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克队

31浏览    2参与
是芒果不是忙果

【克左生贺24h/克队】梦里知他

  在我身边看着我--番外篇


  不看前篇应该…也能看懂,但是推荐看一下。(合集自取)


  小甜饼不解释哦~


  emm……很抱歉答应大家的番外拖了这么久。嗯……你听,窗外是不是有咕咕的声音~


  咳咳,总之ooc属于我,克莱恩和队长属于乌贼,不喜勿喷。


  以上------


  


  这是…乌托邦,我睡了…多久了?


  邓恩揉着额头从床上坐起来,昨晚过于疯狂的索求让他的感官几乎一直处于极限状态,哪怕现在也没恢复,身后酸软的触感让他有些脸红。


  也许,下次该让他改改那些毛病了,看了他那么久也没发现他的某些恶趣味那么…咳。邓恩感觉到自己发烧...

  在我身边看着我--番外篇


  不看前篇应该…也能看懂,但是推荐看一下。(合集自取)


  小甜饼不解释哦~


  emm……很抱歉答应大家的番外拖了这么久。嗯……你听,窗外是不是有咕咕的声音~


  咳咳,总之ooc属于我,克莱恩和队长属于乌贼,不喜勿喷。


  以上------


  


  这是…乌托邦,我睡了…多久了?


  邓恩揉着额头从床上坐起来,昨晚过于疯狂的索求让他的感官几乎一直处于极限状态,哪怕现在也没恢复,身后酸软的触感让他有些脸红。


  也许,下次该让他改改那些毛病了,看了他那么久也没发现他的某些恶趣味那么…咳。邓恩感觉到自己发烧的脸颊,有些不自在的垂下了头。既而,他被床头柜上的一杯水吸引了注意。吸引他注意的不是这杯水本身--毕竟每次克莱恩早起之后都会这么贴心。而是…


  邓恩伸手拿起杯子,轻轻摸了摸杯套,然后那透明近灰的杯套便开始“融化”,最后邓恩得到了一只有些委屈,用脑袋蹭他的灵之虫。


  邓恩哭笑不得的把灵之虫放到肩上,任它好奇的勾住自己发丝。这实在不必---他是说他只不过随口跟克莱恩说了一下水会凉,以后不用麻烦了,倒也没必要用神明的分身来保温。


  “无妨的。”神明走了过来,自后方轻轻搂住了他的恋人,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闷闷的出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体有多少虫…完全可以用来开发不同的作用。”


  邓恩无奈的笑笑,灰眸因为回想起自己是如何“知道”虫的数量的,有些羞赫的眨了眨。感受到身后人有些闷闷不乐的情绪,邓恩有些疑惑,“怎么了,遇上什么事情了?不是说去买菜做吃的吗,嗯?”


  克莱恩抿抿嘴,罕见的没有说话。


  这是他的梦境,理论上他应该是这里无敌的存在,神明的精神力让他轻松构建出小镇的一切---包括山川河流,房屋街道。可是人这种生物过于复杂,他为了省力,便一直用自己的秘偶代替。


  阿蒙都能有近千分身,他作为三合一的诡秘,梦里精分千把个自己岂不是基操。


  不,不要提阿蒙,让他在星空上养老吧。


  ---反正队长又不是不知道,他当初答应过和我一起生活的,不许后悔。


  可是现在,理论被打破了,他发现自己今天想买的鱼卖空了。今天不能做番茄鱼了!!


  他操控的梦,梦里饿到自己,这就离谱。


  克莱恩第一反应就是天尊的棺材板被掀开了,第二反应是有屑阿蒙要偷源堡。以上这两点,无论哪一条,都打扰了他和队长的甜蜜二人世界,这让他感到不愉快。


  …还有番茄鱼!


  “呼…没关系的,不论什么,我和你一起面对。”


  他的手被握的很紧,温暖干燥的触感很好的抚慰了在他脑海里叽叽喳喳尖叫的灵之虫。


  克莱恩定了定神,反握回去。


  ………


  市场上熙熙攘攘,大声的讨价还价声充斥着耳膜。


  邓恩被克莱恩拽着,他们经过的地方人们总是“不经意”的让出一条道路。


  emm……讲道理,邓恩虽然心里知道这些人全是克莱恩自己的分身,但是表面上他连一丝一毫都差觉不出来,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独立,这种反差感近乎诡异。


  到了卖鱼的摊位前,克莱恩阴沉着脸,“我要的鱼还是没有吗?”---哪怕他着意让自己显得凶一些,可他无害柔和的长相却让这份质问更像是没有力道的指责。


  所以卖鱼的小贩有恃无恐,直到他看见了邓恩。


  小贩立刻变了脸色,变得恭敬讨好起来,那眼神好像是看着什么珍宝。


  “有的有的,特意给这位先生留着呢,上好的去骨龙利鱼。”


  “…?”邓恩有些疑惑,他悄悄捏了捏克莱恩的手。


  他见到了小贩看向自己的眼神,可这明明是克莱恩的一部分…?他在我气我自己吗?


  克莱恩冷笑着,示意邓恩接过鱼,在邓恩不解的神色中,拉住他转身,一手绕过他的肩,一手遮住他的眼睛。


  “别看。”


  邓恩哪怕被神明欺骗规则复活,到底是个序列七。


  而他身旁,看似搂着他一动不动的克莱恩背后骤然自虚空凝结出大片大片的墨色,像是达到峰顶的浪潮一般向着小贩扑了过去。


  那小贩一动不动,毫不畏惧,“太过孤独,他不会高兴。”


  “……”不用你管。


  克莱恩幽幽转头看着他,比了个口型,黑潮将小贩一举吞没。


  刹那间,在神明显露本体时一片死寂的街道重新喧嚣起来。


  将自己扭到180度的脖子转回来,克莱恩状似自然的拿下双手,接过龙利鱼,微笑的看着自家爱人。


  …他在掩饰。


  邓恩垂下眼睛,看着克莱恩温和的笑,灰眸盈着笑意,温和又包容。


  “你浪费了一些时间,克莱恩,番茄鱼可是很需要一番功夫的。”


  于是克莱恩也放松下来,他轻松的牵起爱人的手,“我解决的其实很快了,回去给你做个苹果布丁补偿你呗~”


  祂笑咪咪的,在脑海里掐灭了回收回来的那个叫嚣的灵之虫。


  回到家,克莱恩洗了洗手就钻进了厨房,开始洗手作羹汤。---祂极喜欢点开灶台的一瞬间,蒸腾而上的烟火气让祂有了脚踏实地的安全感,仿佛祂还在人间。


  邓恩则踱步去了后院--今天的菜很复杂,克莱恩拒绝了他的帮助。他打算摘点饭后水果。在克莱恩的建议下,他们在后院种了不少的小瓜果,水灵灵的长势喜人。--真不知他哪来的这些奇奇怪怪的灵感,真正的绅士可是不种菜的。


  或许思考的时间有些久了,邓恩回去的时候克莱恩已经把菜做好了,正在摆盘。邓恩忙上去帮忙,却被克莱恩逮住了机会,在眼睑轻啄一下。邓恩垂下眼睛,耳尖漫上一层薄红--尽管二人亲密日久,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是严肃克己的上司还是无法习惯时不时的亲昵。


  晚饭后,邓恩本想出去走一走,却被克莱恩捉住双手,在诡秘之主一下一下的啄吻中,他早就不知不觉被带到床上,毫无抵抗的,一夜欢愉。


  …第二天邓恩醒来又是临近中午了,克莱恩难得的没在家,留了纸条说去港口办点事。邓恩披了衣服在空无一人的家中转了转,难得的感到有些迷茫。说起来,克莱恩最近对他的索求似乎越来越强烈了?在情事中做到他没体力,再“强迫”他许愿把体力恢复这种事真是…太犯规了。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像bug一样。


  想着想着,邓恩莫名红了脸。他搓搓脸颊,寻着门铃声去开了门。他有些奇怪,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访客的。但介于这是克莱恩的梦,他毫无防备的打开了门。


  “你好呀,邓恩。”门外的小个子男孩笑得灿烂,他带着棕色的防尘帽,穿着朴素得体。


  “你好,这位…”邓恩有些卡壳,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克莱恩的又一项扮演游戏,并且他确实不知道眼前这位小先生的名字。


  “没关系,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并且,大家都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男孩趁着邓恩不备,猛的扑到他身上抱了他一下,趁机悄悄在他耳边问道:“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吗?”


  邓恩猛的一愣,动作不知不觉僵住了。男孩飞快的跑开,而他只是机械的关上了门,回到沙发前,坐下。


  他记得他当初被克莱恩卷入梦境,记得那苍蓝星海顷刻倒转,记得克莱恩邀请他时漫天飞舞的白鸽--他答应了的。可在这里的生活…这么平静而祥和的生活是他原来求之不得的,可他竟记不起多少来。非要说的话,也就是和爱人一起做饭谈天,日常闲聊的粗略回忆。


  应该也就…一年多一点?邓恩不确定的想着,眼神重归自然。他走向书房,给自己冲了杯咖啡,拿出一本日常阅读的书籍悠闲地看了起来。


  …在书籍扉页,有着他自己第一次阅读时的标注,时间已是…五年之前。


  ………


  克莱恩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祂这次出去一次性的解决了很多不听话的秘偶。嘛,反正是自己的灵之虫,不过是诞生了一些不符合“主流”的思想而已,不是天尊,没什么大问题。祂漫不经心的想着。


  家门口有分身的气息。克莱恩脸色再度阴沉下来,但祂什么都没说,进去神色如常的和自家爱人亲亲抱抱,对爱人略有担忧的眼神视而不见。


  邓恩自己也讲不清为什么不把之前那个小孩的事告诉克莱恩,灵感告诉他,现在不是个好机会。


  第二天,克莱恩又一早出门去了。邓恩听着门铃打开大门,这次出现在门口的人他认识,是邻居希尔顿先生。此时这位老先生忧虑的向屋内望了一眼,问他的问题是,“你能感受到孤独吗?”


  邓恩关上大门,他很确定克莱恩现在的状态绝对不正常。这些分身…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似的,问的问题也让他很疑惑。孤独?他为什么会感受到孤独呢?和恋人在一起,在和平的梦境中,这已经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了。


  邓恩再明白不过,在诡秘的世界里,哪怕美好和平的梦境有时候都是一种奢求。


  ……至少他不想闭上眼看到一个倒吊着的人了。并且老实说那位祂的衣品真的很有问题。


  第三天…邓恩这次醒来没有很快的下床,实在是累得慌。或许下次应该跟克莱恩说一下,哪怕体力能通过许愿恢复,但过载的感官实在需要时间来恢复。


  不过…连着三天的索取,克莱恩以前从没这样过。他在担忧什么?或者说,他在害怕什么?


  今天敲门的人似乎脾气很坏,几乎是砸门了。邓恩想着,快速过去开了门。他几乎被惊到了一瞬--门外站着面无表情的邻居,面无表情的男孩,面无表情的希尔太太,还有那个鱼贩……太多太多人了。


  他们见到邓恩,几乎克制不住的要伸出手去,却最终只是弯曲嘴角,漏出个僵硬无比的笑容来。


  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你还记得,外面的世界吗?”


  “外面…?”邓恩念头微动,外面吗?


  “队长!我们一起在这里生活不好吗?”


  邓恩感觉思绪滞涩了一下,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抱着他,蹭着他颈窝的克莱恩让他不自觉的仰了仰头,极为纵容。


  “我会一直陪着你,你也可以一直陪着我…”克莱恩的声音有些颤抖。


  邓恩笑了笑,灰瞳中满是温柔,“自然是会陪着你的。”


  “不,你不该,你很自私。”门外刚刚恍如失声的人偶大声喊道。


  “闭嘴!”在邓恩看不到的地方,克莱恩黑眸明暗交杂闪烁,溢满了痛苦。他微微凝神,那个秘偶就当场倒了下去。


  可这个举动好像惹怒了那些秘偶,一声一声,嘈杂不已…


  “你就是个自私鬼!”


  “你好无耻!”


  “你这是绑架!”


   ………


  随着倒下的秘偶越来越多,最后只剩下邻居老希尔顿了。老先生深深看了一眼状若疯狂的克莱恩,叹了口气,“你应该让他,知道真相。”


  “真相…吗?”


  “明明答应过我的!”


  “明明是你自己答应过要来陪我的!”


  克莱恩口中喃喃不停,眼中却是掉下泪来。


  “?克莱恩?怎么了吗?我感觉你的精神出了问题,我能不能…”邓恩有些着急,他挣脱克莱恩的双手,怔怔的看着落泪的爱人,好像心口突然窒息一般难受。所以他只能拥抱住克莱恩,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答应过你,我愿意来陪着你…”“没关系,都没有关系。”


  “你接待了那些客人…”终于,在邓恩的安慰下,克莱恩不再掉眼泪,却依然红着眼眶,神情也呆呆的,“你是想知道的吧…”


  邓恩有些疑惑,知道什么?就那几个不都是你自己的秘偶吗?“不过几个无关所谓的问题而已…”他安慰道。


  “不,不是无关紧要。”克莱恩像是突然振作了一样,强吸了口气,微笑,“队长,抱歉。”说着,他将邓恩拉向自己,深深吻住,同时伸手掩盖住后者的眼眸。


  邓恩没有抵抗,而眼前扑面而来的是--


  --他看过了好多遍的书籍,他夸过很多次美味的番茄鱼,他跟克莱恩提过很多次的现实……


  一梦五年,今朝得解。


  …邓恩再度醒来,正坐在他最喜欢的沙发座位上,座位旁一如既往放着一杯温水,一只灵之虫委委屈屈当了杯套。


  而克莱恩,他好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坐在一边,坐姿板正的快赶上刚入职的时候了。


  甚少见他这么乖巧的样子,和报销一些“非法”账单的时候有一拼。想到这里,邓恩失笑,自然的揉了揉克莱恩的脑袋。


  “队长…对不起…”克莱恩没抬头,声音闷闷的。


  邓恩想了想,温和的灰瞳看向克莱恩,“担心我想离开?”


  克莱恩不自在的动了动,神明小声嘀咕,“明明当初你答应留下来…”声音小的蚂蚁都未必听得到。


  但是邓恩的听力可比蚂蚁好的多,所以他反问道:“所以呢?过一段时间便模糊掉我的一段记忆?让我保持和你在一起的新鲜感?”


  克莱恩点点头。他抬头时,邓恩便发现自己小队友脸色苍白的厉害,虽明知是神明之躯却忍不住的心疼。于是他刻意的让自己的嗓音带点笑意:“那你怎么不干脆混淆我的概念,告诉我这里就是现实?以你的能力,我估计这辈子也……”


  话没说完,就被克莱恩急急打断,“不会的!我不会那样骗你!”


  邓恩好暇以整:“所以这样骗就可以了?”


  克莱恩一愣,再度低下头去,肉眼可见的萎靡起来。


  “哈,哪怕那样骗我又有什么不可以呢。”邓恩终于笑了起来,低沉的嗓音温和醇厚,“我本就是侍奉神明而来。”他语音微顿,带了丝沙哑,“…自然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年纪偏大的上司很少有这样直白的情话,一时之间,克莱恩愣愣的抬头,甚至顾不上掩饰脸上的薄红,“队长,你不怪我?”


  “我怪你什么?”邓恩摇头笑道,“怪你这几年日日为此左右为难,甚至愧疚到硬生生分出那么多思绪企图告诉我真相?”


  “还是怪你每次都在我跟你提到外界的时候模糊我的记忆?”


  上司坐到了他最小的队员身边,伸手环住了他,“我提到外界只是想着什么时候你把伤养好,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看看。”“若是没有你,”他神色严肃认真,眼底却带着深深的纵容,“若是没有你,外界对我而言没有意义。”


  “对不起…”克莱恩声音很小,他是真快被自己蠢哭了,前段时间他的精神不是很好,加上愧疚和执念,差点给自己搞得精神分裂。今天只是他再受不住良心谴责的孤注一掷而已,却没想到得到了这么多的温柔和爱意。


  邓恩旁原先在星界旁观了那么久,很清楚小队友稀薄的安全感。他主动拥住对方,“我现在拥有了五年的记忆,可不论多少次重复,和你在一起的回忆都令我毫不厌倦,且一点一滴都弥足珍贵。”


  “是你,给了我一场死而复生的奇迹,克莱恩。”


  后记:


  “唔,克莱恩,我说的献身不是指这个!嗯…”


  而某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克系人眨了眨眼睛,笑的更开心了,故意往更难耐的地方进攻,力求逼出更多的呻吟来---“这也是献身的一种哦,神明就需要这个。”


  仰面躺着交付自己所有的前上司闻言却是无奈摇头,并不阻止某神明,看来,很有“献身”的自觉呢。


  


  


  完结撒花~


  本来CP就是北极圈,宝们投喂个互动呗~😘

是芒果不是忙果

【克左端午24h/克邓】在我身边看着我

  陈年老CP,凑个活动热度,告诉我现在还有人看克邓…吗?


  (刀转糖,放心进。)


  脑洞大开,和谐了戴丽女士,对不起QWQ。队长和戴丽女士我也磕的!!


  求轻喷QAQ,如果你和我吵,那一定是你对。


   以上………………


  


  “啪嗒。”门关上了,前来调查的值夜者很有礼貌。连俯身行礼的角度都很像…很像什么呢……


  克莱恩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手轻轻摁了一下,痛的不厉害,但是连绵不断。并且左肋下的痛楚隐隐有扩大的趋势,连带着他觉得自己已经很难呼吸,快要窒息了。


  他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尽力放平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佝偻在...

  陈年老CP,凑个活动热度,告诉我现在还有人看克邓…吗?


  (刀转糖,放心进。)


  脑洞大开,和谐了戴丽女士,对不起QWQ。队长和戴丽女士我也磕的!!


  求轻喷QAQ,如果你和我吵,那一定是你对。


   以上………………


  


  “啪嗒。”门关上了,前来调查的值夜者很有礼貌。连俯身行礼的角度都很像…很像什么呢……


  克莱恩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手轻轻摁了一下,痛的不厉害,但是连绵不断。并且左肋下的痛楚隐隐有扩大的趋势,连带着他觉得自己已经很难呼吸,快要窒息了。


  他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尽力放平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佝偻在椅子上的身体尽量展开,让自己死死握紧的双手放松,让自己不去注意满脸的水痕,让自己不再…那么狼狈。


  许久,他起身,来到窗前,不顾胸口隐隐作痛的悲楚,仍然没有离开梦境,反而控制着外面下起了大雨。


  哗哗雨声中,克莱恩盯着窗户里那个双眼血红的人,自嘲一笑,微弯嘴角,“你就是永远也放不下啊,克莱恩。”


  那有什么关系呢,他就是忘不掉,他现在仍然记得他的队长,在得知梦魇的扮演方法以后,专门来到他的梦里,吃掉他准备的食物,并且对他的烹饪手法表示满意。......在梦里都吃不到好吃的吗…确实是噩梦啊…克莱恩捂住脸。


  在克莱恩从来没有去过的星界里,几乎与现实重叠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身影。他拿着手杖,戴着半高礼帽,浅灰的瞳眸温和如海。他身处星界,没办法肆意出现在现实,但他总会找机会距离现实世界近一点,更近一点......


  那是他的队友,他招进来的,他将其带入充斥着疯狂的神秘世界,如今...他怎能放心得下,怎能一个人在女神的国度中永享安眠?虽然,他现在不能提供什么帮助…邓恩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躯苦笑一声。但是,至少,请让他陪伴在他年龄最小的队友身边。


  克莱恩太累了,他的灵性几乎干涸。他从梦境中出来,便紧接着陷入沉睡。只是他没注意到,他左手的灰雾标记跳了一下。


  时光如水匆匆流逝,无论你多么伤情,也不会为你多驻足一秒。克莱恩已经数不清楚他多少次梦见那个人了,在他晋升序列4后,梦境愈发频繁。这一次,当他从队长再度消失的梦境中清醒之时,敏锐的发现黑暗中自己的左手上划过一抹暗沉的光。和灰雾有关吗…克莱恩皱眉,逆走四步,很快的来到灰雾之上。


  灰雾之上没有异常,他皱皱眉,将灰雾的力量牵引到外界,用过灰雾的观察,也没用发现什么,这种方法当初可是连阿蒙的伪装都无法逃过啊…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庆幸亦或者是失落,克莱恩挥手散去了灰雾的力量,就要离开。


  ------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猛然,他突的顿住,他还不是神明,某些时候,位格的存在,极为重要!他立刻用灵性包裹了“黑皇帝”和“红祭祀”牌,再以灵性的姿态来到外界,运用灰雾,覆盖与己身。


  做为占卜家的序列4,可以说是除了查拉图,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未来启示最了解的人之一。他曾经以为,他永远不会对任何事物吃惊到失态的地步,但显然,他没料到这个。


  运用灰雾的力量覆盖空间,他清楚的看到一个略显缥缈的人影,那个人影就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坐姿端正而严肃,正在注视床上沉睡的“他”,目光似乎有一些忧虑。黑色正装,半高礼帽,还有那双深沉如海的灰眸…是他。


  原来,他一直在我身边吗…这一瞬间,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的克莱恩甚至没法稳住自己,哪怕以灵体的形态也感受到一丝类似于“失重”的感觉。仿佛胸口石头落了地,放佛久游的人找到了家,又好像是度过了一场明知其存在的劫难后的那种放松…


  缓了缓神,他试图接近邓恩,灵性却从他的身体中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


  闭了闭眼,果然…无法触碰吗…看着邓恩身边瞬逝的点点星光轨迹,克莱恩目光沉凝,是星界。队长死后归入女神国度,即为星界之内。


  你还在,这就好。


  邓恩发现,他年龄最小的队友的某些行动似乎比原来有了些许变化。最显著的特点是---他更愿意亲手做饭了。


  在不是特别忙的时候,他总爱自己钻到厨房里动手做饭,充满了南大路风情特色的美食-迪西馅饼,甜冰茶,烤猪排…还有一些他叫不上来名字的美食…比如用一些面团包着些许菜蔬放上蒸锅去蒸。开锅的一瞬间,白色的雾气弥漫开来,他清楚看到了他年轻队友脸上的笑意-满足而期待。


  …突然有点后悔牺牲那么早了呢…


  灰眸的绅士眼中少见的有些哀怨。他抬手,不自然的咳嗽一声,擦了擦唇角。


  克莱恩?那太危险了,你至少…你至少…不祈求女神的力量,也要获得至少一位正神的肯定啊…


  序列7的梦魇第一次那么焦急,哪怕这一路他陪着他的队友看过太多风雨,见识过太多诡异而玄奇的非凡事件。他知道了他的小队友很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讨厌麻烦,更讨厌在吃饭的上一秒到来的麻烦;再比如,喜欢甜食,或许是因为他的生活过于苦涩;再或许…克莱恩很孤独。


  但是他不接受用生命为筹码换来的实力,他不承认提前做好布景的舞台,他不放弃用自己的力量寻求一个公道。毕竟…那些生命已经无法为自己寻求公平了。


  破坏的仪式有惊无险,看着顺利晋升到序列3的克莱恩,邓恩长舒了口气。可随即他的念头滞涩起来,仿佛生锈的齿轮,克莱恩…他仿佛看到他的小队友在冲着他的方向说了句什么,再之后,陪伴他的就是深黑的夜幕和深眠花的香气。


  “希望在序列2。”这是从神弃之地出来时,克莱恩感知不到队长,差点失控时获得的唯一神启。这句话将他从深渊边缘拉了回来。


  可,哪怕是序列2,自顾不暇的他实在没有把握能够保护队长,他不想再看着那双灰色眼眸离自己远去。时间一点一点走过,直到…众神之战。


  末日之后,克莱恩拼着最后一丝清明,规规矩矩的摆好了祭台,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睛不要流泪,也不要噼里啪啦的掉眼珠子。


  远处,黑夜女神神情复杂的看着诡秘只剩一半的身躯,祂的另一半躯体溃散扭曲,在一片茫然的雾气之中幻化成可怖的形状。


  自己本人在此,还用…祭台吗?诡秘,你的精神状态…


  黑夜女神叹了口气,利用权柄探入自己的国,一个序列7的灵体正在沉睡。


  ---不是所有灵体在进入黑夜的国之后都有机会醒来。那需要极为强大的信念以及超乎常人的忍耐力。


  铭记自己,忍耐寂寞。


  “您是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也是绯红之主,隐秘之母,厄难与恐惧的女皇,安眠和寂静的领主,我祈求您的注视,祈求您的关注,祈求您收下我的献祭…”按理说,到这里就该结束献祭仪式,可是克莱恩顿了顿,声音有些低不可闻,“祈求您,让他回家。”


  祭台旁,静静燃烧着的烛火边,是一个用纸张仔细折好的心脏。


  邓恩再次醒来,面对着的是无边无际好像有着呼吸生命一般流转的灰雾。


  他有些颤,远处座位上那个黑袍人影气息强大而古老。他不知自己怎么招惹上了古老的“祂”,毕竟他的灵魂在祂面前不值一提。


  邓恩先是小心翼翼的不敢稍动,直到他发现那古老存在良久没有动作,只以为他还在沉睡,便开始探索起这片茫茫雾气。


  灰雾的位格很高,他能隐隐约约看到一闪即过的触须,或还有闪着零碎的光泽,在雾中漂浮而过的不知名物体,那些东西上面刻着古怪的文字,竟和罗赛尔大帝的日记有几分相像,可等他尝试伸手触碰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不过是粗糙的光影,一触即碎。


  等等,伸手?邓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这才恍然他不知何时有了实体,一如既往的西装革履,扣子扣的严整规范,左胸下有个东西跳动的触感如此真实,就好像--曾经心脏破碎的剧痛只是一场梦。


  梦…吗。


  邓恩继续行向灰雾的边界,在这里他的灵性好像永远消耗不完,自然而然的得到了补充。不知为何,灰雾之中的所有奇奇怪怪物体都避开了自己,在灰雾中行走只有莫名的安心感与舒适感。


  这是…


  邓恩终于走到了灰雾边界,也来到了灰雾的中心。


  在巨大而沧桑的巨石长桌上,他在主位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尽管那张面庞充斥着诡异--虫豸般的凸起此消彼长,时不时碎裂开的面容更添惊异。


  克莱恩…不管他变成什么样他都认识他的小队友。


  还没来得及等他上前,巨大的黑色触手骤然伸展,瞬间搂上了他的腰。将他拽向沉睡的神明。


  抿了抿唇,邓恩没有挣扎,任凭自己陷入迷茫的梦境。


  让梦魇陷入梦魇,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但…如果他自愿入梦呢。


  ……碧蓝的远处海天一线,克莱恩穿着一身正装,手中拿着权杖,呆呆的站在一块高高耸立的礁石之上。


  他漫无目的的凝望远方海岸上的城市,那里灯火明亮,有熟悉的文字,有熟悉的乡音。他很想上去,可身体却违背意志般强行站在礁石上,似乎是在镇守脚下海底无尽的深渊。


  他站的太久了,他好累啊。


  ……


  略显局促的脚步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人来到他的面前。那双灰眸迎着碧空熠熠生辉,倒映了海岸上的万家灯火。


  “克莱恩,我来陪你。”


  他是谁?他为什么叫我克莱恩?我是诡…


  “克莱恩?”


  那灰眸男人上前一步,接过了他的手杖,眸中有些许心疼。


  不行!不能扔下权杖,不能给他,会…


  会怎样?身体好像有自我的意志,诡秘之主眼睁睁看着自己交付了手杖,垂眸抱住了这个男人,发出一声低沉的叹息。


  “我好累啊,队长…”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邓恩。


  那我是…克莱恩。


  精神恢复一些的克莱恩后知后觉的有些脸红,暗暗庆幸自己无面人的能力。


  感情不知不觉变质,邓恩没有料到这个拥抱,也没有料到听到这句话时,自己内心好像喷涌而出的复杂情绪。


  那些不能言说的陪伴…看着他一步一步变强,看着他逼迫自己微笑,看着他慢慢抛弃人性…


  这样是不对的…这样…


  最终,邓恩只是叹息了一声,灰眸中有种放弃般的无奈,更多的却是想通一切之后的坚韧。他回抱住了他的队友,他回抱住了他的爱人。


  “可是,队长,你怎么在这里,我最后许的愿望明明是…”


  二人抱了良久,克莱恩不想起身,声音闷闷的。


  “嗯?我就知道我的复生有你的原因,你为此付出了什么?”低沉的嗓音柔和而担忧。


  “没有。”克莱恩悄悄红了耳朵,“我不是跟你说过的吗,我一定带你回家。”


  邓恩皱眉想了想,恍然。他沉睡之前克莱恩刚刚破坏完仪式,扭头对他说了什么,对上口型,正是带你回家。


  回家吗…邓恩想起廷根的种种,那些爱打牌喜欢做委托赚外快的队友,那些自己拼力守护的人们…那是怀念,那是牵挂,但…那不是家。


  邓恩莫名红了脸,灰眸绅士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继续被克莱恩抱着,“我…我醒来就在灰雾上了。”


  这句话的意味是…


  克莱恩扬起笑容,轻轻蒙上爱人的眼睛,略显强硬的吻上他的唇。


  (去世多年)一心工作的上司明显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后脑手掌的力度不容置疑,迫的他不得不张嘴迎合。


  克莱恩的吻很强势,却并不霸道,细腻的照顾着恋人的感受,却容不得拒绝。


  一吻毕,处于弱势的上司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气,只感觉自己刚刚好像又见过了一次女神。


  克莱恩在一旁笑眯眯,“队长,我刚刚突然想起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句话。”


  “什…什么?”


  “是我经历的一部很有名的电…舞台剧吧,有这样一段台词,你知道你接受的是谁的爱吗?是天神的爱!”


  “天神…是什么?天使还是神?”


  “哈哈哈哈哈,你还当真了,我开玩笑的。”克莱恩褐眸幽深,大大的弯起嘴角,牵住了爱人的手,“没关系的,交给我好啦,我会努力的。”


  我会努力的,我会用仅剩的人性来爱你。


  邓恩叹了口气,反握住克莱恩的手,“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不论你是神明还是天使,你都是克莱恩。”


  握着他的手颤了颤,邓恩继续道,“永远是他,而不是祂。我保证。”


  克莱恩没有回头,面前的世界天翻地覆。岸边的不尽灯火被规格整齐的联排房屋所取代,海天一色的场景也很快的转为夕阳西斜。


  邓恩睁开眼睛,他踏在廷根的土地上。


  街边的报社,角落的酒吧,一切都那么熟悉。世界中只有他们两人,如此寂静。


  “我们还有很久很久的时间要一起度过。”


  邓恩抬头,爱人在前边不远处微笑看着他,手中的礼帽抛飞出去,冒出源源不断的白鸽。

        “我陪你一起。”

  邓恩大步上前,握住爱人的手,十指相扣。

  只要有你,只要有你在身边。

  

  在我身边看着我--完结。

  

作者有话说~~这篇是芒果第一次尝试含蓄的写感情,克队的感情我认为更多的是陪伴和相守,因此在现实中队长陪着大章鱼睡觉,在梦境里,队长也和大章鱼一起生活,帮助他稳定自己。---队长早就默默的将克莱恩认定为自己的家人了,因为他只从克莱恩这偷饭吃(喂!)(  ̄ ▽ ̄) 克莱恩呢,最后也认为队长是自己最终的归宿,所以不再执着于回到故乡。

  但是…陪着神明很恐怖的!神明的占有欲很强烈,所以才会只有两个人的生活。那----就是队长自己的事喽,是他自己的选择。

  打滚求评论,卖萌求红心呀!你不评论,芒果都要变成青芒了呜呜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