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克哉

423浏览    10参与
桔梗ききょう

求御克官方文资源,之前没见过,现在又找不到,超想看😭

求御克官方文资源,之前没见过,现在又找不到,超想看😭

脆皮炸鸡怪

今天玩捏她的时候看到个很像本多的模型,就捏了个本多,然后想想有本多就有克哉哇!找了好多个模型只有p2这个像一点,克哉的头发真的只有这个符合了,克哉我尽力了

今天玩捏她的时候看到个很像本多的模型,就捏了个本多,然后想想有本多就有克哉哇!找了好多个模型只有p2这个像一点,克哉的头发真的只有这个符合了,克哉我尽力了

桧橖
是克哉x秋纪来着,可是搞完头就...

是克哉x秋纪来着,可是搞完头就懒癌犯了【手动狗头】

是克哉x秋纪来着,可是搞完头就懒癌犯了【手动狗头】

❀雛❀

「鬼畜眼鏡」被愛的彼端 (御堂X克哉) 完結

挖文最後一章~


鬼畜眼鏡是我的BL世界入門阿~

是的,入門(O)

當初踏進新世界大門就是因為這作品(◔⊖◔)

平川的哭腔簡直 戳中我的萌點阿阿阿阿阿


-----------------------------------


接續『GOODEND No.12』之後


  曾經……渴望被愛、被觸碰、被需要……


  卻又懦弱的躊躇不前、因怕被拒絕而不敢說出口。


  但是──


  從醫院的窗戶往外看,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早晨翠綠的綠葉上,不時上下跳動的鳥兒們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在談論些什麼?...

挖文最後一章~


鬼畜眼鏡是我的BL世界入門阿~

是的,入門(O)

當初踏進新世界大門就是因為這作品(◔⊖◔)

平川的哭腔簡直 戳中我的萌點阿阿阿阿阿


-----------------------------------


接續『GOODEND No.12』之後

 

 

  曾經……渴望被愛、被觸碰、被需要……

 

  卻又懦弱的躊躇不前、因怕被拒絕而不敢說出口。

 

  但是──

 

  從醫院的窗戶往外看,金黃色的陽光灑落在早晨翠綠的綠葉上,不時上下跳動的鳥兒們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在談論些什麼?


  一片祥和的感覺令人不禁發自內心的微笑著。

 

  「怎麼了?笑的這麼開心的樣子。」御堂一進病房,看到的就是靜立於窗前的克哉,臉上那笑容是治癒的、純潔的,讓一連幾天忙於工作的御堂一掃心中的鬱悶。

 

  「阿…沒什麼…」克哉轉過身,看著御堂以優雅的步伐朝自己走近,平日梳理整齊的頭髮隨意放下,因笑容而微勾的嘴角讓御堂看起來比平常柔和許多。

 

  那是……只對他的溫柔微笑。

 

  「行李收拾好了嗎?好了的話就走吧,已經幫你辦理好出院手續了。」

 

  御堂溫暖的大手此時輕撫上克哉白皙的臉頰,輕輕的撫摸著,如此親暱的動作讓克哉不禁羞紅了臉。

 

  雖然兩人連更加親密的動作都做過,但是克哉還是會對御堂親密的動作感到害羞,哪怕是一點點的接觸,也能讓他害羞不已。

 

  因害羞而無法直視御堂的克哉才剛低下頭,一股力量把他拉回,柔軟的唇已被奪取。

 

  「恩……」


  御堂一手緊緊扣住克哉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兩人的唇緊緊貼合,火熱的舌尖互相交纏著,彼此的氣息漸漸不穩愈漸加深,慾望的氣息愈來愈濃厚。

 

  「阿……」

 

  腰部以下漸漸酥軟的克哉雙手攀上了御堂的脖子,把自己的重量倚向御堂,也讓兩人火熱的身軀更加貼合,兩人都能感覺到對方心口處劇烈的跳動聲。

 

  那是因自己而更加劇動的跳動。

 

  如此甜密的吻,會不會把一輩子的幸福都用光呢?

 

  「呵呵,腿軟了嗎?」御堂結束了這個吻,笑謔的口吻裡沒有一絲嘲笑,而是滿滿的寵溺,雙手移向克哉略顯纖細的腰肢,緊緊的扣住。

 

  「嗚。」因慾望而染濕的雙眼嬌羞似的瞪向御堂表示自己的不滿,但這樣似撒嬌的動作反而讓對方微勾的嘴角有更加加深的趨向。

 

  「走吧,今天不是已經答應你說出院後要一起去逛街嗎?還是就這樣先回家先……」御堂抬起大手輕柔克哉柔細的頭髮,不忘在最後調侃了下單純的戀人。

 

  「說什麼話嘛真是、呃!!」本來想抱怨的克哉被御堂接下來的動作給驚嚇到,因為御堂就著自己攀住他的動作,把他抱了起來,就像公主抱那樣。


  愣了一下克哉立即開口「等等!御堂先生你抱我要做什麼?而且還是以這種姿勢。」

 

  「呵呵,不是要走嗎?」御堂壞笑的看著懷中害羞到極點的樣子,一手勾起行李,一副就是打算這樣走出去的樣子。

 

  「阿阿、那個,我可以自己的!請放我下來……御堂先生──」

 

  兩人笑鬧的聲響迴盪在早晨寧靜的病房走廊上。

 

  那就是幸福吧?

 

  曾經的不安與害怕已經消失了。

 

  如今的自己能感受到自己是被寵愛著的。

 

  正因為愛而堅強。

 

  那、還有什麼是要去懼怕的呢?


-END-


no
看见b站有人留言鬼畜克哉蒙蔽了...

看见b站有人留言"鬼畜克哉蒙蔽了我的双眼"突然想到了这个X

看见b站有人留言"鬼畜克哉蒙蔽了我的双眼"突然想到了这个X

滕氏蓝

【眼镜克哉x御堂】御堂猫化ooc——连猫咪也不放过呢3

继续ooc预警

克哉听说了猫薄荷,突然有点好奇自己的冷淡喵吃了这玩意会不会也有什么反常举动,于是绕路去买了一包所谓高效的猫薄荷碎草带回了家。

“大概还是在晚饭的时候给他掺在粮里比较好吧。”

克哉摸了几把怀里猫儿油光水滑的后背,终于还是没直接在猫咪面前拆开那猫薄荷,克哉又捯了几下猫下巴,把它放回了地上。

吃过了自己的晚饭,克哉终于给猫碗里添上了新粮,见御堂喵和平时吃了起来,一下拆开了猫薄荷,手一抖直接往粮上倒了一大撮绿绿的碎干草叶。
御堂喵显然被吓了一跳,倒退几步,又动了动鼻子凑上去闻一闻,忽然低着头蹭了几下猫碗边,又抬起头来把碗里猫薄荷一下舔走大半,然后歪着脖子在地面上来回磨蹭。最终一点...

继续ooc预警

克哉听说了猫薄荷,突然有点好奇自己的冷淡喵吃了这玩意会不会也有什么反常举动,于是绕路去买了一包所谓高效的猫薄荷碎草带回了家。

“大概还是在晚饭的时候给他掺在粮里比较好吧。”

克哉摸了几把怀里猫儿油光水滑的后背,终于还是没直接在猫咪面前拆开那猫薄荷,克哉又捯了几下猫下巴,把它放回了地上。

吃过了自己的晚饭,克哉终于给猫碗里添上了新粮,见御堂喵和平时吃了起来,一下拆开了猫薄荷,手一抖直接往粮上倒了一大撮绿绿的碎干草叶。
御堂喵显然被吓了一跳,倒退几步,又动了动鼻子凑上去闻一闻,忽然低着头蹭了几下猫碗边,又抬起头来把碗里猫薄荷一下舔走大半,然后歪着脖子在地面上来回磨蹭。最终一点不落地把薄荷全都吃下了肚,终了还冲着克哉一通喵叫。
克哉这便看到了御堂喵在地上欢快的打着滚,然后蹭到了自己脚边,使劲拿头顶着自己的腿磨蹭。克哉可以说是毫不费力的抱起了御堂喵,之后就任由着御堂喵在自己手臂里来回地蹭着身体,时不时还打上一个滚。最终渐渐地睡了过去。

克哉没想到御堂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他真正没想到的事发生在了深夜里。

克哉像平时一样把他放在了枕边蜷缩着。半夜两三点钟克哉睡得正熟,突然感觉到左臂被压住了,以为是和往常一样御堂喵半夜开始兴奋,以为御堂喵在踩着自己色胳膊的胳膊。当克哉正要扒拉开一双猫爪,翻身继续睡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根本甩不开手臂上的压迫。若说是被踩着,倒不如说像是被什么人用手使劲地攥着。

“谁?”克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转头定睛一看,发现竟是名深发男子躺在本来是属于御堂喵打盹的枕头上。

那人眼神还泛着迷糊,手却攥在了自己胳膊上,轻轻地叫了一声:“主人......”


滕氏蓝

【眼镜克哉x御堂】御堂猫化ooc——连猫咪也不放过呢2

同上篇,ooc预警,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

克哉吃饭,御堂喵就趴在桌上看着:克哉睡觉,御堂喵就卧在枕头边上打瞌睡或者踩他的胳膊;克哉长久的也懒得看上他一眼,他就横躺在地上露出半边肚皮。一旦克哉想要抱上一抱他,御堂喵反而窜到一边,躲起来警惕的看着克哉。

克哉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克哉坐在沙发上看书,御堂喵子卧在克哉脚下。克哉喝一口水,看见御堂喵刚从一上午的打盹里醒过来,就那么睁着眼什么也不做的躺着,身后的尾巴一甩一甩地蹭着地毯。克哉正想像往常御堂喵睡着时那样摸一摸它的头,不料手刚一伸过去,就被御堂喵闪开,之间它飞快的起身,看着克哉,又抖了抖身上的毛,飞快地跑上了柜子顶。

而在这...

同上篇,ooc预警,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

克哉吃饭,御堂喵就趴在桌上看着:克哉睡觉,御堂喵就卧在枕头边上打瞌睡或者踩他的胳膊;克哉长久的也懒得看上他一眼,他就横躺在地上露出半边肚皮。一旦克哉想要抱上一抱他,御堂喵反而窜到一边,躲起来警惕的看着克哉。

克哉第一次发现这件事,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克哉坐在沙发上看书,御堂喵子卧在克哉脚下。克哉喝一口水,看见御堂喵刚从一上午的打盹里醒过来,就那么睁着眼什么也不做的躺着,身后的尾巴一甩一甩地蹭着地毯。克哉正想像往常御堂喵睡着时那样摸一摸它的头,不料手刚一伸过去,就被御堂喵闪开,之间它飞快的起身,看着克哉,又抖了抖身上的毛,飞快地跑上了柜子顶。

而在这样几次之后,克哉又发现,只要自己呵斥几句,御堂喵就会夹着尾巴乖乖的躺回来,闭着眼睛一副任人揉捏的样子。不过在发现之后,克哉就不屑于用这种手段了。

渐渐的,克哉用挠下巴一次次打破了僵局。克哉一露出自己的手掌,御堂喵就一歪头脖子靠在了克哉手边,仰着头闭上了眼睛,克哉动一动手指,御堂喵就把下巴连带着整个脑袋送到了克哉手心里。克哉若是不动,御堂喵就把脑袋侧面全都压在克哉的手里,晃晃脑袋示意着克哉。若是克哉中间突然停下,一定会听到御堂喵一声大叫,然后手里就会从左半边的猫脑袋变成了右半边的猫脑袋。
直到御堂喵被挠的浑身舒服终于又坐了起来,他就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把被克哉碰过的地方一点不落地全部舔弄干净,把脖子上的毛发梳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最后又走得远远的,一只喵卧上很久。

克哉接着这种机会,终于把御堂喵抱在了怀里。

滕氏蓝

【眼镜克哉x御堂】御堂猫化ooc——连猫咪也不放过呢

克哉家里养了只猫,克哉就御堂御堂地叫他,那猫大概也就叫御堂克哉了吧。他有玳瑁的花纹却极为难得的是只公猫,不知道骨子里是不是有什么缺陷,但也已经算是健康的活了这么多年。

猫是捡来的,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身上带着血倒在克哉家门口,克哉捡回来洗了洗又喂了点水,看这小玩意像是能活,就给救起来养在家里了。

说来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猫咪最早怕的很,也不喜欢克哉得很,四处躲着克哉跑,还处处触他的霉头。克哉眼神从来也没柔和过,乱尿了会骂上两句,碰坏了东西自然更是不高兴,有时候拎出来那一小只东西就打上一顿,再在笼子里关上半天,等老实了就放出来吃点鱼肉。

直到有一天,克哉被折腾得头疼,一气下开了门把猫扔了出...

克哉家里养了只猫,克哉就御堂御堂地叫他,那猫大概也就叫御堂克哉了吧。他有玳瑁的花纹却极为难得的是只公猫,不知道骨子里是不是有什么缺陷,但也已经算是健康的活了这么多年。

猫是捡来的,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身上带着血倒在克哉家门口,克哉捡回来洗了洗又喂了点水,看这小玩意像是能活,就给救起来养在家里了。

说来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猫咪最早怕的很,也不喜欢克哉得很,四处躲着克哉跑,还处处触他的霉头。克哉眼神从来也没柔和过,乱尿了会骂上两句,碰坏了东西自然更是不高兴,有时候拎出来那一小只东西就打上一顿,再在笼子里关上半天,等老实了就放出来吃点鱼肉。

直到有一天,克哉被折腾得头疼,一气下开了门把猫扔了出去,消停了两三天,就看到猫儿又跑了回来,一身的泥巴和灰,趴在窗边,喵喵得叫,拿爪子按玻璃往屋里看。克哉没理会他,不料第二天,那猫叼着条死老鼠又来敲窗,叫声哀怨得很,眼睛里像是能滴出水来。

克哉终于是拗不过他,开了窗抱他进来,随手把死耗子给扔了出去。

从这以后,这猫就似换了性子,日日黏着克哉。白天就绕着克哉脚边走,晚上也要蹭到克哉的床上蜷着,一会看不到主人,就四处去找,叫得发狂。

【一看就是还没写完还有后话对吧】

滕氏蓝

【短篇】【克哉x御堂】回家2

御堂的新家佐伯还是第一次进,封闭式的厨房,和之前那处完全不同的色调,果然没有一件是之前熟悉的旧家具,连相似的样式也基本没有,看来御堂确实是在努力忘记佐伯这件事情下足了功夫。但不论怎样,这毕竟还是御堂自己的布置的住处,尽管处处与原先的都相去甚远,但屋内整体带有点严谨冷淡的风格和气氛,还是原来那间屋子如出一辙。

不过这些在克哉眼中算不上什么大事。

御堂的头垂在克哉的肩膀上,轻微地喘息着,明显还没有从之前突如其来而又戛然而止的热吻中回过神来。

“还不带我进去?”克哉拍拍人后背,带着戏谑的笑声问道,“怎么?还是让我把你抱进屋去?”

“……混蛋。”御堂挣开克哉的手,换了鞋子两步走进客厅,摘了围巾...

御堂的新家佐伯还是第一次进,封闭式的厨房,和之前那处完全不同的色调,果然没有一件是之前熟悉的旧家具,连相似的样式也基本没有,看来御堂确实是在努力忘记佐伯这件事情下足了功夫。但不论怎样,这毕竟还是御堂自己的布置的住处,尽管处处与原先的都相去甚远,但屋内整体带有点严谨冷淡的风格和气氛,还是原来那间屋子如出一辙。

不过这些在克哉眼中算不上什么大事。

御堂的头垂在克哉的肩膀上,轻微地喘息着,明显还没有从之前突如其来而又戛然而止的热吻中回过神来。

“还不带我进去?”克哉拍拍人后背,带着戏谑的笑声问道,“怎么?还是让我把你抱进屋去?”

“……混蛋。”御堂挣开克哉的手,换了鞋子两步走进客厅,摘了围巾刚想和外套挂在一起,又猛然间回身,把它甩给了毫不客气地跟着自己进来的克哉身上,“拿好你自己的东西吧!”

克哉一眼就注意到了回过头来的御堂耳根都红透了,他噙着笑接住那一坨黄围巾,一一挂好后,就看到御堂皱着眉抱胸看着自己,不知道又在纠结着什么,“怎么?”

御堂稍稍摇了摇头“嗯…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嗯…比如奶酪?”

“没有。”

“好的”御堂轻松下来,“那你就随便坐吧,我去准备晚餐。简单吃点牛排可以吗?”

“非常乐意。”

 御堂走后,克哉严格听从了房子主人的命令,只是随便地坐了坐。既没有去帮忙准备晚餐,也没有走到每间屋子内去观察一下这所住处和它主人的生活。克哉不是没有兴趣,更不是顾忌着御堂什么,克哉只是想让御堂来带着他去开拓这里的每一寸角落。

克哉坐在沙发上环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自己最为感兴趣的东西。所幸每过多久,御堂就端着两个盘子上了餐桌,盘子里各有一小块牛排和一点煎熟的蔬菜,很简单的样式却发出了诱人的味道,浓郁的而又柔和的香料的味道混合着肉类脂肪的香气,两者交织着刺激着人的味蕾,着实显现出烹饪者精湛的技术。

御堂放下盘子,道:“冰箱里有酱料,一个棕色的小碗里,帮我盛出来吧。”

“真不愧是‘御堂部长’,”克哉照着人的话去做了,“一个人生活地还是如此有滋味啊……”

“……”御堂什么也没说,只是放好了餐具,邀请人坐下。御堂说不出口的,是他为了忘记佐伯花了多大的功夫,又失败得多么惨烈。

“很好吃,御堂。”

两人无言地吃着重逢后的第一顿晚餐,在御堂的家中。

“御堂。”

“嗯?”

“你的红酒呢?也都扔掉了吗?”

“……没有。在书房里放着。怎么?刚才你没有去看过吗?我去拿一瓶来吧。”

“好,我去把杯子取来。”

……

御堂拿来的,是一瓶年份并不久的,但生产的庄园是以果香清新而甘醇著称的相当有名气的酒庄,克哉看着手里红酒的标签,目光转向御堂手中一起拿来的另一个,那是一瓶香槟。

“我……最近也…开始喝一些香槟,因为……”

“也因为要想办法彻底忘了我吗?连自己的口味都要去强扭吗?”

“……是,嗯,但也,”御堂又显示出了无措的神情,犹豫了一下,忽而变了话题“这是塔兰香槟,很清澈凛冽的味道,很…很有魅力的香槟,来试试吧。

两人对坐着,吃完了盘里剩下的一点食物,克哉尝一口杯中的酒,“你的变化,比我想象中还要大,你的住所、摆设、口味都变了,但这愈发的让我发现你从未改变的那些东西。”

克哉顿了一顿,伸手握住了御堂正举着高脚杯送到嘴边轻抿的手,克哉站起身来向前倾去,握着御堂的手把喝过的一侧杯沿转到自己面前,送到嘴边,就那样也抿了一小口,“就像是,你还是那么容易就脸红,还是禁不起挑逗,还是一紧张眼神就会向下瞟……”

克哉终于放开人的手,离开座位走到御堂的身后,小臂搭在御堂肩上,指尖就那样捏上了人的耳垂,轻轻一笑:“……我说的对吧,御堂。”

(未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