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克劳

9908浏览    173参与
仿生烤全羊

  分别是少年洛克,青年洛克,成年洛克,虽然不太像但是已经尽力了的克劳,以及性转洛克的一代和二代

  神父太难调了!

  现在历史记录里充满了调教未成功的邪神神父😭

  分别是少年洛克,青年洛克,成年洛克,虽然不太像但是已经尽力了的克劳,以及性转洛克的一代和二代

  神父太难调了!

  现在历史记录里充满了调教未成功的邪神神父😭

骨头

  我对不起洛克行政官和李甫西大夫

  我对不起洛克行政官和李甫西大夫

弓三疯长

时之守护者——9

自从她死掉之后,腐朽的死亡气息就萦绕着他,直到那双绛紫色的眸子因为研究亡灵魔法被侵蚀成了猩红色。

  

他也彻底成为了人们口中不详的存在。

                   ——————《??日记》


“你这个疯子!”

  

魔法闪烁着不详的黑紫色,随着咒语的施展,犹如一块巨大的幕布,笼罩住整个房间。

  

不管是谁看了,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这样高纯度高危型的魔法就这样被施展了出来。...

自从她死掉之后,腐朽的死亡气息就萦绕着他,直到那双绛紫色的眸子因为研究亡灵魔法被侵蚀成了猩红色。

  

他也彻底成为了人们口中不详的存在。

                   ——————《??日记》


“你这个疯子!”

  

魔法闪烁着不详的黑紫色,随着咒语的施展,犹如一块巨大的幕布,笼罩住整个房间。

  

不管是谁看了,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这样高纯度高危型的魔法就这样被施展了出来。

  

白发男人的手从宽大的长袍中伸出来,他的手指骨节分明且修长,摘下兜帽,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魔法球。

  

唇角一点一点的带起愉悦的弧度。

  

在那副漂亮的外表下,没有一丝的纯良,有的只是嗜血和残忍。

  

对面的人施展出这样的魔法,看起来还相当的得心应手,他甚至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哈欠,犹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这可是拼命的杀招!

  

一旁的骰子都吓得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里,试图远离这场战斗。

  

作为库拉最狗腿的拉姆,没有之一,他向来极其会看脸色。

  

现在自己的主人,心情绝对相当的不好。

  

————————————

虽然第一时间就用了防御魔法,但克劳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攻击到了,并且看起来也没有往日应付的那么轻松,他的脸色有些凝重。

  

再次躲避着朝他袭来的魔法球后,克劳决定开始反击。

  

晦涩难懂的咒语发动之后就连不可一世的魔王也被攻击到了。

  

咕噜咕噜——小巧的瓷瓶从破损的衣服口袋里滚落出来。

  

一股奇异的香甜气味弥漫开来。

  

那是....

  

幽灵梦莲制作的药!

  

也只有这个家伙会舍得把这种极其罕见的药物做成普通的活血化瘀药了。

  

看样子还不止做了一份,这是生怕被他们发现销毁所以做几个备用吗?

  

对待人的态度差别可真大呀!

  

一想起这家伙掐着伊珂德娜的脖子那天,他就愈发觉得不满。

  

把她脖子掐的青青紫紫的,看起来的确很严重,但这家伙平常发起火来,庄园的居民动不动就是被弄骨折或是断腿。

  

虽然她只有皮外伤,估计还是立刻让骰子送去了极为珍贵的药物。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一个好人,就拿库拉最狗腿的拉姆——骰子,来举例。

  

拥有特殊能力的代价就是6个拉姆的性命,融合成了这一个独一无二的生命体。

  

关键骰子的诞生何止有6个拉姆的性命,几百个拉姆的死亡才催生出了这样一只,有独特能力的存在。

  

这种狠毒的做法完全无法被人接受,最重要的是他研究的亡灵复生魔法,被驱逐出境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能唯一的底线就是没有伤及到摩尔们的性命。

  

但是伤害了你是不争的事实,这点绝对不能饶恕!

  

————————————

“我说神父大人呀~”库拉面带不满的敲了敲法杖,沉闷且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在这空旷的房间显得格外明显。

  

“跑来跑去的你不累吗?”

  

瞧瞧这幅冷嘲热讽的模样,25年前面对爱丽丝的时候总是喜欢装出一副伪善的表情,所以克劳对他从来没有好印象。

  

从以前在伊珂德娜面前装成可怜小奶狗的模样是,到现在成为了黑魔法师更是如此。

  

谁都知道人死不能复生,但这家伙自从爱丽丝死后,就仿佛魔怔了一般,为了所谓的亡灵魔法急红了眼的研究着。

  

原本撑死了算是有些阴郁的少年,直接变得摩不摩,鬼不鬼,性格变得乖张,喜怒无常。

  

“库拉,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想到这里,克劳抬起头,面色不悦的望着那个飘在空中的人。

  

“她跟我们所熟知的那位只是同名而已,你也不要再来打扰她了。”

  

白发男人立刻反讽回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同名的多了去了,就连长相都一样你怎么解释?”

  

克劳沉默了,因为他根本没法解释,你就像一团迷雾一样,突然出现在摩尔庄园,把这原本如同死水一般的地方搅的浑浊不清。

  

“不管怎么说,我都应该感谢你们才对~”对面那个男人的眼睛由于魔法的光芒,折射出异样的光彩,“有了她这样的素材,我的研究一定能更进一步....不....不对,是一定能复活她!用她的身体,再加上奇异花...蜥蜴......龙鳞....”神神叨叨的喃喃着的话语,听起来只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够了!不要把她当成替代品!”

  

“所以说啊....我们聊不到一起去,神父大人~”库拉的语气骤然变得冰冷起来,他终日不见阳光的肌肤惨白如雪,双眸冷淡而轻蔑。

  

在这个世上

  

除了你和魔法,谁都无法入他的眼。

  

更何况唯一能管住他的人早已去世。

  

没有毁掉庄园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在这片空间突然响起,毛绒制品的焦糊味愈发明显,甚至飘散出黑色的烟雾,地面破败不堪,在那片燃烧物的中间是一个暗紫色的毛绒制品,白发男人低下头,看着地上破损焦黑的手套有些出神。


他闭上眼,似乎这样就可以不再去想这些。


然而记忆就像汹涌澎湃的海水一样向他猛烈的袭来。











————————

彩蛋🥚是过去的记忆,免费粮票就可以看啦!


有意见和点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非常欢迎点梗!!大概脑洞说一下,我看到之后要是觉得很戳我的xp,会扩展开去写的


然后...老婆们多多留言呀~


呜呜,女主改了名字,要是有没有替换的,辛苦老婆们留言一下,我去改掉

萊稀
草哈哈哈哈哈怎么感觉把克劳画老...

草哈哈哈哈哈怎么感觉把克劳画老了

草哈哈哈哈哈怎么感觉把克劳画老了

仿生烤全羊

  是拿来送人还是自己摆在家里观赏呢?

  是拿来送人还是自己摆在家里观赏呢?

仿生烤全羊

  今天是从西域远道而来的小公主,偷偷溜进教堂看看貌美神父在看什么书😉

  可是有语言障碍完全看不懂哎😭

  今天是从西域远道而来的小公主,偷偷溜进教堂看看貌美神父在看什么书😉

  可是有语言障碍完全看不懂哎😭

仿生烤全羊
  我本是黑森林河里的一条小白...

  我本是黑森林河里的一条小白龙,结果被克劳守护师抓来当徒弟啦

  头是师父剃的,我是有头发的

  师父说这是本门的规矩

  真奇怪,教堂里的人也需要剃光头吗?

  我本是黑森林河里的一条小白龙,结果被克劳守护师抓来当徒弟啦

  头是师父剃的,我是有头发的

  师父说这是本门的规矩

  真奇怪,教堂里的人也需要剃光头吗?

仿生烤全羊

[政教]弃婴

  你会说话了。

  你好像比别的孩子会说话都要早一些。

  “爸爸!”

  你很喜欢“爸爸”。他个子不高,但是抱着一点点大的你并不费力气。他在有时间的时候很喜欢抱着你到处玩,他带你站在城墙上,把你举得很高很高,他带你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用你的脚去触碰冰凉的湖水。

  不过他更多的是没时间。

  还有“妈妈”。

  “妈妈”似乎对你很苦恼,他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喝的东西,会和“爸爸”一起给你洗澡。你也很喜欢他,但是每次你叫“妈妈”的时候,他总是没有“爸爸”那么热情。

  爸爸妈妈都喜欢穿硬硬的衣服,还有大卜。

  大卜经常来看你,有时候会皱眉和爸爸妈妈说着什么,但是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

  你会说话了。

  你好像比别的孩子会说话都要早一些。

  “爸爸!”

  你很喜欢“爸爸”。他个子不高,但是抱着一点点大的你并不费力气。他在有时间的时候很喜欢抱着你到处玩,他带你站在城墙上,把你举得很高很高,他带你坐在湖边的草地上,用你的脚去触碰冰凉的湖水。

  不过他更多的是没时间。

  还有“妈妈”。

  “妈妈”似乎对你很苦恼,他会给你带来一些好喝的东西,会和“爸爸”一起给你洗澡。你也很喜欢他,但是每次你叫“妈妈”的时候,他总是没有“爸爸”那么热情。

  爸爸妈妈都喜欢穿硬硬的衣服,还有大卜。

  大卜经常来看你,有时候会皱眉和爸爸妈妈说着什么,但是看着你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

  你经常听到有人说“骑士精神”,于是你阿巴阿巴了几天,终于蹦出来了一个“骑吸精神”。

  “爸爸”乐不可支,抱着你到处让你跟人说“骑吸精神”。

  大卜听了你的“骑吸精神”以后哈哈大笑,然后给了爸爸一拳。

  “不准打爸爸!大卜坏!”你张牙舞爪。

  大卜弯下身苦着脸看着你,捏了捏你的圆鼻子,你气势汹汹地也给了大卜一拳。

  但大卜的衣服很硬,你的手很疼。

  于是你哇哇大哭。

  “菩提?多大的人了还欺负小孩?”你听见妈妈的声音。

  “妈妈!大卜坏!大卜坏!”你呜哇乱叫,妈妈抱着你回房间,像是抱着一辆救护车。

仿生烤全羊

[政教]弃婴

  序

  你在襁褓之中睁开双眼,迷离地望着这世界。

  有人抱着你,疾跑过一片黑暗。

  是爸爸吗?

  爸爸是什么?

  有人轻轻将你放在围墙下,用濡湿的脸庞碰了碰你的脸颊,又吻了吻你的额头。

  是妈妈吗?

  妈妈是什么?

  他们远去了,只留下你一个。

  你望着陌生的天,一股不明朗的感觉包裹了你。

  于是你放声大哭。

  一直哭到你快睡着了,一个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把你抱起。他的脸包裹在什么东西后面,你看不清。

  你被交给了一个同样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但是他的脸没有被遮住,于是你看清了。他是短发。

  是爸爸吗?

  “爸……爸……”你伸出小手,要去抓......

  序

  你在襁褓之中睁开双眼,迷离地望着这世界。

  有人抱着你,疾跑过一片黑暗。

  是爸爸吗?

  爸爸是什么?

  有人轻轻将你放在围墙下,用濡湿的脸庞碰了碰你的脸颊,又吻了吻你的额头。

  是妈妈吗?

  妈妈是什么?

  他们远去了,只留下你一个。

  你望着陌生的天,一股不明朗的感觉包裹了你。

  于是你放声大哭。

  一直哭到你快睡着了,一个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把你抱起。他的脸包裹在什么东西后面,你看不清。

  你被交给了一个同样穿着硬硬衣服的摩尔,但是他的脸没有被遮住,于是你看清了。他是短发。

  是爸爸吗?

  “爸……爸……”你伸出小手,要去抓他的头发。

  另一个摩尔也走到你和他的面前,他的头发很长,简单地扎成了一束垂在背后。

  是妈妈吗?

  “妈……妈……”

  原来爸爸妈妈都在。

  已经哭累了的你把头缩在了硬硬衣服的缝隙里,闭上眼睛安心地睡着了。

泡泡里的猫~
老年摩尔们的业余活动 (不要问...

老年摩尔们的业余活动

(不要问我骰子在哪儿)

老年摩尔们的业余活动

(不要问我骰子在哪儿)

萝卜的新时代

  “我们坐在灯上 

  我们火光通明 

        我们做梦的胳膊楼在一起”

  是谁

  还在

  期待着

  那句不可能再有的祝福…

  生日快乐!!!!

  

  

  

  


  

  

  

  

  

  

  

  

  

  

  

  

  

  

  

  

  

  “我们坐在灯上 

  我们火光通明 

        我们做梦的胳膊楼在一起”

  是谁

  还在

  期待着

  那句不可能再有的祝福…

  生日快乐!!!!

  

  

  

  


  

  

  

  

  

  

  

  

  

  

  

  

  

  

  

  

  

弓三疯长

时之守护者——8

明明是下午的农场,远处却弥漫着奶白色的雾气,应该是看到你过来,对面的人也朝你走来,但那个人的身影模糊不清。

  

仿佛时空交错一般,你看到了照片上的那个红色长发的男人,他挥着手对你笑着,你没由来的感受到一种名为伤感的情绪,眼睛酸涩不堪。

  

你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咳咳咳——”听着那人有些虚弱的咳嗽,你定下神,空气中弥漫的雾气转眼间就消失了。


眼前的人影变得清晰起来。

  

刚才还真是奇怪,你居然把人认错了,因为现在站在你对面的那个人你认识,正是前几天见过的菩提大伯。

  

他一身渔夫的打扮,带着一个破旧的草帽,完美的遮住了头上不多的毛发,他步伐并不快,身子...

明明是下午的农场,远处却弥漫着奶白色的雾气,应该是看到你过来,对面的人也朝你走来,但那个人的身影模糊不清。

  

仿佛时空交错一般,你看到了照片上的那个红色长发的男人,他挥着手对你笑着,你没由来的感受到一种名为伤感的情绪,眼睛酸涩不堪。

  

你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咳咳咳——”听着那人有些虚弱的咳嗽,你定下神,空气中弥漫的雾气转眼间就消失了。


眼前的人影变得清晰起来。

  

刚才还真是奇怪,你居然把人认错了,因为现在站在你对面的那个人你认识,正是前几天见过的菩提大伯。

  

他一身渔夫的打扮,带着一个破旧的草帽,完美的遮住了头上不多的毛发,他步伐并不快,身子骨明明挺硬朗的,不像那种虚弱到需要拐杖的人,手里却拄着拐杖,朝你慢步走来。


你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他眼角的皱纹。

  

一个红色长发,一个棕色短发,无论怎么看都跟那个照片上的人不一样,分明是两个人呀!

明明跟洛克行政官和克劳神父是同一辈的,为什么就他看上去如此苍老,就像是经历过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才变成这样的。

  

但这些跟你都没有太大关系,毕竟现在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熟悉庄园而已,你微笑着打着招呼,“菩提大伯~”

  

他的眼珠是暗红色的,却因为上了年纪显得有些浑浊发黄,唯独在看向你的时候清明了几分,“哦嚯嚯,是伊珂德娜啊,怎么想着来这里了?”

  

“昂,听说您常驻在阳光牧场附近的沙滩,就想着来这边看看您。”

  

菩提的眼眸落在你身上的视线充满了复杂与低落,他想他一定是魔怔了,早已上了年纪,心思沉稳,也早就度过情窦初开的年纪了,但为什么光是听到这么简单的话就觉得心悸呢。

  

你能看出来大伯现在是很开心的,他脸上的皱纹都加深了许多。

  

果然,老年人还是需要多加关爱的,明明自己只是说着来看看他都能让他这么开心,看样子以后要经常来看望一下菩提大伯了。

  

你看向他的眼神愈发温柔,毕竟刚才并没有说谎,你跟艾尔警官来农场这边就是为了顺带看一下菩提大伯。

  

你当然没有忽视旁边的女生,朝她甜甜的笑了一下,“你好呀~”

  

她抓着自己的衣袖,看起来有些羞涩,“你...你好。”

  

小姑娘看向你的时候脸上满是红晕,亚麻色的头发扎好后盘成丸子头,看起来年纪不大,却由于身上朴素的着装显得年老了几分,好在发饰是浅蓝色的蝴蝶结,让她多了几分俏皮。

  

菩提大伯了解小姑娘害羞,互相介绍起来,“她叫尤尤,是农场主的女儿。”

  

“我叫伊珂德娜。”

  

简单聊过几句之后,你发现这个很容易害羞的小姑娘其实很厉害,她对农作物及各式各样的工具都了如指掌,小到工具的使用,大到农场的管理,她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伊珂德娜姐姐,你看就像地里种的这些草莓,有疤的不能要,太过成熟的也不行,怎么分辨是否过于成熟呢,看草莓果实的根部就行.......”她拿着采摘篮边说边采,并且向你讲解着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详细又滔滔不绝,完全没有刚遇到时的羞涩。

  

你看着小姑娘侃侃而谈的模样,不免多了一分笑意,她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马上闭上了嘴巴,随后又恢复到了之前含蓄的模样,“不好意思....我.....我刚刚有些太自我了......”

  

尤尤深吸一口气,从以前就是,班上的同学觉得她喜欢各类农作,将她视为怪胎,又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庄园首富,所以并没有人在明面孤立她,但她自己很清楚,那些人没有一个是真心的,后来索性一直孤零零的了。

  

她不知道该如何跟那群虚伪的人相处,唯独能跟自己说话的就是庄园的小动物,好不容易有个愿意听自己说的人,一个没忍住就恢复成了本样,尤尤握着采摘篮的手愈发紧了。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该说什么好,她会不会讨厌我,会不会觉得我是怪胎?

  

“诶?”感受着头顶的温度,小姑娘诧异的抬起了头。

  

——————————————

你比她高上半头,她看到你站在广袤的农田上,背景是湛蓝的天空,你用非常温柔的语气说着,轻轻的揉揉她的头,“没有哦,我觉得沉浸在自己喜欢事物上的尤尤很有魅力呢~”

  

诶诶诶?

  

你立马变得手忙脚乱,因为小姑娘的眼角开始吧嗒吧嗒的落下了豆大的泪珠。

  

天可怜见,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手太脏了?你看着自己的手,也不算脏啊,只是有一点点灰而已,这可咋整?居然把人家小姑娘弄哭了。

  

你正想着用什么话安慰她,小姑娘就紧紧的抱住了你,“谢谢你,伊珂德娜姐姐。”

  

你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摩挲着她的头顶,随后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就像安慰小孩子一样。

  

你本想跟这个小姑娘再多说几句话,艾尔警官就迈着步子走到你们中间,揪着你的衣领,面色不善的说道,“伊珂德娜,走了。”

  

“哎哎哎!你干嘛?”

  

“人家小姑娘这么乖,跟你待久了会被你带坏的,况且你还把人家给惹哭了!”

  

“我可是良民!”说这话的你有点心虚,毕竟尤尤的确是刚哭完。

  

“哼,良民?你现在连身份许可都没有,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良民?”

  

他一边揪着你的衣领,一边朝远处走着,你们的身影越来越远。

  

到最后,菩提和尤尤只能听到你喊出的话语,“尤尤,大伯,过几天我再来找你们啊————”

  

尤尤看着你逐渐远去的身影,她只有在说关于农场的事情才会变得健谈,平常的本质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小葫芦,她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头顶。

  

那是伊珂德娜姐姐刚刚摸过的。

  

轰——

  

随后整个脸就像个刚煮熟的大虾一样,红着小脸跑开了。

  

菩提拄着拐杖站在远处,他深深地看了眼远处的你,心中充满了不甘,却还是将那只抬起手的手收了回去,毕竟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格呢?

他们中的几人谁都没有资格。

  

他想起了他们之间那个年纪最小的洛克,在所有人都失意的时候撑起了一片天,以血为契,将自己的半生都奉献给了庄园。

  

他想起了他们中间那个离神明最近的克劳,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可能性选择成为了神父,神父渡人,无人渡他。

  

他又想起了庄园最有天赋的魔法师,因为研究亡灵复活魔法,一夜之间堕落成人人喊打的黑魔法师。

  

他又想起了自己,拖着这半残的身躯,残喘至今,但也只有他自己,勉强称得上是自由身。

  

其余几人都被或多或少的东西束缚住了。

  

“求而不得啊。”年老的男人自嘲的笑了笑,背过头喃喃道,“一些事情注定发生,一些故旧背道而驰,离散的不知何时重逢,远去的不知何时归来。”

  

  

没人听到空气中传来的微不可闻的叹息声。

  

————————————————

“还真没想到啊,最先过来找我的居然是我们高高在上的神父大人~”冰冷幽暗的房间里,传来男人病态般的笑声。

  

库拉坐在幽紫色的皮质沙发上,翘着自己的二郎腿玩世不恭的笑着。

  

克劳蹙起眉头,原本矜贵温柔的声音现在很是冰冷,就连那双白金色的眼眸里,都有着些许愤怒,“你这次有点过分了!”

  

白发男人漫不经心的把玩着药瓶,似乎是在嘲笑着对面的人,“怎么?神父大人从我这得了好处反而来倒打一耙吗?”

  

克劳立刻就明白了他在监视着伊珂德娜。他说自己得了好处也没说假话,因为自己当时没承认,但也没拒绝说自己就是那个送药的人,你自然会将克劳当成那个送药的好心人。

  

能得到你的感谢,怎么不算好处呢?

  

克劳面色不变的看着他,丝毫没有被戳中的窘迫。

  

他嘴里喃喃着,似乎在低吟着什么咒语,很快,他的手中便多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想要逃离的方形拉姆,拉姆每扭动一次,它的身上就闪过一次金色的光圈。

  

“BibooBiboo——BibooBiboooooo——”拉姆的语气很不善,应该是在破口大骂,但金色的光圈一直禁锢着它,每次碰触后就出现灰色的烟土,就像黑暗碰到光明被克制一般,直到最后它整个拉姆都萎靡不振了,这才放弃挣扎。

  

“你!”白发男人很是不满,“把骰子还我!”他的手上开始噼里啪啦的出现紫色的闪电,可以说在这个世上,除了他最在意的那个人之外,剩下的就是骰子了。

  

“我警告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再监视她!”神父原本博爱的神情荡然无存,在看向他的时候,宛如在看死物一般。

  

在丢下这样一句话后,便解开了禁锢魔法,转过身打算离开。

  

白发男人看着朝他飞奔过来的方形拉姆,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它,“蠢货,居然成为了他拿捏我的把柄,再有下次你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嫌弃的语气,但还是拿出了愈疗药水给了骰子。

  

“BibooBiboo——”它的语气很委屈,但马上变成凶狠的态度望向对面的男人。

  

看着自己的狗腿子恢复成嚣张的模样,库拉眼中的光芒闪了闪,“瞧我这记性,我差点忘了,我们的神父大人才是那个最冷血的人呢~”

  

那个准备离开的人脚步慢慢停顿了。

  

“你说,我要是把你的真实面貌告诉她会怎么样?”他低垂着眼眸,长而浓密的睫毛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猩红色的眸子,说出的话语带着极近蛊惑的语气。

  

就在克劳的正下方,刻画着一道道令人眩晕到窒息的魔法阵。

  

再多几秒就能成功发动。

  

“嘻嘻嘻嘻,我还真是好奇啊,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么像爱丽丝的人的?”

  

眼看着魔法阵闪过紫色的光芒,又兀的消失了,入眼之间,只能看到金色的光芒在闪烁着。

  

“我说过了,不要再让我看见你玩弄这些小把戏!”神父举起神杖,面色不悦的看着他。

  

“啊啦,被发现了~”库拉轻笑着,完全没有施展咒语被发现的尴尬,反倒是愈发兴奋起来。

他的猜想没有出错。

  

“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轻易的就把神父大人送回去呢~”

  

他舔舔嘴唇,眼皮底下闪过一丝疯狂的意味。




02200059

p1是给洛克庆生!

p2是洛克和菩提的彩蛋(

p1是给洛克庆生!

p2是洛克和菩提的彩蛋(

仿生烤全羊

[政教]假如政教在我的专业

  [今日作者精神错乱]

  洛克:爬文献,爬文献,爬文献,我从我父亲留下的书里找到了哔哩吧啦哔哩吧啦

  克劳:老洛克!你电脑也不用软件也不开图也不做,怎么发文章,怎么创新,怎么带学生

  洛克:那就交给你罢

  克劳:我不!

  ——————

  克劳:尊敬的洛克先生,我找到一份上古资料,对我的研究大有帮助,只可惜这文章十分晦涩难懂诘屈聱牙,你能不能……

  洛克:我不!

  克劳:我帮你画图,帮你建模,以后你的活就是我的活

  洛克:文献拿来

  [今日作者精神错乱]

  洛克:爬文献,爬文献,爬文献,我从我父亲留下的书里找到了哔哩吧啦哔哩吧啦

  克劳:老洛克!你电脑也不用软件也不开图也不做,怎么发文章,怎么创新,怎么带学生

  洛克:那就交给你罢

  克劳:我不!

  ——————

  克劳:尊敬的洛克先生,我找到一份上古资料,对我的研究大有帮助,只可惜这文章十分晦涩难懂诘屈聱牙,你能不能……

  洛克:我不!

  克劳:我帮你画图,帮你建模,以后你的活就是我的活

  洛克:文献拿来

仿生烤全羊

[克劳]赴约

  午夜梦回,你在教堂睁开双眼,看到神像亦未入眠。

  神像的光芒流光溢转,神像的双眼悲悯无情。

  我主在上。你默念,你为何不肯庇佑庄园,你为何不肯睁开双眼,看一看你虔诚的信徒,看一看那鞠躬尽瘁的殉国人。

  神像兀自落泪,刺目如血。在耀眼的光里,血泪顷刻便灰飞烟灭。

  从此你便彻悟,天道在上,天道有意,天命不可违,时之女神也无法拯救深陷泥沼的庄园。

  你将厚重的经书与精致的权杖一同放下,未竟的轮回在你身后吱呀作响。

  你不愿理会。

  时之女神那里正缺少一名忠诚的布道者,你的老友也早已等候在侧。

  你整了整祭披,从容地赴了这场约。

  午夜梦回,你在教堂睁开双眼,看到神像亦未入眠。

  神像的光芒流光溢转,神像的双眼悲悯无情。

  我主在上。你默念,你为何不肯庇佑庄园,你为何不肯睁开双眼,看一看你虔诚的信徒,看一看那鞠躬尽瘁的殉国人。

  神像兀自落泪,刺目如血。在耀眼的光里,血泪顷刻便灰飞烟灭。

  从此你便彻悟,天道在上,天道有意,天命不可违,时之女神也无法拯救深陷泥沼的庄园。

  你将厚重的经书与精致的权杖一同放下,未竟的轮回在你身后吱呀作响。

  你不愿理会。

  时之女神那里正缺少一名忠诚的布道者,你的老友也早已等候在侧。

  你整了整祭披,从容地赴了这场约。

冬眠勿扰
⚠️ooc预警 克劳神父 每天...

⚠️ooc预警    克劳神父 

每天被自己的画丑的哇哇叫,画一张丑一张,哇哦,超酷的

⚠️ooc预警    克劳神父 

每天被自己的画丑的哇哇叫,画一张丑一张,哇哦,超酷的

八月三百号
  他的衣服我好喜欢,但不出意...

  他的衣服我好喜欢,但不出意外的话我也许会画错吧,因为是按照印象画的

  他的衣服我好喜欢,但不出意外的话我也许会画错吧,因为是按照印象画的

仿生烤全羊

[克劳X你]当你想捉弄一下神父

[ooc][梦女向]

  前文指路牛奶鱼群汤的故事 

  

  家庭装的黑胡椒已经消失三分之一了,你看着胡椒瓶子心情复杂。


  1KG!那可是1KG的家庭装!


  “克劳你不当摩!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吃!”你愤愤地想。


  鬼知道这些天你到底都吃了些什么饭菜,所以你打算转守为攻。


  你知道下午的时候教堂很闲,鲜少有摩问津,那个时间一般是克劳摸鱼的时间。


  你决定小小地捉弄他一下。


  你从克劳的小医箱里翻出了一瓶乳果糖,这东西……非常润肠,有一些老摩家很需要它。


  为了谨慎起见,你仔细看了看说明书:基本没有副作用,大概两到三小时起...

[ooc][梦女向]

  前文指路牛奶鱼群汤的故事 

  

  家庭装的黑胡椒已经消失三分之一了,你看着胡椒瓶子心情复杂。


  1KG!那可是1KG的家庭装!


  “克劳你不当摩!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么吃!”你愤愤地想。


  鬼知道这些天你到底都吃了些什么饭菜,所以你打算转守为攻。


  你知道下午的时候教堂很闲,鲜少有摩问津,那个时间一般是克劳摸鱼的时间。


  你决定小小地捉弄他一下。


  你从克劳的小医箱里翻出了一瓶乳果糖,这东西……非常润肠,有一些老摩家很需要它。


  为了谨慎起见,你仔细看了看说明书:基本没有副作用,大概两到三小时起效,长期没有扑通扑通的摩第一次需要喝30毫升。


  你尝了一点点,甜甜的,有一点香蕉味。


  堪称完美!于是你贴心地在午餐的时候为克劳准备了一杯热牛奶,量出了……你斟酌了一下,不敢太过分,量出了15毫升糖浆搅进了牛奶里。


  吃饭的时候克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什么?味道这么奇怪?”克劳看向你。


  “这是,香蕉牛奶……”你不敢抬头,只敢盯着餐盘里的菜。


  但是你看着那块黑得看不见牛排的黑椒牛排和那团堪比墨鱼汁意面的黑椒意面时,突然觉得腰杆子硬了。


  “上午我出去逛街的时候,花婶正在卖她自己做的香蕉牛奶,所以我就买了一瓶回来。”你面不改色心不跳。


  “哦……”克劳又喝了几口,“花婶还会做这个?卖牛奶她有执照吗?”


  “知道?什么知道?”你不敢对质,开始装傻。


  “没什么。”克劳端起牛奶一饮而尽,“不太好喝,但是还是给花婶一个面子。”


  你拼命抑制住想要疯狂上扬的嘴角。


  “下午我不去教堂了,洛克找我有点事儿,晚上可能晚点回来。”


  “哎??????”


  勉强憋住的笑容和突如其来的惊恐一起凝固在你脸上,让你看起来非常狰狞。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克劳关切地看着你。


  “没有……没有……那……你去吧……”


  克劳走了以后你开始如坐针毡,紧张的你不敢在家里待着,跑去神秘湖边上和菩提大伯一起跟鱼聊了一下午天。


  一直聊到太阳下山了,月亮出门了,神秘湖的鱼都回家了,大伯问你怎么还在这呆着,你才磨磨蹭蹭一步三回头五里一徘徊地挪到了家门口。


  家里的灯亮着,你悄悄推开门进去,克劳正背对着你捣鼓些什么。看上去他已经洗完了澡,长发柔顺地垂在背上。


  他洗澡了!!!


  你不敢抬眼,更不敢细想下午是什么场面。当你正想偷偷摸到卧室藏进被子里的时候,克劳背着身叫住了你。


  “回来了?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


  从他的声音里你听不出任何异常情绪,你更觉得心虚。


  “我去……找菩提大伯玩了……”你的嘴里像是含了一块红烧肉,咕咕哝哝地说着。


  “菩提?他有什么好玩的?”


  “就是……看看鱼,晒晒太阳,唠唠嗑?”克劳转过身向你走来,你的声音不由得越来越小。


  他抓了抓你软软的头发,身上好闻的味道裹挟了你的大脑,你像是被蛊惑了一样脱口而出:“你下午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啊。”克劳笑了笑,“怎么?我应该过得怎么样呢?”


  “没有!”你满脸通红地低下头,努力思索一个借口赶快开溜。


  “对了,今天的牛奶还挺让人想念的,你明天可以再去找花婶买一瓶吗?”


  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但是你觉得后背冷嗖嗖的。


  “花婶……花婶说,她家的香蕉没有了,今天是限量款!”你口不择言地狡辩。


  “这样啊,可是洛克说他今天刚去和花婶谈了一下摆摊规范化的问题,并没有看到花婶卖牛奶哦。”


  “可能,可能是卖完了吧?”你欲哭无泪地说着你自己都不信的解释。这个摩,怎么会这么较真,救命啊!


  克劳满面笑容地蹲在你面前,盯着你的眼睛笑眯眯地说: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


  你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吸溜着鼻涕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全盘托出,不过克劳似乎并不惊讶,只有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


  但是他还是惩罚了你,因为你撒了很多谎,而且栽赃他摩,他罚你三天不准和他贴贴。


  你悲痛地想:这是什么小摩尔逃不出神父的手掌心的故事啊!


  话虽如此,但是晚上克劳还是习惯性地让你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小心翼翼地问他,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他翻着书心不在焉地说,他尝了一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想看看你到底想干嘛就没有揭穿你。出门之后他服用了少量蒙脱石散,所以什么事也没有。


  你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没有在行政官面前丢人。


  克劳从书里抬起头来看着你,发出了灵魂质问: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才会去给一个医生下药?”



————————————————————

  后来克劳保证以后不会再放那么多胡椒了,会光明正大地和你贴贴。


  你:好耶!


  梅森:克劳神父你别走啊!我这刚给你进来了一批新的黑胡椒!

————————————————————


  克劳:以后别叫菩提大伯,连带着我的辈分都降了,就叫他菩提就行了


  你:这不好吧……要不……咱俩各论各的?

————————————————————

  

这篇梦女是彦彦画的后续图的后续

  

  前天彦彦给我看了新画的不良少女驱魔师,于是摸出来了牛奶鱼群汤的故事送给她

  昨天彦彦给我看了鱼群汤小漫画下面鱼子匠老师的“加点猛料”评论,一时灵感大发,决定魔鬼就是我自己!又即兴摸了这篇文出来

  每次和彦彦聊点什么都是肯尼迪坐敞篷车——脑洞大开的状态,非常奇妙!

  晚些时候彦彦会画成小漫画,非常期待!!

02200059
是@仿生烤全羊 的点图! (接...

@仿生烤全羊 的点图!

(接上一条牛奶鱼群汤的后续

@仿生烤全羊 的点图!

(接上一条牛奶鱼群汤的后续

02200059

还是@仿生烤全羊 给我的灵感哈哈哈哈 感谢羊羊😙

还是@仿生烤全羊 给我的灵感哈哈哈哈 感谢羊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