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克劳守护师

428浏览    30参与
Caviar maker
[鱼子匠]
  一个巨大的阴谋拉开帷幕,摩...

  一个巨大的阴谋拉开帷幕,摩尔庄园遭受打击,不堪重负,你将扮演庄园的拯救者,让庄园重回光明,在这里遇到五位实力强悍的男摩,他们其中一个会陪伴你共同解开这场阴谋的答案,你会选择谁和你一起解决这场阴谋,

  做出你的选择吧,你会选择谁?

  

  [文案太烂,我不会编,只能随随便便整个了,哈哈哈是个乙女向的图,我感觉画毁了,凑合看吧]

  一个巨大的阴谋拉开帷幕,摩尔庄园遭受打击,不堪重负,你将扮演庄园的拯救者,让庄园重回光明,在这里遇到五位实力强悍的男摩,他们其中一个会陪伴你共同解开这场阴谋的答案,你会选择谁和你一起解决这场阴谋,

  做出你的选择吧,你会选择谁?

  

  [文案太烂,我不会编,只能随随便便整个了,哈哈哈是个乙女向的图,我感觉画毁了,凑合看吧]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表面上是吸血鬼和教父,其实是天使和恶魔

  大概是吸血鬼恶魔洛克和天使教父克劳的爱情,呸,不是,友情故事

  天使教父克劳 爱上 呸,讨厌恶魔洛克,然后将他囚禁好多好多年,然后变成堕天使,等等……

  

  [天使,恶魔具体可以参考英剧好兆头]

  

  往后会更新有关漫画,什么时候出,我也不知道哈哈哈,老咕王了

  整了个政教的吸血鬼和教父

  表面上是吸血鬼和教父,其实是天使和恶魔

  大概是吸血鬼恶魔洛克和天使教父克劳的爱情,呸,不是,友情故事

  天使教父克劳 爱上 呸,讨厌恶魔洛克,然后将他囚禁好多好多年,然后变成堕天使,等等……

  

  [天使,恶魔具体可以参考英剧好兆头]

  

  往后会更新有关漫画,什么时候出,我也不知道哈哈哈,老咕王了

Caviar maker
[鱼子匠]
  中秋快乐呀      更个...

  中秋快乐呀

  

  更个政教的中秋图

  依旧是不想画的一天

  (๑´ڡ`๑)

  中秋快乐呀

  

  更个政教的中秋图

  依旧是不想画的一天

  (๑´ڡ`๑)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所以克劳找到救兵了么 

 来个洛克卡墙短漫

  吼吼

  所以克劳找到救兵了么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政教手书

  注意避雷

  不喜欢不要在这逼逼赖赖,

  喜欢就点个赞评论一下关注一下吧

  么么哒

   

 政教手书

  注意避雷

  不喜欢不要在这逼逼赖赖,

  喜欢就点个赞评论一下关注一下吧

  么么哒

   

Caviar maker
[鱼子匠]

  分享一下手书里的图

  最近要做手书了,可以期待一下

  分享一下手书里的图

  最近要做手书了,可以期待一下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来个绘画过程

  我也跟个风来个拖鞋拍墙 

 来个绘画过程

  我也跟个风来个拖鞋拍墙 

Caviar maker
[鱼子匠]
  七夕快乐,   俩天狂肝,...

  七夕快乐,

  俩天狂肝,搞出来了,是政教组结婚图,比上次的好看多了

  [有参考]

  七夕快乐,

  俩天狂肝,搞出来了,是政教组结婚图,比上次的好看多了

  [有参考]

Caviar maker
[鱼子匠]
小裙裙真好看~ [我要被洛克砍...

小裙裙真好看~

[我要被洛克砍死了,哭唧唧]

小裙裙真好看~

[我要被洛克砍死了,哭唧唧]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鹅湖表演

由小天鹅带着三位老天鹅


(你们被创死了吗,反正我被创死了,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请欣赏皇室为我们带来的天鹅湖表演

由小天鹅带着三位老天鹅


(你们被创死了吗,反正我被创死了,哈哈哈哈哈)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整了个摩尔的言情小说的封面

都是霸总,有没有爱上他们呢,哈哈哈哈哈


后面是模板

整了个摩尔的言情小说的封面

都是霸总,有没有爱上他们呢,哈哈哈哈哈


后面是模板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然我没办法带你离开


克劳兔:嗯!【抱着钥匙】


好有爱,啊啊啊啊啊


来个梦游仙境的兔兔们,有参考

洛克兔:嘘!不要惊醒了女王,不然我没办法带你离开


克劳兔:嗯!【抱着钥匙】


好有爱,啊啊啊啊啊


来个梦游仙境的兔兔们,有参考

Caviar maker
[鱼子匠]

来个国际超模的政教组

西装套


也可以是角色个人


看我能不能把整个庄园的角色整成国际超模(肝爆炸吧)

来个国际超模的政教组

西装套


也可以是角色个人


看我能不能把整个庄园的角色整成国际超模(肝爆炸吧)

Caviar maker
[鱼子匠]
结婚啦,结婚啦,新郎是克劳~~...

结婚啦,结婚啦,新郎是克劳~~

太多的祝福,我该怎么说~


来个政教组的婚礼现场


想520发来着,结果画不完了,


结婚啦,结婚啦,新郎是克劳~~

太多的祝福,我该怎么说~


来个政教组的婚礼现场


想520发来着,结果画不完了,


陌尘

【12:00】等你回来(克劳×你)

算是……半个养成系?


参考了一点点手游庄园的轮回设定,十四岁,和十四年一次的轮回。


文中共有两条不一致的时间线!虽然读起来会很怪,但记住!!一直读下去就对了!!


然后,很高兴可以赶上这次除夕24h活动!祝大家新春愉快,吃粮愉快~

-----

正文: 


早晨,满庄园降下天鹅绒般的细雪。白雪纷飞,无声地掩盖住街上的一草一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之中,素来热闹的早市难得少了人迹,单凭着爱心礼堂窗前透出的那一点点暖黄灯光,还有礼堂里一声声稚嫩甜腻的嗓音,就足以为原来宁静的街区添上几分生气。


“神父神父!你看这只窗花贴在这儿好不好看?”

“神父,你看这副对联要贴在哪儿呢?...

算是……半个养成系?


参考了一点点手游庄园的轮回设定,十四岁,和十四年一次的轮回。


文中共有两条不一致的时间线!虽然读起来会很怪,但记住!!一直读下去就对了!!


然后,很高兴可以赶上这次除夕24h活动!祝大家新春愉快,吃粮愉快~

-----

正文: 


早晨,满庄园降下天鹅绒般的细雪。白雪纷飞,无声地掩盖住街上的一草一木。一片白茫茫的雪色之中,素来热闹的早市难得少了人迹,单凭着爱心礼堂窗前透出的那一点点暖黄灯光,还有礼堂里一声声稚嫩甜腻的嗓音,就足以为原来宁静的街区添上几分生气。


“神父神父!你看这只窗花贴在这儿好不好看?”

“神父,你看这副对联要贴在哪儿呢?”

“神父,你看这只虎娃娃,放在仪式台上多神气!”


仿佛是在回应你的询问,风雪急急地敲打着窗棂。克劳一边在窗前加固锁头,一边看着你拿着春节的玩意儿在礼堂里上蹿下跳,他只是笑着无奈摇头。礼堂作为西方宗教的象征,他本不打算在里头多做什么春节装饰,但看见你布置得似乎还挺开心,索性就由着你了。


此时,厨房里传来轰轰轰的炒火声。香味四溢,浓浓的奶香飘散在空气当中,令人垂涎。

-----  

过了正午十二点,日光微微西斜,街区里已经没了降雪的迹象。苍茫的天际层云密布,阳光穿透云霭为大地带来些许暖意,街上人潮略多了一些,都是为准备今晚的丰盛大餐而来。  


窗外时有几声孩童的笑闹,搅扰了你的清梦。你缓缓睁眼,一袭由雪白绸缎织就而成的长袍猛然撞入你的眼帘,一如窗外未化的白雪,却又多了几分圣洁。红色领巾随着白袍者的一举一动轻轻摆荡,使得衣物间迸发出的百合清香愈发浓郁。你深深吸上一口气,忍不住用鼻子往那温暖的腰腹一蹭。


“醒来了?”一声轻柔的笑语自上方传来,你从白色的衣料间偷眼往上一看,就见克劳低头望着你,笑得温柔。


你轻抚着他抚在你脸上的手,撒娇似的在他指尖上轻啄一口,又把那在寒冬中还留着一些余温的大掌覆在脸上蹭了蹭:“神父,外面雪停了,我想出去转转。”


克劳闻言,缓缓阖上手中的书本,揉揉你那睡乱了的长发:“你这丫头,真是一刻都静不下来,赶紧去整理整理。”


此时,米勒才刚把做好的年夜饭端上桌,新制成的菜肴上方还腾腾冒着热气,氤氲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

----- 

暮色向晚,阳光褪去耀目的光芒,只留下橘红色的浑圆模样,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在山峦间隐去身形。


气温慢慢下降,天又飘下细细的白雪。比起早晨,即将入夜的时刻总会多添一些寒意。你悄悄地把一只手藏在克劳大衣的口袋中,与他并肩走在淘淘乐街的大道上。


“神父,今年我还有没有压岁钱可以拿呀?”你说着,把下巴抵在克劳的肩头上,一边拿藏在克劳口袋里的手晃呀晃的。在你手中一只毛茸茸的玩意儿扭动起身躯,似乎是在对你不安分的右手发出抗议,焦躁地发出“吱吱”的声响。克劳低头望向口袋,你顺手用手指往口袋里那个家伙的嘴巴上一堵。


“什么声音?”克劳问道,抬起手就要往口袋里边探去。你赶忙挡住他的手,出声转移他的注意力:“神父,我这一年应该是长进了不少,红包总该加码一下吧?”


克劳听了,露出一抹诡谲的微笑:“我还没打算交出红包,你倒是先想着加码了?”


“唔。”你被克劳的话噎了一下,可怜兮兮的拎起口袋里的玩意儿,把它递到克劳眼前:“看来冰激凌鼠终究是不值钱的喽,难得钓上这么一只,居然还换不到神父手上那少得可怜的摩尔豆……”


语毕,你又把手里的冰激凌鼠晃了晃,而那家伙早被你晃的晕头转向,无力挣扎。


“别晃了,再晃下去它会没命的。”克劳看着冰激凌鼠那因着摇晃而变得瘫软的身子,忍不住要伸手去接。你一个收手,把冰激凌鼠拎到自己的脸颊旁边,另一只手伸向克劳,调皮一笑:“银货两讫。”


克劳看你这副模样,笑着叹了口气,把沉甸甸的红包袋递到你手上:“都多大的摩尔了,还想着压岁钱呢。”


“也不过十四岁!”你说,却没看见克劳脸上忽然黯淡的神采。


此时,餐桌上饭菜半凉,桌边有细碎的交谈声,还有碗筷摆上木质圆桌的清脆声响。与热闹的餐桌相对,墙上那张相片孤零零的挂着,总归有几分不和谐。

-----  

入夜以后,风雪又大了几分。不过比起上午的冷清,整个街区在满街灯笼的映照下倒是热闹得多;除去灯笼之下的人声,天边也时有绚丽的烟花照亮天际,好一派繁华风景。


难得的新春佳节,见了外头的热闹,你便不甘心就这么安分地待在屋里。你随着克劳回到礼堂的某处小厢房,与洛克、么么、菩提、瑞琪、凯文一起用过年夜饭后,就跟着么么和凯文一路风风火火的爬上礼堂楼顶放烟花去了。


克劳挑着油灯,带着洛克等人尾随你们来到楼顶,在阁楼里安顿下来。菩提与瑞琪师生俩一挑好位置,立即摆了棋局开始对弈;洛克难得清闲,就站在阁楼外的阳台看着三个小辈嬉戏。而克劳一人独自闲坐着,视线时时刻刻追随着你的身影,眸中的光彩却恰似眼前的灯火般明灭不定。随着灯芯跳动,他眼里的你的身影,同样一闪,一灭,飘忽不定,仿佛顷刻间就会消逝。


不知道是被灯火闪得眼眶发痠;还是因为在心底强压着好几回眼看着女孩与身边亲友离自己而去的无力与迷茫,克劳没有多久便倦了,窝在微黄的灯光前沉沉睡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压在自己身上,只胡乱一摸,就摸到了一头柔顺的秀发。


“神父,你怎么不回房间里休息呢?”十四岁的小丫头身上还带着放过烟花后的淡淡烟硝味,白净的脸蛋上沾了一点儿灰。克劳在半梦半醒间掏出手帕为女孩抹去面上的尘灰,轻声道:“我--”


“叮叮--叮叮--”


忽然一阵门铃声从门边传来,克劳惊醒,面前女孩的天真笑颜随即消散。他愣愣地望向门前那道披上了墨绿色大衣的身影,以及他身旁戴着粉色斗篷的少女。


“克劳神父,您醒啦?”身着银色铠甲的青年跟在菩提身后,一手一样菜肴,从厨房里缓步走出,朗声问道。


“都多大年纪的摩尔了,下雪天窝在沙发里睡觉,还不晓得加个毯子么?”门前披着墨绿色大衣的身影嗔怪道。


克劳闻言,只是笑笑:“嗯,还比不得某摩尔,在下雪天外出办公时,居然忘了他那件尊贵的绿色大衣。”


在场每位摩尔闻言,都是一阵嘻笑,热络的气氛中,传来几声洛克突兀的干咳。


“嚯嚯嚯,大家还是赶紧上桌吃饭,就不等凯文那个毛小子了!”今晚的大掌厨笑道,把一锅热汤端上桌,招呼大伙儿围炉开饭。


克劳环顾餐桌一圈,除去凯文,每年年夜饭的固定班底全都到了,唯独少了那一个同么么一般稚嫩的小丫头。


热汤上方蒸汽氤氲,模糊了墙上相框里的面孔,不过克劳还是清晰地在心中描摹起相框里的风景。


在一片开满百合花的花田里,一位十四岁的少女一袭水蓝色无袖连衣裙,一手压着头上的竹编帽子,一手捧着一簇沾了晨露的百合花,向着镜头露出明媚微笑。


十四年了,庄园又会迎来一次全新的洗牌。

我在等你回来。我亲爱的孩子。

-----

上一棒:@余晖下的豹子 

下一棒:@一如莱修 

工藤橙橙
【奇奇怪怪的偷懒方式增加了】是...

【奇奇怪怪的偷懒方式增加了】是根据昨天瑞琪与行政官吵架有感而发,菩提大伯当年也是又倔又莽的一匹啊

然后洛克行政官跟瑞琪团长吵完架后跑去找克劳神父抱怨——

懒得画直接P图的我简直是个小机灵鬼←

【奇奇怪怪的偷懒方式增加了】是根据昨天瑞琪与行政官吵架有感而发,菩提大伯当年也是又倔又莽的一匹啊

然后洛克行政官跟瑞琪团长吵完架后跑去找克劳神父抱怨——

懒得画直接P图的我简直是个小机灵鬼←

工藤橙橙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官方太会了!看到克劳神父从城堡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太对劲,这可太劲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