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

188浏览    5参与
豆_烟青荼白

上个月画的,突然想起来就传一下!是俄瑞斯特斯相关神话的同人图(作画的时候三个作家的悲剧情节都有参考)

我就是不会画画的简笔画选手啦!(爽朗)

图的顺序是故事情节顺序(点头)有夹带一些皮拉德斯x俄瑞斯特斯的私货(喷笑

上个月画的,突然想起来就传一下!是俄瑞斯特斯相关神话的同人图(作画的时候三个作家的悲剧情节都有参考)

我就是不会画画的简笔画选手啦!(爽朗)

图的顺序是故事情节顺序(点头)有夹带一些皮拉德斯x俄瑞斯特斯的私货(喷笑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110

(开学了,忙疯了,只能玩玩烂梗了orz)


奥德修斯:最近烦心事有点多,海上风吹日晒的好难受啊!

雅典娜:你好,英雄领航服务提醒你保重身体。众神没有忘记你!

阿伽门农:(阴间来信)保重身体!

喀耳刻:保重身体!

卡吕普索:保重身体!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那就别活。


(开学了,忙疯了,只能玩玩烂梗了orz)


奥德修斯:最近烦心事有点多,海上风吹日晒的好难受啊!

雅典娜:你好,英雄领航服务提醒你保重身体。众神没有忘记你!

阿伽门农:(阴间来信)保重身体!

喀耳刻:保重身体!

卡吕普索:保重身体!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那就别活。


黄莺草蜥

我对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俄瑞斯忒斯的看法

最近tag里有关坦塔罗斯一家的图文多了不少。恰好在希腊神话中我最喜欢这一家,我也来发表一下,我的一些解读。


首先声明,我非常非常喜欢克吕泰墨涅斯特拉(从我不查资料就把她的名字背下来了就可以看出),也非常非常喜欢俄瑞斯忒斯。

许多人因为埃斯库罗斯附加于这个故事的“父权”议题,就一味同情支持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认为她是个“复仇母亲”,鄙弃俄瑞斯忒斯,认为他的思想很“封建糟粕”。私以为,这是对两个人同时的侮辱。

因为父权和母权的议题,就忽略坦塔罗斯一家自相戕害的传统艺能和家庭成员间的影响。一个互相算计数代的家庭,上演的怎么会是这么单纯的压迫反抗戏。事实上,这一家的争斗都是围绕着“权谋”。...

最近tag里有关坦塔罗斯一家的图文多了不少。恰好在希腊神话中我最喜欢这一家,我也来发表一下,我的一些解读。


首先声明,我非常非常喜欢克吕泰墨涅斯特拉(从我不查资料就把她的名字背下来了就可以看出),也非常非常喜欢俄瑞斯忒斯。

许多人因为埃斯库罗斯附加于这个故事的“父权”议题,就一味同情支持克吕泰墨涅斯特拉,认为她是个“复仇母亲”,鄙弃俄瑞斯忒斯,认为他的思想很“封建糟粕”。私以为,这是对两个人同时的侮辱。

因为父权和母权的议题,就忽略坦塔罗斯一家自相戕害的传统艺能和家庭成员间的影响。一个互相算计数代的家庭,上演的怎么会是这么单纯的压迫反抗戏。事实上,这一家的争斗都是围绕着“权谋”。

伊菲格涅亚的献祭让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开始怨恨阿伽门农。但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失女之恨只是让她斩断了最后一点顾虑罢了,顶多给她增添了夺权的一条动机。她把阿特柔斯那一代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埃吉斯托斯招上床,而不是别人,足见她是在非常清醒地朝自己的目标——权力,靠近。

倘若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真的是个苦兮兮的复仇母亲,成功之后,她会把权力交给埃吉斯托斯或者别的亲戚(比如自己的父亲),自己乘龙远去,逃离这个血腥的家庭。但她显然不是有些人想象中的那样。她想要权力,杀死丈夫不是她的终点,而是她作为一个女王、统治城邦七八年的起点——她不止有权力,而且有能力,至少这些年迈锡尼的民众过得都不错,在她被杀后还可以联合起来给俄瑞斯忒斯制造压力。这对于一个受教育条件有限的人来说,可以说是非常出色了。这也侧面反映了,她可能从很早之前,就开始观察丈夫如何治国,悄悄地学习各种手段了。

有人认为俄瑞斯忒斯和厄勒克特拉是无情的、维护父权的机器,但我认为并不是这样,而且他们俩也不能一起讨论。

在阿伽门农死后,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对阿伽门农的两个孩子加以迫害,致使俄瑞斯忒斯寄人篱下以避杀身之祸,厄勒克特拉几乎沦为奴隶。试问只以父权压迫论善恶的人,为何对家庭暴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可见权力的争斗若按照现代社会的小家庭和权利来解释,是说不清楚的。

不论如何,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对阿伽门农两个孩子的虐待,为她的统治埋下了祸根。父在时养尊处优,父亡后为奴为婢,这一对比,让厄勒克特拉真心想要为父亲、也为自己复仇,故而她很乐意做俄瑞斯忒斯的内应。至于俄瑞斯忒斯,从他之后的表现来看,他的思维和行为已经被他的家庭、他的父母深深打上了烙印。他只笃信权力,才不笃信父权。他今天扯着“父权”的旗号讨伐母亲和埃吉斯托斯,明天却可以联手赫尔弥奥涅,用母亲和埃吉斯托斯的手段兼并了皮罗斯的城邦。他年龄幼小,与父亲没什么感情。故而他杀母的动机,多半是作为阿伽门农的顺位继承人,要把权力夺回自己的手中。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最后的自白应该是真假参半的。她爱女儿伊菲格涅亚,更爱手中的权杖;她也爱俄瑞斯忒斯——作为自己的骨血,但她更恨俄瑞斯忒斯——作为可能夺走她宝座的敌人。她肯定会后悔自己当初的昏招,没有悄悄将两个孩子尽快杀死。在俄瑞斯忒斯跑掉后,没有安抚厄勒克特拉,而是继续虐待她,把她逼成了内应。但她当时为什么走错这一步呢?也许是为了不让阿伽门农旧部的怨恨爆发,无奈而为,也许是她血腥的内心里,尚存一丝亲情。

俄瑞斯忒斯战胜克吕泰墨涅斯特拉,不是父权压制了敢于反抗的女性,而是一个政治家的谢幕,另一个政治家的登台。后来,俄瑞斯忒斯继承了他父亲扩大势力范围的野心和他母亲利用人心、宫闱生变的算计。他是个足够有手段的君主,更是他们家的好孩子,没有使他的祖宗、他的父母蒙羞。

我为什么最喜欢这个家族,就是因为他们血腥的内斗,正是他们血脉相连的证明。他们不依不饶,从不互相理解,但如果到了一个能放下一切仇恨的地方,他们一定会真诚地夸赞彼此:“好手段!”


阿里斯托芬的《蛙》中就提到过,埃斯库罗斯写的戏剧是用于教化时人的,而欧里庇得斯倾向于描绘社会真实的黑暗面。埃斯库罗斯以这个故事附会“父权”,教育大家,父权取得了胜利。正是他的改编,让读者们纷纷站队——让男人批判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是“奸夫淫妇”,让女人给她带上“反抗父权”的勋章——却忽视了这场环环相扣、精彩程度不输南北朝史、且带有深深宿命感的权谋斗争。

比起埃斯库罗斯,我更喜欢欧里庇得斯的《厄勒克特拉》、《俄瑞斯忒斯》、《伊菲格涅亚在陶洛人里》、《安德洛马刻》(尤其是《俄》和《安》,把各方的心态都刻画的极好),它们没有讲什么道理,却真实地展现了这场宫闱大戏中的人心。只有这些戏,才对得起亲自治国的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女王,对得起迈锡尼文明的传奇君主俄瑞斯忒斯。比起雅典娜的审判,俄瑞斯忒斯在绝望中挟持赫尔弥奥涅的身影,才配做坦塔罗斯诅咒真正的休止符。



PS:伊菲格涅亚简直是他们家的一股清流。有一种说法是伊菲格涅亚跟俄瑞斯忒斯回国后,对比陶里斯的淳朴自然和迈锡尼的尔虞我诈,心灰意冷,选择自尽。我很喜欢这个说法,这个纯洁的姑娘不适合这个家,她本不该拥有坦塔罗斯的血脉。

豆_烟青荼白

(近期整的古典悲剧相关简笔画)

(尽量找reference了,但大概还是存在私设)

(我本来还想画皮拉德斯,但是关于他的外貌真的没什么可参考的,而且他的要素和俄瑞斯特斯重叠太多了。皮拉德斯对不起!)

p1合集

p2伊菲革涅亚(被献祭时穿的黄色衣裙是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英译本附注说黄色可能是祭祀仪式服装的颜色,然后花冠、金篮子里的刀和用盆洒水洁净都是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提到的。头发的话,因为各种悲剧里都提到俄瑞斯特斯和厄勒克特拉是黄发,所以合理推测伊菲革涅亚应该也是?)

p3阿伽门农(血洞是被割下的器官,埃斯库罗斯《奠酒人》的中译本翻译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对阿伽...

(近期整的古典悲剧相关简笔画)

(尽量找reference了,但大概还是存在私设)

(我本来还想画皮拉德斯,但是关于他的外貌真的没什么可参考的,而且他的要素和俄瑞斯特斯重叠太多了。皮拉德斯对不起!)

p1合集

p2伊菲革涅亚(被献祭时穿的黄色衣裙是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英译本附注说黄色可能是祭祀仪式服装的颜色,然后花冠、金篮子里的刀和用盆洒水洁净都是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提到的。头发的话,因为各种悲剧里都提到俄瑞斯特斯和厄勒克特拉是黄发,所以合理推测伊菲革涅亚应该也是?)

p3阿伽门农(血洞是被割下的器官,埃斯库罗斯《奠酒人》的中译本翻译成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对阿伽门农的尸体“砍下四肢”,但英译本翻的是另一个词,然后英译本附注说这个词指的是把尸体的鼻、耳、手脚和生殖器官割下,所以……然后紫袍象征国王身份,以及《阿伽门农》里阿伽门农回家时克吕泰墨涅斯特拉铺开紫色花毯迎接他。剩下的就是王冠和作为凶器的铜斧。)

p4卡珊德拉(头发随便找了一个颜色,法杖和花环都是《阿伽门农》里提到的,可能是“预言服装”,说卡珊德拉进宫赴死前把它们都丢在脚下。黄衣是私设,假设黄色代表祭祀这一点是真的那么卡珊德拉作为祭司和“牺牲品”穿黄色也挺合适的。)

p5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头发是比孩子们颜色深一点的黄色,毕竟比较年长。蛇咬胸脯这个参考了《奠酒人》里提到的克吕泰墨涅斯特拉的噩梦,预示着她的孩子俄瑞斯特斯会来杀死她。紫衣和阿伽门农一样,毕竟她算是事实篡位了?埃吉斯托斯你谁(?)衣服上的两滴血是阿伽门农和卡珊德拉的血,毕竟梦里她自己被毒蛇咬出的血应该是被蛇吮掉了。)

p6厄勒克特拉(参考《奠酒人》还有欧里庇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两部同名《厄勒克特拉》,黄色头发,然后黑衣和“朴素的腰带”是为了哀悼阿伽门农。一绺头发也是她剪下后放在阿伽门农坟头的。因为俄瑞斯特斯扮作外乡人谎报他自己的死讯这个桥段很经典,所以画了索福克勒斯《厄勒克特拉》里她抱着假的“俄瑞斯特斯骨灰罐”哭泣的场景。)

p7俄瑞斯特斯(和姐姐们一样是黄发。穿的黄衣服是私设,因为埃斯库罗斯的三部曲里复仇女神频繁把犯了弑母罪的俄瑞斯特斯称为她们的“祭品”,所以给他穿上和祭祀仪式有关的颜色。剑上滴落的两滴血是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和埃吉斯托斯的血,因为至少埃斯库罗斯的俄瑞斯特斯去德尔斐向阿波罗乞援的时候应该刚杀完人。其实本来只画了剑,但因为构图看着太空又加了另一只拿缠绕羊毛的橄榄枝(乞援人标志)的手,也是埃斯库罗斯《奠酒人》和《报仇神》里提到的。)




京极明

一个一时兴起的阿特柔斯AU,就坐在这里瞎写的,以后有兴趣可能会完善一下。


阿伽门农:独断专行的教父式人物。强大的权力与财富,在政治、军事、商业领域都有不俗的影响力。认为自己对儿女与妻子要有绝对的控制权力。与兄弟不和,但无法接受姓阿特柔斯的女人出逃,誓要毁灭特洛伊。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娘家有王室血统,自视甚高。曾短暂与阿伽门农相爱,但因为丈夫情人过多,婚内感情决裂。尽管并不直接参与阿伽门农的事业,但由于接手管理,实际在阿伽门农集团内部已有强力渗透。

伊菲革涅亚:长女,出生在克吕泰与阿伽门农感情尚好时,是克吕泰最宠爱和信任的孩子。夹在个性强势的父母中间,童年十分痛苦。个性有些冷淡骄...

一个一时兴起的阿特柔斯AU,就坐在这里瞎写的,以后有兴趣可能会完善一下。


 

阿伽门农:独断专行的教父式人物。强大的权力与财富,在政治、军事、商业领域都有不俗的影响力。认为自己对儿女与妻子要有绝对的控制权力。与兄弟不和,但无法接受姓阿特柔斯的女人出逃,誓要毁灭特洛伊。

克吕泰墨涅斯特拉:娘家有王室血统,自视甚高。曾短暂与阿伽门农相爱,但因为丈夫情人过多,婚内感情决裂。尽管并不直接参与阿伽门农的事业,但由于接手管理,实际在阿伽门农集团内部已有强力渗透。

伊菲革涅亚:长女,出生在克吕泰与阿伽门农感情尚好时,是克吕泰最宠爱和信任的孩子。夹在个性强势的父母中间,童年十分痛苦。个性有些冷淡骄傲,羞耻心强,才艺丰富。父母都是滥交之人,但她在感情上格外自制。唯独曾在少女时代爱慕过父亲的手下干将阿喀琉斯。

厄勒克特拉:不受重视的次女,经常被忘记的存在,但本人并不在乎。看似温和,其实是兄弟姐妹里最为倔强的一个。喜欢油画和雕塑艺术,算是个收藏家。一门心思都扑在弟弟俄瑞斯忒斯身上,爱他胜过爱任何人。

俄瑞斯忒斯:唯一的男性继承人,本该是万众宠爱,但出生时克吕泰与阿伽门农已经感情决裂,母亲几乎没有抚养过他,是二姐厄勒克特拉一手带大。少年时被送到姑姑家里去,再不曾踏入阿特柔斯。痛恨自己家族的肮脏历史,从不以它为荣。

皮拉德斯:俄瑞斯忒斯的表哥,和他一起玩到大。身材高大,个性敏锐,认为俄瑞斯忒斯可以改变阿特柔斯,将它带到正确的发展方向上来,因此决心追随他。暗恋厄勒克特拉,但反被厄勒克特拉误认为和俄瑞斯忒斯是同性恋,甚至得到了她的支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