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巫师

50122浏览    2362参与
Dream_音兮

“好遗憾,我的山谷不再为我回响”

“好遗憾,我的山谷不再为我回响”

一个山木

给朋友520的巫师

嘿嘿嘿嘿嘿 

给朋友520的巫师

嘿嘿嘿嘿嘿 

点爱
『如花绚烂』 赶520晚趟,结...

『如花绚烂』

赶520晚趟,结果画到一半把脑子落下了

画在前面拼命崩,脑子在后面拼命赶

我爽了,祝大家520快乐!!!

『如花绚烂』

赶520晚趟,结果画到一半把脑子落下了

画在前面拼命崩,脑子在后面拼命赶

我爽了,祝大家520快乐!!!

你就不能穿个苦茶子
我和我的冤种朋友们,在现场,我...

我和我的冤种朋友们,在现场,我就是那个卡🥺

我和我的冤种朋友们,在现场,我就是那个卡🥺

墨镜Sansheng_

大家好,这里是墨镜ᐛ​

这是我的光遇oc主要人物设定

主cp向狮巫


个人特别喜欢巫师和狮子这个组合,(为什么巫狮/狮巫的粮好少!!!)不久以后就想画一个oc,但是不太会写故事,几个月前就开始写这个设定,画风也改了好多次才找到自己满意的,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出来。不喜勿喷,请多担待。


下一次会更新一下世界观设定

更新日期不定,再会啦∠( ᐛ 」∠)_


提前说明一下,画画很慢,生活上的事情也很多,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弃坑,但真的很想画这个故事,也算是实现一个画家梦吧,如果有想看这个故事的友友们需要一些耐心哈哈哈哈哈🥺🌹(希望能有人喜欢)

大家好,这里是墨镜ᐛ​

这是我的光遇oc主要人物设定

主cp向狮巫


个人特别喜欢巫师和狮子这个组合,(为什么巫狮/狮巫的粮好少!!!)不久以后就想画一个oc,但是不太会写故事,几个月前就开始写这个设定,画风也改了好多次才找到自己满意的,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出来。不喜勿喷,请多担待。


下一次会更新一下世界观设定

更新日期不定,再会啦∠( ᐛ 」∠)_


提前说明一下,画画很慢,生活上的事情也很多,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弃坑,但真的很想画这个故事,也算是实现一个画家梦吧,如果有想看这个故事的友友们需要一些耐心哈哈哈哈哈🥺🌹(希望能有人喜欢)

箭头

很开心,摸了张丑照满足自己🤤cptag是自己私心,注意避雷,巫师是私设

很开心,摸了张丑照满足自己🤤cptag是自己私心,注意避雷,巫师是私设

BEEP

520限定速涂之巫正专场

光子们520快乐阿

本来想画小王子星球四种颜色的,因为懒还少了一个颜色


520限定速涂之巫正专场

光子们520快乐阿

本来想画小王子星球四种颜色的,因为懒还少了一个颜色


言文溪言朔
“宝贝要记得换气呐” “哈…你...

“宝贝要记得换气呐”

“哈…你倒是…松开我啊”

想不到吧我520双更,让我看看谁还没饭吃(放大有彩蛋)

回礼有涂鸦的正巫QQ小人贴贴哦

“宝贝要记得换气呐”

“哈…你倒是…松开我啊”

想不到吧我520双更,让我看看谁还没饭吃(放大有彩蛋)

回礼有涂鸦的正巫QQ小人贴贴哦

叶玖

《初亦》

〈5.20番外〉


  圣岛,


  远离尘嚣的度假胜地,吸引着大批光之子们前来游玩。


  络绎不绝的游客到来,给沉睡数年的圣岛添了几分活力和人气,尽管光之子们都是友好且很有素质教养的,但这也只是大多数,还有一小部分人的行为堪称恶劣。


  就比如当下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只见海边有几个小孩鬼鬼祟祟聚集在断船残骸旁,不知在捣鼓什么。


  “蜡烛烧花太无聊,来,给你们看看好东西!”一个自信的光子向其他人得意洋洋展示自己的宝贝“我从方舟得到一个好玩的魔法,给你们开开眼,咱们来炸......

〈5.20番外〉


  圣岛,


  远离尘嚣的度假胜地,吸引着大批光之子们前来游玩。


  络绎不绝的游客到来,给沉睡数年的圣岛添了几分活力和人气,尽管光之子们都是友好且很有素质教养的,但这也只是大多数,还有一小部分人的行为堪称恶劣。


  就比如当下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只见海边有几个小孩鬼鬼祟祟聚集在断船残骸旁,不知在捣鼓什么。


  “蜡烛烧花太无聊,来,给你们看看好东西!”一个自信的光子向其他人得意洋洋展示自己的宝贝“我从方舟得到一个好玩的魔法,给你们开开眼,咱们来炸花玩!”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子拧开猛地挥洒向旁边的黑暗植物,眼疾手快拉着身边的人跑开。


  下一秒,“轰!——”的沉闷一声,大花已然不见变为一堆烛火,地上徒留一个焦黑色的深坑,其他还没反应过来的光之子只能目瞪口呆看着。


  “怎么样?解放双手,无需手动烧花,只需要一小瓶就可以轻松炸花收烛火,这不比那破蜡烛好用多了。”


  “哇哦?!好厉害啊!”


  “能不能再来一个!那边还有花,全都炸一遍吧!”


  “大佬!再炸一个!我刚刚断线了没看到!”


  ……


  回过神来的光之子们个个异常兴奋,面露崇拜各种拍马屁言辞层出不穷,只求这人再炸几个。


  被众人围绕着称赞自信的光之子有些飘飘欲扬,没经住再度拿出几瓶小瓶子,还大方的分给几个人,带着他们来到黑花面前,抬手拧开盖子欲扔,“你们这次看好了啊,我只示范一遍,我没有多少了,省着点玩!”


  “快扔!快扔!快扔!”光之子们激烈欢呼催促着,个个瞪大双眼准备好目睹接下来要发生的小爆炸。


  “我扔了啊!快……唉?!”那人已经高举手臂将要脱手扔出的那一刹那,手臂突然被一人的手用力抓住,脱手的药瓶也被人稳妥接住,顺便夺过自己还拿在手里的瓶塞重新塞好。


  “小孩,偷拿我房间的魔法药水,可是要付出代价的。”清冷的声音宛如一盆冷水浇灭光之子们看热闹的热情,“私自制造爆炸破坏圣岛环境,这后果可比偷药水严重多哦。”


  “啊,巫师大人……”被抓包光之子们心虚地低头不敢直视来人,此时他们也猛然醒悟自己的行为多么的恶劣,“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日后不会再犯了。”


  为首那位自信的光之子此时也不再自信,耸拉着头整个人宛如被雪打焉儿了的茄子,“对不起巫师大人,我不该未经允许擅闯您房间偷拿魔法药水,请您原谅我。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圣岛的人,我下次不会再犯破坏圣岛环境的事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阳光下的巫师微微眯着双眸笑了笑,好似狐狸一般狡黠,“但是事关圣岛,这可不是我能做主了,圣子大人,您说该如何处置这些犯错的孩子呢?”


  圣岛的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站在高处一身白斗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反光,冷冽的眸子对上巫师的肉眼可见的泛起温柔。


  正太纵身跃下来到巫师面前,温柔眼神一直放在巫师身上,直至宣判自己的处罚,从始至终眼里只有巫师一人。


  “破坏圣岛地貌行者,罪不容缓,旁观不加劝阻者,一视同仁。即刻驱除出圣岛,一年内不得踏入。”


  随即一只瑶鲲听从圣子召唤,飞过来舒展巨大的鲲翼将那群光之子带走,一路互送至圣岛外围。


  “没必要惩罚这么重吧,他们也还只是孩子,再说了,你不是一向对孩子很温和吗?”对于正太今天不同以往的作风,巫师有些意外,挑眉随口问问。


  正太动了动唇瓣欲开口,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低头刘海遮掩眸底深藏不自知的寒意。


  海风拂面吹来携带着满满的海的味道,海鸥扑打着海面追逐着浪花,远处平静海面骤然泛起巨大水波,白色巨鲸突然跃出水面巨大鲸尾拍出瀑布般水花。


  那群吵闹的光之子离开后这片海滩顿时安静许多,巫师静静地看着面前什么都没说的正太,二人之间时常无言沉默,他也习惯了。


  “见你天天穿黑斗都习惯了,我都快忘了你是圣岛圣子了,白斗真的不适合你。”巫师的目光落在正太白斗上,主动挑起新话题。


  正太也很给面子,他回瞥了眼巫师身上的蝙蝠斗,“那你呢,蝙蝠斗天天穿,不腻吗?”


  “哈哈……”巫师笑着打哈哈,“那啥,我不是巫师嘛,蝙蝠斗很符合我的身份,再说了,我不是还有蜘蛛斗嘛。”


  “啧。”正太抬眸轻啧一声,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嫌弃。


  巫师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睛,很是真诚无辜。


  兴许是常年待在冰冷阴暗的墓土,这才在阳光明媚圣岛没多久,巫师的眼皮便开始上下打架,眼前的路也逐渐变得模糊重影,一个不留神直直撞上走在自己面前正太的脊背上。鼻尖剧烈的疼痛短暂让巫师的意思清醒一秒,但也仅仅只是一秒,瞌睡虫上身怎么抵挡都抵挡不住。


  “亦宸?”正太发觉巫师的不对劲,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巫师,试探性喊了一下人。


  “啊……我在……”巫师使劲晃了晃脑袋试图保持清醒,除了头晕加剧瞌睡并没有什么用。“我好像……有一点困了……”


  这哪是有一点,这分明是有亿点!


  正太面色不悦,阴沉着脸,但是现在他又拿怀里昏昏欲睡的巫师没办法,“你这家伙,若是让我发现你再熬夜不好好休息,我真就把你扔外边了,不管你了啊。”


  “嗯…初尧……”察觉到正太怀里温暖,巫师无意识地猫腰身子蹭了蹭。“陪我……我好困、好累。”


  “好。”巫师眉宇间的疲惫令正太到嘴边责备的话语,又尽数咽了回去,何曾见过他这般脆弱模样,正太心底隐隐发痛。“睡吧,亦宸,我在呢。”


  暖风和煦,心上人温柔至极的话语是最好的助眠,耳边依稀能听到远处鲸跃声,鲲鸟时不时掠过头顶轻吟。巫师闭上眼,任由自己意识坠落,陷入难得的一场安逸舒适睡眠里。


  很久没有做梦了。


  梦里疑似故人归,恍惚之中巫师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的,遥不可及的——家。


  很模糊。


  巫师看不清家人的面庞,也看不清自己家乡的样貌,全是模糊不清的重影,最后归为一片暗红色。


  那一刻,世界仿佛清晰了。


  痛苦,仇恨,在一瞬间爆发。悲恨压的巫师喘不过气来,捂着沉闷发痛的胸口竭尽张开嘴巴,始终呼吸不了。


  “唔!”最终巫师醒了过来,但是喘不上气呼吸困难的感觉始终没有散去。


  “醒了。”看见巫师醒来,正太本是悬着的心才勉强放下,陈诉的语气掩盖内心的慌乱。


  “嗯。什么时候了,我睡了多久。”巫师抬手揉了揉紧蹙的眉头,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状态。


  “没多久。”正太回道。


  巫师略微偏过头,太阳正好在他们头顶,刺眼的阳光几乎令他睁不开眼。“还以为,这一觉能睡到傍晚,醒来直接一起赏落日。”


  “……”正太沉默了一会儿。


  “……”此话一出口巫师也沉默了,随即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终日为白昼的圣岛。“抱歉,我忘了圣岛没有落日。”


  “如果我说,我可以让圣岛有落日呢?”沉默良久的正太突然开口。


  “诶?!”巫师闻言抬头一脸诧异望向正太,只见对方神色异常的认真。“行了,知道你很牛逼,圣子无所不能。那么现在,我只想你从我身上下去!快被压死了!”


  正太只好从巫师身上起来,看样子还有点恋恋不舍意犹未尽,巫师强忍着揍人的冲动,感情他最后做噩梦是因为这人一直压着他。


  用正太的话说,看巫师可怜睡在草地上,只好牺牲自己给人当一回被子。


  巫师站起来整理一下被压的皱巴巴的衣服,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正太不知道什么换回了黑斗,头上也带着从不听歌的红耳机。


  “你果然还是穿黑斗样子看起来顺眼点。”巫师嘴角不由得勾起,伸手替人整理一下衣服和斗篷,就在他快要偷偷给人斗篷别个系扣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想偷偷做什么呢?小巫。”


  “你不是看见了吗?”巫师挑眉,丝毫没有被抓包的心虚大大方方承认,“还有,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小巫。”


  正太低头,盯着自己胸前蝙蝠样式的系扣看了一会儿,“怎么突然想送我这个了。”


  “看你天天穿一身黑斗,送你这个再合适不够,有意见?”有意见也给我憋着,巫师心里愤愤地想。


  “你送的,我自然没意见,我会好好保管,天天戴着。谢谢你小巫。”正太伸手轻轻地摸了摸系扣,略微沉思自己该送什么好。


  巫师抬眸看着那枚系扣,中间镶嵌着一枚他自己亲手打磨的菱形红宝石,替自己深深地凝视着爱人。


  “阿正……”巫师很少这样子喊正太,情深到之处巫师凑近正太,主动闭眼吻住自己的爱人。


  正太还沉浸在为巫师挑选什么类型礼物,冷不丁唇瓣传来温热的触感,身子瞬间僵硬好一会儿,直至巫师不满轻咬一口才回神,伸手揽住爱人的腰,回应并加深这个吻。


  圣岛的山顶,瑶鲲在头顶盘旋低吟,鸟群掠过两人欢快歌唱,远处海面巨鲸再度跃出巨大的身子拍打水面激起硕大水花。


  阳光正好,二人相拥亲吻,万物都在为此祝福。


  事后,巫师突然意识到自己睡的地方是在圣岛最高的山顶边缘,怒斥正太。“你就不怕我睡相不好,滚落下去?”


  “没事,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坠落。”正太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有他守着的。


  “……”



   但是,最后坠落的人是你,初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