在他被抛弃的那一晚,我跟在主人后面,偷偷瞧了他一眼,而他并没有注意到我。


那眼神像是难过得要吞没他的旧主。


可惜,我并不能感同身受。大概我的性子生来就冷,哪怕设想主人把我抛弃,不舍当然会有,但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悲伤,我更偏向于遵从主人的愿望,寻找下一个新主人让自己过得更顺遂。


但话是这么讲,我知道我的主人不会把我放弃,我也知道应该如何取悦她——身高几乎趋近于最低值,这样的硬件条件让我装可爱这件事上几乎无往不利。


就是不知道素未谋面的“哥哥”吃不吃这一套——我本来还是不敢确信的,直到偷偷看过他之后,那缺乏安全感的姿态顿时稳了我的心神。


我降临的时间极晚,在这恶意丛生的人类与光子里,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各种场合下如何为自己谋取最大化利益。


对所有人拥有防范意识,几乎是我的必修课程。陌生人可能会把我送去伊甸面临死亡再重生之痛,也会驭使冥龙让我感受撕咬致死之痛。朋友之间也可能会虚与委蛇,亲人之间也可能会冷淡疏远,即便是最可信的主人也有把我抛弃的风险。


我不惧怕这些,但我讨厌这些事带来的负面感受,所以我向来都在避免,装作可爱无邪的样子,博得路人欢心,博得朋友喜爱,博得主人一腔真心。


我当然不是在骗取她们的感情,相反,她们如何对我我也便如何对待她们。这是一种双赢,她们开心快乐,我则不必忧心那些麻烦,安全无虞。


所以我一早就知道,我和我那“哥哥”不是一路人。他的冷漠只停留在表象,遇到别人遭逢困难会立刻停下相助。而我应该是最为人不齿的一类,对他人的不幸从未驻足,冷到了骨髓深处。


————————————————


*新买了号想尝试记录光崽的日常,不将光子框定在某个角色内,写现实意义的光子穿插玩家之间的故事


*私设成分多,注意避雷,主以养子(买来的号)视角记事,但此篇视角为菇


*亲闺女常驻13号菇,养子常驻1号卡

昱子鱼子酱

龙卡 雪 超短超短

好久没写了干 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写出来人话(呜)


清晨,卡卡睁开了眼睛,眼睛不适光线让卡卡不停搓着眼睛,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好好适应便闭着眼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碰巧这时候龙骨从厨房过来进了门,爬上了卡卡的床。龙骨身上的肉香带动卡卡不知觉间的靠近,手臂搭上龙骨的腰上,收紧,龙骨直接躺在了卡卡的身上。

龙骨面对着卡卡环抱着自己这样主动的姿态越发情火难耐。无意间瞟到了卡卡脖子间的红痕,那颜色却是到了红到发紫的吓人程度,可见昨晚的一夜春宵仗势属实大了些。

看着自己的卡卡这副可怜模样龙骨强忍住了欲望,推了推装睡的卡卡

“起床了卡卡,给你做了...

好久没写了干 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写出来人话(呜)













清晨,卡卡睁开了眼睛,眼睛不适光线让卡卡不停搓着眼睛,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好好适应便闭着眼准备再睡个回笼觉。

碰巧这时候龙骨从厨房过来进了门,爬上了卡卡的床。龙骨身上的肉香带动卡卡不知觉间的靠近,手臂搭上龙骨的腰上,收紧,龙骨直接躺在了卡卡的身上。

龙骨面对着卡卡环抱着自己这样主动的姿态越发情火难耐。无意间瞟到了卡卡脖子间的红痕,那颜色却是到了红到发紫的吓人程度,可见昨晚的一夜春宵仗势属实大了些。

看着自己的卡卡这副可怜模样龙骨强忍住了欲望,推了推装睡的卡卡

“起床了卡卡,给你做了排骨好好补补身体,感觉你身体总像是打不起精神来一样。”话末,龙骨亲了亲卡卡白皙的脸蛋,龙骨的一缕头发落在卡卡颈间,让卡卡不舒服动了动。

“我知道了,一会就去,陪我睡会吧我的好龙骨。”龙骨哪禁得起这样的诱惑,三两下脱鞋钻进了被窝,抱着卡卡一觉睡到了十点钟。

再起床两人便利利索索下床穿鞋,吃了饭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电视里播报着最新的新闻,卡卡看着电视里的“震惊震惊!娱乐圈巨星白鸟疑似恋爱,恋爱对象可能是霞谷公司老总?!”

看看内心五味杂陈,自从自己搬来跟龙骨一起住,白鸟这家伙越来越频繁去找哥哥了,现在倒好,被抓了吧。

卡卡心里满是无奈,转头看向自家的小傻瓜正在因为买的碗架小了装不下自己最喜欢的瓷碗而苦恼。

卡卡注意到龙骨身后的窗户外好像隐隐约约有白色的东西掉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搓了搓眼睛,定睛一看,下雪了啊。

“龙骨你回头。”龙骨听闻放下手中的碗回过头去,窗外的雪一点一点落下来,落到了两人的心里。

“下雪了卡卡”


卡卡被龙骨好声好劝拉下来陪他看雪,雪落在卡卡的眼镜上,花了卡卡的视线。龙骨见状将卡卡的眼镜摘了下来拿在手里,俯身去亲吻比自己矮上将近半个头的卡卡。

他们在雪天里吻了很长时间,雪花积在两人的头上慢慢染白了两人的头发。

一吻完毕,他们互相看着彼此,龙骨率先开口

“我希望我能陪你到你真正白头的那天。”

“会的。”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此时若是君在侧,何须淋雪做白头。
















结尾那句是从网上看到的觉得好他妈有意境就写了篇小小文,看看就好了啦,我发文就是想说明我还活着哈哈哈哈,等我放假就肝文!!(苦b孩子还没放假)

竹竹竹竹子

补[龙卡r]纸醉金迷

○微艾斯艾木,一些打出来就会被屏蔽的关键词,非常ooc

点我看屑龙骨玩坏卡卡 

○微艾斯艾木,一些打出来就会被屏蔽的关键词,非常ooc

点我看屑龙骨玩坏卡卡 

心跳感應電流

摸了一下吧,试了下之前的gif能不能发()

摸了一下吧,试了下之前的gif能不能发()

叶凌有病.

卡“哎呀没忍住多亲了几下,别打,我错了——”

菇“拳头硬了💢”

有参考模板 有认真摸鱼(

卡“哎呀没忍住多亲了几下,别打,我错了——”

菇“拳头硬了💢”

有参考模板 有认真摸鱼(

谢谢你

我是真的万万没想到这个会压画质

是光遇欧西🥺🥺🥺🥺🥺

顺便来加好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小窗我链接,我是妹妹头红绒斗

我是真的万万没想到这个会压画质

是光遇欧西🥺🥺🥺🥺🥺

顺便来加好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小窗我链接,我是妹妹头红绒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