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平菇

10.3万浏览    5562参与
夢江」

白菇/关于约伯翰

真的不会取名字了所以就用的WhiteDaleth

短打  Daleth的第一人称


-我的影子代替我吻过了你。


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依然记得在约伯翰我们一起回家的那个夜晚。


那天我收到White的消息,他邀请我在圣托里餐厅共进晚餐,这是我们在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联系,我很惊讶。他还请求让我带着一束雏菊在第一邮局门口等着他,于是我去花店订了最新鲜的花,大约六点,我拿着雏菊站在了第一邮局门口,只要他从火车站出来,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六点十分,他的火车到站了,过了一两分钟,我就看到了他推着行李箱匆匆地从车站出来,然后朝我这边看来,他停下了脚步。


等他把行...

真的不会取名字了所以就用的WhiteDaleth

短打  Daleth的第一人称


-我的影子代替我吻过了你。


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依然记得在约伯翰我们一起回家的那个夜晚。


那天我收到White的消息,他邀请我在圣托里餐厅共进晚餐,这是我们在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联系,我很惊讶。他还请求让我带着一束雏菊在第一邮局门口等着他,于是我去花店订了最新鲜的花,大约六点,我拿着雏菊站在了第一邮局门口,只要他从火车站出来,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六点十分,他的火车到站了,过了一两分钟,我就看到了他推着行李箱匆匆地从车站出来,然后朝我这边看来,他停下了脚步。


等他把行李寄放在第一邮局,我们就步行去了圣托里餐厅,我问他为什么要花,他告诉我说这捧花是他送给我的。雏菊,雏菊有什么含义吗?我并不清楚。


在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只好开口问了一句“最近过得好吗?”“你猜。”原来他温文儒雅的样子都是装的,骨子里还是高中时那个调皮的男生。


等到了圣托里餐厅,我们落座在窗边,透过窗户,能看到普可西钟塔和远处的风景。


-你这几年一直都呆在约伯翰吗?

-我在奥莱顿,这几个天才回来。


然后我们就无话可说,这顿饭吃得很沉默,隔壁桌的小情侣有说有笑地腻腻歪歪,不止隔壁,在这个点来圣托里餐厅的基本都是热恋期的情侣,大多正如胶似漆,眼中都是对方的阶段。


在趁着他去付款时,我看着窗外的普可西里钟塔,分针跳了一格。我想,时间真是个可怕的东西,竟然能让以前有说不完的话的两个人无话可说。我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站起身准备离开,他也刚好付完款。


-你吃完饭喝柠檬水的习惯还没改掉?

-为什么要改呢。

-对了,花别忘了。


普可西钟塔低沉的钟声响了七下,我们走出了圣托里饭店,他提出先送我回家,我没有拒绝,于是我们两个近三十岁的男人并肩走在阿坎斯特第三街道上,这看起来有些不合常理,但我们已这样一起迎着晚风走过这条街无数次,从初一到高三,一直如此。


-等我,我接个电话。

-嗯。


我们走到了一盏路灯下,我看着我们的影子,想着以前只比我高一点的人现在竟然高了小半个头。


-嗯,要新鲜的玫瑰花,明天早上就要。


我偶然间听到了这句话,于是我开始胡思乱想。玫瑰是送给谁的呢?一定是他的爱人吧?他的爱人一定是个很好的人?暗恋真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明明我都以为自己放下了,他一句连真假都不知道话就让我全军覆没。看来今天这场饭局就不该来。


我再次低头望着我们的影子,我们的影子隔得并不远,如果我再靠他近一点、踮起脚尖,我的影子就能代替我亲吻他。于是我尝试着踮起脚,调整着自己的位置,但我算错了一件事,就是我踮起脚依然碰不到他的唇,我觉得自己有些冒犯,但他忽然朝我俯下身子,我们的影子刚好吻在一起。


我心里的小鹿砰地一声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玫瑰,然后飞奔回了家,我没有在那多停留一分钟。到家后,我望着桌子上的雏菊,想着刚刚发生的事,竟然觉得有些荒唐,十多年的暗恋将会成真吗?


第二天清晨的敲门声将我吵醒,我身上只套了件白衬衫,头发乱蓬蓬的就去开门,我以为是弟弟友突然来访,可打开门迎接我的却是一捧带着露珠的红玫瑰和他。


-昨天我的影子代替我吻了你,所以今天我想更进一步。


看来我昨天的猜测是对的,玫瑰的确要送给他的爱人 ,而且他的爱人是我。突然觉得我真是幸运啊,十多年的暗恋竟然能成真。


tbc.

-阿鴆

—————————

激情速摸,很短我知道,欢迎捉虫。



怃楠啊

就是说,整点表情包啥的(这玩意画着好好玩)

就是说,整点表情包啥的(这玩意画着好好玩)

☄☃☄

嗨,l’m 烂画画

(听歌用圆珠笔画的 

画画果然烂 不亏是我

嗨,l’m 烂画画

(听歌用圆珠笔画的 

画画果然烂 不亏是我

暁魚.

去年的画,现在已经退游了

去年的画,现在已经退游了

雲
我和老婆的双子be like

我和老婆的双子be like

我和老婆的双子be like

星宮いちご爱吃平菇

[图片]

[图片]

大概意思是,自家菇菇崽跑出来偷吃饼干结果被逮个正着qwq

大概意思是,自家菇菇崽跑出来偷吃饼干结果被逮个正着qwq

教主

常春藤 叁

*病态偏执鸟×温柔外向菇

*新坑写得甚至还很烂

*❗️疯批鸟/幼驯染/囚禁/强制爱❗️

*名字是常见的White和Daleth

*❗️还是小鸟小菇的温馨回忆录~❗️


——

“诶,你终于醒啦?”小Daleth歪着头,看向病床上的小White。


“你都睡了一天啦,今天是第二天。你怎么这么困啊?难道在家里没睡好吗?”


……


病床上的小White刚醒并不想理人。他现在脑袋里混乱至极,甚至有些昏昏沉沉,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他撑着身子坐起来,轻轻的靠着床头低头思索。

他要干什么来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了?


这些问题一时间堆积在小孩子...

*病态偏执鸟×温柔外向菇

*新坑写得甚至还很烂

*❗️疯批鸟/幼驯染/囚禁/强制爱❗️

*名字是常见的White和Daleth

*❗️还是小鸟小菇的温馨回忆录~❗️




——

“诶,你终于醒啦?”小Daleth歪着头,看向病床上的小White。


“你都睡了一天啦,今天是第二天。你怎么这么困啊?难道在家里没睡好吗?”


……


病床上的小White刚醒并不想理人。他现在脑袋里混乱至极,甚至有些昏昏沉沉,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他撑着身子坐起来,轻轻的靠着床头低头思索。

他要干什么来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了?


这些问题一时间堆积在小孩子的大脑里,纵使聪颖如他,也有些处理不过来。


他看了看自己缠着绷带的手,有些发愣。


哦想起来了。

因为他的保姆要走,所以他放了一把火,烧死了他全家,好叫他们永远团聚。最后的最后他自己也走进火海,打算一起坠入地狱。


只是,自己为什么没死?

小White有些疑惑。


难不成,是这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同龄人把他救了?

真是笑死了…谁需要他救?


自以为是。


小White在心底冷笑。

而小Daleth这边完全没注意到他脑海里的想法,还在一旁关心着这位新来的小伙伴。

“嗳,你怎么不说话啊?是因为不舒服吗?你怎么一直低着脑袋啊…?”


“……”


闻言,小White终于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对面是一个齐耳短发的清秀男孩,长得倒是无可挑剔。而且,除了话有些多,其行为和服饰都与之前的自己相差无几。恐怕也是家世雄厚。

不过最先让小White注意到的还是对方那双茶绿色的眼睛。此时正有一抹夕阳照进病房来,便显得那双眼睛格外清澈好看。


说实话,小White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颜色。


……和这么好看的人。


两个人在互相打量中沉默了一会。是小White最先回过神来,想要打破沉默。


小White缴着身上病号服的衣角,似乎有些难为情。


“你…你叫什么名字?”


漂亮的茶绿色眼睛的蘑菇头男孩闻言回过神来,他收回盯着小White的眼神,随机又看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的笑容。


“我叫Daleth,你呢?”


小White第一次感到惊慌失措。脸刷的一下红了个透彻,汗水直流。

他磕磕绊绊:“WWWWhite…”


“这样啊,”小Daleth高兴的握住他的手,说,“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啦!因为是我爸爸救你出来的!”


“……什么?”


“他说要收养你,所以White以后就是我的家人啦!”


小Daleth兴高采烈,一只手抓着White一边手舞足蹈。


……什么情况?


小White蹙眉。


收养自己?他们?

这一家人都这么自以为是的吗?

谁需要他们收养?谁需要他们救?


无聊不无聊。

他还有阿罗和家人在等着他,他还要回去陪他们……

小White幽怨的想着,手上紧紧抓着被褥。


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便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Daleth,不要在医院里大声喧哗。”


小Daleth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停下动作轻声喊道:“爸爸!”

然后哒哒哒的扑向男人的怀里,被人抱着揉了揉脑袋。


“小White什么时候醒的?Daleth,你怎么不告诉爸爸?”


“唔,我想跟White哥哥多说一些话嘛!”


此时此刻正待在病床上思考怎么拒绝Daleth一家子的小White突然被点到名。


White。。哥哥。。


“那你们交流的怎么样?”

“很开心!我很喜欢White哥哥!”


男人揉揉Daleth的脑袋,柔声道:

“那小Daleth介意先到外面等一会吗?爸爸跟White哥哥有些话要说。”


那边的小蘑菇立刻答应下来,然后又跑回床边,响亮的亲了小White没有缠绷带的一侧脸颊。

“mua!”

“White哥哥拜拜!”



在White愣神的时候,Daleth已经听话的离开了病房。



刚刚那是什么,亲吻吗?


我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肾上腺激素飙升。脸上攀上红晕,甚至攀到他的大脑。烧着一个小孩子不为人知的阴暗和成熟。

以至于在男人询问他是否愿意留在这个家的时候,小White阴差阳错的点了点头。


当时的White想的并不多,他只是想要跟那个漂亮的茶绿色眼睛的蘑菇头男孩待在一起。


这样,就能每天见到那个Daleth。

每天都能听到他软软糯糯的喊自己“White哥哥”了吧?


他没有别的想法。不过是喜欢那个男孩,就像喜欢阿罗一样。



小White第一次感觉到“好感”与“喜欢”。这种前所未有的东西让他很愉悦,他想要留下。想要看看他亲爱的小Daleth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




“那么等你痊愈之后,与Daleth一起,去他的学校就读吧。”

“好。”



——

这篇过渡。过渡真的又臭又长我自己写着都没有耐心了……(躺)

我收拾收拾过几天准备更下篇。不出意外最近都会是回忆录,完善完鸟子哥性格的剧情后再写爽的。(´-`).。oO(

鸟子哥对菇崽的第一印象:“漂亮的茶绿色眼睛的蘑菇头男孩”

剧透一下,是小鸟对菇菇占有欲的开端。

最后再说一下下……常春藤是插叙喔,不想看回忆录的话我尽量压取一下剧情吧∠( ᐛ 」∠)_

不要穿鞋子

卡狮注意避雷

p4是用新笔摸的菇

画的不好,请多指教谢谢

卡狮注意避雷

p4是用新笔摸的菇

画的不好,请多指教谢谢

墨竹

1.凛冬将至

有私设

我和@文笔垃圾又没人看文的蓝桉是屑 轮流写

(?你名字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文笔不好,你们期待一下那个懒鸽子的文笔吧

_______

一年一度的滑行比赛依旧是在霞谷举行。


“大人,我们到了。”滑行赛道的终点,下人把马车的帘子拉开,扶着马车中的大人下了马车。


“白鸟大人,您来了,”管家看见白鸟大人来了,便道“我去通知二殿下和……大殿下。”管家提到大殿下时,脸上的表情倒是变了许多。


这位霞谷的大殿下,整个霞谷的人几乎有超过二分之一的人不看好他,二殿下倒是异常受欢迎,只要二殿下一出门,肯定要被围几个时辰才能重获自由。


而大殿下出门到是畅通无阻,他也乐的...

有私设

我和@文笔垃圾又没人看文的蓝桉是屑 轮流写

(?你名字什么时候这么长了

文笔不好,你们期待一下那个懒鸽子的文笔吧

_______

一年一度的滑行比赛依旧是在霞谷举行。


“大人,我们到了。”滑行赛道的终点,下人把马车的帘子拉开,扶着马车中的大人下了马车。


“白鸟大人,您来了,”管家看见白鸟大人来了,便道“我去通知二殿下和……大殿下。”管家提到大殿下时,脸上的表情倒是变了许多。


这位霞谷的大殿下,整个霞谷的人几乎有超过二分之一的人不看好他,二殿下倒是异常受欢迎,只要二殿下一出门,肯定要被围几个时辰才能重获自由。


而大殿下出门到是畅通无阻,他也乐的清闲。


传闻这位大殿下的脾气古怪的很,孤僻,而且喜怒无常。


据说是十年前一对夫妇的死才发生这么大变化吧。管家深吸一口气,朝着大殿下的房间里走去。

_______

“咚咚”


管家敲门的声音传来,大殿下平菇正看着书,他皱了皱眉,不耐烦地道:“讲。”


管家知道大殿下是在发火的边缘了,毕恭毕敬地说:“大殿下,白鸟大人来庆祝这次滑翔比赛了。”


“啧,去叫二殿下先去迎客,”平菇放下手里的书,“我稍后就来。”


“是。”管家不敢多停留一会,赶忙去找二殿下了。

_______

或许又是那些看到霞谷繁荣就来讨好的人吧。平菇眼神暗了暗,平时因为不看好他就与霞谷分裂的人们,现在还不是戴上了虚伪的面具回到了霞谷,只是他假装不知道,实际上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罢了。


当初为数不多看好他好的那对夫妇已经死了,他想把那对夫妇的孩子找回来,就当作是补偿了。

_______

“呵,还是回到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了。”白鸟冷笑一声,鎏金色的眸子里对这里充满了厌恶与仇恨。


霞谷的风景不仅很好,而且这里即使是炎炎夏日,这里还是能有丝丝的凉意。


不过他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里的风景,为了报仇——


他只想把霞谷掠夺了,才能抹除心里的那一丝仇恨。

_______

“大人,请跟我来。”仆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将白鸟请入大殿。


不过一会,二殿下便走了出来,“哟,稀客呀,什么风把‘白鸟大人’吹来了?”


白鸟瞥了二殿下卡卡一眼,道:“少在这阴阳怪气。”白鸟看了看大殿,大殿没有金碧辉煌的样子,倒是有些古朴的样子,“大殿下呢?”


卡卡撇了撇嘴,道:“哥他一会就出来,他的脾气整个霞谷都知道,请‘白鸟大人’谅解呢。”


“啧。”白鸟转过头,看见卡卡急剧变化的脸色,倒觉得有点意思,问道:“怎么了,一脸吃了屎的表情。”


“没什么,想到十年前那件事了,”卡卡脸色又变了变,“自从那件事发生了后,哥的脾气就变得古怪了,对我也没像以前那样了。”卡卡一想到大殿下“虐待”他的时候,嘴角不禁抽了抽。


哦?白鸟想着,他现在越来越对那个喜怒无常,脾气古怪的大殿下感兴趣了。

_______

过了一会,平菇出来了,卡卡道:“哥,你终于来了。”卡卡见平菇终于出来了,顿时感觉自己解脱了一般。


让他一个人面对白鸟,还不如让他去死。卡卡这么想着。


平菇瞥了一眼卡卡,随后视线转向白鸟。


“你好。”


“嗯,你好。”


平菇仔细打量着白鸟,总觉得他头上两根天线似的毛在哪里见过。

_______

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


“诶,不是,你们聊完了?”卡卡见这气氛略显尴尬,开口企图挽回一下气氛。


顿时,两道目光朝卡卡这边看来。


“怎么?/有事?”平菇和白鸟同时开口。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卡卡朝外面走,“滑行比赛接近尾声了,记得早点出来啊。”

_______

“……”

“……”


大殿安静了下来,双方都互相打量着对方。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他的样子倒是挺熟悉的。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想。

_______

呵,我果然不配

下午还要考试,我居然不复习




四木耶

靠背!能不能喜欢我啦!🥺

(委屈鬼菇菇!)

靠背!能不能喜欢我啦!🥺

(委屈鬼菇菇!)

哎呀停电了

妈咪们看看我家的魅魔菇菇!真的很可爱!

真的!真的!很可爱!妈咪们都不心动吗?

妈咪们看看我家的魅魔菇菇!真的很可爱!

真的!真的!很可爱!妈咪们都不心动吗?

鹤师傅没肝了^

摸了亲友的菇,P2为了满足他的XP又加了猫耳🌞

摸了亲友的菇,P2为了满足他的XP又加了猫耳🌞

黎茗.
平菇的墓土日常 我就是画风百变...

平菇的墓土日常


我就是画风百变怪:D


平菇的墓土日常






我就是画风百变怪:D






子明木
前段时间摸鱼的爽图啊哈哈哈

前段时间摸鱼的爽图啊哈哈哈


前段时间摸鱼的爽图啊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