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劳利

4486浏览    252参与
象牙塔

天堂地狱联合会议(一)

感谢天堂地狱的领导们来这里接受我们的采访,大家都知道我们虽然称之为会议,其实主要还是采访为主,首先我们来采访驻地选择在英国伦敦的被各位称“好兆头”的依靠地狱之子来进行灭世活动的天堂地狱组。

“嗯,各位天使与恶魔好(。>ㅿ<。)今天我们主要是来采访前阵子被迫破产的灭世计划的主因。”

加百列的微笑还是那么无懈可击,他非常官方的说道“这次只是失误,我们天使有无尽的生命与时间,即使这次不成功,下一个六千年,我们依旧可以成功。”

主持人带着微笑问到“不知道地狱王子别西卜大人,又有何见解呢?”

别西卜恶狠狠的吸了一口可乐,发出不满的叫声:“加百列,下一个六千年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为了地狱...

感谢天堂地狱的领导们来这里接受我们的采访,大家都知道我们虽然称之为会议,其实主要还是采访为主,首先我们来采访驻地选择在英国伦敦的被各位称“好兆头”的依靠地狱之子来进行灭世活动的天堂地狱组。

“嗯,各位天使与恶魔好(。>ㅿ<。)今天我们主要是来采访前阵子被迫破产的灭世计划的主因。”

加百列的微笑还是那么无懈可击,他非常官方的说道“这次只是失误,我们天使有无尽的生命与时间,即使这次不成功,下一个六千年,我们依旧可以成功。”

主持人带着微笑问到“不知道地狱王子别西卜大人,又有何见解呢?”

别西卜恶狠狠的吸了一口可乐,发出不满的叫声:“加百列,下一个六千年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为了地狱之子的出生,我们地狱有多忙吗?下一个六千年开辟末世的人必须有你们出,什么天堂之子都行,反正休想让我们地狱累死累活!”

加百列跟着说道:“这大概不行,天堂是纯净而光辉的,怎么可能创造出一个用来灭世的存在呢!虽然这一切是为了净化世界,但是我们拒绝。”

别西卜直接把可乐罐子捏爆了。

“虚伪的天使,直说是不想弄脏自己手,就是了。”

主持人一看两方跃跃欲试的模样赶紧说:“那么这次灭世失败的主因,你们两位是怎么想的呢?”

别西卜愤愤不平的从茶桌上捏起一块甜点塞到嘴里,骂道:“克劳利这个恶魔,平时就喜欢人间的东西,嫌弃地狱脏乱差,还因为是蛇喜欢晒太阳,总是喜欢玩失踪,但是他没胆子叛变,一定是那个胖天使扯着他叛变的。”

加百列用眼角撇了一下别西卜,为了天堂的尊严,冷笑:“亚茨拉斐尔一直是个听从天堂调遣,完成任务出色的好天使,虽然他的确沉迷于下界的口腹之欲,导致身材略微丰满了一点,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坏天使,说实话,我怀疑是你们的那条蛇骗他这么做的。”

别西卜已经将桌面上的甜品扫荡一空了,他眼睛盯着加百列桌上满满当当的零食,反击道:“伊甸园的东大门破了,是亚茨拉斐尔堵上的,战争手里的剑是亚茨拉斐尔丢的那把。你的好天使的纰漏真多。”

“这是神的旨意,命运的安排。”加百列依旧是带着笑容体贴的说道。他完全无视了别西卜伸手端走甜点的行为。

主持人眼角抽搐的看着别西卜的抢走自己面前的甜点:“那这次灭世之后,有什么工作上的调动吗?”

“没有调动,没有战争,没有损失。”

主持人只好说到:“那可真是太好了,请问你们对亚茨拉斐尔与克劳利的处置是恶魔之子的人间监护者,是吗?”

“是的,这是上帝的旨意。”

“是撒旦大人的命令。”

主持人微笑着感谢两位位高权重的天使恶魔,并恭送他们离开了作为接待区的密林。路上碰见了一个衣着邋遢,浑身散发着下水道臭味的'恶魔,出于(对土地的)关心,他问了这个哭出一地沥青泪水的恶魔:“你为什么这么伤心呢,再哭的话,过会这些沥青请你自己扫走哦!”

“我的同事利古尔在战争前,被克劳利用圣水浇死了”他愤愤不平的说“而别西卜大人连他的名字都忘了!”

主持人微笑着,离开了。

谜题破了,这场战争中只有一个恶魔挂了。

〔⊙▽⊙〕          ⊙▽⊙              ⊙▽⊙

下期是属于邪恶力量的人员,他们对于这次采访的意见似乎只有一个,让我们听听。

“才死一个???!!!!!”

斯西就是argus

可爱的表情请查收ww

下一次看正比好吗么么

可爱的表情请查收ww

下一次看正比好吗么么

斯西就是argus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自己产粮......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自己产粮...

高举克费大旗!!

摸鱼画得不是很好见谅么么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自己产粮...

高举克费大旗!!

摸鱼画得不是很好见谅么么

無恨

“我只不过是稍微向下徘徊了点。”

“我只不过是稍微向下徘徊了点。”

AshRED

【好兆头/三头犬×撒旦×蛇】你必须。(PWP)

作品全名:You have to commit adultery(你必须奸yin)

分级:NC-17

cp: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撒旦(插入)+撒旦×克劳利(本篇无正戏,但提及正戏)+AC暗示

大致设定:撒旦之子,克劳利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个小婴儿了,但蛇从来没有产生过疑惑。原因大概就是他见识过造那个孩子的现场。本文讲的就是造孩子现场的故事。地狱三头犬原作没出现,算是原创角色。

ooc有,成吨的私设,撒旦和蛇的造型参考@SENaki ,这篇文是写给她的。恶魔全员双性,兽x,超长时射x,玩蛇

阅览方式:见我的个人空间...

作品全名:You have to commit adultery(你必须奸yin)

分级:NC-17

cp: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撒旦(插入)+撒旦×克劳利(本篇无正戏,但提及正戏)+AC暗示

大致设定:撒旦之子,克劳利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个小婴儿了,但蛇从来没有产生过疑惑。原因大概就是他见识过造那个孩子的现场。本文讲的就是造孩子现场的故事。地狱三头犬原作没出现,算是原创角色。

ooc有,成吨的私设,撒旦和蛇的造型参考@SENaki ,这篇文是写给她的。恶魔全员双性,兽x,超长时射x,玩蛇

阅览方式:见我的个人空间顶置。

作者的话:现在入坑好兆头似乎有些晚……不过没问题,我是做什么都会慢一步的人。这是一篇PWP,我并没有很多好讲的,只希望各位看完文能够在这里留下一个回复,它将是我的写作动力,谢谢!

象牙塔

天堂地狱联合会议(梗)

欢迎来到天堂地狱联合会议,这场会议将会在三界各个种族间在同一时段直播,除了人类外,包括且不限于矮人,恶魔,精灵,魔法生物类以及各类具有魔法天赋的混血儿,都可以接收到这堂会议的直播,此次会议主要是为了讨论天堂地狱每次灭世计划的失败的原因以及如何解决失败后的人员更改问题。这一次会议的直播技术,采用了全新的VR技术,技术提供者是来自地狱的蛇形恶魔前人间监管员克劳利。

欢迎来到天堂地狱联合会议,这场会议将会在三界各个种族间在同一时段直播,除了人类外,包括且不限于矮人,恶魔,精灵,魔法生物类以及各类具有魔法天赋的混血儿,都可以接收到这堂会议的直播,此次会议主要是为了讨论天堂地狱每次灭世计划的失败的原因以及如何解决失败后的人员更改问题。这一次会议的直播技术,采用了全新的VR技术,技术提供者是来自地狱的蛇形恶魔前人间监管员克劳利。

自闭症盒子
人们的心情需要神父的抚慰

人们的心情需要神父的抚慰

人们的心情需要神父的抚慰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yeomk2

校對:@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yeomk2

校對:@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按讚、留言一聲。

白羊超凶不好惹

[CA/RBBC]当天使穿越到魔法世界 23

本章又名:双向暗恋它不香吗?/今天又是老校长想自戳双眼的一天

超短的一章…

但我今天生日!![微笑]给个小心心呗?[眼巴巴]


——————————————————


当第二天早上小巴蒂美满地进入教室上课时,他觉得今天的魔咒课怪怪的。

自从昨晚之后,不准吃甜点的约定消失,他就一晚上兴奋得睡不着,一大早就踩着欢快的步伐走进教室,预备着下课后就赶紧冲上前请天使帮个"小忙",结果小巴蒂一进门就发现天使在他座位旁边守着了。

还双手绞着,有点小紧张,脸上故作正经但眉头紧锁,双眸却期待地看向小巴蒂这边。

小巴蒂突然意识到不对。

他呆了许久才猛的发现,恶魔不在天使旁边...

本章又名:双向暗恋它不香吗?/今天又是老校长想自戳双眼的一天

超短的一章…

但我今天生日!![微笑]给个小心心呗?[眼巴巴]


——————————————————


当第二天早上小巴蒂美满地进入教室上课时,他觉得今天的魔咒课怪怪的。

自从昨晚之后,不准吃甜点的约定消失,他就一晚上兴奋得睡不着,一大早就踩着欢快的步伐走进教室,预备着下课后就赶紧冲上前请天使帮个"小忙",结果小巴蒂一进门就发现天使在他座位旁边守着了。

还双手绞着,有点小紧张,脸上故作正经但眉头紧锁,双眸却期待地看向小巴蒂这边。

小巴蒂突然意识到不对。

他呆了许久才猛的发现,恶魔不在天使旁边站着……what!!恶魔不在天使旁边24小时紧跟着!!

曾经吐槽他们两个太互黏了的小巴蒂此刻脑子里只剩一句话:

这太不正常了!!!

接着这句话的是无穷无尽的脑补:

这一对该不会吵架闹分手了吧!天使来找自己当知心闺蜜谈心事?

小巴蒂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了,他赶紧扭头向四周看去,希望某个恶魔突然拿着小甜点出现然后去和天使酱酱酿酿。

结果天使主动迎了上来,还十分紧张地叫他名字,这么什么的天使让小巴蒂瞬间就联想到上次天使一脸紧张地拉着恶魔向他宣布一个惊喜——天使恶魔真的在一起了。

这个联想让小巴蒂顿时炸毛了,他觉得这一次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脑补是对的。

但恶魔到底哪去了???

小巴蒂抵着门框四处张望。

好吧,克劳利正一脸笑意地站在讲台那里,远远地看着自己这边。

笑?

笑!

他笑个鬼!

渣男!

小巴蒂愈发肯定自己的脑补了,这个渣男绝对是把天使搞生气了,让自己来哄他老婆!

想都别想!

这会子天使已经一脸拘束地微微张嘴却又闭上了,看得出来他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小巴蒂倒很好奇了,克劳利做什么了让天使这么"难以启齿"?

于是他狠狠地瞪了克劳利那边一眼,思索着待会要说什么来责怪这个恶魔让天使好受点。

(克劳利:???)

结果等了一会,天使反而开口问:“你和雷古勒斯怎么样了?"他看上去突然有了些…兴奋?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小巴蒂开始不知所措,只能下意识地回答:“还行。”

天使的反应更让小巴蒂云里雾里,他看上去雀跃又开心,还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小巴蒂思考着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然而,什么都没有啊!这家伙干嘛这么开心?不是来找他谈心事的吗?

放弃思考的小巴蒂干脆就问了:"我和他还是好朋友啊,怎么了?"

随后他看着天使的笑容慢慢地消失,落败,像一朵迅速蔫了的花,那双宝石般的蓝眼睛瞪得圆圆的,充满了不可置信,天使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哦…上帝啊…"小巴蒂听到他如此嘀咕着。

过了良久,天使平静了下来,但他看上去仍是十分纠结,他看了看小巴蒂,吞了吞口水,低头看了看鞋尖,再看了看小巴蒂,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又看了看鞋尖。

抬头,

看小巴蒂,

低头

看鞋尖,

抬头,

……

如此来来往往周来复始十几遍后,亚茨拉斐尔突然大吸一口气,努力扬起一个笑,再一次看向了小巴蒂:“真的就只是,朋友?"

小巴蒂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

天使没忍住地小声爆了句脏话。

他匆匆地说了句再见,就头也不回地飞奔到克劳利那里,看上去受了很大的刺激且十分失望。

呃,不是,喂,我说什么了!

一脸懵的小巴蒂带着这样的疑问,一步步挪到自己座位,看着远处激动却不得不压低声音的天使和恶魔说着什么,但很快就开始上课了。

今天的魔咒课奇迹般的不虐狗很正常,全程只有菲利乌斯教授在讲课,而那两个不务正业的助手老师正嘀嘀咕咕着什么,看上去都十分失望,尤其是那个恶魔老师,十分暴躁,看口型他起码爆了十几句脏话。

并且他们总是不约而同地看向小巴蒂,小巴蒂则打了个寒战,因为他们的眼神好像老父母看整天宅在家的大龄儿女,失望又生气,这让小巴蒂产生一种他们要把自己卖了的错觉。

于是一脸懵圈心里更懵圈的小巴蒂浑浑噩噩地渡过了一节节课,甚至连挚爱的甜点们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甜点:???)

直到饭点时间雷古勒斯贴心地端过一块焦糖味的布丁给他,小巴蒂这才把注意力放在这盘…不,这一桌子甜点上,当然解决它们要从这盘布丁开始。

"你说他们干嘛这么古怪啊?“布丁甜得让小巴蒂心花怒放,没一会就吃完了,他咬着勺子思考着要不要再吃一盘天使他们怎么了,他下意识地舔了舔沾着布丁汁水的下唇。

雷古勒斯同样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他紧盯着小巴蒂滑嫩的双唇。

比起布丁来说,男孩水润的红唇才是最诱人的啊…

他开始想。

扑通

扑通

他的心开始跳。

“谁知道呢?”

他别开眼,亲眤地搭上小巴蒂的肩膀,小巴蒂并不抗拒,扬起一个笑容后端起一盘甜点又开始吃了,顺便嘀咕着:

“对,谁知道呢,我的朋友。”

男孩的耳尖开始泛红。

【双向暗恋它不香吗?】


在远处观望的恶魔和天使双手叠放在胸前,对这一景象啧啧称奇。

怎么就不在一起呢?明明互相爱着对方,唉。

他们对望一眼,从彼此眼中都读出了无奈。

他们都思考着怎么撮合这一对。

“好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克劳利耷拉着嘴角,用一种毫不开心的语气说着庆幸的话语。

“什么?”亚茨拉斐尔疑惑地问,上帝啊,还有比这两个憨批在一起更让他觉得重要的事情吗?

克劳利睨了一眼主位那里,邓布利多回来了,正坐在那上面和别的老师聊起学校近况。

而后邓布利多突然恼怒地抬头,正巧对上了克劳利的视线,后者尴尬地笑了笑。

想也知道那个老师告了他的状。

视力好的恶魔成功看到校长握着酒杯的手被气得微微发抖,他赶紧收回了视线,在心里嘀咕着邓布利多的小气。

不就是秀恩爱把其他老师秀气走了后又不管学生们嘛,不就是胡乱让那两个谁写了十几万字检讨嘛,不就是…没做好自己助手老师的责任嘛…

说真的,恶魔问心无愧…个鬼!

他现在越想越心虚,越想越冷汗直出。

亚茨拉斐尔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爱人,顺带着向远处看过来的校长招招手。

克劳利赶紧抓住天使乱挥的手,这个时候招手是在挑衅对方的理智啊!

“天使,”感受到邓布利多该死的“炽热”目光的恶魔缩到天使那边,在天使的耳边嘟囔着:“我们待会去找邓布利多谈谈吧。”

邓布利多已经知道魂器的事了,拿格林德沃来威胁已经变得没有现实性了。

他再不给邓布利多一点有用的信息来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摆设,估计就要卷铺盖走人啦!

这可比撮合那两个憨批重要多了。

“嗯。”天使虽然不解,但还是答应了下来,答应自己爱人的同时他还向看过来的老校长露出一个真诚的微笑。

非常,真诚!

犹如圣光般,狠厉地刺着老校长的眼膜。

这对孤家寡人的校长大人来说无疑是炫耀,一种“我对象特爱我”的炫耀。

他现在只感觉眼睛火辣辣地疼,想想自己那边的那个渣男格林德沃,老校长终于收回了自己“炽热”的目光,郁闷地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今天又是老校长想自戳双眼的一天】

————————————

这章纯属欢乐日常向,看个开心就够了哈( 'ω' )

笑了的话在评论区吱个声也让我笑笑?

好吧,这不怎么好笑…

不知道。

《好預兆》第三集的閃電攻擊場景漫畫化。

原文網址: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izgnomer.tumblr.com/

本人只負責轉載,喜歡這系列作品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好預兆》第三集的閃電攻擊場景漫畫化。

原文網址: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izgnomer.tumblr.com/

本人只負責轉載,喜歡這系列作品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花酒

剪了个好兆头的视频,2分12秒

时间是伊甸园到书店着火

以后会再剪一个末日之战的,估计时间就没这么长了

我为了卡2分11秒的主题曲真的剪了好——————长时间

(╥ω╥`)  (求夸)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主题曲最后几秒没有音乐_(:з」∠)_

第一次剪视频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呀

(BTW:有人知道为什么手机录屏录不上手机自己的声音嘛)

剪了个好兆头的视频,2分12秒

时间是伊甸园到书店着火

以后会再剪一个末日之战的,估计时间就没这么长了

我为了卡2分11秒的主题曲真的剪了好——————长时间

(╥ω╥`)  (求夸)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主题曲最后几秒没有音乐_(:з」∠)_

第一次剪视频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呀

(BTW:有人知道为什么手机录屏录不上手机自己的声音嘛)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友情協力:箏子病房

校對: @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友情協力:箏子病房

校對: @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花酒

“我决定了,一会儿我爸出来我先让他揍你俩理由是你俩秀恩爱还把我夹中间。”

“我决定了,一会儿我爸出来我先让他揍你俩理由是你俩秀恩爱还把我夹中间。”

白羊超凶不好惹

[CA/RBBC]当天使穿越到魔法世界 15

严格来讲本章是恶魔主场,RBBC不存在的,也不算纯CA…

14章丢了,为了不让你们等太久就先发15章了,14章简单来讲就是黑魔王应聘教师失败,讲了一下邓布利多为什么让克劳利留了下来,以及天使答应可以改变结局(但要好),于是小克劳利打算消灭伏地魔了(14章特别短,这些都是匆匆盖过),以后会补上14章的

至于为什么不一响指崩了伏地魔,因为有魂器啊…先搞魂器,再搞伏地魔。

邓布利多在我的印象中就是睿智冷静的老人,在神动2也只是少了“老”这个字,然而他这个时期,我不好说,所以也ooc了,就是把他写成了有情感会纠结的人啦…

emmm,虽然很丢脸,但还是厚着脸皮求小心心


——————————...

严格来讲本章是恶魔主场,RBBC不存在的,也不算纯CA…

14章丢了,为了不让你们等太久就先发15章了,14章简单来讲就是黑魔王应聘教师失败,讲了一下邓布利多为什么让克劳利留了下来,以及天使答应可以改变结局(但要好),于是小克劳利打算消灭伏地魔了(14章特别短,这些都是匆匆盖过),以后会补上14章的

至于为什么不一响指崩了伏地魔,因为有魂器啊…先搞魂器,再搞伏地魔。

邓布利多在我的印象中就是睿智冷静的老人,在神动2也只是少了“老”这个字,然而他这个时期,我不好说,所以也ooc了,就是把他写成了有情感会纠结的人啦…

emmm,虽然很丢脸,但还是厚着脸皮求小心心


——————————————————


当克劳利在学校同一个地方走过第三十次时,他不得不向霍霍格沃茨复杂得可以的房间布置妥协,他打了个响指,一眨眼他就到了那个巨大的奇丑无比的石像面前。

说真的,邓布利多的审美一定是出了问题,哈斯塔都比这个顺眼…好吧,两个都差不多丑。

恶魔才不会承认他刚刚被吓得退到一旁,他现在正暗暗磨牙地思考。

密码是什么呢?

出神了半晌,克劳利才记起邓布利多压根就没告诉过他密码,他想着要不要再打个响指。

应聘和上次来道歉时就是这么进去的,当然上次这么做的结果是被邓布利多扣了几个月的工资,不就是坐塌了他的办公桌吗,这么小气!

克劳利思考着这一次小气的邓布利多会惩罚他什么。

突然,石像移开了,露出了后面的自动旋转楼梯,一群穿着衣服正规的人们走了下来,个个都臭着张脸,其中有一个是克劳利认识的——当然人家不认识他——老巴蒂克劳奇!

那么无需置疑的是,这些人就是魔法部官员了,不过来这干嘛?

退到一边让路的克劳利自然想起报纸上的报道,向这些来找邓布利多麻烦结果反被怼的宫员们投以真诚的嘲微笑。

算了,向这些老顽固问一下密码吧。

在官员们眼中,这个微笑的男人就十分怪异了,同样是穿西装,他们是严肃正规,他却穿得放肆潇洒,一头红发加一副墨镜,都让这群古板的魔法部官员联想到外面疯传的"霍格沃茨同性恋老师",想起刚刚因为这事也被邓布利多怼了,于是家中有孩子在霍格沃茨就读的官员——特别是老巴蒂——无一例外地都向克劳利投以鄙夷的目光后,避之不及地走了。

克劳利话还没说出口,看着他们远离的身影,想也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暗地里骂了句脏话,他和天使都是无性别,怎么同性恋了?!

忿忿不平地走到石像前,又想起密码这回事,他也不打算去找那些官员问了,直接脾气暴躁地打了个响指。

密码什么的还是下地狱去吧。

惩罚什么的都给我滚吧。

总之撒旦保佑,别让他像前两次样摔在办公桌上就行了。

这回他的奇迹完全不照他的祷告办事,一如既往地让他直接摔在办公室中的办公桌上面,把桌上的文件与茶水弄得满地都是,他反而坐在了办公桌上尴尬地看着。

他开始思考自己的奇迹是不是盗版的。

正在看书的邓布利多惊愕地转过身,看到一地的狼籍,而罪魁祸首克劳利牵强地笑着打招呼:“校长好。“

"下次。"邓布利多咬着牙挥舞起了魔杖,"请你事先问好密码。"他感觉这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上次这对情侣来道歉,其中那个胖的还坐塌了他保存了十几年仍完好如初的办公桌,如果他不是个巫师,早就心肌梗塞地去世了。

看着重新变得整洁的办公桌,克劳利下了来,顺手地拿走并拆开一个柠檬雪宝扔进嘴里,对着阴沉着脸的邓布利多扯出了礼貌的微笑。

"有什么事吗?"邓布利多习以为常,对于这个神奇又奇怪还很放肆的魔法老师,他不能辞退只能迁就。

"伏地魔来应聘了?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克劳利显得十分熟惗地开了口,好像他和邓不利多是多年的老朋友。

"没什么。“邓布利多淡淡地说着,显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拜托,他来霍格沃茨一定是有目的的好吧,真的想当教师是不可能,你不觉得,他是想干什么坏事?“

这我当然知道啊!邓布利多翻了个白眼,想赶人走。

克劳利干脆打算直接提了:

"伏地魔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什么呢?"

邓布利多愣了愣,这回很老实地回答:“飞离死亡。"

"他连来霍格沃茨都不怕,说明他不觉得自己会死,觉得自己飞离了死亡,至少,一次杀不了他…“

克劳利暗示得很彻底,邓布利多也不是傻子:"你想说什么?“

克劳利直接掏出了兜里的一顶皇冠,它镶有宝石,闪闪发光,但显然有了些年头,可以看出它的底边上还刻着一行字。

"拉文克劳的冠冕!"见多识广的邓布利多惊讶地叫了出来,恶魔骄傲地抬起头,他绝对不会告诉别人为了找这玩意他连天使的约会都推掉了还在霍格沃茨找了一整天。

但骄傲过后就是满满的心酸加吐槽啊!!

为什么奇迹不可以隔空取物啊!!!为什么奇迹不能让他直接传送啊!!!非要他亲自找到魂器,说好的天使恶魔万能的呢?!

他很想质问一下上帝,这一天他腿都要断了,有求必应屋真是太难找到了,就算他用了奇迹让自己很需要它,可找到后还要找到伏地魔藏魂器的那个地方,更别说霍格沃茨大得可以,找到后出来都不认识自己在哪了。

更不要说那些移动的楼梯…恼人的幽灵…还要找到斯莱特林的密室…

恶魔想到这些开始了脑瓜疼,他觉得自己简直了不起,他又掏出一枚巨大的蛇牙,这回可以说他的鼻孔朝天了。

毕竟密室里的那条大蛇不是一般的恐怖可怕,但他可是蛇的祖宗,对付起蛇来简直易如反掌,虽然过程中他要对付那个哭哭啼啼犯花痴的姚金娘,避过学生的目光进入女厕所,忍受下水道的污水,但他终于杀了那条讨人厌的大蛇并拨了它的牙,毕竟只是一个奇迹的事。

呵,奇迹只能做这些简单粗暴的事。

他忍不住开始向邓布利多吐槽:

"我说真的,你们霍格沃茨四大学院的创始人真的是闲得可以,在学校养蛇并造密室?更离谱的是校长…"

"说重点。"邓布利多很不给面子地打断了他。

"嘿,老伙计,听说过魂器吗?“

"你是说…伏地魔造了魂器!"邓布利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他突然明白伏地魔为什么总是一幅狂妄自信的不怕死的样子,魂器,他造了魂器!

"你还真是一点即通啊。"克劳利讽刺地说,邓布利多不理他,拿起冠冕细细查看。

"厉火,或者淬满蛇毒的蛇牙,还有涂满蛇毒的格林芬多宝剑,都可以摧毁它。"恶魔感觉自己充满了疲倦,但还是强撑着提点邓布利多,他觉得说到这里话就应该停了,让邓布利多自己想后续去吧,劳累了一整天的他现在就该窝在天使暖呼呼的怀抱里睡上一阵。

他努力地打起精神,邓布利多则一直盯着他,盯着这个神通广大的巫师,沉默片刻,邓布利多突兀地问:"要加入凤凰社吗?你真的是个人才。"

这是他第二次提出来。

邓布利多犹记得这家伙直接一个响指就进了来办公室,虽然搞乱了办公桌,但后来表现得轻车熟路地跟他打招呼并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放肆得很,还随手吃了他的柠檬雪宝,随意地跟他聊起应职的事,并表示自己是正义的一边,说得散漫至极,简直不能太随便。

邓布利多轻而易举地就能通过这家伙来联想到上一次来应聘同一个职位的胖老师,倒不是两人有多相似,恰恰相反,他们简直就是完全相反,没有一点共同点(除了不用密码就可以进办公室这一共同点),胖老师总是束手束脚的,谨慎至极地说起应职的事,说起自己是正义的一边时那幅诚恳的模样像在起誓,眼睛还一直盯着桌上的柠檬雪宝,却不敢拿。

一个守规守矩到过分,一个放肆顽劣到欠打。

邓布利多留下他们的原因,是他们强大的魔法,在克劳利到来之前,他一直在思考胖老师的"无杖魔法”以及能在霍格沃茨移影换行的原因,所以他才会留下亚茨拉斐尔以便观察,他也不觉得这个胖老师演技了得到能骗他,可胖老师的"魔法"让他百思不得解。

直到克劳利来了,他有与亚茨拉斐尔一样的魔法,强大,奇异,而他用一个荒诞的故事解释了他们的魔法,邓布利多勉强信了,克劳利知道很多伏地魔的事情,并想一起对抗伏地魔,伏地魔的智商也让邓布利多勉强相信这家伙不是卧底。

邓布利多留下了克劳利,也稀里糊涂地答应了克劳利一些条件,比如说那本校规大全。

后来两个老师走到了一起,邓布利多只能表示呵呵,丝毫不觉得意外,然而克劳利的恶魔老师外号真不是吹的,当邓布利多被他用格林德沃这事做威胁的时候简直气到爆炸,觉得他简直是个恶魔,而对方丝毫没有觉悟,在自顾自地谈着数十条条件。

"把我们安排到同一间休息室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在说完最后一个条件时,邓布利多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克劳利,但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这比上一个条件——顶着压力把他们留下来——要简单多了。

然而接下来邓布利多面对的就是这两货天天在眼前秀恩爱的精神污染。

他们绝对是一对恶魔!

可他们都有强大的魔法,也都是正义的一边。

可正义也分势力,邓布利多要把他们拉向自己的势力,拉拢了一个,另一个也会被拉拢。

老校长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觉得自己快要瘫痪了的克劳利随意地走向门囗:"人才,哈,谢了,但不去考虑一下你的老情人吗?”

邓布利多显然被这句话惊到了,他瞪着克劳利——随便瞪着什么吧——呆愣了许久,克劳利看着发呆的邓布利多,摸上门把手的他叹了口气:"要我加入,可以,把你办公室门口的石像砸了。“

离开时,他随手打了个响指。

并在心里嘀咕:

嘿,奇迹还是挺好用的。

【今天又是克劳利当月老的一天】

——————————

奇迹这玩意儿真的是个混球,不能隔空取物,但可以变自己知道的东西,不能瞬间移动(能吗?能的话恶魔干嘛开车天使干嘛被枪指着脑袋啊),也不可以直接改变人的想法(恶魔蛊惑都用口才…天使传播善良都身体力行…)

但它可以让你想起一些东西啊[暗示]

看的时候迷糊的话在评论区发问[眼神]

[潜台词:想让你们的评论砸死我w(๑>؂<๑)]




仿佛若有光

【CA】路过你的冰淇淋店为什么不想让我进去呢?

塔德菲尔德开了一家新的冷饮店,亚当对此表示十分开心。所以,开业的第一天,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店里就冲进了四个孩子。 

“我要一个草莓冰淇淋!上面加花生和奶油的那种!”佩珀一进门就大喊。 

温斯顿紧随其后:“我要一个巧克力奶油的!” 

亚当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个个饿虎扑食的样子有些无奈——这些镇上别的冰淇淋店没有么?他来这家店可是要吃点新鲜的东西! 

于是他站在柜台前敲了敲:“你们这里都有什么?” 

柜台里那个长了一头白色卷发的胖子递给他饮品单:“上面都是当季的新品哦,看看您想吃什么?” 

他回身从冰淇淋机里接了两个大冰淇...



塔德菲尔德开了一家新的冷饮店,亚当对此表示十分开心。所以,开业的第一天,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店里就冲进了四个孩子。 

“我要一个草莓冰淇淋!上面加花生和奶油的那种!”佩珀一进门就大喊。 

温斯顿紧随其后:“我要一个巧克力奶油的!” 

亚当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个个饿虎扑食的样子有些无奈——这些镇上别的冰淇淋店没有么?他来这家店可是要吃点新鲜的东西! 

于是他站在柜台前敲了敲:“你们这里都有什么?” 

柜台里那个长了一头白色卷发的胖子递给他饮品单:“上面都是当季的新品哦,看看您想吃什么?” 

他回身从冰淇淋机里接了两个大冰淇淋,上面撒了厚厚的花生碎和核桃碎,然后淋上美味的黄油——“黄油可比奶油更健康哦。” 

佩珀和温斯顿开心极了——又大,又美味的冰淇淋! 

哇!比他们吃过的所有冰淇淋都好吃!温斯顿满意地舔着一圈又一圈,脸上弄上了一大堆,还沾到了眼镜上。 

亚当看着饮品单眼睛慢慢瞪大了——天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薄荷口味的冰激凌……当初谁说美国有28种口味的冰淇淋,还脱出了草莓香草巧克力的无聊组合—— 

“先生,你是从美国来的吗?” 

亚茨拉斐尔疑惑了一下,心想我这口音也不像美国啊?但是他很温和地回答说不是。 

“我之前在伦敦,开一家……呃,店。”他不太好说自己曾经是个旧书店老板,毕竟那个身份他做的可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哇,那你太厉害了,居然还会做薄荷味的冰淇淋。我要一个!”温斯顿佩珀布赖恩齐齐看过来瞪大了眼睛,“真的吗我也要!”迟迟没有点单的布赖恩终于等到机会下手了。而温斯顿手里的巧克力冰淇淋直接滴到了手腕上——“嘿!”他刚刚发现,急忙去擦,结果沾脏了袖口,“上帝啊!” 

亚茨看了小男孩一眼,偷偷打了个响指。 

温斯顿很高兴袖子又干净了:“嘿,难不成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 

亚当嗤之以鼻:“根本就没有上帝,这一定是外星人干的。” 

佩珀拿着自己的草莓冰淇淋,目光里透出一股怀疑——“我不相信薄荷冰淇淋会好吃。” 

“一定会的!”亚当说。 

“不会的!”佩珀争辩。 

布赖恩不喜欢听他们争吵,又没有冰淇淋可吃,无聊地往街上看,结果看到个不得了的东西—— 

“等等,你们看!”他往街角指,“那是辆古董宾利吧,我以为这样的车都应该呆在博物馆里。” 

亚茨拉斐尔听见古董宾利这样的字眼就有点儿警觉,他一边从冰淇淋机里接冰淇淋,一边往外瞅了一眼—— 

好吧那个车子除了克劳利不会再有别人拥有了。 

孩子们的注意力迅速被宾利车吸引走了——“我只在我老爸的汽车杂志上见过这样的车子。”布赖恩很有见地地说。 

佩珀不喜欢车子,尽管她是个挺像男孩的女孩,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嘛——“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讨论冰淇淋的口味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立场?” 

男孩子们激烈地小声争论开那辆车的人会是谁,毕竟镇上从来没有见过这辆车,所以几乎可以确定是个外地人——他来这里做什么? 

孩子的好奇心是没有尽头的。但是亚茨拉斐尔并不希望他们对车子保持过高的关注。 

“嘿,你们的两个薄荷冰淇淋!”他说。亚当没有理他,车子里出来一个穿了一身黑色还在这阴天戴墨镜的男人,他们开始猜测他来这里做什么。 

克劳利站在街口,往另一个方向看过去,亚茨拉斐尔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亚茨突然庆幸自己并没有安个过于引人注目的招牌,也许旁边的两家食品店的大招牌可以挡住他门上“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冰淇淋店”这几个字。 

克劳利四处张望,亚茨拉斐尔紧张地在柜台里捏自己的手指,佩珀则对男孩们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给我吧先生。”她把冰淇淋怼到男孩们手里。 

“我相信他是一种外星人,或者从西藏来的——英国不可能把车子保存的这么好。”亚当正说着话,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冰淇淋。 

“啊——”亚当猛地抽了一口气,薄荷冰淇淋的后劲够足,从头到脚的清凉感觉把他穿了个透心凉。 

但是好吃是真的。 

布赖恩也咬了一口:“哇!”他大喊一声。 

亚茨拉斐尔惊恐地看到克劳利往这边望来,他挥挥手把孩子们往外赶。 

小伙伴们一窝蜂地往外走,亚当还不忘:“先生我们还没有给钱!” 

“开业的第一批顾客,享受免单!” 

“哇!”孩子们兴奋地大叫,亚当喊的最大声:“谢谢你,亚茨拉斐尔先生!你的冰淇淋很好吃!” 

完,了。亚茨拉斐尔绝望地想。 

上帝知道他为什么要躲到塔德菲尔德来,克劳利那个傻瓜跟他闹了别扭,他赌气跑出来就是不想被他找到。 

克劳利从冰淇淋店门口路过。 

亚茨拉斐尔躲在柜台后面,好险好险,他没看到! 

下一秒克劳利就站在柜台前。 

“嗨。” 

亚茨拉斐尔吓了个不轻。 

“想不到你还喜欢冰淇淋。”克劳利说,这镇子上的孩子真是可怜,吃个薄荷冰淇淋就震惊成这个样子。 

“克,克劳利。”亚茨故作镇定的说,“我记得我说过我们不要再说话的来着。” 

“哦,亚茨拉斐尔,你还不知道我吗,都是一时间昏了头,我真的不是那么想的。” 

“事实上我是来道歉的,我的天使。”他看了看小小的冰淇淋店,低声下气地说,“甜食……也没什么不可以吃的。” 

从可丽饼开始,亚茨拉斐尔对甜食的爱好就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谁能想到天堂配发的身体扛得住人类的各种疾病,偏偏对蛀牙束手无策,奇迹也是无济于事,亚茨拉斐尔牙疼的直哼哼,可还是对甜食爱不释口。克劳利努力地想管管他,结果就给亚茨好心当了驴肝肺。 

“我去跟一个有名的牙医学了一手治牙的本事。”克劳利说。 

“什么?你,你去学习?” 

“嗯。”对一个恶魔来说,承认给一个牙医做学生好像有点丢脸。 

“天哪!”亚茨拉斐尔惊呆了,“那我,可以继续吃了吗?”他眼里显出欣喜的神情。 

“不要吃太多啦,毕竟你的身体都用了6000年了。”克劳利嘟囔一句,“……所以你愿意跟我回去了吗?”他突然反应过来。 

亚茨拉斐尔别别扭扭地说:“我想不行,我在格拉斯哥还有个任务……说不定我得……完成了再回伦敦……” 

“那不如一起?”克劳利说,“我也要去格拉斯哥呢!” 

“那我们做的都要抵消了。”亚茨拉斐尔顿时泄下气来。 

“我们还可以什么也不做,只在格拉斯哥逛一逛。”克劳利说。 

“好主意!” 

 

亚当兴奋地把冰淇淋店宣传给他认识的所有人,结果—— 

“扬家里那个叫亚当的小子呢?哪有什么冰淇淋店!” 

我没说谎啊……亚当委屈巴巴地想,嘴里好像还留着薄荷冰淇淋的味道。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