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卡菇

4927浏览    116参与
卿月是鸽子

冤种平菇(7)

all菇


白菇可能会多一点,注意避雷


冤种平菇x鸟,卡,骨,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没有人物介绍

                                        ...

all菇


白菇可能会多一点,注意避雷


冤种平菇x鸟,卡,骨,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没有人物介绍

                                                                                                             

A班学生似乎不知道今天他们班要来一位新同学,都在认认真真地看书,只有个别同学在闲聊或盯着门口发呆。


“咳咳”


学生们听到雨林咳嗦立马朝门口望去,只见雨林的身后跟着一个体型瘦小,蘑菇似的发型的人。


雨林把平菇带到讲台上来介绍:“同学们,这位是从霞谷转学到咱们这来的平菇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讲台下的学生们立马鼓起掌来,当然也有一些窃窃私语的。


“这人长得不错啊”

“他男的女的?”

“一看就是女的啊”

“别放屁了,听这名字也知道是个男生,就算清秀也不至于被当成女生啊”


当然,最后一句是卡卡说的。


雨林有些生气,他看上的学生凭什么被这群人说三道四,啪地一下,把讲台桌给拍出一个手印子:“老师还在这呢,你们吵吵什么!你们眼里到底有没有我这个班主任!”


被雨林这么一吼,班内立刻安静起来,毕竟没人敢惹雨林,谁敢和雨林作对就是找  s。


雨林安慰着平菇,叫他不要往心里去,把这人就当成狗放的屁。(只有卡卡帮他说话,而且卡卡的小势力也挺强,把平菇安排到他身边,日后也能有个靠山)随后,雨林就把平菇安排到了卡卡身边与卡卡做同桌。


卡卡看到美人邻居来了,眼前一亮,像孩子吃到棒棒糖一下兴奋地说:“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和我在一个班!但我确实没想到你会和我当同桌!雨爹威武!”


平菇乐了:“还好我和你坐在一起。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啦~”


卡卡拍了拍胸脯说:“没问题美人邻居!以后有人敢欺负你的话你就报我名字,我保证他们乖乖地给你舔鞋。”


很奇怪,平菇明明很讨厌别人说他美,但是卡卡叫他美人邻居,他却一点也不反感。


平菇刚想说什么,只听见“咳咳。”抬头一看,雨林正黑着脸看着自己和卡卡,平菇被吓得瞬间不敢出声,预感不妙的卡卡也老实了下来。


下课后,平菇被一群人给包围了起来,那些同学东扯西扯,让人讨厌


“平菇同学,你真的是男生吗?”


“长得这么好看,不是女生可惜了。”


“男生怎么了?俗话说无孔不入,就算是男生也能好好伺候我们哈哈哈哈!”


平菇听到最后一句话直接生气了,啪地一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们有完没完啊?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是男的!请你们尊重一下我好吗?我谢谢你!”


有个欠登不服气地砸了咂嘴:“开个玩笑还不许了?真是有够小气的”


平菇直接怒了,瞪着那人就说:“我合气道黑带,不服你来跟我solo一把?”


他真的吼住了一些同学,那些人识相地离开,还有几个人想给平菇一个教训,被平菇教训后,终于老实了。


平菇很奇怪,素质这么低的人都能进A班?卡卡是这么说的:“他们虽然贪玩,但是学习都很好,校长没办法,只好把他们交给了同样暴脾气的雨林教管。”


未完

                                                                                                             

困了睡觉


卿月是鸽子

冤种平菇(6)

all菇


白菇可能多一点,注意避雷


冤种平菇ⅹ鸟,卡,骨,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因为是现想现编,所以没有人物介绍

                                      ...

all菇


白菇可能多一点,注意避雷


冤种平菇ⅹ鸟,卡,骨,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因为是现想现编,所以没有人物介绍

                                                                                                             

第二天一早,平菇就起床了,简单洗漱了一下,脖子上的红印还是很明显。


“哎”不过好在比昨天要减轻一点,平菇用遮瑕遮住,这才没有看出红印来。


平菇看着手里印着“我是男的”四个大字的T恤,在穿和不穿的两个选项中挣扎。


“穿吧,会让人觉得有病,不穿吧,万一又被当作女生咋办?”穿?不穿?穿?不穿?平菇一咬牙,穿吧!被当做有病也比被别人背地骂人 / 妖好“我只是长得清秀啊,不至于被当做女生啊”


门外的菇妈催着平菇赶紧下楼吃饭,平菇下去之后,菇妈嫌弃地看了眼平菇的衣服。


菇妈:“啧,你怎么又穿这件啊?难看死了,老土”


平菇表示很委屈:“那我总不能天天被当成女生啊,我堂堂七尺男儿天天被当成女生追,成何体统?!”


菇妈:“谁说你女的你削他呗,你合气道不挺厉害吗?”


平菇:“哇,我一个转学生这么高调真的好吗?!”


菇妈:“行了你快吃吧,我先走了,你别迟到昂。”


没办法,平菇只好又上楼换了件白色T恤。


吃完饭简单收拾一下,平菇就出门了,刚出门就看见了站在别墅门口的卡卡


卡卡有些紧张地和平菇打了个招呼:“嗨……嗨,早上好美……啊呸,早上好平菇”


平菇看着眼前的卡卡愣住了,反射弧延长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早上好,卡卡。你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呢?”


卡卡挠了挠头说:“啊,我寻思着跟你一块上学来着。住在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去圣岛大学,你应该和我同校。”


平菇想起昨天菇妈的话:“确实,我大一的。”


卡卡兴奋地说:“这不巧了吗?我也是大一!”


于是卡卡高兴地拉着平菇坐上了他的电瓶车,俩人一起去了学校


              圣岛大学              


常年住在冰川的平菇感叹到“哇,这里好温暖。霞谷可没有这么暖的地方。”


卡卡听完平菇说的话,更兴奋了:“霞谷!你也是霞谷的!”


平菇:“对啊,我是霞光城的”


卡卡:“这不巧了吗!我也是霞光城的!”


平菇乐了,遇到了个老乡:“那我们可以加个WeChat吗?”


卡卡更乐了:“没问题!我扫你吧!”


Alef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同意          忽略


平菇同意以后,卡卡就带着他去了校长室


卡卡:“这里就是校长室了,你先进去吧。我估计你应该和我一样都在A班,我就先去班内等你了。”


平菇冲着卡卡挥了挥手:“拜”


平菇进去后,校长立马乐呵地笑起来:“你就是平菇吧?来来来。”


平菇慢慢走了过去,心想这校长在笑啥。


校长把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叫了起来:“快过来雨林,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平菇同学。”


只见一个长发及腰并且扎了九条辫子的男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平菇一番:“看着是挺不错,行,我要他了。”


校长又跟平菇介绍雨林:“来平菇同学,这位就是圣岛大学大名鼎鼎的大一A班班主任雨林,同时也是你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以后在学习上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他。”


平菇点点头:“好的校长。”


在班内的卡卡坐在座位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敲打着桌面,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很期待你的到来,美人邻居。”


未完

                                                                                                             

明天我就要去上学了,不知道要在学校封多长时间😭😭😣😣😣我今天尽量多更🙏🙏🙏


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们一定要指出来!!!


枫

【卡菇/那个人】

【卡菇】《那个人》

#私设注意避雷,谢谢

#剧情比较乱

#看得开心。劳烦大家伙不要喷。


原来的号登不上了重新就弄了个号的。

5k字,看得开心。


平菇-Daleth

卡卡-Alef

龙骨-Lamel

白鸟-Emaf

狮子-Lion

雨林-Teth


热闹的集市上,光之子们在嬉戏打闹,长老们在和来当地游玩的旅人进行交易。


“Alef别跑!”年幼的Daleth追逐着Alef的脚步。“就不,略略略。”Alef对着Daleth做了个鬼脸,然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你倒是…慢点…”Daleth喘着粗气,擦去额头上的汗水。Daleth自打出生起,体质就比一般的...

【卡菇】《那个人》

#私设注意避雷,谢谢

#剧情比较乱

#看得开心。劳烦大家伙不要喷。


原来的号登不上了重新就弄了个号的。

5k字,看得开心。



平菇-Daleth

卡卡-Alef

龙骨-Lamel

白鸟-Emaf

狮子-Lion

雨林-Teth


热闹的集市上,光之子们在嬉戏打闹,长老们在和来当地游玩的旅人进行交易。


“Alef别跑!”年幼的Daleth追逐着Alef的脚步。“就不,略略略。”Alef对着Daleth做了个鬼脸,然后消失在了人群中。


“你倒是…慢点…”Daleth喘着粗气,擦去额头上的汗水。Daleth自打出生起,体质就比一般的光之子弱小。他曾问过照顾自己的管理者Teth,但得到的答案,让他想想有些后怕。


“Daleth…你知道每个光之子出生的时候,都会出现在晨岛吧。”刚开始Teth的语气还有些温和,但是越往后面说,她就开始越有些的暴躁,自责。


“是我的疏忽,是我导致了这个结果…”Teth深吸一口气,“你出生的时候,我因为公事没有当面出席,我派了凛冬使者前去接你。


“当他回来的时候,怀中抱着的是奄奄一息的你…对不起,Daleth。


“Emaf说,当时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然后就看见了你躺在沙子上痛苦的呜咽。”Teth抬手揉了揉Daleth的头。


“然后我们就送你去救治了,还好当时赶上了。”


Daleth问,“Teth姐姐…那你们知道那个黑影是谁吗?”Teth摇了摇头。“你怎么不问问,有关你弟弟的事呢?”


Daleth晃了晃腿,“自打我有意识起,我就知道一定要保护好他,所以当时。我一定是护着弟弟不让他受到伤害。”Teth笑了。


Daleth拉回思绪,摸了摸脸颊上的伤口,然后戴上了面具,去追寻Alef。


“Alef!你跑哪去了!”Daleth穿梭在人群,叫喊着。突然有人将手搭在了Daleth的肩上,压低着声音轻声唤道。“Daleth~”


“咦!”Daleth一激灵,拍开了身后人的手,拿起身上携带的烟花棒,警惕起来。“哎呀,这么紧张干什么。”Emaf晃了晃有点被拍疼的手。


“Emaf?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应该跟着长老迎接那些旅人吗?”Daleth收起了烟花棒。Emaf扶着下颚,“嗯…Teth担心你们就让我来了。”说罢,他怂了怂肩。


“你有看见Alef吗?”Daleth开口。Emaf指了指一个方向,“他刚刚戴着新得到的面具去和光之子们炫耀了。”Daleth无奈,“那小子…”


“那么……你要跟着我去找他吗?”Emaf笑眯眯道。Daleth点了点头。


Daleth跟随着Emaf的脚步,进入了一个拐角。“Emaf…我觉得Alef应该不会来这里。”Daleth道。


“当然了。”Emaf答。Daleth不解:“那为什么来这。”Emaf倚着墙壁,直视着Daleth。“Daleth,你应该从Teth那边听说了自己的事。”Daleth点头。


“那你有想过去找那个黑影吗?想知道他是谁吗?”


Daleth愣了愣,“想是想,可是…”Emaf道,“我有内部消息。”他用手比了一个耶,“近期一直有消息传出,有莫名生物袭击光之子,你的Teth姐姐也对这件事焦头烂额。”


Daleth不语。Emaf揉了揉Daleth的头发,“因为知道的人不多,Teth也对外开放只是暗黑植物的刺伤。她想过很多次,想拉拢点人一起调查,巡视。但为了不惊动无辜的光之子们,她只能选几个值得信任,有能力的人,私下沟通。


“行,今天有什么要做的吗?”Daleth的年龄还小,个头也不高,只能抬头看着Emaf。“有,好好去和你的弟弟玩会。”说着,Emaf推着他走了。


“什…”Daleth被Emaf带到Alef的所在地,但是Alef的情况并不好。


“你把你刚刚说的话回收掉!”Alef和Lion扭打在一起。Lion不服输,“我不!Daleth哥哥那么温柔,喜欢他怎么了!”


Alef发起头槌,“哥哥是我的!”Lion被这一下槌晕了。“哼。”Alef抹了抹鼻子。


“我没想过他们会打起来…”Emaf扶额,“我先带Lion去处理一下,你陪你弟弟吧。”随后Emaf将Lion抱走了。


“Alef,为什么打架?”Daleth擦去Alef脸上的灰。“因为他说!…说…”Alef突然改了口,“因为他欠揍!”Daleth给了他一拳,轻轻地打在了脑袋上。


“那也不能…”Alef突然打断了Daleth的话,“哥哥……我们以后也能永远在一起吧。”Daleth一顿,“当然。我会陪着你的。”Alef笑了。


自这件事以后,再无人被袭击的事,Teth忙碌的公事也可以稍停一会,有了空闲时间。Alef每天都和Daleth黏在一起,总的来说,还是Alef每天跟着Daleth。


时间流逝飞快,那些小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在Daleth要成为霞谷的前几天晚上,大家伙一块在野外聚餐。


“噗哈哈哈,你不知道当时Lion被揍的有多惨。”Emaf和Teth讲起当年Lion和Alef打架的事。Lion气急败坏,拿着一个烤螃蟹就往Emaf嘴里塞,“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那么,你们打架的原因是什么?”Teth问Lion。Lion沉思,“我记得当时…我说…”话还没说完,Lion也被Alef塞了烤螃蟹。“没有,我就是看他太欠揍了。”


“哦呦?难不成你们两个当时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姑凉,然后吵起来了?”Teth打趣。Alef的脸羞红,“才不是!”


Lion背后一凉,“哪有,我和你讲过这事,对吧…Emaf?”Emaf一笑,“当然。”


“真搞不懂你们。”Teth伸了个懒腰,“我先回去了,明早还有公务要处理。”Lion瞟了一眼Emaf,然后起身。“我也先走了。”Emaf拉着Lion的斗篷。“我和你一起。”


人都走了,只剩下兄弟两个。“哥你马上就要和Teth姐他们一起工作了…那我们相处的时间会不会减短?”Daleth喝了口水,“可能不会,现在公务也不多,也不会太忙。”接着就一阵的寂静。


“哥…”Alef轻声呼唤,“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对象什么的。”Daleth依着Alef的肩膀,“想啊,可是我可能不会…”Alef接下来只听到了轻微的打鼾声。


Daleth最近太忙了,白天工作,晚上陪Alef聊天,休息的时间不多。Alef卸下了自己的斗篷,盖在Daleth的身上。


天空中闪过黑影,“主子。”少年落在了两人旁边,“你已经很久没进食了,我们…”Alef咳嗽了几声打断,“我说了我不会再去食用,哪怕一点点,都可能改变我现在的状况…”


Lamel叹,“可是您的身体…而且,您的欲望可能会愈来愈大,可能…不受控制。”Alef抬眸,“无事,你也撤了吧,别让别人看见。”Lamel一顿。“是…”


Alef小时候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他很渴望得到光之子的那些能源,而且也会对他们的产生一种“他们是食物”的想法。


一次意外,他顺着路来到了暮土,一进大门他就看了在啃食光之子的Lamel。当时的他没有负面影响,反而想参与其中。


Lamel见到Alef的第一眼就被他的气质所感染到,明明是同类,眼前得人却给人一种首领的错觉。


Daleth依偎在Alef的怀里,他刚刚有被说话的声音所吵到,但是他被Lamel吓到,并没有吱声。毕竟Lamel的坏名声很多,而且没见过本人的话,会产生一种,恐惧感。


待Lamel走远,Daleth考虑要不要起来的时候,Alef发话了,“哥。我以后该怎么办…”他抚摸着Daleth的脸庞。


关于想食用光之生物这个症状,不是病,是天生具有的。它没有名字来称呼,不过如果得有其症状,就会被称为暗之生物,即暗之子。


其实也有办法压制其欲望,但是要在双生子中有一个有其征兆,另一个才有几率成为暗之子的“药物”。


Alef俯身亲吻着Daleth的睫毛,脸颊,慢慢地靠近他的嘴。Daleth一震,发出了一点声音,“嗯……”


Alef起身,笑嘻嘻道,“哥你刚刚睡着了,在外面睡容易着凉我就帮你盖上了斗篷。”Daleth应了一声。“嗯。回家吧。”


Alef觉得有着Daleth的陪伴,自己的心情也好很多。但是…时间拖得越久,Alef对肉体的渴望也就越大,他有时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冲上去咬Daleth。


Daleth查阅文件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那是Teth给他的,关于光之子们不知道的事情。


Alef殊不知情,自己的哥哥可能就要离自己而去了。


“给我。”Alef他冷声呵斥眼前的男人。Emaf怂乐怂肩,“好好好,给你”他看着Alef将一瓶血液灌下,“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Alef将瓶子扔回给Emaf,“啰嗦。”


Emaf摇了摇头,“你也不必为了他就不去‘吃饭’,就靠着这些你也撑不了多少。”Alef刚想开口,Daleth就推门而入,“嗯?Emaf也在啊。”Emaf招招手,“没事,我还有事先走了。”


Daleth告别Emaf,关上门转身开始质问Alef,“你们刚刚在干嘛?”Alef抹了抹嘴角,偏头道,“我们只是在聊天,毕竟马上Teth姐的生日就要到了。”


Daleth不语,只是将手中的袋子交给Alef,“你自己看看。”Alef翻阅着一张又一张的文件,“哥,这些都关于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吗?”


Daleth拉着Alef的领子,只听“咚的一声,他的背贴在了墙上,“你还想骗我吗?”Alef一愣,“哥你…知道了?”


Daleth摇头,“这只是猜测…不过各个矛头指过来,你……”Daleth还没说完,Alef拍开了他的手,双臂搂着Daleth的脖颈唇就贴上对方的。


Daleth被吓得一激灵,下意识想推开,但是他没想到他越挣扎,Alef就搂的越紧,舌头探进来的部分也就越多。


Daleth呜咽,狠下心来咬了上去,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铁锈味。Alef担心Daleth不会换气,放过了他。


Daleth被亲的有些腿发软,眼眸上有着一层淡淡的水雾,Alef松开双臂,搂着Daleth的腰,转身将他抵在了墙上。“哥哥小心别摔了…”Daleth拍了拍Alef的肩,“不会的…放我下来。”


Alef委屈巴巴的说:“那万一放下来哥哥就跑了呢?”Daleth仿佛看见了一个,长着毛茸茸耳朵的生物出现在自己眼前。“行,行吧…”


“我想知道一些事。”Daleth的眼神直视着Alef。“嗯嗯,哥哥你问。”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暗之子的事。”Daleth严肃道。Alef:“Emaf告诉我的,他们说我的身份特殊,你也一样。”


Daleth不解,“我怎么特殊?”“你的体质弱,但是你的血液,肉体,对暗之子来说是最好的‘药物’,而且很有几率会让暗之子变会光之子。”


Daleth发愣了一下,“先…放我下来。”Alef照做。Daleth显示吸了一口气,“我看过Teth给我的资料,按你说法,我是你们的‘药’。如果我将心火一块的奉献出来,那么你就会失去暗之子的身份。”


Alef一顿,“哥你想做什么?”Daleth笑了,“你平时就念叨着喜欢我,想和我永远呆在一起。你有想过我喜欢你吗?


“我并不是无感,我只是希望你在坦白一切的情况下,再说喜欢我。


“我现在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我一直忍受着这种感觉,你在我身边我很安心,但我更希望你能拥有一具好身体。”


Daleth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他知道Alef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如果自己是‘药’的话,那么血液可能也会对他产生一种诱惑。


“我爱你,Alef。”这是最后一句能听清楚的话,随后就是传来Alef喘着粗气的声音。


等到Alef缓过神来的时候,Daleth的身体冰凉,他不会再和Alef说话了,也不会有人爱Alef了。


Alef临近崩溃,视野是一片模糊,随后他合上了双眸不省人事。Emaf是来传话的,看到这个场景,他不由得感叹,“哎呀呀,真狠。这让我怎么处理。”


Emaf拖着Alef出了门,然后一把火烧了这里。拥有着美好,温暖的地方,湮没在熊熊烈火中。


几日后,Lion坐在了Alef床边,“Emaf,他这样真的没事吗。”此时的Alef面部泛白,痛苦的呻吟。


突然,Alef坐起,“嘶。”他倒吸一口冷气,“Alef。”Lion轻声呼唤。Alef听到声音,下意识问了一句,“Daleth?…不对。Lion?我这是在哪?Daleth…又是谁…”


“这…”Lion当场发愣。Emaf捂着他的嘴,“没事,你好好休息,Teth等着你醒来帮她处理公务呢,我们就先走了。”说完,Emaf拉着Lion走了。


“Emaf,Alef是不是记忆受损了。”Lion问,Emaf没有否定。


Alef望着床旁边的花朵,他似看见了Daleth的身影,但是他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只知道,对方是被自己害死的。想到这,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脑袋。


后面的几日,Alef康复了,当上了霞谷长老,每天处理着公事,有时候会突然出现一个人影陪伴着,但是Alef将他当作一个幻影,那个自己记忆里遗失的人。


“哎哎,霞谷神殿前常有一支蓝蝴蝶在转悠。”少女的声音响起,“我知道,它完全不会靠近人,和那些黄色的蝴蝶不一样哎。”


蓝色的…蝴蝶?Alef心里打了个问号。借着出来巡视的机会,他看见了那只蓝蝴蝶,蓝蝴蝶在身边飞舞了几下,停在了他的鼻尖上。


-end-


#Daleth一直很喜欢Alef,但是他并不喜欢说谎话的人。


#Emaf一开始说的黑影就是个谎话,为的就是给Alef打掩护。


#Alef被刺激到,大脑选择将最悲伤的事情遗忘掉,但是出于习惯,身体的本能,还是遗留着有关Daleth的。


#Lion对Daleth的感情只限于仰慕,朋友之间。

『桐

私心卡菇


因为不小心把菇菇弄丢了一次  所以菇菇很没有安全感  有一次卡卡生闷气故意不理菇菇  菇菇以为又不要他了。

私心卡菇


因为不小心把菇菇弄丢了一次  所以菇菇很没有安全感  有一次卡卡生闷气故意不理菇菇  菇菇以为又不要他了。

是墨离的墨 墨离的离

【卡菇】我来当你的眼睛[上]

设定:

卡卡从小就被送到圣岛了,不知道自己是霞谷的

呆菇后面没有,是领盒饭了

(虽然想过呆菇是平菇假扮的)

长老把卡卡和平菇当孩子看的

总裁和卡卡是好朋友


0

据霞谷的外交使者呆菇说,霞谷的大殿下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让人看到他的眼睛有一种平静的感觉。但那终究是传说,我长年呆在圣岛,从未出去过。

呆菇来圣岛,是为了外交,一来一往便和人们熟了起来。

聊到这个话题,是偶然有一次我问她“霞谷除了千鸟城和雪影峰以外还有更漂亮的东西(人)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关心霞谷

“好看的东西吗?”呆菇想了很久“啊!殿下就很好看,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让人心平气和呢”...

设定:

卡卡从小就被送到圣岛了,不知道自己是霞谷的

呆菇后面没有,是领盒饭了

(虽然想过呆菇是平菇假扮的)

长老把卡卡和平菇当孩子看的

总裁和卡卡是好朋友


0

据霞谷的外交使者呆菇说,霞谷的大殿下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让人看到他的眼睛有一种平静的感觉。但那终究是传说,我长年呆在圣岛,从未出去过。

呆菇来圣岛,是为了外交,一来一往便和人们熟了起来。

聊到这个话题,是偶然有一次我问她“霞谷除了千鸟城和雪影峰以外还有更漂亮的东西(人)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关心霞谷

“好看的东西吗?”呆菇想了很久“啊!殿下就很好看,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觉得让人心平气和呢”

呆菇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都是冒着星星的,我不禁想去看看那位霞谷的……美人殿下了


  但是,不知道霞谷发生什么事了,作为外交使的呆菇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圣岛了

直到那一天……我原本的生活被打破了 

1

“卡卡!卡卡!”远远的就能听见总裁的那个大嗓门“卡卡,我们今天要去霞谷了,听说之前有黑暗生物入侵霞谷,霞谷的大殿下平菇为了霞谷的人们,受伤…”

“他伤的重不重,霞谷现在怎么样了?”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担心霞谷,听到平菇受伤的消息,自己的心脏猛的一疼,好像…我和他之间有某种连续

不可能的,自己和他一面都没有见过,就凭呆菇描述的,自己就这么关心他…

“喂!卡卡你听我说话了吗?”总裁说完话盯着自己的朋友半天,发现对方毫无反应

“啊?知道了,什么时候去霞谷”卡卡挠了挠头,心无在焉的和总裁飞到霞谷

发现这里遍地都是创伤,根本不是小呆菇所描述的,但是还是能看出来霞谷原来的样子

“请问…神庙怎么走”总裁拉着卡卡拦住旁边的小揪揪问到

“到前面那个平台,会有人帮你们点亮传送工具,然后坐上去就可以了!”说完这句话,小揪揪转过头,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和大殿下长得很像

“哎哎哎,小揪揪,这不是大殿下吗?”

“你看错了,发现不像好吗?”

“对对,还有眼神,大殿下的眼神很温柔的…”

“唉…对了,你们知道呆菇在哪里吗?”卡卡对眼前的女孩子们鞠了个躬,问到

“呆菇…你说的是外交部的呆菇大人吗?”小揪揪问到

“对,你们知道她在哪里吗?”卡卡觉得自己就这一个霞谷的朋友,还是先问问她在哪里,让呆菇带自己去神庙

“呆菇大人她…没了,平菇殿下从黑暗生物那里抢下了呆菇大人的身体,防止没有异化…”小揪揪很明显还有话没有说,但是为了安慰他们的心情,卡卡没有再问下去

2

“欢迎你们的到来!圣岛的使者们”大长老行了霞谷最大的礼,欢迎他们的到来!

“谢谢您的欢迎,我们这次前来,需要帮助什么吗?”卡卡回了个礼,然后问到

“不,您回来就已经是最好的了,卡卡…殿下”

“等等…殿下!长老,你是在说笑吧,卡卡和我一起长大,怎么成了殿下,圣岛长老没有说过卡卡是圣岛的殿下啊”卡卡还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担心…平菇

“那…平菇怎么样了?”没等大长老说说完,卡卡又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平菇殿下他…你们进去看看吧…”大长老追下眼睛,似乎如果遇到了什么生命危险

进去后卡卡觉得大长老的那种感觉能理解

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亲人,只听过描述的家人

就这样躺在自己面前,睡着的平菇的确很美,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左眼被包扎起来了

“唉…卡卡,不得不说你和这位大人的确有点像”总裁有些许的激动“难道…你真的是被家人抛弃的孩子,正好被长老捡起来,成为圣岛的,而现在这个哥哥本来要和你抢夺…唔唔!”总裁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卡卡捂住了嘴“你再胡编乱造,我愿意让长老罚你去墓土进修三个月!”总裁看着卡卡黑沉沉的脸,咽了口口水,闭上了自己的嘴

“不不不…不用了,卡卡,我不会乱说的!”

“啧…谁在说话?”或许是他们太吵了,平菇皱了皱眉,睁开眼睛看到两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在自己面前打闹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在我眼前…这么”后面的话平菇没有说出来,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双眼“我的…左眼怎么了?为什么会看不到!”平菇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呆愣的碰自己的眼睛

“殿下…你的左眼已经…废了”后面进来的大长老似乎已经知道平菇的反应,还是有些为这个殿下感到伤心“还有殿下,这位是您的弟弟,卡卡”大长老指向一旁的卡卡说到

“弟弟?但是长老,我…我以后怎么处理事务,我…”平菇似乎对自己眼睛没什么关心,关心的是霞谷的事务

“这我会让光之子们接纳卡卡殿下,让他继承你的位置”长老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到

“什么!”卡卡有些震惊,这似乎有些不符

“我去看看牛!”总裁很震惊自己的好友一来就可以当殿下

“我…知道了”平菇垂下头,似乎在怪自己没有早点发现那些异常的植物,让人们陷入灾难里








叶子

应该能猜出来粉色斗篷的是谁吧😎😎😎

应该能猜出来粉色斗篷的是谁吧😎😎😎

『桐

小时候和长大后

想必卡子已经知道菇是男是女了🤤

小时候和长大后

想必卡子已经知道菇是男是女了🤤

『桐

菇输了就要穿女仆装但是还是不服输又害羞又生气的菇

以及天天想一些R18的卡

眼角的那颗爱心我是真的会爱🤤

菇输了就要穿女仆装但是还是不服输又害羞又生气的菇

以及天天想一些R18的卡

眼角的那颗爱心我是真的会爱🤤

冷羽

😃不会画手(为什么会有手这样难画的东西啊啊啊啊)

没有明确的cp向(卡菇?

啊,我就是个画渣😃

平板被收了,不然我才不会画在本子上😃)

😃不会画手(为什么会有手这样难画的东西啊啊啊啊)

没有明确的cp向(卡菇?

啊,我就是个画渣😃

平板被收了,不然我才不会画在本子上😃)

谁看见我裤子了
占tag致歉,但是真的想交友啊...

占tag致歉,但是真的想交友啊,咱就是说真的无聊啊,这个群只有我一个人啊!不要害羞,直接进好吧!

占tag致歉,但是真的想交友啊,咱就是说真的无聊啊,这个群只有我一个人啊!不要害羞,直接进好吧!

谁看见我裤子了

摸鱼/龙菇

监狱发行了一个新的活动,表现良好的犯人可以用积分兑换一只小猫咪,龙骨对此分外不屑,猫咪那种高傲又麻烦的东西,才不适合他呢


第二天室友黄毛带回来了一只可爱的大橘,龙骨就天天坐在上铺看着黄毛对着猫y笑,包括户外活动时间,室友们也在讨论猫


龙骨想,要不我也搞一个吧?他就跟狱警申请,要换猫,得到的却是已经被抢完了的信息,龙骨烦躁的想,我就知道,麻烦死了


在龙骨已经放弃养猫的时候,狱警单独把他叫了出来,现在已经没有普通的猫了,狱警说,但是有一只被弃养的波斯,但是把波斯这东西,很娇贵……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龙骨都明白,他干脆的说,我要了,出了什么事找卡卡,顺便让他对点积分给我,我要...

监狱发行了一个新的活动,表现良好的犯人可以用积分兑换一只小猫咪,龙骨对此分外不屑,猫咪那种高傲又麻烦的东西,才不适合他呢


第二天室友黄毛带回来了一只可爱的大橘,龙骨就天天坐在上铺看着黄毛对着猫y笑,包括户外活动时间,室友们也在讨论猫


龙骨想,要不我也搞一个吧?他就跟狱警申请,要换猫,得到的却是已经被抢完了的信息,龙骨烦躁的想,我就知道,麻烦死了


在龙骨已经放弃养猫的时候,狱警单独把他叫了出来,现在已经没有普通的猫了,狱警说,但是有一只被弃养的波斯,但是把波斯这东西,很娇贵……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龙骨都明白,他干脆的说,我要了,出了什么事找卡卡,顺便让他对点积分给我,我要养猫


过了几天后,龙骨再次被叫了出去,然后拎着一个航空箱回来了,舍友黄毛笑道,我早就说你该养只猫了,说不定能改改你这个面瘫的坏习惯


龙骨打开箱子,波斯猫就懒懒的窝在里面,一个眼神都不给他,反倒是龙骨在里面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转移注意力也挺好”


龙骨撕碎了纸条,随手撒向空中,看了一眼窝在里面,不屑于搭理他的猫,笑了一声,转身躺到了床上


龙骨又做了那个梦,破旧的房子,巨大的火光,尖叫,奔跑的人,他站在火场的中心,一双手把他推出了门外,伴随着那人撕心裂肺的喊叫,“跑啊!”


“啊”龙骨猛的坐起身,揉了揉脑袋,低下头,看见了栽倒在他腿上的猫,异色的瞳孔透露出一点点茫然,龙骨微微一愣,揉了揉猫肚子,说,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感谢卡卡送来的积分,龙骨非常豪爽的买了一箱猫罐头,在波斯猫吃饭的时候,黄毛的大橘想要凑过来,被无情的拍走了, 龙骨看着波斯护食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我是不是应该给你取个名字?龙骨看着吃饱了躺在他怀里的猫,忘了忘窗口,狭小的窗口外面是艳阳天,龙骨低下头,望着猫,说,要不你就叫蘑菇吧


时间过得很快,龙骨仍然一夜一夜的做噩梦,一模一样的梦,但是他神奇的发现,如果他和蘑菇睡在一起的话,他就不会做梦,所以他就强制把蘑菇摁在了他的床边,美名其约,我照顾你那么久,你总得付出点什么


龙骨得到的是蘑菇的白眼和一爪子,软软的肉垫拍在脸上,龙骨突然就笑了,他说,你这个性子真的很像我的一个朋友,蘑菇疑惑的看着他,龙骨却不再说了,他望向窗外,外面仍然是艳阳天


龙骨出狱了,出狱的那天,外面是艳阳天,狱警他说猫咪是带不出来的,龙骨就笑笑,没说话,荒无人烟的田野上行驶来了一辆车,车里面的男子按下窗户,龙骨打开门,副驾驶上赫然躺着一只猫,是蘑菇


蘑菇看见龙骨显然很兴奋,爪子勾着衣服爬上了龙骨的肩,然后一爪子拍到他脸上,傲娇的眼神仿佛在说,人类,快来接受朕的恩赐


卡卡一边开着车一边对龙骨说,你们的那个咖啡店,还在,还需要你去经营,另一边没有传来声音,卡卡又重复了一遍,还是没传来声音,他转过头,一人一猫早已熟睡


龙骨生活渐渐安静了下来,咖啡馆的生意很好,还有不少人慕猫而来,也有不少人是奔着他的脸来的,毕竟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硬汉的类型


龙骨都拒绝了,一天晚上,龙骨带着蘑菇来到了一条小巷,缓缓走进去,里面豁然开朗,哪怕过了很久,这里似乎也弥漫着烟熏味,小巷里面是居民楼,但是已经没有人住了,到处都是大火肆虐过的痕迹,估计没有人来整理


蘑菇很自来熟的四处看看走走,坐在废墟的最高头俯视龙骨,看着他坐在地上,靠着墙,一瓶一瓶的灌酒,一遍一遍的哭,这已经不是龙骨第一次带他来了,他第一次还试图安慰这个人类,被他蹭了一身眼泪,蘑菇不懂人类的感觉,但是他看得懂眼神,龙骨的眼神里非常悲伤


如果说平日里的龙骨冷淡,不爱说话,瞳色很深,仿佛能把人吸进去,那么现在的龙骨眼神里全是悲伤,好像深不见底的潭,满满的悲伤,就像失去了希望一样,他任由龙骨把他抱在怀里,撕心裂肺的喊,控制不住的哭,高傲的猫咪低下了头颅,轻轻的吻在了龙骨的额头



卡卡不止一次劝过龙骨放下,龙骨也只是自顾自的不理他,蘑菇倒是天然对卡很亲切,总是有一种看幼崽的感觉?虽然每次他想过去拍拍卡卡的脸,都会被龙骨拎着后颈脖子带回去


每次卡卡都会无功而返,每次龙骨在他走后都会暗淡伤神,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是蘑菇是谁,蘑菇总是能精准的安慰到龙骨,他喜欢拍龙骨的脸,眼神里在说,喂,愚蠢的人类!别伤心了,你要再伤心,本大爷就不喜欢你了


日子很平静的过了下去,龙骨老了,卡卡也懒得劝他了,蘑菇在咖啡店的街头,经常会看见小情侣手挽着手走来走去,他有的时候也疑惑,卡卡天天劝龙骨,为什么他自己不也找一个呢?人类可真是奇怪


龙骨s了,死在了每次带蘑菇去小巷的日子,卡卡说他走的应该很悲伤吧,蘑菇却不觉得,因为他亲眼看见龙骨是笑着走的,没几年,卡卡也走了,新闻里的播报,说著名慈善家卡卡把他的所有遗产留给了一只猫,无数人羡慕嫉妒恨,只有蘑菇窝在两张黑白相片中间


蘑菇不会死,蘑菇功能圆满成仙了,蘑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他在缓慢的向天上飞,一片又一片的云,渐渐显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门,他站在门口,接受着无数的目光,直到三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个人很熟悉


是龙骨和卡卡,他们中间站着一个很漂亮的男人,一身白色的衣服,淡雅又美丽,嘴边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蘑菇看着它对自己伸出手,他也把手放了上去


后来听他们的谈话中,蘑菇知道这个男人叫平菇,是龙骨和卡卡放在心里的那个人,蘑菇想,平菇确实很值,无论是颜值还是性格都很招猫喜欢,主要平菇对猫很温柔啊,一天还会给两个猫罐头呢~


灵感来源应该是我很早很早以前看过的一篇信白,但是那个大大写的太神了,加上时间太久了,记忆模糊,我尽力了🌚🌚


俞某森
我是脑瘫我又给他上了个色我又来...

我是脑瘫我又给他上了个色我又来了🥰

我是脑瘫我又给他上了个色我又来了🥰

俞某森

菇:…你别看我

卡:可是我们洗澡的时候就已经看完了啊(委屈


p1带了发箍🥰

菇:…你别看我

卡:可是我们洗澡的时候就已经看完了啊(委屈



p1带了发箍🥰

姜北宴.

【卡菇x开端】他在无数次循环中看清了自己涌动的爱意

“哥,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

“哥,我有点累。”

“或许你是对的。”

菇:“……等等”

“我……我……”菇菇犹豫半天,耳尖染上了红色,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抬头对上卡卡的眸子:“我也喜欢你。”

菇菇一开始因为卡卡是自己的弟弟一直犹豫不决,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和卡卡在一起了

【卡菇x开端】他在无数次循环中看清了自己涌动的爱意

“哥,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

“哥,我有点累。”

“或许你是对的。”

菇:“……等等”

“我……我……”菇菇犹豫半天,耳尖染上了红色,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抬头对上卡卡的眸子:“我也喜欢你。”

菇菇一开始因为卡卡是自己的弟弟一直犹豫不决,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和卡卡在一起了

这布盒里

是复活节的——!!!

时间太赶了就没能在复活节当天画完非常抱歉!!

后面还有一些碎片暂时没时间画,有空一定(嗯

是复活节的——!!!

时间太赶了就没能在复活节当天画完非常抱歉!!

后面还有一些碎片暂时没时间画,有空一定(嗯

『桐
卡菇tag)注意 他把刀抵在脖...

卡菇tag)注意

他把刀抵在脖子  仿佛轻轻一划就会出血

“你先把刀放下!

“你不就是想我死嘛

“……

“那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

“快了解我吧,待会组织来了

“不!我们走!

“笨蛋  已经追到身后了…


“干的不错!回去重重有赏

“……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爱人

仿佛他也死了


啊哈哈哈哈  吃刀片咯

卡菇tag)注意

他把刀抵在脖子  仿佛轻轻一划就会出血

“你先把刀放下!

“你不就是想我死嘛

“……

“那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

“快了解我吧,待会组织来了

“不!我们走!

“笨蛋  已经追到身后了…




“干的不错!回去重重有赏

“……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爱人

仿佛他也死了








啊哈哈哈哈  吃刀片咯

某萌新阿咕

是卡卡和菇菇!b站和xhs也是me哈

是卡卡和菇菇!b站和xhs也是me哈

『桐

当刺头跟菇逛商场时…

哎嘿嘿嘿

当刺头跟菇逛商场时…

哎嘿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