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克利切

24.1万浏览    5310参与
影爷牌硫磺皂

ooc脑洞慎点

只要我不管官方剧情开始快乐OOC同人文学官方和一些私货就伤害到不到我👍

【和朋友聊天:关于小说家有瑟维/克利切人格

【好家伙你想说?瑟维会撬锁克利切也会撬锁所以他们是一个人?【靠背】【庄园人均会撬锁】】

【我:艹我有脑洞如果他们都是小说家。

慈善家和瑟维两情相悦,但是都没说。

小说家替换魔术师人格然后有一把小说家是瑟维人格/

但是小说家毕竟不是瑟维,【其他人都知道这两个人相互非常喜欢,但是这两个人都很迟钝】所以小说家自以为的欺诈二人是你情我愿情意绵绵热恋情侣,而且非常会直球。于是成为魔术师人格的小说家开始了对慈善家猛烈情感进攻,然后魔术师那边同样经历了喜欢魔术师的克利切人格进攻...

只要我不管官方剧情开始快乐OOC同人文学官方和一些私货就伤害到不到我👍

【和朋友聊天:关于小说家有瑟维/克利切人格

【好家伙你想说?瑟维会撬锁克利切也会撬锁所以他们是一个人?【靠背】【庄园人均会撬锁】】

【我:艹我有脑洞如果他们都是小说家。

慈善家和瑟维两情相悦,但是都没说。

小说家替换魔术师人格然后有一把小说家是瑟维人格/

但是小说家毕竟不是瑟维,【其他人都知道这两个人相互非常喜欢,但是这两个人都很迟钝】所以小说家自以为的欺诈二人是你情我愿情意绵绵热恋情侣,而且非常会直球。于是成为魔术师人格的小说家开始了对慈善家猛烈情感进攻,然后魔术师那边同样经历了喜欢魔术师的克利切人格进攻

【然后小说家变海王【只是欺诈两个人以为】】

但这让两个人都很为难,找小说家时候发现人家大直男心里只有找小女孩,然后发现这个小说家现在精神分裂是对方人格,然后小说家莫名其妙变月老牵线。】

小说家:我傻了,我要先知我要小女孩你们两个别过来!

欺诈:谢谢,谢谢月老



马上动笔🌹

吃不吃青团
“克利切哥哥,你可要把我好好的...

“克利切哥哥,你可要把我好好的、完整的带出门哟。”

是主播用小女孩挂在慈善家头上时的骚话www

“克利切哥哥,你可要把我好好的、完整的带出门哟。”

是主播用小女孩挂在慈善家头上时的骚话www

吃不吃青团

看直播发现了很可爱的监管者,所以画了裘生者和蝶姐(´-ω-`)

看直播发现了很可爱的监管者,所以画了裘生者和蝶姐(´-ω-`)

人弃我取陈思宇吔。

橘瓣(十一)

 (完结完结完结完结……)

    朝阳才起,却从窗户外瞧见已经迫不及待的克利切。

     他坐立不安,作神游模样。朝阳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爱意快从眼里喷薄而出,脸上也是绯红一片。像从前等待六一儿童节的礼物一样兴奋,克利切其实从来没有变过。

     他分明是没有道德的好人,居然会为爱而纠结十年。呵,朝阳笑骂他是白痴,他还以为自己在做选择呢——不过是自欺欺人,还以为自己的心意有多公平。...


 (完结完结完结完结……)

    朝阳才起,却从窗户外瞧见已经迫不及待的克利切。

     他坐立不安,作神游模样。朝阳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爱意快从眼里喷薄而出,脸上也是绯红一片。像从前等待六一儿童节的礼物一样兴奋,克利切其实从来没有变过。

     他分明是没有道德的好人,居然会为爱而纠结十年。呵,朝阳笑骂他是白痴,他还以为自己在做选择呢——不过是自欺欺人,还以为自己的心意有多公平。

     一个被自己束缚的可怜人。

     妄想洗脱内心的偏爱,却不知道自私是人的本性。

     

     克利切望着橙红色温暖的光在天边蔓延上来,吞食着黑暗,播撒着光明。于是他朝向天,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希望今天是最美好的一天。”

     神也许听到了吧。


     克利切才打点好自己,奇利斯就已在门前轻轻叩敲。“皮尔森先生,罗伊先生说这会您该收拾好了。先生为您准备了早点,我会带您去餐厅。”

     于是克利切掸掸旧鸭舌帽,一把扣在他的浅棕色短发上。手腕只一转,雕刻着古典花纹的木门便优雅地让开了。

     管家奇利斯无言,而迈着厚重而欢快的步伐,带领克利切前往餐厅。擦得发亮的皮鞋与大理石地砖共舞,旋转着翻飞出和谐的乐章。

     似乎在告诉整个庄园——如何美好的一天!


     瑟维坐在餐桌主位,面对那扇沉稳的木门。上面雕刻一座伊甸园,树上唯一只光洁无痕的苹果,繁茂的枝叶中隐一条蛇,朝苹果吐露狭长的蛇信。瑟维正向着木门望得出神,细看而发现他的眼也死盯住那可怜的苹果。

     忽的伊甸园从中间裂开,原是克利切到了。他穿一条洗得发白的工装裤,踩一双淡色布鞋,像从记忆里走出来一般。瑟维瞧克利切这一身,不由得瞳孔一缩:那天他也是这样的穿着!

     克利切笑得纯真无瑕,瑟维却越觉发毛,芒刺在背。

     克利切向出神的瑟维挥挥手,“早,瑟维。”他轻快地走到瑟维对面的座位,一屁股坐下。先将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托到面前,深深只一呼吸,就是瑟维手作的熟悉味道。克利切不禁想起从前用餐的习惯,“今天同样美好。瑟维,请你开动吧。”

     瑟维愣一愣,也接道:“今天同样美好。克利切,请你开动吧。”身体却不由得发冷,那天他也是这样的话语!

     不安涌上瑟维心头,他像窃贼万般躲藏,生怕秘密泄露。克利切不会知道的,他必须平静下来。相信自己的能力,瑟维。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好在克利切早已沉醉于久违的瑟维的手艺,并无发现他的异常。克利切至此保持一份纯真,仍是当年那副无忧无虑的模样。这样也好,克利切本无需长大,只由他一人守护就好,瑟维自认自私。

     于是他又放下心来,静心与克利切共享早餐,如同当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

     

     克利切说,他要瑟维与他一起去试衣。克利切得意地亮出他的积蓄,那只老旧褪色的荷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好吧好吧,我依你就是了。瑟维耐不住他软磨硬泡,终是答应由克利切出钱为他打点新装。

     他们双双踏入小巧而精致的衣装店,老板娘燃一种古朴轻巧的薄香。整个店如同一块积淀无数年轮岁月的沉香木,厚重的历史感油然让人生出敬意。

      老板娘是个优雅诗礼的东方女人,很单调地披一身鹅黄,只一弯细河从腰旁流出来,涌到裙边。莲步轻移,裙边就好似月白色的水花,随着她的步子微微荡。

      这件和这件,都很好。快去试试吧,瑟维。

      好。

      瑟维将两身新衣都揽在怀中,而进了试衣间。两身衣服的领子设计得都尤为精妙,金丝线绣成一幅水墨画,竟可在一方小小的衣领上展现千里江山。

       瑟维换上它而走出来。好看吗,克利切?

       自然是很好的:克利切的眼光怎么会差呢。不过,这个漂亮的领子没整理好。克利切向前一步,又绕到瑟维身后,抬手替他整理颈后的衣领。

        突然,克利切好似遭遇了电击一般,猛然一抖。他强忍着,控制自己的手不要颤抖,而帮助瑟维将领整理好了。

       瑟维也感受到他的异常。怎么了,克利切?

       被静电电了一下,没事。


       但克利切对这次外出竟没有了兴趣。他匆匆付了款,而带着瑟维离开店铺。

       瑟维,衣服也买好了,回去吧。克利切垂着眼,没有望着瑟维。

       怎么突然?瑟维对他的行为感到疑惑。明明,他刚才还很兴奋的。进店与出店判若两人,到底是怎么了?

       先回去吧,瑟维。克利切的声音都在颤抖。先回家。

       

       瑟维完全不知发生何事。他自然是想不到的:到底,他也没有完全认识自己。或是遗漏了什么呢。

       管家奇利斯打开大门,却见克利切脸上是两弯泪痕,瑟维则紧锁眉头。他甚至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让出路来。

  

       克利切,你到底怎么了?这么突然就……

 

      在此之前,克利切还可以自欺欺人的,瑟维。可是现在克利切做不到了……

       克利切知道那是你做的,克利切就在树屋上。克利切骗自己说只是意外,但是没有用……克利切一直在躲你,克利切害怕知道真相、不想去想它,克利切以为躲着,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克利切现在才知道,这是注定要到来的——真的永远是真的,是不得不去接受的……

      对不起,瑟维。但是你可能也欠克利切一个道歉,因为父亲。

      克利切说完,他的泪好像也流完了。眼里剩下干瘪的迷茫,还有慌张。


      他逃也似的回到房间,将锁扣上。他不再想看见那轮希望的太阳,他狠狠把窗帘拉上。房间黑了,没有一丝光线将照到这里。

      他的贴身口袋向来装一小块刀片,它的利缘可以迅速让贵族紧紧的口袋放轻松:这块小刀片可是克利切引以为傲的谋生工具。

       现在,它静静躺在克利切的手上,仿佛泛着和蔼的光晕。他摩挲着它,呢喃道:

       你从来不让克利切失望。


       他说完就笑了。门外是赶来的瑟维,估计猜到了。听,他多用力地试图撼动这扇笨拙的门。每一击都打在克利切心上。

       没用的。克利切轻轻说,你的方法从来就错了,再用力,也不过如此。改变了什么?


       瑟维打开了门。他没勇气推开。门后没有生命,门后冷了。很冷。好冷。     

       他到最后连泪都滴不下来一颗。他不配流。伸手摸摸后颈,被纹下父亲对家奴隶印章的后颈。

      这是连他自己也看不见的秘密。它只是被猜中了。


 ——————————     

历经三年文笔的变迁。我为什么能拖这么久,太厉害了。不知道算不算烂尾,我也觉得可能太仓促了?

无所谓了。

谢谢大家。


     

     

     

     

     

     

兔憨憨

被艾玛小姐发现了Σ(・□・;)

被艾玛小姐发现了Σ(・□・;)

吃不吃青团
“浑身沾满污泥地去爱吧”

“浑身沾满污泥地去爱吧”

“浑身沾满污泥地去爱吧”

吃不吃青团

完全抵抗不住传信官裹着白丝的小腿……结构稀烂,凑合看吧QWQ

完全抵抗不住传信官裹着白丝的小腿……结构稀烂,凑合看吧QWQ

兔憨憨

穿着瑟维衣服的克利切o(`ω´ )o

穿着瑟维衣服的克利切o(`ω´ )o

陌卡卡

蓝胡子

前言ooc警告

cp沙狼佣x蓝胡子社

我想写的是带点魔法的世界观

算是个车车的设定开头


在森林深处坐落着一座漂亮的建筑。虽然位于深山,但由于主人的慷慨,对于偶尔来森林采药或者赶路的冒险者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歇脚点。但从那回来的人没有一个能说出主人的具体样貌,他们只记得主人有着一把漂亮的蓝胡子以及一句“永远不要打开那扇红色的门”。

就在某一天一伙宝藏猎人来到了森林,至于宝藏猎人来这种地方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寻找宝藏。在某次的行动中他们意外获得了一份地图,上面就画着这个森林,并且在一旁注明此地有宝藏,但并没有指明具体位置 ,只知道在森林的深处。但就在他们进入森林后不久一位外号沙...

前言ooc警告

cp沙狼佣x蓝胡子社

我想写的是带点魔法的世界观

算是个车车的设定开头



在森林深处坐落着一座漂亮的建筑。虽然位于深山,但由于主人的慷慨,对于偶尔来森林采药或者赶路的冒险者来说这是个不错的歇脚点。但从那回来的人没有一个能说出主人的具体样貌,他们只记得主人有着一把漂亮的蓝胡子以及一句“永远不要打开那扇红色的门”。

就在某一天一伙宝藏猎人来到了森林,至于宝藏猎人来这种地方的原因自然是为了寻找宝藏。在某次的行动中他们意外获得了一份地图,上面就画着这个森林,并且在一旁注明此地有宝藏,但并没有指明具体位置 ,只知道在森林的深处。但就在他们进入森林后不久一位外号沙狼的青年在行动的过程中和同伴走散了。

尽管他的原则是和大部队一起行动但也总有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凭借着多年在在森林中行动的习惯,他在森林中一边做着印记,一边寻找同伴的身影。但临近傍晚也没有找到同伴的踪迹,就在他决定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晚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了这座庄园。想着与其他一个人晚上在不熟悉的森林里瞎转,还不如去问问住在这的人,万一运气好同伴们也看到这栋建筑呢。毕竟在他们行动之前有打听过关于这座森林的传闻,知道有一栋这样的建筑。

可能是没有人打理,又或者是坐落于深山之中,建筑和冒险家们描述的样子有些许偏差,本来应该是漂亮的墙壁如今长满了青苔。而所谓的主人压根就没有露面,但门口牌子上写了,“主人有事不在,请随意取用房子里所设立的补给,除了有着红门的那间最小的房间,别的房间都可以自由进出。”

在确认门上没有被人施什么奇怪的魔法,以及陷阱之后,沙狼小心的推开了门,走进了庄园。尽管他听说过这个庄园,但他依旧很小心,毕竟在陌生的环境里小心才能活的更久。

在他差不多吧庄园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危险之后,他找到了那个所谓的不能打开的房间。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沙狼还是选择了不去理会,去到了主人所设立的位于客厅的补给点。

但这种事情就像潘多拉的魔盒,越是说明不能打开的东西就越是会吸引人。沙狼第一次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刚碰到客厅的门把就被他用小心为上为理由制止了。第二次他打开了客厅的门并且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他想起了某个因为好奇而惨死的伙伴停止了。第三次他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就这样他来来回回了好多次,也想了很多,但他最终还是来到了那个不可以打开的房间。就在他吧手放上门把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打开这扇门,哪怕这背后有什么会让他丧命的东西。

但这并不是潘多拉的魔盒,里面只是一段通往地下室的楼梯,本着反正也打开了就下去看看的念头,沙狼随手施了一个照明魔法,就向下走去。在走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尽头,但除了楼梯有点长之外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而他所通向的是一间过于明亮的地下室,空气中还有着一股香甜的味道。就在他觉得不对劲想立刻离开的时候,突然他觉得自己脚下一软,摔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等沙狼彻底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黑暗,他只能感觉到自己四肢被绑了起来,除去身体还有点无力之外没有别的异样,万幸身上的魔力并没有消失,虽然剩下的那点微弱的魔力只能够他简单的查探一下这个房间。但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人靠近,对方只拿着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而那微弱的光芒只能让他看到对方的下巴,而那个人有着一把漂亮的蓝胡子。



车车看看我什么时候能过wland的作者认证再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过不去)难受。

一口橙砸

这bgm最近挺火的\\\\٩( 'ω' )و ////

这bgm最近挺火的\\\\٩( 'ω' )و ////

吃不吃青团

这位是传信官 那位是文学教授 我把他们放在一起 这对今天就结婚(确信)

这位是传信官 那位是文学教授 我把他们放在一起 这对今天就结婚(确信)

吃不吃青团

皮断腿的皮尔森和赶来善后的罗伊)P2是草稿,觉得有点可爱一起发出来丢人了✧٩(ˊωˋ*)و✧

皮断腿的皮尔森和赶来善后的罗伊)P2是草稿,觉得有点可爱一起发出来丢人了✧٩(ˊωˋ*)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