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劳利

5318浏览    27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7 20:50
泉奈的小辫子

自制漫画:《克费小剧场》(微深红)

◎ 请勿踩雷!!!

◎ 哇啊啊啊,这一对cp是什么神仙颜值!!!我磕爆!!!

小声嘀咕:我就是个渣渣,莫得巧手,不会画画,不想写文(喂,明明是你文笔太渣好叭),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这对cp的爱♡

Ps:这两条小漫画是我自己从番里截图往上P字的,绝对是原创梗!!!手速慢,截了好久,打字慢,P了好久,辛辛苦苦做的,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蟹蟹❤️

(最后一张是我瞎点的时候暂停了,炒鸡可爱的克劳利!!!)

自制漫画:《克费小剧场》(微深红)

◎ 请勿踩雷!!!

◎ 哇啊啊啊,这一对cp是什么神仙颜值!!!我磕爆!!!

小声嘀咕:我就是个渣渣,莫得巧手,不会画画,不想写文(喂,明明是你文笔太渣好叭),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对这对cp的爱♡

Ps:这两条小漫画是我自己从番里截图往上P字的,绝对是原创梗!!!手速慢,截了好久,打字慢,P了好久,辛辛苦苦做的,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蟹蟹❤️

(最后一张是我瞎点的时候暂停了,炒鸡可爱的克劳利!!!)

水果遇到猹
恶魔们的食物链,或许?不过这个...

恶魔们的食物链,或许?
不过这个脑洞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嘻嘻嘻嘻嘻嘎嘎嘎嘎嘎嘎
授权搬运
禁All
原作太太:@halcyon1796(tumblr)
原作链接:https://halcyon1796.tumblr.com/post/185705977506/i-dont-know-why-but-i-think-it-is-funny-the
原作标题:I don’t know why but I think it is funny the relationship of their rank and food chains. 
阔以的话大家去汤上支持太太鸭!

恶魔们的食物链,或许?
不过这个脑洞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嘻嘻嘻嘻嘻嘎嘎嘎嘎嘎嘎
授权搬运
禁All
原作太太:@halcyon1796(tumblr)
原作链接:https://halcyon1796.tumblr.com/post/185705977506/i-dont-know-why-but-i-think-it-is-funny-the
原作标题:I don’t know why but I think it is funny the relationship of their rank and food chains. 
阔以的话大家去汤上支持太太鸭!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ma2ereki

校對: @Caster-Kanon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ma2ereki

校對: @Caster-Kanon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無恨

“我只不过是稍微向下徘徊了点。”

“我只不过是稍微向下徘徊了点。”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Ano
“Shhhh……I'm tem...

“Shhhh……I'm tempting him.”



“ Hey Angel!May I tempt you to comsume this APPLE?”



若是地狱在Crowley耳畔低语,会不会有一句呢喃将是“ He's too good for you.” 呢?

“Shhhh……I'm tempting him.”




“ Hey Angel!May I tempt you to comsume this APPLE?”



若是地狱在Crowley耳畔低语,会不会有一句呢喃将是“ He's too good for you.” 呢?

流鸟会飞往何方
老蛇好奇骗亚兹吃禁果,没想到禁...

老蛇好奇骗亚兹吃禁果,没想到禁果对谁都有用


更糟糕的是当时整个伊甸园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只有他们俩】


老蛇好奇骗亚兹吃禁果,没想到禁果对谁都有用


更糟糕的是当时整个伊甸园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只有他们俩】


.

【授权翻译】克劳利是如何与宾利车分手的——by JAMoczo


原标题:How Crowley Fell Out Of Love with the Bentley--Part1 of

Manchester Lost

原作者: JAMoczo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3882

正文:

在“世界并没有末日”事件(克劳利打算为这个名称申请个版权)发生整整三周后,克劳利向自己以及所有碰巧在听他发牢骚的人发誓他再也不会抱怨生活贫乏无味了。在那三周里,这位恶魔每天都缩在亚茨拉斐尔的书店里的密室一角,一手握着撬胎棒,一手抓着一只看起来更加致命的装满圣水的超级大水枪——他以为迟早有人会找上门来报复。毕竟,...


原标题:How Crowley Fell Out Of Love with the Bentley--Part1 of

Manchester Lost

原作者: JAMoczo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3882

正文:

在“世界并没有末日”事件(克劳利打算为这个名称申请个版权)发生整整三周后,克劳利向自己以及所有碰巧在听他发牢骚的人发誓他再也不会抱怨生活贫乏无味了。在那三周里,这位恶魔每天都缩在亚茨拉斐尔的书店里的密室一角,一手握着撬胎棒,一手抓着一只看起来更加致命的装满圣水的超级大水枪——他以为迟早有人会找上门来报复。毕竟,“差点就发生的末日”* 恰恰为所有想要杀死他的人提供了可乘之机,有备无患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在三周之后(亚茨拉斐尔最终不得不身体力行迫使他从角落里起开),克劳利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广阔而崭新的世界,而且,理论上来说,并没有谁打算杀死他。于是恶魔重新发誓绝不抱怨这一最新发现有多么无趣。

然而考虑到克劳利仍然是一个恶魔,而恶魔恰恰一向对信守诺言并不是很在行——即使发誓的对象是他们自己。

回到自己的公寓后,克劳利发明了一种新的仪式:在离开宾利车之前,认真听一听他那数量可观的皇后乐队精选唱片。他尤其偏好“We Will Rock You”① 以及“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这两首歌让克劳利有了充足的精神准备——以防有人偷偷潜入他的房子。鉴于这是他第一次打算认真听弗雷迪­默丘里②的作品(以往他总是边听边想着柴可夫斯基或者贝多芬),克劳利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皇后乐队的作品。

由此,因克劳利过度无聊而衍发的绝妙点子终于诞生了——如果你把一盘真正的皇后乐队精选磁带塞进宾利车里会发生什么?

克劳利并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想要做出尝试,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宾利车会对此做出怎样的反应。出于某种诡异的的原因,克劳利所有的磁带在放进宾利车后都变质成了皇后乐队精选。那么,一盘正版的皇后乐队精选磁带会让他的宾利车爆炸吗?那盘磁带会不会变成什么不可描述的恐怖怪物?又或是什么都不会发生?古怪的是——克劳利觉得自己并不是很期待最后一种可能。

而这,正是接下来一切混乱的开始。

 

* 事实上,克劳利赖在亚茨拉斐尔那儿“避难”时为这次傻乎乎的失败的世界末日想了一大堆巧妙的双关语,包括(Armanotgonnahappon, Ragnacrockofbull, Armageddon't)③,然而那张写得满满的清单在靠近一盆竹子后神秘消失了——这盆竹子最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现身动物园,而且刚好就在熊猫区。

 

译者注:① “We Will Rock You”--《我们将震撼你》, 被大量用于体育甚至政治场合

② 皇后乐队主唱

        ③ Armageddon意为“世界末日”

 

 

与此同时,在地狱里,地狱公爵海斯特焦虑地用铅笔敲打着自己的桌子。

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打算去报复某人,他同样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有充分的复仇理由——他只是不记得为什么,是什么,是谁让他产生如此强烈的毁灭的冲动。这位地狱公爵并不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一位敌基督,他恰恰把有关海斯特的报复对象①的全部记忆从公爵脑袋里抹去了。

海斯特按下扬声器按钮。“南希?”他召唤他的秘书。

“什么事,先生?”她回应道。

“有没有什么事是我正要打算做的——比如说,我想……‘复仇’之类的?”

“是这样的,先生,”他的秘书回答道,伴随着纸页翻动的沙沙声,“两周前您曾在本子上写了这几个字——‘我辉煌光荣的复仇’,但是并没有记下其他任何细节。”

“见上帝的②,或许我留了备忘录?”公爵猜测道。

“让我看看……这里有一张写着‘不要忘了我的惊天大复仇’的便利贴。”

“……就这些了?”

“是的,先生。”

“见上帝的!”公爵开始查看他的电子邮件,结果一无所获。他叹了口气又按了按扬声器按钮,“南希,我好久没收到利古尔的消息了。他有留言吗?过去我的邮箱总是堆满了他的垃圾邮件。”

“他没有,先生。在我的印象里利古尔公爵似乎和圣水进行了一次很令人不快的交锋。”

海斯特发出一阵大笑,“啊!我早该想到的!那家伙罪有应得——他老是发有关尾部肿大的广告真是令人火大!”

南希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很高兴听到您这样说,先生。那事发生的时候您看起来很沮丧。”

“我……是吗?”

“是的,先生。您当时口口声声不停宣称要进行一场绝妙的复仇。”

“我有吗?”

“我记得您说那场复仇将是‘竞采费返’。”

“那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单词。”海斯特评价道,听起来有点紧张。

“我注意到了,先生。”

公爵再次松开了按钮,一边若有所思地按摩着下巴。

 

译者注:① 海斯特的报复对象其实是克劳利,原著中后者设计用圣水杀死了利古尔,并把海斯特困在了一盘磁带里面。

② 鉴于海斯特是位恶魔,“见上帝的”(Bless)=“见鬼的”(Damn)。

 

 

克劳利必须好好实现他刚想出来的创意。他甚至用真正的钱买了一盘真正的皇后乐队精选磁带(克劳利这样做的时候拒绝流露出任何内疚或尴尬的神情),然后他郑重其事地把磁带放进汽车仪表盘边的小柜子里。

他决定先等上两周。

 

两周过去了,克劳利发现自己再次坐在宾利车里,再次盯着仪表盘边的小柜子。问题是现在他的手正莫名其妙地颤抖着,胸中充斥着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不可言喻的恐惧。克劳利真的不知道他将会面临什么,而他的宾利汽车看起来同样毫无头绪。

克劳利盯着小柜子,小柜子盯着克劳利。

“我可以让那个天使帮忙!”他突然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容,而后发动了车子。

 

当克劳利走进亚茨拉斐尔在苏豪区开设的小书店的时候他明显畏缩了一下。他想找的那位天使正盯着靠墙的一整排书,然后天使转头看着来人——当发现是克劳利的时候,他抬头望着天花板,比了一个“谢谢你”的口型。

“我做不到!”天使大声说着,望向克劳利的眼神看起来像是马上要哭了,“我就是,做,不,到!”

他手里紧紧攥着一张价目表。

恶魔伸手以示安慰,他知道亚茨拉斐尔指的是什么。

一开始,亚茨拉斐尔对亚当­扬坚持让他卖书这件事感到有点不情愿——直到一个之前并不是很出名的作家开始着手一套关于某个年轻巫师的系列小说开始大红大紫起来。亚茨拉斐尔对流行小说的看法和对待1900年后流行起来的音乐的态度是完全一致的——“咆勃爵士乐”——根本不值得为之花费精力。然而,午夜时分,当成队的小孩在他享受茶以及古希腊经典著作(那还是亚茨拉斐尔和那些盲诗人一起写成的)时出现在书店门口后,亚茨拉斐尔发现原来即使是卖掉那些自己不屑一顾的流行小说照样能令他痛苦万分——前两次顾客们并不算多,他尚可应付;第三部出版时顾客们已经排起了长龙,他勉强能招架;到第四次时亚茨拉斐尔决定停止营业——直到他发现队伍中出现了某个身上挂满纪念品的敌基督。

而此刻,就在他准备开始卖这个系列的第五部书后,亚茨拉斐尔似乎马上要因过度焦虑而非物质化①了。

“天使,你做得到的,”克劳利把手搭在天使窄小的肩膀上安慰他。对方那双充满泪水的眼睛似乎大得有点过分,让他看起来特别年轻*。“你只需要把这张价目表贴出去——”恶魔试着把那张皱巴巴的纸片从天使手里抽出来,但是没有成功。

“那可是‘咆勃爵士乐’,克劳利。”天使小声说。

“它们能让当今的青少年养成读书的好习惯。”恶魔回答道。他们之前就这个问题讨论过好几次,克劳利还提醒天使“咆勃爵士乐”并不能指代任何东西。

天使把脑袋倚在恶魔肩上。“我真的做不到。我准备告诉亚当我没办法昧着良心卖他最喜欢的小说然后他就会把我彻底消灭掉然后……”

“不如今晚我帮你卖书,然后你到我的公寓里避避难?”克劳利想都没想便建议道。

天使抬起头看着他,眼睛瞪得比刚才还要大,但是希望取代了泪水。

“你真的会帮我?”他有点喘不过气。

“呃,不过这确实不是最明智的选择。”恶魔承认,然而已经覆水难收了。在亚茨拉斐尔卖掉第四部书后,克劳利给这位天使冲了三壶他最爱的茶,朗读了《仙后》里他最爱的章节,而且还帮他打理翅膀上的羽毛——这样折腾了一番才让天使冷静下来去打了个盹(亚茨拉斐尔终于承认他需要一次真正的睡眠)。在这之后克劳利还借给他一大盆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绣球花以示安慰(他确信亚茨拉斐尔拥有热衷于照料一切的天性)。那盆很快就变得郁郁葱葱的绣球花让克劳利短暂地——仅仅是非常非常非常短暂地,重新审视了下自己的种花技术。

亚茨拉斐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哦!亲爱的!真是太感谢你啦!你真的曾经是个天使②!”

克劳利有点别扭地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算你欠我个人情。”他嘟囔着。

“当然,当然!我可以用任何东西来偿还你!”天使依然没有放开他。恶魔按着眼前这个矮个头人形生物的额头想把他推开,但是天使纹丝不动。克劳利叹了口气,然后回抱了对方。

 

* 在特蕾西夫人说他很显老之后,亚茨拉斐尔开始做成套的卷腹运动并买了大堆抗皱面霜,最终成功让自己看起来减龄十岁。这使得“锻炼”**成了亚茨拉斐尔毕生最爱之一——所谓的“锻炼”是指他被克劳利领着(以防他突然被非物质化——鉴于亚茨拉斐尔坚持边走路边看书)在小镇里闲逛。

** 他自称这样会为他人树立好榜样。但是克劳利很清楚这位天使只是在为“能心安理得地享受更多甜食和昂贵且容易然让人发胖的摩卡饮料”找借口。在亚茨拉斐尔心里,它们的地位几乎能比得上一壶好茶。

 

译者注:① 天使和恶魔在地球上以人的形态出现,当他们的肉体发生意外死去(即“非物质化”)后,他们需要重新向上级申请新的身体

        ② 克劳利在堕天前是位天使

 

 

 

海斯特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来电ID显示着“别西卜①”。地狱公爵赶紧清了清嗓子然后按下接听键,“您好?”

“海斯特……我是……嗡嗡……等等,真的是你在接电话?嗡……嗡嗡……”地狱二把手听起来有点困惑。

“是的,先生。除了我还能有谁?”

“我明明……嗡嗡……啊,没错,我记得你今天请假去完成你那惊天动地……嗡嗡嗡嗡……的大复仇了。”

“是吗?”公爵突然十分兴奋,“我有提到我要向谁复仇吗?”

“呃……”话筒另一端传来纸页翻动的沙沙声,“我这里写着……嗡嗡……你打算点一些美味的复仇味蔬菜棒当晚餐开胃菜……嗡嗡……,然后你……嗡嗡嗡……要再来一份五分熟的用复仇烈焰切割的里脊肉佐复仇味浓酱汁,一些……嗡嗡嗡……复仇味土豆,……嗡嗡……一些复仇味胡萝卜,再加一杯……嗡嗡嗡……复仇味鸡尾酒。听起来……嗡……很美味,我都想……嗡嗡……来一份了。”

“我现在就想来一点复仇味土豆。”海斯特承认。

“我也是——而且没有能什么比复仇味鸡尾酒……嗡……尝起来更好。”

“对,对……所以我真的从来没告诉你我的复仇对象是谁吗?”

“我为什么要知道?”对方答。

“好有道理。”

一阵沉默后——

“所以,你想用……嗡……晚餐吗?”

“当然!”

 

译者注:① 又称“苍蝇王”,所以别西卜说话对时候会发出像苍蝇那样嗡嗡嗡的声音。

 

 

 

克劳利开车把亚茨拉斐尔送到自己的公寓(克劳利酸溜溜地注意到天使已经换上了法兰绒苏格兰格子睡衣,手里抓着两本非常非常古老的书——它们没有散架完全归功于天使之力;亚茨拉斐尔还带了至少五个茶叶包——像他这样的茶叶鉴赏家一般是不用茶包的,但是他现在恰恰太过心情愉悦)。克劳利把亚茨拉斐尔和宾利汽车留在公寓后,自己移形幻影到天使的书店。

克劳利难以抑制他的兴奋——他一直想重新打理这家书店来着。可是当他第一次对亚茨拉斐尔提这档子事的时候后者仅仅说了一句,“亲爱的,别给自己找麻烦。”,同时用上了那种语气:“如果你胆敢擅自碰这书店里的任何东西,我会把你暴揍到飞起,送你上天。天堂里神圣的能量会让你因痛苦而融化到几乎消失,然后每一天我都要对着你那少得可怜的残骸哈哈大笑。”——亚茨拉斐尔一向擅长用语气表达他的情感。

而现在的情况是:亚茨拉斐尔不在书店里——意味着克劳利可以毫发无伤*地开展他的装修计划。更何况,虽然亚当严禁克劳利给人类捣乱,这位敌基督可从来没说过不许克劳利给天使(以及他的东西)捣乱。

当克劳利终于收工后,亚茨拉斐尔的书店已经成功地将隔壁的情趣用品店以及周围其他店铺都吸收掉了——这使得它变成一家可以让Barnes&Nobel①都感到惭愧的超级大书店。书店一楼摆满了将要成为今晚焦点的流行小说,同样包括了一座超级大喷泉,上头用激光展现出小说里的场景;为了让一切锦上添花,这里还包括了一家专卖亚茨拉斐尔最爱的(同样也让他深有负罪感的)酥皮点心以及美味的咖啡饮料;乘电梯来到二楼,那里是情趣用品店和酒吧俱乐部的合体,许多人在里头疯狂地跳舞;整个书店充斥着一股咖啡味,克劳利还雇佣了六名员工负责收银;而亚茨拉斐尔最宝贝的书本则被安置在一间隐蔽的阁楼里——尽管克劳利很勇敢,但他并不蠢。

当午夜降临,克劳利打开了那扇巨大的门。很快,这家新书店被兴奋的小孩子填满,他们全都涌向新书专柜。

“这地方可真棒。”亚当­扬有点责备地看向克劳利。

尽管克劳利没有事先感知到这位敌基督的到来,他还是尽力表现出无动于衷的神色,“说起来,你穿的不是反派的服装吗?”——亚当眼下正围着一条黑绿相间的围巾。②

亚当狡黠地笑了笑,“对呀,没错,”他指了指自己淡金色的头发,“毕竟我有和反派相似的发色③。布莱恩想打扮成主角,而温斯利戴尔认为来这里简直是浪费时间所以他决定待在家里——”

克劳利认为温斯利戴尔和亚茨拉斐尔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

“——如果你想活命的话你最好不要向佩玻提她穿着百褶裙。不过,我发现费尔先生④的书店和去年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他决定重新装修一下,”克劳利面无表情,“听着孩子,如果你不再提这茬,我就给你弄一本作者亲笔签名的书。”

真的吗!”亚当发出一声很不成体统的尖叫,然后怀疑地眯起眼睛,“等一下,你有没有参与……”

“没有。”克劳利很诚实**地回答,“但是只要我想,我可以变得非常有说服力。”

“好吧……”亚当仍然眯着眼睛,“既然你想讨好我……”

“我没有!”克劳利很不诚实地说。

“——行吧,我不提这茬。但是别再干什么滑稽事了。还有……如果你碰巧遇到作者的话……”亚当看向新书的眼神充满了渴望。

 

* 实际上,克劳利有充分的理由确信亚茨拉斐尔不会让他毫发无损。

** 他说的的确是真话,克劳利并没有参与创作上述提到的流行小说(即《哈利波特》)。但是,克劳利的确参与了大量电影改编——为了惹火亚茨拉斐尔,他发明了“IP影视化”。

 

译者注:① 美国最大的实体书店

② 指《哈利波特》里的斯莱特林学院

③ 指《哈利波特》中的马尔福

④ 费尔(Fell——有‘堕落’之意)是亚茨拉斐尔在地球上使用的化名

 

 

 

    亚茨拉斐尔正在唱歌。

按天使的标准来看,亚茨拉斐尔简直五音不全;按人类的标准来看,亚茨拉斐尔有着天使般的嗓音。

    而按植物的标准来看,亚茨拉斐尔唱起歌来就像是一整个天使唱诗班在给睡觉的小奶猫哼催眠曲。

“那山川~被音乐之声注入生命~”亚茨拉斐尔一边给盆栽喷水一边唱着《音乐之声》的选段,“它们将~千年~不朽~”

那些曾经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盆栽终于完全抛却(至少现在如此)恐惧,它们不自觉地朝正在歌唱的天使靠拢。

“那山川~在我心中延绵~伴随着~那~音乐之声~我的心~想要~演绎每一首歌谣~”

这真的是太激动人心了——克劳利明令禁止亚茨拉斐尔在他面前唱歌(除非是在他们两个都喝得烂醉的时候),而且这位恶魔特别讨厌《音乐之声》。这意味着亚茨拉斐尔不仅不能唱歌,而且还不能碰任何哪怕只是和天堂沾一点点边的曲子——直到现在——

亚茨拉斐尔一边唱着一边自娱自乐跳着加伏特舞。这位过分愉悦的天使已经开心到忘乎所以,眼下他正全身心扑在他最擅长做的事情(除了阅读)上——安抚。通常他总是安抚人类,但是盆栽也没差到哪去,何况这些小东西往往比大多数人类更懂得感恩。

亚茨拉斐尔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种生活。

 

 

 

与此同时,在地狱里,别西卜和海斯特正在兹丽大酒店①用餐。这是地狱里最棒的一家酒店,尽管没人知道酒店名字的正确发音。

一开始,无论海斯特有多么热爱复仇味土豆,他还是觉得和自己上司共进晚餐有点令人紧张。但是,很快地,在别西卜喝酒喝嗨后,他开始大谈特谈起官僚主义。

“我……嗝……就是不明白……嗝,”苍蝇王醉醺醺地抱怨,“为什么,嗝,所有提交给撒旦的文件……嗝……都要刻录成……嗝……磁带……?”

“我曾经被困在一盘磁带里。”海斯特的脑袋还是有点迷糊。

“红的?还是黄的?我想应该是黄的……真的,嗝……太蠢了,太蠢了……那个该死的卡洛……不是……克洛……”

“该死的克蠕戾②!”两个恶魔同时说。

然后,突然地,海斯特记起了一切。

“到底……嗝……是谁发明的官僚主义……”别西卜在挟裹着复仇怒火的海斯特冲出酒店大门后依然醉醺醺地唠叨着,“完全没有意义……嗝……还有磁带……到底是哪个混蛋发明的……说真的,磁带……”

 

译者注:① 兹丽(Ztir)是丽兹(Ritz)倒过来的拼写,后者是一家著名的高级酒店。 

② 克劳利改名前叫克蠕戾。

 

 

 

“在那高高的山丘上有个孤独的牧羊人~嘞呦嘞呦嘞咿呦吼吼吼~”

当怒气值满点的海斯特携带着一大团黑烟以及刺鼻的硫磺气味闯入克劳利的公寓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屋里每一棵植物都恐惧地缩成一团,他倒是注意到屋里有一个举着喷壶的蓝眼睛天使,对方正一脸震惊地瞪着他。

两人就这么站在,面面相觑。

终于,亚茨拉斐尔非常谨慎地鼓起勇气清了清嗓子,“有……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呃,我打算找克蠕戾报仇。”地狱公爵有点尴尬。

“哦!我明白了。不过他现在不在家。请问您是……?”

“你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海斯特评论道。

“这是件……好事?我猜?”

“我叫海斯特,”公爵终于开始自我介绍,“是一名地狱公爵。”

“我的名字是亚茨拉斐尔,”天使回答道,“是一名来自次大陆的权天使。”

按理说,当一名天使和一名恶魔相遇后,结局往往会相当惨烈。在一场真正的一对一的较量中,一名天使几乎可以完胜恶魔,因为天使之力对恶魔的伤害远大于恶魔之力对于天使的伤害。不过海斯特的头衔可不是白叫的,他很清楚,一旦双方开战,亚茨拉斐尔很有可能会被打得半死,但是海斯特也绝不可能全身而退。

“你想喝点茶吗?”亚茨拉斐尔试探地问。

 

在某个地方,正排队等待付款并乐滋滋地看着佩玻殴打布莱恩(他胆敢评论前者的穿着)的亚当突然打了个喷嚏。

 

“为什么不呢?”海斯特回答道。

 

 

 

克劳利眼下正用皇帝视察劳作奴隶的气场视察书店的进展状况,然而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他拉回现实。这令他相当惊讶,因为他买手机的唯一原因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狂拽酷炫——而且压根就没人知道他的号码。

他打开手机。

“讲。”克劳利用自认为最帅气的声音说道。

“克罗利亚斯,”对方用了克劳利自公元476年后就没有再用过的名字,“我现在正在招待皇室成员,”对方顿了顿,“确切地说,是一位公爵,而且他希望不要有人来打扰他。给你造成不便真的很抱歉。”

“蛤?亚茨拉斐尔?是你吗?你想玩点恶作剧?”克劳利满腹疑惑,“因为这听起来很吓人。”

一阵沉默。

“克罗利亚斯,我想我们不得不调整之前的安排。我真的很抱歉,但求你别掺和这事。”亚茨拉斐尔挂了电话。

“这太诡异了。”克劳利大声说。

然后他恍然大悟。

克劳利飞速乘电梯下了楼而后冲出书店大门,片刻后他又跑回来。

“你!”他指着敌基督,“现在这里你做主!”

“我一直都在,”亚当微笑道,“而且,他不是刚刚告诉你——”

克劳利跳进刚好出现在书店门口的宾利汽车,然后以120脉的速度飞驰向自己的公寓。

“——叫你不要掺和这件事?”亚当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

“我的公寓!”克劳利差不多是在咆哮了,“里面还有我的盆栽!我的装备!那个混蛋就等着受死吧!”

眼下他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面对那盘正版的皇后乐队精选磁带,所以克劳利把车载播放器的音量扭到最大,以至于从喇叭里传出来的东西根本不能称之为音乐,而是一连串重低音。

……脸上黏着泥巴你真不光彩,踢着你的罐子在大街小巷里乱跑……

宾利车所到之处,路上的行人都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攥住。他们纷纷开始跺两下脚而后再拍一次手,如此重复直到形成了一段特定的节奏。

WE WILL,WE WILL ROCK YOU!”克劳利用最大的嗓门放声高歌,试图以此激发自己的斗志(曼彻斯特在上那可是地狱公爵我到底在想什么哦等等我记起来没错——他居然在我的公寓里)“WE WILL,WE WILL——

克劳利?

克劳利被这突如起来的安静吓了一跳(他刚刚吼出来的‘ROCK YOU’没有了伴奏),他在马路中央狠狠地踩下刹车。

“有什么吩咐,长官?”他问都不问就知道来者何人,因为撒旦本人的声音极具辨识度。

克劳利,你知道海斯特在哪里吗?我们在地下找遍了也没见到他,这太奇怪了——鉴于他一直是个工作狂,而且你也知道如果他没坐在办公桌旁准是去下层折磨灵魂去了。

克劳利重新发动车子,“我正在探望他的路上呢!”他咬牙切齿。

哦,那很好。呃,不,不好,你懂的。克劳利,见到海斯特的时候把他杀了——因为他实在令我火大。我估摸着他是想找你复仇——而我恰恰特别强调过‘别杀克劳利’。我还以为永无止境的折磨、死亡以及诸如此类的等等等的威胁会让海斯特收敛一点——结果呢?他偏不——啊,抱歉。呃,不,我一点都不觉得抱歉。

“没问题。顺便一提我也认为您并不觉得抱歉。”克劳利回答。

对哦。无所谓了。”撒旦发出一声轻笑,然后克劳利又被一声突如其来的“ROCK YOU”吓了一大跳。

克劳利把音乐关掉,花了整整两秒钟深呼吸,然后大叫起来,“我的盆栽!那些芦荟可消受不起!它们太敏感了!那个该死的恶棍!”

他把音乐开起来,随后又开始了疾驰。

 

 

 

 

“再来点茶?”亚茨拉斐尔礼貌地问道。

“当然,当然,”公爵大声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茶杯递过去,“这是我尝过的最好的茶了!绝对的上等货!”

“唔,谢谢你。”亚茨拉斐尔冲对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并给恶魔倒了更多的茶。他一度考虑过把茶水变成圣水,但很快就意识到即使如此海斯特也能够让他一起陪葬。“你太客气了,真的。好啦,你刚刚说大衮①干了啥来着?”

“他是个爱哭鬼,”海斯特一边抱怨一边优雅地啜着他的茶,“总是不断抱怨来抱怨去,狐假虎威的。你知道吗?其实地狱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不过最近它变坏了——因为我的上司居然不让我向某人复仇——哈,不过这就是我跑到这来的原因,不是吗?”

“是吗?”亚茨拉斐尔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天使的本性使他很难对任何人说谎(即使是对地狱公爵),每一次他这么干都要和自己的愧疚感搏斗一番——所以通常亚茨拉斐尔不这么做。

海斯特看起来有点困惑,“我想是的吧。我很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要完成我的惊天大复仇——只是现在我不记得复仇对象是谁了。”

求求你千万不要问我是谁求求你,亚茨拉斐尔默默祈祷。

“你知不知道到底是谁——”

“我们再喝点茶吧!”亚茨拉斐尔开心地叫着,“或许我应该拿点司康饼?但是我不确定哪里有——”

就在这时,公寓的门忽然非常戏剧性地被大力撞开。一个浑身颤抖、手无寸铁的安东尼­J­克劳利冲了进来,他短暂地停了停,指着海斯特大吼,“放开我的天使!

整个公寓突然变得非常非常安静。

“你的天使——”

“姑娘们你们在开茶话会吗?”

复仇!

克劳利一低头,堪堪躲过海斯特的进攻,后者一头撞进了一堵墙。克劳利迅速地抓着亚茨拉斐尔跑出公寓,直奔他的宾利汽车。

“你对‘不要掺和这事’有什么误解?”亚茨拉斐尔质问他。

“闭嘴!然后给我上车!”

克劳利发动车子,疯狂地沿着道路疾驰。恰在此时,海斯特(眼下他已经变成了一头被蛆虫围绕的四足怪兽)从公寓里猛冲出来紧紧尾随着他们。

“操操操操操操操操操——”克劳利一边瞪着后视镜一边像念咒一样咒骂。

“如果你听我的话别瞎掺和我们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狼狈,”亚茨拉斐尔冷冷地说,他看向窗外的眼神几乎带着点渴望的神色,“不过当然啦,鉴于显然我是你的所有物所以我不应该觉得惊讶?”

“得了吧天使!你和一个地狱公爵在我的公寓里喝茶——你有没有意识到这有多危险?”

“事实上,我觉得我现在更危险——而且,即使你现在正急于逃命也不意味着你可以随便冲撞行人——”这时,一个倒霉的人类正好撞到了宾利汽车的前盖上。宾利汽车安然无恙——这归功于克劳利,行人安然无恙——这是亚茨拉斐尔的功劳。然后这个倒霉蛋很快就被紧随其后的海斯特身上的蛆吞没了。

“呕——”坐在车里两个人形生物深表同情。

克劳利来了个急转弯,亚茨拉斐尔的神色终于警觉起来,“等一下……你不是正朝我的书店方向开吧?我的意思是——里面还有那么多小孩!”

“亚当也在那里,”克劳利干脆利落地说。海斯特已经逐渐赶上他们了,他只得动用恶魔之力让宾利车加速。

他们在书店门口停下,两个人形生物都下了车。当克劳利准备把亚茨拉斐尔拽进书店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对方的表情。

那一瞬间,克劳利觉得自己宁愿去面对暴怒的海斯特。

“啊哦,我完蛋了。”他扭头自己跑进书店。

亚茨拉斐尔的翅膀自他背部完全展开,身上法兰绒睡衣变成天使的战甲。围绕在权天使周身耀眼的圣光刺得克劳利睁不开眼——而且,难道是他的错觉?亚茨拉斐尔的身体似乎正在不断变大。

“安东尼奥­奥古斯丁­安东尼­朱利亚斯­杰斯巴尔­基拉威尔­克蠕戾­克罗利亚斯­克劳利!看在天堂、地狱、上帝、撒旦、曼彻斯特以及爱丁堡的份上,你对我的书店干了什么!

“哦天啊,”亚当在人们纷纷尖叫着冲出书店时评论道,“他经常这样做?”

目前还待在书店里的人只有亚当、布莱恩、佩玻还有克劳利。

克劳利躲在亚当身后,“他最近这样干的时候是在公元前48年,当时我们不小心把亚历山大图书馆②给烧了。我变成一条蛇③才勉强逃脱的,而他在接下来的三百年里一直想把我非物质化掉。”

“从那时开始我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他又暗黑地补了一句。

“如果不是太明显的话我会说‘信息量真大’。”佩玻评价道。

眼下暴怒的亚茨拉斐尔已经变得比整个书店还要庞大,他冷静地一脚踏在刚刚出现而且不明状况的海斯特身上,伴随着一声令人满意的咯吱声,这位地狱公爵一命呜呼。

“嗯,好歹算是解决了一个麻烦。”克劳利承认。

书店前的巨型玻璃窗因骤然挂起的狂风而猛然炸开,迫使恶魔、敌基督以及另外两个倒霉的人类躲到一张桌子下,上头摆着无人问津的新书。

“就没有人可以和他讲讲道理吗?”布莱尔把头藏在臂弯里大声喊道。

“你想让他讲道理?”克劳利厉声道,“请便,别客气尽管试孩子!”

佩玻翻了个白眼站了起来,“他只是在当心他的书,对吗?说起来你没把它们给扔了吧?”

“它们在阁楼里。”克劳利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比他勇敢的穿着短裙的女孩。

佩玻镇定地走到书店外,抬头看着那只巨大的死亡天使——实际上,正版的死神正坐在不远处记笔记。

“喂!你!对,就是你!”她抬头高喊,“你的书好好的。那个傻逼说他对不起你!”

“我不是我没有。”克劳利试图反驳,亚当立刻冲过去猛踢他的腿肚子。

屋外狂风咆哮依旧,亚茨拉斐尔对着眼下毫无还手之力的毒蛇怒吼着神圣而颇具毁灭性的诅咒。这时,从克劳利的角度看,亚茨拉斐尔穿着绑带鞋的脚是这位天使唯一能被瞄到的部位。

“告诉他书店楼上有卖茶,还有特大杯加了奶盖的摩卡星冰乐!”克劳利冲佩玻大喊。

她这么做了。

怒号的风立刻停了下来,那位天使恢复了常态。亚茨拉斐尔的翅膀收了回去,他和蔼地对佩玻笑了笑,“亲爱的女孩,谢谢你让我冷静下来。我有时候会有发脾气的怪癖,你懂的。好啦,你刚刚说的美味饮料在哪里?”

 

译者注:① 堕天使之一

② 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的图书馆之一,后被焚毁

③ 原著中克劳利的真身是伊甸园的毒蛇,引诱夏娃吃下禁果

 

 

 

  于是一切重回起点,克劳利开着他的宾利车,载着他的正版皇后精选磁带还有亚茨拉斐尔到圣詹姆士公园。期间恶魔一直想办法让天使完成最终的步骤,诀窍是让它听起来漫不经心——“嘿,天使。你能把顶上的那盘磁带拿下来吗?”克劳利用恶魔之力强迫自己的双手停止颤抖。

  亚茨拉斐尔一点都没有起疑心,他把那盘磁带从小柜子里取出来。在被臭骂一顿的克劳利自愿用神迹把他的书店变回原样后,这位天使已经完全恢复常态了,甚至有点太过正常了。亚茨拉斐尔不满地咂咂嘴,“又是‘咆勃爵士乐’?亲爱的,你真的应该——”

  “别!”克劳利立刻厉声道,生怕那盘磁带会觉得受到侮辱。

  他本应该觉得更焦虑才对。

  亚茨拉斐尔把磁带塞进播放器,而后向后靠坐。

  如果宾利车有神经的话,它现在准会因为克劳利抓着方向盘的手劲而放声尖叫起来。

  “我会告诉你什么才是我真的真的想要的!①”

  显然克劳利忘记把音量调小了,要不是亚茨拉斐尔没有系紧安全带他早就被震飞出车外。

  “这他妈是什么鬼!”克劳利尖叫着。显然,他现在很难控制自己的言语,或者是自己的宾利车。这辆车在道路上开始疯狂的转弯然后一头撞向一棵树。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磁带跳跃*了一下,只能仿佛重复“吱嘎吱嘎——哈!”这句歌词。

  两个不朽的人形生物从车里挣扎出来。

  “哦天哪,我的耳朵好痛。”亚茨拉斐尔一边揉着他们一边呻吟。

  克劳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宝贝宾利车如此恼火,罕有的怒气,恐惧以及背叛感促使他用自己超自然的力量把车子点着,直到里面的磁带彻底融化音乐停歇克劳利才放松下来。

  “我可以斗胆问问刚刚发生了什么吗?”亚茨拉斐尔问。他的耳朵已经不再疼了——因为他记起来自己的肉体是没有痛觉的。

  “我的希望和梦想刚刚毁于一旦。”克劳利阴沉沉地说,他的墨镜上映照着燃烧的宾利汽车。

  “哦,”亚茨拉斐尔把他那只修剪得十分漂亮的手放在克劳利的肩头,“我知道你很喜欢这辆老爷车。我还是给你留点空间哀悼吧,亲爱的。”他转身离去,留下克劳利一人。

  克劳利努力不擤鼻子,他忽然意识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永远只能孤独终老。

  好奇心或许不会杀死恶魔,但是却深深伤透了他的心。

 

*不,实际上磁带并不会跳跃

 

译者注:① 出自麻辣女孩的歌曲《Wannabe》

 

  

  几周后,极度无聊的克劳利又把宾利车完好无损地变了回来,他好奇地把一盘麻辣女孩的磁带塞进了播放器。


天花乱坠君小柒
贰“你为了那个叫筱娅的女人?到...


“你为了那个叫筱娅的女人?到这个学院?”
米迦因为焦急冲优喊道,优挠了挠头,说,
“嘛,也就是献点血啊,不要那么激动。”
琪丝拍拍手,说道,
“好了好了,都闭嘴,要不然我就告诉克劳利主任。”
台下安静了,
“好了,优一郎同学,请坐到这边的椅子上。”
优移步过去,米迦再一次攥紧了拳头,琪丝拿起旁边的小刀,在优的手臂上轻轻一滑,鲜红的血流了出来,一股血液的香气瞬间溢满了整个教室,对于身为吸血鬼的学生来说,这是难以忍受的,米迦微张着嘴,鬓角一滴汗滑落,血液的香气使得米迦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嗯哼…”
距离最近的琪丝舔了舔嘴唇,显然有些克制不住,
“琪丝•贝尔,你把优叫来的目的是什么?”
米迦握紧了拳头,质问着气死,...


“你为了那个叫筱娅的女人?到这个学院?”
米迦因为焦急冲优喊道,优挠了挠头,说,
“嘛,也就是献点血啊,不要那么激动。”
琪丝拍拍手,说道,
“好了好了,都闭嘴,要不然我就告诉克劳利主任。”
台下安静了,
“好了,优一郎同学,请坐到这边的椅子上。”
优移步过去,米迦再一次攥紧了拳头,琪丝拿起旁边的小刀,在优的手臂上轻轻一滑,鲜红的血流了出来,一股血液的香气瞬间溢满了整个教室,对于身为吸血鬼的学生来说,这是难以忍受的,米迦微张着嘴,鬓角一滴汗滑落,血液的香气使得米迦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嗯哼…”
距离最近的琪丝舔了舔嘴唇,显然有些克制不住,
“琪丝•贝尔,你把优叫来的目的是什么?”
米迦握紧了拳头,质问着气死,
“教材啊。”
“学什么要用到血?”
“分辨血的优劣啊。”
边说着,琪丝拿起试管架上的试管,鲜红的血液顺着优的手臂滑下,滴入试管里,放满三分之一时,琪丝把试管拿开,拎在手里不断摇晃,
“克劳利大人说试管里最多放三分之一呢。”
艳红色的液体在小小的玻璃器皿里来回的荡着,琪丝的嘴角微微上扬,将试管放回试管架,数着台下的学生,嘴里念叨着,
“那么多学生呢……试管都不够了……呵,”
米迦的瞳孔蓦地紧缩,大步向讲台前去,站在琪丝的面前,一把抢过试管,拿起旁边的卫生棉球替优止住流血的伤口,反手扫落试管架,砰地一声,试管便被米迦的意念捻成齑粉,飘落在地。
一连串动作看似行云流水,但是米迦也是吸血鬼,在鲜血的味道里,这个过程显得非常吃力,鲜血的味道,毫无疑问,对于吸血鬼来说是致命的诱惑,一个棕褐色头发的年轻男吸血鬼,抵抗不住这个诱惑,瞳孔中闪过红光,唰地一下已经扑到了优的面前,就在那吸血鬼的獠牙快要刺入优脖颈间的肌肤时,米迦眼神一凛,闪电般伸出了左手,一把掐住了那个吸血鬼的脖子,
“你?”
米迦冷哼一声,在米迦的大力之下,他的呼吸显得很吃力,从唇间蹦出几个词,
“区区家畜……”
“啧。”
米迦啐了一口,指尖一扭,他的脑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垂下,米迦厌恶地把他一扔,只见那吸血鬼摊在地上,竟然没有再动过。
这一切,全都收录在守在门口的费里德•巴特利眼中,费里德的嘴角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小米迦,你要怎么求我呢?”

第二天
米迦百无聊赖地坐在位置上转着笔,教室门口响起了脚步声,随机而来的便是卡啦的开门声,教室里所有学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校长,雷斯特•卡。
“百夜米迦尔。”
“在。”
“来一下。”
……
校长室。
“百夜米迦尔,出手伤害同族。”
“我知道。”
“那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米迦被雷斯特冰冷的语气微微震慑住,开口平淡道,
“嗯?退学么?”
雷斯特轻笑出声,目光凛洌,直直地盯住米迦,
“你想的太轻了吧?”
“对不起,我不知道还有其他的惩处。”
“血族缉捕令,知道?”
“恕我无知。”
雷斯特笑笑,双手叠交拖着下巴,一双大大的眸子像是直指米迦的内心深处,米迦当然知道,血族缉捕令,相当于
通缉令,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都要背负着这个罪名而且被关入水牢。
“不止是缉捕令,这次的特殊情况,你伤害的是同样由费里德•巴特利带出来的血族,不止伤害,而且,谋杀,我想你也知道吧?”
“杀亲……”
米迦攥紧手指,杀亲,属于六诫的范畴,犯了六诫,远远不止缉捕令那么简单,
“猎杀令。”
雷斯特冰冷的声音如同蚂蚁一样,慢慢爬上米迦的心脏,一点一点地啃噬着。
猎杀令,名副其实,猎杀这个被通缉的血族,而且,不是普通的猎杀,而是先要放在教堂中被太阳炙烤,关在银质的牢笼里,慢慢绞心,凌迟至死,另外,各位始祖们会抹除掉你在别人脑中的记忆,换句话说就是,没人会再知道百夜米迦尔这个人的存在。
“知道了。”
出了校长室,米迦抚平褶皱的衣角,这是才发现,已经冒了一身冷汗。

另一边的教务科办公室。
费里德靠在门上,斜睨着坐在椅子上的克劳利,
“呐,克劳利君,陪我演出戏吧。”
“米迦?他的事已经全界皆知了,杀亲,犯了六诫。”
“所以啊,陪我做一场戏,骗过雷斯特和我亲爱的父亲。”
TBC.
ps:别管优君了……∠( ᐛ 」∠)_如果小天使想看优筱的话在底下留言喏。我会出番外哒
小天使们的心心和评论是我写文的动力!!
那么长时间没有填坑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
因为这烦死人的学业。。

刷电影老太太
尼尔·盖曼又分享...

尼尔·盖曼又分享了一张《好兆头》幕后照,太深情了叭⁄(⁄ ⁄•⁄ω⁄•⁄ ⁄)⁄

尼尔·盖曼又分享了一张《好兆头》幕后照,太深情了叭⁄(⁄ ⁄•⁄ω⁄•⁄ ⁄)⁄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水果遇到猹

太太是神仙!!!
授权搬运
禁All
原作太太:wisesnail(tumblr)
原作链接:https://wisesnail.tumblr.com/post/185545208785/as-usual-i-dont-know-what-im-doing-but-im
太太主页链接:http://wisesnail.tumblr.com
太太汤上的作品每一副都精妙绝伦,出神入化,不光只有好兆头相关,还有其他各种题材,全方位满足各种需求,一站式磕cp不是梦。要是可以,大家最好直接去汤上关注太太,包你获得长久快乐👌

太太是神仙!!!
授权搬运
禁All
原作太太:wisesnail(tumblr)
原作链接:https://wisesnail.tumblr.com/post/185545208785/as-usual-i-dont-know-what-im-doing-but-im
太太主页链接:http://wisesnail.tumblr.com
太太汤上的作品每一副都精妙绝伦,出神入化,不光只有好兆头相关,还有其他各种题材,全方位满足各种需求,一站式磕cp不是梦。要是可以,大家最好直接去汤上关注太太,包你获得长久快乐👌

Leah_moon
教堂烫jio🐍 刚tag打错...

教堂烫jio🐍

刚tag打错了,有没有想做徽章,需要插图,参本的太太带我一起玩,好寂寞₍ↂ⃙⃙⃚⃛_ↂ⃙⃙⃚⃛₎

教堂烫jio🐍

刚tag打错了,有没有想做徽章,需要插图,参本的太太带我一起玩,好寂寞₍ↂ⃙⃙⃚⃛_ↂ⃙⃙⃚⃛₎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strudelcreep

原作者的Tumblr:https://strudelcreep.tumblr.com/

原作者的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smoketart/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Instagram按讚、留言一聲。

锤锤的小兔叽

啊啊啊リリィ太太也喜欢好兆头我幸福到晕厥!!

太太说克劳利的蛇瞳很帅

唉 谁又不🉑️呢!!!!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啊啊啊リリィ太太也喜欢好兆头我幸福到晕厥!!

太太说克劳利的蛇瞳很帅

唉 谁又不🉑️呢!!!!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我不想掉粉
克费群里我画的沙雕改图,画死我...

克费群里我画的沙雕改图,画死我辽,后面越画越不耐烦衣服没照着画,比例和结构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嗯就这样。

克费群里我画的沙雕改图,画死我辽,后面越画越不耐烦衣服没照着画,比例和结构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嗯就这样。

Osiris_Norton

不好意思,可我实在是忍不住。

P2是tx空间原图。

不好意思,可我实在是忍不住。

P2是tx空间原图。

鸦翎_argus

可爱的表情请查收ww

下一次看正比好吗么么

可爱的表情请查收ww

下一次看正比好吗么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