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免费

46869浏览    2829参与
景煜

sana合集!!!

全部无偿!!

喜欢的姐妹🍏看🍊我🌟简🐢介🌟

侵权立删

sana合集!!!

全部无偿!!

喜欢的姐妹🍏看🍊我🌟简🐢介🌟

侵权立删

瑄子困了_

这张的简大好温柔

想看《你却爱着一个烧饼》无删减版的宝宝看我简介或置顶或者评论~🈚️偿哦❗️

这张的简大好温柔

想看《你却爱着一个烧饼》无删减版的宝宝看我简介或置顶或者评论~🈚️偿哦❗️

上官忆璃

今日份推文

  焦黎无意间看了本这样的狗血虐文。   商业大佬栩高昂十分爱原主受,然而原主受却喜欢上了那个将他百般利用的师兄。   并且为师兄献身做卧底,假装跟栩高昂好。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栩高昂最后忍无可忍,要当着原主受的面杀了师兄。   他求栩高昂放过师兄,栩高昂将酒瓶砸了一地:“想让我放过他?除非你从这些玻璃上爬过去。”   结果原主受还真的爬了,气的栩高昂疯了似得要杀了师兄,却被原主捅了致命的一刀。   焦黎穿过去的时候,正好四肢着地,准备爬玻璃渣。   从小到大,不是怕疼,就是怕死的焦黎,手掌刚被一片玻璃划伤,就放声哭了起...

  焦黎无意间看了本这样的狗血虐文。   商业大佬栩高昂十分爱原主受,然而原主受却喜欢上了那个将他百般利用的师兄。   并且为师兄献身做卧底,假装跟栩高昂好。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栩高昂最后忍无可忍,要当着原主受的面杀了师兄。   他求栩高昂放过师兄,栩高昂将酒瓶砸了一地:“想让我放过他?除非你从这些玻璃上爬过去。”   结果原主受还真的爬了,气的栩高昂疯了似得要杀了师兄,却被原主捅了致命的一刀。   焦黎穿过去的时候,正好四肢着地,准备爬玻璃渣。   从小到大,不是怕疼,就是怕死的焦黎,手掌刚被一片玻璃划伤,就放声哭了起来:“好痛……T﹏T,爬你妹的玻璃……呜呜呜……谁爱爬谁爬……痛死了……呜呜呜……”   *   栩高昂重活一次,只为报复,他按照原本的剧情,决定解决了师兄,将焦黎困在自己身边,让他痛苦一辈子。   可就在那天晚上,焦黎并没有像上一世一样,从玻璃渣上爬过去,反倒一边哭着叫疼,一边骂人。   似乎变得爱哭又怕死,还不太聪明的样子。   栩高昂将他推到墙根,冷声道:“你以为你傻了,我就会放过你吗?”   被蚊虫叮咬过敏起了一身红疹子的焦黎却哭着说:“呜呜呜……我是不是要死了?”   从前的焦黎:“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如今的焦黎半小时一个电话:“那什么,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家伙长这么帅,要是被别的男人勾搭走了怎么办?   从前的焦黎:“我不爱跟人一块儿洗澡,没那个习惯。”   现在的焦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栩高昂的腹肌:“两个人一块儿洗省水,而且我还能帮你搓背。”   从前的焦黎:“你要是敢碰我,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床上!”   现在的焦黎红着脸,既害羞又兴奋:“那个……我我我应该躺着还是趴着?”

睡觉

今日推文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屁!”  “咱们家养不起狗。”  “放你顾时的屁!”  “臭老头子指望我送终还凶我!”  “你再还嘴?!”  顾时“嘁”了一声,听到旁边房里传来叮铃哐啷的响动,当即抛下心心念念的鸡肉转头就跑。  顾修明气急败坏,拎着戒尺从卧房里冲出来,只看到了顾时一溜烟消失在钟楼下边的身影。  不多时,钟楼上传来了悠远的撞钟声。  顾修明深吸口气,收好戒尺,一捋长须,对着三清殿的方向拜了拜,然后弯腰拎上晕过去的鸡,骂骂咧咧地把它重新送回笼舍里。  顾时站在钟楼上,扒着探头探脑,确定老头子进了伙房了,才松开钟杵下了钟楼,连蹦带跳往山门走去。  苍梧观的一天,从点卯开始。  苍梧观是个曾经辉煌过的大道观,朱墙金边琉璃瓦,阔门广殿,铜铸香台都镀了金,连体积都比别的观要大上一倍。  只不过打从顾时记事起,那份辉煌就已经结束很久了。

进群取文(🐧🐧👗:371035146

推荐人:睡觉

免费的哦😊😊😊

好像

今日推文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屁!”  “咱们家养不起狗。”  “放你顾时的屁!”  “臭老头子指望我送终还凶我!”  “你再还嘴?!”  顾时“嘁”了一声,听到旁边房里传来叮铃哐啷的响动,当即抛下心心念念的鸡肉转头就跑。  顾修明气急败坏,拎着戒尺从卧房里冲出来,只看到了顾时一溜烟消失在钟楼下边的身影。  不多时,钟楼上传来了悠远的撞钟声。  顾修明深吸口气,收好戒尺,一捋长须,对着三清殿的方向拜了拜,然后弯腰拎上晕过去的鸡,骂骂咧咧地把它重新送回笼舍里。  顾时站在钟楼上,扒着探头探脑,确定老头子进了伙房了,才松开钟杵下了钟楼,连蹦带跳往山门走去。  苍梧观的一天,从点卯开始。  苍梧观是个曾经辉煌过的大道观,朱墙金边琉璃瓦,阔门广殿,铜铸香台都镀了金,连体积都比别的观要大上一倍。  只不过打从顾时记事起,那份辉煌就已经结束很久了。

进群取文(🐧🐧👗:371035146

推荐人:好像

免费的哦😊😊😊

睡觉

今日推文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

九月,天际的旭日刚冒了个头  B市远郊的钟山上有一座道观。  顾时松松垮垮的披着一身单薄的道袍,一头细碎的短毛胡乱翘着,从屋里悄悄探出头来,被山间初秋的晨雾刺了个哆嗦。  有只公鸡扑棱着翅膀落到了屋脊上,正欲打鸣,就被一颗小石头击中了脑袋,咕噜咕噜的滚下了房檐。  顾时循声找过去,趁着的天光发现了他的猎物,他两眼微亮,还没来得及拎起那只鸡,一册书卷倏地从旁边的厢房里飞出来,正中他脑门。  紧随书卷而来的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咆哮:“小垃圾,你他娘的又想偷鸡!”  顾时抬手摸摸脑袋上被击中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他嘀咕着抱怨了一句,声音拉得老长:“哪能呢——我这不是怕这鸡打鸣把您给吵醒了?”  “放狗屁!”  “咱们家养不起狗。”  “放你顾时的屁!”  “臭老头子指望我送终还凶我!”  “你再还嘴?!”  顾时“嘁”了一声,听到旁边房里传来叮铃哐啷的响动,当即抛下心心念念的鸡肉转头就跑。  顾修明气急败坏,拎着戒尺从卧房里冲出来,只看到了顾时一溜烟消失在钟楼下边的身影。  不多时,钟楼上传来了悠远的撞钟声。  顾修明深吸口气,收好戒尺,一捋长须,对着三清殿的方向拜了拜,然后弯腰拎上晕过去的鸡,骂骂咧咧地把它重新送回笼舍里。  顾时站在钟楼上,扒着探头探脑,确定老头子进了伙房了,才松开钟杵下了钟楼,连蹦带跳往山门走去。  苍梧观的一天,从点卯开始。  苍梧观是个曾经辉煌过的大道观,朱墙金边琉璃瓦,阔门广殿,铜铸香台都镀了金,连体积都比别的观要大上一倍。  只不过打从顾时记事起,那份辉煌就已经结束很久了。

进群取文(🐧🐧👗:371035146

推荐人:睡觉

免费的哦😊😊😊

月

占tag致歉

《咒术回战》同人漫画

要后续的姐妹👉简介或评论❗❗❗

因为考试,我之前还有很多姐妹没回,我会尽量在这两天回完😘

占tag致歉

《咒术回战》同人漫画

要后续的姐妹👉简介或评论❗❗❗

因为考试,我之前还有很多姐妹没回,我会尽量在这两天回完😘

淮南卿秀

水大新文,yào?

不说了,水大发的“豪车”,太“豪”了,[不得不说,不愧是水大]


想yao盆友们,去看我的zhi ding,按照那个做就可以啦😄

不说了,水大发的“豪车”,太“豪”了,[不得不说,不愧是水大]


想yao盆友们,去看我的zhi ding,按照那个做就可以啦😄

幺幺

主页简介取文

我和谢疏是兄弟,而我这个兄弟等他一出国就挖了他墙角,上了位,把他出国前的喜欢的小学弟睡了。

我以为他会厌透了我。

直到那天,他闯进了我的公寓,赤着眼把我掀倒在沙发上,嘴角扭曲的上扬,拂掉我因痛而留下的生理性泪水:“哥哥,原来你也会哭啊,我的猎物,可一直都是你啊……” 

我和谢疏是兄弟,而我这个兄弟等他一出国就挖了他墙角,上了位,把他出国前的喜欢的小学弟睡了。

我以为他会厌透了我。

直到那天,他闯进了我的公寓,赤着眼把我掀倒在沙发上,嘴角扭曲的上扬,拂掉我因痛而留下的生理性泪水:“哥哥,原来你也会哭啊,我的猎物,可一直都是你啊……” 

好像

今日推文

那一天的雪很大,我一手捧着杯几毛钱的豆浆,一手紧紧握着车把。就在不久前这杯豆浆还是热的,几分钟不到,就被寒风吹得凉透了。我的手很冷,保持握着车把和豆浆的姿势,已经动弹不得了。可我必须骑车骑得快一点,那都是选课没选好的原因,两节相差时间不到十五分钟的课,上课地点却跨了将近两个校区。我必须穿过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十字路口,虽然很危险,但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就是我吃早饭的时间。    这是无数大学生都会经历过的最普通的一天,这天实在是太普通了,以至于那之后我用力回想,也想不起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被撞的人是我。    对,那一天之...

那一天的雪很大,我一手捧着杯几毛钱的豆浆,一手紧紧握着车把。就在不久前这杯豆浆还是热的,几分钟不到,就被寒风吹得凉透了。我的手很冷,保持握着车把和豆浆的姿势,已经动弹不得了。可我必须骑车骑得快一点,那都是选课没选好的原因,两节相差时间不到十五分钟的课,上课地点却跨了将近两个校区。我必须穿过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十字路口,虽然很危险,但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就是我吃早饭的时间。    这是无数大学生都会经历过的最普通的一天,这天实在是太普通了,以至于那之后我用力回想,也想不起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被撞的人是我。    对,那一天之所以不再普通,是因为那是我的忌日。    我真后悔买了那杯豆浆,要不然被撞倒在地的时候,那玩意儿不会泼得我满脸都是。那杯豆浆没喝几口就浪费了,我舍不得。    被撞的那一刻,滋味是真不好受。我被整个撞飞出去,落地的瞬间我还活着。我的腿大概是骨折了,但最疼的是我的胸,那处就像是被完全撞碎了似的。我的口里涌出了许多血沫。我嘴里含糊说了些什么,别人听不清楚,我自己却明明白白的。    我说:    “让我快点死吧——”    只是我还活了几分钟,被痛煎着,被苦熬着,就剩那么一口气吊着。一吸气胸腔就像是要炸了一样。我的眼睛睁得很大,我看到了那个撞我的男人走下了车,他满脸通红,一身酒气。摇晃着走了过来。那种酒气我太熟悉了,所以我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我看到那司机手抖着举起手机,打了个号码。不是急救电话,因为男人第一句话是:“我出事了,帮我找点关系。”    然后我就断气了。我总觉得我是被活活疼死的,很奇怪的是,死了后我竟然还在思考。我的尸体怎么办?谁给我收尸?学校吗?有可能,这里离学校那么近。但如果不呢?会有人给我办葬礼吗?    一个瘦小又绵软的身影在我记忆里一闪而过,然后我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想:他?他不会管我。

进群取文(🐧🐧👗:371035146)

推荐人:好像

免费的哦😊😊😊

上官忆璃

今日份推文

因为一场时空动荡,修真界的位面发生了微妙的融合。 动荡平息之后,名满天下的揽月仙尊收了三个徒弟。 大徒弟来自晋江文学,手握欺师犯上剧本,整日无心修炼,看他的眼神痴迷而疯狂,总是想着把师尊关进小黑屋,据为己有。 二徒弟来自某点文学,拿着大男主文主角剧本,是个修为低微、惨遭退婚的小可怜,错把师尊当成了自己召唤的上古尊者,遂追随左右,对其死心塌地。 三徒弟来自渣浪推广文学,似乎错拿了女主剧本,总是遭受各种奇怪的迫害,今天差点被人放血,明天差点被剖内丹,总有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时不时冒出一句“师尊,你好狠”。 揽月仙尊穷尽毕生,终于将走歪的徒弟们拉...

因为一场时空动荡,修真界的位面发生了微妙的融合。 动荡平息之后,名满天下的揽月仙尊收了三个徒弟。 大徒弟来自晋江文学,手握欺师犯上剧本,整日无心修炼,看他的眼神痴迷而疯狂,总是想着把师尊关进小黑屋,据为己有。 二徒弟来自某点文学,拿着大男主文主角剧本,是个修为低微、惨遭退婚的小可怜,错把师尊当成了自己召唤的上古尊者,遂追随左右,对其死心塌地。 三徒弟来自渣浪推广文学,似乎错拿了女主剧本,总是遭受各种奇怪的迫害,今天差点被人放血,明天差点被剖内丹,总有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时不时冒出一句“师尊,你好狠”。 揽月仙尊穷尽毕生,终于将走歪的徒弟们拉回正轨—— 大徒弟磨练心性专心修炼,跻身仙道翘楚; 二徒弟虽痛失金手指,炼器御物之术却出神入化; 三徒弟治好了被害妄想症,成为医修圣手。 揽月仙尊心满意足,准备功成身退。 徒弟们却发现了一个埋藏已久的秘密。 他们的师尊,居然来自……文学! 江月还:? 无情无爱清冷师尊受× 醋坛子成精黑龙徒弟攻

渊炀

🈚偿广播剧,小说…资源分享

哈喽小可爱,欢迎进入【澜月辞】系列耽美小说群分群【渊阁】

本群主打耽美一类的小说等资源!

群主和管理员都很好相处哒!

求文还可以艾特管理员哦!

在群里好好相处,不要吵架!

进群后一定要好好看群规!

群内1500+资源,有网盘群,里面大量广播剧!

群内有考核,进群后关注下私信考核,不想考核的勿扰,秒退勿扰,扩列勿扰!

进群之后有考核,不要进来然后因为有考核然后再退,谢谢。

欢迎大家入群!祝大家玩的愉快!。

·群满进分群

【炀阁】:871961780

【樊阁】:903549028

推荐人:予笙

哈喽小可爱,欢迎进入【澜月辞】系列耽美小说群分群【渊阁】

本群主打耽美一类的小说等资源!

群主和管理员都很好相处哒!

求文还可以艾特管理员哦!

在群里好好相处,不要吵架!

进群后一定要好好看群规!

群内1500+资源,有网盘群,里面大量广播剧!

群内有考核,进群后关注下私信考核,不想考核的勿扰,秒退勿扰,扩列勿扰!

进群之后有考核,不要进来然后因为有考核然后再退,谢谢。

欢迎大家入群!祝大家玩的愉快!。

·群满进分群

【炀阁】:871961780

【樊阁】:903549028

推荐人:予笙

瑄子困了_

裴听颂!

想看无删减版小说的宝宝👀我置顶或简介~🈚️偿哦

裴听颂!

想看无删减版小说的宝宝👀我置顶或简介~🈚️偿哦

地表在逃训练家
来送个设子 关注抽() 很久以...

来送个设子

关注抽()

很久以前的设子一直没养,所以送掉好了()


来送个设子

关注抽()

很久以前的设子一直没养,所以送掉好了()


幺幺

咱就是说 这些广播剧  都是m/f/  

“两百万娶不走离北王的狼崽”

【拿广播剧】+企鹅君羊/371035146

 推荐人就是幺幺

咱就是说 这些广播剧  都是m/f/  

“两百万娶不走离北王的狼崽”

【拿广播剧】+企鹅君羊/371035146

 推荐人就是幺幺

瑄子困了_

花三怂这都能忍?!

想看《天官赐福》漫画完整版👀我主页简介或置顶~🈚️偿哦

花三怂这都能忍?!

想看《天官赐福》漫画完整版👀我主页简介或置顶~🈚️偿哦

等极光。
LOFTER新用户报道!大家好...

LOFTER新用户报道!大家好哇。

接点无偿,放个还没写完的半成品先。

留句子名字都可以,人多就抽人写。

LOFTER新用户报道!大家好哇。

接点无偿,放个还没写完的半成品先。

留句子名字都可以,人多就抽人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