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白鸟

14.5万浏览    5666参与
三雀盐水

摸摸平平无奇的自家鸟oc和亲友家巫师 p2是狂草设定,虽然没想完善但是先发出来🥺

摸摸平平无奇的自家鸟oc和亲友家巫师 p2是狂草设定,虽然没想完善但是先发出来🥺

写文下辈子吧

【白菇】花吐症

白菇注意避雷。be(番外he版在彩蛋隐藏结局)

设定是,梦想来使也喜欢白鸟。

鸟:white        菇:Daleth      卡:Alef    骨:Lame   禁:Bilinda    梦想使(郡主发型的):Anne

全文+彩蛋:4k+

——————————————————

01

Daleth最近很少出门了,几乎都是闷在房...

白菇注意避雷。be(番外he版在彩蛋隐藏结局)

设定是,梦想来使也喜欢白鸟。

鸟:white        菇:Daleth      卡:Alef    骨:Lame   禁:Bilinda    梦想使(郡主发型的):Anne

全文+彩蛋:4k+

——————————————————

01

Daleth最近很少出门了,几乎都是闷在房间里处理公务,到底是为什么连他的弟弟Alef都不知道。

“咳咳…”Daleth放下手中的羽笔,捂着嘴咳出了声。缓了一会后,才将手从唇边移开,是一个蓝色的花苞。Daleth吹下眼眸,掩下眸子中的情绪。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花吐症。古书上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停止单恋,或让你被患病的对象喜欢上你,并两情相悦的在一起。

Daleth抬手擦去了因吐花难受的而泛出的泪水。他爱的人…是位旅人,凛冬的使者,群鸟的向导。并且…他并不知道霞谷的Daleth爱着他。

这是数日以来,Daleth第一次踏出房间。他要去找Belinda。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缓解的方法。Alef还是有些年幼,玩心过重了。在此之前,他必须得培养出能够辅佐Alef的人选。

“Belinda。”Daleth踏入禁阁的神殿,轻声唤道。

“看来你已经知道你得了什么了,对么。Belinda看着站在她面前的Daleth。如今的Daleth很是消瘦,眼神也是暗淡无光。“但是Daleth,你明明可以让white回来的,霞谷只有Alef是撑不住的。”Belinda忍不住劝道。

“不,Alef还有Lame,而且我也会选出一个有能力的光之子来辅佐Alef。至于要找White…我想这用不着,因为一个人而放弃自己的旅行,我想White不会这么做,他的族群也不允许他这么做,并且,他并不知道光之国有人喜欢他。”Daleth将视线移到边别的地方。“我不能,那么自私。”

“你这个性子,真的是个倔的!”Beinda将几瓶药水放于Daleth的前面。并说道:“这个药水只能延长三个月,三个月一过,连同反噬和症状全部在你身上慢慢激发在你身上。”

“多谢。”Daleth接过药水,道了谢之后,便离开禁阁回了霞谷。

“他真的是把切的事情都做好了,就差让别人接手了。Daleth,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啊。”Belinda轻声叹息道。

Daleth回到霞谷后,便直径去了千鸟城,曾经white在的地方。

哥,你今天终于从房间出来了?“Alef落于Daleth身边,笑嘻嘻道。“你是不知道,这几无,霞谷的事务都快把我压死了。害得我都不能去找Lame玩了。”

“…我不是把大半的给处理了么?”Daleth无奈。

“但霞谷的琐事也很多啊。"Alef叹息。

就地坐于Daleth身边,双手撑地,你望着千鸟城的夜空。

“你这么懒散,到时候我不在怎么办呀?”Daleth还是说出了他所担心的事情。

他得让Alef在三个月内成长起来,这并不难,Alef的能力很好,适应性也很强,作为霞谷的掌使人之一他不会这么脆弱的。他走后Alef会独立处理好的,他也会培养下一任继承人,来帮助Alef。

“哎呀,哥,你不是一直在么,我就安心地玩啦!”

“你啊。”Daleth掩下眼底的苦涩。又打起笑脸道:“好了,放你一天假,去找Lame玩吧。”

“好耶!哥,我最爱你了!!”Alef猛得抱住Daleth,松开,然后飞下千鸟城,飞速飞去了暮土。

“…咳咳。”Daleth送着Alef消失在千鸟城中,然后猛咳,是一朵完整的,带着血沫的蓝色花朵。

“太快了。”Daleth拿出丝帕将花朵上的血沫擦净后,将之掷于千鸟城之中。随后拿出Belinda给的药水,一瓶喝了下去。

他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出优秀的光子来代替他。

… White.

02

“哥!!”Alef将Daleth摇醒,皱盾道:“哥,你怎么又在遇境睡着了。”

“啊?又睡着了?”Daleth眨了眨迷蒙的眸子,他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离三月之期越来越近了,药水的蔽端也渐渐地显现了出来。先是啫睡,后来又是什么?

如今他所培养的继承人也能够独挡一面帮助Alef处理霞谷的事情了。

“对啊,哥快起来了,霞谷新的文化领使已经到了!我们作为领主还要前去迎接呢。“Alef将Daleth拉起来,从道口回了霞谷。

“Alef领主,Daleth领主。”新季节的向导——梦想使将右手放于左肩上,弯腰行礼,表示尊敬。

霞谷的圆梦村是您与其它旅人所居住的地方,若还有疑感之处可来寻询问我与Alef。”Daleth弯腰表示欢迎新的旅人的前来。

“荣幸之至。”

迎接完新的季节使后,Daleth去了圆梦村的看日落的地方。

“Daleth领主,我可以找您聊聊吗?”是随行先祖Anne。

“?”Daleth有些不解,但是还是礼貌的询问并腾出了位置。“您与我要聊什么呢?”

“您时日不多了,Daleth领主。”Anne站立于Daleth身边,轻声道。

“…很对,还有么,你还看出了什么?”Daleth起身转身直视 Anne,眼里是冷漠与疏离。

“您喜欢White前辈。”Anne一针见血道。“领主对一个旅人的爱意,无法倾诉,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嗯,但从你的语气中,我也知道,你也喜欢White。”Daleth忽然笑了,好一会,他才继续说道:“但是你和我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争的?是怕我死之后,White回来爱我吗?White确实招人喜爱,我知道,但领主与远方到访的旅人永远没有可能。”领主守护一方,旅人云游四海不被束缚,一个被囚于一方天地,一个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Daleth笑着笑着,咳出了一朵带着血沫的玫瑰花,随后便同往常一样,将花朵上的血沫用丝帕擦去,将玫瑰丢掷于身后的云海之中。

“你…花吐…!?”Anne惊讶。

“是又怎样?”Daleth轻笑,转身飞离日落云海,独留Anne一个人怔于原地。

03

这几日,Daleth都是在遇境的樱花树下休息,如今凛冬己过,遇境的冰已经化了,樱花也开了。

Daleth望着天空,遇境的天空还是和前几日一样灰暗。

“Daleth长老。”

Daleth一怔,来人太磨糊了,他快看不清了。“有什么事么?” Alef长老叫您回去。”

“你让他来遇境。我有事和他说。”Daleth倚坐在樱花树下,有些无力道。他看不清霞谷的入口在哪儿了,只能让人去把Alef找来。

“是。”

等Daleth再次醒来,已经是在房间内了。

“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Alef,我看不见了。”

两个人同时开口。

“什…么?”

“我看不见了。”Daleh又平静地叙述了一遍。

“会有办法的哥,我们去找Belinda!她一定会有办法!” Alef将Daleth带起来,但却被Dalcth轻轻挣脱开。Alef要疯了,他听见了什么?

“Alef,这是反噬,我得了花吐症。我爱white,Belirda已经知道了,但是她给的药只能延长时间,如今三个月已经是极限了,以后霞谷要你来管理了,我的弟弟很坚强对吧,Alef?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会笑着应对过去的,就像你处理那些烦人的琐事一样。以后Alef就是霞谷的王了。”Dalet人已经看不清任何事物了,他的世界里,全是黑茫茫的一片。没有色彩。

“哥,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你听我说,Lame的管理经验和我的差不多,你遇到不懂的可以多去问问Lame,或者其他的五个领主。”Daleth如同交代后事一般,一直在嘱咐着Alef。

最后,Daleth是在樱花树下睡着的,后来这一睡便再也没有醒来。渐渐地光子们都传着Daleth前辈成了樱花树的守护灵,相传每年花憩节去樱花树下许愿可以看见Daleth前辈。

——END

子明木
(当白鸟穿上立体机动装置,艾伦...

(当白鸟穿上立体机动装置,艾伦换上斗篷.....)@LOFTER创作小管家 (梦幻联动!)

(当白鸟穿上立体机动装置,艾伦换上斗篷.....)@LOFTER创作小管家 (梦幻联动!)

锦年不想早起
阿崽报了班学画男生,进步超大的...

阿崽报了班学画男生,进步超大的!给你们看看阿崽摸的白鸟🥰

阿崽报了班学画男生,进步超大的!给你们看看阿崽摸的白鸟🥰

三月七与拉文德

摸了我孩拉文德,一个可爱修鸟🤤

(虽然他很可爱但是我太拉了画不出他十万分之一的美貌🥀

(p2用了滤镜,果然老福特比我会画(握拳

摸了我孩拉文德,一个可爱修鸟🤤

(虽然他很可爱但是我太拉了画不出他十万分之一的美貌🥀

(p2用了滤镜,果然老福特比我会画(握拳

-子包-

和监护鸟妈妈拍的一些鸟狮照片

和监护鸟妈妈拍的一些鸟狮照片

源其Yuki

一点反击,抽了点时间来画 


(明明说了好几次不画画了,我怀疑这些人是来逼我画画的(?)

谁丑谁尴尬

一点反击,抽了点时间来画 


(明明说了好几次不画画了,我怀疑这些人是来逼我画画的(?)

谁丑谁尴尬

枣出碗归的罐子枣
浅摸一下,是我家小医生格蒂尼亚...

浅摸一下,是我家小医生格蒂尼亚。。。。。。

浅摸一下,是我家小医生格蒂尼亚。。。。。。

白白饺子皮

钱没了可以再挣,良心要是没了……挣得更多

钱没了可以再挣,良心要是没了……挣得更多

木落千山渡

会发一点扒墙角的录屏😅


后续:三人被发现了就我走慢了,然后我被这两情侣追着骂,像脏东西一样甩都甩不掉😅

会发一点扒墙角的录屏😅


后续:三人被发现了就我走慢了,然后我被这两情侣追着骂,像脏东西一样甩都甩不掉😅

流光猫(在考研,更新缓慢)

【菇鸟】《溺水》(一)

人设:黑道菇Dalethx人鱼鸟

(一)

“刚刚没有拍下自己心仪拍卖品的各位客人也不用气馁,接下来才是本次拍卖会的重头戏——活体人鱼!”

宛如歌剧院布局的场地内,一身精练干净西装服侍的男主持人激动地宣布最后一件拍卖品的出现,台下戴着精美面具的拍卖者们如同一滩池水中闻到了撒入鱼饵的一条条膀大腰圆的鲤鱼,纷纷伸出了蜷缩在各种珍稀动物皮毛下的脖子,想要争夺那一件珍贵之物。

一个透明的,要五个成年男性环抱那么大的玻璃水缸被四个壮汉从后台缓缓地推到了刺眼的舞台灯光下。支持人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头顶的四五盏聚光灯在灯光师的运作下,全部打在了这么一件拍卖品上,看清了拍卖之物全貌的台下观众发出一阵阵惊...

人设:黑道菇Dalethx人鱼鸟

(一)

“刚刚没有拍下自己心仪拍卖品的各位客人也不用气馁,接下来才是本次拍卖会的重头戏——活体人鱼!”

宛如歌剧院布局的场地内,一身精练干净西装服侍的男主持人激动地宣布最后一件拍卖品的出现,台下戴着精美面具的拍卖者们如同一滩池水中闻到了撒入鱼饵的一条条膀大腰圆的鲤鱼,纷纷伸出了蜷缩在各种珍稀动物皮毛下的脖子,想要争夺那一件珍贵之物。

一个透明的,要五个成年男性环抱那么大的玻璃水缸被四个壮汉从后台缓缓地推到了刺眼的舞台灯光下。支持人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头顶的四五盏聚光灯在灯光师的运作下,全部打在了这么一件拍卖品上,看清了拍卖之物全貌的台下观众发出一阵阵惊呼。

支持人扶正了一下头戴式的麦克风,开始给各位来宾介绍最后一件拍卖品。“如大家所见,缸中之物就是我们这次拍卖会上最后的一件拍卖品——活体人鱼。”众人的目光随着主持人的话语全部聚集在水池中被束缚住的生物。

这条是雄性人鱼,主持人也有补充道是在对比了其他几个稀缺的样本之后得出的结论。外形也很符合人类对于人鱼这一原本以为只存在于幻想中生物的描述,下半身是布满深蓝色鱼鳞的巨大鱼尾,上身则形同人类。他上身穿着白色宽松的浴袍,浴袍在肚脐,也就是鱼鳞出现的位置被几圈束缚带缠合,连着被缠了几圈绷带却依旧能看见一丝丝红色的手,一同捆在背后。往上看些,宽松的袍子在他的肩膀处是要滑不滑的状态,脖子有两道深深的开口,在脖子处只留了一点空间的束缚带下,顺着他身体呼吸的起伏一张一合。支持人解释道,这是人鱼的腮。并且主持人为了展示人鱼的呼吸系统如何运作,拉动了钉在水缸一边上的带子。

这条带子被设计成这头拉扯的话,另外一头就会勒得更紧的活结。主持人用力地一拉,原本在水里还安静地昏睡着的人鱼从口中吐出一串水泡,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在求生的欲望和主持人的拉扯下,人鱼从水下被人拽了出来。

暴露在空气中的人鱼不能呼吸,他们应该只能通过腮吸取水里的氧气,这一点上和菜市场上随处可买的鱼没多大区别。人鱼激烈地争执扑棱,在主持人一顿长篇大论的介绍过后他即将脱水晕过去之时,别人手一放,他就像块巨石一样沉入了水池。

他的双眼用几层黑色不透光的布料遮挡住,他看不到周围的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的脑袋如同一锅浆糊。灵敏的听觉只会让他比人类还要承受数几十倍的噪声污染,他被一声更比一声高的分贝刺穿脑袋。因为脖子处的腮只被允许小功率地运作,他开始大口地吞咽四周的水,以求达到身体需求的氧量。不小心吃到自己水中乱飞的白色头发,扎到嗓子眼了,他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愈发激烈的叫喊、举牌、人们的议论声如同涨起的海水,淹没了人鱼发出的身体不适的声音。

“磅——!”如同暴风雨中突然响起的一声巨大的惊雷,拍卖场原本沸腾的声音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齐刷刷地看向入口处敞开的大门。四五个身材魁梧,穿着黑色西装大汉先从入口走了起来,紧接着踩着门外走廊灯光出场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

“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私人场所吗?”在室内驻守的保安们闻讯而到,把这群不速之客团团围住。就在双方你瞪我,我瞅你,就要打起来的时候,那个三十岁的俊俏男人把一张邀请函展开、夹在手里递到随便一个保安面前。

那名保安一看,这的确是一张拍卖会的邀请函,但每个邀请函的首行都会如同写信开头那样,写上是给谁的名字。但这种邀请函的名字部分被黑色的墨水画了几笔,甚至都还能看见这张邀请函的原先主人的名字,就在下面一点的位置写上了一个新的英文单词:Daleth。

虽然这个名字看上去有点眼熟,但这种如此粗制滥造的请帖一看就是后者修改的。那名保镖因为被戏耍而愤怒地大喊着就要动手,男人把请帖往回一收插到腰间的皮带里,手再伸到那名保安面前的时候,就握着一把银色的手枪。

枪口就顶在了那名保安的的额头上,男人下一秒就把手枪的保险关了,手指扣在开关上,轻轻地弹动,幽幽地问道:“你能闻到上面的火药味吗?”

保安吓得魂都飞出去了,自然没闻到枪上残留的火药味。他动也不敢动,视线移到男人腰间的那封邀请函,深蓝色的外部封面上有一道因为什么红色液体泼洒而出而溅到的污渍。而男人披着的风衣低下竟然是负责这一片区域的警察制服,在胸口处还有彰显此人在警局具有不低的地位的功勋章。

“你是警察?不对,我们老板明明已经疏通好关系,你们不应该来才对!”保安还是挺敬业的,被人用枪口指着脑门也还是指责着来人不应该来闹事。

“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还穿着制服只是因为时间不够换衣服。”Daleth把枪收回枪套里,眼睛扫了一圈会场往几个空着的座位走去,想要再出手阻拦他的其余几个保安被他的保镖纷纷拦住。

“还有什么问题就喊你们老板来吧,我跟那个老家伙可是老熟人了。”Daleth脸都不回朝身后的保安们摆了摆手,自己坐到了离舞台最近的第一排的座位上。主持人欲言又止地看着这位隆重登场的大人物,Daleth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在主持人三两句话下,会场的气氛重新被点燃。一个个吓死人的巨大金额数字在人群中冒出,又被更为骇人的金额按了下去,而Daleth却从始到此安静地看着听着,直到他身旁站着的几个保镖凑到他耳边,指向理他不远的一个大腹便便的商人,并跟他说了几句话,他朝那个商人的位置望了几下,点了点头又继续围观众人竞拍。

随着竞拍金额的水涨船高,叫价的人越来越小,叫喊的声音却越来越激动高昂。不久就只剩下五六个人在互相抬价,那位大腹便便的商人就在其中,而其余的人都放缓了呼吸,听着一串又一串天文数字从这些人的嘴里跑来跑去。

“Daleth。”就在大家都被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时,一个两鬓发白,约莫着也有个50岁左右,却精神抖擞的老爷子静悄悄地来到了Daleth的面前。

“馆长好,劳烦你来了。”嘴上很客气,但Daleth却是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脸上还带着笑,一点恭敬的意思都没有。

“咳,我不知道身为区级警长的Mr.Daleth也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不然我早就把这次的拍卖请帖发到你手上了。”老爷子虽然很不爽对方的态度,但好歹自己经营的这个地方还是要靠对方赏口饭吃,还是拉下脸来。

“老爷子你也不用那么紧张,我既然是从正门口走进来的,自然会按正常的拍卖规矩把自己想要的东西搞到手。”说到这,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的Daleth突然在椅子上坐直了上半身,伸手一把拽过对方原本压在马甲里的领带,把这个年近半百的老人的腰扯到了向前鞠躬90°。

再见Daleth,他脸上轻浮的笑意已经被横冲直撞的戾气取代,Daleth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找个人恶意抬价也是你们经营的正常流程吗?”

“什!什么?!”老爷子惊讶地推开Daleth,后者握住椅子的把手才避免了后背与椅背的撞击,Daleth继续说:“虽然老爷子你狠聪明,每个拍卖品,每场拍卖都要不同的人来竞拍,但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我的鼻子可比什么狗都要灵敏。”

老爷子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被揭穿了之后也只是在那一瞬间慌了神。如果是顺便其他人说他找人恶意抬价,他大可不会那么慌张,但如果Daleth拿这件事来说,那么他一定是掌握了决定性的证据。这个地方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他不能冒这个险。

在短暂的头脑风暴之后,老爷子终于问Daleth:“你要我怎么做?”

“我希望能以相对较低的价钱拍下那条人鱼,所以你先让那个人停下。”说着,Daleth指向那个大腹便便的商人。此时,与其竞拍的人只剩下两人。老爷子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摇了摇头说:“那人并不是我请的托,他就是这场拍卖会的竞拍者。”

Daleth听闻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让自己的保镖上前递来一个牛皮纸袋,他接过来又递给老爷子说:“那劳烦你现在就把这个袋子交给那位商人吧,请你嘱咐他马上打开查看。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的保镖会和你一去。”

此时,与那位商人竞拍的人只剩下一个。

老爷子急急忙忙地带着Daleth的其中一个保镖来到那位商人面前,把袋子交给他并亮出了自己老板的身份以求对方信服自己,先打开袋子看看里面的东西。

Daleth坐在最前面,看不到后面的状况,但听到那个商人愤怒的咆哮和老爷子花容失色地尖叫后还是觉得好笑地笑出了声。这时,唯一一个对商人进行竞拍的对手也在巨大的金钱数字面前败下阵来。

主持人非常地激动,这么巨大的数字也是他从业以来见过最疯狂的了。他的嗓音高亢激昂,完全不用麦克风都能让这个会场的所有人听到他高喊的“第一次!”“第二次!”

就在“第三次”一句话即将喊出来,那个木槌即将撞击桌面的时候,Daleth喊出了他竞拍的金额。

只比那个商人最后的出价高出一万美金。

他们拍卖会的加价是有一定的单位的,而一万则是拍下人鱼加价单位,不过面对现在由无数竞拍者堆砌起来的巨款,这个一万就只是沧海一粟等级。

主持人对这个加价也是觉得有点好笑,毕竟这么小幅度的加价,能把这个价格抬到这个位置的商人根本就不在乎,所以在Daleth喊出那个价格时,他足足等了一分钟,但迟迟不见那位商人在抬价。

台下的人开始议论起来,纷纷讨论起商人为什么对只涨了一万美金就不再出手了,是不是恶意抬价等等……不过Daleth可不管这些人在说什么,而是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对着主持人说:“快敲定吧,我赶着回去吃晚饭。”


斦
一张完成度比较低的图,不想画了...

一张完成度比较低的图,不想画了,发发。

一张完成度比较低的图,不想画了,发发。

念念睡不醒
改了又改 眼睛上的花可以取下来...

改了又改  眼睛上的花可以取下来不过场面……

改了又改  眼睛上的花可以取下来不过场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