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佛

1216浏览    64参与
迪伽霍尔

【世界咸鱼】佛尔思的野望(上)

IF:某条世界线上的佛尔思小姐,非常非常怕虫……不幸的是,直到她加入塔罗会很久之后,才知道一个不幸的消息:亲,苟三家晋升到半神之后,全都会变成虫子哦!


#“我不升级了!愚者先生!”佛尔思发出咸鱼的声音。


某疯狂冒险家推了推眼镜:“魔术师小姐,这可不行,放心吧,我、会、帮、助、你、的!”


咸鱼小姐,卒。


#佛尔思吃桃文学


#佛尔思迫害文学


#佛尔思一边吃桃一边被迫害有什么问题吗?


#片段灭蚊法,无逻辑OOC语死早


#带下划线的部分为诡秘之主原文。...


IF:某条世界线上的佛尔思小姐,非常非常怕虫……不幸的是,直到她加入塔罗会很久之后,才知道一个不幸的消息:亲,苟三家晋升到半神之后,全都会变成虫子哦!

 

#“我不升级了!愚者先生!”佛尔思发出咸鱼的声音。

 

某疯狂冒险家推了推眼镜:“魔术师小姐,这可不行,放心吧,我、会、帮、助、你、的!”

 

咸鱼小姐,卒。

 

#佛尔思吃桃文学

 

#佛尔思迫害文学

 

#佛尔思一边吃桃一边被迫害有什么问题吗?

 

#片段灭蚊法,无逻辑OOC语死早

 

#带下划线的部分为诡秘之主原文。

 

CP:克莱恩X佛尔思

 

---------------------------------

 

1

 

贝克兰德,东区,佛尔思和休的房间里。

 

在蜡烛暧昧模糊的光线中,的镜面上暗红色的古弗萨克文仿佛魔鬼的呓语。

 

阿罗德斯问道:你那些桃色之梦的主角,除了你,还有谁?

 

在休一脸震惊的表情里,佛尔思张了张嘴巴,脸刷地涨红了。这面镜子可真够狠的——我宁愿选择死亡!

 

“我选接受惩罚。”她最终说道。

 

啪的一声,房间半空落下了一道银白的闪电,可是,这闪电刚一出现就无声无息消失了,形同幻觉。镜子表面,暗红的单词陡然染上了银白,飞快更替为新的内容:“今天的问答游戏就到这里结束,再见!”

 

不等佛尔思睁开眼睛,也不等休反应过来,镜子内部缓缓荡漾的波光瞬间平息,房间内的阴森和幽暗随之破碎,被蜡烛的光芒吞没。

 

灰雾之上。

 

克莱恩及时制止了阿罗德斯的没下限提问,而被他制止住的小镜子恹恹地颇为难过:“伟大的主人,难道您就不想知道,佛尔思小姐的桃色梦境里都有谁吗……”

 

不,我不想。

 

克莱恩义正言辞地想着,身体确实很诚实——他的确很好奇……而且,反正在这里的除了他和阿罗德斯之外,也没有别人,他会为佛尔思保守秘密的!

 

“想……”他最终说道。

 

“答案是格尔曼·斯帕罗,还有愚者先生!”小镜子兴奋地说着,还炸出了几朵烟花。

 

克莱恩一脸懵逼:啥?佛尔思的桃色之梦对象是我?震撼我一整年!

 

佛尔思平时看到格尔曼不都怕得要死吗?居然还会在桃色梦境里梦到他?

 

而且……格尔曼也就算了,她居然连愚者也敢想!

 

克莱恩摇头:佛尔思,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佛尔思……作为苟三家的一员,可真够勇的!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梦境已经暴露的佛尔思,此刻正满脸通红地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作为一个小说作者,脑洞大怎么了嘛……她……就是……呃,会在奇怪的时候脑洞大开啊!愚者先生对她挺好的,格尔曼也对她很好,她只是忍不住想了一下……脑补是无罪的!

 

接下来的一个晚上,佛尔思脸红心跳地,再次梦到了冷峻的世界先生,并且做了个剧情丰富的“霸道冒险家的带球跑小娇妻”的吃桃之梦。

 

神弃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克莱恩的灵性直觉突然抖了一下。

 

2

 

又是一个血月之夜。

 

听见佛尔思的祈祷,某创业期邪神伸了个懒腰,从神弃之地硬邦邦的地上爬起来,将本体隐藏在历史迷雾里,来到灰雾之上,将魔术师小姐拉上源堡。

 

“谢谢您的帮助,‘愚者’先生。”佛尔思脸色苍白地说道。

 

“没关系。”“愚者”克莱恩温和地摇了摇头,看向佛尔思的神情总是说不出的奇怪。

 

真是好奇心害死猫……佛尔思脑洞大就算了,他可是个正经人……咳,正经邪神。他就不该好奇,去窥视佛尔思的桃色梦境……搞得现在单独面对这位魔术师小姐,他总觉得有点不自在。

 

一如往常,佛尔思又开始念叨起来了。

 

她先是絮絮叨叨说了一堆她和休的近期情况,贝克兰德的八卦和重要消息,然后在克莱恩差点睡着的时候,话题一转提到了格尔曼身上:“……‘愚者’先生,我很好奇,‘世界’之前在塔罗会上提到想要收集星之虫……他是又要晋级了吗?”

 

佛尓斯,你为什么对格尔曼这么在意啊……难道“愚者”不是你最重要的男神吗?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克莱恩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回答:“是的。”

 

“‘世界’先生的晋级速度可真快啊……”佛尓斯冒出一个崇拜的表情。

 

“愚者”克莱恩感觉到一股微妙的嫉妒和得意,他压下自己满脑子的精分瞎想,沉思了一下:佛尓斯是学徒途径的旅行家,她也该知道关于诡秘三途径高序列的一些知识了!

 

于是他解释道:“其实,星之虫是学徒途径序列二的主材料。占卜家途径的序列二是奇迹师,不过在一定条件下,这两个途径可以互换——准确说,包括偷盗者序列都可以互换。这三个可以互换的途径被称为诡秘三途径,它们到了半神以上,神话生物形态都是虫群。”

 

“什、什么?”佛尔思可从来不知道还有这种事,她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脸上的表情充满恐惧:“学徒途径晋升到高途径,会变成虫子?”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克莱恩有些疑惑。

 

他还没搞懂佛尔思怎么突然蹦了起来。

 

“可是……虫子!而且还是虫群!我……我特别害怕虫子!如果是死的,是魔药材料也就算了,如果是活着的、蠕动的……”佛尔思忍不住抱着手臂发了个抖:“太可怕了!”

 

这……克莱恩又开始为塔罗会成员操心了。佛尔思平时也就是咸鱼了点,咕咕了点,真要战斗起来还是很正常的,他之前怎么就没发现这姑娘居然会怕虫呢?

 

愚者先生脑阔疼,愚者先生敲了敲桌子:“‘魔术师’小姐,容我提醒你,你所在的途径继续晋升下去也是会变成神话生物星之虫的……你总不能怕自己吧?”

 

佛尔思目光呆滞,嘀咕了一句什么。

 

克莱恩怀疑自己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升级了!愚者先生!”佛尔思梦呓般地说道,感觉整条咸鱼都失去了灵魂。


TBC.

月紫夕辰

【克佛/诡秘】咸鱼小姐梦里有什么

预存一下,也许会写。

cp格尔曼x佛尔思

预存一下,也许会写。

cp格尔曼x佛尔思

烧烤配上甜冰茶

【克蒙佛】【神奇的苟三家贴贴√】

苟三家名场面——
你来的正是时候. jpg


【咸鱼:为什么会这样呢.jpg】

【阿蒙:假的单片眼镜】

【克总:左拥右抱人生赢家】


【神奇的梗来源P2】

捶地笑岔气.gif

【克蒙佛】【神奇的苟三家贴贴√】

苟三家名场面——
你来的正是时候. jpg


【咸鱼:为什么会这样呢.jpg】

【阿蒙:假的单片眼镜】

【克总:左拥右抱人生赢家】


【神奇的梗来源P2】

捶地笑岔气.gif

Velvetevelin

【同人】克莱恩x佛尔思(我来守护冷cp)

1、

佛尔思经由亚伯拉罕家族和“门”先生遗物的帮助,晋升了序列三。当然在星空的探险里,她借助了“愚者”的庇佑。不幸的是,每当红月月圆,她体内“星之虫”会躁动分裂,不知道是星空的污染,还是低序列时被“门”先生迫害的后遗症。总之,月圆之夜,佛尔思只能像以前一样来到灰雾之上以压制星之虫。“愚者”先生似乎预见到这点,为她留下了这个权限。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

月圆之夜,佛尔思再次出现在这里。只有她,没有“愚者”。

佛尔思半躺在“魔术师”的座位里,眼神慵懒地顺着塔罗会成员的座位扫过,从“世界”开始,最后定格在空荡荡的“愚者”。

“愚者先生... ... ”

此时距愚者克莱...

1、

佛尔思经由亚伯拉罕家族和“门”先生遗物的帮助,晋升了序列三。当然在星空的探险里,她借助了“愚者”的庇佑。不幸的是,每当红月月圆,她体内“星之虫”会躁动分裂,不知道是星空的污染,还是低序列时被“门”先生迫害的后遗症。总之,月圆之夜,佛尔思只能像以前一样来到灰雾之上以压制星之虫。“愚者”先生似乎预见到这点,为她留下了这个权限。

灰雾之上,古老宫殿。

月圆之夜,佛尔思再次出现在这里。只有她,没有“愚者”。

佛尔思半躺在“魔术师”的座位里,眼神慵懒地顺着塔罗会成员的座位扫过,从“世界”开始,最后定格在空荡荡的“愚者”。

“愚者先生... ... ”

此时距愚者克莱恩陷入沉睡已过去数年。在愚者教会和海神教会的传教,以及塔罗会成员们的努力下,“愚者”以一种非正神非邪神的形象在各大陆传播着。“愚者”在拜亚姆等海上地区有广泛分布的教会和信仰,但六大教会里,除“黑夜”教会外,其他几位都没有承认愚者的正神性质,只是默许其发展。

而塔罗会成员琐碎的请求不再会得到回应,只有成员在涉及半神以上晋升仪式,或面对天使级别的存在时,才会得到祂降下的知识和庇佑。

“越来越像一位真神,而不是隐秘组织的首领呢。“愚者”先生,不,格尔曼.斯帕罗,“世界”先生。”脑内冒出亵渎的想法和掉马的真相,佛尔思露出一丝慵懒而玩味的笑。

“门”先生的遗留和星空见闻给了佛尔思很多知识——尽管她本意并不想获得,毕竟这个世道,知识就是危险。这让她对“源堡”和“愚者”先生有正确的理解——“世界”是“愚者”的马甲,毫无疑问!

更何况,“愚者”先生座位旁边的杂物堆也是强力的佐证,胡乱堆放的各种物品,有的属于“世界”,有的属于“愚者”。

“一点也不懂整理啊... ... 格尔曼.斯帕罗先生。”

 

2、

发现真相后,佛尔思对“世界”的恐惧几乎消失殆尽,毕竟“愚者”先生是一位那样温和,善良的存在。受“门”先生呓语折磨时,每次满月夜,“愚者”先生都会将她拉上灰雾,一躲就是几个小时。而那么久以来,“愚者”先生每次都陪着她,在斑驳古老的宫殿里聊些有的没的。

也许早在那个时候,佛尔思就对这位“复苏的远古存在”有了不该有的想法,说的直白一些,“喜欢”。

现在的佛尔思都惊奇于自己,当时竟然敢于在一位神面前,讲了一夜自己和休关于“学徒”进门是否需要敲门的辩论,和自己新书的构想。而后者的其中一个构想,更是以纵横五海第一猎人和在海上被海盗劫掠的取材女作家为主角的浪漫故事。

而“愚者”先生当时对此没有丝毫过激反应。

““愚者”先生真是位善良而包容的人”佛尔思想着,突然念头一转,“或者... ... 他也喜欢我?”

天地可鉴,事实是克莱恩在打盹,当然作家小姐并不知情。

略显无聊地等待中,佛尔思冒出一个极端亵渎和作死的念头:“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利用“源堡”和“学徒”途径的特殊关系,来探知一下这个区域好了,说不定能看到一些格尔曼不为人知的粉色小秘密。应该不会被神罚吧?不会的不会的。”

凭借身为等同于半个“眷者”的塔罗会成员的自信,以及“愚者先生怕不是也喜欢我”的猜测,佛尔思罕见地积极起来,积极地亵渎自家神明的神国。

然而,被佛尔思发现的并非格尔曼.斯帕罗的小秘密,而是一个被隐藏起来的,极端巨大的阶梯,和阶梯顶端的神秘光门。门里透露着“愚者”的气息。

“愚者先生原来就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沉睡吗... ... ”佛尔思内心情绪复杂,发现真相的激动和某种难以名状的心虚交叉着。

 

3、

此后几个月,佛尔思都在收集相关资料和线索,并在满月夜前往源堡,尝试加快“愚者”先生苏醒的进程。事关“愚者”先生的秘密,佛尔思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没能瞒过休。

佛尔思隐瞒了相关的神秘学知识和技术性细节,只说她在想办法让“愚者”先生早日苏醒。

“愚者先生要尽早苏醒,才能为不远未来的末日做准备。而且真神在沉睡的话,我们“愚者”教会很容易被其他教会打压吧?”佛尔思解释道。

休用不信的眼神看了佛尔思一眼,没有追问。

她们都知道仅凭这种宏大理由,是很难将佛尔思从盖着毛毯的躺椅里拉起来的。休没想到的是,佛尔思的最大动力是对自家神明的非分之想。

 

4、

某次线下聚会,佛尔思以取材写书为由,向奥黛丽.霍尔问起她对格尔曼.斯帕罗的印象。

“原则上医生是不应透露患者信息的。”奥黛丽道,“不过格尔曼先生和外表的杀人狂冒险家不同,他是一个温柔的守护者。”她谈了一点点心理治疗的过程,更多地说了“世界”先生作为道恩.唐泰斯的事。

“温柔的守护者... ... 用来形容“愚者”先生也是分毫不差。”佛尔思想着,“因为“愚者”就是“世界”嘛。”

奥黛丽作为“观众”途径的半神,佛尔思的心思当然瞒不住她。分别前,奥黛丽状似随意地提起:“据我所知,“世界”先生一直是单身。”她顿了顿,继续道:“至于前列腺问题什么的,成为天使以后,要改造自己的脏器并不难。而且你们这个途径,大概也没有脏器的说法了吧,你可以放心。”

佛尔思脸略微一红,一贯的慵懒退却了些,向奥黛丽道谢后离去。

“我有和奥黛丽小姐说过我怀疑“世界”先生有前列腺问题吗?”佛尔思苦苦思索,最后只觉得“观众”真可怕。

 

5、

数月的尝试后,佛尔思终于确定以她目前的水平无法对光门产生影响。对自己和“愚者”先生报有善意的那几位“祂”也不行,祂们甚至不能进“源堡”。

不过,当佛尔思靠近光门时,“愚者”先生能听到她话语的概率比其他时候大很多。

于是这次满月,佛尔思利用格尔曼为她记录的抓取历史投影能力,从虚空中薅出自己最喜欢的躺椅和毛毯,支在光门旁边,安然躺下。

仿佛找回以前的感觉,那时佛尔思坐在“魔术师”的青铜椅上,时不时望一眼上首的愚者,搜肠刮肚找一些或有趣或无聊的话题来填充二人时光。

当时“愚者”先生很少搭话或回应,只是安静听着,时不时点头。

佛尔思侧躺着,面向光门,叙述着“愚者”沉睡以来她经历的种种。

她和休在世界各地旅游;她写了很多“愚者”神眷者格尔曼.斯帕罗的故事,其中不少部分的女主角是一位慵懒的女作家,这些故事广受欢迎;她继承亚伯拉罕家族和“门”先生的星空探索记录,在星空中遭遇许多神秘和比神秘更神秘的存在和现象。她遇见过双星系统里的坚强文明,存在于中子星上的短命文明,把一个星球侵蚀中空的虫族,等等。

光门深处时而出现一点难以分辨的明暗变化,也许是“愚者”先生在对自己的话语作出回应,佛尔思想着。

满月即将结束,佛尔思于是收起虚假的躺椅和毛毯,向光门略做祈祷后,离开灰雾之上。

闭眼祈祷时,佛尔思没注意到的是,一根光滑的触手艰难地从底部穿过光门,伸向佛尔思。可惜在它触碰到佛尔思脚尖前一秒,她已经离开了。

触手遗憾地摆动几下,悻悻缩回光门。

在那之后很久,每个月去光门面前给“愚者”先生唠嗑已经变成佛尔思的日常。她当然也注意到,有时候光门里会深处一两条触手,这往往代表“愚者”先生状态挺好,或心情不错。

触手有时会平静地任她抚摸,有时会略显顽皮地缠住她的手腕或脚腕,不想让她太早离开。

 

6、

平静的某一天,佛尔思的脑海再次被一个充满亵渎的想法占据,这比之前在“源堡”探知“愚者”先生的神国更甚。

佛尔思从历史投影中扯出“世界”格尔曼.斯帕罗。疯狂冒险家双眼无神,身体僵硬,毫无灵魂。她确认过多次,在沉睡期间,“愚者”先生似乎并不能为自己的历史投影赋予灵魂,将之变成分身。

“我真是渎神者... ... ”佛尔思一边自我批判,一边让投影坐在自己旁边,然后慢慢把嘴唇接近格尔曼.斯帕罗的脸颊,“只亲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 ”

亲吻的刹那,她感受到身边历史投影的手臂突然动起来,揽住她的腰背,将她按进180厘米身高的怀抱里。佛尔思心跳都漏了一拍,惊悚地抬头,发现自己拉出来的历史投影不知何时被赋予了意识,有了神采的眼神看着自己,露出和格尔曼.斯帕罗毫不相衬的温柔笑容。

不过这个笑容放在“愚者”先生的人设上倒是很合适。

“愚,愚者先生... ...?”

会被神罚会被神罚会被神罚会被神罚... .... 佛尔思心里惊涛骇浪。

“叫我克莱恩吧。”克莱恩环抱住佛尔思,下巴搭在对方肩膀上,脸颊紧贴着。“我回来了。”

 

 

FIN

 


Signal

【克x佛】旅人

这(可能)是个单箭头的故事,可能还有下(所以如果你觉得文不对题那多半是因为我还没写到…)

小学生文笔,人物归乌贼,OOC归我

第一次写文,如果感觉转场生硬,内容过于短小那都是因为我写不下去了……

以上(发出了咸鱼的声音)


“你觉得…你觉得“世界”先生会喜欢什么样的女性?”左手迪西馅饼,右手甜冰茶的佛尔思状似随意地问道。

然后她收到了休震惊加迷惑的眼神。

“就算是要写书赚钱,你也不必取材到那位身上吧”,想了两秒,休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当然,我认为,我是说,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位喜欢的一定是和他一样疯狂的,而且实力也很强大的女士”。

总之,必定不是像我这样弱小又...

这(可能)是个单箭头的故事,可能还有下(所以如果你觉得文不对题那多半是因为我还没写到…)

小学生文笔,人物归乌贼,OOC归我

第一次写文,如果感觉转场生硬,内容过于短小那都是因为我写不下去了……

以上(发出了咸鱼的声音)

 

“你觉得…你觉得“世界”先生会喜欢什么样的女性?”左手迪西馅饼,右手甜冰茶的佛尔思状似随意地问道。

然后她收到了休震惊加迷惑的眼神。

“就算是要写书赚钱,你也不必取材到那位身上吧”,想了两秒,休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当然,我认为,我是说,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位喜欢的一定是和他一样疯狂的,而且实力也很强大的女士”。

总之,必定不是像我这样弱小又懒散的普通非凡者……说不定我在他眼里只是块连狩猎价值都没有的非凡特性……佛尔思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起初,佛尔思只单纯的认为格尔曼•斯帕罗和报纸上描绘的一样,是一位疯狂冷酷的冒险家,他一周一个序列五的成绩让佛尔思几乎在对方面前瑟瑟发抖。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佛尔思却发现自己对格尔曼产生了超常的好奇心。

大概是在东拜朗的那次吧,佛尔思后来自己总结道。当时她委托格尔曼运用“传送”能力带自己去各地记录风俗,却意外地在东拜朗的某个城镇碰见了多年未曾谋面的父亲。

即使早已决意不再与父亲见面,佛尔思仍然忍不住跟上了对方——“学徒”途径的能力似乎天生适合做这样的事——然后就那样站在街边,看着房内父亲和他新组建的家庭其乐融融的景象。

“准备好离开了吗?”

一道不蕴含感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佛尔思慌忙转头,看见了黑发棕眸,脸庞消瘦的格尔曼。

“‘世界’先生,能不能请您……再等一小会儿?只需要几分钟就好。”佛尔思小心翼翼地请求,看见对方虽未回答,但默默后退一步,隐入街边的阴影,心里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屋里的是我父亲,他在我母亲去世之后一直住在东拜朗,还在这里有了家庭。我和他在母亲去世后一直没有联系过,这次突然在这里碰见他,就想要看看他过得怎么样…”源于作家没话找话的本能,在一小段的静默后,佛尔思主动开口——她还怀疑如果自己不及时解释一下自己的行为,那么她可能就要以非凡特性的形式出现在下周的塔罗会上了。

佛尔思说完,便转身想要让“世界”先生带自己离开,却在在那一瞬间从疯狂冒险家的脸上读出了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温柔,以及……怀念?

佛尔思愕然眨了眨眼,发现“世界”先生正以一如往常的冷峻目光看向自己。灵性直觉疯狂预警,她干笑了两声,任凭对方将自己带回家中又迅速离开。

大概……是我的错觉吧?“世界”先生绝不可能有那种表情……佛尔思躺在床上,作家探求的本能却让她思绪却不由得发散开来:即使是名扬五海,单国赏金五万镑的格尔曼•斯帕罗,也是有家人的吧……格尔曼•斯帕罗,他会是哪里人……又会是在什么样的家庭长大……那么疯狂冷酷的人,也是有内心柔软之处的……吗?

 

“你那些桃色之梦的主角,除了你,还有谁?”

佛尔思看着魔镜上的文字,张了张嘴巴,脸刷的就涨红了。

绝对不能够说出答案!询问魔镜的方式还是格尔曼告诉我的,如果魔镜知道答案,那么它说不定哪次就会把我的答案告诉格尔曼……嘴唇嗫嚅了一阵后,伏尔斯眼睛一闭道:“我选择接受惩罚!”

顶着休若有所思的怀疑目光,佛尔思挤出笑容,强行把话题岔开,但那行文字却仍然在心里回荡,逼迫她直视那些被她原本因为太不敢相信而丢到一边的荒唐念头:

我大概,可能,也许,真的对格尔曼……有那方面的想法?

 

几天后,灰雾之上。

“……你不是希望尽快消化掉“记录官”魔药吗?除了记录不同地方的风俗民情,我想你应该还需要“记录”各种各样的非凡能力,相应的层次越高,消化的效果也许就越好。”

“是的!”佛尔思的眼睛一亮。脱口而出后,她才后知后觉地品出格尔曼话中隐藏之意:他这是要给我单独辅导?!

“开始吧,做好准备。”听到格尔曼低沉的声音,佛尔思一下坐得笔直,就像是即将参加面试的学生,紧张中又有一丝期待。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越来越心虚的佛尔思总算“记录”下了相应的非凡能力。这一刻,她觉得自己饱含热泪,但还是强忍着疲惫竭力展现出好学生的态度:

“这可以从历史孔隙里召唤出与自身存在一定关联的人和物……到时候我该召唤谁,或者哪件物品?”

“我。”

佛尔思震惊。

佛尔思狂喜。

离开灰雾之上时,她甚至无法控制自己欣喜的神情。

 

“叮叮叮——”

闹钟突然响起,正和休闲聊的佛尔思打了个激灵,猛地坐直,运用能力从虚空中拖出了带丝绸礼帽,穿黑色风衣的格尔曼。看见对方冷漠地看着自己,点头致意后飞快传送离开,她又猛地倒回安乐椅上。

我觉得我就是个工具……她嘴角微动,自嘲地想到:大概像我这种人,也就只能有当个工具人的价值了吧……不过这样至少还能经常见到格尔曼,所以说,其实还不错……伴随着胡思乱想,她脸色苍白的进入睡眠状态——两个小时后,她仍然需要召唤对方,因此需要通过睡眠补充灵性。

 

她没能看见赶在影像消失前返回她家的克莱恩看着她露出了绝对不符合格尔曼人设的微笑。


一片苹果

【克佛】一个咸鱼作家被催稿的故事

※这是一个,喝醉后非常不理智的佛尔思因为没有写作灵感,决定召唤主角原型直接见一见本人的故事。

※cp是克莱恩x佛尔思

※克莱恩其实真的没有主动催稿,这是被动技能

※时间线在第六卷第34章佛尔思记录了历史投影召唤能力之后,第38章召唤格尔曼之前

眼看几天后就要交稿了,可佛尔思还毫无灵感。

“我需要赶稿。”佛尔思对休说,“我可能来不及了。”

休点头表示理解。她很认真地问:“需要我帮你准备咖啡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我房间里。”佛尔思摆了摆手,“我今天准备通宵了!明天见!”

休“嗯”了一声:“明天见。”

佛尔思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她走到书桌旁,把稿纸铺开、抚平,拿...

※这是一个,喝醉后非常不理智的佛尔思因为没有写作灵感,决定召唤主角原型直接见一见本人的故事。

※cp是克莱恩x佛尔思

※克莱恩其实真的没有主动催稿,这是被动技能

※时间线在第六卷第34章佛尔思记录了历史投影召唤能力之后,第38章召唤格尔曼之前



眼看几天后就要交稿了,可佛尔思还毫无灵感。

“我需要赶稿。”佛尔思对休说,“我可能来不及了。”

休点头表示理解。她很认真地问:“需要我帮你准备咖啡吗?”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我房间里。”佛尔思摆了摆手,“我今天准备通宵了!明天见!”

休“嗯”了一声:“明天见。”

佛尔思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她走到书桌旁,把稿纸铺开、抚平,拿出圆腹钢笔,使它吸满墨水。“这可真难办呀。”佛尔思感慨着,“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又要交稿了。”

然后她放下笔,偷偷拿出前几天“旅行”时买回的当地特色的啤酒,打开瓶盖,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我喝酒是为了找灵感!”她这么告诉自己,“这是写作需要!”

真的是写作需要……

这酒的味道还不错嘛……

佛尔思满足地叹息一声。

嗯,她写不出来是因为真的没有灵感嘛……这也不能怪她,小丑天使已经销声匿迹很久了,想找素材都找不到,唉,要怎么写呢……

……要不然,干脆找本人问一问?

小丑天使应该就是格尔曼·斯帕罗没错吧?

直接找他本人问一问情况不就可以了吗?

已经被酒精冲昏头脑的佛尔思头脑昏昏沉沉,下意识抬手在空中一抓——一个人影逐渐勾勒了出来,黑发黑眼,脸庞冷峻,身材瘦削的冒险家出现在了房间里。他的眼神呆滞而毫无生机。

……我刚才是怎么想的,竟然召唤了“世界”先生?虽然只是投影,但佛尔思还是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小声喊了声:“……斯帕罗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浪费一次召唤能力的!

但格尔曼·斯帕罗没有任何反应。

佛尔思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偷看了一眼“世界”先生。他仍然站在原地,位置没有丝毫改变,眼神依然呆滞而无生机。

……成功了?

成功了!

对了,历史投影是没有神智的,只会听从召唤者的指示……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佛尔思突然大胆起来——但也没有特别大胆,她打算问一些不敢对真人问的问题,当然,只是简单的、不会冒犯他、对写作有帮助的问题而已。对着格尔曼·斯帕罗本人,她根本不敢说多余的话,可是一位作家在写作前就是需要收集足够的信息嘛,她必须要问这些问题。这都是为了收集素材,哪怕世界先生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佛尔思在心里默默地说,那么——

“你是小丑天使吗?”佛尔思轻咳一声,小声问道。

“是的。”格尔曼·斯帕罗的投影这么回答。他的声音非常平静,但与“世界”先生原本的平静声线似乎又有些不同,配合上他呆滞的眼神和僵硬的身体,显得有些机械。

真神奇!真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佛尔思兴奋地端起酒杯再喝了一口,继续问出下一个问题:

“你认为小丑天使在人们眼中应该是什么样的形象?”

格尔曼·斯帕罗没有回答。

咦,为什么没有回答……对了,投影不具备思考能力,只能问一些依靠记忆就能回答的问题,不能问他“认为”什么,只能问他“做过”什么……

酒意上涌,佛尔思决定再大胆一些。这可是一个有问必答的格尔曼·斯帕罗!作为一个言情作家,这种时候不多问些八卦,简直都对不起她作家的身份!

“能说一下你和三个女海盗将军的关系吗?”她真的好奇《格尔曼·斯帕罗和三个女性海盗将军的故事》的真实性很久了!

“没有关系。”历史投影回答。

……好吧。不出所料。佛尔思有些遗憾,“世界”先生的投影原来也这么惜字如金,真是和本体一模一样。不过,虽然回答得非常简略,但他也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真是不可思议,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见到一个这么好说话的“世界”!

得趁这个机会,多问些问题……投影是有时间限制的,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只够再进行一两次问答。佛尔思开始思考接下来要问什么,她得挑选出最想问的问题。

该问什么呢?“假扮成休刺杀X先生是什么感受,假扮一名女性会觉得奇怪吗?”或者,“肾脏或者前列腺有问题是前一任道恩·唐泰斯留下的‘人物设定’,还是你真的有那些问题?”问哪一个好呢,反正不管问什么他都会回答,一定要挑一个更有意思的……太有趣了,这种有问必答的感觉,简直就像是那面魔镜!呃,魔镜……

佛尔思的大脑有些昏沉,她下意识脱口而出:“你做过桃色之梦吗?”

————————————————————

克莱恩摆脱阿蒙的分身,匆匆进入到历史孔隙中。

刚才“魔术师”小姐召唤了他的历史投影,可能是遇到了危险。虽然理论上,投影也具有和他本体一样的实力,不一定要他本人出手,但他还是决定去看一眼那边的情况。再说,如果那边能够速战速决,结束掉“魔术师”小姐的问题之后,他在贝克兰德还有事要做,不能浪费这一次回去的机会。

希望“魔术师”小姐的投影还没有到时限……

克莱恩顺着本体和投影的联系,把目光投向了贝克兰德。他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魔术师”小姐身前的那个略显呆滞的格尔曼·斯帕罗,正打算把自己的意识降临到投影的身上——

“你做过桃色之梦吗?”

————————————————————

“……你怎么不回答?”发现格尔曼·斯帕罗一直保持沉默,佛尔思疑惑地发问。没等对方做出什么反应,她豪迈地一挥手,决定跳过这个话题,“算了,我理解,不好意思说也是人之常情嘛!”

佛尔思完全没有考虑到为什么明明她问的只是“做过”而不是“认为”这一类需要思考的问题,投影却还是没有回答。

在投影即将消失前的最后一小段时间里,她决定尝试一下别的什么。

投影不仅仅有问必答,他还是有求必应的!如果不让他动起来,岂不是太浪费这一次机会了吗?

让我想想,有什么在现实中难得一见的,只能在投影身上看见的动作……

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格尔曼·斯帕罗,”佛尔思大声说,“笑一个吧!”

她很好奇这位总是板着脸的冒险家究竟会不会笑,他是不是面瘫?

别看他总在灰雾上嗓音嘶哑地低笑,现实里她可从来没见他笑过。说不定其实他根本不会笑,在灰雾上只是冷着一张脸故意模拟出奇怪的笑声,以此来掩饰自己面瘫的事实。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的脸部肌肉到底动了没有。

所以格尔曼·斯帕罗到底会不会笑?

然后,佛尔思看到这个一直没什么表情的投影勾起了唇角。

他真的做了!原来他真的会笑!佛尔思笑出了声。原来历史投影真的会听从召唤者的指示动起来呀!投影和真人一模一样,但却没有神智,像个大型的人偶——等、等等,这个笑怎么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逐渐变得透明的格尔曼·斯帕罗咧开嘴角,露出了一个礼貌斯文,但是又暗藏疯狂的笑容。

在他消失前,佛尔思看向他的眼睛,发现那双眼睛目光灵动,毫无滞涩之感。

佛尔思酒醒了。



神弃之地。

克莱恩的某个历史投影从历史孔隙中走出。

这位“魔术师”小姐,我给你记录的能力,你就这么浪费?还有这个问题,呵,把投影当作魔镜来用吗?可看你面对阿罗德斯时的样子,你当初可没这么开心嘛……知道不好意思是人之常情,那你还问?

说起来,截稿日期好像就是几天之后了?

算了,毕竟也是塔罗会的成员……克莱恩暗中叹了口气。看“魔术师”小姐那副样子,恐怕是写不完了。

这次就算了,给她宽限几天吧。克莱恩想,反正我也回不去贝克兰德,看不了她写的小说,而且诡法师魔药都消化完了,更新就随意吧……不过,为了维护“世界”的形象,下次见她时得说一声“下不为例”……

我可真贴心,这么好的甲方哪里找啊……

克莱恩按了按头顶的礼帽,提起马灯的投影,继续向黑暗中走去。



end.



p.s.

几天后,佛尔思按时交稿了。

然而克莱恩对此一无所知,他真心实意地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催稿。

对此,不愿透露姓名的“魔术师”小姐表示,那位确实没有主动催,但是她看到那张脸(指本人,非投影)就怕了,赶紧把稿子肝了出来……



格尔曼好像从来没在现实世界对佛尔思笑过吧?佛尔思应该没见过他的笑容

佛尔思知道小丑天使是“世界”吗?我不记得了,总之就这么写了……

以及,理论上来说,古代学者不知道的事,投影也不会知道,他们只能做机械的问答,所以佛尔思的提问其实应该得不到什么有效回答

但是算了算了,写都写了,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