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光遇高马尾

35483浏览    758参与
肝长篇肝到趴的狱崽。

【光遇乙女向】当你攻略成功全身而退后

·NT产物  


·内含卡卡西/龙骨/高马尾


·第二人称向  ooc向


·雷者慎入


你看着你所攻略的角色头顶的好感值终于达到100后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在某一天他离开你后你退出了游戏。


卡卡西.ver


卡卡西仿佛有了预感,在他的好感度满了以后一直黏在你身边,直到今天,他因为有事二百出门,你松了口气,熟练的打开界面,犹豫许久,最终摁下了退出。


卡卡西莫名觉得内心一空,他急忙处理完事件后回了家,换回来的是冰冷得了空房和你留下来的的略显张扬的字条...

·NT产物  


·内含卡卡西/龙骨/高马尾


·第二人称向  ooc向


·雷者慎入




你看着你所攻略的角色头顶的好感值终于达到100后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在某一天他离开你后你退出了游戏。



卡卡西.ver



卡卡西仿佛有了预感,在他的好感度满了以后一直黏在你身边,直到今天,他因为有事二百出门,你松了口气,熟练的打开界面,犹豫许久,最终摁下了退出。



卡卡西莫名觉得内心一空,他急忙处理完事件后回了家,换回来的是冰冷得了空房和你留下来的的略显张扬的字条。



【我回家了宝贝,后会有期。】



卡卡西目光立刻沉了下来,他紧紧攥着手中的字条,眼底的占有欲如同毒蛇的目光,黏腻深沉到令人不寒而栗,他突然笑了出来。



“啊,走了啊,都不和我方面解释清楚就离开了啊。”



卡卡西撕碎了手中的字条,独自取出自己藏了起来的平平无奇的盒子,里面都是偷拍的你的照片,他目光贪婪的看着你的模样。



“别再回来了,我怕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龙骨.ver



婚礼当天,新娘不见了,龙骨握紧拳头后赤红着眼睛,逮着一个客宾就问:



“请问,有没有看见家妻?”



宾客很是奇怪地看了龙骨一眼,随即笑了出来,拍了拍龙骨的肩膀。



“年轻人嘛,洞房的时候肯定会害羞。”



龙骨猩红色的眸子充斥着极度的不解。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和她,都没过殿堂啊……?



龙骨失魂落魄地走出婚宴现场,他可以肯定的是你抛弃他了,龙骨散开了扎束整齐的辫子,他捂住半边脸,回想起你对他誓言:



“我要和骨子在一起一辈子!!”



龙骨撩起了垂下的额发,平日高高在上的首领因你而变得如此颓废,龙骨自嘲般笑了。



“骗子。”




高马尾.ver



在察觉出不对劲时是平日里喜欢给他发消息的女友已经一天没跟他说过话了,高马尾慌张地跑回家,一遍又一遍地打你的电话,最终只换来一个空号提醒。



高马尾靠在门上,缓缓滑落。过了许久,高马尾起身,像是往常一样在研究所工作。



但高马尾发了疯一样的的工作让工作人员无奈,工作人员时常能看见高马尾工作到一半对着空气说话,自言自语却又幸福的模样让工作人员以为高马尾压力太大精神出状况了。



对此,高马尾淡淡一笑,不做任何解释,湖蓝色的眼眸是一片死寂。



高马尾在研究出你所追求的事物后便选择了跳楼,那天,高马尾笑的很开心。



“你走之后啊,我便失去了自我了,追求完你的追求,我就可以去追你了。”



——END——



阿狱:等我破三百fo的时候就还200fo的粉福。葛优躺。

巽
高马尾+阿努比斯面具,这不绝了...

高马尾+阿努比斯面具,这不绝了🌹

高马尾+阿努比斯面具,这不绝了🌹

秋秋秋宸羽

Deity 高雨篇 【番外一】

        雨林总是终年累月的下着绵绵不尽的雨,丝丝水汽在空气中柔柔的弥漫开来,哪怕虞瑾撑着伞,身上的斗篷还是免不了粘上湿润。

        这是冥龙暴动被平定的第五个月,而虞瑾已经替代白苏管理了两个月的雨林。从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后来虞瑾在自己的性格和“地图代理管理者”的身份当中找到了一个莫名的平衡点。如今,三个月过去了,虞瑾依然是张扬的,但是比起从前的她,现在的虞瑾没有了满身的锐气,棱角也不再锋利,不会像之前那般带着戾气,一...

        雨林总是终年累月的下着绵绵不尽的雨,丝丝水汽在空气中柔柔的弥漫开来,哪怕虞瑾撑着伞,身上的斗篷还是免不了粘上湿润。

        这是冥龙暴动被平定的第五个月,而虞瑾已经替代白苏管理了两个月的雨林。从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后来虞瑾在自己的性格和“地图代理管理者”的身份当中找到了一个莫名的平衡点。如今,三个月过去了,虞瑾依然是张扬的,但是比起从前的她,现在的虞瑾没有了满身的锐气,棱角也不再锋利,不会像之前那般带着戾气,一不小心就会中伤别人。

        闲暇的时候,虞瑾会坐在密林遗迹的树上。她喜欢坐在这里,透过朦朦胧胧的雾看远方的飞鸟和地上的光子,还有那座威严耸立在最深处的雨林神殿。闭上眼睛,雨林特有的湿润的风带着淡淡的青草味抚起她耳边的鬓发,这是在暮土不曾遇见过的惬意。

        “虞……虞瑾大人。”下方传来了怯怯的声音。

        虞瑾抬眼,起身,从树干上跳了下去。

        树下站着的是个戴着树枝面具,穿着棕色的背带裤的小胖子,面对眼前的虞瑾,他显得多少有些不自在,小胖手不住的挠着头,显得有些窘迫。

        虞瑾认得他。他是集结小队的一员,跟一个头上戴着花环的小姑娘一起驻扎在密林遗迹中部的树屋里。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这个小胖子似乎语言功能有点什么问题,说话总是磕磕巴巴的,吐出的字半天也连不成句子。

        “怎么了,小胖子?”看他那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的模样,虞瑾有些头疼。她真的很难受这种磨磨唧唧的事情,但是现在她是雨林的代理管理者,这样的身份总是让她有诸多限制,更何况面前的还是个小孩子……没办法,她只能蹲下和他平视,试探着开口询问。

         “虞……虞瑾大人,花环……花环她……”虽然虞瑾的目光早就不如初时那般凌厉,但是小胖子还是说不出话来。倒也不是被吓得,主要是因为面前的虞瑾毕竟是他从小到大的偶像。他从小就听说在暮土有一位虞瑾大人以一挑八,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暮土骑士团一队队长,出任务从未有败绩。到了后来虞瑾因为白苏的原因暂居雨林,可把他乐坏了,要不是家里父母死活拦着说虞瑾如何如何可怕如何如何吓人,他可能就冲过去要签名了。在冥龙暴动那会,小锅盔决定要成立集结小队,小胖子第一个报名参加,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能够多学习一些冒险的知识,积累一些经验,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像虞瑾一样冲在前线。

        虞瑾大概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还会有这等头号小粉丝。她颇为无奈的看着小胖子,试图从他几个字几个字蹦出来的话里拼凑些消息出来。

        “花环……我知道,那个跟你住一起的喜欢吹泡泡的小姑娘吧。”虞瑾摸着下巴歪头若有所思了一会,断定小胖子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后起身道,“得,你也别说了,直接带我去。”

        “是,虞瑾大人。”小胖子一个激灵,条件反射似的喊出这句话,然后向树屋的方向跑去。

        密林遗迹的树屋里总是生着暖暖的炉火,衬得整个屋都带点火红的颜色。

        花环在一张床上安静的坐着,手上似乎抱着什么东西。她看见虞瑾,就抱着那一小团起身,朝虞瑾低低的屈膝,行了一个雨林礼。虞瑾看向小胖子,在得到小胖子的示意后走向花环:“你有什么事情吗?”

        在问出这话的下一秒,虞瑾就看到了花环手上抱着的是什么东西。那是一个小小的,刚出生的,甚至还是白色的光子。

        虞瑾的眉毛挑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不可思议的弧度,嘴微张着,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她转过头,难以置信的目光在小胖子和花环身上扫了又扫,声音中透着些惊异:“你俩的崽?”

        此话一出,花环本就因为羞涩而带着些绯红的脸颊直接通红起来,羞得站在原地呆住不知所措,而小胖子显然也被虞瑾这清奇的脑回路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连摆手,却又说不出一句话。

        “行了,让我来说吧,虞瑾大人。”门口传来一道女声,回头,是那个扎着双麻花的小队长。

         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抖了抖斗篷上的雨水,进屋之后狠狠地在小胖子头上敲了个爆栗:“老大不小的光子了话都说不清,花环就算了,你个男娃能不能支棱起来?”

         小胖子捂着头,似乎是见多了小队长这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只是“嘿嘿”的笑着,倒是虞瑾给这彪悍的作风震了一震。听闻这小队长的父亲是雨林亲卫队唯一能穿得上一级蓝斗的那位,果然是……虎父无犬女。抛开别的,虞瑾从她个人的角度就很喜欢这姑娘,够直接。

       “这孩子是花环在密林遗迹的树洞里捡到的,看她太小,甚至还是白色的,就赶忙把她抱回了树屋,让胖子来给我汇报消息。按照天空王国的规矩,在地图里捡到的孩子应该交由地图管理者抚养。但是如今雨林没有Teth,在管事的是您虞瑾大人,所以我就让胖子来找您了。”小队长说话一板一眼,这么长一段话说出来甚至不带喘气。到这她又话锋一转,“当然,我又想到了按照胖子对您的崇拜程度,见到您之后应当是说不出什么完整的句子,所以我就匆匆跟来了。”

        “原来如此……等等,谁崇拜我?”虞瑾做沉吟状,但又突然反应过来。

        小队长面不改色:“胖子。”

        虞瑾捂脸,原来自己在雨林还有小粉丝存在的吗?她一直以为自己在雨林流传的多是凶名来着。

        “这件事情我们之后再谈,如今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这个小光子。”小队长干脆利落的给虞瑾救了急。虞瑾眉头稍微缓一点,但是马上又面露难色,挠了挠头。好家伙,带孩子,她虞瑾长这么大还没带过孩子。她神色复杂的从花环怀里接过那个白色的光子,小小的,暖暖的,胸口的心火亮亮的,脆弱,但是又带着降生的希望和喜悦。

        虞瑾又想起战争的时候了,想起梅迦姗姗来迟的希望,如果梅迦来得再早一些,白苏就不会死了。她无法怨恨梅迦,因为梅迦是真正的神明,她能做的,只有远离那个伤心之地。

        小队长见虞瑾迟迟不答只是愣神,便有些着急,刚欲开口,却被虞瑾的突然出声所打断:“行,我养。”

        集结小队的三人瞬间松了一口气,而正当虞瑾准备抱着小家伙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了花环细若蚊蚋的声音:“虞瑾大人,我们……能偶尔去看她吗?只是偶尔……”

        花环的话被小队长用一个眼神止住了。开玩笑,雨林的管理者,哪怕只是代理管理者,也没有天天招待平民光子的道理,何况他们只是一群小孩子。

        虞瑾停在树屋门口,不用看都知道后面是什么情况。她转头,对花环轻轻的笑了笑:“我会把她养在大树屋,只要你们愿意,随时可以来看她。”

        “那,她的名字呢?”花环又问。

        虞瑾看了一眼屋外绵绵不尽的雨。雨水被聚集在防水布制成的雨棚上,又满溢出去,滴滴答答的落下,在地上攒了一个又一个小水坑,清澈透亮。

        “澄,澄澈的澄。”虞瑾低头,将自己的额头与孩子的额头轻轻贴了贴,“她的名字是白澄。”

        “姓白?”小队长的声音带着不解从后面传来。

        “对,姓白,雨林的孩子,应当姓白。”虞瑾打开伞,抱着孩子从梯子往下走——撑着伞实在是不好飞,“白苏的白。”

阿延—Hang

卧槽

就是吧

莫名的

卧槽

那种可爱

好可爱!!!!!!

这种装扮太可爱了!!!!

太!可!爱!了!!!!!

卧槽

就是吧

莫名的

卧槽

那种可爱

好可爱!!!!!!

这种装扮太可爱了!!!!

太!可!爱!了!!!!!

小亚克斯
后面高马尾的绳子绑不回去了QA...

后面高马尾的绳子绑不回去了QAQ

后面高马尾的绳子绑不回去了QAQ

你说啥
所以怎么画画 欢迎提建议呜呜...

所以怎么画画

欢迎提建议呜呜

我真的不会画画

所以怎么画画

欢迎提建议呜呜

我真的不会画画

哈团yyds!

🧷📎🧷📎

📎          🧷

     📎🧷

🧷📎🧷📎

📎          🧷

     📎🧷

肝长篇肝到趴的狱崽。

【光遇乙女向】做吗?

·NT产物  别屏了别屏了没有涩涩!!


·第二人称向  ooc向


·内含卡卡西/平菇/龙骨/高马尾


·雷者慎入


卡卡西.ver


“做吗?”


原本想去做饭的卡卡西动作一顿,他似乎是有些不可思议,转身,鎏金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你。


反复确认半天才明白自己没有听错,扬起笑容慢慢解开领带,将你摁倒。


“卡……”


话语被堵在喉咙处。


平菇.ver


你一把夺过平菇的手机扔向一边,一手撑着沙发边缘,另一只手...

·NT产物  别屏了别屏了没有涩涩!!


·第二人称向  ooc向


·内含卡卡西/平菇/龙骨/高马尾


·雷者慎入




卡卡西.ver



“做吗?”



原本想去做饭的卡卡西动作一顿,他似乎是有些不可思议,转身,鎏金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你。



反复确认半天才明白自己没有听错,扬起笑容慢慢解开领带,将你摁倒。



“卡……”



话语被堵在喉咙处。




平菇.ver



你一把夺过平菇的手机扔向一边,一手撑着沙发边缘,另一只手试探性地握上平菇的卝物卝什。



“做吗?”



平菇仰头,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他伸手将你的头向下摁,拉进了你与他的距离。



“继续。”




龙骨.ver



你站在四龙图高处,百无聊赖地转着法杖,龙骨坐在你身边思考着什么。



“做吗?”



你突如其来的话语令龙骨有些错愕,龙骨呆滞了几秒后猩红色的眼眸浮上些许兴意。



“在这?”



“嗯哼,很有趣不是吗?”



话音刚落,你就被摁倒,你和龙骨同时勾起带有疯子的笑容。



——END——



阿狱:粮票解锁高马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